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2年11月17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新风集

分房分得心里热乎乎的
国庆节前夕,我省云和县人武部新建的一幢三层宿舍楼竣工了。但这幢楼只能安排12户,人多房少,该怎么分才好呢?
许多同志扳着指头排了一遍又一遍,但有一条意见是共同的:不管房子多紧张,也要首先给郭德胜部长、王传成政委各分一套。老郭和老王都是抗日战争时期入伍的老同志,从1968年到如今还一直住在半山腰上的旧平房里,屋里潮湿不必说了,通风、光线也不好。老郭一家五口就挤在这样的两间小房子里。担任着县委副书记兼人武部政委的王传成家也是五口人,他和爱人以及小女儿都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县委办公室曾经多次动员他搬到县委机关新宿舍楼去住,但他每次都婉言谢绝了。这次后勤科的同志根据群众要求,准备把二楼中间的两个单元分给老郭和老王。
群众的关心和爱戴,深深感动了郭德胜和王传成。他俩心领了群众的好意,却没有接受分配给的住房。原来,他俩心里早有一本账:秘书王为民响应党的号召,带头领取独生子女证,应当在分房中体现政策;后勤科助理员叶炳鑫一家长期挤在办公楼里,他的五岁小男孩患有“夏季热”,每年一到夏天就发高烧,不仅要分给新房,还要住在较为凉快的楼层……。凡有实际困难需要分房的同志,他们全都想到了,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
在分房会议上,尽管同志们费尽口舌,试图说服他俩接受新房,他俩始终是那句话:“十二大通过的新党章,要求我们每一个党员要吃苦在先,享受在后。现在,还有不少同志居住条件不好,我们搬进去住了,心里也不安哪!等县人武部所有同志都住上了新楼,我们再搬也不迟呀!”一席肺腑之言,说得大家心里热乎乎的。就这样,原来准备分给部长和政委的那两套新房,给了两户机关干部。
分配方案公布后,大家心情十分激动。人们从心里敬佩这两位老领导,更从行动上学习他们的这种好思想。年轻的同志想到年老同志上下楼的方便,主动提出把低层楼房给老同志住;家庭人口少的主动替家庭人口多的着想,表示要先让家里人口多的同志搬进新房。就这样,大家都相互关心,相互谦让,分房任务顺利地完成了。
浙江省军区政治部 王贤谷 刘志勇


第8版()
专栏:心里话

一位棉农的呼声
最近,我们陪同县上的同志,访问了千斤皮棉户的户主石永福。
石永福是我们公社石庄大队的社员。今年他包种了12.5亩棉花,共产皮棉1,591斤,平均亩产127.28斤。为了夺取棉花丰收,他今年曾三次到县听讲植棉技术课;县、社的农业技术员也多次到他棉田里去指导。这样,他很快掌握了植棉技术,获得了丰收。当我们向他祝贺时,他却说:“别祝贺了,我也很别扭,因为没有达到今春制订的亩产皮棉150斤的计划!”
原因在哪里?据他说,主要是:当棉花发生棉铃虫时,买不到治虫农药,一些花蕾被棉铃虫吃掉了。到7月下旬,又遇上了“卡脖旱”,有钱买不到油,电也停了,未能浇上水,造成了大量花蕾脱落。棉花需要追肥时,买不到化肥,致使棉花早衰。结果,他的棉花少收280—290斤。基于上述原因,石永福不敢制订明年的植棉计划。他说:“就怕种上了,到时候不依咱自己!”
最后,石永福提出:“如能满足种棉所需要的化肥、农药、油和电,我明年准备扩种到15亩,保证亩产皮棉150斤,并把这些棉花全卖给国家。”
河北清河县辛集公社
石五庆


第8版()
专栏:勇于同歪风邪气作斗争

明水水泥厂的“后门”何时才关闭?
我厂基建物资采购员不断叫苦,说什么“买水泥难,提货更难!”我不大相信,便于10月21日随车从济南来到章丘县城的所在地明水。
我们早上7点到达省交通厅所属的明水水泥厂,只见排队待装水泥的汽车从发货库拐了几道弯,一直排到大马路上。这些车近的来自济南、德州,远的来自临沂、龙口,还有外省的。我们有幸排在第56辆汽车的后头。不大一会,在我们的后头又排了十多辆。我想,这么大的水泥厂,只要排上队,有一天的工夫总会装上水泥了吧?没想到,排了27个小时,我们的车只向前进了5个号。排在前边的司机哭丧着脸说:“我们已经排了三四天了,还不知哪天能装上!”
有人见我们着急,就给指点了一个“窍门”:把提货单交给当地老百姓,花点钱,从后门装车,只等几个小时就会装上。我们来到发货库的后门,看到一辆辆的小地排车从后门络绎不绝地往外拉水泥。一打听,才知道那些等急了的人把汽车开到僻静处等着,用一吨一元的代价,雇用当地所谓运输公司的人,从后门用地排车把水泥拉出来,到另外地方再装汽车。据我观察,一人一辆地排车拉水泥,不需15分钟,就可赚到1元。
为什么这个水泥厂的发货员不顾排在前门的用户而大开“后门”呢?据说发货员同“运输公司”的人很熟!这事发生在党的十二大召开之后,难道这个厂的领导人就没有从这种不正常的发货渠道上察觉出点什么问题吗?我强烈要求明水水泥厂的领导人及其上级,立即堵住这个“后门”,以防止国家的建设资金继续非法地流入私人的腰包!
山东济南某厂 一副厂长


第8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赶快保护西沙群岛浅水区的海产资源
我省西沙群岛岛礁附近的浅水区,由于营养丰富,栖息着褐梅鲷、石斑、红鱼、马鲛、沙鱼等500多种鱼类,还出产海参、海龟、玳瑁,以及车榘贝、马蹄螺、石花菜等名贵的海特产。这里历来是海南行政区的琼海、文昌等地渔民的主要渔场。
但是,长期以来,一些渔业单位和生产者,对这里的海特产只利用,不保护,不繁殖,鱼、龟、贝、藻和海参日见减少。最近,笔者到西沙的永兴岛、东岛、琛航岛、珊瑚岛和金银岛作了一次调查,深感问题的严重。以西沙水产站历年收购量来比较,海参:七十年代比六十年代下降40%,1980年和1981年又继续减少。海龟:七十年代比六十年代下降30%,1980年和1981年又比七十年代少50%。鱼类也在逐年减少,马蹄螺、车榘贝和石花菜也不多了。主要原因是无节制地滥捕,甚至使用灭绝式的捕捉方法。以捕海龟为例,渔民在海上见到海龟,不论大小,一见就抓,甚至在海龟上岸产卵的季节,也在岛礁周围布下重重网具,拦截海龟。少数人甚至把龟蛋也挖走。再如捉海参,本应捉大留小,但一些人为了眼前利益,把幼参也捡去。少数渔民甚至自制炸药炸鱼。
我呼吁那些到西沙作业的人手下留情,以葆资源永续。更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西沙海域的资源保护,早日定出西沙渔业法规,加强渔政管理。对于不顾法纪、肆意破坏国家海产资源的人,要严加处理。
广东南海区渔业指挥部
麦国权


第8版()
专栏:勇于同歪风邪气作斗争

取经为什么多在旅游季节?
去年以来,我们大连市广播事业局接待来我局电台、电视台参观、学习的客人十分频繁。仅今年1—9月底,就接待390人之多。一次多者8人,少者2、3人。在去年接待的335人中,5—10月来的就占308人;其余6个月中只有27人。今年来的390人中,5月以前的4个月中,也只有39人。这就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取经都在春天和夏天?纵观全国,为什么经验又多出在大连、天津、青岛、上海、杭州等沿海城市?答案很简单:游山玩水也!
今年5月份,某市人民广播电台,在不到15天的时间内,有两批来参观、学习。第一批8人,来了5天,仅用1天多时间谈工作,其余4天都是参观游览。有的参观团上午9点多钟来台交谈情况,不到11点乘车回旅馆,这也算完成参观、学习的任务了!
有参观学习的,就要接待。接人、送人、安排住宿、买船车票……都得人办。可是,我局办公室做行政工作的只有两个人,实在是应接不暇呀!
大连市广播事业局办公室 王荔


第8版()
专栏:答复反应

猴山公路桥已修好
你报六月二十八日五版“立此存照”栏,发表了一幅题为《横和竖》的照片,对复县一座公路桥遭破坏一事提出了批评。
经查,照片所显示的桥是复县境内县级公路瓦(房店)交(流岛)线上的猴山桥。与猴山桥同样遭到破坏的,还有南极桥、七间房南桥等多处。那些铁管桥栏,有的被盗去做电视天线的竖杆,有的做了民用机井的井管。造成桥栏缺损的原因尽管有所不同,但主要是因为有关方面管理无力和对群众宣传教育不够所致。
现在,这个问题已引起当地有关部门和群众的重视。县公路部门已对这些桥梁普遍进行了维修。寄去的照片就是修复后的猴山桥。
辽宁复县交通监理所 那成尧
《交通安全》报记者 赵明(附图片)


第8版()
专栏:读者论坛

“集匹夫之微力,兴天下之宏业”
今年春节期间,三年未回过家的牟平塑料厂青年电工李进,返徐州市探亲。他在同学、亲友的帮助下,先后到徐州市的国营、集体和街道办的13个同行业单位走访学习。回厂后,他把所见所闻同本厂情况进行对比,并整理出41条建议交给领导作参考。有人问他为啥这么做?他憨实地回答:“因为我是塑料厂的一个工人。”
一个普通的青年工人,身不居要职,肩不负重任,既无领导安排,又无他人督促,竟牺牲个人时间,东奔西跑地为本厂取经。这种自觉行动,显示了一个共青团员、一个普通工人关心企业、关心四化的赤子之心!
人们常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的命运前途关系着每一个公民,每一个公民也应当为国家的兴旺强盛尽自己的力量。一个人的力量固然有限,但如果都象李进那样处处为集体、为国家考虑,脚踏实地把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办好,那么,百川归海,聚沙成塔,就一定能集匹夫之微力,兴天下之宏业,党的十二大提出的宏伟目标是一定能够实现的!山东牟平 曲怀生 李福山 徐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