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紧急呼吁

运粮污染状况亟需改变
云南、贵州、广西等省区最近调入的粮食,在铁路运输过程中污染严重,有的根本无法食用。
今年5月,昆明市西山粮转站接收湛江港进口玉米和小麦81车,其中没清扫的车占40%,大部分车底残留煤碴煤末。贵阳市粮油储运公司5月17日接收湛江小麦一车,车内残留煤末1—2厘米厚,不但染黑了包装,而且撒在车内的158斤小麦全成黑麦。南宁市面粉厂接收的湛江运来的小麦,车内残留不少煤灰和砂石,每车污染的粮食少则几百斤,多则上千斤。湛江港粮食转运站今年1—6月向云南、贵州、广西、湖南转运粮车6,151车,其中高边敞车5,100车,车辆几乎都未清扫过。清扫车辆本应由卸车单位负责,但港口和铁路都不管。
化肥、农药等污染粮食的情况也很严重。
我们不能眼看着国家的粮食受到损失而无动于衷。我呼吁:铁道、交通、粮食等部门尽快解决粮食在运输途中遭受污染的问题。
商业部粮食储运局运输管理处 乔凤龙


第8版()
专栏:毖后录

  这样经商让人莫名其妙
“八一”前后,山西省调进了一批数量可观的山东青岛产的“大金鹿”牌自行车。听说,光临汾地区就分到了千余辆。
这种车载重量大、爬坡快、刹车灵,在山东很受欢迎。运到山西,商店营业员却发了愁,怕卖不出去。然而,事情却出乎他们意料:“大金鹿”车一露面,当地的山东人便托亲求友争相购买,有的竟十几辆地往山东托运。此情此景,使我很纳闷:“大金鹿”产于山东,山东人又是那样地喜爱,在当地很不易买到;山西人不爱用这种车,却偏偏大量调进来。这样做,不是给铁路运输部门增加麻烦,也给一些投机倒把的人提供机会吗?
盲目经商,往往造成一些商品的积压和人们急需用产品的短缺。因此,希望各级商业部门经常进行调查研究,根据市场情况经营商品,更好地满足人民的需要。
山西驻军 杨明宏
对“大金鹿”自行车往返运输问题,近几年群众多次提出过意见,近日我们又收到几封这类来信。往返运输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浪费是十分明显的,可是不知为什么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有关单位是不是没有听到群众的反映,还是另有其他原因?人们希望得到答复。 
        ——编者


第8版()
专栏:街谈巷议

  要爱护劳模
8月的一天,我抱着学习的心情去访问全国劳模、潍坊市东风百货商店营业员杨雪梅同志。走近她服务的柜台,我顿然吃了一惊。只见成群的人朝着她东问西问,点这要那,忙得她满面汗水、嗓子发哑。其他营业员,却很少有人去过问,只好在一边闲坐。
见此情景,我悄悄退到一边,细细观察。我发现围在杨雪梅柜台前面的,并没有几个真正买主,有来学习的,有闲逛的,也有故意“找茬儿”的。其中有个青年,点了十余样商品,待杨雪梅同志一一取出货样,他却打了个响指,溜之乎也。这类不文明的事,杨雪梅时常遇到。
大家慕名来看杨雪梅如何工作,是无可非议的。可是,一旦影响了她的正常工作,给她添了额外负担,就不好了。至于那些以买货为名、故意搞恶作剧的人,更应受到严厉批评。
我大声疾呼:要真心实意地爱护劳模,支持劳模的工作。
山东安丘县南流供销社
苏建新


第8版()
专栏:调查附记

  运粮污染的原因在哪里?
粮食在铁路运输途中被污染的问题是个老问题,多年没有解决。最近,我们从铁道部门了解到的情况,远比商业部粮食储运局掌握的情况严重得多。去年全年,经铁路运输被污染的黄豆、大米、小麦、玉米共800吨。今年上半年增加到1,420吨。有的粮食粘上尿素和牲口粪,有的有异味或变色,无法食用。
前几年,国务院有关领导同志为此多次召开会议;商业部、铁道部、交通部对防止粮食污染也有明文规定,但许多运输部门和粮食装车单位却没有认真执行。
铁路货运部门的同志说,粮食污染的原因有四:
一是岗位责任制不落实。负责卸煤和化肥等货物的单位,卸后不按规定将车清扫干净,或货车染毒有异味,车站不检查,未经洗刷就调去装粮食。粮食部门也往往不按规定认真检查;发现车辆不合格,既不联系调换车辆,也不扫净、铺垫就装粮。
二是车辆消毒设备不全。按规定,车辆受到农药和其他有毒物品污染或有刺激异臭,必须经过洗刷、消毒才能使用。目前全国六十几个铁路分局,只有二十一个分局有洗刷、消毒车辆的场所。少数几个有消毒场所的车站如丰台等,也因为污水污物无法处理而停止使用。
三是运输有毒物品的车辆不能专用。按规定,运送有毒物品的车辆必须专用,用后交毒品车辆保管站保管。铁道部于1980年拨出2,000辆毒品专用车,但大部分需要大修。毒品专用车少,又没有固定存放,遇到紧急情况,还是胡拉乱用。
四是化肥、农药包装质量不好。国产的农药、化肥用纸袋或玻璃瓶装,包装质量本来不合格,加上“野蛮装卸”,破损率很高。
有的同志认为,根本原因是铁路和有关部门都是只抓数量,忽视运输质量。
粮食污染问题多年来一直得不到重视,它给人民健康带来的危害不是用简单数字能够表达的。看来,这个问题到了该认真解决的时候了。
本报记者 孙光


第8版()
专栏:新风集

  为俺分忧解愁的理发师
俺今年68岁,是个二等残废军人,又患有多种疾病,行动极为不便,现已离休。俺父亲今年96岁,是1937年入党的老同志,下肢瘫痪。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下,俺父子不愁吃不愁穿,就愁头发长了没法办。自己去理发吧,腿脚又不听使唤;孩子们借车推去吧,又扶又背太费劲;请理发师来家理吧,人家都有定额,怕不愿来。真是理发事虽小,却难坏了俺全家。
今年2月,德州市建筑公司预制厂理发员王洪侠师傅得知俺父子的困难后,来到俺家义务理发,乐得俺全家笑开了花。打那以后,每隔二十来天,王师傅不请自到。他每次来都是利用班前班后的业余时间。
据预制厂的同志介绍,王师傅义务为病残老人理发已七年多了,理发工具也全是他自费买的,从不用公家的。七年来经他服务到死的病残人和老人就有五十多名,现在他上门服务的对象还有二十七八户。
王洪侠师傅牺牲了大量的业余时间,义务为俺们这些素不相识的残废人和行动不便的老人服务,怎不叫人感动呢!
山东德州地区供销社
离休干部 孙晋迓口述
  德州市建筑公司工会 王俊生整理


第8版()
专栏:

  农村需要小型喷雾器
喷雾器是不可少的农业机械。随着生产责任制的实行,作业组、社员户非常需要价廉物美、又小又轻的喷雾器。
现在的一些喷雾器大而重,使用不方便,价格也高一些。我们供销社今年三月调进上海生产的六部喷雾器,到八月好不容易才售出五部。而到五金门市部询问、想买小型喷雾器的农民就达五百多人次。可见农民欢迎什么了。
建议生产喷雾器的工厂把大型的改为小型的。这样不仅方便农民,生产单位也能多产快销。
新疆奇台县半截沟公社 丁林国


第8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碳酸氢钠注射液还是大瓶装好
碳酸氢钠注射液是临床常用药。过去,药厂生产的多是瓶装250毫升或是500毫升的;今年,从我县药材公司进到的一律是盒装的,每盒五支,每支10毫升。这在临床使用上暴露出很多问题。
首先是增加了护士的麻烦。碳酸氢钠的常用量是250毫升或500毫升。过去大瓶装,需用时拿来就用。现在如果给病人输500毫升,就要先把50支一支一支地割开,然后把药液吸到针管里,再推到输液瓶里。这要用半个多小时。碳酸氢钠多用于抢救中毒的危重病人,用小瓶的,会失掉抢救病人的时间,而且增加倒瓶过程中药物污染的机会。另外,也给病人增加了经济负担。使用500毫升,大瓶装的是1.44元,而小瓶装的就要花6元。
为什么制药厂不生产大瓶装的碳酸氢钠注射液呢?据说是不如生产10毫升一支的利润大。我们不知道上述说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这些制药厂的领导同志就该想一想,这样做对吗?
         山东莱阳县万第分院护士长 姜云兰


第8版()
专栏:答读者

  《语言文学自修大学讲座》教材何时到手?
最近,《人民日报》编辑部转来一些读者来信,询问《语言文学自修大学讲座》教材何时到手?现答复如下:
自从《人民日报》在三月二十五日、四月十八日连续发表了北京创办语言文学自修大学的消息和通讯以来,各地工、农、兵和待业青年纷纷报名。到五月底报名截止,参加学习的近二十五万人。由于报名人数远远超过我们原来的估计,致使原订的七月份将《语言文学自修大学讲座》一至四册送到学员手中的计划未能实现。目前,我们正在加紧赶印《讲座》教材,预计在九月份内,可以将《语言文学自修大学讲座》一至六册陆续寄给新报名的学员,十月份以前一般都可以收到。
创办语言文学自修大学是件新事,我们还缺乏经验,但我们一定努力把工作做好。自修大学的校务委员会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以及北京市的一些专家、学者,最近曾就办学方向、方式、《讲座》质量以及一些其他具体问题,一再进行讨论、研究,以期把自修大学办好。
北京语言文学自修大学讲座办公室


第8版()
专栏:

  农村买邮票也难
现在,农村社员不仅寄信难,买邮票也难。前些年,农村各商店的代销店都出售邮票;近两年,只有邮局才出售邮票。原因呢?据说是邮电部门为了独得利润,便不再委托商店代卖邮票了。这样,农民邮信要么跑十几里路到邮局买邮票,要么把信和寄信钱交给邮递员代办。但托人代办,既不方便,又不放心。希望解决这一问题。
辽宁复县东风农场 张运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