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9年12月29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师道尊严”必须彻底批判
苏州市农业药械厂工农兵战校(中学)教师蒋世伟:我当教师时间不长,头脑里的框框却很多,总觉得当教师的要有个架子才能“管”住学生。对待学生,听自己话的就是好;爱向自己提意见的,就以为是“捣蛋鬼”,“训”他们。这是几千年封建主义“师道尊严”在我头脑里的反映。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我的这种“威严”扫了一下,真正地感到过去那种对待学生的态度不对头,也有强烈改正的愿望。但在实际的教学活动中,总感到现在的学生比过去难办,在一些场合里,还很习惯地拉起嗓子,虎起面孔,甚至拍起桌子。我越是这样,有的学生就越不听话,往往弄得“顶牛”。有的学生对我的态度不满意,就在背后嘀咕:“今天触霉头,又挨了训。”有个学生干部,见到这种情况,就热情地帮助我,他语重心长地说:“你要我们学好,我们很感激。但对同学要多表扬,少批评;有些问题,最好个别谈心。”这是多么诚心的帮助啊!我开始感到学生确实可以当自己的老师。
过去,教师靠“师道尊严”这块王牌“管”学生,现在失灵了。我开始认识到“师道尊严”不彻底批判,教育革命就不能生气勃勃地开展起来。
苏州市农业药械厂工农兵战校(中学)教师陆宏奎:“师道尊严”这个陈腐的观念,是很顽固的。如果不展开激烈的思想斗争是不容易克服的。一次上语文课,我以“舒适”这个词作了造句示范:“我舒适地躺在安乐椅上。”这时,一个学生说:“我改一下好吗?”我想:造句不错,你改什么?但又不好拒绝他的要求,就说:“好吧!”他在黑板上这样改写:“地主、资本家不劳动,却成天舒适地躺在安乐椅上。”他改得的确好,阶级立场鲜明,有思想性。但是他的改句也触动了我的“尊严”,于是我只轻声地说了一句“差不多吧!”
课后,我向自己提出了许多问题:学生改的比我好,为什么我没有勇气充分肯定他改得好?为什么我要装做满不在乎的样子应付这件事?问题究竟在哪里啊?!我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打开了红宝书。毛主席说:“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坚持真理,因为任何真理都是符合于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修正错误,因为任何错误都是不符合于人民利益的。”毛主席的教导,使我思想豁然开朗:原来还是“师道尊严”在作怪!我一定要狠批狠斗“师道尊严”,要勇敢地诚心诚意地向学生们学习!


第3版()
专栏:

  在社会大变动时期教师尤其要先受教育
苏州印刷厂红旗战校(中学)教师蔡昊东:我深深地感到,在这个社会大变动的时期,自己不先受教育就无法担任教师的工作。在一次课堂教学中,学生纪律不好,我很不满地说:“教了十多年书,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学生!”当时,一位同学站起来说:“老师,你为什么不找一找纪律不好的原因呢?”说得我无言可答了。
事后,我想了想他的话,确实有道理。道理在哪里呢?说明我同学生仍然站在不平等的地位,还是摆出一副“师道尊严”的架势;也说明自己教课的方法很成问题。这样的态度,这样的教学方法,怎么可以教好课,又怎么谈得上向学生学习呢?
这里提出了一个问题:社会正在变革,人们的思想也得变,对教师来说尤其需要变;要变,就要重新学习,要好好地接受工农群众的再教育,有勇气向自己的学生学习,彻底改变旧思想。为了教好政治课,我遵照毛主席提出的“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教导,让一些同学走上讲台。实践证明,他们比我教得活、用得好,课堂纪律也好了。这件事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和教育,一定要“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只有这样,才能当好教师。


第3版()
专栏:

  从“反抗”中得到启示
苏州市第十四初级中学教师顾鳌龙:在一堂学习中央两报一刊国庆社论的政治课上,我采取了往常一贯的方法,先讲了意图,进行初步的启发,就要求同学们发言。但发言的同学很少;我就再一次启发,发言的仍然不多。几次下来,我不耐烦了,就说:“你们班级思想不及别班活跃!”结果课堂里的气氛更加沉闷,索性没有人发言了。我感到了一种无声的“反抗”情绪。下课后我很恼火,想在下一堂课好好批评一顿。谁知当天下午,同学们一大堆意见就来了:“老师看问题片面”“为什么别的课我们发言热烈”“要求不明确,怎么谈?”我仔细地想了想学生的意见,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原来我把自己当“诸葛亮”,把学生当“阿斗”,主观主义加上方法上的简单急躁,使这堂课失败了。
第二天,我到同学中间去主动地斗私批修,然后又同大家商量怎样上好这一堂课。第二次上课时,情况就变了,大家热烈发言,效果也较好。
在同学们的“反抗”情绪中,给了我这样一个启示:教师必须向学生学习。


第3版()
专栏:

  要做“有心人”
苏州市郊区长青小学教师濮雪英:学生中有很多好的思想品质,只有做“有心人”,而且肯下功夫才能学得到。有一次,一个生产小队的学生集体迟到,我责问他们:“为什么迟到?”他们说:这些时农活正忙,我们看到田里猪灰没人撒,看看上课时间还早,就干了起来,结果迟到了。本来我很恼火,看着同学们那高兴劲,我也很感动。放学后,大家邀我一起去撒猪灰。我本来走过猪圈还嫌臭呢,但学生“邀请”了,也不好推辞。在劳动中,看他们大把大把地撒猪灰,撒得那样欢乐、轻快,我却有些犹豫,行动迟缓。碰到干硬的粪块,我撒不开,同学们就热情地教我怎么撒。他们总是把好撒的留给我,还不断地鼓励我。这一天,我的学生给我上了一堂十分生动的政治课,他们为我树立了不怕苦、不怕臭、不怕脏的榜样。
班上有一个学生,是个“惹不起”的人物。起先我训斥他,他根本不听;后来我怕“管”不好有失“面子”,索性就不“管”了;实在没法时,我就去他家“告状”。师生关系搞得很紧张。
怎么办?我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的教导,决心帮助他进步。为了实现自己的决心,我搬到他家里住,主动接近他。不久,我发现他身上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他有劳动习惯,割麦时,他割得快,就教我镰刀怎么拿,麦秆怎么放,麦把怎么打,教得那样耐心,那样得法。他还十分关心我的身体,要我歇歇。这一切,都触动了我,使我感到惭愧。当初,他有缺点的时候,我对他不是“训”,就是“告状”,或干脆不管;而今,他教我却是这样耐心。这时候,我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真正感到我的学生实际上是我最好的老师。我的认识为什么有这样的飞跃呢?因为我在向学生学习时做了“有心人”,而且确实下了一番功夫。


第3版()
专栏:

  能不能向小学生学习
苏州市东方红小学教师张阳:我是个小学教师。十岁左右的小孩子,能向他们学些什么?这个问题在我来说长期没有得到解决。要不要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小学生学习呢?我在教育革命的实践中,开始有了一些新的体会。
最近,我担任了五年级的教学工作,这是我从没干过的工作。第一天,小学生就给我颜色看,班上接连发生了两起打架事件,闹得可凶了。“新官上任三把火”,我想非得狠狠地抓一抓不可。我把打架的学生找来,脸红脖子粗地骂了他们一通。骂兴正浓,忽然听到门外有个学生说:“凶得来,毛主席讲,说话要和气,用说服不用压服么!”我想这个学生一定是个同伙,调皮鬼,是从鸡蛋里挑骨头的。事后,我一了解,同学们都说他不是同伙,是班上的一位好学生。晚上,我冷静下来,对照毛主席的教导,检查这件事,认识到那个学生的话是完全正确的,而我的教育思想、教育方法是错误的。我开始觉得,自己不是每样事情都比小学生正确。
有一次,我批改语文练习本,改到一个本子,见书写非常整洁,一丝不苟。我批上“认真”两字,以示鼓励。本子发下去后,这个同学拿着本子来问我,这是两个什么字?我留心一看,才发现“认真”两个字潦草得不成样子,跟那页端正的字体恰恰成了鲜明的对照。这是何等辛辣的讽刺!看来,我这个教师,大大的不及自己的学生。
我不及学生的地方,何止在这方面。一天,我带领学生路过人民桥。一位女同学不小心把《毛主席语录》掉到河里,急得她直跺脚。同学们攀住栏杆,叫“快捞,快捞!”秩序顿时乱了。我怕再出事故,就说:“算了,算了!”正在这时,只见两个脱得只剩短裤的男学生,“噗嗵”、“噗嗵”下了水,迅速地追着了那本《毛主席语录》。当他们高举着鲜红的《毛主席语录》上岸来的时候,我心里交织起崇敬而又内疚的复杂感情。论年纪,我比他们大;论力气,我比他们足;论个子,我比他们高;论水性,我比他们强,但就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感情,没有他们深。我深深感到,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虚心地“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
最近,班级里连续召开“创四好,争五好”讲用会。小学生说话,三言两语,斗私批修却敢于刺刀见红。有一位女同学,平时喜欢背后议论别人。讲用会上,她主动在大家面前检查缺点。在她的启发下,同学们抢着发言。我原来是把自己摆在领导者、局外人、观察员的地位上,在那样生动的场面下,联想到自己很少亮私斗私,思想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于是,我也主动地走上讲台,变领导者为受教育者,变局外人为当事人,变观察员为战斗员,和同学们一起斗私批修。在这样的场合,谁是教育者呢?是我的学生;谁是受教育者呢?是我自己。
我和同学们比较密切的相处,时间还短,体会还不多。但我想,我们做教师的,不要总认为自己高明,小学生不行;不要总认为我是教师,你是学生,我是“管”你的;不要总是搭起一副教育者的架子,在学生面前指手划脚。我们有许许多多地方不及小学生,需要我们恭恭敬敬地拜他们为师。


第3版()
专栏:

  向学生学习是搞好教育革命的需要
苏州市开关厂五·七学校(中学)教师张旺健:青年学生最少保守思想,对新事物敏感,革命干劲足,特别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敢想、敢说、敢干的革命精神有了很大的发扬,而我们当教师的,在这些方面就远不如学生。因此,在向工人学习,向贫下中农学习的同时,又“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这是搞好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需要。
“教改的问题,主要是教员问题。”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对广大革命教师的最大信任。教师要把教改搞好,首先必须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特别要学习、掌握和运用毛主席关于教育革命的一系列指示;同时,一定要放下架子,甘当自己教育对象的小学生,深入学生的实际,掌握学生的情况。只有这样,才能编写出切合学生实际的革命的教材,创造出有针对性的教学方法。我们学校在工人阶级领导下,编出了一批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新教材,但因为深入学生群众不够,所以在上课时,发现有些教材不适合学生的实际情况,不是过深,就是过浅。有位教师,过去一直教高三的数学课,现在教六九届小学毕业的学生,他没有了解学生的实际情况,而采用教高三学生的方法去教,结果学生听不懂,意见很大。这说明,不虚心向学生学习,不深入地了解学生的实际情况,就不可能教好课。
在轰轰烈烈的教育革命实践中,我们还深深感到:要遵照毛主席提倡的“十大教授法”教课,就必须向学生学习。在一次座谈会中,一位在教育革命中有比较显著成绩的教师说:“我在教改中有了一些成绩,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诚心诚意向学生学习。不能设想,我不了解学生,不懂得学生的需要,而能够在教课时采用毛主席倡导的‘启发式’;也不能设想,不掌握学生的活思想,就可以做好思想政治工作。”从这位教师的发言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教育思想,改革教学方法,也必须向学生学习,这也是搞好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需要。


第3版()
专栏:编后

  要讲革命课 先做革命人
教师的思想感情,时刻地感染着学生,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在影响青少年一代的成长。
这里,就有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教师怎样教学生,是用无产阶级的立场、观点、方法教育学生?还是用资产阶级的思想腐蚀学生?这是关系到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一件大事,每一个教师必须用自己的行动严肃地回答这个问题。
多数教师来自旧学校,受的是旧教育,按照世界观来说,大都是属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从“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这一组文章里,也可以看到,许多教师的无产阶级立场、思想、感情,不如中学生、小学生。这种状况,很不适应无产阶级教育事业的需要。不意识到这一点,不自觉地刻苦地改造自己的世界观,不把自己头脑里非无产阶级的东西抛掉,就不可能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重任担当起来。
毛主席教导说:“世界观的转变是一个根本的转变”。一个为无产阶级教育事业服务的教师,要使自己的世界观得到转变,就需要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要到工人、贫下中农中间去,经常不断地同他们一起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接受再教育,锤炼无产阶级的思想感情。苏州市一些教师的实践证明:“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不仅使教师能了解学生的实际,丰富教学的政治内容,改进教学方法,而且有利于教师世界观的改造。
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广大的革命教师正在改造世界观的征途中迈开大步,这是十分可喜的现象。我们深信:只要教师有了重新学习的自觉性,在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的教育和帮助下,又有适当的学习方式,那么,无产阶级的教育革命事业将一定会取得丰硕的果实!


第3版()
专栏:

要作好先生,首先要作好学生。许多东西单从书本上学是不成的,要向生产者学习,向工人学习,向贫农下中农学习,在学校则要向学生学习,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 ——摘自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