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0年5月7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出访归来

  重访开城
王殊
4月初,应朝鲜裁军与和平研究所的邀请,我又来到了朝鲜的古都开城。37年前,为了采访朝鲜停战谈判,我在这里住过一年多。现在,开城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城北高大的松岳山依然青翠可爱,山脚下谈判代表团住过的小村庄已无踪迹可寻,取而代之的幢幢楼房,与市区连在了一起。城市的南大门仍保持着高丽王朝的古色古香的风貌,但如今两条宽阔大道在此交叉,在四面高楼的包围中,显得有些矮小了。原是城区现在处于市郊的一条小街上的旧式平房,经过修缮已改建成一座古典式宾馆。望着这些房屋的飞檐木梁、镂花栏杆和落地门窗,特别是睡在温暖的地炕席子上时,我又忆起了过去在这里度过的那些难忘的日子。
如今的开城,已是旧貌换新颜。曾经弹坑累累的山坡上幼松成林,饱受过战事摧残的高丽参田上的遮阳小篷也已焕然一新。市内的十字街宽阔清洁,街道两旁高楼林立。我曾看过歌剧的小剧院已经扩建,我曾采访过的小学校也拆除了简陋的平房,盖起了3层大楼。只有市郊曾作为停战谈判所在地的来凤庄,依旧保持着雍容富贵的宅园面貌,一棵苍劲的古松,昂然挺立在庭院里的石砌花坛中央,掩映着这所飞檐木柱的宅第。朝鲜停战谈判从1951年7月10日起在这里开始,但由于美方拖延,44天内只达成一个有五项议程的协议,后来又中断了63天。等美方发动夏季攻势在“伤心岭”吃了败仗之后,停战谈判于10月10日复会时,会址从来凤庄迁到了开城以南约20公里处的板门店。
松岳山下曾作为志愿军谈判代表团驻地的房屋,尚依稀可辨。当年主持谈判的李克农同志和他的助手乔冠华同志,都在这里工作和居住过,后来,到开城参加停战协定签字的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同志也曾住在这个宅园里。当时,李克农同志是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军委情报部长,他血压很高,并有哮喘病,但他以惊人的毅力和坚强的意志坚持工作,直到停战协定签字。乔冠华同志是外交部政策委员会副会长、国际新闻局局长。当时他们对外都不出面,同志们称他们是“李队长”和“乔指导员”。岁月流逝,李克农同志早已逝世,彭德怀同志和其他同志也相继过世了。但他们在艰苦的战争条件下表现出的对事业的忠诚和对工作的负责精神,却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记忆中。
在因停战谈判而著称于世的板门店,仍能感到一种紧张的气氛。在军事分界线上,4个长方形的简易房整齐地排成一排,中间两栋是双方谈判用的,房子两头各有一个门,供双方人员进出。两边两栋是中立国监察委员会用的,分别由朝方警卫人员和美军宪兵站岗。停战协定签字已过去许多年,但和平协定还是遥遥无期,板门店依旧是双方对峙的地方,谈判仍在时断时续地进行。不过,现在谈判的地方是停战协定签字后迁移过来的,相距一公里多的原谈判所在地已成为纪念场所。过去进行谈判的小房子和举行签字仪式的大厅已修葺一新,房前的空地上栽满了松树,房子里的陈设如旧,各种文字的停战协定复制件,珍藏在玻璃柜里。板门店本是平壤到汉城公路上的一个小村,但正好处在双方的交战线上,因此双方同意将谈判地点由开城迁到这里,直到1953年7月27日签署停战协定为止。
37年来,这条军事分界线仍然只是一条停火线,没有能够实现真正的和平与稳定。特别是,对方在这些年里又筑起了一道布满火力点的水泥墙,更加深了对立和分裂。在板门店看到这些令人惋惜的情况,不禁深感和平的来之不易。现在不是很多方面都对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表示关注吗,为什么不认真努力寻找正确的途径实现朝鲜的和平与统一呢?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南斯拉夫通讯

  音乐“神童”斯特凡
本报记者 严正
四月七日晚,在贝尔格莱德萨瓦中心大会议厅,举办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演出:南斯拉夫著名小提琴手斯特凡·米伦科维奇登台演出十周年音乐会。为此,贝尔格莱德各大报都撰写了专文,市中心的广场上也布置了巨大横幅。是日二十时正,身穿白色燕尾服的斯特凡,手执小提琴,登上舞台,座无虚席的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四千多名观众凝神倾听。琴声时而像流水潺潺,时而像松涛滚滚,时而像骤雨阵阵,把人带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然而,这位已有十年艺术生涯的斯特凡还是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年。一九七七年一月二十五日,斯特凡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他三岁时就在南斯拉夫进行了小提琴独奏公开演出,六岁时首次参加捷克斯洛伐克“约罗斯拉夫·科齐扬”国际青少年小提琴演奏比赛。翌年,他在此项比赛的十岁以下年龄组里夺魁,并在十六岁之前的所有等级里获胜。从一九八○年至今的十年中,斯特凡的足迹遍及祖国的一百一十一个城市和地方,并在四大洲二十三个国家和地区的一百多个城市,进行了七百六十七场演出。他在许多世界闻名的大剧院里举行过独奏音乐会,还与莱茵交响乐团、巴黎交响乐团、墨尔本交响乐团、西西里亚交响乐团等大乐队进行过合奏,所到之处都引起了轰动。人们称斯特凡是来自南斯拉夫的“神童”,是莫扎特“再世”。斯特凡录制的唱片、录音带和录象带,在欧美等地广为发行。
斯特凡是一个勤奋的孩子。他的父亲是小提琴教授,母亲是钢琴演奏家。斯特凡在幼年时就对音乐有特殊的兴趣和灵感。有一天,他跑到母亲的钢琴旁拍打琴键,父亲出于好奇走过去弹了几个音符,谁知小斯特凡只学了几次竟能重复。从此,他便开始跟妈妈学弹钢琴。后来,父亲想试试他对小提琴的反应,结果发现小斯特凡对小提琴的兴趣甚于钢琴。于是,父亲决定辞去教师的职务,集中精力教他拉小提琴。起初,斯特凡每天只练两次共十分钟,以后逐渐增加到每天共练三个小时,十几年来从不间断。目前,他除了接受父亲的训练,每月还要公演十场左右,并且在学校学习基本知识。据他父亲介绍,在现存的小提琴古典曲目中,没有一首是斯特凡不能掌握和演奏的,他已向数以百万的观众演奏了巴赫、勃拉姆斯、贝多芬、莫扎特、德沃夏克、帕格尼尼和萨拉萨蒂等音乐泰斗的数十种内涵深刻的作品。
按照中南文化交流计划,斯特凡不久将首次赴华献艺。他对记者说,他非常热爱中国丰富的文化艺术传统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他特别向往长城,渴望在长城留个影。
(附图片)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国外剪影

  美国持枪妇女激增
美国是个充斥暴力的社会,各种犯罪活动十分猖獗。对妇女来说,报警器、玩具枪等已不足以对付凶暴的歹徒,也难以从丈夫、警察、邻居那里得到所谓的“安全感”。她们认为,鉴于女性无力抵抗暴力犯罪,枪便是最直截了当的自卫武器。
据调查统计,目前美国持枪妇女人数已达1.2万。如今,单身妇女外出,随身携枪甚至已成了一种时尚。就连那些深居简出的老妇,也纷纷买枪藏于枕头底下或抽屉里。大多数持枪妇女认为,枪是女性必备的防身法宝。
随着妇女持枪人数激增,枪械制造商竞相推出各式各样的女用手枪。前不久推出的一种名叫“女性良伴”的流线型微型手枪,小巧玲珑,便于携带,受到妇女的欢迎。一些杂志专门为妇女开辟“如何使用枪支”的专栏,销售量大增。去年年底,美国还出版了一本名为《武装与女性》的书,介绍有关枪械的知识及法规,立即成为十大畅销书之一。与此同时,各地的女子射击训练班也纷纷成立。
时下,美国妇女持枪自卫的热潮正方兴未艾。但是,妇女持枪是否真的能起到预期的作用呢?谁也无法回答。相反,由于私人枪支泛滥,死于开枪自杀、被杀和枪支走火的人却在急剧增加。一些无知的孩子拿手枪当玩具,经常酿成灾难性后果。因此,美国一些社会学家指出,犯罪是一大社会痼疾,这个问题不解决,持枪妇女还将继续增多。   
         (李祥荣)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种族歧视——法国社会的顽症
王朝文
近年来,法国种族歧视日趋严重。针对外籍移民的恶性暴力事件接连发生,同时,要求消除种族歧视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但是,法国政府对此依然束手无策。
法国人权协商委员会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表明,自1982年以来,种族歧视事件日益频繁。歧视外籍移民的恶性暴力事件1987年共发生46起,1988年上升到64起,去年又发生53起。仅去年年底的两个月,如果把各种种族歧视的大小案件都包括在内,共发生了237起,比前年同期增加了102起。在这些暴力事件中,多数是针对北非马格里布地区的移民的。
今年以来,残害、殴打外籍移民的事件又一再发生。3月9日,在约讷省,两名摩洛哥青年因购食物与一法国店员发生口角,店员不问青红皂白,抄起枪就向他们射击,致使一人死亡,一人受重伤。翌日,在卢瓦尔省,一法籍摩洛哥青年又无辜被两名种族情绪严重的法国人用汽车撞死。接着,3月18日,法国一个反种族歧视组织的成员在回家的路上,遭一名暴徒殴打。
近年来,种族歧视已成为法国社会的一个严重问题,一些法国人与外籍移民的关系趋向紧张。如在圣弗洛朗坦市和罗阿讷市,外籍移民常去的咖啡厅、餐馆和饭店,法国人是不大光顾的;而法国人常去的地方则不欢迎、甚至禁止外籍移民前往。法国最近的一次调查表明,91%的人认为种族歧视在法国非常盛行。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一些专门针对外籍移民的帮派,最臭名昭著的要算“光头帮”。该组织由一群崇拜法西斯的年轻人组成,他们个个剃成光头,头缠红绷带,流窜在大街小巷,专门找外籍移民寻衅。据统计,1988至1989年,残害外籍移民的恶性暴力事件中,有36起是“光头帮”干的。
面对日益严重的种族歧视,法国政府曾多次呼吁,采取措施,但都无效。4月初,罗卡尔总理又提出一项反种族歧视计划,该计划能否取得预期效果,还不好说。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塞舌尔重视发展旅游业
塞舌尔共和国位于非洲大陆以东1450公里的印度洋上,全国由上百个大小岛屿组成,面积453平方公里,人口约8.7万。面对国土狭小、自然资源贫乏的不利条件,塞舌尔政府制定了符合国情的方针、政策,优先扶植旅游业。
早在70年代,塞舌尔的旅游业就已初具规模。但是,接踵而至的油价上涨和西方经济危机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塞舌尔的经济,尤其是严重阻碍了旅游业的发展。近年来,塞舌尔国内政局稳定,人民安居乐业,旅游业也逐步恢复正常。
塞舌尔地理位置优越,自然条件独特。除了美丽诱人的热带岛国风光外,这里还有许多稀有的动植物。但是,塞舌尔不因这一得天独厚的条件而坐享其成,而是进一步挖掘潜力,讲求质量,尽量使游客满意。为此,塞舌尔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保护环境、促进旅游的政策和法律。许多动植物如鸟、乌龟、珊瑚等被列为保护对象,一些海滩和海面被列为禁渔区,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并处以罚金。目前,塞舌尔的旅游管理部门正进行论证,计划在国内最大的马埃岛以及其它一些岛屿上,再建造几家大型豪华宾馆饭店,以解决客房日益紧张的问题。此外,塞舌尔还专门为某些自然学家、鸟类专家、潜水爱好者以及植物学家安排了名目繁多的专项游览项目。塞舌尔远离大陆,是各种岛类长途迁徙的理想中继站和落脚点。在这里,鸟类学家可以对黑鹦鹉、塞舌尔茶隼等鸟类进行科学考察和研究,植物学家则可找到80多种稀有植物。
旅游业的振兴,带动了塞舌尔国民经济的发展。据估计,今年塞舌尔的旅游业将创历史最高纪录,游客将超过8万人,创汇6.2亿卢比(约合1.1亿美元),占塞舌尔外汇总收入的85%,在国民经济中遥遥领先于其他行业,成为塞舌尔经济的支柱。据透露,到1994年,游客每年可达14万人。
然而,旅游业的迅速发展也给塞舌尔带来了诸多副作用。大批劳动力从事旅游业,农业生产急剧下降,西方社会一些腐朽的东西也随之而来。这已引起塞舌尔政府的关注。            (王京国
 编译)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最近,美洲国家组织文物修复中心同秘鲁合作,在秘鲁古城库斯科举办了一个为期三个半月的文物修复技术培训班,来自美洲国家的三十六名学员参加了培训。该中心自一九七五年成立以来,已培养文物修复技术人员六百五十名。图为培训班学员在学习古画修复技术。
新华社记者 柳中央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