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8年9月5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坚定不移地宣传毛泽东思想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洪流,正沿着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的胜利航向滚滚向前。《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重要文章《把新闻战线的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发表,标志着新闻战线斗、批、改高潮的到来。
新闻战线同各条战线一样,多少年以来,一直存在着惊心动魄的阶级斗争。
毛泽东思想是反对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的强大思想武器。因此,一切反动阶级要想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搞复辟活动,势必要把矛头对准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对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新闻界的走资派吴冷西及其一伙,极端仇视毛泽东思想,害怕毛泽东思想在全中国、全世界广泛传播。中国赫鲁晓夫就曾以无比仇恨、无限恐惧的心情狂吠什么报纸宣传毛泽东思想“太多了”,“太多了,就有一定的危险性”。主子一呼,奴才百应。中国赫鲁晓夫在新闻界的代理人,立即丧心病狂地叫嚷:“工农兵学习毛主席著作是不能立竿见影的”。真是反动透顶,恶毒之极!
工农兵群众对毛主席有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对毛主席的话听起来无比亲切,学起来格外认真,用起来特别带劲。对毛主席的指示,我们理解的要坚决执行,暂时不理解的也要坚决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加深理解。因此,广大工农兵群众学习毛泽东思想最能立竿见影。
去年九月,毛主席发出了重要指示:“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工人阶级内部,更没有理由一定要分裂成为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广大工农兵群众闻风而动,雷厉风行,迅速实现了革命的大联合,进而实现了革命的三结合。难道这不是立竿见影吗?
英雄的大寨的贫下中农,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忠心,发扬愚公移山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人换思想地换装,为我国农业战线树立了光辉榜样。难道这不是立竿见影吗?
毛主席的好战士蔡永祥入伍仅仅八个月,由于努力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确立了无产阶级世界观,在革命需要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难道这不是立竿见影吗?
“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我们无产阶级的报纸就是要坚定不移地、深入广泛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我们无产阶级的新闻战士就是要为宣传和捍卫毛泽东思想而战斗,为宣传和捍卫毛泽东思想而献身。


第5版()
专栏:

工农兵是新闻战线上的主力军
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不应当关门办报,应面向群众,又要有大方向,又要新鲜活泼。”这是办好无产阶级报纸的根本方针,为无产阶级新闻工作者指出了同工农兵相结合的光明大道。
但是,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新闻界的代理人邓拓、吴冷西之流,疯狂地抵制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办报路线,推行了一条“专家办报”、“关门办报”的修正主义新闻路线。他们的所谓“专家办报”,就是依靠那些叛徒、特务、汉奸、反动文人、反动学术“权威”办报,把无产阶级报纸这个重要宣传阵地拱手让给他们,让他们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恶勾当。在中国赫鲁晓夫指使下,他们互相勾结,互相利用,为了共同的“政治上的需要”,他们采取借古讽今、指桑骂槐、旁敲侧击等阴险毒辣的手法,向党、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发泄他们刻骨的阶级仇恨,射出了一支又一支暗箭,什么《李慧娘》、《海瑞罢官》等毒草都先后炮制出来,为复辟资本主义大造反革命舆论。
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新闻界的代理人吴冷西之流,极力封锁毛主席的声音,抗拒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领导,把广大工农兵关在门外。他们胡说什么工农兵没有文化,没有知识,只能拿锤头、锄头、枪杆子,两张纸也写不出一点东西。就这样,他们把大量工农兵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为社会主义革命大叫大喊的新鲜活泼、很有生气的文章扣压下来。
谁说工农兵没有文化?谁说工农兵没有知识?这纯粹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我们工农兵最富有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经验,是我们创造了文化,创造了历史。我们工农兵不但是历史的主人,也是文化的主人,是办报的主力军。他们之所以把工农兵关在门外,其目的就是怕掌握了毛泽东思想的工农兵占领报纸这个宣传阵地,使他们篡夺报纸领导权为复辟资本主义制造舆论的美梦不能得逞。我们就是要针锋相对,把报纸的领导权牢牢地掌握在工人阶级手里,使之成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使之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强有力的工具。
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我们有毛主席为我们撑腰,也一定能够领导一切,也一定能领导报纸,报纸也将越办越好。让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新闻界的代理人在我们面前发抖吧!让中国赫鲁晓夫鼓吹的“专家办报”、“关门办报”的修正主义新闻路线见鬼去吧!


第5版()
专栏:

无产阶级报纸必须为工农兵服务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在阶级消灭之前,不管报纸、刊物、广播、通讯社都有阶级性,都是为一定阶级服务的。”在阶级社会中,报纸总是阶级斗争的工具。世界上决没有什么超阶级的报纸,各个阶级的报纸统统都是为本阶级的利益服务的。我们无产阶级的报纸,就是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使报纸起到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巨大作用。
但是,中国赫鲁晓夫却胡说什么报纸是“为读者服务的”,“为看报的人服务的”。
“读者”是划分阶级的。一张报纸,不同的阶级看了就有不同的反应。《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发表的毛主席关于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一系列最新指示,不同的阶级就有根本不同的反应。我们工人阶级最忠于毛主席,对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坚决拥护,坚决照办。为了全面落实毛主席的最新指示,我们刀山敢上,火海敢闯。可是,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以及国内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和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他们对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吓得胆战心惊,恨得咬牙切齿,于是到处造谣诽谤,挑拨离间,兴风作浪,妄想扭转历史车轮,阻挡社会的前进。
你看!这两个阶级的读者爱憎是多么鲜明的不同。同一张报纸哪里能够同时为两个对立的阶级服务呢?中国赫鲁晓夫所谓的“为读者服务”、“为看报的人服务”,只不过是一层纸糊的伪装,一捅就破!中国赫鲁晓夫的“读者”,就是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
中国赫鲁晓夫为他的“读者”在我们无产阶级的报纸上争地位,要我们的报纸说“资本家好”,说“工人不好”。
资本家哪一点好?在那人吃人的旧社会,我们工人阶级受尽了资本家的压迫和剥削,资本家把我们工人当牛马,我们工人起早搭黑,累死累活,到头来吃不饱穿不暖,多少人被逼得走投无路,卖儿卖女,家破人亡。这就是吃人肉喝人血的资本家对待我们工人阶级的“好处”,我们世世代代永远不会忘记这笔血泪账。
中国赫鲁晓夫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吹捧什么“资本家好”,就是妄想让无产阶级报纸成为复辟资本主义的舆论工具,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
无产阶级报纸必须为工农兵服务。我们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人阶级,早就看穿了中国赫鲁晓夫的狼子野心,绝对不允许他的美梦实现。我们就是要彻底批判他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新闻路线,肃清其流毒,让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插遍新闻阵地。


第5版()
专栏:

人民解放军八三一三部队通讯报道骨干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同志们,热烈欢呼毛主席关于“不应当关门办报,应面向群众,又要有大方向,又要新鲜活泼”的最新指示的发表,决心遵照毛主席的教导,把新闻战线上的大革命进行到底!
红影兵摄(新华社稿)


第5版()
专栏:

无产阶级新闻事业永远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
——彻底批判中国赫鲁晓夫反革命修正主义新闻路线
空新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在世界上存在着阶级区分的时期,报纸总是阶级斗争的工具。
无产阶级新闻事业,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新闻路线,无产阶级新闻事业必须为无产阶级的政治路线服务,必须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有力武器。
中国赫鲁晓夫这个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出于他的反革命需要,长期以来,一贯仇视和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新闻路线,疯狂推行反革命的资产阶级新闻路线,妄图使新闻事业变成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所谓“民办”论、“为读者服务”论、“普遍兴趣”论,就是中国赫鲁晓夫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新闻路线、推行资产阶级新闻路线而放射出来的三支毒箭。对中国赫鲁晓夫的这些反革命修正主义谬论,必须彻底批判。
中国赫鲁晓夫鼓吹所谓“民办”论,就是反对无产阶级占领新闻阵地
毛主席教导我们:在阶级消灭之前,不管报纸、刊物、广播、通讯社都有阶级性,都是为一定阶级服务的。无产阶级的新闻事业,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因此,必须牢牢地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必须由无产阶级来办,由无产阶级的政党来办。
中国赫鲁晓夫顽固地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公然反对无产阶级的新闻事业必须由无产阶级来掌握领导权,大肆鼓吹所谓“民办”论。他叫嚷什么新华社应该“民办”,“不要老是强调官方身份,更不要把自己束缚得死死的”。
世界上难道果真有什么不受一定阶级、一定政党领导的所谓“民办”新闻事业吗?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世界上没有一家报纸没有自己的政治立场,没有一家报纸不代表一定阶级或政治集团,用自己的消息和言论,去直接或间接影响读者,让读者接受它的政治主张,拥护它所拥护的,反对它所反对的。在资本主义社会里,资产阶级为了掩盖资产阶级专政的反动实质,常常豢养一批“帮闲文人”,办几家所谓“民办”报刊。从表面上看来,“在朝的骂在野的,在野的骂在朝的”,似乎真有“民办”新闻事业。其实,这是十足的欺骗。这种所谓的“民办”新闻事业,同样是有阶级性的,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它们有时对资产阶级也骂上几句,但正如鲁迅曾经尖锐指出过的:他们这种“骂”,正象“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事实清楚地说明,中国赫鲁晓夫大肆鼓吹什么“民办”新闻事业,完全是阴谋,是彻头彻尾、彻里彻外的反革命修正主义黑货。
中国赫鲁晓夫为什么如此狂热地鼓吹所谓“民办”新闻事业,反对无产阶级对新闻事业的领导呢?这就要联系到当时的历史背景来看。那是一九五六年,正是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上大反斯大林,大搞“自由化”,大搞资本主义复辟的时候。混进党内的中国赫鲁晓夫,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赤膊上阵,积极配合苏联赫鲁晓夫的反共逆流,在国内刮起了一股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黑风。所谓“民办”新闻事业,就是这个反革命阴谋的一个组成部分。
中国赫鲁晓夫鼓吹所谓“为读者服务”论,就是反对新闻事业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作为观念形态的文学、艺术、学术、新闻等等事业,要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毛主席教导我们:“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毛主席的指示,深刻地揭示了无产阶级报刊鲜明的阶级性和党性。
中国赫鲁晓夫公然同毛主席的伟大指示大唱反调,他从资产阶级报阀的垃圾堆里,拾起了“为读者服务”论的破烂,对新闻工作者大叫大嚷什么:“你们是为读者服务的,为看报的人服务的。看报的人说好,你们的工作就是作好了。”在这里,中国赫鲁晓夫完全抽掉了无产阶级新闻事业的阶级性和党性,把无产阶级新闻事业要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篡改成资产阶级的“为读者服务”。
“读者”是划分为阶级的,不同阶级的新闻事业,必然为不同阶级的读者服务。绝没有什么超阶级的“读者”,也绝没有同时为所有阶级的“读者”服务的新闻事业。无产阶级新闻事业的服务对象,是广大的工农兵。离开了“读者”的阶级性,抽象地去谈什么“为读者服务”,就是在新闻事业中推销修正主义的“全民”方针,实际上也就是要无产阶级新闻事业为资产阶级服务。
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阶级斗争,集中到一点,是政权问题。就是无产阶级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要推翻无产阶级专政。中国赫鲁晓夫大肆鼓吹所谓“为读者服务”论,其罪恶目的,就是妄图让人们忘记政权,忘记无产阶级专政,以便实现他篡党篡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
中国赫鲁晓夫鼓吹所谓“普遍兴趣”论,就是反对宣传毛泽东思想
林副主席指示我们,无产阶级的报纸必须“努力宣传毛泽东思想,坚决按毛主席办报思想办报”。
无产阶级新闻事业的最根本的任务,就是宣传毛泽东思想。要努力把报纸办成一个学习、传播和普及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要用毛泽东思想统帅新闻报道的一切方面,最迅速、最准确地传达毛主席的声音,使毛泽东思想同广大工农兵群众结合起来,成为自觉的行动,变为改造世界的无穷无尽的力量。
中国赫鲁晓夫出于他的反革命本性,疯狂反对无产阶级新闻事业宣传毛泽东思想。他的一个恶毒的手法就是大肆鼓吹资产阶级的“普遍兴趣”论。他声嘶力竭地叫嚷什么:“要有普遍兴趣,……资产阶级通讯社能搞得有兴趣,难道我们就不能搞得更有兴趣吗?”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陆定一之流秉承他们的主子的意旨,也大肆叫嚷“按照群众的客观利益来培养群众的兴趣是我们高尚的责任”,等等。在中国赫鲁晓夫的指使下,新闻界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把报纸的大量版面,广播的主要节目,用来宣传资产阶级的“知识性”、“趣味性”的黑货,向无产阶级进行了一场没有枪声、没有炮声的猖狂进攻。
我们无产阶级的报纸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工具,绝不能搞什么资产阶级的“知识性”、“趣味性”。毛主席早在一九二五年就教导我们:“为什么出版政治周报?为了革命。”林副主席也指示我们:“报纸是不见面的指导员,不见面的司令员,等于函授学校,每天发教材,是多快好省的办法。”我们无产阶级的报纸,是“为了革命”,是人民群众的“指导员”,“司令员”,是“函授学校”。它必须以毛泽东思想为指针,去指导群众,教育群众,帮助群众在斗争中看清方向,正确认识和解决各种问题,创造出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
我们无产阶级的新闻战士,一定要奋起毛泽东思想的千钧棒,彻底批判中国赫鲁晓夫的资产阶级新闻路线,彻底肃清他散布的一切反革命修正主义流毒,让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在我们的新闻阵地高高飘扬,永远飘扬!
(原载《解放军报》,本报有删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