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2年5月1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林孔湘教授无限感慨恳切陈辞:
不要轻视自己的科研成果
林孔湘教授关于防治柑桔黄龙病的一套办法在国内受到冷落,却被美国加州以法律保证其推广羊城晚报编辑部:
我于五十年代初研究证明柑桔黄龙病乃由病毒所致后,便提出必须采取培育无病苗和其他防止传染蔓延的措施。接着进行热水和湿热空气消毒接穗芽条试验,于1956年取得成果,首次培育出不带病毒的柑桔苗木。这个新发现当时国内外尚未有报道。但由于我和我的助手都在1957年“反右”中出了问题,这项科研成果迫得延至1964年才能发表。后来,我看到美国加州大学柑桔研究中心罗惠斯特彻尔等人1972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发现他们采用的接穗芽条的消毒方法,与我们在1955年采用的、并于1964年发表的几乎一模一样。显然,他们是采用了我们的方法。
去年6月间,我突然收到罗惠斯特彻尔的一封信。信中说:“你在柑桔黄龙病热处理工作上的卓越贡献,是对我的柠檬碎叶病毒和其他柑桔病毒热处理工作的根本性的启发和鼓舞”。我读了他的来信感到鼓舞。知道这是因为他采用了我的方法。这种现象本来是科研工作中常有的事,但为什么他对我的研究成果却给予如此不寻常的评价呢?
最近,这位美国柑桔病毒专家应我国农业部邀请来华讲学。他路过广州时专门和我会晤。他告诉我说:“我看到你那篇柑桔接穗芽条热处理的文章,受到极大鼓舞,因为那时我们用过的柑桔病毒热处理的种种方法全都失败了,正处于绝望的境地。佛州的两位柑桔病毒学者也同样遭到失败并断言用热处理方法消除柑桔病毒是不可能的(注:加州和佛州都是美国柑桔主产区)。看到你的文章的英文摘要,我顿时感到又有了希望。后来按你的方法试验,果然获得成功。现在在加州就是采用你的方法培育柑桔无病毒苗木的。加州政府还特别通过一项法律,规定柑桔苗木非用这种方法处理培育的不准出售。”听了他这一席话,我既感到高兴,又产生无限的感慨。我的接穗芽条热处理的研究成果迄今未受重视,未获推广,却被外国所采用并以法律保证其推广。后来我在这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出的一整套防治黄龙病的“柑桔无病虫栽培”的新技术,同样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以致黄龙病和类似的其他病毒病仍继续泛滥。这对我这个从事黄龙病研究四十一年、想为祖国的建设竭尽全力的人来说,感到非常难过。特别叫人痛心的是,过去苏联“专家”提出“只要柑桔上山,黄龙病便会自行消灭”的谬论,当时却得到省有关部门不加思索地全力贯彻。前几年外国报道的用四环素注射治疗法,也得到我省有关部门高度赞赏,不惜花费重金购买器械,并且大事宣扬推广,而结果,又是以失败而告终。这是为什么呢?一言以蔽之,无非是盲目崇洋和瞧不起自己而已!
我们几乎天天说科研要走在生产前面,而我们科研人员千辛万苦搞出了许多成果,有的甚至超过国际水平,却无人过问,弃置不用,甚至被外国采用了多年还不知道。这难道不值得深思,不应引起有关领导注意和认真考虑吗?使我国的柑桔生产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这难道是不可能的吗?我国的科学技术生产水平是注定要落在外国后面的吗?我们中华民族的气概到哪里去了呢?
林孔湘(原载《羊城晚报》)


第3版()
专栏:

在火线上
——记奋战在北医人民医院大火中的人们
本报记者 朱述新 刘林春
4月11日晚上,北医人民医院300多名住院病人,有的已经入睡,有的正在接受治疗……。
近十时,突然一声警报:起火了!火,从病房大楼一层西部一个关闭的小楼梯底部着起,瞬息之间,就沿着梯道,窜上了二楼、三楼,直到顶层四楼。一场与大火拚搏的壮烈的战斗开始了。
首先切断电源!大楼里立刻一片漆黑。
二楼内科值班大夫杨淑贤听到喊声,看到小楼梯口窜出火苗,立刻向消防处报了火警。然后,她打着手电筒沉着地组织病人疏散下楼。一病房的50多个住院病人,在她和其他医护人员组织、扶持下,全部安全撤离了火场。儿科病房里住有36个病儿。在这里值班的3个大夫和4个护士在黑暗中细心包裹病儿,一个个把他们抱离这座大楼,又赶紧为他们检查、服药、打针……手术室里,一个患急性阑尾穿孔的病人躺在手术台上,已经进行麻醉,就要开始手术了。听到火讯,手术大夫林新枝立即采取紧急措施,背起病人冲向楼外。四楼上,火势最猛,蔓延最快。在烟火中,值班大夫戴金伦接连把5个危重病人背出险境。火势越来越大,玻璃窗崩炸,楼顶开始塌陷。第九病房值班护士于金燕在滚滚的浓烟里奔跑,艰难地背负着病人撤离。一阵咳嗽,一阵呕吐,她晕倒了,刚一苏醒,又坚强地冲进浓烟……
病员全部撤离了,可是,大楼里还有许多贵重仪器、药品、资料,还有氧气瓶等许多易燃易爆物资。二楼一病房的医护人员在撤离了病员后,又赶紧抢救器材物资,整个病房连一条毯子也没有丢失。儿科病房的医护人员保护了全体病儿,又抢出监护仪、吸痰器、电冰箱、药品柜、暖箱……三楼手术室的医护人员抢出了6个氧气瓶和酒精、乙醚,把麻醉机也搬出来了。八病房的护士们在火焰进逼中,冲进院长王翠庭教授的办公室,搬出了全部珍贵的文献资料和手稿,保住了老教授的研究心血和成果。巩本顺大夫抢搬氧气瓶,撞伤了胸部,仍然忍着疼痛继续奋战烈火,直到第二天才发现撞断了一根肋骨。九病房的护士许延敏正在休假,乘车经过医院发现火情,立即下车跑来。这时,楼道已由消防队员封锁了。她不顾劝阻,冲上四楼凭着记忆带领消防队员,在充满浓烟的病房里找到一个已被烈火烤炙得瓶嘴变形,漆皮脱落的氧气瓶,排除了一个可怕的隐患。保卫科的党员干部闻锡钧,听到火讯立即跑进现场,在灭火、救人、抢搬器材中,他的手破了,鲜血直流也顾不得包扎,一直配合消防队员战斗到大火熄灭……。
病人张德良,是唐山的一位钢铁工人,患有急性血液病,前天才进行了化疗,血色素只有6克。他不顾病体,首先抢过一个脸盆端水灭火,接着,又连续背下了三、四个氧气瓶。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患者赵津一也刚进行过化疗,身体十分虚弱,但在扑火、救人的战斗中,谁也看不出他是个重病号!病员们凡能站立行走的,都自动排起队来,传递脸盆,泼水灭火。他们中间,有在这里住院的广济寺法师李元赞,有74岁的老工程师宿景仰,有81岁的退休老教师李镜心……。
浓烟、烈火、警报,召唤人们从附近纷纷赶来,冲进火场。住在院外正在休星期日的医院的同志们闻讯赶来了。西四书店的李智勇也疾步赶来,从楼上一连背下了7个病人,脸上烧起了燎泡,腰部也碰坏了,仍然不下火线。政协礼堂的警卫战士们跑步赶来,象杀上战场一样扑向了火场。在这里实习的北京医学院的学生们,也都从宿舍赶来,跟着医护人员与烈火鏖战,并承担着维护秩序、看管器材、护送转院病员的任务。为了及时帮助病员转院,首都18个医院、3个急救站派来急救车和医护人员……
面对火灾,人们齐心协力,众志成城,终于扑灭了大火。300多个住院病人没有一个出现意外,贵重器材、药品和资料也没有遭到重大损失。人们用忘我无私的崇高精神,以舍己为人的可贵品质,在浓烟烈焰的火线上,奏响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一曲响亮的凯歌!


第3版()
专栏:杂谈

墙内开花墙外香微音
读了林孔湘的一席话,仿佛看到一个科学家递给祖国的一份陈情表。话中有泪,情中见理,你读后有何感想?
“墙内开花墙外香”。花香四溢,飘到墙外去了,有何不好?不好的是花在墙内倒不香了。这其实是个哲理性的比喻,哪里有花香只会向墙外“跑”的?林孔湘是个治柑桔黄龙病的专家。许多人都知道。1957年他倒了霉,他的科研成果也随着一起倒了霉。这个历史的悲剧,又何只林某一人独尝其苦果?这个历史经验已经总结,不必多说,何必又再惹起某些人感怀身世的迷惘之情?一切都应当向前看,历史的悲剧,不会也不应当重演了。
现在摆在人们面前一个严酷的事实是,林孔湘1955年采用的,并于1964年发表的一项重大科研成果,在国内并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和推广,却为美国的科学家所赏识和采用。美国加州政府还以法律形式来保证它的推广。这绝不是林某人的自我吹嘘,而是有美国教授的来信予以确证的。现在广东的柑桔黄龙病继续蔓延,这对于柑桔生产所造成的恶果是难以估量的。可是,林孔湘同柑桔的死敌黄龙病斗争的科研成果,却仍然被束之高阁。历史的账不算;也不一定给人戴什么崇洋的帽子,但这种现象,总得要引起有关领导的深思吧?“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晚是晚了一点了,但急起直追,尚有可图。林孔湘!你的成果在哪里?患有癌病的、七十二岁的老科学家,人民多么希望你在有生之年,为建设广东这个水果之乡作出杰出的贡献,让我们多吃一点柑桔。 原载《羊城晚报》


第3版()
专栏:

兰州沙漠研究所提出
北方沙漠化地区的整治意见
我国北方沙漠化地区不断扩大的主要原因是人为的,可以有效的治理
本报讯 新华社记者傲腾报道:中国科学院兰州沙漠研究所的科技人员经过历时3年的科学考察提出:我国北方沙漠化地区不断扩大的原因,主要是人为经济活动不合理造成的。他们认为,恢复和整治沙漠化土地是个社会性问题。必须依靠党和国家政策的支持,各有关单位配合努力,才能收到一定的成效。
兰州沙漠研究所是在1979年接受国家农委和中国科学院下达的关于我国北方地区沙漠化过程及其治理区划这一研究任务的。据研究所初步查明,我国北方地区在半个世纪以前形成的沙漠化土地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近半个世纪以来新形成的沙漠化土地约5万平方公里,再加上15.8万平方公里的潜在沙漠化土地,总面积达到32.8万平方公里,遍布东北、华北、西北12个省(区)的207个县市(旗)。占北方地区总面积的10.3%。在新形成的沙漠化面积中,因滥垦、过牧和采樵造成的占85%。因水资源利用不当和工矿、交通、城镇建设破坏植被所致的占15%。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沙漠化土地还在扩大中,对这些地区的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都造成很大威胁。
为了预防沙漠化的发生和治理现有沙漠化土地,这个研究所的科技人员提出了几条意见:一、在半湿润的有零星沙丘分布的潜在沙漠化区,要遵照这里的特殊自然规律,严格保护好脆弱的生态系统,控制土地的利用率,做到防患于未然;二、对半干旱草原及荒漠草原的沙漠发展地区,除保护好现有的天然植被,封育沙化的弃耕地草场外,还要建立以护田林网为骨干的农林结合的稳定农业系统,并减少草场载畜量,建立人工饲草基地;三、流沙入侵、固定及半固定沙漠活化地带,要着眼于水土资源的合理利用,调查农林牧三者的生态结构,多种树种草,固定流动沙丘、建立起绿洲防护体系。


第3版()
专栏:

志在煤海
——记阜新矿业学院全国三好学生沈玉志
三年前,沈玉志同学从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的山村,来到阜新矿业学院上学。
小沈报考的第一志愿是采矿专业。进校以后,就听到了这样一些议论:“入矿业学院理想难以实现,学采矿专业,前途更暗淡。”“煤矿有三关:又苦又累又危险。”听了这些说法,小沈的脑子里翻腾开了:“我入错了门吗?”正当小沈思绪紊乱的时候,学院对新生进行入学教育。在介绍专业时,向同学们指出,为改变祖国煤炭事业的落后面貌而奋斗是光荣的。特别是党委的同志在一次报告中讲:“我国进口综采设备出了故障,自己不会排除,只好又把外国人请来。可是人家冷冰冰地说,你们在合同上只讲买设备,并未买技术。”这件事激愤了小沈。他想,我们这一代青年应该担当起自力更生改变我国落后面貌的历史重任。如果大家都不愿搞煤炭工作,那么我国煤炭事业怎么前进啊!他决心要努力学好这门专业。期末他取得了6门功课5门优秀的好成绩。
党的三中全会后,小沈更明确地认识到:一个大学生只有正确处理好理想与现实的关系,前途与不畏艰苦,积极学习、踏实工作的关系,才能把自己培养成又红又专的人才。有一次他回答班主任“你为什么上大学?”的问话时说:
“现在我觉得念大学为自己太渺小了。为党为社会主义建设而学,为四化而学,才会有无穷的力量。学习的动力来自党和国家、民族的需要。”
由于小沈有明确的学习目的,所以他学习自觉、刻苦。去年6月,78(3)班去清河门矿实习。有的同学认为实习就是休息,不太重视。可是小沈却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主动要求参加井下劳动。他拜工人师傅和工程技术人员为师,对顶板管理、巷道布置、运输、提升、综合工艺等几大环节都作了深入的了解。实习结束后,他写出了质量较高的报告。
小沈的学习不是围着考试转,而是注重提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学期学习水利学时,老师讲过,伯努里方程、水利潜流喷咀部分的内容不考试。但小沈还是学习了这部分内容,并与老师讨论了几个问题。
三年来,小沈学习不偏科。他非常认真地上政治课,坚持记笔记。体育课也积极参加,第一批通过了锻炼标准。去年暑假考试7门功课,他取得全优的好成绩。
小沈不但自己努力学习,还积极帮助同学。班里有一位同学,一个学期曾出现三科不及格,小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主动找老师商量怎样帮助他。他发现这位同学学习成绩差的原因是因为不愿学采矿专业。他就以自己的认识过程来启发这位同学,使这位同学的思想认识提高了,学习劲头也大了,很快补上了三门不及格的课程。在专业实习时,小沈还主动陪这位同学到井下参观综采掌子面,并对照机械一一讲述构造原理,使这位同学深受感动。
阜新矿业学院


第3版()
专栏:

徐州重型机械厂切实解决科技人员的福利待遇
本报讯 陈昭报道:徐州重型机械厂注意关心科技人员的福利待遇,调动了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去年,该厂设计投产的新产品,占全年产品的90%,试制成功国产第一代16吨汽车起重机。
过去,这个厂在分配住房时主要依据工龄长短。科技人员学龄较长,但工龄较短,常常达不到厂里规定的分房标准。去年,在制定分房方案时,厂党委提出给科技人员增算5年工龄,起初有人想不通。厂党委就在职工中实事求是地进行了对比。一般工人中学毕业后就进厂,而科技人员还要继续学习几年专业知识,因此,分房时增算工龄是合情合理的。今年厂里又有一幢宿舍楼即将竣工,厂里准备提出中专毕业生照顾5年工龄,大专毕业生照顾8年工龄。这样,厂里绝大部分科技人员的住房问题可以基本得到解决。
在奖金分配上,这个厂以前把科技人员当成非生产人员,只拿工人奖金的80%。厂党委列举本厂的实际情况,使大家认识到,科研和设计工作是生产的第一道工序,当前正是机械产品更新换代时期,如果新产品不能及时设计出来,就会影响全厂的生产发展。最后修改了奖金发放办法,使科技人员和工人的奖金相同。


第3版()
专栏:答读者

就小麦“叶龄指标促控法”答读者问
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所 张锦熙
《人民日报》3月28日第三版发表了《小麦田间管理的科学改革》一文,有些读者提出了几个问题,现简要答复如下:
叶龄 指小麦主茎上出现的叶片数。一般用几叶一心来表示,如5叶1心,也可以说可见叶龄为6。比较确切的方法是估算心叶长度,如心叶露出长度相当其本身定型长度的二分之一时,则叶龄为5.5,余类推。有些地方在春季麦田管理时用春生叶出现顺序计算春生叶龄。
叶龄余数 用小麦一生主茎上的叶片总数减去主茎上已出现的叶片数(叶龄),其差数(指主茎上还未露出的叶片数)就是叶龄余数。
主茎叶片总数一般根据经验判断,如北京地区的秋分麦越冬前可见叶可达8片,越冬后一般都再长6叶春生叶,则其叶片总数为14。故在北方冬麦区多用越冬前主茎可见叶龄加6推算主茎叶片总数。在小麦起身期也可以通过解剖观察,确定主茎叶片总数(此期一般还有4片叶未露出)。
倒数叶片数 也可用叶龄余数来推算。如北京地区的秋分麦主茎的叶片总数为14,当主茎叶龄为10.2时,则其叶龄余数为3.8。也就是说,主茎倒数第4片叶已露尖,余类推。
应用叶龄余数(相当倒数叶片数)法的意义 由于小麦品种特性和播种期的不同,其主茎总叶片数有较大差异(一般7~16片不等),故相同叶龄其生育阶段往往也是不一致的。而叶龄余数法具有共性,如主茎倒5叶露尖时,穗分化相当二棱中后期;倒4叶露尖时相当护颖分化期,基部第一节开始伸长(生理拔节);倒3叶露尖时相当小花分化期,第二节开始伸长等。这些共性规律便于全国各地参考应用。
如果想深入了解小麦“叶龄指标促控法”的科学依据和具体运用方法,请参阅《中国农业科学》1981年第2期,《农业科技通讯》1981年和1982年第2期,《山西农业科学》1982年第1期。


第3版()
专栏:

黑龙江拨款一千五百万元建中小学校舍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最近决定,拨款1,500万元建设中小学校舍,以解决二部制教学问题。
黑龙江省中小学校舍十分紧张,全省20,053所中小学,至今还有一半实行二部制教学,严重影响着教学质量。黑龙江省人民政府这次拨给中小学建设校舍的经费,占地方机动财力的40%左右,是建国以来为中小学建设校舍拿出经费最多的一次。
目前,这笔专款已陆续拨到各中小学,加上各市、县的自筹资金,今年可建17.9万平方米中小学教室,现在有的中小学校舍已破土动工。


第3版()
专栏:

青海民院首批少数民族研究生毕业
青海民族学院培养的第一批少数民族研究生,通过毕业考试、论文答辩,最近陆续走上工作岗位。
一位从事藏语文教学研究多年的副教授高兴地说:“这是我们自己培养的一批少数民族秀才,是藏族文化教育结出的硕果。”


第3版()
专栏:

我国已发现近百种恐龙化石
我国已发现近百种恐龙骨化石,其中早、中侏罗纪恐龙属种为世界首位。专家们说,到目前为止中国发现的恐龙蛋化石也是最多的,已有40多种类型。
(据新华社)


第3版()
专栏:

北航一学生家长请求停发其孩子助学金
最近,北京航空学院党委收到该院航空无线电系学生易力的母亲——北京医院检验科刘顺都同志的一封信,请求学校停发其孩子的助学金。信中说:“现在国家四化建设困难很多,每个公民都有责任为国分忧。”“由于党和国家的关怀,现在调整了部分卫生技术人员的工资,我的工资已调升一级,按规定的人均收入,易力就不应该继续享受助学金了,请学校停止补助。”易力同学得知这个消息后,爽快地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这件事反映了母子俩的高尚风格。
黄持民


第3版()
专栏:

——咱们治病救人,还包括一切公物,您瞧。
——好样的,手术不坏!
方 成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