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3年5月5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金边周围前线指挥部
祝贺金边周围地区爱国军民取得辉煌胜利
解放区一万多群众集会支持敌占区人民反对朗诺集团的英勇斗争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五月四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报道,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金边周围前线指挥部四月二十二日写信给战斗在金边周围前线的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的干部和战士,祝贺他们所取得的辉煌胜利。
贺信说,在一九七二年——一九七三年整个旱季期间,战斗在金边周围前线的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积极、英勇地向敌人发动进攻,并取得许多新的、重大的胜利,置金边市于被包围之中,使敌人动弹不得。
贺信说:“你们的活动和你们的胜利对在军事上、政治上和经济上加强对金边的压力作出了贡献,更加使敌人在各方面处于垂死挣扎之中”。
贺信说:“你们应该更高地举起强有力的进攻旗帜,更多地拔除金边防线上的敌人据点,并同全国的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和人民一道,继续更有力地进攻敌人,取得更大的胜利”。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五月四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报道,柬埔寨解放区戈索丁、斯雷山托、西托冈达、克萨干丹、别良、洛维恩和木贡布等县的一万五千名僧侣和居民,最近在斯雷山托县的一座寺庙里举行集会,支持敌占区人民反对朗诺卖国集团的英勇斗争。
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地方委员会的代表在集会上指出,目前,解放区的形势越来越好。生活在敌占区的人民向往解放区,仅在这一地区,到目前为止已有两万多名同胞从敌人暂时控制的地区投奔到解放区来。
集会最后通过一项决议,表示坚决支持金边和其它暂时被敌人控制地区人民的英勇斗争,谴责卖国贼朗诺、施里玛达、英丹、郑兴拼凑所谓“最高政治委员会”进行垂死挣扎。决议还强烈地谴责美帝国主义野蛮轰炸柬埔寨。
参加集会的群众表示,决心努力增加生产,支援前线和帮助从敌占区来到解放区的同胞。


第5版()
专栏:

柬埔寨解放区教育事业迅速发展
文艺工作也在战火纷飞中蓬勃开展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五月四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报道,在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解放区各级人民政权的领导下,柬埔寨解放区的文教事业迅速发展,对促进抗美救国斗争起了积极作用。
在柬埔寨解放区,现在每个村子里都为孩子们开设了学校或学习课堂,并为不识字的成年人开办了业余识字班。解放区人民因陋就简,把课堂或识字班设在高脚屋下、寺庙里或大树荫下。有的地方为了避免敌机的轰炸,就把课堂分散设在不同的地点。
解放区各级人民政权大力培养文化教员。如在腊塔纳基里省隆发县就培养了四十名各民族的小学教员,柏威夏省罗文县培养了五十名高棉族和其他民族的小学教员。这些教员与人民群众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在群众的大力支持和协助下,教学工作进步很快。解放区的教师对学生们进行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的教育。学生们边学习边参加生产劳动,迅速成长,积极投入抗美救国斗争。
解放区的文艺事业在战火纷飞的抗美救国斗争中,也取得了很大成就。革命的文艺作品起了教育人民和打击敌人的有力作用。
解放区的文艺继承和发扬传统艺术的特点,以民间形式为主,通俗易懂,内容丰富多彩,战斗性强。国公、菩萨、马德望、柏威夏等省少数民族的文艺工作者,创作了不少具有民族特点的文艺节目。在暹粒、磅同、菩萨、马德望、磅清扬、磅湛等省,文艺工作者还创作了许多形式新颖、内容丰富多彩的文艺作品,深受群众的欢迎。在波萝勉、柴桢、磅湛和干丹等省,文艺工作者创作了不少歌舞、戏剧和诗歌,谴责美帝国主义推行的战争“高棉化”政策,赞扬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所取得的胜利以及人民在生产中所取得的成绩,大大激发了人民群众的战斗和生产热情。
目前,柬埔寨广大解放区已建立起许多文工团和文艺演出队。在解放区的北部地区、东部地区、东北地区、西南地区,都分别组成了拥有六十名到一百名文艺工作者的文工团。这些文艺工作者们边生产边为群众和部队演出,为抗美救国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附图片)
柬埔寨解放区的教育、体育和卫生事业不断发展。图为解放区的小学生在进行文娱活动。  新华社发


第5版()
专栏:

黄英俊在越南南方两方中央联合军委会例会上
提出委员会今后工作计划的迫切问题
谴责美国和西贡政权违反巴黎协定各项基本条款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三年四月二十九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军事代表团副团长黄英俊少将,四月二十七日在越南南方两方中央联合军事委员会例会上,回顾了九十天来履行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的情况,并且提出了两方联合军事委员会在今后的工作计划中的迫切问题。
黄英俊副团长阐明了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严格履行巴黎协定的各项条款的诚意,谴责了美国和西贡政权十分严重地违反协定的各项基本条款的行为。
本着希望越南南方两方共同严格履行协定的诚意和愿望,黄英俊副团长为两方联合军事委员会今后的工作计划提出了以下五个迫切问题:
“一、立即停止一切冲突,彻底遵守有关稳定和无限期停火的一切条款,以维护越南南方的持久和平。
“二、继续讨论从而达成关于实现全部交还被俘和被监禁的非军事人员、同时完成交还军事人员的工作的协议。
“三、两方将共同确定各方控制的地区和驻军方式,并且商定一方的军用运输工具通过另一方控制地区的走廊、路线和其他规定。
“四、迅速商定替换武器弹药和作战物资的口岸、替换方式和监督方式。
“五、保障两方联合军事委员会具备适当的工作、活动以及发挥其作用的条件,从而迅速部署各级的两方联合军事委员会。”
黄英俊副团长要求西贡政权的军事代表团作出努力,同两方中央联合军事委员会中的临时革命政府军事代表团一道建设性地解决上述各项迫切问题。
在这次会议上,西贡政权代表仍然一味拒绝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军事代表团的合情合理的建议。


第5版()
专栏:

卡瓦瓦第二副总统兼总理宣布
坦桑尼亚支持越南南方共和六点建议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三年五月四日电 据坦桑尼亚《每日新闻》五月四日报道,坦桑尼亚第二副总统兼总理卡瓦瓦五月三日在达累斯萨拉姆宣布,坦桑尼亚完全支持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四月二十五日在巴黎提出的为迅速导致签署一项关于越南南方内部问题的协定的六点建议。
卡瓦瓦是在接见越南南方共和大使和越南民主共和国大使的时候说这番话的。
卡瓦瓦对这两位大使说:“我们将利用一切机会宣布我们对你们的支持,因为你们的斗争就是我们的斗争,你们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你们最近取得的胜利是鼓舞人心的。”


第5版()
专栏:

毛雷尔主席等接见即将离任的我大使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一九七三年五月二日电 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执委、常委、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扬·格·毛雷尔五月二日接见了即将离任的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张海峰,并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毛雷尔同志请张海峰大使转达对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热情问候。
在此以前,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大国民议会主席斯·沃伊捷克和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书记斯·安德烈也分别接见了张海峰大使。


第5版()
专栏:

塞内加尔总理迪乌夫接见我大使
新华社达喀尔一九七三年五月三日电 塞内加尔共和国总理阿卜杜·迪乌夫二日在达喀尔接见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王锦川,并且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第5版()
专栏:

我妇女代表团到达平壤进行友好访问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三年五月四日电 以中共中央委员、中共天津市委员会常委蔡树梅为团长、中共湖南省委员会常委罗秋月为副团长的中国妇女代表团一行十人,五月四日乘飞机到达平壤。代表团应朝鲜民主妇女同盟中央委员会的邀请,来朝鲜进行友好访问。
到机场欢迎代表团的有:朝鲜民主妇女同盟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金得兰,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黄顺姬,朝鲜民主妇女同盟中央委员会书记李贞顺,妇女出版社社长郑明姬,朝鲜民主妇女同盟平壤市委员会委员长梁顺道等。
数百名各界妇女聚集在机场上,载歌载舞,热烈欢迎中国妇女代表团。
中国驻朝鲜大使馆临时代办张书元和其他外交官员也到机场欢迎。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五月四日讯 以中共中央委员、中共天津市委常委蔡树梅为团长,中共湖南省委常委罗秋月为副团长的中国妇女代表团一行十人,应朝鲜民主妇女同盟中央委员会的邀请,今天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进行友好访问。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负责人申健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区棠亮、张上明、毛宝忠、贾学谦等前往机场送行。
前往机场送行的还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中国大使玄峻极和夫人,以及大使馆的外交官员和他们的夫人。


第5版()
专栏:

朝鲜《劳动新闻》代表团访华后回到平壤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三年五月四日电 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劳动新闻》总编辑郑浚基率领的朝鲜《劳动新闻》代表团,在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后,四日乘火车回到平壤。
前往车站迎接的有: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部长尹基福、朝鲜中央通讯社社长金声杰、朝鲜中央广播委员会委员长金时鹤以及朝鲜新闻界和有关部门负责人。
中国驻朝鲜大使馆临时代办张书元和其他外交官员也到车站迎接。


第5版()
专栏:

我记者小组访问哥伦比亚
新华社基多电 中国记者小组结束了在哥伦比亚的友好访问后,于四月三十日离开波哥大到达厄瓜多尔首都基多。
哥伦比亚外交部长阿尔弗雷多·巴斯克斯曾接见了由李言年率领的中国记者小组。
中国记者小组在哥伦比亚访问了哥伦比亚全国咖啡业主联合会、对外贸易委员会以及其它一些政府机构和贸易团体等,同哥伦比亚各界人士进行了广泛的接触。


第5版()
专栏:

瑞典外交大臣威克曼
指责美国干涉柬埔寨内部事务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电 据瑞典《每日新闻》四月二十七日报道,瑞典外交大臣克里斯特·威克曼二十六日在瑞典议会指责美国干涉柬埔寨内部事务。
威克曼说:“一个大国干涉一个小国的内战,(瑞典)政府认为是不能够接受的。对柬埔寨的轰炸不分青红皂白地袭击了和平居民,更是十分带挑衅性的。”
威克曼还说:“当美国一九七○年把战争扩大到柬埔寨的时候,(瑞典)政府曾经作过强烈的反应。显然,对于在那里(柬埔寨)以及在老挝的新的军事行动,我们是以同样的批评态度来对待的。”


第5版()
专栏:

法《红色人道报》谴责美帝轰炸柬埔寨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三年五月四日电 法国《红色人道报》五月三日发表社论,题为《美国在柬埔寨的轰炸和罪恶行径必须停止》。
社论指出:“美国对柬埔寨的侵略升级向世界人民表明,美帝国主义顽固坚持印度支那战争。美帝的这种顽固态度也表现在它多次不断地粗暴违反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和关于老挝问题的万象协定上。”
社论说:“因此,高棉人民没有别的选择,只有继续进行英勇的斗争,才能取得和平。高棉人民正在胜利地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社论指出,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最近对柬埔寨解放区的视察,“生动地表明了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的绝对合法性和它的牢不可破的团结,同时也表明美国为了使高棉人民屈膝而进行的侵略是徒劳的”。
社论说:“英勇不屈的柬埔寨人民,紧密地团结在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和(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的周围,在越南人民、老挝人民和中国人民的兄弟般的支持下,正在继续战斗。胜利一定属于柬埔寨人民。”


第5版()
专栏:

朗诺卖国集团内外交困危机重重
殷志盛
柬埔寨朗诺卖国集团,面临爱国军民的重重包围,军事上连遭惨败,政治上极端孤立,经济上一筹莫展,困守金边,危机四伏,正在加速走向彻底的失败和灭亡。
今年以来,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在各条战线上加强攻势,锐不可挡,直逼金边城下。他们横扫金边周围的朗诺伪军,切断通往金边的水陆交通要道,先后攻克了距离金边只有十八至二十公里的塞博镇、特马奔镇、暹粒镇和磅干多镇等一系列具有战略意义的城镇和据点,并且一再炮击金边附近的波成东机场。现在,金边已变成一座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孤城。尽管美国对朗诺集团实行紧急空运,西贡伪军派出船队沿湄公河溯流而上,力图打通连接西贡和金边的一号公路,为朗诺集团输送军火、燃料与粮食等物资,但金边缺粮、缺油和缺电的情况仍然十分严重。据外国通讯社最近从金边报道,“金边的汽油加油站除了一、两处外都没有油可供应了”,“仓库中的大米只够供应三个星期”,在许多地区连供水也“靠不住”了。在这种情况下,金边城内物价飞涨,黑市猖獗,甚至不断发生伪军士兵上街抢粮和抢劫民间财物的事件,使金边陷于一片混乱。据外国通讯社报道,由于金边的“局势日益恶化”,许多同朗诺卖国集团保持着“外交关系”的国家,如马来西亚、菲律宾等,最近纷纷从金边撤出外交官的家属。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朗诺卖国集团惶惶不可终日。
面对严重的军事和经济危机,朗诺卖国集团一面加紧搜刮民脂民膏,一面加强法西斯恐怖统治,宣布“全国危险状态”,疯狂镇压人民,企图维持其已摇摇欲坠的反动统治。这种倒行逆施,激起了敌占区各阶层人民更加猛烈的反抗。在朗诺卖国集团控制下的金边城内和附近地区,柬埔寨的工人、农民、教师、学生和其他各阶层人民,奋起反抗朗诺卖国集团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工人罢工,教师罢教,学生罢课。从城市到农村,从工厂到学校,反对朗诺卖国集团法西斯统治,要求提高工资、降低物价、改善生活条件的斗争此伏彼起,不断高涨。今年二月,金边六万多工人举行声势浩大的总罢工。罢工工人占领了工厂,在工厂大门上张贴反对朗诺集团、要求伪总理和伪社会部长下台的标语。金边工人的罢工斗争,得到市民、学校师生的广泛同情和支持,市民们上街参加示威游行,教师和学生举行罢教、罢课,斗争迅速扩大到整个敌占区。朗诺伪军中的许多爱国官兵,由于不满朗诺卖国集团祸国殃民和伪军头目贪污腐化、克扣军饷的罪恶行径,纷纷脱离朗诺卖国集团的队伍,投奔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掉转枪口反对朗诺卖国集团。不久前,柬埔寨爱国军官索波塔在金边毅然驾驶飞机轰炸朗诺的伪总统府的英勇行动充分说明,朗诺卖国集团不仅遭到广大人民的唾弃,而且也激起他自己军队中的爱国军官的强烈反对。柬埔寨敌占区人民的斗争,同爱国军民在战场上的凌厉攻势互相配合,给朗诺卖国集团以沉重的打击。
朗诺卖国集团越是陷于内外交困,它的内部倾轧和争权夺利的争斗就越加激化。最近一个时期,朗诺和他的弟弟朗农加紧排斥异己,独揽军政大权,遭到了统治集团内部其他各派势力的抵制和反对,使朗诺一伙更加孤立。为了装饰门面,缓和内部矛盾和取得美国继续“援助”,朗诺被迫作出表面让步,企图拉拢本来已被他排挤掉的施里玛达、英丹和郑兴之流。经过多次讨价还价和一再拖延,总算拼凑成了一个由朗诺和他们三人组成的“最高政治委员会”,共同掌握所谓“高棉共和国”的“最高权力”。其实,这块招牌,不但丝毫掩盖不了朗诺集团反动腐朽的面目,而且也弥合不了卖国头子朗诺和他的对手之间的裂缝。
朗诺企图用拼凑新的班子来解救自己面临的重重危机,完全是徒劳的。美联社记者发自金边的报道承认:这种所谓改组,对于朗诺集团“生存下去的黯淡前途很少或根本不会产生影响”。美国报纸也说,柬埔寨爱国军民今天正在“从四面八方向金边压缩,就象在一个烂西瓜上捅窟窿一样”。朗诺集团这一小撮卖国贼苟延残喘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