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2年7月11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西哈努克主席视察民柬解放区
受到乔森潘副主席等热烈欢迎
新华社民柬梅莱山7月9日电 记者杨木报道:梅莱山的雨季乍晴还雨。7月8日中午,一阵骤雨刚过,民主柬埔寨主席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出现在梅莱山解放区特梅村的桥头上,早在村口迎候的民主柬埔寨副主席乔森潘快步上前,两人在桥中央拥抱了。西哈努克逐一地和英萨利、宋成等人拥抱。他对宋成说:“自从1979年以来,我们还未见过面。三年多了,变化多大呀!”
寂静的山林顿时活跃起来。在迎宾的鼓乐声中,乔森潘副主席陪同西哈努克主席检阅了民柬国民军仪仗队,并和夹道欢迎的、穿着节日民族服装的群众见面。西哈努克亲王从人群中认出了几个熟人,就和他们握手拥抱。莫尼克公主抱起了一个小孩亲吻。
雨后的香蕉林飘着清香。在通向用竹子和茅草搭成的宾馆的小路两旁,两千多名群众纷纷拥上前要同西哈努克主席握手。他就伸展两臂,同时与两旁人群握手致意。乔森潘副主席看到这热烈的情景高兴地对本社记者说:“西哈努克亲王是以新任的民主柬埔寨主席的身份来视察的,这是柬埔寨民族抗越大团结的象征。”
在丛林环抱的宾馆中,西哈努克主席也向记者们发表此行的感想。他说:“当我今天到达这里的时候,就不禁回想起1973年视察柬埔寨解放区的情景。现在,我又重返祖国的神圣土地,和同胞们再次欢聚在一起了。在这里,我看到同胞们过着安定的生活,精神面貌很好,今天又给予我这样盛大的欢迎,使我很感动。使我高兴的是村子里有大群的小孩。这预示着我国未来大有希望,表明柬埔寨民族是消灭不了的。”说到这里,座中笑声和掌声四起。他还说,民柬国民军是一支守纪律、战斗力强的军队。他们具有一种“为削弱敌人而勇于战斗牺牲”的精神。“我相信,我们能够消灭在柬埔寨的殖民主义,把我国重建成为一个中立、爱好和平的独立国家。”
经过两个小时的政治会谈之后,宾馆的宁静气氛又开始活跃起来。抗越文艺队来了,乐队为乔森潘副主席举行的欢迎西哈努克亲王一行的宴会奏乐助兴,接着又在宴会棚前的林间空地上表演民族舞蹈。
当舞台上出现模拟吴哥窟的造型场面时,西哈努克亲王高兴地说:“啊!我们的吴哥!这是真正的民族舞蹈!”
演出结束时,他又发表感想说:“民主柬埔寨有了坚强的军队,努力搞好经济,再加上发扬民族文化,我们国家就有希望!”
二十四岁的战士亨颇有感受地说:“西哈努克亲王来访,说明从现在开始,我们已经有了全国性的联合抗越机构了。我想,如果大家都坚持抗越,我们打败越南就更有把握。”
下午4时,又是一阵骤雨。西哈努克主席和乔森潘副主席各骑一头大象,打着雨伞,冒雨前去视察别的村庄。(附图片)
7月8日,民主柬埔寨主席西哈努克亲王视察民柬梅莱山解放区,受到民柬副主席乔森潘等领导人及二千多名群众的热烈欢迎。这是乔森潘陪同西哈努克与欢迎群众见面。
7月8日,民柬主席西哈努克亲王与乔森潘副主席等举行政治会谈。新华社记者 杨木摄


第6版()
专栏:

美国一些顽固派要把中美关系拉向倒退
鼓吹“两个中国”坚持向台湾出售武器
新华社华盛顿7月9日电 新华社记者报道:美国一些顽固势力最近又刮起一阵坚持干涉中国内政的阴风,公然要求美国政府死抱住“两个中国”的立场不放,竭力煽动向台湾继续输送武器,以反对美国政府早已承认的中国唯一合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他们做报告,写文章,联名写信,会见记者,四出奔走,大有不把中美关系推向破裂誓不甘休的势头。
7月8日,一些自称是美国保守组织的代表在美国国会的一个会议厅里举行了一次少见的记者招待会,在会上宣读联合声明,大放厥词,公然把中国的台湾省称之为“中华民国”,要求美国政府“根本不要理睬北京关于只有一个中国的主张”,叫嚷反对“红色中国”,支持“自由中国”,反对《上海公报》,反对美国政府改变其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他们声称,如果不向台湾卖武器,就是抛弃了“老朋友”,“出卖了台湾”。
这次记者招待会由一个名为“美国维护自由亚洲委员会”的组织的主任加里·贾明主持,后排还站着另外十几个其他保守组织的代表,排列成行,似乎要造出点声势来。在这以前,有14个组织,实际上还是同一批人,在7月2日给里根总统联名写信,要他“不得抛弃中华民国”。再早些时候,共和党参议员戈德华特6月间曾到台湾,同他所谓的“中华民国盟邦”大讲亲善。他回来后又进行了一系列游说活动,坚持要政府向台湾出售武器,而且只能增加,不能减少。
但是,这些保守组织及其代表人物数目不多,捧场的人也不多。而在美国公众中嗤之以鼻的则大有人在。出席这次记者招待会的人数就颇寥寥。他们的主张,不但没啥新货色,而且颠三倒四,完全违背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没有一条能站得住脚。
当本社记者质问记者招待会的主持者,他知不知道包括四届美国政府在内的世界各国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时,那位先生只好也同意,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记者问他,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向台湾继续出售武器,难道不是干涉中国内政?他居然说什么这不算干涉内政,因为北京没有向台湾“行使主权”。把中国完整的国家主权硬分成什么北京的主权和台湾的主权,实质上还是搞“两个中国”,主持人的回答不能不是自相矛盾、强词夺理的。
这帮顽固派实在没有道理好说,他们只好又搬出那条违背中美建交原则的《与台湾关系法》来唬人,似乎只要是美国的法律,就可以管天下的事。在他们的心目中,只有美国的霸权,根本不把别国的主权放在眼里。
一名退休的海军将领马克·希尔倒是比较坦率。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老实承认,为了“控制海上通道”,美国必须拥有海外基地。他说,在越南战争中,如果当时没有在东南亚的某些军事基地,美国就无法坚持那场战争,“在类似情况下,台湾也将起同样的作用”。原来这些人吵吵嚷嚷的真正目的,就是企图控制和霸占台湾,并利用台湾作为美国的“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
应该指出,正当中美两国政府就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这个干涉中国内政的问题进行严肃谈判的时候,美国出现目前这股反华逆流,不是偶然的。第一,这些保守组织本来对美中关系的发展极为不满,当前他们企图利用国务院主要官员新旧交替的时机,竭力鼓吹反华主张,把中美关系推向逆转。第二,他们利用今秋国会中期选举这个时机,公开向里根总统施加压力,威胁说如果总统做出不符合他们要求的决定,他们就要使选举里根上台时形成的“保守主义联盟”遭到破裂。第三,他们声言不怕中美关系降级,公然宣称中美关系破裂对美国有利,说什么如果由于美国坚持向台湾出售武器而导致两国关系恶化,“我们看不出这种结果有什么坏处”,相反,这“只会有助于恢复一个更为现实和更为平衡的对华政策”。看来,他们选准时机,鼓噪舆论,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目的是要彻底破坏当前美中有关售台武器的谈判,把美中关系拉向后退。
这些保守组织的代表在他们的联合声明中气势汹汹地说,他们决不接受所谓“抛弃台湾”的政策。如果有人以为他们的态度会“软化”,那些人是生活在“幻境之中”。实际上,真正生活在幻境之中的,正是这些怀念炮舰政策的极右人物。他们决不能代表绝大多数美国人民。但是,他们的危险主张可能给美国人带来的严重损害,这一点值得引起人们的警惕。


第6版()
专栏:朝鲜通讯

开辟多出人才的途径
本报记者 周必忠
从五十年代末期开始,朝鲜劳动党和共和国政府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相继在科学院系统和大学系统创办了培养博士的博士院和培养副博士的研究院。政府教育委员会高等教育部科学培养处长边永立告诉记者,目前,仅教育系统,80%的正规大学设有博士院,50%的正规大学设有研究院,在大约3万名研究生中,专职研究生和函授研究生大体上各占一半。他认为,实行函授研究生制度,是多出人才的一条好途径。
据介绍,函授研究生同专职研究生,有四个一样、四个不一样。四个一样是:一,入学考试一样。不管是专职研究生或函授研究生,同样要经过严格的考试,及格后才能录取。二,学习科目一样。凡副博士研究生,入学后都要按规定学好基础课、专业课、政治课以及外语等五门课,只有这些科目全部考试及格,才具备撰写学位论文的资格。三,论文答辩一样。研究生提出论文后,由20到30名有关方面知名教授和学者组成审议委员会,先指定3—4人为正式审议员,对论文做出评价,然后进行答辩,并采取无记名投票方式付诸表决,获三分之二赞成票者,即可得到国家有关部门发给的博士或副博士证明书。四,毕业后待遇一样。只要通过了学位论文,就晋升一级。如在大学任教,一般得到副博士学位者升为副教授,得博士学位者升为教授,在工矿企业当工程师的,得副博士学位者升为二级工程师,得博士学位者升为一级工程师。
四个不一样是:其一,条件要求不一样。报考专职研究生只需大学毕业,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下,而报考函授研究生必须是大学毕业后有相当实践经验者,年龄放宽到四十岁以下。其二,学习安排不一样。专职的博士研究生学制为二年,副博士研究生学制为三年;函授的博士研究生学制为三年,副博士研究生学制为四年。专职研究生脱产,函授研究生不脱产。为了做到工作与研究相结合,函授研究生在被录取后,先用10天左右时间,同指导教师一起,确定研究题目,安排学习计划,然后回原单位,边工作边研究。每个季度,研究生要用一周时间向指导教师报告一次研究的情况和碰到的难题,接受具体指导。每年还要到大学或科学研究机关脱产研究两个月。到最后一年,脱产5个月专门撰写学位论文。在整个期间,指导教师每年至少要到研究生所在单位一次,了解情况,帮助研究生解决实际问题。其三,学习期间待遇不一样。专职研究生只领取奖学金,约相当于原工资的70%,函授研究生则工资照拿,离开本单位期间,按出差计算,除报销旅差费外,还可领取生活补贴。其四,分配去向不一样。专职研究生毕业后由国家根据需要实行统一分配,函授研究生则继续留在原单位工作。
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1960年,朝鲜又实行特设研究生制度。主要是将专职研究生和函授研究生的学制各缩短一年,以便于那些年龄大、在学术上已有所成就的人获得学位。
不久前,记者到金策工业大学采访。据这个学校的研究院院长、副博士崔寿明介绍,金策工业大学在1948年建校时就成立了研究院,当时约有研究生20人。现在,有博士研究生20人(其中函授研究生占一半),副博士研究生250人(其中函授研究生150人),特设博士研究生3人,特设副博士研究生15人。在这个学校攻读的研究生,大多是本校历届毕业生。1968届毕业生郑日建,分配到金星拖拉机厂当工程师后,在拖拉机制造中作出了贡献,由六级工程师晋升为三级工程师。1980年,他考入母校成为函授研究生。现在,他正在研究将拖拉机上使用的齿轮由切削生产改为压铸生产。估计,这项研究成功后,可节约金属材料30%,提高生产效率5倍。他的指导教师压铸教研室主任、副教授朴根洙,从1962年起开始带研究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朴根洙说,一般说来,函授研究生虽然理论上修养差一些,但由于他们有较多的实际工作经验,对理论的理解能力普遍高于专职研究生。一旦他们提高了理论水平,就能把它用来指导自己的科学实践,取得成绩。实行函授研究生制度,可以帮助我们把科研同实践、大学同工厂紧密地联系起来,既出科研成果,又推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


第6版()
专栏:

里根政府供应学派智囊人物纷纷辞职
本报讯 据《国际先驱论坛报》7月7日刊登的戴维·霍夫曼的文章透露,里根政府在上台后起用的不少供应学派的智囊人物,由于在工作中处处碰壁,已被迫纷纷辞去政府职务,这引起了华盛顿政界人士的注意。
财政部供应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诺曼·图尔,7月初提出了辞呈,并已回到保守派的大本营“遗产基金会”去工作。供应学派的另一著名人士保罗·克雷格·罗伯茨也离开财政部回到乔治城大学的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
早在数月以前,属于供应学派的总统国内政策助理马丁·安德森就已离开白宫回到了胡佛研究所。另外一些曾经在里根执政初期得到重视的供应学派人物也越来越感到政府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限制和妥协伤透了脑筋。这些人虽然继续留在岗位上,但却十分灰心丧气。
据说里根政府中很多保守的经济改良派人物,都是过去未进入过政府机构的局外人。当他们成了局内人之后,就感到处处碰壁,主张不能贯彻。
在白宫人事处干了6个月的“遗产基金会”的副董事长威拉·约翰逊说,这些供应学派的人物原以为他们可以推行自己的理想。他们不习惯于从政治角度来思考问题。而政府部门却又常常要求这样做,以致使他们变得不耐烦起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工作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萨瓦斯所提出的不靠联邦政府援助,而是依靠私人企业来挽救美国的困难重重的大小城市的计划。这个计划本已被列入联邦政府全国城市政策的声明之中。但后来由于各大城市的市长齐声反对,这个计划终于告吹。
又如保罗·克雷格·罗伯茨和另外一些人早在1975年就开始热衷于宣传供应学派的减税方案。他是里根政府减税计划的奠基人。但是,使他十分生气的是里根总统的许多顾问现在正在要求总统征收新税。他说,这都是共和党人在拆台。
诺曼·图尔已经公开表明他反对又征收新税。安德森则说,他宁肯回去写书,也不在白宫呆下去。
在卡特主持白宫的后期,很多自由派和保护消费者积极分子都满腹牢骚地辞职,而现在仿佛历史在重演,许多保守派人物也在脱离里根政府而去。这意味着什么,是值得人们深思的。


第6版()
专栏:国际札记

谁在沙滩上
越南外长阮基石最近攻击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是什么“沙滩上的城堡”,一定会在“涨潮”时被冲垮。在这之前越南《人民报》和越通社也发出诸如“怪胎活不长”、“僵尸依然是僵尸”等等女巫式的诅咒。越南当局对民柬联合政府真可谓恨得牙根发痒。
表现是恨,实际是怕。据报道,越南官员在私下已不得不承认,民柬联合政府在柬埔寨境内“有很大政治号召力”,它在国际上可能具有的影响已使河内感到“担心”。驻河内的外交官们也说,越南现在对民柬联合政府已不能不“认真对付”了。越南当局现在又抛出所谓“部分撤军”,就是为了对付它。
建立在沙滩上的究竟是民柬联合政府,还是阮基石的印支联邦?潮水正在上涨,见分晓的日子不会太远。
·特安·


第6版()
专栏:

东盟舆论揭露越南部分撤军是旧把戏新花招
澳大利亚官员指出越军必须全部撤出柬埔寨
据新华社北京7月10日电 东盟各国报纸昨天就越南最近宣布从柬埔寨部分撤军发表评论,认为这只是为了宣传和玩弄手段,如果越南真有诚意,就应从柬埔寨撤走其全部部队。
泰国《曼谷邮报》的社论说,泰国及其东盟伙伴们应极其小心地对待越南的部分撤军。“对于那些没有警惕的人们来说,越南的建议充满着陷阱,它的目的在于布下一个圈套,企图让世界公众得出‘越南是合乎情理的’印象。”
泰国《中华日报》的社论说,越南的建议:“只是一种旧把戏,新花招,无论柬埔寨人、东盟国家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不可能受骗。”
新加坡《海峡时报》在一篇评论中说,过去四年来的事实说明,无论是过去或现在,“越南从未改变其要在柬埔寨的土地上保持军队的顽固立场”。评论说,“全部撤军才是唯一能接受的最终解决办法。”“因此,对越南的建议的最好的回答只能是不相信和一个响亮而明确的不字。”
马来西亚《南洋商报》在一篇文章中说,越南撤军建议“显然是一种策略的运用,图使国际社会认为河内对柬政策有所改变,而收讨好国际舆论之效”。文章强调指出:“越南只要一日不撤退驻柬的20万大军,就必须面对柬人民的激烈抗斗和国际社会的正义压力,任何旨在转移视线或避重就轻的建议,都是毫无意义的。”
据新华社北京7月10日电 堪培拉消息:澳大利亚外交部官员8日对新闻记者说,越南从柬埔寨部分撤军对永久地解决柬埔寨问题不会有什么帮助。他指出,越南除了全部撤走其在柬埔寨的军队以外,其它任何做法都是“毫无意义的姿态”。


第6版()
专栏:

叙利亚认为巴解组织战士没有理由撤到叙利亚
新华社大马士革7月9日电 据大马士革电台广播,叙利亚官方发言人今天说:“在目前情况下,巴勒斯坦战士没有理由要从贝鲁特撤到叙利亚,因为,他们目前所在的地方正是他们为恢复自己的合法权利而斗争的地方。”
阿拉伯叙利亚通讯社记者问道,外国报纸曾说巴勒斯坦战士打算从贝鲁特撤到叙利亚。这位发言人回答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至今尚未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任何要求。就我们所知,同黎巴嫩政府的讨论只涉及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及其机构的驻地问题,而没有涉及巴解组织的战士问题。


第6版()
专栏:

卡杜米宣布巴解部队撤出贝鲁特即将达成协议
黎巴嫩领导人同哈比卜仍在磋商巴解撤出问题
据新华社伦敦7月9日电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政治部主任法鲁克·卡杜米今天说,有关巴勒斯坦武装力量撤出贝鲁特的协议可能在24小时内达成。
他说,为了使黎巴嫩首都免遭毁灭,为了使大批平民免遭以色列侵略军的屠杀,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决定撤离贝鲁特。但是他强调说,应当允许现在在贝鲁特西区的巴勒斯坦武装力量携带全部武器从陆路撤至叙利亚,还应当派一支联合国部队去贝鲁特,以确保巴勒斯坦武装力量安全撤出。
卡杜米是今天上午在这里会见记者时说这番话的。他作为阿拉伯联盟代表团的成员正在伦敦进行访问,昨天他同英国外交国务大臣道格拉斯·赫德举行了会谈。
卡杜米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提出撤离工作将分五个阶段进行:维持停火、脱离接触、部署国际维持和平部队、以色列军队从贝鲁特后撤5至7公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部队撤离。他说,目前一揽子协议中已有70%的内容达成了一致意见,尚未解决的是巴勒斯坦部队撤离时能否携带重武器的问题、多国部队的组成和规模问题。以及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黎巴嫩设立政治和新闻机构问题。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希望由一些不结盟国家、欧洲国家、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参加国际维持和平部队。
据新华社北京7月10日电 贝鲁特消息:黎巴嫩总统萨尔基斯、总理瓦赞和外长布特罗斯,9日同美国特使哈比卜、助理国务卿德雷珀就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撤离贝鲁特问题进行了会谈。
会谈结束后,瓦赞在一项声明中说:“仍有一些重要的难题需要解决。”但是,他表示,希望各方合作,以找出解决冲突的明确办法。
据消息灵通人士说,会谈中,主要的分歧是,巴解组织坚持多国部队应在巴解撤离之前或同时进入贝鲁特;巴解组织拒绝从海上乘坐美国船只撤离。美国特使哈比卜表示,如果能保证巴解组织一直撤出边界而不在黎巴嫩东部叙利亚部队控制区内停下来,他可以接受巴解组织从陆路撤往叙利亚的意见。
与此同时,以色列侵略军又开始炮击贝鲁特西区和南郊,炮击目标是居民区、医院、机场和巴勒斯坦难民营。黎巴嫩之声电台说,有12名巴勒斯坦人被打死,18人受伤。巴勒斯坦游击队进行了还击,双方交火直到今日凌晨。


第6版()
专栏:

国际足联召开第四十三届代表大会
据新华社马德里7月9日电 国际足球联合会9日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第四十三届代表大会。来自五大洲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7名代表出席了大会。中国代表、中国足球协会主席李凤楼和秘书长陈家亮出席了大会。大会通过了预算与财务报告,一致选举阿维兰热(巴西人)为国际足联主席,这是他自1974年以来第三次当选为国际足联的主席。


第6版()
专栏:国际简讯

国际简讯
尼加拉瓜武装分子同政府军作战
尼加拉瓜政府八日透露,有一千多名装备精良的武装“反革命分子”在尼加拉瓜的大西洋沿岸地区同政府军作战。政府的一位发言人证实,六日在大西洋沿岸塞拉亚省的战斗中,叛乱分子打死了十一名政府军士兵。
萨政府军发现一个游击队武器库
萨尔瓦多国民警卫队七月八日在离首都圣萨尔瓦多的伊洛潘戈空军基地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游击队的武器库。为运走这些武器和物资,政府军动用了七辆卡车。
委内瑞拉准备同古巴改善关系
委内瑞拉外交部长桑布拉诺八日晚在一次讲话中表示,委内瑞拉准备同古巴进行对话,以便克服两国外交关系中存在的“障碍”,并希望古巴接近拉美其他国家。
西班牙出现二百年来酷热天气
近日来,热浪袭击了整个西班牙,全国连日来一直持续高温,有的地区达到摄氏四十八度。加泰罗尼亚的一些地区气温上升到摄氏四十九度,是二百年来的最高温度。
美国一架大型客机坠毁
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七二七飞机九日失事,造成一百四十三人死亡。这架大型客机在新奥尔良国际机场起飞两分钟后坠落在一个居民区,摧毁了八座房屋。据初步统计,地面居民至少有六人死亡,八人受伤,机上人员无一幸免。据估计,飞机是遭雷电击中而坠毁的。
东京举行交通安全日活动
日本东京都警视厅为了减少正在急剧增加的二轮车交通事故,在七月十日举行“二轮车交通安全日”活动。据统计,到本月七日为止,东京都今年以来由于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数已达二百一十四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三十六点三,其中由于摩托车和自行车造成的死亡事故占三分之一以上。
澳大利亚六月份失业人数创纪录
澳大利亚统计局七月八日宣布,今年六月全失业和半失业的澳大利亚人达四十六万人,失业率为百分之六点七。这是一九七八年以来六月份创纪录的失业人数。
(据新华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