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7年7月9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又红又专 勇于攀登
——记一等功臣、水兵革新家曾达人
一九七六年盛夏的一天下午,海军党委的领导同志正在会议室开会,随着一阵清脆响亮的电话铃声,一双双眼睛都不约而同地注视着桌上的长途电话机。一位领导同志急步上前,拿起话筒,兴奋而又激动地回答着对方的问话:“我是北京!你的声音清楚极了。你们又把一个远离祖国大陆的海岛,同毛主席、党中央所在的首都紧密联系起来了!”另一位领导同志接过电话,宏亮地说:“我国第一台深海布缆机试制成功了,并首次完成了深海布缆任务,大灭了帝修反的威风,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在政治上、经济上、技术上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我代表海军党委向你们热烈祝贺!”
设计并领导制造这项具有世界先进技术水平深海布缆机的,是海军北海舰队司令部的通信参谋,一位从水线兵成长起来的革新家曾达人。曾达人同志从一九五一年入伍以来,为发展我国海底电缆事业,认真学习,刻苦钻研,兢兢业业地先后进行了三十多次技术革新,十次立功,二十余次受到各种奖励,被誉为“一个有志气的人”。
这口气非争不可
敷设这条重要的深海海底电缆,是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批准的。作业的海域风大浪高,水深流急,必须要有一种专门的设备。当时,这种设备在世界上也只是少数几个国家才能制造。
为了尽快敷设好这条深海电缆,有关部门计划从国外进口布缆船。可是,帝国主义国家提出了种种条件卡我们。曾达人对此气得直咬牙。他反复学习毛主席的指示:“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浑身增添了无限的勇气和力量,他认真分析了各种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对胜利充满了信心,毅然向上级党委写了一封信,豪迈地提出自己制造深海布缆机的建议。
曾达人的建议,得到了海军党委、北海舰队党委和所在单位党组织的热情支持。一个由四八○八厂、水线连的工人、干部、战士和技术人员组成的试制小组迅速建立起来了。但是,就在这时候,“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散布的“不为错误路线生产”的谬论,也刮到了正在赶制深海布缆机的船厂,试制工作面临着被搞垮的危险。一天,曾达人把试制小组的同志领到码头旁,指着停泊在港内的一艘我国自己制造的万吨油轮说:“同志们,大庆地下的石油是怎样冒出来的?是大庆工人阶级同修正主义路线斗出来的,是大庆工人阶级头顶蓝天,脚踏荒原,靠一颗红心两只手干出来的。可是现在有人空喊革命,专搞资产阶级派性,不抓生产。你们说,造船工人不造军舰,强大的海军能象潮水那样涨上来?!我们如果不把深海布缆机造出来,龙王爷能把电缆牵到海岛上?!帝国主义欺负我们,我们一定要争这口气,这口气非争不可!”一席话,燃起了大家火样的战斗激情。干!用战斗来顶住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干!用战斗来回答帝修反的挑衅!
试制深海布缆机的战斗打响了。没有车间,他们在码头上搭起了一个席棚;没有工具,水线连把仅有的一些简单工具都拿了来;没有设备,自己动手改装;没有材料,想方设法到各地请求支援。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战,进行了上百次试验,终于试制成了我国第一台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履带式直线型深海布缆机,同兄弟单位一起,在滔滔大海胜利完成了我国第一条深海电缆的敷设,为祖国争了光,为中国人民争了气!
干革命一定要有真本事
曾达人常常说:“干革命一定要学点真本事,要想把我国的海底电缆建设事业搞上去,政治必须挂帅,还要掌握科学文化知识,学会为人民服务的真本领。没有一点真本领,就连一个简单的技术革新都搞不好,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创造发明,赶超世界先进技术水平!”
曾达人平时的工作忙,任务重,时间有限。但他总是自觉地挤出时间用来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他说:“珍惜时间就是珍惜生命,一分一秒都不能轻易放过!”曾达人把出公差乘车、住旅馆,都当作是学习的好机会,走一路,学一路,在一次出差执行任务中,就利用业余时间“啃”完了一本液压原理的书,并在实践中成功地运用。
曾达人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有一股子顽强的钻劲。他学习的内容都是根据工作中急需解决的问题而规定的,苦学深钻,不弄懂弄通决不罢休。为了弄清敷设海底电缆时,水深、船速和电缆重量三者的关系,曾达人刻苦钻研数学,解决了长期未能解决的这个难题。制造电缆时,电缆外层装甲的二十二根钢丝好不容易刚缠上,一松开机器,很快又松散开来,变成了弹簧。曾达人带着这个问题钻研力学理论,蹲在钢丝盘笼下面反复研究机械原理,在同志们的帮助下,经过上百次反复实践、实验,终于找到了一个科学数据,调整了重力和离心力的关系,把坚硬的钢丝妥妥贴贴地装甲到了电缆外层,难关又胜利突破了。
最可贵的是,曾达人学习上的这种挤劲和钻劲,恶浪打不倒,妖风刮不偏,长期坚持,二十余年如一日。曾达人常常说:是走红专道路还是走白专道路,就是看你为什么目的而学,而不在于学习业务的时间用了多少。无论是在林彪大搞“军政对立”,叫嚷“政治可以冲击一切”的日子里,还是在“四人帮”大批所谓“业务台风”,污蔑学习业务技术是走“白专道路”的时候,曾达人始终遵照毛主席关于“政治和经济的统一,政治和技术的统一,这是毫无疑义的,年年如此,永远如此。这就是又红又专”的伟大教导,坚持为革命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原来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曾达人,经过二十余年的努力,结合工作实践,自学了高中的课程,中专的机械制图、工程力学和大学的数学、物理、机械力学等课程,以及通讯业务中的许多技术理论知识,还自学了一门外语,不但能读,而且能翻译专业技术资料。这样,就为他解决海底电缆加工制造、施工敷设、维修保养中的许多技术问题,攻克许多技术难点,攀登科学技术高峰,创造了重要条件。
永远在群众和实践中扎根
曾达人从水线兵提升为技师,又从水线连调到舰队机关当参谋,职务在不断变化,环境在不断变化,但他始终牢记毛主席关于“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的教导,深入群众的作风没有变,亲身参加实践的行动没有变。炎热的盛夏,舱内送缆操作最累,他同战士一样,把汗水从衣服里拧出来,继续工作。酷寒的严冬,滩头拖缆最苦,他常常第一个跳进冰冷的水中,抓起电缆走在头里。水线连的战士们说:“我们身上有多少油、泥和水,曾参谋身上就有多少油、泥和水!”
曾达人在深入群众、参加实践的过程中,认真吸取政治营养,不断转变着自己的思想感情。改革电缆舱出口和通道的过程,就是他思想感情不断变化的过程。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布缆船只有一个电缆舱出口和通道。要把船舱里的电缆敷设到海里去,需要四五十个战士同时操作。这是一项笨重的劳动,战士们架托着电缆负重奔跑,又累又不安全。干不到二十分钟,个个衣服可以拧出汗水来;不到一个小时,人人就要磨烂三双皮手套;不少战士还经常摔倒、被打伤。曾达人经常和战士一起参加这种奔跑作业,深深地被战士们那种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所感动,又常常产生一种内疚的心情,责备自己:“我是通信参谋,有责任想办法减轻战士们的劳动强度!”那一阵,曾达人吃不香,睡不稳,日夜思考着。白天,他同战士们边操作边研究,休息时还围着电缆舱出口和通道打转,琢磨着;晚上,他查资料,画草图,精心设计,很快提出了一个改革方案。工人们夜以继日地改装,获得了成功。过去需要四五十个战士同时操作的负重奔跑作业,现在只需要几个人用脚踩就行了,既轻松又安全。
群众中蕴藏着无限的创造力,曾达人生活在群众中,虚心倾听群众的意见,集中群众的智慧。有了群众作坚强的后盾,曾达人所进行的每一项技术革新,完成的速度快、质量高、效用大。在解决深海布缆的技术问题上,曾达人依靠群众的智慧,找出了深海布缆与浅海布缆的不同点,提出了解决十八个技术难点的具体方案,经过陆上和海上反复试验,最后终于取得首次深海布缆成功。
回忆自己所进行的每一次技术革新,曾达人感慨地说:“群众最聪明,最有才能,离开了群众,离开了实践,就会思想干枯,一事无成!”
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欢欣鼓舞,曾达人感到无比的心情舒畅。中共北海舰队司令部党委给他荣记了一等功,表彰他为国家作出的贡献。在成绩面前,曾达人更加谦虚谨慎,又和战友们投入了新的战斗,决心在华主席、党中央的领导下,更高地举起毛主席的伟大旗帜,在又红又专的道路上继续奋勇前进,为抓纲治国、抓纲治军,为建设强大的人民海军和实现四个现代化,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
新华社通讯员
新华社记者


第4版()
专栏:

李先念副总理会见南斯拉夫社会主义青年联盟代表团
新华社一九七七年七月八日讯 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今天下午会见由南斯拉夫社会主义青年联盟会议主席团主席阿泽姆·弗拉西率领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青年联盟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南斯拉夫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格鲁伯参加了会见。
会见时在座的有对外友协会长王炳南,外交部苏欧司副司长刘锦琳和其他有关方面负责人种汉九、刘铮、韦建业。(附图片)
李先念副总理会见南斯拉夫社会主义青年联盟代表团。
新华社记者摄


第4版()
专栏:

王震副总理会见罗马尼亚代表团
新华社一九七七年七月八日讯 国务院副总理王震今天下午会见由罗马尼亚对外贸易和国际经济合作部副部长扬·斯托扬率领的前来参加中罗贸易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罗马尼亚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罗马尼亚驻中国大使格夫里列斯库参加了会见。
会见时在座的有外贸部副部长陈洁,有关方面负责人高璐、张文成、项钟圃,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商务参赞王品清。(附图片)
王震副总理会见由罗马尼亚对外贸易和国际经济合作部副部长扬·斯托扬率领的前来参加中罗贸易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罗马尼亚代表团。
新华社记者摄


第4版()
专栏:

楚龙巴托尔大使举行招待会
庆祝蒙古人民革命五十六周年
新华社一九七七年七月八日讯 蒙古人民共和国驻中国大使楚龙巴托尔和夫人今天中午举行招待会,庆祝蒙古人民革命五十六周年。应邀出席招待会的有外交部副部长余湛、外贸部副部长陈洁、铁道部副部长苏杰、对外友协副会长杨骥等。各国驻中国的外交使节也应邀出席了招待会。


第4版()
专栏:外事往来

外事往来
肖方洲离京前往日本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副主任、赴日本札幌展览团团长肖方洲,七月八日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日本。
日本东海银行代表团离京赴我南方访问
由谷信一率领的日本东海银行代表团,结束了在北京的参观访问,七月五日离开北京前往我国南方访问,然后回国。代表团是应中国银行邀请于七月一日到达北京。在京期间,中国银行副董事长耿道明会见和宴请了代表团,并就双方银行业务进行了友好会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乔培新,中日友协副会长王芸生,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副主任李川分别会见了代表团。
墨西哥篮球代表团离上海回国
以赫苏斯·奇奇诺·利马为团长的墨西哥篮球代表团结束了在我国的友好访问,七月八日离开上海回国。 (新华社)


第4版()
专栏:

越南民族乐团在上海访问演出
新华社上海一九七七年七月八日电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民族乐团结束了在上海的友好访问演出,今天下午乘飞机离开上海,前往广州访问。
越南民族乐团在上海演出了三场富有民族特色的音乐节目,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王一平,有关方面负责人朱俊、袁冬林、孟波等出席观看了首场演出,并在演出休息时亲切会见了陈文献团长和主要演员。
越南民族乐团是三日由北京到达上海的。当晚,对外友协上海市分会举行了欢迎招待会。越南艺术家在上海期间,参观访问了上海音乐学院、上海工业展览会和上海自行车厂,观看了音乐歌舞节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