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11月8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南宁市的“端摊”事件
7月3日中午,南宁市交通大队开着汽车,带着一批人向西关路“突然袭击”。他们封锁两头的路口,对这一路段的个体、集体摊贩全面“清理”,把摊贩的商品、货架、用具等全部装上汽车和三轮车(雇来的),运往交通大队。下午五六点钟,又进行第二次“清理”。被“清理”的摊贩,有的被罚款,有的被收缴了营业执照。
西关路地处闹市。当天在西关路摆卖的个体、集体工商户,共79摊,大部分按指定的地点摆在人行道上。被罚款的71摊(次)中,57摊是有营业执照的(有5摊被罚了两次)。他们主要是卖成衣、小百货、小五金、眼镜、烧鸭、炸花生、水果的。在被罚的57摊中,罚20元的5摊(次);罚15元的1摊;罚10元的2摊;罚7元的1摊;罚5元的49摊(次);罚2元的4摊。此外,交通大队雇三轮车运商品、物资的车费,也由被处罚的摊贩付给,每摊3角至1元5角不等。收缴营业执照的3摊,其中两摊,交通大队说是工商局发证定点时,未经交通大队同意。还有一摊,交通大队说,因为他想收摊逃跑。
被处罚的摊贩不服,有的当场同交通大队的同志说理。交通大队的同志说:“你不服,不交钱,就把你关起来。”7月4日和5日两天,被罚者纷纷拥到市个体劳动者协会和市工商局,质问说:“营业执照是你们发的,营业地点是你们指定的,个体经营是国家允许的,凭什么罚我们的款、缴我们的营业执照?”交通大队还涂改营业执照,超越了本身的职责权限。
南宁市人民政府有关领导事前曾说过,在交易场未腾出之前,个体工商户可以在西关路临时摆摊。市工商局据此发给他们营业执照。交通大队“整顿”西关路,既未向市人民政府有关领导报告,又没有与有关部门商量通气。
广西南宁市 古敏


第5版()
专栏:

  制止拦劫国家木材的行为!
祁阳县黄市公社,位于我们金洞林区的大门口,是林区水陆运输的必经之地。从去年11月5日以来,这个公社的八宝大队第二、第三生产队组织一部分群众,先后5次拦劫我场上交给国家的木材,共13车,86立方米。事后经金洞林场做工作,退出5车。实劫去木材8车,58.8立方米。现在,我场的木材无法运出。
八宝大队第二、三生产队拦劫国家木材的理由是,这两个生产队的老祖宗,曾在我场白果市分场境内的对门岭、溜板石、船兰皂、马知坳、毛家岐五处山林内经营部分山林。唯一的依据是解放前的1933年旧历五月初八的一纸“兄弟分勾合约”。解放后,土改中,没有登记为私人营业。历年由国家投资造林抚育。
去年11月5日和11月22日,八宝大队第二、三生产队两次拦劫木材后,我们将情况及时报告了地、县有关单位,但没有人来处理。今年3月,金洞林区护林委员会与黄市公社商定,由林区护林委员会、黄市公社和八宝大队第二、三生产队派代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5处山林的权属进行调查。调查结果表明,这5处山林根据现行的林业政策应属国有。可是,黄市公社党委书记仍然坚持1933年的“分勾合约”有效,八宝大队第二、三生产队应占山占树。为此,双方同意向县人民法院起诉。我们林场白果市分场于7月19日向祁阳县人民法院交了起诉报告,同时抄报地、县有关单位。结果如石沉大海,无人过问。
就在联合调查组正在调查处理这5处山林的时候,今年5月29日和6月4日,八宝大队二、三队又连续两次拦劫我们林场的木材。每次都向地、县有关单位报告,同样是无人过问。
8月18日,当八宝大队二、三队再次拦劫我场的木材时,汽车司机进行劝阻,不仅遭到人身侮辱,连私人东西也被抢去。正义何在!党纪何在!国法何在!正因为有某些对革命事业毫不负责的单位存在,对损失国家财产毫不痛心的干部存在,才使八宝大队二、三队拦劫国家木材的行为变本加厉。
湖南衡阳地区金洞林场 陈九如


第5版()
专栏:

  私人用车这么多
  汽油浪费真惊人
我单位共有大小卡车30辆,承担全区二百多家工厂、几万户居民的废品回收运输任务。任务足,吃不了。每月计划用油7,000公升。原来规定本队职工用车可以照顾外,其余一概谢绝。实际上,私人用车越来越多,一些朋友的朋友,亲戚的亲戚,凡是有一点点关系的都找上门来,借车运砖、沙、家具,搬场,送嫁妆,送葬,送退休人员,真是五花八门,领导都照批不误。收费标准低,只计单程公里,80%的私人用车连汽油费都收不回来。
据今年1到6月份统计,私人借车172人次,计210车,平均每天帮私人运1.4车(除星期天外)。共收运费405.76元。单程计1,350公里。以4吨卡车按标准每百公里耗油25公升计,需要342公升。如果算来回公里,就要684公升,折价389.88元,和运输费基本相等。人工、车子折旧这类帐该怎么算?还有,由于私人用车,驾驶员只得星期天加班,加班工资由车队支出,这本帐又怎么算?驾驶员为私人运输经常少报公里数,这里的漏洞更大了。私人如借四吨卡车,在本区范围运费最多不超过两元;如投入生产运输,则可收入11.4元。210车这笔帐又怎么算呢?
领导也有难处。但办事总得有个原则呀!难道因为都是熟人、同事、上级、协作单位、关系户,就不顾国家的经济损失吗?
上海杨浦区废旧物资公司 孙勤


第5版()
专栏:

  不送礼也能办成事
今年四月,河北省景县食品公司的两位同志趁我不在,给我家里送去了五瓶香油、三包果仁,我爱人拒收,来人说是我托他们买的。我发现后,当即把这些东西拿到单位,并写信给该县食品公司,叫他们派人来把东西取走。当天下午,信未发出,送东西的那两位同志到公司找我(我负责进货业务),要求计划外调猪。我热情接待了他们,并说明帮助产地解决困难,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而送礼是不应该的。这两位同志反复解释说:现在农民养猪很多,卖不出去很着急,你们给社员解决问题,我们心里过意不去,送点土产品表表心意。我说: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你们为了给社员养的猪找出路,不辞辛苦,千方百计想办法,这种精神值得学习,但是送礼是不好的。当然你们送礼也是逼出来的。现在有一股歪风,好象不送买路钱,此路就不通。但是我们这里是坚决反对送礼的。请你们把东西拿走,你们的困难我们一定尽力解决。最后我们根据情况给他们解决了问题,这两位同志也高高兴兴地把送来的东西拿走了。
我们常常和农村干部打交道,知道他们的苦衷。我们这样做就是要他们真正相信,不送礼照样可以解决问题。
天津市食品公司业务一科 一职员


第5版()
专栏:调查汇报

  做错了事应公开纠正
“内部批评”未起作用
经调查,古敏同志来信反映的情况属实。
事情发生后,南宁市人民政府蓝启生副市长于7月6日听取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和交通大队的汇报。 7月18日,市人民政府派出调查组调查。蓝启生同志听了调查组的汇报后,批评市交通大队:一、7月3日的做法粗暴生硬,二、事前未向市政府领导报告,三、在营业执照上乱写乱改是错误的,四、整顿交通要以教育为主,这次罚款的面过宽。
自治区人民政府有关领导认为,南宁市交通大队的做法违反政策,应严肃处理,并赔偿群众损失,保护合法经营。但是,南宁市委主管政法的副书记有不同看法,市委同意内部批评一下算了。结果,“端摊”事件至今已3个多月,南宁市交通大队只是退还了收缴的营业执照,而罚款一直未退。记者去访问市交通大队,请他们谈谈看法。队长劈头就说,《人民日报》接到的群众来信一定是工商局“伪造”的(实际并不是工商局同志写的),并且仍然认为这样的管理是正常的,没有什么错,罚款也是对的。是不是可以不全罚,今后可以考虑。
群众对此很有意见。有的摊贩说:“我是在工商局指定的地点摆摊,不懂错在哪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和个体劳动者协会的同志也感到为难。他们认为:既然错了,为什么不纠正?
本报记者 戴岚


第5版()
专栏:

  开三天“用户座谈会”挥霍6,000元
山东省肥城橡胶厂,现有职工千余人。自建厂以来,仅生胶超耗、耗电、耗煤三项累计浪费折款百万元以上。1977年投产至今,几乎年年亏损。对于这种局面,厂领导无能为力,但大吃大喝却很有魄力。以前的不说,今年8月份,就大吃大喝两次,动用公款6,000元。
8月初,宴请化工部和泰安地区化工局来厂的领导同志,全体党委领导作陪,两天花公款400元以上。8月12日至8月14日,在肥城(新城)招待所召开“用户座谈会”,应邀出席的“关系户”代表近70人,省橡胶公司和泰安地区化工局的领导同志也大驾光临,肥城县委4位领导也应邀出席,厂党委正副书记、正副厂长和有关科室的正副科长作陪,另加男女服务招待人员。会议期间,餐餐摆宴,整鱼、整鸡、海参、海米、虾、蛋、酒、肉,应有尽有,丰盛至极。每餐10至11桌,每桌开支近50元。喝掉泰山啤酒500瓶(每瓶7角4分)、肥城老窖酒90瓶(每瓶2元4角),买长青牌香烟数十条(每盒3角7分),茶叶费用700元。白天吃喝,晚上看电影,实际谈交易不到一天。最后还为代表每人赠送茶叶一斤(8元钱一斤)。短短3天,挥霍公款6,000元。
山东肥城橡胶厂部分同志
  答复
山东肥城橡胶厂违反财经纪律,请客送礼问题十分严重。经地委、行署联合调查组调查,事实已经查清。今年8月11—14日,这个厂召开了一次“用户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省橡胶公司和地区化工局的领导同志,部分地、市、县的化轻、农机公司等单位。正式参加会议的代表68人,本厂领导及会议服务人员23人,共计91人。不到4天的会议,就花掉公款3,284元。按出席会议的人员计算,每人每天费用达12元。会上喝肥城老窖70瓶,泰山啤酒479瓶,吸长青香烟20条,会议和送礼用掉8元一斤的茶叶86斤。会议结束后,还租用大客篷车一辆、厂里面包车一辆,分两路到泰山、曲阜参观游览。使用户座谈会开成了大搞不正之风的吃喝会。地委、行署正在研究处理中。
泰安地委纪律检查委员会


第5版()
专栏:答复反应

  戚迎思来信刊登之后
8月23日你报五版刊登我县高庄大队社员戚迎思要求支持实行责任制的来信前,县委已将省委许书记和地委丁书记批办的王业美同志转来的信,交县信访科处理。信访科电话通知伊湖公社党委进行处理,并寄去了交办单。但公社领导因故没有及时去人,一直拖到8月25日,在县委电话的催促下才派人参加调查。
经县纪委等组成的调查组调查,戚迎思同志反映的情况属实。县委书记王纯高、副书记黄以权及调查组同志做工作后,公社党委书记陈儒生同志,已在高庄大队支委扩大会上作了自我批评,大队支部书记高步让同志也作了检讨,并撤销了支委会处分戚迎思同志的决定。戚迎思同志也在会上表了态。
责任制是个新事情,领导干部包括我们县委在内,有一个认识过程;在责任制形式上,也经历了由小段包工到联产到组,到联产到劳,到户为主体形式的发展过程。但问题在于,当意见不一致时,大队党支部采取了简单、粗暴的办法。而当戚迎思感到压力,到公社上访时,公社领导却又给以冷遇。这显然是不对的。
目前,我县联产到劳的有4,598个队,占74%,大包干866个队,占13.9%,联产到组156个队,占2.5%,小段包工、定额计酬的556个队,占8.9%,专业承包的25个队,占0.4%。
           中共江苏省沭阳县委员会


第5版()
专栏:

  他们是真正的“最佳营业员”
我出差到上海,常喜欢到淮海中路的“新世界服装分店”去买衣服。这个店不仅服式新颖大方,做工好,而且售货员同志服务很热情、周到。
今年6月,我去南方出差路过上海,匆忙间又光顾了一次“新世界”。除了代别人挑了几件衬衫外,自己也想买一件白色绣花短袖衫。我浏览了一下柜台,恰好没有这一种。
“您还想买什么吗?”售货员小陈看我没有走,关心地问。
“我想买一件胸前只绣一点点小花的白短袖衬衫。可惜没有!”我遗憾地说。当时离商店下班只有半小时,而且我次日一早就要离开上海,肯定是买不到了。
小陈和旁边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同志商量了一下,给我参谋说:“您要的那种,我们店里最近没生产。这里有一件白的确良不带绣花的,您如果穿着合适,我们替您找一位已经退休的绣花老师傅给绣好后邮寄去,好吗?”
我试了试这件衬衫,很合适。
小陈说:“那么,请您多留一元钱,连邮费都够了。”我高兴地付了钱,写下姓名、地址就回天津了。
不到20天,我果然收到了上海寄来的包裹。打开一看,衬衫上绣的素白色夹银丝的小花朵十分雅致,恰合我的心意。衬衫中还夹着一张小纸条和两角钱邮票。小纸条上写着:“您托我们代您买的衬衫加工绣花已经做好了。加工费5角,我们留下3角作为寄费,多余的2角买成邮票退回,请查收。”署名是“新世界服装店两个青年”。这时,我才想起取包裹时,忘记看清邮费是多少钱了。我赶快给他们写了一封感谢信,并且问他们邮费和包裹布共垫了多少钱。
不久,我接到了这两位青年的回信。信上说:
“为广大顾客解决困难,是我们营业员义不容辞的责任。您的赞扬,将作为推动我们更好地为广大顾客服务的力量。邮费,我们只垫了一分钱,包裹布是用废角料拼的,不要钱。今后您有什么困难,再来信与我们联系,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我马上给他们商店领导写了封表扬信,推荐他们为“最佳营业员”。
天津市 师静淑


第5版()
专栏:

  六旬老讲师奋不顾身救儿童
最近,广西桂林市郊区奇峰镇的群众和有关单位不断来信,表扬我校附属兽医院军马护蹄教研室讲师卜菊九同志。
就在不久前,卜菊九随总后军马卫生工作组到驻桂林市郊某部检查军马护蹄工作。一天下午五点多钟,天下着小雨。他刚从招待所出来,突然听到孩子的呼救声。原来是几个四五岁的小朋友在水塘边玩耍,其中一个名叫林穗东的小女孩不小心掉进了水塘,其余几个小孩吓得目瞪口呆。见此情景,63岁的卜菊九忘掉了自己身患关节炎,向着水塘边冲去。只见离岸三四米远的水面上晃动着小女孩的两只小手和一束头发,情况十分危急。他连衣服鞋帽也没来得及脱就跳进水塘。当他把孩子托到岸边时,已精疲力尽,在风雨中直打颤。但他看到孩子面色苍白、不省人事,便急忙抱了起来,一步一颤地向200米处的住宅区奔去。孩子的妈妈罗宋贞,还在东边300米远的灵川县制药厂上班。他又把孩子送到她妈妈的怀抱。经抢救,遇难的孩子终于脱险了。周围的人们看着这位脸色青紫,浑身直打哆嗦的陌生老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有的说:“这样的老知识分子真了不起!”
为表彰卜菊九同志的先进事迹,我校党委给他记了三等功。
解放军兽医大学
李铁檩


第5版()
专栏:好人好事

陈祖光退还现金2,700元
9月5日上午,四川省泸县福集公社水泥厂刘孝南,在银行营业所取款300元,支付石岗公社华安大队打石头的工钱。现金取出,未经清点,就在取款处面付了石岗公社华安大队党支部书记陈祖光。陈也未清点,就装进了口袋。回家打开布包一看,竟是3,000元,多了2,700元。适逢福集派出所所长程志远到华安大队工作,陈祖光当即向程说明情况,把2,700元现金交给了他,托他带给营业所。程志远把钱送到营业所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营业所的同志正在为短款事焦急万分,付款员李平、复核员唐来英两女青年更是痛哭不已。当程志远把现金转交给他们时,大家十分感动。程志远同志借机对营业所的全体同志进行了一次加强工作责任心和爱护国家财产的教育。第二天,营业所的副主任张大荣和错付款的李平亲自给陈祖光送去了感谢信。四川泸县公安局 胡克良


第5版()
专栏:大家谈

  大小材联用的建议提得好
你报10月11日五版刊登的上海市服装研究所包昌法同志的《大小材联用能创造一笔大财富》的建议很有价值,应该引起各级政府有关部门领导的重视。
材料的浪费,不但轻工业存在,重工业更为严重。把大量有用物资当作废料,长期堆放,任其腐烂,或不适当地处理了;而急需的单位,却买不到,调不动。我在矿山多年,矿工有句话说:“走进矿山地,脚踏人民币”。面对大量国家财富的浪费,实在令人痛心。如果象包昌法同志所建议的,有关企业建立联系制度,重工业的边角余料,轻工业可以利用,轻工业的下脚料,又可作手工业的原料……。这样互相联系使用,调剂余缺,既可废物利用,又可节省原料,降低成本,将有用之材用于国家急需的建设项目。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小企业几十万个,每个企业每天少浪费一斤钢、一两棉、一寸布……,这个数字是相当可观的。
为什么多年来存在的原材料浪费现象,不能很好地解决呢?我感到除了经营管理上的各自为政、本位主义、缺乏全局观念外,更重要的是我国经济管理体制缺乏统筹安排。建议各级政府的计委、经委、建委,对所辖范围的企业作一番调查,然后在有关企业之间建立起有效的联系制度,使大小材、新旧材联用,互相调剂,并纳入国家计划。
山东淄博市博山区夏庄煤矿服务社
李湘川


第5版()
专栏:

  不要急于取消票证
近来,北京供应缝纫机取消了票证,各大商场和缝纫机商店门庭若市。然而,顾客虽然高兴而来,却多因为买不到扫兴而去。
取消票证,表面上是方便了群众,实际上为“走后门”开了绿灯。凭票证供应时,对
“走后门”还有点限制,而现在商店想卖给谁就卖给谁。同时,也给顾客带来了困难。想买台缝纫机,天天跑商店,结果时间白浪费,缝纫机还是买不到。
我认为,出售暂时紧缺的商品,还是采取凭票证供应为好。在条件还不具备的情况下,急于取消凭票证供应的做法是欠妥的。
北京日用杂品公司 解学样


第5版()
专栏:

  炸油条也需要用机器
目前,我国机械行业有许多企业生产任务不足,可是在日常生活中,却有许多手工劳动需要机械来代替;炸油条就是其中之一。
油条是我国传统食品,每日销售量很大。但油条制作一直沿用手工操作方法,不仅劳累,烟气熏人,出活还慢。人们早晨上班前,为吃到新炸的油条排队等候。如果炸油条能象做饺子一样使用机械,既可减轻体力劳动,又能减少人们等候购买的时间,岂不更好。
类似炸油条这样的手工劳动都采用机械来代替,那全国将需要多少机械啊!希望工业方面的科技人员,能在这方面动动脑筋,这既可使生产机械的企业有活干,又可以促进食品工业的发展。
江西科技情报研究所
刘林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