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0年5月23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副刊)
专栏:

  胸襟阔朗
谢逸
人的一生,事事如意是很少有的。当你受到委屈、歧视甚至折磨的时候,是万念俱灭,消沉颓丧,还是义无反顾,继续前进呢?对此,林则徐的往事值得借鉴。
150年前的鸦片战争中,林则徐在广东打了胜仗,抗暴有功,不但得不到嘉奖升迁,却被摘去顶戴,流放新疆。照说他该是抑郁忧闷,百事不理的了。但恰恰相反,《郎潜纪闻》中说,他被“谪戍伊犁,躬历库车,阿克苏等城,纵横三万余里,在道著《荷戈纪程》。”他“在西域创兴水利,开田至数十万余亩,至今利赖。”远贬他乡,颠顿困苦,还一样的关心民疾,为群众谋福利,这种品德,实在难得。做过两广总督的梁章钜在《浪迹丛读》里也说他“三年塞上开垦屯田,厥功尤伟!以逐臣而犹为民为国,岂复是寻常报称之情?”“万顷开荒成伟绩”,“远迩所同钦”。林则徐如此操劳,是为了报答什么吗?不,有功而被逐,清朝廷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恩情,谈不上报答不报答。
利人还是专门为己,这本是个老问题,但直到现在还有处理得不好的。前几年就有人专门替“为己”唱赞歌,认为人不为己,就提不起精神,就压抑了个人积极性,对发展生产力不利,云云。但考察林则徐一生,却很少为己,他生活俭朴,从不贪敛,两袖清风,粗茶淡饭。他有三个儿子,分家时各得6000串,别人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而他的家财,只不过是这么点铜钱。曾国藩在寄弟书里叹道:“督抚二十年,家私如此,真不可及,吾辈当以为法。”这话说得不错,林则徐从没有为自己及儿孙的享福而打算过,却一样的为国奋力,清操亮节。
唐宋时期的流放,多是贬至岭南,过去这里是雾瘴缭绕,人烟稀少的。而清代的谪臣,多是被驱往新疆,那儿缺水少草,飞沙蔽日。被逐之人,能得召还的希望就已不大,心情自是万分沉重,而到了那偏远地区,生活不惯,水土不服,因病而死的人就很多,真的是万里投荒,九死一生。但林则徐呢,虽是九死,却不瞑目,一息尚存,仍要为国为民多做好事,于是和群众一道开荒造田,引水灌地。这里没有恩怨荣辱,也很少为人所知而加以宣扬,有的只是对祖国赤胆忠心,对人民鞠躬尽瘁,这种阔朗的胸襟,至今仍是值得肯定的。


第8版(副刊)
专栏:

  工厂剪影
马及时
新厂长
高大的身躯站在高高的讲台上。黑压压的人头涌动在底下。令人窒息的沉默中,你望着无数期待的眼睛。你的就职演说很短。如雷的掌声,使你喉头哽咽。
于是,一个倔强的男子汉从此义无反顾地走进了誓言,走进烟雾缭绕的会议室、汗水泡胀的车间、灰尘扑面的图纸堆……
从历史的纵切面上寻找教训。从岁月的横断面上寻求崭新的支撑点。从政策和报刊的字里行间汲取乳汁,从工人那里获得力量。
你的办公室的大门昼夜敞开。你家中的后门却紧紧关闭。奄奄一息的工厂终于复活了。可是,厂长呵,你干嘛怀揣一份辞职申请,悄悄躲在欢呼雀跃声中?眼泪是痛苦也是欢乐。难道几支污蔑的箭矢,也会射杀一个真正的改革者!坚强些吧,厂长。
你听,窗外喧嚷的人潮正在呐喊着你的名字。
厂区花圃
黎明,轻握小锄的老花工,将籽粒撒向厂区每个角落。美的芽苞拱破萧索,在厂房与厂房之间,在道路与幽径交叉的空地,燃起片片美丽的霞彩。这是芬芳的季节。凤仙、月季、牡丹、蔷薇、雏菊与钢筋、红砖、木料站在一起,美的巨大落差,组成了另一种粗犷的和谐。
午夜,一群下中班的工人走进了月色,恍惚中,有一种漫步公园的感觉。
车间新来的大学生
那扇嘎嘎洞开的铁皮门,真会吞噬你学生时代的雄心壮志?你苦笑着,皱紧眉头,匆匆穿过油渍满身的人群。
巨大的行车从你头上隆隆碾过。钢板的摩擦声尖厉刺耳。车床轰响,焊花迸溅。钻头飞旋。燥热,汗水,油污,沉重的劳动的节奏,重锤般撞击你的心扉。这一切,兴许和你的理想有距离吧?!
你苦苦思索,有许多陌生的闪光点在你痛苦的思索中交相辉映。
劳作的喘息煽起的热浪,裹着汗水的咸涩阵阵袭来。从半掩的眼帘间,你读到了一部与书本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辛劳的人生。现代化操作与原始劳动混杂的场景,震撼了你的灵魂!梦幻之鸟终于从天空徐徐降落。缓缓站起来,你走向油污满面的人群。那一排排白牙齿闪耀的血肉相连的兄弟情谊,令你热血沸腾。青春渴望投进火炉,将烈焰熔红的生命放在砧墩上重新锻打。
生活的帷幕张开了。热泪盈眶的你狂热地渴望变一台咆哮的机床,一柄高速旋转的车刀,一张新的图纸……
你从人民中来又回到了人民之中。有许多永恒而又朴素的真理,终于在一个小小的车间里获得了新的深度。


第8版(副刊)
专栏:

  巴山背水图
陆政英
与北兰结伴去大巴山。路上听她讲当知青时的情况。印象最深的是她认的干妈——谢妈背水的事。
北兰说:“谢妈背水硬有本事,不论爬坡下坎,背桶在她背上,如生了根一般稳稳当当,不偏不斜。背桶满满,水波盈盈,路上不会荡出一滴水。回到屋,她身子自如地一侧,那水便十分听话地哗一声倾进了大石缸,也决不得抛洒一滴水的!”
“我们想学,却始终学不会。我每回背水,都不敢舀满,差着一大节。不管我路上如何小心翼翼,那水都要溅出来,打湿后颈窝。有时连背心也要遭泼湿……”北兰讲得绘声绘色,我不由想象着一幅巴山背水图。心想:到了之后,是一定要看谢妈背水的。
到了谢家,谢妈与北兰相拥着,真像一对十多年不见的母女,亲热得很。
谢妈到灶房为我们忙去了。北兰拉我跟进去:“谢妈,空了,她想看你背水哩!”
“看我背水呀?那有啥看头哟?下蛮力!”年近六十的谢妈,身板仍很硬朗。她笑吟吟地指着悬在大石缸上的小皮管:“哈哈!再也不背水啦!祖祖辈辈背水,硬把人背够罗!”
这时,我们才注意到有股透明的水流,从小皮管无声地跌落进大石缸里。
那是根拇指粗的桔红色橡胶皮管,用铁丝悬挂着。一线桔红,细细软软,沿墙通到后檐沟,又顺屋后山坡而去,消失在灌木茅草丛中。
谢妈说,他们几户人家合伙,把背水那条沟里的水筑起来,各人丈量好买各家的皮管,直接就把水接到灶房来了。比起过去背水吃,省力多了!“只是下雨后要去掏,比不得你们城里哟!”
地坝边宽宽的阶檐下,摆着个扁扁的椭圆形的木桶,高高的,上大下小,很秀气的样子。北兰说:“那就是谢妈的背水桶。”漆得黑亮亮的扎扎实实的背水桶啊,终于被废弃一边了。
“哈哈!再也不背水啦!”谢妈响快的声音,久久萦绕在耳畔。
我看不到谢妈背水了。可惜么?遗憾么?
绵绵千里的大巴山,万山丛中,有那么一条小溪淙淙的山沟。那位背水的女子,腰肢柔韧,腿脚稳健,步履轻盈。她啊,背走了多少春花秋月?看她背桶椭圆如镜的水面,波光粼粼,却不曾溅出一粒珠子;看她侧身倾水,舞蹈般优美飘逸的姿势……啊!好美的一幅若显若迷的巴山背水图啊!
就让那美朦胧于心、微妙于心吧。
那美,毕竟是历史了。


第8版(副刊)
专栏:

  等您,我的友人
木斧
等您,我的友人
像我的主人在您家里借宿一样
我熟悉了东京的列车表
我听惯了那亲切的声音
“空呢女哇”“阿甲呷朵”
我便猛然坐起
记起了一段友情
友情是不老的
我不问您的年龄
我便记起了美妙的诗吟
等你,在黄昏后
夕阳吻着飘动的窗帘
窗帘中飘出一个身影,是您
曾经用樱红抚过的友情
漂洋过海来了吗
夜夜同我促膝谈心
等您,在黎明
看见和煦的春风
你会说,昨夜我睡得很好
像回到了我的家中一样
正如我的主人在您家里
对您说过的话一样
您的欢乐成了我的欢乐
我们便成了亲密的友人
等您,我在中国
等候日本的友人
不管你来与不来
你引发了我的诗兴
我把广岛和成都的太阳
重叠在一个圆圈上
叠出一个滚烫的心


第8版(副刊)
专栏:“金马”人物特写征文

  深山枫叶别样红
杨和平
六年前,你从人民解放军测绘学院毕业来到鹭鸶湾。这是大别山东北麓的一个小山冲,山高林密,眼前没有现代文明的曝光,耳畔少了都城闹市的喧哗,只有排排低矮的营房、条条幽幽的山径和那亘古轰鸣的松涛。
过惯了城市生活,现在要做山里人,有人为你担心,你说“行”。于是你在屏幕上捕捉信号,盐水煮黄豆嚼得喷香;你习惯了穿大盖面的胶鞋,虽然有些捂脚;天天吃糙米,从心里你希望饭白点、软点,可你知道就这么个条件。因为经常要站岗,孩子们都叫你“土八路”。还因为你上过几次电视,老乡们非说你是“上海来的演员”。
那天早晨你到山上读书,下坡摔了一跤,送到医院时快不行了。医生说:“再晚二十分钟,你得和这个世界‘拜拜’啦。”你的脾被切除了。原打算考研究生的,同学们为你惋惜,导师为你遗憾。相爱多年的“他”也离开了你。他是你少年时代的同学,是喝一方水长大的伙伴,你俩一起考上大学,本来是多好的“双子星座”啊!再次面对打击,你要比第一次显得坦然。
许多同志劝你调出山沟。这样,过去的也许还能补救,未来又可以重新开始。走,还是不走?你想了很久,最终还是留下了。你深知脚下这块土地,就是从这儿走出了十万红军,升起了共和国一百多颗将星;你离不开朝夕相处的战友,他们给了你友情与爱,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你更离不开自己的专业,多少年寒窗苦读,洒着你的心血,圆着你少年的梦。年纪轻轻的,你能往后退吗?
最初,队里七个女兵,人称“七仙女”。转业走了两个,剩下“五朵金花”,后来成了“三姐妹”,到86年,偌大的宿舍里,你人孤影单。生活在军营的“男儿国”里,你的心曲无法倾吐,感情不能交流。
你是大学本科生,按说是个“白领”。可很长的时间里,你干的是工人的活。印刷,听起来蛮好,干起来很累,小伙子都怵,你爬上爬下干得很欢实。压印橡皮要用苯液洗,你学过,知道它有毒,沾上了又疼又痒,搞得不好还会患皮炎。别人劝你少碰,你回答:“你们不怕,我也不怕。”机器是从外国进口的,《说明书》同志们看不懂,你找来字典,一句一句地译,重要的地方还写出注释。上级规定,每人每年要干满定额,算一算哪年你都超额完成任务。后来你当了审校员,专门挑地图的毛病。你知道这副担子的份量,干得更专注了。一幅图成千上万个符号,密密匝匝的曲线,你一个点、一条线地抠,有时来回好几遍,从不懈怠。都说这工作枯燥,你感觉眼花也好,腰酸也好,一切都在领导信任、为战友负责的巨大欣慰中得到补偿。几年来,你和同事们一起审校了几百幅地图,发现重大问题几十个,选出的两幅图还在北京得了奖。
地位、荣誉更能考验一个人。部队精简整编时,同来的都升了助理工程师,可因为编制受限,你又等了两年。别人都为你屈得慌,你淡淡的像是没那回事。这次你作为全军优秀基层干部代表赴京参加国庆活动,介绍自己的成长过程,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今年3月11日,南京军区直属党委给你记了一等功。多大的荣耀!但你十分冷静。你说,你是代表山里战友们去的。是他们用山一般宽阔的肩膀和默默奉献的双手,把你送上了天安门城楼。
大山养育了你,大山呼唤着你。叶铃,愿你在山的怀抱里,去创造更加多彩的未来吧!
(作者单位:安徽六安驻军某部)


第8版(副刊)
专栏:

  文坛简讯
《文学报》编辑部与中共广东省宝安县委联合召开的“朱崇山作品研讨会”,日前在沪举行。与会的京沪粤作家结合广东作家朱崇山同志在深圳落户10年,又在宝安县挂职县委常委3年,写出了反映特区生活100万字作品的创作实践,就新的历史时期作家如何深入生活,反映时代主旋律进行了热烈的探讨。
                    (连泰)


第8版(副刊)
专栏:

雾晨[油画] 张钦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