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9年12月18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劳动松心”吗?
——驳“入党做官论”的一种翻版
北京南口“五·七”干校一队革命大批判小组
“劳动松心论”有种种表现。
“有官担子重,无官一身轻”,是“劳动松心论”的一种表现。
有这种想法的同志,过去多半有个一“官”半职,犯过一些错误,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革命群众的批判,由于还未能正确对待自己,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文化大革命,因此产生了“不带头,不当头,叫我搬砖我不搬石头”的消极思想。
“有官担子重,无官一身轻”的说法对吗?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共产党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而这些人却死抱着一个“官”字不放,并以此作为衡量担子轻重的标准,显然是不对的。
什么是担子?担子就是革命的责任。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现在正处于世界革命的一个新的伟大的时代。”在这样伟大的时代里,每一个共产党员和每一个革命者,不论是“官”还是民,肩上都担负着中国和世界革命的重担,关键是看自己肯不肯和敢不敢挑。如果没有“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共产主义高尚思想,那就会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拣轻的挑。如果“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普通一兵也会勇挑革命重担。试问过去那些受刘少奇“入党做官论”毒害,对革命工作不负责任,拿着高薪,养尊处优的“官”,他们的担子又重在那里?我队有个炊事员同志,他也不是什么“官”,但他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的教导,经常用自行车载货二百多斤,行程往返二、三百里,风里来,雨里去,饿了吃凉馒头,渴了喝口白开水,一心一意为同志们服务,难道能说他的担子轻吗?
参加劳动是“无官一身轻”吗?广大干部奔赴“五·七”干校,由“官”到民,参加了集体生产劳动的实践,这是一场深刻的思想革命,是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万年大计,是毛主席无产阶级干部路线的伟大胜利。我队新老干部经过一年的劳动实践,精神面貌都发生了显著变化,这是十分可喜的事情。原农林局副局长、现干校革委会副主任,是一九三八年参加革命工作的六十多岁的老干部。他来到干校后,坚持和同志们一起劳动,不论是严寒的深冬,还是烈日炎炎的酷夏;不论是收工的路上,还是外出开会的途中,总是背着粪筐拾粪,不为名,不为利,保持着谦虚、谨慎、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焕发了革命的青春。这些老干部的共同体会是:如果把下放劳动当成解甲归田、松心的路走,势必放松自己的思想改造,路越走越窄,到后来还是一条修正主义的路;如果把下放劳动当作是“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就会无限忠于毛主席,人老志更坚,革命重担挑在肩,继续革命永向前。对这样的同志,劳动不是感到松心,而深感这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迫切需要,是毛主席要我们更好地把革命的重担挑起来。
问题是少数错误比较严重的同志,由于中了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劳动惩罚论”和“入党做官论”的毒,不能正确理解毛主席关于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因而感到做“官”的念头渺茫了,认为自己“错误不少,工作干不了,年近半百,不费神,不动脑,薪水够养老”,于是就冒出贪图安逸的“轻松”思想。这些同志因“官”做不成了,什么继续革命,什么人民利益,党的利益,全部抛到一边,把干部下放劳动的极好学习机会,当作“松心”、“养神”、“一身轻”的落脚点。这些同志应该清醒了:是把下放劳动当作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起点,还是当作革命到头的归宿?是重新学习,挺起身来革命,还是消极失望,躺倒不干?这是在新形势下两种思想、两条路线、两个阶级的斗争。这对每一个革命干部都是严峻的考验,切不可掉以轻心!
“为这专,当那家,到干校,全白搭,劳动劳动算了吧。”这是“劳动松心论”的又一种表现。
持这种想法的同志,大多是旧学校培养出来的技术干部,由于受了刘少奇“读书做官论”的影响,个人成名成家的思想比较严重。“为这专,当那家”,这是没有改造好的旧知识分子为个人奋斗的“金字塔”。他们为了在业务上搞出点所谓“名堂”,中外书籍一大堆,抄这抄那,绞尽脑汁写论文,为个人利益的确下过一番功夫。他们来到干校后,参加了体力劳动,天天和沙子石头打交道,认为成名成家“没有什么希望”了,就出现了钢笔生锈,本子丢,一天到晚啥也不想,“劳动劳动算了吧”的单纯劳动思想。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说:“从旧学校培养的学生,多数或大多数是能够同工农兵结合的,有些人并有所发明、创造,不过要在正确路线领导之下,由工农兵给他们以再教育,彻底改变旧思想。”在毛主席这一伟大指示的指引下,我队很多从旧学校培养出来的知识分子,在劳动实践中,认真对照检查自己,把一镐一锄都与自己的思想改造联系起来,都与继续革命挂上钩。他们深刻认识到,追求成名成家和“劳动劳动算了吧”的个人主义思想,都是中了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入党做官论”和“劳动惩罚论”的毒害,是继续革命的大敌。因此,他们自觉改造世界观的积极性大大发挥出来了。原农林局有个技术干部,认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决心改造世界观,把干校当成斗私批修的战场,走理论联系实际的道路。在白薯育苗过程中,他虚心向贫下中农学习,克服了种种困难,获得了单位种薯较高的出苗标准,保证了今年白薯种植计划的圆满完成。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希望我国的知识分子继续前进,在自己的工作和学习的过程中,逐步地树立共产主义的世界观,逐步地学好马克思列宁主义,逐步地同工人农民打成一片,而不要中途停顿,更不要向后倒退,倒退是没有出路的。”知识分子要是死抱住个人成名成家的打算,那是没有出路的。来到“五·七”干校参加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是要把原来的个人主义换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那种“劳动松心论”的思想,是不想前进、中途停顿或者向后倒退的思想,实际上还是抱住个人主义不放,不过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必须彻底挖掉“入党做官论”、资产阶级名利思想的流毒,抓紧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在下放劳动的实践中滚一身泥巴,把自己改造成为受工农兵欢迎的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劳动松心论”是干部重新学习的绊脚石,是干部下放劳动过程中两种思想、两条路线、两个阶级斗争的反映,它是叛徒刘少奇“入党做官论”的翻版。因此,我们必须高举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革命批判大旗,对其进行彻底批判。我们一定要沿着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的“五·七”道路奋勇前进。


第3版()
专栏:

列宁:《青年团的任务》
只有在劳动中同工农打成一片,才能成为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列宁:《青年团的任务》


第3版()
专栏:七亿人民都来做批判家

“劳动惩罚论”是反动的谬论
金向红 涤非
干部下放劳动,是一个伟大的社会变革,是一场深刻的思想革命。广大工人、贫下中农热烈欢迎干部下放劳动,他们说:“能官能民,能上能下,我们就是需要这样的干部。”一小撮阶级敌人却散布什么“下放没好人,好人不下放”的反动谬论,妄图破坏干部下放劳动。而我们有些同志也受到影响,对下放劳动存在一些糊涂的认识,认为“在职干部高人一等,下放干部低人一等”。总觉得下放劳动“不光彩”。
在对待干部下放劳动的问题上,一直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总是指引广大干部不脱离劳动,不脱离群众,不脱离实际。毛主席谆谆教导我们:“干部通过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件带根本性的大事,它有助于克服官僚主义,防止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大肆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干部路线,目的就是要把广大干部引向脱离劳动,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的邪路。刘少奇不遗余力地推销“劳动惩罚论”,就是为了破坏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颠覆无产阶级专政。
什么“下放没好人,好人不下放”!这是对广大干部的极大诬蔑。成千上万的干部,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奔赴农村,奔赴革命最需要的地方。他们当中,有过去战争年代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的老干部,有解放以后成长起来的新干部,也有在文化大革命中冲杀出来的革命闯将。他们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敢于同封、资、修的陈腐观念彻底决裂。他们的革命行动就是好得很!
毛主席还教导我们说:“广大干部下放劳动,这对干部是一种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许许多多下放劳动的干部,对毛主席的指示,都有比较深刻的理解:劳动,可以更好地克服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思想障碍,使老干部焕发革命的青春,使新干部更加朝气蓬勃;劳动,象暴雨一样,有力地冲刷干部灵魂深处的资产阶级的脏东西;劳动,把干部和工农基本群众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劳动,象炼钢炉一样,使干部经受千锤百炼,铸炼一颗无限忠于毛主席的赤胆忠心。因此,他们把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看作本份,看作是继续革命的新起点,是在毛主席指示的革命化大道上迈出的新步伐。这种对干部下放劳动的赞颂,充分反映了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战斗洗礼的广大干部的崭新的精神面貌。这是那些厌恶劳动、鄙视劳动人民的资产阶级庸人所无法想象的。
在下放劳动的干部中,也有一些干部犯过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他们过去所以犯错误,有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长期脱离劳动,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在资产阶级的“香风”毒雾面前,缺乏坚强的抵抗力,以致几乎陷入修正主义的泥坑,不能自拔。他们下放劳动,到三大革命斗争第一线去经风雨,见世面,在群众斗争的大风大浪中,重新学习,改正错误,继续前进。这是毛主席对犯有这样那样错误的干部的最大关怀和最大期望。所以,这些同志下放劳动,是为了更好地接受工农再教育,彻底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是继续革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根本不是什么“惩罚”。
如何看待劳动,这是无产阶级世界观同资产阶级世界观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一切剥削阶级,都是不劳动的。他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不劳而获,成为可耻的寄生虫。为了维护他们的反动统治,完全颠倒了历史,编造一套什么“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官贵民贱”的反动谬论。叛徒刘少奇鼓吹什么“入党做官论”及其变种“劳动镀金论”、“劳动惩罚论”,充分暴露了他是一个剥削阶级的代表人物,是为剥削阶级服务的。刘少奇一伙承袭孔孟之道的衣钵,一贯反对干部下放劳动。同时,他们又把一批在他们看来“不听话”、“不顺手”的干部“下放劳动”,作为惩罚。在这些剥削阶级代表人物看来,整天从事生产劳动的工人、贫下中农都是“下等人”,干部下放劳动,就是对干部的惩罚。而在我们无产阶级看来,干部下放劳动,是为了接受工人阶级、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彻底改造世界观,把自己锻炼成一个能上能下,能“官”能民的继续革命的坚强战士。这样的战士,不论当“官”,还是为民,只是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样的战士,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就能为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奋斗终身。


第3版()
专栏:

革命一辈子 劳动一辈子
湖北省宜昌市第一砖瓦厂 周登才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一贯重视对干部的教育和培养。在“九大”期间,毛主席在谈到新选进中央委员会的基层同志时,谆谆教导说:“要注意,要他们不要脱离群众,不要脱产,又要工作。”这是毛主席对广大干部,特别是对新干部的最大关怀,最大爱护。我们要永远铭刻在心,坚决照办。
对于劳动,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看法。在我们无产阶级看来,劳动最光荣。干部只有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最经常、最密切的联系,永远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人民勤务员,为无产阶级掌好权,用好权。一切剥削阶级则认为劳动“低人一等”,宣扬“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反动谬论,把劳动人民看成是“卑贱”的人。这是两个阶级的根本对立的世界观。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鼓吹的“劳动惩罚论”、“劳动镀金论”,是剥削阶级反动世界观的表现,妄图使广大干部脱离劳动,脱离群众,脱离实际,滑进修正主义的泥坑,成为他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因此,是把劳动当作本份,甘做普通劳动者,还是轻视劳动,躲避劳动,只想做官,不愿当老百姓,这是辨别一个干部是继续革命还是半截子革命的标准。
文化大革命中,同志们选我担任厂革委会委员。当时,我心情十分激动,总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天到晚和大伙在泥水里滚打,心里很痛快。可是后来,我强调事情多,渐渐浮上来了。心想,工作需要嘛,少干点活没关系。当同志们提出这个问题后,我反复学习了毛主席的有关教导,认真检查了自己“少干点活没关系”的思想。我认识到,当了干部就想“少干点”,正是刘少奇“劳动惩罚论”、“劳动镀金论”的流毒和剥削阶级旧思想在自己头脑里的反映。今天想少干点,明天就会想一点不干。天长日久,就会滑到修正主义泥坑里去,丧失代表群众的资格。这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关系可大哩!于是,我狠斗“私”字,狠批“刘毒”,穿上工作服,怀揣《毛主席语录》,拿起工具,同本班工人一起,坚持在车间顶班劳动。
对一个干部来说,能不能参加劳动,固然是个考验。然而,参加了劳动,能不能坚持下来,是个更严峻的考验。在实践中,我深深体会到:要继续革命,就要坚持参加劳动;要革命到底,就要一辈子不脱离劳动。为此,我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当作促进自己思想革命化的根本途径,始终坚守在劳动岗位上。我的劳动岗位是“守土”,有人认为这个工种又脏又累又麻烦,是个“苦差事”,不愿意干。我想:自己是共产党员、革委会委员,应该抢先干。脏,正好有利于冲刷头脑中的私心杂念;累,可以磨练自己的革命意志;麻烦,可以促使自己自觉养成过细地做工作的习惯,提高领导水平。群众见我每天都是满身泥土,满脸汗水,担心我年纪大,有病,会累坏身体,都劝我换个工种。我说:“干革命那能光讲舒服。艰苦点,对促进思想革命化才有好处。”在实践中,我深深体会到:经过劳动,手茧磨厚了,就和群众的感情加深了;衣服弄脏了,心就炼得更红了;汗水流多了,就能防止“官气”沾身。只有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才能朝气蓬勃地永远紧跟毛主席干革命。
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不仅是老干部的事,也是我们这些从劳动岗位上新选上来的新干部时刻要注意的大问题。我们必须把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劳动惩罚论”、“劳动镀金论”,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传统批倒批臭,把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制度永远坚持下去。革命一辈子,劳动一辈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