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3年4月1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狠抓路线斗争 认真落实政策
——湖南零陵县集中农村劳动力大办农业
在春耕大忙季节,各级党委要把组织劳动力的工作抓紧,集中更多劳动力到农业第一线去。零陵县委集中劳动力大办农业的做法,值得参考。零陵的情况说明,农村劳动力能否集中到农业生产第一线,反映着两条道路的斗争。县委领导必须树立“以农业为基础”的指导思想,狠抓路线斗争,认真落实政策,有效地解决农村劳动力问题,集中力量,大办农业。
——编者
湖南省零陵县地处丘陵区。全县九十万亩耕地,其中水田八十四万亩。男女劳力二十八万个,平均每个劳力担负三亩二分多田的耕作任务。过去几年学大寨,前进速度不够快。去年,县委狠抓农村的阶级斗争和两条道路的斗争,集中劳力,大办农业,改变了被动局面,战胜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夺得了好收成。全县粮食总产量比一九七一年增产二千万斤,成为粮食产量最高的一年。
零陵县过去几年发展农业的步子迈得不大,一九七一年粮食亩产平均才六百多斤。部分同志认为,零陵田多劳力少,只能搞到这个样子。究竟能不能再前进?在批修整风运动中,县委领导成员联系本县的实际情况,认真读书学习,提高了路线斗争觉悟。去年春天,他们在总结农业学大寨经验的过程中,遵照毛主席关于“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主导”的教导,深入全县七十个公社调查劳动力的情况,发现有的社队经营方向不明确,对农业与副业的关系处理不当,错误地提出“上半年抓粮,下半年抓钱”,没有把劳动力集中到农业第一线。有些社、队有不少劳力常年外出搞基建、抓副业,还有些人季节性地外出,这些都影响了集体生产。生产搞得好的社队,情况大不一样。他们在使用劳力的问题上,坚持贯彻执行“以农业为基础”的方针,狠抓农业,以副养农,兴修水利,改良土壤,田间农活精耕细作,抢种抢收不违农时,生产步步主动,粮食增产,五业兴旺。他们所以搞得好,主要原因之一,是保证农业第一线有足够的劳动力。这些经验教训,使县委领导成员认识到,围绕农村劳动力的安排使用问题,存在着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
提高认识以后,县委围绕集中劳力办农业的问题,在全县范围内深入地进行了一次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县委先后派出工作组,到劳动力流动较多的后进社、队,帮助解决问题。县委共有十个常委,其中九个经常深入基层,宣传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同干部和社员一起学习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的学说和“农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等教导,发动群众批判资本主义倾向,打击煽动劳动力外流的阶级敌人。通过这一系列的工作,使广大干部和社员群众坚定了大办农业、办好农业的决心和信心。原来不安心在农村的少数人也树立了以农为荣的思想,一些外出的群众纷纷回到农业第一线。各行各业更自觉地把支援农业的工作放在首位,想农业之所想,急农业之所急,帮农业之所需。
零陵县委在集中劳力的过程中,认真贯彻执行党在农村的各项政策,进一步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对于回到农业第一线的人,县委坚持采取团结、教育的方法,帮助他们学习毛主席著作,从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提高他们的觉悟。同时,认真落实按劳分配、男女同工同酬等政策,组织他们首先搞农业,也从事正当的家庭副业,特别是开展集体副业,解决他们生产和生活上的困难。
这些回到农业第一线的劳力,通过学习,提高了路线斗争觉悟,分清了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懂得了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真正安心农业生产。鸟塘铺公社劳力一度外出较多,农业生产一直上不去。去年年初,外出的人回到社、队后,受到党组织和群众的热忱帮助,耐心教育。他们的觉悟提高了,积极参加农业生产。
县委还采取相应的组织措施,保证农业生产第一线有尽可能多的劳动力:
一、正确处理农业和工业的关系,按照农业的需要办好工业和社、队企业。去年,全县解散和压缩了那些脱离农业、常年外出的基建队、副业队,使二千八百多名劳动力回到农业第一线。同时注意办好亦工亦农的“五小”工业和社、队企业,坚持农忙务农,农闲做工。去年春耕和“双抢”期间,全县有一万多人从这些企业单位回到农业第一线。
二、城乡配合,动员城市中二千多个闲散劳力加强农业第一线。各厂矿企业单位也积极配合,广泛开展技术革新,改善劳动组合,精简非生产人员,充分挖掘内部潜力,尽量少从农业第一线抽调劳动力。
三、充分挖掘劳动潜力,动员一切力量支援农业。在大忙季节,采取办农忙托儿所,调整劳动组织,因人派工等办法,动员更多的妇女劳力和辅助劳力参加农业生产。插秧和“双抢”期间,县委还组织了工人、干部、学生和城镇居民九万多人支援农业生产。
本报通讯员


第2版()
专栏:

把劳动力集中到农业第一线去
辽宁省北票县上园公社党委,正确处理农业与其它工作的关系,集中力量办好农业。近几年来,全公社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劳动力稳定在农业第一线,农业生产发展很快。去年在特大旱灾情况下又获得好收成,林、牧、副、渔也有发展。
整顿社办企业
几年来,上园公社先后办了农机具修造厂、电站、拖拉机站、林鹿场等十几个社办企业。这些企业在支援农业生产,发展集体经济方面起了很大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同志就认为,既然我们办的企业是支农的,就应该来个大发展。他们订计划,打报告,要求从生产队多抽一些劳动力。公社党委认为,社办企业是为农业服务的,决不能离开农业现状去盲目发展,过多地抽调劳动力,不但不能加强农业,反而会削弱农业。去年,这个公社要办一个林鹿场。开始有人觉得这项事业来钱快,收入多,打算从各生产队抽调劳动力,把场子办大些。征求贫下中农意见,大家不同意,认为这样干是削弱了农业。公社党委没有从生产队抽调劳动力,而是从社直属单位调剂了十名职工。
上园公社党委在发展社办企业的过程中,注意支农的实效,农业生产需要什么就努力生产什么。去年夏天,公社农机具修造厂的同志们看到各队抗旱,劳动力非常紧张,就连夜突击,赶制了一百二十台耘锄,使夏锄速度提高两倍多。上园公社邮局过去是把包裹、邮件、汇款等放在公社办理,社员往返要费许多时间。后来职工们采取“活邮局”的方法,到大队、生产队去,使社员不出村就能办理邮件、汇款。仅这一项,每年就能为生产队节约劳动日三千多个。
压缩非生产用工
劳动力在生产队,是否就能保证农业生产第一线有足够的劳力呢?不一定。起初,有些同志觉得,生产队不管干啥都是在搞农业。后来,通过解剖下四家生产队的情况,认识到劳力在生产队并不等于上了农业第一线。这个生产队几年来各项事业发展很快,非生产人员较多,如民办教师、赤脚医生、果树技术员、菌肥技术员,还有粮米加工员、铁匠、木匠、粉匠、编织人员等,多数是青壮劳动力,约占劳力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五。这些劳力有的没有在农忙时投入农业第一线,大家感到这不符合“以农业为基础”的方针,如果不很好地解决,就会使农业生产受到损失。他们统筹安排,合理调整,把这些方面占用的劳动力压缩到最低限度。这样一来,充分发挥了人们的积极性,各项农活做得又快又好,粮食连年增产,集体积累越来越多。
从下四家生产队的经验中,上园公社党委认识到,劳力回到生产队后还有个能否用到第一线的问题。为了把劳动力用在农业第一线,他们根据各生产队的具体情况,在全社采取了三个办法:一是一职多能。例如生产队的赤脚医生、防疫员等实行兼职。二是对于一些不需要强劳动力的项目,用半劳动力去代替。三是有些多种经营项目,例如砖厂、石灰窑、编织业等,实行农闲大搞、农忙务农的办法,在农忙时劳动力要回到农业第一线。推行上述办法以后,劳动力安排合理,生产出现了新的面貌。
本报通讯员


第2版()
专栏:

合理安排 集中使用
中共广西西林县委在加强春耕生产领导过程中,正确处理春耕生产同农田基本建设争劳力的矛盾,合理安排劳动力,集中劳动力投入春耕生产,推动了全县春耕生产蓬勃发展。
春耕开始,西林县有些干部、社员认为,山区季节迟,冬春雨水少,应该多抓农田基本建设。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有的地方埋头搞长远的农田基本建设,有的地方水利建设和春耕生产互相争劳动力,影响了春耕生产的开展。通过调查,西林县委认为,西林过去农田基本建设差,一定时期把大部分劳动力投入农田基本建设,这是对的。但是,春耕季节到来时,如不合理安排劳动力,不集中力量搞春耕,势必影响全年的粮食生产和今后的农田基本建设。县委及时组织干部、群众学习毛主席关于“不违农时”的教导,并抓住典型事例进行教育。
一九七○年冬季以来,那佐公社掀起农田水利建设高潮。第二年开春后,这个公社的八个大队,注意合理安排劳动力,及时把劳动力转入搞备耕,早稻获得了较好收成。有两个边远大队,埋头搞长远农田水利建设,劳动力分散,春耕劳力不足,早稻误了节令,结果增产幅度很小。去年开春以后,公社党委吸取这些经验教训,正确处理春耕生产和农田基本建设的矛盾,集中主要力量搞备耕,上半年全公社队队增产。一季主动,季季主动。去年虽受严重干旱,仍获丰收。
通过学习和总结经验,使大家认识到,合理安排劳动力,集中力量搞好春耕,才能取得全年生产的主动权。认识提高以后,各社、队自觉地解决当前春耕生产和农田基本建设争劳力的矛盾,做到立足全年,抓紧当前,统筹兼顾,合理安排,保证绝大部分劳动力投入春耕生产。 本报通讯员


第2版()
专栏:

农业学大寨
陕西清涧县师家川大队的社员们,正在修整梯田,平整土地。
新华社记者摄


第2版()
专栏:

沙漠里的绿洲
——陕北靖边县杨桥畔大队访问记
一提起沙漠来,人们往往想到那种看不到树,找不到水,沙丘连绵起伏,缺少生机的情景。可是,在毛乌素大沙漠南缘的杨桥畔,我们看到的却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是一个五百来户的生产大队。古长城从村子中间穿过,两侧是平坦的耕地,大片大片的沙柳构成了一道青色的屏障。拖拉机在远处奔驰。男女社员担着一筐筐沙子,改造板结的土壤。渠水沿着纵横交错的渠道流向田野,浇灌着深翻过的农田……。
一九七一年和一九七二年,陕北连续大旱。一九七一年,杨桥畔大队在百日大旱中,粮食亩产跨过了
“黄河”;一九七二年,又在几十年不遇的大旱年里获得丰收,粮食平均亩产达到六百一十斤。他们靠什么在连续大旱之年连续增产呢?靠的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靠的是有一股改造自然,建设社会主义的革命干劲。
与沙丘争地
在芦河北岸的十里沙原上,我们看到了杨桥畔原来的面貌。这里,沙丘逐沙丘,滚滚黄沙几乎把长城掩埋了。杨桥畔的治沙“功臣”盛占海告诉我们:“今天的杨桥畔就是从这样的荒沙中造出来的。”这个披着老羊皮袄身材瘦小的老汉,是杨桥畔历史的见证人。六十多年前,他们一家逃荒来到这里。他们多么渴望有自己的土地啊!盛占海的二叔和村里的贫苦农民商量,在河上筑起柴坝,挖壕引水,拉沙造地。地主听到这个风声,纷纷赶来圈地,把贫下中农千辛万苦造出来的一点地都霸占去了。
一九三五年,伟大领袖毛主席率领工农红军,胜利到达陕北。这一年,杨桥畔建立起人民的政权。盛占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这里党组织和行政村的负责人。在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中,盛占海发动党员和群众组织起治沙变工队,引水拉沙,造出大片农田,发展农业生产,为支援革命战争作出了贡献。伟大领袖毛主席在一九四二年表扬了杨桥畔群众在发展水利中取得的成绩。从此,治理沙漠的斗争规模越来越大。
全国解放以后,走上集体化道路的杨桥畔贫下中农,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向沙漠举行了更大规模的进军。盛占海和社员群众赶着小毛驴,冒着塞北的寒风,到几十里外把石头一块块驮回来,在芦河上筑起第一座拦河石坝,把河水大量引进沙漠。他们在长期的实践中积累了“抓沙顶”、“漩沙腰”、“梅花瓣”、“野马分鬃”等丰富的治沙经验,治沙速度大大加快了。一千多个沙丘、沙梁,被一个一个冲开、摊平,连绵起伏的沙漠变成了平坦的沙原。夏天引来的洪水,在上面淤起厚厚的一层泥土,造出一片片肥沃的良田。他们又在农田周围一年年种植起九千多亩防风固沙林,在耕地上建设起自流灌溉渠系。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在沙漠上奇迹般地出现了。
向地下要水
从一座沙岗后面,随着柴油机的轰鸣,井水通过水泵泉涌而出。这是杨桥畔第一眼深井。象这样的深井已经有六眼了。更使我们惊喜的是那个人造海子。海子本来是沙漠中的一种天然湖泊,因为有地下水源的补充,尽管有大量的渗漏和蒸发,总能保持相当的水位。杨桥畔的群众用人力挖出了一个有二十多亩水面的海子。去年夏天抗旱时,这个海子被抽干了几次,每抽干一次,过几天又是一池碧绿的湖水。
一九六四年,杨桥畔大队广大贫下中农积极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开展了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第二年,全大队粮食平均亩产超过了《纲要》规定的指标。可是,从这以后连续五年原地踏步不前。关键问题是缺水。杨桥畔靠芦河的水灌溉农田,可是,每到夏季浇水的时候,正是芦河的枯水期,天越旱,河水越少。有一年夏天,芦河竟出现长时间断流的现象。有人说:天不下雨,芦河断流,在大沙漠里上哪儿去找水呀?
斗争围绕着水的问题展开。他们批判了靠天种田和无所作为的懒汉懦夫世界观,决心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把从沙漠中夺出来的地造成不怕干旱的“胜天田”。当时,刚刚从外地参观回来的人,介绍了外地大挖蓄水池的经验,大队决定每个生产队都挖一个。蓄水池一个个挖出来了,也蓄上了水。但到用水时,水池大部分干了。原来这里是沙层,蓄不住水。
到底应该怎样解决缺水的问题?大队的干部为这件事动脑筋。这时,有几个老贫农问他们:“决定挖蓄水池以前,你们作过调查研究吗?”一句话使他们的思想豁然开朗。大队党总支书记詹立武在引水拉沙的斗争中,总是虚心向群众学习,他成了杨桥畔有名的“能人”。这次,“能人”为什么不“能”了呢?他回顾这一时期的工作,自作主张多了,和群众商量少了,他说:“人一骄傲,就忘乎所以。离开了群众,还能办成什么事情呢?”他们重温了毛主席的教导,狠批刘少奇一类骗子散布的唯心论的先验论,决心深入进行调查研究,向群众虚心学习。
群众并没有完全否定挖蓄水池的尝试,他们从失败中看到了可以取得成功的因素:既然蓄水池里的水漏到了地下,那么漏到地下的决不只这一点水,在沙层的下边必然有丰富的地下水源。一些老人回忆起过去村后有一个西海子,以后慢慢淤积起来,干涸了。也有人说,夏天最干旱的时候,芦河西岸岩壁还渗出小股小股的泉水,也许穿透沙层、石层,在地下深处可能找到水源。在调查过程中,一个解决杨桥畔缺水问题的计划渐渐形成了:向地下要水。
他们找到了那个已经干涸了的海子的遗址,试着向下挖。越挖,土越湿,最后竟挖出了水。这一发现坚定了他们的信心,决定在这里挖出一个人工的海子。大战西海子的战斗很快打响了。詹立武冒着严寒,带领着青年突击队“扑通、扑通”跳下水去,站在砭人肌骨的冰水里挖泥淘沙。在干部的带动下,社员群众热情高涨地开展了劳动竞赛。经过艰苦奋战,一个容水二万方的海子提前挖成了。不久,杨桥畔又在地下九十三米的深处,找到了蕴量丰富的地下水,诞生了第一眼深井。
接连的胜利为杨桥畔战胜干旱夺取丰收准备了条件。去年,在连续一百八十多天未降透雨的大旱中,他们又建设起七座抽水站。这些海子、抽水站和机井,保证了三千二百多亩庄稼的及时灌溉,大大提高了抗御干旱的能力。烈日炎炎,禾苗茁壮。杨桥畔的群众自豪地说:“斗地,沙漠变成良田;战天,大旱也能丰收。”
续写新篇章
杨桥畔大队在前进中,注意了落实党的各项农村经济政策,调动了群众向生产的深度和广度进军的积极性。在大队办公室里,会计拿出苹果请我们吃,告诉我们,这是杨桥畔自己生产的苹果。几年来他们进一步贯彻执行“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的方针,栽种苹果,植桑养蚕,种植药材,还养了二千只羊,四百五十多头马、牛、骡等大牲畜……。在一个沙梁上新修起的鹿场里,我们看到了在这里落户不久的梅花鹿。多种经营的发展为农业机械化积累了大量的资金。他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在龙眼峡下利用芦河水的自然落差,建设起一座水力发电站,使全队的照明和粮食加工都实现了电气化。他们自筹资金购买各种农业机械,耕地、灌溉、米面加工、粮食脱粒等都基本实现了机械化或半机械化。
不久前,大队领导干部又到芦河北岸的十里沙原上去踏查,计划继续用引水拉沙的办法,在沙漠里再造出大片良田。
在批修整风运动推动下,杨桥畔大队广大干部、群众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觉悟迅速提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干劲不断高涨。这些为沙漠带来了春天的人们,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迈步走向沙漠的深处,正在用延安精神,续写革命的新篇章。
本报记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