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7年7月9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法国、也门联合公报和民主也门领导人强调
维护红海地区安全摆脱外来干涉
肯尼亚报纸呼吁警惕苏美在非洲之角和印度洋的争夺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七年七月七日电 法国和阿拉伯也门共和国七月七日发表联合公报,主张东非和红海沿岸地区摆脱外来干涉。
联合公报是在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指挥委员会主席易卜拉欣·哈姆迪从七月四日到七日对法国进行了正式访问后发表的。哈姆迪在访问法国期间同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就红海地区、中东、南部非洲形势和两国双边关系问题举行了两次会谈,并且会晤了法国外交部长路易·德居兰戈等人。
联合公报说,“双方研究了东非和红海沿岸的形势,认为必须使这个地区摆脱外来干涉,以维护这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关于吉布提共和国,双方表示希望所有邻国都保证尊重这个新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公报对欧洲—阿拉伯对话所取得的进展表示满意。
吉斯卡尔·德斯坦总统在为哈姆迪举行的宴会上指出,法国和也门“在非洲之角地区的和平发展方面有直接的共同利益”。
哈姆迪在宴会上强调了法国和也门的合作。他说,也门对法国承认吉布提独立的政策表示满意。
在谈到中东问题时,他说,“只要以色列军队不从所有被占领的阿拉伯领土上撤出,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愿望没有得到满足,就不可能有近东的和平”。
在易卜拉欣·哈姆迪主席访问期间,法国和也门签订了总值达十亿法郎的一系列经济和技术合作协定。
新华社科威特一九七七年七月七日电 据科威特《政治报》七月七日报道,正在科威特访问的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总理阿里·纳赛尔·穆罕默德在对该报记者发表谈话时强调:“红海应当成为一个安全与和平的地区,红海国家应当摆脱冲突”。
他在回答记者提出的民主也门对古巴提出的关于建立民主也门、索马里和古巴的联盟的建议的态度时说:“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拒绝任何建立联盟的建议。”
他说,阿拉伯人民必须加强团结以便抗击任何可能的挑战。
他还说,阿拉伯国家面临着新的危险和威胁,因此,“我们国家同意举行任何级别的任何阿拉伯会议,以讨论阿拉伯世界和中东局势”。
新华社内罗毕一九七七年七月七日电 肯尼亚《旗帜报》七月七日发表文章,揭露苏联和美国两个超级大国在非洲之角和印度洋的争夺。
文章说,对于非洲之角和印度洋周围的一些国家和解放运动,“苏联以提供军事和技术援助的形式进行渗透”。
文章还说:“看来苏联的战略是想控制印度洋的战略军事基地。”
文章指出,俄国的目的“是想独家控制红海和印度洋的大部分。”
文章最后指出:“大国间的缓和只不过是它们之间进行争夺的一种默契。”
文章呼吁肯尼亚人对两个超级大国争夺的这种局势保持警惕。


第6版()
专栏:

倒打一耙
严明
苏联威胁的魔影笼罩着世界的大陆和海洋。可是苏修对此百般抵赖。它明明威胁、欺侮别人,却不许别人吭声。谁要是说受到它的威胁,苏修就大发雷霆,敲之以大棒,甚至倒打一耙,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别人。最近,苏修气势汹汹地指责西欧和其它地区的国家揭露苏联“军事威胁”是什么“阻挠缓和”,是要“加快军备竞赛”,“不让国际合作扩大和加深”,等等。真是好大的罪名!
“阻挠缓和”?似乎苏修是最爱好“和平”的,它要使世界人民过太平的日子。可是,究竟谁是造成这个世界不安宁的罪魁祸首呢?人们清楚地看到,正是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激烈争夺才是世界不安宁的根源,它们争夺到那里,那里就出现动荡和紧张局势。在两霸争夺的重点欧洲,苏修集中了自己最大的兵力和最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对巴尔干和西欧国家虎视眈眈,何来“缓和”?在非洲,苏修继干涉安哥拉之后,又策划雇佣军入侵另一个主权国家扎伊尔。非洲国家和人民又哪有宁日?苏修把所谓“阻挠缓和”的帽子扣在揭露苏联威胁的人们的头上,岂不是颠倒黑白吗?至于苏修自己所标榜的“缓和”,人们早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苏联人在所谓缓和的笑脸背后,建立了世界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的战争机器”。苏修鼓吹的所谓“缓和”,正是它加紧扩军备战,侵略和威胁其他国家的烟幕。
苏修还企图把“加快军备竞赛”的罪名强加到西欧和其他地区一些国家的身上,这也不能给它自己开脱。谁都知道,在今天的世界上,疯狂进行军备竞赛的就是苏美两家。这是由它们的反革命全球战略决定的。它们既要争霸世界,就一定要加快扩军备战的步伐。苏修公然宣称:为了继续推行所谓“历史性进攻”,要保证苏军拥有“现代化各种武器”。苏修不断加剧军备竞赛的事实是不容抵赖的。而苏修妄想剥夺中小国家加强自卫力量的权利,恰恰证明了苏联威胁确实存在,而且这种威胁还十分严重;证明西欧和世界各国人民很有必要对苏联的威胁保持高度的戒备和加强防御力量,否则就会上大当,吃大亏。
至于苏修竭力兜售所谓“国际合作”,那更是欺人之谈。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认识到,苏修的“国际合作”是控制、掠夺、渗透的代名词。苏修通过“合作”,不但进行残酷的经济剥削,严重破坏别国的民族经济,而且还通过派“专家”,索基地,要特权,在别人的领土上建立“国中之国”,甚至进行间谍特务和颠覆破坏活动,践踏别国的主权,威胁别国的安全。正因为如此,埃及毅然宣布废除埃苏“友好合作条约”。苏丹毫不留情地驱逐苏修的军事专家和部分外交官员。印度舆论也发出了要“去掉(俄国)熊的拥抱”的呼声。苏修叫嚷要“扩大和加深”“国际合作”,说穿了,就是企图把它在“大家庭”干的那一套“扩大”和“加深”到西欧和亚非拉地区,以便建立希特勒式的“新秩序”之类的社会帝国主义的殖民新体系。事实难道不正是这样的吗?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世界上干尽坏事,必然要受到全世界的揭露和声讨,就象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苏修不管怎样进行辩解和讹诈,决不能逃脱历史的裁决和惩罚。


第6版()
专栏:

科威特内政和国防大臣访问伊拉克
两国同意为解决边界问题和发展关系继续会谈
新华社巴格达一九七七年七月四日电 科威特内政和国防大臣萨阿德·阿卜杜拉·萨利姆·萨巴赫,从六月二十七日至七月三日访问了伊拉克。
在访问期间,萨阿德大臣受到了伊拉克总统贝克尔的接见,他向贝克尔总统递交了科威特国埃米尔的一封信。
萨阿德大臣和伊拉克内政部长易卜拉欣在会谈中讨论了双边关系和阿拉伯局势。易卜拉欣部长在会谈后说,“会谈使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和制订新的合作原则前进了一步”。萨阿德大臣对会谈结果也表示满意。
萨阿德大臣七月三日下午在动身回国之前对伊拉克通讯社发表谈话说,科威特和伊拉克已就下列各点达成协议:“第一、组成一个部长级委员会,轮流在巴格达和科威特定期举行会议,为解决边界问题和发展双边关系继续举行会谈和作出努力;第二、双方武装部队在两国边界地区脱离接触;第三、由两国内政部负责人组成一个委员会,关心并解决日常可能发生的问题。”
新华社德黑兰一九七七年七月五日电 《德黑兰日报》七月五日发表一篇署名评论,欢迎伊拉克和科威特同意解决两国间长期存在的边界争端。
评论说:“长期以来,边界纠纷是殖民统治时代遗留下来的长期存在的现象,既然伊拉克和科威特两国被认为是波斯湾国家集团的两个基本成员,在存在这种破坏地区间关系的纠纷的情况下,指望在实现更大的地区目标方面取得任何稳定的发展是比较不实际的。”


第6版()
专栏:

安理会推荐接纳吉布提为联合国会员国
陈楚代表祝愿吉布提人民在反帝反殖反霸斗争中取得新胜利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七年七月七日电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七月七日举行会议,通过了一项向联合国大会推荐接纳吉布提共和国为联合国会员国的决议。这项决议的草案是由包括中国在内的十五个国家提出的。
安理会的发展中国家的代表们在会上欢迎吉布提获得独立,并指出,今年六月二十七日获得独立的吉布提具备作为联合国会员国的条件。非理事会成员国加蓬和阿曼在会上分别代表非洲统一组织和阿拉伯国家集团表示完全支持接纳吉布提作为联合国会员国。其他非理事会成员国,包括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埃及和阿拉伯也门共和国,也在会上发表了同样的声明。
中国常驻安理会代表陈楚七月七日在会上说:“中国代表团认为,根据联合国宪章的有关规定,吉布提共和国具备了作为联合国会员国的资格。我们完全支持它的申请,并赞成安理会向联合国大会推荐接纳吉布提共和国为联合国会员国。”
陈楚说:“当前,超级大国正在加紧对红海地区的侵略和争夺,这导致了红海地区的动荡不安。特别是那个打着‘支持民族解放运动’旗号的超级大国在这一地区挑拨离间,制造纠纷,妄图控制红海地区,以加强其争夺欧洲以至争霸全球的地位。这理所当然地激起了这一地区的国家和人民的坚决反抗。”
他说:“我们高兴地看到,吉布提共和国政府宣布对外将奉行不结盟和积极中立的政策,并坚决支持一切有关维护红海地区安全的建议。我们相信,获得独立后的吉布提人民将同红海沿岸国家和人民团结在一起,为维护红海地区的安全作出积极的贡献。我们并衷心地祝愿吉布提人民在反帝、反殖、反霸、维护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以及建设自己国家的事业中不断取得新的胜利。”陈楚还提到,在吉布提共和国宣布独立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华国锋曾致贺电,并宣布中国政府决定承认吉布提共和国。陈楚说:“中国和吉布提同属第三世界,两国人民在长期的斗争中相互同情,相互支持。可以肯定,中、吉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在反帝、反殖、反霸的共同斗争中的友好合作关系一定会得到不断发展。”
安理会向联合国大会推荐接纳吉布提为联合国会员国的决议草案的提案国是:贝宁、加拿大、中国、法国、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印度、利比亚、毛里求斯、巴基斯坦、巴拿马、罗马尼亚、苏联、英国、美国和委内瑞拉。


第6版()
专栏:

南斯拉夫主席团委员访问秘鲁、厄瓜多尔
新华社利马一九七七年七月七日电 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主席团委员拉扎尔·科里舍夫斯基和秘鲁外交部长何塞·德拉普恩特·拉德维尔七月六日在秘鲁首都利马签署一项联合公报,谴责新老殖民主义行径和一切形式的外国统治,重申不结盟的立场。
科里舍夫斯基应秘鲁政府邀请,于七月三日至六日访问了秘鲁。他在利马逗留期间受到了秘鲁共和国总统弗朗西斯科·莫拉莱斯·贝穆德斯和总理吉列尔莫·阿尔武卢的接见,并同外交部长何塞·德拉普恩特举行了会谈。
在联合公报中,双方谴责种族歧视、种族主义和种族隔离的政策,并表示支持南部非洲各国人民为争取恢复他们的权利、争取他们的人权和基本自由得到承认而进行的斗争。
联合公报说,双方在会谈中讨论了世界经济形势,并且认为必须做出更大的努力来建立一种新的国际经济秩序。联合公报还指出,双方对它们双边关系的顺利发展和两国在经济、贸易和科学技术合作方面取得的进展表示满意。
另据报道,在这以前,科里舍夫斯基还访问了厄瓜多尔,同厄瓜多尔最高执政委员会成员吉列尔莫·杜兰就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不结盟运动、二百浬海洋权等国际问题举行了会谈。在七月三日发表的联合公报中双方强调国际间的完全独立、平等等基本原则,同时表示各国有权支配它们的一切自然资源。双方还讨论了扩大两国贸易、农业、工业和科技合作的可能性。


第6版()
专栏:南斯拉夫通讯

亲切友好的会见
——中国人民解放军老战士代表团访问南斯拉夫侧记
南斯拉夫的初夏,气候宜人,百花盛开。在这美好的季节里,由伍修权副总参谋长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老战士代表团到这里进行友好访问,度过了令人难忘的十天。在访问中,代表团深深感受到南斯拉夫人民对中国人民和中国革命的真挚感情以及进一步发展中南友好关系的强烈愿望。
访问期间,中国代表团先后受到南斯拉夫联邦议会议长基罗·格利戈罗夫和联邦国防部长尼古拉·留比契奇大将热情友好的接见,并同南斯拉夫人民解放战争战士联合会主席科斯塔·纳季大将率领的老战士代表团举行了亲切的会晤。代表团还在主人的盛情安排下访问了五个共和国和一个自治省,同南斯拉夫的老战士和各界人士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到处都受到了热情欢迎和友好接待。
当中国代表团来到斯洛文尼亚风景秀丽的博希尼地区参观时,在欢迎的人群中有四名身穿色彩鲜艳的民族服装的姑娘迎上前来。她们兴高采烈地把一朵朵鲜红的石竹花佩戴在中国老战士的胸前,并且双手捧着面包和盐请中国客人尝一尝。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这是欢迎贵宾的最高礼遇。
在首都贝尔格莱德,联邦国防部的民防中心为了迎接中国代表团,特地邀请刚从中国归来的南斯拉夫留学生配制讲解录音。中国的老战士在参观过程中听到南斯拉夫朋友用流利的中文进行讲解,心里感到格外亲切。
萨拉热窝市大学生业余民间歌舞团的团员们听说中国的老战士要来访问,感到非常高兴。尽管这时正值考试期间,功课十分繁忙,他们仍然决定为代表团举行专场演出,用慷慨激昂的游击队歌曲和丰富多彩的民间舞蹈来欢迎中国客人。演出结束时,青年们围在中南两国老战士的身边合影留念,依依不愿离去。在耶德兰海滨的残废军人疗养院里,正在疗养的南斯拉夫老战士见到中国战友就象看到自己的亲人一样,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一位白发苍苍、已经七十高龄的老人,眼里含着激动的泪花,情不自禁地走上前来同伍修权团长热烈拥抱、亲切交谈。
是啊,中南两国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两国人民的战斗友谊却是源远流长。无论在过去进行艰苦卓绝的民族解放战争的岁月里,还是在当前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共同斗争中,中南两国人民始终站在一起,互相同情,互相支持。
中国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英雄业绩,早已在南斯拉夫人民中广泛传颂。一位获得“人民英雄”称号的南斯拉夫老战士告诉中国战友,他在战前就曾在群众大会上朗诵过歌颂中国红军长征的诗歌,并因此被反动当局抓去坐过监牢。
克罗地区人民解放战争战士联合会主席佩罗·查尔说:“在我们进行反法西斯斗争时,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给了我们很大鼓舞。我们从中国红军的长征中吸取了巨大的力量。”
南斯拉夫朋友十分关心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一位老战士说,过去,在战争年代里,每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一个城市,他们就在中国地图上画一个红点,或者插上一面小红旗。萨拉热窝的一位老战士强调:“中国革命是伟大的史诗,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我们把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始终看成是自己的胜利,对中国人民取得的每一项成就都感到由衷的高兴。”
伍修权团长告诉南斯拉夫朋友,在反法西斯战争时期,站在抗日前线的中国人民对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在铁托元帅领导下反对德、意法西斯的英勇斗争也十分关切。在延安的窑洞里,中央的一些负责同志经常和周围的同志一起研究南斯拉夫战局的发展。谈到这里,科斯塔·纳季大将回忆说,二十年前他参加南斯拉夫军事代表团访问中国时曾经会见朱德委员长,在交谈中,朱德委员长对南斯拉夫的民族解放斗争情况十分熟悉,使当时在场的南斯拉夫人惊叹不已。
每当谈到当前的斗争时,中南两国的老战士共同语言更多。中国代表团表示坚决支持南斯拉夫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独立主权、反对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的正义斗争。南斯拉夫朋友对于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的历史性伟大胜利表示热烈祝贺。科斯塔·纳季大将表示,“四人帮”同毛泽东主席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伟大革命是背道而驰的。他说:“今天,你们经过这场斗争变得更加坚强,你们在华国锋主席的领导下,团结一致,共同努力,正在取得新的成就”。他表示相信,中国人民在二十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计划一定能够实现。
使中国老战士深为感动的是,代表团在波斯尼亚的山城戈拉日戴休息时,区议会的负责人从怀里掏出一面三角彩旗,上面用中文端端正正地写着“热烈拥护华国锋同志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十七个字。去年十月,正当中国人民举国欢庆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的时候,这位负责人作为旅行参观团成员访问了中国,在北京和上海亲眼看到中国人民欢欣鼓舞的动人情景。为了表示对中国人民的坚决支持,他带着这面彩旗和其他的南斯拉夫朋友一起参加了上海人民欢呼伟大胜利的游行。后来他一直把这面彩旗珍藏在身边,留作纪念。他把这面小小的彩旗看作是中国人民历史性胜利的见证,也是中南两国人民深厚友谊的象征。
老战士代表团的友好访问圆满结束了,它为中南两国之间架设友谊之桥贡献了一份力量。正如格利戈罗夫议长在接见代表团时所说,这座友谊的桥梁有助于两国关系的发展和各国人民的合作,也是对反帝反霸斗争的重大贡献。 新华社记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