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11月6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联大开始辩论全球谈判问题
  各国代表要求本届联大就全球谈判作出决定
新华社联合国11月4日电 本届联大从今天下午开始就发动关于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的全球谈判问题进行辩论。这是在坎昆召开的关于合作与发展的国际会议闭幕之后在联合国范围内就全球谈判问题举行的首次辩论。
在本届联大的一般性辩论中,有很多国家的代表在发言中表示希望,本届联大能够就全球谈判问题作出决定。本届联大主席凯塔尼在今天发表的一项声明中也表示希望这一目标能够实现。
阿尔及利亚的代表今天代表“七十七国集团”在会上发言。他说,南北对话今天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上。“七十七国集团”重申它对所有国家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对话的信心。他认为,联合国大会仍然是全球谈判各个阶段的主要讲坛,这一谈判应该为建立一个新的国际经济秩序铺平道路。
奥地利代表说,同全球谈判有关的问题是多方面的、极其复杂的,因此,只有一个互相可以接受的全球谈判的进程才有可能取得具体而实际的结果。他说,坎昆会议强调了进行国际协商和采取共同行动的迫切需要,并一致同意在互相可以接受的基础上和在有可能取得进展的情况下开始全球谈判。
澳大利亚代表说,澳大利亚虽然没有参加坎昆会议,但是它欢迎这次会议的结果。他说,整个国际社会都期望坎昆会议的参加者能够尽其最大的努力达成一致意见,以便确保全球谈判能够早日开始。


第6版()
专栏:

安理会又进行两轮投票
  联合国秘书长人选问题仍未解决
新华社联合国11月4日电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今天下午就推荐联合国秘书长人选问题又进行了两轮投票,但仍未达成一致意见。
两轮投票的结果是,坦桑尼亚外长萨利姆分别获得九票和八票。联合国现任秘书长瓦尔德海姆每次都得到10票。但是,同前六轮的投票一样,两人分别遭到一个常任理事国的否决。
迄今为止,安理会已就此问题进行了八轮投票,但仍然陷于僵局。人们预料,如果僵局持续下去,就可能提出新的候选人。为了寻求解决办法,安理会决定9日下午进行私下磋商。


第6版()
专栏:

  波当局同教会和团结工会举行会见
 就克服危机以及建立人民协商阵线交换意见
新华社华沙11月4日电 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部长会议主席沃·雅鲁泽尔斯基今天在华沙同波兰大主教约·格莱姆普和“团结”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莱·瓦文萨举行会见。
据波通社报道,与会者就克服国家所面临的危机的方式,以及在波兰人民共和国宪法原则基础上建立各种政治和社会力量对话和协商的常设机构——人民协商阵线的可能性交换了意见。报道说,这次会见是有益的,为今后进行实质性的协商做了准备。
会见后,瓦文萨对记者说,“我们终于开始了会谈。对此我很高兴”。
这是去年夏季工潮以来波兰当局、教会和“团结”工会三方的第一次会见。这里的观察家们认为,它对稳定当前再度紧张的政治形势,克服日益加深的社会和经济危机可能产生影响。


第6版()
专栏:

  雅鲁泽尔斯基总理到农村和基层单位视察
新华社华沙11月3日电 据波通社和波兰电视台报道,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部长会议主席沃·雅鲁泽尔斯基大将今天到谢德尔采省农村和基层单位视察。
报道说,他这次视察没有事先通知。他在视察中首先了解了个体农户的生产情况,然后访问了一个国营养猪场以及肉类加工厂和制糖厂。他在同农民交谈时“希望农民们多交售些农产品,以便使城市继续生活下去”。
雅鲁泽尔斯基还到省政府和乡政府了解了这些机关的工作情况,并且听取了政府派出在那里活动的地区行动小组的活动情况的报告。


第6版()
专栏:

  波团结工会关闭设在纽约的新闻处
本报讯 据报道,波兰“团结”工会3日关闭了它设在纽约的新闻处,这是“团结”工会的领导人在格但斯克作出的决定。
该新闻处在纽约发表的一项声明说:“‘团结’工会通知我们,在目前情况下,它认为在纽约设有一个新闻处是不可取的。”


第6版()
专栏:

  法非首脑会议在巴黎举行
  呼吁维护乍得独立保护原料生产国利益
据新华社巴黎11月3日电 第八届法非首脑会议今天上午在法国总统密特朗主持下在这里的国际会议中心开幕。
密特朗在开幕式上发表了长篇讲话。
他在谈到东西方关系时主张保持东西方的力量均衡。他指出,“如果世界的力量均衡得不到保证,那么和平就会受到威胁。”他重申法国“要保持自由支配自己的力量,确保其作出决定的独立性”。
密特朗在谈到南北对话时重申,法国赞成在联合国范围内重新开始全球谈判。密特朗保证支持改革国际经济秩序。他指出,“如果南北之间的市场放任自流,那就意味着允许最富的国家把危机的主要压力转到最穷国的身上”。
谈到非洲问题时,密特朗强调指出,非洲国家的目标是“防止非洲变成外国利益冲突和竞争的场所”。他警告说,在非洲任何一个紧张地区,如果直接有关的国家不能及时解决问题,那就会引起大国干涉。
在谈到乍得目前的局势时,密特朗强调说,“通情达理的道路是通过建立泛非部队来帮助(乍得)合法政府和古库尼总统获得领导本国事务和重建乍得国家军队的必要条件。”他说,法国无条件地对重建乍得的统一和独立提供援助。
在谈到纳米比亚问题时,他说,法国反对“无休止的谈判”,希望制定解决纳米比亚问题的明确的时间表,他说,法国认为“纳米比亚应当在1982年取得独立”。
密特朗讲话后,与会的最年长者象牙海岸总统费利克斯·乌弗埃—博瓦尼也在会上讲了话。
出席这次首脑会议的除法国外,有19个非洲成员国,它们是贝宁、布隆迪、中非共和国、科摩罗、刚果、象牙海岸、吉布提、加蓬、上沃尔特、马里、毛里求斯、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卢旺达、塞内加尔、塞舌尔、乍得、多哥和扎伊尔。除塞舌尔外,上述各国的国家元首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安哥拉、埃及、索马里、苏丹等11个国家作为观察员列席了这次会议。
据新华社巴黎11月4日电 历时两天的法非首脑会议今天在巴黎闭幕,会议呼吁维护乍得的独立,保护原料生产国的利益。会议结束后,法国总统密特朗,象牙海岸总统乌弗埃—博瓦尼和扎伊尔总统蒙博托联合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密特朗说,法非首脑会议除讨论了乍得、纳米比亚、西撒哈拉问题以及非洲的难民问题外,还讨论了经济问题,特别是原料价格问题。
会议根据扎伊尔总统的建议,一致通过了一项呼吁书,要求给乍得政府以援助,以便重建这个国家,以及迅速建立一支泛非部队和帮助乍得组成一支统一的军队。呼吁书还要求支持古库尼政府恢复政府职能、巩固民族团结和维护乍得的领土完整和国家独立。蒙博托说,扎伊尔、贝宁和加蓬表示愿派军队参加非洲统一组织的泛非部队,如同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业已表示的那样。密特朗保证法国向泛非部队提供后勤和财政支持。
密特朗强调说,与会者一致认为,纳米比亚独立的进程应当在1982年完成。关于西撒哈拉问题,密特朗说,所有人都支持非洲统一组织的倡议,有关人民实行自决权的进程应该能够顺利地进行。会议还通过了一项保护原料生产者的利益和发展就地加工工业的呼吁书。


第6版()
专栏:

  越南西原游击队毙伤政府军百余人
新华社北京11月5日电 民主柬埔寨电台今天和昨天援引来自越南的迟到消息说,越南西原反政府游击队八、九月间在大叻、邦美蜀和昆嵩地区,打死打伤政府军百余人,缴获各种武器36件和子弹近千发,炸毁仓库一座。
广播说,西原游击队8月间在大叻东部山区和20号公路沿线等地袭击政府军13次,打死打伤政府军各19人,缴获冲锋枪3支、AR—15自动步枪5支和子弹270发。游击队在这期间还在多乐省邦美蜀地区袭击政府军20余次,打死政府军25人,打伤28人,炸毁仓库一座,缴获冲锋枪16支、半自动步枪3支、子弹590发和医药20公斤。
9月间,西原游击队在昆嵩地区的贡烈和波莱松汕村等地多次袭击政府军,打死打伤政府军12人,缴获冲锋枪7支、AR—15自动步枪两支、子弹60发和其他物资一批。


第6版()
专栏:

  炳总理强调越南不撤军柬埔寨问题难以解决
柬三方会议开得较好,相信会议是有益的
新华社曼谷11月4日电 据泰国国家广播电台3日广播,泰国总理炳·廷素拉暖在访问日本前夕对日本电视台驻曼谷记者说:“解决柬埔寨问题的唯一办法是,各国包括越南必须严格履行联合国的决议。只要越南不把它的军队撤出柬埔寨,柬埔寨问题就难以获得解决。”炳定于4日前往东京对日本进行为期5天的访问。
他说:“我相信,如果联合国坚持其通过的关于柬埔寨问题的一切决议,就会有利于成功地解决柬埔寨问题。”
他认为,要使柬埔寨问题迅速获得解决是困难的。
在谈到柬埔寨抵抗力量三方特别委员会在曼谷举行的会议时,炳说:“三方会议开得比较好,但进展较慢。这是因为三方还有好多问题没能达成协议。但我相信三方会议是有益的。”


第6版()
专栏:

  苏联向瑞典施加压力想使潜艇事件赶快了结
潜艇艇长按莫斯科指示拒绝接受第二次讯问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11月4日电 据此间报纸报道,苏联对它的潜艇入侵瑞典领水和军事禁区的事件得不到迅速解决感到恼火,正在向瑞典施加压力。
据报道,苏联副外长泽姆斯科夫3日召见瑞典驻莫斯科大使卡尔·德·耶尔;当天,苏联驻斯德哥尔摩大使雅科夫列夫两次约见瑞典外交大臣乌尔斯滕。《瑞典日报》报道说,苏联至今仍声称,苏联潜艇在瑞典军事禁区搁浅是由于“导航错误”造成的。苏联“企图对瑞典政府施加压力,以便使潜艇事件能得到迅速解决”。
据报道,在对苏联潜艇艇长进行的第一次讯问中,由于这位艇长没有对该艇进入瑞典领水的原因作出“令人信服”的说明,因此,瑞典决定对他继续进行讯问。但是,苏联潜艇艇长今天拒绝按照瑞典和苏联两国政府达成的协议,离开苏联潜艇到军事禁区之外的一艘瑞典舰艇上接受瑞典有关当局的第二次讯问,这位艇长声称,他是按照“国内”的指示这样做的。
据《每日新闻》4日报道,瑞典外交部3日已决定,对这位苏联潜艇艇长的讯问改在该艇上进行,但苏联驻瑞典大使馆的外交官不得参加。(附图片)
11月2日,搁浅在瑞典的苏联潜艇艇长(前排左起第三人)上岸,接受瑞典方面的讯问。传真照片(新华社发)


第6版()
专栏:短评

  丑上加丑
瑞典政府按照同苏联达成的协议,要侵入瑞典军事禁区的苏联潜艇艇长离开潜艇,到瑞典军舰进行调查讯问。讯问一天之后,苏联艇长根据莫斯科的“指示”,忽然拒绝继续按上述方式接受讯问。与此同时,苏联一面在莫斯科召见瑞典驻苏联大使,一面又让苏联驻瑞典大使约见瑞典外交大臣。显然,苏联政府企图进一步施加压力,使它的这件丑事尽快地掩盖过去。
苏联这种无理的行径,只能使它丑上加丑。把潜艇闯入别国的军事禁区,这是明目张胆地蔑视国际关系和国际法准则的行为,被侵犯的国家理所当然地有权对这种侵犯它的国家主权、危害它的安全的行为进行彻底调查。苏联潜艇侵入瑞典绝密军事要地,这已经暴露了莫斯科当局对隔海邻国居心叵测,现在它又摆出超级大国的架势,“指示”它的艇长拒绝传讯,这只能使它的霸权主义者的嘴脸让全世界看得更清楚。
现在,莫斯科放出空气,说什么苏联潜艇是由于“导航仪表失灵”,而“误入”瑞典水域的。奇怪的是,这种“导航仪表失灵”的“误入”,怎么不偏不倚正好“误入”到瑞典军事基地附近的“禁区”里去呢?可见,不是导航仪表“失灵”,而是苏联的估计错误。它以为用潜艇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获得瑞典的军事机密,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尴尬的一幕。


第6版()
专栏:

南亚七国外交秘书会议发表联合公报
  决定加强农业卫生等方面区域合作
新华社加德满都11月4日电 第二次南亚7国外交秘书会议今天中午在加德满都附近的小城镇科尔蒂堡闭幕。会议通过了一项关于进一步加强区域合作的联合公报,决定再次举行会议审议决议的执行情况。
公报说,会议批准了农业、气象、卫生和人口、电讯和农村发展5个研究小组的报告,并决定将这5个研究小组变为工作小组,要求每个工作小组制定出全面的当前和长远行动规划。会议还决定成立运输、邮政和技术合作3个新的研究小组。
会议决定继续进行外交秘书级磋商,以便检查决议的实施情况和所取得的进展,为进一步的行动制定出指导方针。下次外交秘书会议将在6至8个月以后举行。在此期间,他们将继续磋商,以便在下次会议上建议在1982年召开部长级会议。7国外交秘书在公报中重申,南亚区域合作是“有益的、可取的和必要的”,并表示决心为发展和加速这种合作而共同努力。公报还赞扬提出南亚区域合作倡议的孟加拉国前总统齐亚·拉赫曼的“见识和政治家风度”。


第6版()
专栏:

  说假话藏头露尾
塔斯社煞费苦心
新华社莫斯科11月4日电 经过8 天的沉默之后,苏联官方的塔斯社今天首次报道了一艘苏联潜艇在瑞典领海被扣的事件。
塔斯社报道说:苏联潜艇是在波罗的海进行“通常的训练航行”时,“由于导航仪表失灵和因此而引起的判断方位错误,在能见度差的情况下偏离了航线,在瑞典东南端搁浅。”“关于从瑞典水域撤出这艘潜艇,正在同瑞典当局进行谈判。”
塔斯社这种煞费苦心的解释回避了这艘潜艇是在瑞典卡尔斯克鲁纳海军基地附近被扣留的这一重要事实,也没有说明这艘“导航仪表失灵”的潜艇,为什么恰恰开进了瑞典大型海军基地的禁水区。迄今为止,苏联新闻机构还只字未提瑞典政府就苏联潜艇侵犯瑞典领水这一严重事件的抗议。


第6版()
专栏:

  日本举行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全国大会
新华社东京11月3日电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全国集会推进委员会主持召开的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全国大会,3日下午在东京九段会馆举行。挤满会场的约1,000人强烈要求苏联归还日本的北方四岛。
日本各政党都派代表出席了大会。
会上宣读了日本内阁总务长官中山的信,信中强调说:“北方四岛处于苏联的统治之下,实在遗憾,国民要发出一致的呼声以推进要求归还的运动。”会议最后一致通过了“强烈要求苏联政府早日归还北方领土”的呼吁书。


第6版()
专栏:

  苏联一外交人员要求在法政治避难
新华社巴黎11月3日电 据法新社今天报道,苏联外交人员、教科文组织翻译尼古拉·波利扬斯基最近在法国要求政治避难。
波利扬斯基是10月16日决定采取这一行动的。他在向法新社发表的声明中说,他这样做是因为他同苏联当局有政治分歧。他说:“至于阿富汗问题,在苏联,人们都不相信那种应阿富汗要求,给予兄弟般援助的说法。”“任何人都知道这是谎话,但是没有人敢说”。
法国内务部和对外关系部都证实苏联外交人员波利扬斯基提出了政治避难的要求。
这是近几个月来,第三个苏联外交人员在法国要求政治避难。6月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处的苏联外交官、海洋学专家阿·普列恰科夫获得了在巴黎的避难权;8月份,苏联赴克尔盖伦群岛的科学合作代表团团长弗·桑科维奇也要求在法国避难。


第6版()
专栏:

丹麦驱逐一名苏外交官
新华社北京11月4日电 哥本哈根消息:丹麦外交部人士今天说,丹麦政府驱逐了一名从事颠覆活动的苏联外交官。
据丹麦《贝林时报》报道,这名外交官叫弗拉季米尔·麦尔库洛夫,是苏联大使馆的二等秘书。丹麦安全部门证实,麦尔库洛夫一直同苏联克格勃特务机构联系,在丹麦资助某些组织从事颠覆活动。
这家报纸说,早在三个星期前,丹麦外交部就已宣布他为“不受欢迎的人”。


第6版()
专栏:

  《周恩来选集》日文版在日发行
新华社东京11月3日电 由北京外文出版社出版的日文版《周恩来选集》最近在日本发行。
早稻田大学教授安藤彦太郎为祝贺《周恩来选集》在日本发行,在11月号《日中文化交流》月刊上发表文章说,能得到这样珍贵的历史文献,非常高兴。他认为周恩来对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第6版()
专栏:

中国政协代表团访问美国
新华社华盛顿11月4日电 应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邀请,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代表团今天晚上抵达这里进行访问。
代表团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王首道率领。
代表团包括了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农工民主党和中国民主建国会的领导成员。
代表团在抵达华盛顿时,受到了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阿瑟·罗森,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中国事务科科长约翰·罗普,中国驻美大使柴泽民以及许多华裔美国人的欢迎。
代表团在抵达华盛顿之前,访问了旧金山和明尼阿波利斯。在访问中,中国客人和美国各个阶层的友好人士进行了友好的交谈。


第6版()
专栏:

  中国和世界银行签订信贷协定和贷款协定
新华社华盛顿11月4日电 中国同国际开发协会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今天在这里签订了一项关于大学开发项目的信贷协定和贷款协定,两个协定各为1亿美元。
中国驻美国大使柴泽民和世界银行副行长夏希德·侯赛因分别代表中国和国际开发协会以及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在协定上签了字。


第6版()
专栏:国际简讯

  国际简讯
波兰飓风成灾
波兰最近遭到战后三十多年来最大一次风暴的袭击,人畜财产都遭受不少损失。这次风暴十月二十九日侵袭了北部沿海地区,阵风达到十级。然后逐渐侵入内地,全国都受到了袭击。飓风到十一月二日夜晚达到高峰。全国许多电线被刮断,有的房子被揭顶,工厂烟囟被刮倒。不少大树被刮断或连根拔起。
苏发射“金星十四号”行星际站
苏联在十一月四日向金星发射了“金星十四号”自动行星际站。“金星十四号”站同十月三十日发射的“金星十三号”站结构和用途相似。它们的任务是收集有关金星的资料以及它们途经的宇宙空间中所发生的物理过程的资料。这两个行星际站都将在明年3月到达金星。
阿联酋再次延长临时宪法有效期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联邦全国委员会(议会)三日通过宪法修正案,决定把临时宪法的有效期再延长五年。在议会通过这一修正案之前,阿联酋最高委员会十月二十八日举行会议,提议延长原定今年十二月二日期满的临时宪法有效期。
伊拉克允许私人承包工业项目
巴格达报纸三日报道,伊拉克工矿部长塔希尔·陶菲克宣布,伊拉克今年修改了管理工业项目的计划,允许私人承包项目。今年伊拉克在工业方面的投资为三十多亿美元。为了满足国内对建筑材料急剧增加的需求,国家允许砖瓦厂和水泥板厂等工业项目由私人经营。工业发展银行正在向这些私营企业提供相当于伊拉克建材工业总开支的百分之六十的贷款。
(据新华社)


第6版()
专栏:在外国报刊上

  阿富汗游击区见闻
美国国际交流署10月22日报道了《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吉拉德特第二次访问阿富汗游击区的见闻。吉拉德特随同向抵抗组织运送苏制武器的马队偷偷溜进了这个不让大部分西方记者进去的国家。他报道说,游击队的战斗力大大增强了,对苏联人的压力增加了,使他们遭到了很大的伤亡。摘译如下:
苏联人没有控制什么乡村地区,在夜间,游击队甚至控制了包括喀布尔在内的大城市。现在人员减少到大约2万士兵的阿富汗军队在招募新兵和保留原有人员方面都有困难。
阿富汗的抵抗组织基本上是由两三百个不同团体组成的。没有真正的总的领导班子,当然存在通常有的那种争论,但他们在活动中的配合和合作大大增加了,去年我在(阿富汗)时,情况肯定不是这样。这是真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事。
虽然抵抗组织仍然抱怨武器不足,而且它们也确实缺少象高射炮和火箭之类的比较重型的武器,但它们的武器已经增加了。他们缴获了相当多的武器。
据信,在过去九个或十个月内,苏联军队没有进行轮换,这给苏联造成了另一个问题。
这种不进行轮换的状况“意味着,这些军队都没有回过国,而且他们的信件显然是受到检查的”。
在苏联,让人们了解阿富汗境内正在发生的情况,会造成一个重大问题。在过去一年中那里出现了许多变化。对苏联军队来说,日子比过去难过得多。
苏联的伤亡人数相当多。
许多从被打死的苏联士兵身上取下来的身份证、照片、信件和个人物品表明,死亡人数是很多的。
在潘杰希尔山谷,我还看到至少40挺只发给苏联军队而不发给阿富汗军队的AK—74冲锋枪。
这些枪是从俄国人手里缴获的。我认为,对一个小地方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目。
阿富汗的军队现在大约有二万人,大概不到苏联入侵时规模的三分之一。
政府经常采用强迫征募办法来补充兵力。他们招了一些人,但也有许多人开小差了。
至于抵抗组织,志愿参加的人超过了它们能够使用的人数。抵抗组织今后会加强活动。
游击队将开始在城里进行活动。他们已经开始进入城市了。在今后几个月内,这种情况很可能会越来越多,会发生更多的城市游击战。对城里的(苏联)军队来说,今后的危险要比现在大得多。
那些大城市与其说“被控制”,不如说“被占领”。他说,一到晚上,喀布尔本身就被游击队接管。
至于乡村,对苏联军队来说,这好象把手放进水里一样。
苏联人能够进入一个地区并占据两三天。但是,他们一撤走,游击队就回来了。
除非苏联派遣50万军队。并把它们驻扎在每一个地方,而且设法控制每一个可以通往这个国家的关口,否则苏联军队是无法控制阿富汗的乡村的。
即使苏联确实采取这种剧烈行动,我认为,在人力方面所付出的代价将是极其高的,而且在人员伤亡方面也会付出同样的代价。
目前,使苏联可能有所收益的唯一办法是撤离阿富汗。
阿富汗人恨苏联人。他们的仇恨达到了难以相信的程度。
然而,看来,如果苏联人撤走的话,他们可能建立一个多少有点不结盟的、缓冲国式的,中立的阿富汗。
这种看法是在同一些自由战士领导人进行了讨论以后得出来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