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7月31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根据新的形势 采取有效措施
各地农村积极做好烈军属优待工作
本报讯 记者贾昭全报道:党的三中全会以来,全国各地农村根据新的形势,采取有效措施,积极做好对烈军属等优抚对象的优待工作。据统计,全国农村优抚对象中享受优待劳动工分的户数,1980年比1979年增加24%;优待工分,1979年为40亿多分,1980年增加到46亿多分。今年,大部分地区的优抚对象的优待已评定落实,并在夏收预分中部分兑现。总的来说,农村广大烈军属等优抚对象的生活得到了保障,受到了广大优抚对象和部队广大干部战士的欢迎。优待工作的进一步落实,加强了军政、军民之间的团结,促进了部队的现代化建设。
1979年以来,全国广大农村根据党的三中全会的精神普遍实行生产责任制。生产管理体制的改进,有力地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同时也给党的优抚工作提出了一些新的课题。这主要是:由于普遍实行各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按劳分配的原则得到进一步落实,劳动力的状况及其作用的发挥情况就成为农民家庭生活改善与否的决定因素。很显然,根据烈军属困难情况酌情优待的党的现行优待工作同农村出现的这种新情况就不相适应了。另外,由于实行了不同形式的生产责任制,改变了过去由生产队统一分配以工分计酬的单一形式,所以以往实行的由生产大队统一优待工分的形式也与现在的新情况不完全适应了。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地方忽视了优待工作,有的地方优待工作没有完全落实。这个问题及时地引起了各地政府的重视。
为了在新的形势下进一步做好农村的优待工作,国务院民政部和解放军总参谋部组织了联合工作组,分赴山东、山西、四川,进行调查研究。全国绝大多数省、市、自治区也先后派出工作组,深入农村听取干部群众和优抚对象的意见,总结经验。各地政府还向干部群众广泛深入地宣传党的优抚政策,和做好优待工作对于加强军政、军民之间的团结,促进部队建设,巩固国防的重大意义。
各地农村针对优待工作中出现的新问题,因地制宜地采取措施,认真落实党的优抚政策。在优待形式上,除了实行统一分配、以工分计酬的地方采用优待工分的方法外,其它地方有的是优待粮、款,从大队集体提留中解决;有的对缺乏劳力的实行代耕、包产等。此外,有的地方还在贷款购买化肥,帮助发展家庭副业,以及安排活路、分工分业等方面给予照顾。目前,云南、安徽、广东、上海和陕西、湖南、北京的一些县、市对农村战士家属采取了户户优待的办法。全国许多地方都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地扩大了优待面。黑龙江、江苏、广东、河北等省的一些社队还注意到了服役战士退伍后的生活安排,有的实行提留40—60%的优待工分,由大队统一留存,等战士退伍后作为安家费用;有的对单身和家庭生活不困难的,优待工分全部折款由大队存入信用社,战士退伍后一次兑现。比如: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松江公社新民大队从1980年秋收分配时开始,除平时照顾好烈军属外,每年给服役的战士优待3,000工分,折成现款留存在生产队,待战士退伍后,一次交付本人。象这样战士服役几年退伍后,修房盖屋,结婚成家,就不用发愁了。这种把优待军属和退伍安置结合起来的方法,受到部队战士的欢迎,为群众优待工作提供了新的经验。


第5版()
专栏:

一起发人深省的诈骗案
去年11月,黑龙江省破获了一起重大诈骗案。案犯于天章从黑龙江骗到广东;从诈骗钱财、国家物资,到诈骗边境通行证和出国护照;而受骗的党员、干部和群众,竟有一百多人。其中有的是贪图贿赂,甘愿同流合污。从这里可以看到:目前阶级斗争在我们这个社会的一定范围里还是存在的;有些地方和部门的一些干部中,徇私舞弊、行贿受贿等不正之风是很严重的。
(一)
于天章,现年60岁,原籍吉林省德惠县,解放前后,长期在黑龙江省安达县城郊公社立志大队第一生产队务农。他在当生产队长期间,经常流窜外地,涂改、伪造介绍信,冒充黑河地委书记、海伦县委书记和黑河地革委生产指挥部主任,进行诈骗活动。1973年1月,于天章被捕后,伪装重病,安达县法院领导轻信了他,未经合法手续就于1974年3月批准其“保外就医”。同年5月,安达县人民法院判处于犯有期徒刑二十年。于犯托人搞了一份假诊断书,诡称患有“胃癌”,未被收监,且无人监视其行动。1978年5月,于天章离家外逃,又开始了新的诈骗活动。
1978年11月,于天章乘肇源县古龙公社德胜四队托他买拖拉机之机,进行诈骗。为了能攀上一个“干部”亲戚,他先找到表侄徐才,借徐的姑奶是嫩江地区行署一位副专员的舅母的关系,同副专员攀上表兄弟。1979年3月,徐才在于犯的鼓动下,为了离婚问题,从安达县到了齐齐哈尔市,找到了这位副专员。这位副专员便信手给原绥化地委一位副书记写了一封信交给徐才。于犯把这封信骗到手后撕毁,留下信封并模仿笔迹,以这位副专员的名义给那位副书记写信,请求帮助买一台胶轮拖拉机。这位副书记接信后即批给绥化地区农机局办理。于犯以此为由头,从德胜四队骗去2,000元后逃之夭夭。
1980年1月,于犯冒充德惠县天台公社敬老院采购员,先后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巴彦扎拉嘎公社全胜四队和黑龙江省依安县三兴公社,两次共骗走粉条一万八千多斤。为运赃物,于犯伙同别人又从吉林市商业局骗出一台汽车,驾驶到泰来时,汽车没油了。于犯就找到19年前曾在他们大队蹲过点的泰来县委书记求助。书记一看是家乡来的人,也不细究就让县委机关无偿地给他加了一百公斤汽油,使于犯得以将粉条运到长春市销赃。
(二)
于天章获取巨款后,开始筹划逃往国外。1980年5月,于天章到哈尔滨市,找到过去相识的黑龙江省外贸局业务员赵一凡,诡称他的外甥女从香港过来,他要去深圳探望,让赵一凡给他办一张去深圳的边境通行证。赵一凡说:“公安局的人我不认识,但能给你找到我们局的范崇强,他认识公安局的人,不过,得送点礼。”同时,赵一凡还给于犯出主意,让他改名为“李委”。于犯跟着赵一凡到了省外贸局业务员范崇强家,送给范一块价值二百多元的进口手表,后来又给赵买了块八十多元的手表和一些衣物等,赵一凡还另外向于犯勒索了180元。那个范崇强,受贿之后,就找了外贸局轻工产品进出口公司张秀峰,谎称于天章是他的舅舅。因张过去曾有求于范崇强,怀有感激之情,没有深究办证的动机,就去找哈尔滨市公安局副科长刘永才。张、刘二人平时有些接触,刘给张买过手表,张也给刘买过两把外贸局处理的折叠椅和尼龙衣等物品,刘又听张说过,范崇强是他的好朋友,就认为“朋友的朋友基本上也是朋友”。于是,刘就找了哈尔滨市公安局新建派出所所长于德泉。于和刘过去在工作中接触比较多,于也托刘买过烟酒,两人比较合得来。于打不开情面,明知于天章不属新建派出所管辖,也没有查看办理边境通行证的单位介绍信,就叫人填了“南岗区一曼街87号楼”的假地址,并签署了“同意去边境探亲”的意见,亲自加盖了公章。随后,范崇强到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换了正式的去深圳的边境通行证,交给了于天章。
于犯得到边境通行证以后,欣喜若狂。行前,范崇强私自给于犯开了几张黑龙江省粮油进出口公司的住宿介绍信和空白介绍信。于犯也答应从深圳回来以后,送给赵、范彩色电视机和收录两用机。1980年5月27日,于犯和因公出差的范崇强一起到了北京,通过小恩小惠,住进了前门饭店。于犯还特意给范崇强买了三接头皮鞋、的确良裤子、特力灵衬衣等。范崇强为了使于犯在深圳食宿方便,专门给黑龙江省外贸局驻广州办事处深圳中转站的一名干部写了信,要他对于关照些。5月30日,于天章乘飞机到了广州,持着边境通行证到了深圳。他公开冒充黑龙江省外贸局副局长兼粮油进出口公司副经理,黑龙江省外贸局驻深圳办事处处长等,住进深圳旅社。
于天章在深圳旅社结识了等待出国的福建人龚书钗和周鄙,在交谈中得知他们身带出国护照,便绘声绘色地编造说,他哥哥是台北警备司令,中央要利用他们兄弟的关系,准备派他到香港与国民党有关人士共商台湾回归祖国的问题。龚、周二人等出国签证已经三个月了,认识了这位有来头的人物喜出望外,马上请于犯帮助尽快签证。于犯见龚、周二人信以为真,又吹嘘:“外交部有个秘书是我一手培养的,请他办理是会同意的。”龚、周二人便把出国护照和一百元港币交给了于犯。这期间,于犯又接到范崇强从哈尔滨市航空邮来的三张空白中国粮油进出口总公司黑龙江分公司的介绍信。于犯想利用他骗来的护照出境,但因护照上有像片,未逞。后来,他欲偷渡去香港,因不会游泳,也未成。于犯便携带骗来的两本去菲律宾的出国护照,逃离深圳。
(三)
1980年8月,于犯逃回黑龙江以后,又冒充黑龙江省外贸局驻香港办事处处长,住进方正林业局一招待所,结识了驻在该所等待调运木材的解放军某部一位团长,以及哈尔滨柴油机厂、哈尔滨市食品公司、百货公司、省杂技团、北京市化工二厂的出差人员。于犯在这些人当中,以“老八路”、“老干部”自居,吹嘘自己曾在大庆当过政治部主任,“文化大革命”中挨过斗,现调任黑龙江省外贸局驻香港办事处处长,这次到高楞是为单位搞木材的。还胡说他有个亲属在香港,是个大商人,每年都从香港给他寄大量港币,钱花不了等等。在他周围的这些人中间,有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同志,有的是军队的领导干部,竟然都被他骗得迷迷糊糊,晕头转向。有的人对他低三下四,有的人为了和他拉关系,慷国家之慨,给他送木材,帮他跑运输;有的人贪图小利,交现钱托他买手表;有的人陪他吃、陪他玩、陪他打麻将。一时间,这个诈骗犯在方正林业局招待所竟成了受人恭维的贵人。那位团长更是把于犯奉为上宾,在他去佳木斯联系调运木材时,于犯也从高楞到了佳木斯。因招待所无床位,团长就把自己包的房间让给于犯住,自己在水房里的凳子上睡了一夜。从佳木斯市返回高楞后,于犯说,他就要回香港了,回去后,给团长搞一台进口彩色电视机。同时提出给他搞一些木材。这位团长便亲自给林业局写了条子。这样,于犯白白取走了5.9立方米的木材,给自己家里盖了三间房。同年11月22日,于犯在肇东县销赃时,终于被当地公安机关捕获归案。(四)
于犯从1978年开始新的犯罪活动以来,先后行骗十余次,涉及到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山西、内蒙古、广东、福建、北京等九个省、市、自治区、十个市、十三个县;诈骗国家、集体和个人财物折款共计二万八千五百余元。
中央和黑龙江省委对这起重大诈骗案十分重视,指示有关部门抓紧调查处理,从中吸取教训。由中央纪委、公安部、黑龙江省委组成的联合工作组,经过大量的工作,对这起重大诈骗案和有牵连的人员,一一作了调查核实。据统计,同这起案件有牵连的干部共23人,其中地师级干部2人,县团级干部5人,科级干部6人,一般干部10人,内有党员干部14人,军队干部2人。
最近,政法部门和纪检部门已对犯罪分子和违纪人员,分别作了处理。于犯由黑龙江省绥化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重新判处无期徒刑。赵一凡、范崇强接受贿赂,支持包庇于天章的诈骗活动,触犯刑律,已由哈尔滨市动力区人民检察院依法逮捕。其他违纪人员,有的被撤职审查,有的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有的则受到了批评教育。黑龙江省高级法院、检察院、公安局7月21日为此联合向全省政法部门发出通报,要求公安司法干部增强党的观念,提高警惕,严格依法办事。
本报记者 雷仲予 袁慕尧


第5版()
专栏:人民子弟兵

祖国南疆的钢铁长城
——访广西边防部队
“八一”建军节快到了,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访问了广西边防前线英雄的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
祖国南疆的漫长边界上,越军侵扰和我边防部队反侵扰的斗争,一直在激烈地进行着。我军的英雄指战员,一次次粉碎了敌人的侵犯,创造了许多光辉的业绩,胜利地保卫了祖国的边疆。
在反侵扰的斗争中,法卡山之战特别值得指战员们自豪,也格外受到边疆人民的称颂。
法卡山是一个由五个山头组成的连绵山峦,是我边防重镇凭祥市和友谊关的东翼屏障,宁明县的南部制高点。越军为了侵占这个战略高地,西窥凭祥,北望宁明,从5月5日到6月7日,动用了一百几十门大炮,连续向这个山头发动了整连、整营到一个团兵力的13次进攻。但是,守卫在法卡山上的英雄,没有把祖国的一寸土地让给敌人。副班头李怀琼,5月10日夜带领一个战斗小组奋战通宵,打退了敌人一个加强连正面的轮番进攻。5月16日凌晨,越军一下子就向法卡山倾泻了几千发重型炮弹,把整个山头投入了硝烟弹雨之中,接着以一个团的兵力,从东西南三面同时向法卡山发起多路强攻。法卡山上,工事被摧毁了,堑壕被打塌了,每一个阵地上的边防部队指战员,都面对着超过自己十倍乃至二十倍敌人的凶狠冲杀。但是,撼山易,撼解放军难。一股敌人接近了三号高地前沿,连长邱谭安冒着炽烈的炮火猛然跃起,接连抓起八枚手榴弹甩向敌群。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左大腿,鲜血顺着裤管流下来。他不顾伤痛,顺手抓起一挺轻机枪,把愤怒的子弹射向敌人。又一颗手榴弹在他身边爆炸,他全身多处负伤。战士们要替他包扎,他大吼一声:“不要管我,狠狠打击敌人!”继续带领战士向敌人投弹、射击,打得敌人成批倒在阵地前。
四号、五号高地的阵地上,我英雄的边防战士与敌人展开了激烈战斗。他们对敌人远的用冲锋枪扫,近的用刺刀刺,匕首捅。在勇士们与敌人搏杀最紧急的时刻,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一等功臣、连长梁天惠带着增援部队冲上来了。只见他头戴对讲机耳机,手枪一挥,高声喊道:“同志们,为了祖国,冲啊!”在我军炮火配合下,他第一个冲在前面,带领部队,如出山猛虎,用枪弹、手榴弹横扫前进路上的敌人,一直打到法卡山最前沿的五号高地,把爬上来的敌人统统消灭干净。
在这场激战中,敌人用重型火炮向三号至五号这块总共不到六千平方米的山头阵地,倾泻了一万二千多发炮弹。山上草木被炸光,土石被翻了一米多深,石头成了粉末,青山成了焦土,每抓一把土,里面就有好几块弹片。我们的英雄战士,硬是在这钢雹弹雨中巍然不动,消灭了敌人,守住了阵地。而侵略者却在这里丢下682具尸体。
广西边防前线,不仅有法卡山这样激烈的阵地保卫战,还有日日夜夜的反袭扰、反炮击、反渗透、反抢掠等紧张斗争。近两年来,我边防部队仅粉碎越军小股入侵和武装挑衅就达2,185次,平均每天有三四次。春种、双抢、秋收季节,越军入侵袭扰最猖獗,边防战士们就百倍警惕地打击敌人的窜扰,保护人民生产。某部五连指战员去年秋收期间,四十天里连打三仗,打退了三股带着机枪前来袭扰的敌人,保证边疆人民安全地收获了三千多亩晚稻、玉米和黄豆。当地人民政府表彰指战员们是“祖国的卫士,人民的靠山”。某部七连指导员许龙明听到群众报告发现三名越军特工潜入我靖西吊瓦山,立即带领七名战士飞快赶到,以勇猛的动作直扑上去,一下子就抓了两个活的。躲在一块石头下的敌准尉排长正想跃起投手雷,我通信员田运华从石上飞身而下,把枪口顶住他的胸膛,迫使他举手投降,当了俘虏。
防城各族自治县东兴镇与越南芒街只有一水之隔,是边境的一个工业小镇。越军为破坏我工业生产,一年多来,对这里进行了19次武装偷袭。我边防战士和民兵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每次都使敌人受到惨重的失败。去年五月初的一天晚上,就接连活捉了三个游水潜入工厂附近妄图破坏的越军。
边防部队指战员们的生活是艰苦的。前沿哨所、防御阵地都在高山险隘。两年前,许多地方行无路、住无房,指战员们在木棉树下做饭,猫耳洞里栖身,一切装备粮草全靠人背肩扛往上搬。有的地方山高千米,下一次山,来回要走四五个小时,出几身大汗。水,也是指战员们生活中的一大困难。在许多哨所、阵地上,连水都要从山下背来,每一碗水都要当几碗用:洗了脸再洗脚,积起来再浇菜。指战员们为了祖国的安全,都能以苦为荣,以苦为乐。他们发扬艰苦创业精神,建设起了一个个阵地之家。山高无路,他们披荆斩棘开路;无房,他们劈山平坡盖新房;无水,他们架水管、安机器,把涓涓清泉引上山;缺菜,他们炸石垫土,开出一块块小菜园,种菜、养猪、养鸡、养鹅,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不少昔日人迹罕到的高山野洼,如今鸡鹅成群,瓜菜飘香。
特别可贵的是,指战员们在保卫祖国斗争中表现的高度的自觉性和主动精神。不少年青干部,为了守卫阵地、建设边防,三十岁左右了,还顾不上找对象。法卡山战斗期间,某部有47名探亲休假的干部,在外地看到法卡山发生战斗的报道,立即自动提前赶回了前线。排长许幸福回家结婚,家里新房已经布置好了,新娘也已上门。他一到家,接到前方通告归队的电报,立即说服新娘,辞别亲友,在家只呆了三个小时就登车赶回前方。他说:“没有祖国的安宁,哪有个人的幸福!”连长陈述追已经30岁,守边御敌五次推迟婚期,直到今年夏天才结婚。新婚刚四天,他从报上看到越军侵扰边疆的消息,立即告别新娘返回了阵地。
边防部队指战员们,为了祖国的安全和人民的幸福,都是这样无私和无畏。他们不愧是保卫祖国边疆的钢铁长城。
新华社记者
周泽民 姜柳初
本报记者
冯英龙 郑国联


第5版()
专栏:

锦州地区扎扎实实开展拥军优属工作
本报讯 记者杨民清、通讯员陈宝山报道:辽宁省锦州地区扎扎实实开展拥军优属活动,增强了军政军民团结。
今年以来,锦州市委两次召开常委会议,分析当地军政军民关系的现状,提出了增强团结的措施。市委第一书记李钢还带领市委其他负责同志到驻军各部队征求意见。分管拥军优属工作的市委副书记孙玉勤,带领市委、市政府机关的干部到驻军各单位走访,调查了解部队的实际困难和要求,接着,又召开联席会议,研究解决的措施。今年以来,他们征得部队75条意见,除四条正在加紧处理外,其余已全部落实。
安置转业、退伍军人、随军家属及部队干部子女就业牵扯的部门多,困难多。但是,在锦州地区,由于各部门有拥军优属的好风气,这项工作进行得比较顺利。市领导同志多次强调,安排这么多人就业,地方是有困难,但这个困难不能推给部队。驻锦州地区部队的干部女子,各级政府根据他们的情况,基本上都给予了妥善安排。他们还帮助部队办理家属小工厂,尽力帮助解决原料来源和产品销路方面的困难。
在各级党委和政府机关的领导下,锦州地区各界群众每年都为驻军做几件好事,农村社队拨出山地,给部队提供训练场地,派出干部到部队介绍农村大好形势,配合部队进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路线、方针、政策的再教育。许多厂矿、科研单位从人力、器材和技术上支援部队,帮助搞好技术革新。大、中学校抽出优秀教师担任部队的业余文化教员,帮助战士学习文化科学知识。商业、财贸部门保证部队粮油、蔬菜和副食供应。
今年以来,锦州地区拨款四十多万元帮助烈军属、残废和退伍军人解决困难。
人民群众的热情关怀,极大地鼓舞和教育了部队。驻锦州地区各部队除加倍努力搞好军事训练,做好本职工作外,还深入开展了拥政爱民活动,派出了大批指战员支援地方工农业生产,支援城镇的公益建设,军政军民团结越来越好。


第5版()
专栏:

广西云南战斗英模代表热烈会见
七月二十九日,应总政邀请来京参加“八一”建军节纪念活动的广西法卡山战斗代表、战斗英雄梁天惠(右四)和云南扣林山战斗代表、“智勇双全的副连长”李桂林(左五)、“九勇士班”代表、二等功荣立者何如坤(左三)等英模代表亲切会面。新华社记者 段文华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