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9年12月29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阿劳动党举行五届九中全会
  霍查同志主持会议并在全会结束时发表重要讲话
  全会讨论和通过了斯巴秀同志代表政治局作的报告
  新华社地拉那二十八日电 据阿尔巴尼亚报纸报道,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恩维尔·霍查同志主持下,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于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举行了第五届中央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查费尔·斯巴秀同志代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作了“关于党组织、群众组织、经济机构和国家机构为进一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加强无产阶级劳动纪律的工作”的报告。全会讨论和一致通过了这个报告,并作出了相应的决定。
  全会结束时,霍查同志发表了重要讲话。


第6版()
专栏:

  马来亚革命根据地大量出版毛主席著作
  《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已经出版,还按内容分类编成专辑出版
  广大军民决心更好地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和全国人民一起夺取更大胜利
新华社二十八日讯 “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二十六日广播一篇文章,报道马来亚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民族解放军,在艰苦的战斗环境中,克服种种困难,大量翻印和翻译出版毛主席著作,开展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群众运动的情况。
文章说:“为了广泛传播毛泽东思想,最近几年来,马来亚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民族解放军的出版机关,把翻印和翻译出版全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当作一项最重要和最光荣的战斗任务。根据地和游击区的广大军民,热烈响应马来亚共产党的号召,为毛主席著作的出版积极贡献自己的力量。”
文章说:“为了毛主席著作的出版,各族广大人民群众想尽一切办法,战胜敌人重重封锁所带来的各种困难,甚至冒着生命危险,翻山越岭,长途跋涉,把最好的纸张、油墨和蜡纸从敌占区运到根据地。”
文章说:在运送这些印刷毛主席著作的材料到根据地的过程中,每逢遇到困难,他们就背诵毛主席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来互相鼓舞。有时白天不能走,他们就在晚上运送,公路有敌情,就走小路。如果碰上雨天,他们宁愿自己淋得一身湿,也要把遮雨布用来保护纸张。有时,在途中与敌人遭遇了,他们就同敌人进行战斗,甚至用鲜血和生命来保护这些印刷毛主席红宝书的材料。
文章说:“现在,《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到第四卷,已经全部翻印出版了。此外,还按照毛主席光辉著作的内容,分类编成专辑出版。例如,毛主席的哲学著作,毛主席关于人民战争的著作,毛主席关于建党、建军的著作,等等。同时,还特别翻印了几千册‘老三篇’,分发给战士和群众。”
文章说:“从一九六六年七月起,出版机关还特别组织收听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的毛主席语录。他们抄收到了一百条后,就出版一本袖珍本的《毛主席语录》。”
文章说:一九六七年四月,部队收到了第一本中国出版的有林彪同志写的《再版前言》的《毛主席语录》,同志们更是高兴极了,立即投入了翻印的紧张战斗。尽管当时敌人的进攻日益疯狂,环境很恶劣,全军同志仍然克服一切困难,把这本红色宝书翻印出版。文章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文件和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文件,现在也用几种文字大量出版,分发给部队战士和农村群众。
文章指出:“毛主席著作的出版,对我们党和党所领导的民族解放军的建设,对促进群众思想的革命化,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我们全党、全军和根据地、游击区的革命群众组织,普遍地开展了学习毛泽东思想的群众运动。党组织和部队建立了学习制度。”
文章说:“这几年的经验证明,由于学习了毛主席著作,广大军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都深切地感到,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就能够战胜一切困难,粉碎敌人的反革命‘围剿’。根据地和游击区全体军民决心更好地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和全国人民一道去夺取新的更大的胜利。”
文章最后高呼:“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第6版()
专栏:

  地拉那工人阶级以优异成绩迎接一九七○年
  许多工厂企业已完成第四个五年计划或今年全年生产计划
新华社地拉那二十七日电 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的工人阶级在庆祝祖国解放二十五周年的光辉节日之后,以更大的革命干劲和劳动热情投入了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争取以更优异的成绩迎接一九七○年。
到现在为止,地拉那已有二十七个工厂企业完成了第四个五年计划,有四十四个工厂企业完成了一九六九年的全年生产计划。战斗在首都各条战线上的广大工人阶级,积极响应地拉那“三·八”服装厂工人提出的荣获“革命教育和高效率生产队、车间、企业”的称号的倡议和科尔察区工人提出的荣获“第四个五年计划突击手生产队、车间、企业”称号的倡议,发扬革命精神,千方百计地完成生产任务。现在地拉那已有二十个工厂企业的五百个生产队、车间、工段投入到荣获“革命教育和高效率生产队、车间、企业”的称号的运动中去。地拉那十二月二十一日国营建筑公司的工人以战斗的精神、战斗的纪律和战斗的速度进行工作,提前一年零十个月完成第四个五年计划,获得了“第四个五年计划突击手企业”的光荣称号,并获得一级“劳动红旗”勋章。
地拉那国营汽车修配厂的工人也在全国城乡掀起的劳动生产热潮中,在十二个小时之内完成了四十九辆拖车的装配任务。目前,他们在霍查同志和谢胡同志二十三日写给他们的信的鼓舞下,再接再厉,争取以更优异的成绩完成革命和生产任务。


第6版()
专栏:

  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的一个突出例子
  英帝国主义政治经济危机深重
  国际地位江河日下,英镑不断贬值,垄断资产阶级内部争斗激烈
  英国人民斗争浪潮汹涌澎湃大大动摇英帝统治基础
新华社伦敦二十六日电 气息奄奄的英帝国主义在重重危机中正在度过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最后的一个年头。六十年代是英帝国主义的国际地位加速衰落的年代;是英国垄断资本集团在财政经济危机的深渊中进行绝望挣扎的年代;是英国国内阶级矛盾加剧,垄断资本的统治更加不稳的年代。当世界革命人民昂首阔步迈进光辉的七十年代的时候,英国统治阶级却凄凄惶惶地盘算英帝国主义在七十年代里怎样延缓走向坟墓的时日。但是,谁也找不出起死回生的药方。
“三环外交”彻底破产,国际地位一落千丈
英国这个老牌帝国主义为了维持它江河日下的“大国地位”和日益消失的“帝国利益”,多年来一直推行所谓“三环”外交政策:一环是同美帝“互相依靠”的“特殊关系”,实际上就是依赖美国,充当小伙计;一环是同英联邦的“亲密关系”,也就是对英联邦国家实行新殖民主义;一环是挤进西欧大陆,争当霸主。英帝的这套“救生圈”,在世界人民革命的汪洋大海中已经冲撞得漏洞百出,加速沉没。
现在,构成美英“特殊关系”的主要“支柱”,实际上都已垮台。例如,英国工党政府在一九六四年上台后,曾企图利用英帝在“苏伊士以东”地区残存的地位,换取美帝在政治上、经济上的支持。但是,曾几何时,它就不得不宣布要在一九七一年底以前从“苏伊士以东”撤回全部英军。英帝“苏伊士以东”政策的破产以及美帝侵略政策在亚非地区的失败,使美英“特殊关系”失去了一块重要“基石”。作为美英“特殊关系”的另外两根“支柱”——英镑和美元的“互相支持”以及两国在发展核力量方面的“合作”,也同样无法支撑了。从一九六七年以来,西方世界接连刮起金融货币危机的风暴,几乎每一次都沉重地打击了英镑和美元。英镑不得不宣布贬值,美元也不得不实际上变相贬值。英镑、美元都已自身难保,很难“互相支持”了。至于核力量问题,由于英帝无力发展核武器而不得不仰赖美帝,所谓这方面的“合作”,不过是美帝卡英帝脖子的同义语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美帝国主义就越来越不把英帝国主义放在眼里。尽管英帝企图在美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重新瓜分世界的交易中插上一手,美帝却总是撇开英帝直接同社会帝国主义进行争夺和勾结。对此,英国资产阶级报刊不禁纷纷哀叹,美英“特殊关系”早已不复存在,英帝作为美帝“穷亲戚”的日子实在不好过。
在美英“特殊关系”消亡的同时,英帝国殖民体系的主要“支柱”——英联邦也在加速瓦解。在六十年代,随着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蓬勃发展,又有十几个英国前殖民地宣布独立;一些已经独立的英联邦国家也在政治上、经济上进一步摆脱英国的控制;还有一些亚非国家和地区的人民燃起了新的反英武装斗争烈火。另一方面,在世界范围内正在加紧勾结和争夺的美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又趁英帝衰落,从政治上、经济上大力打入英联邦。据统计,一九六○年英国对英联邦的出口占英国出口总额百分之三十六,而到一九六八年已经下降为百分之二十三。这是英帝正在失去对英联邦的影响的一个重要标志。
英国垄断资本集团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得不低三下四地申请参加西欧“共同市场”,以寻求政治、经济出路。但是,英国在一九六三年和一九六七年的两次申请,都遭到了法国的否决,英法关系大大恶化。现在,法国由于内外交困,在不久前举行的“共同市场”集团政府首脑会议上勉强表示同意“共同市场”集团在明年上半年完成同英国会谈的“准备工作”,但同时又坚持谈判开始的一些先决条件。英国报纸承认,法国总统蓬皮杜采取的仍然是“拖延策略”,“没有迹象显示他想使谈判成功”。无怪乎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嘲笑英国说,英国“被剥夺了整个帝国,并且被排出欧洲”,“英国正在垮台”。
财政危机日益深重,工业生产险象环生
随着殖民帝国的加速沉沦,建筑在殖民地人民脂膏血汗之上的英国财政经济,也就越来越陷入深重的危机之中。
英帝的寄生性很大。它掠夺殖民地及其他国家人民的一个主要手段,是高价出口工业品,换取廉价的原料和农产品。但是,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以及帝国主义之间对商品和原料市场的激烈争夺,使得老朽的英帝国外市场大大缩小。由于工业设备陈旧,生产成本高昂,英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能力越来越弱。现在,英国工业制成品的出口,已从五十年代初期占资本主义世界制成品出口的百分之二十五左右下降到只占大约百分之十二。
随着对外贸易情况的严重恶化,英国国际收支不断出现巨额逆差,英镑无法维持其国际地位,不得不在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再次贬值,而且贬值后仍然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为了支撑英镑,英国统治者不惜大借外债。目前,英帝国主义已经不得不靠借新债还旧债来混日子,甚至为了借债而不得不答应美国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干预英国经济政策。根据最近公布的数字,现在英国欠下的外债共达六十亿镑左右,等于英国现有黄金外汇储备的五倍多。英国垄断资本必须把它的全部海外直接投资拿出来,才能勉强抵债。由此可见,英帝财力多么空虚,昔日的“世界银行”,今天已经成为“破落户”了。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正当英帝国主义在财政金融危机中竭力挣扎的时候,它的工业生产领域又是险象环生。在整个六十年代中,英国的工业发展速度极其缓慢,是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发展最慢的。今年以来,许多部门生产停滞,象汽车、建筑等重要部门的生产甚至下降,例如,建筑业就降到二十年来的最低点。过去英国赖以“发家”的一些工业部门,情况就更为凄惨:煤矿纷纷倒闭,大批矿工流离失所,目前煤矿工人已经比十年前减少了一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产量还占资本主义世界总产量百分之五十的造船业,去年产量已降到只占百分之六点二。至于新兴工业部门,又遭到美国垄断资本的大量渗透。在英国,美国资本已经控制了一千六百多家公司;英国四大汽车垄断企业中就有三家是美国资本控制的。为了同渗入的美国垄断资本竞争,英国垄断资本集团也加紧进行企业兼并和资本集中,从而使得大批中小企业纷纷倒闭,造成一片混乱和衰败的景象。
近几十年来,英帝国主义一直挣扎在财政危机和生产“过剩”危机的夹缝中。进入六十年代之后,这条夹缝已经越来越窄。财政危机和生产“过剩”危机从恶性循环发展到交集并发的危险,正在越来越严重地威胁着英帝国主义。
阶级矛盾加速激化,群众斗争蓬勃发展
在严重的财政经济危机面前,英国工党政府秉承垄断资产阶级的意旨,向广大劳动人民疯狂进攻,从而使国内阶级矛盾急剧激化,垄断资本的统治越来越不稳定。
工党政府一九六四年上台以来就采取了冻结工资、增加税收、提高物价、制造失业等措施,把财政经济困难转嫁给人民。根据英国官方数字,最近几年来,全国失业大军已达五、六十万。今年八月份的失业数字甚至是一九四○年以来这个月份的最高数字。工党执政的几年中,仅通过增税的办法就从人民身上搜刮了二十亿镑以上。同时,物价也上涨了百分之二十以上。目前英镑的购买力已经比五十年代初期减少了三分之一。
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六十年代里,英国人民斗争的浪潮汹涌澎湃。一九六六年全国海员的大罢工,一九六七年码头工人的大罢工,一九六八年铁路工人的怠工和汽车制造工人的罢工斗争,都给了垄断资本沉重的打击。今年以来,汽车、钢铁、码头和邮政等许多部门,都举行了较大规模的罢工,斗争浪潮此伏彼起,连绵不绝。英国《卫报》惊呼,今年英国罢工的纪录,是十多年来最高的。甚至中小学教师、医院护士以及其他部门一些从未参加或很少参加罢工的职工,也投身到斗争的行列中来。在斗争中,英国工人阶级表现了越来越坚强的战斗精神。他们往往踢开垄断资本和工党政府借以控制工人斗争的反动工会头子,而自行罢工。目前,这种罢工已占英国全部罢工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工人们还粉碎工贼的破坏,长时间坚持斗争,例如,有的罢工就坚持了十一个星期。这一切都反映了英国工人阶级在加速觉醒。
在工人斗争浪潮高涨的同时,其他各阶层人民反对工党政府反动的对内、对外政策的斗争,也蓬勃发展。学生们反对腐朽教育制度的斗争,已经打破了英国高等院校校园里死气沉沉的气氛。北爱尔兰人民反对英帝残酷压迫、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其规模和激烈程度为五十年来所未有,大大动摇了英帝国主义在北爱尔兰的统治基础。
面对着不断恶化的政治、经济危机,英国垄断资产阶级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它的两个“宠儿”——执政的工党和在野的保守党拚命互相攻讦,对危机的恶化彼此推卸责任。工党内部各派系之间也围绕几乎所有重大政策问题吵作一团,以致首相威尔逊不得不频频改组政府,更换大臣。今年十月,他就进行了工党上台以来的第八次政府改组。但是,这并不能使局势的激烈动荡平息下来,反而标志着工党统治危机的进一步加深。
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在一九四○年就指出:“现在的世界,是处在革命和战争的新时代,是资本主义决然死灭和社会主义决然兴盛的时代。”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英帝国主义加速没落和衰败的历程,证实了毛主席的这一英明论断。英帝的没落是以美国为首的整个帝国主义集团以及整个资本主义制度在世界人民革命风暴的猛烈冲击下走向全面崩溃的一个突出的例子。可以断言:在即将到来的七十年代中,英帝国主义和整个帝国主义集团无法解脱的各种矛盾和危机必将加速全面发展。帝国主义的寿命已经不长了。美帝国主义、英帝国主义和其他帝国主义都终将被我们时代的革命洪流所淹没。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发展规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