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9年12月4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贫下中农赞中草药
草医草药真是好,防治疾病不可少,中医西医结合好,卫生战线红旗飘。
中草药就是灵,少花钱治大病;自力更生办药厂,备战、备荒、为人民。
草药土生土长,能治病能医伤,是采不尽,用不竭,打不掉,炸不烂的天然制药厂。
办起“百草园”,草药知识大宣传,会识会采又会用,自己也能把病看。
中草药,是个宝,少花钱,疗效好,药源丰富自己找。备战、备荒、为人民,自力更生办医疗。
草药是个宝,老早就知道,长得满处是,就是认不到。现场会开得好,识药采药有门道。


第2版()
专栏:

深入群众 加强领导
——江苏省高邮县开展草医草药群众运动的经验
今年初,我们县普遍办起了合作医疗,为改变农村缺医少药的状况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但是,由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卫生路线流毒没有肃清,有些医务人员信洋不信土,照城市大医院的洋办法办合作医疗,治病离不开“四大素”。结果,全县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大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医疗经费超支。龙奔公社焦山大队开始办合作医疗时,几乎全部采用西医西药治病,经费开支大,药品供应不上,医生忙不过来,影响劳力出勤,这样长期下去,合作医疗难以巩固。
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我们曾经设想,能不能订立一些制度,限制药费开支,但是这不利于贫下中农治病。也有人提出“钱不够,群众投,药不够,向上要”,这样就会增加群众和国家负担,不符合勤俭办医的精神。
正确的途径在哪里?经验来自实践,办法出自群众。我们遵照毛主席“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和“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伟大教导,深入群众,作调查研究。我们发现有些大队用草医草药防病治病,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如周山公社练沟大队发动群众,发掘出很多民间土方验方,推广草医草药治病,既节约经费,解决了药源,又普及了医药知识,治好了很多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杂症。医疗费用大大减少,几种供应紧张的西药有了积余,有力地巩固了合作医疗制度。
练沟大队的经验,使我们认识到,要巩固和发展合作医疗,必须自力更生,大搞草医草药的群众运动。
毛主席教导我们:“任何领导人员,凡不从下级个别单位的个别人员、个别事件取得具体经验者,必不能向一切单位作普遍的指导。”在开展群众性的草医草药运动中,我们运用了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相结合、领导与群众相结合的工作方法,组织草医草药探索小分队,到不同类型地区发掘、收集、推广草医草药;领导带头深入群众,调查研究,抓好典型,以点带面。我们深入到周山公社,调查了不同类型的六个大队,带着这六个大队开展草医草药运动中的成功经验和存在的问题,以搞得好的练沟大队为基点,同贫下中农、革命干部和“赤脚医生”一道总结出三条经验:
第一,群众、医生和干部相结合。干部带头宣传、采集和使用草药;“赤脚医生”认真试验,积极推广;开展群众性的学医认药运动。
第二,采集、培植和储藏相结合。药源较多的品种,采集起来以后,大队、生产队办土药厂,加工炮制成丸、散、膏、丹和药酒,利于储藏,方便使用。对于本地产量少和缺乏的品种注意留种、引进、培植。
第三,发掘、普及和提高相结合。凡是发掘出来并经过试验确有价值的土方验方,及时进行推广。经常召开有医生、贫下中农、干部和病员参加的经验交流会,研究进一步提高医疗效果。
我们利用这一典型经验,指导全面,用开展革命大批判、办学习班、召开现场会、中草药标本展览会、座谈会、广播宣传、编演节目、组织参观访问和外出传经等办法,及时向全县推广。许多同志说:这样的经验看得见,摸得着,学得上,找得到,推广就不难了。龙奔公社焦山大队革委会,根据周山公社练沟大队的先进经验,总结了前一阶段的工作,在群众中大力宣传毛主席关于卫生工作的一系列指示,群众很快发动起来了。这个有九百多人口的大队,采集中草药一千多斤,有很多人学会用草医草药治病。
毛主席教导我们:“如果只有广大群众的积极性,而无有力的领导骨干去恰当地组织群众的积极性,则群众积极性既不可能持久,也不可能走向正确的方向和提到高级的程度”。县革委会成立了推广草医草药领导小组,由一名副主任具体负责。各公社、大队革委会都有专人抓这一工作。对于那些重视草医草药不够的公社,我们帮助他们召开革委会会议,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积极推广草医草药。这样,一个声势浩大的群众性草医草药运动就在全县兴起。
群众运动形成以后怎么办?民间土方验方、草医草药是劳动人民长期以来同疾病斗争的经验总结,但其中混杂有封建糟粕,必须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我们在批判刘少奇“重洋轻土”的罪行时,既要强调“土”的作用,又要防止全盘否定“洋”的倾向,提倡西医学习中医,中西医相结合,创造我国的新医学、新药学。我们在大搞群众运动时,既要注意充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又要注意发挥革命医务人员的积极作用。我们在大力推广草医草药治病时,既要积极鼓励广大群众大搞草医草药,又要教育群众对每一个民间土方验方、中草药都要经过试验。根据这一认识,我们在不断总结提高的过程中,对搜集的民间土方验方、中草药采取了三条原则:第一,疗效证实的,积极推广;第二,疗效不明显的,继续试验;第三,危害身体健康的,严禁使用。这就保护了群众的健康和开展草医草药运动的积极性,使运动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不断地发展。
就这样,短短几个月时间,全县三十一个公社,共搜集到民间土方验方一千八百多种,普遍用中草药防治疾病。对于五伤(蛇、烫、扭、刀、跌)、七痛(头、牙、喉、胃、神经、关节、月经)、九炎(乳腺、中耳、结膜、口腔、阑尾、指头、鼻窦、肾、胃)和本地的流行病,都有了疗效较好的多种治疗方法。很多大队办起了土药房、土药厂,开辟了草药园地,不少社员家庭也有土药包,做到藏药于民。储量较大的大队有一二千斤,可以使用一年左右。
半年来的实践,使我们深深地体会到,大力开展草医草药运动,是落实毛主席“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和“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指示的重要措施,是保证农村医疗卫生大权牢牢掌握在贫下中农手里,搞好卫生工作斗、批、改的一条重要途径。要做好这一工作,必须坚持毛主席一贯提倡的工作方法,深入群众,加强领导,抓好典型,总结经验,全面推广。只有这样,才能使草医草药的群众运动深入、持久地开展下去。高邮县革命委员会


第2版()
专栏:

草医草药大有作为 断指再植成功
江西省德兴县龙头山公社东坞大队的“土医生”王谷水,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发扬敢闯敢干的革命精神,用草药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断指再植,为丰富祖国医药学宝库作出了新的贡献。
今年七月下旬,王谷水五岁的女儿王细妮在家切菜时,不慎左手食指被菜刀切断,断指掉在地下,鲜血直淌。正在探索用草药进行断指再植的“土医生”王谷水回到家里后,看到女儿的手指被切断了,便想立即采用自己正在试验的草药进行治疗,但又想到,这种草药没有经过临床实验,给自己的女儿敷药可能有危险。这种想法一出现,他马上想起了毛主席关于“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教导,想到自己的女儿用这种药,如果不成功,损伤的是自己的女儿,如果成功了,就可以对祖国对人民作出贡献。于是,王谷水迅速从地下捡起断指,把它擦干净,对好断指的部位,将一种草药敷在手指上,然后包扎起来。草药敷上一会儿,伤口就止了血,疼痛也减轻了。连续换了六天药,断指部分的骨头便接上了,手指也能活动了,断指完全复活。
德兴县革委会和当地医疗卫生部门,非常重视王谷水的这一试验,并立即用这种药方对动物进行断腿再植多次试验,都得到很好的效果。
德兴县是个山区,广大贫下中农上山开发山林资源,常有被茅刀砍断手指的。过去,在叛徒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卫生路线毒害下,医疗卫生部门和医务人员根本不关心贫下中农的这种疾苦。他们轻视中草药,从来不研究用中草药进行断指再植的试验。一些断指的贫下中农,常在“无药可治”和“再植技术难做”等借口之下,被排斥在医院大门之外,得不到及时治疗,轻则影响劳动,重则丧失劳动力。
在开展草医草药的群众运动中,龙头山公社东坞大队“土医院”的革命医务人员,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卫生路线,决心在攻克“断指再植”的难关中闯出一条路。他们在县、公社、大队革委会的具体指导和当地贫下中农的共同努力下,对许多单方、偏方、验方进行了反复的研究和实验。贫农“土医生”王谷水终于创造并试验成功了断指再植的草药药方。这种草药药源充足、方法简便、成本低、疗效高,可以普遍采用。
目前,德兴县革命委员会和全县贫下中农、革命医务工作者正在总结用草药进行断指再植的经验,进一步开展草医草药的群众运动,落实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战略方针。
上饶专区革委会报道组


第2版()
专栏:

用毛泽东思想统帅医疗技术
“赤脚医生”能治“不治之症”
我们大队的“赤脚医生”张孝凯,没有上过医学院校,也没有受过专门医务训练。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卫生路线的指引下,治愈了被北京某些大医院的资产阶级“权威”判为“不治之症”的再生不良性贫血患者。这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胜利!
我们大队有个社员叫李华全,一九六七年底,经常发生鼻出血,由于出血过多,面色憔悴,四肢无力,不能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感到非常痛苦。他怀着很大希望到北京某个医院去治疗,诊断结果:是“不治之症”的再生不良性贫血症,被推出了医院。后来,他又到另一个医院去检查,也以同样的理由被推出了医院。
李华全从北京回来后,精神受到严重刺激,病也越发厉害了。他的父亲找张孝凯求治。张孝凯想:北京的大医院都治不了,我这个“赤脚医生”行嘛!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于是便简单地说个治不了,把人家打发了出去。晚上,他学习了毛主席关于“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的伟大教导,越学越觉得不愿给李华全治病,是自己的“私”字在作怪。他从毛主席教导中得到很大鼓舞,他说:资产阶级“权威”不治,我要治。第二天,便主动去给李华全治病。他首先和李华全一道学毛主席著作,用毛泽东思想去鼓舞李华全和疾病作斗争,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
开始,由于没有摸清病情的规律,疗效不好。有人嘲笑说:这个病,北京的大医院都治不了,你这“土医生”还想治好吗?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蚂蚁还想搬泰山呢!这些风言冷语引起张孝凯思想上的波动,认为自己既然治不了,干脆就拉倒,别弄得丢人败兴。可是他又想到丢人败兴是小事,捍卫毛主席无产阶级卫生路线是大事。他带着问题反复学习了毛主席的教导:“研究任何过程,如果是存在着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坚信有毛泽东思想指导,一定能够把李华全的病治好。他遵照毛主席的教导,仔细地检查观察病情,认真地分析失败的原因,找到刺激骨髓造血,是治好这个病的关键。他用全力抓住这个主要矛盾,采用中药和针灸进行治疗。经过三十多天的精心医治,李华全病情一天天好转,最后恢复了健康。李华全激动地说:“毛主席他老人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永远忠于毛主席!”他热泪盈眶地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毛主席教导我们: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张孝凯在临床过程中,深深体会到,技术是重要的,但光有技术,不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就会迷失方向,走到邪路上去。用毛泽东思想统帅技术,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就能最大限度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所谓“不治之症”是违背唯物辩证法的,不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事实的,是资产阶级唯心哲学“不可知论”的翻版。必须彻底批判和肃清刘少奇所散布的“洋奴哲学”、“爬行主义”的流毒,才能把医疗卫生战线上的斗、批、改进行到底!河北省巨鹿县观寨大队革委会


第2版()
专栏:思想论坛

对症下药
治病要对症下药。过去有的医生看病,却往往违反这个常识,不是对症下药,而是为了追求名利,一味开大方,用贵药。有的人也以为贵药才能治病,“贱”药不能治病,用“贱”药治好了病反而觉得奇怪。
这是开展草医草药群众运动的一个障碍。
药贵价高就能治好病么?不见得。药“贱”价低就不能治好病么?也不见得。问题在于对症不对症。对症了,都能治好;不对症,都治不好。俗话说:“单方治大病”,是说它对症“对”得好。利用草医草药断指再植成功和“赤脚医生”治好“不治之症”,就是两个明显的例子。如果治一种病,用贵药和“贱”药都对症,都能治好,那么,为什么不用价低的药呢?
草医草药之所以好,所以受到广大贫下中农的欢迎,就在于它少花钱能治病,不花钱也治病,便于普及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巩固和发展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贯彻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
用药不以价高为贵,而以对症为好。我们应该正视这个真理。


第2版()
专栏:问题和建议

充分发挥农村卫生员作用
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卫生路线指引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一支亦农亦医的医疗卫生队伍正在迅速成长。
但是,现在有些大队却忽视发挥卫生员的作用,不管大病小病,内伤外伤,统统都包给合作医疗的“赤脚医生”治疗。因而,有些卫生员产生了“大队反正有‘赤脚医生’,我干这一行挂个名算了”的思想。我们认为,卫生员和“赤脚医生”都是农村医疗卫生战线上的新生力量,只有同时发挥他们的作用,才能迅速改变农村医疗卫生面貌。
实践告诉我们:如果只依靠“赤脚医生”,凡有病人都压在“赤脚医生”身上,他们不但忙不过来,而且也很难做到定期参加劳动,这对于“赤脚医生”的思想革命化也是不利的。所以,我们在培训教育“赤脚医生”的时候,也要认真地、有计划地做好卫生员的培训教育工作,使卫生员更好地为贫下中农服务。江苏大丰县大道公社卫生院 陈远亚


第2版()
专栏:问题和建议

加强对草医草药的研究
为了落实毛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巩固和发展合作医疗,确保广大人民的身体健康,必须大力开展群众性的草医草药运动,这是解决广大农村缺医少药的重要途径。
毛主席教导我们:“群众生产,群众利益,群众经验,群众情绪,这些都是领导干部们应时刻注意的。”我们建议各省市主管卫生工作的部门,要认真重视并积极领导这个工作,加强对民间土方、验方、草医草药的研究,不断总结交流经验,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在提高的指导下普及,使野生药草更好地为工农群众服务,为发扬祖国的宝贵医药学遗产做出贡献。
上海川沙县联勤大队赤脚医生 王国良
药材中心店 马基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