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8年7月5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巴西学生坚持展开反美反独裁斗争
累西腓万名学生示威,反对美帝文化侵略,愤怒烧毁美帝星条旗
秘鲁美资铜公司两千多工人罢工反对美国资本家剥削
据新华社四日讯 里约热内卢消息:巴西进步学生继续开展斗争,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抗议亲美军事独裁政权血腥镇压学生运动,要求民主权利和实行教育改革。
在伯南布哥州首府累西腓,一万名学生二日晚举行盛大的反美反独裁示威游行。愤怒的示威群众烧毁了一面美国星条旗,表示他们对于美国殖民主义者的仇恨和唾弃。还有六个州最近也爆发了反美反独裁的示威行动。
在里约热内卢八万名学生、教师、艺术家六月二十六日举行声势浩大的反美反独裁示威游行之后,巴西学生向当局严正提出以下要求:立即释放所有在最近反美反独裁斗争中被捕的人、停止一切警察镇压、改革教育制度、取消对艺术作品和文化活动的审查制度。但是巴西当局二日晚悍然拒绝了这些正当要求,这就进一步暴露了它坚决与人民为敌的狰狞面目。
新华社四日讯 利马消息:美国南秘鲁铜公司在秘鲁南部所经营的托克帕拉铜矿的两千二百多名矿工,二日举行不定期总罢工,抗议美国资本家对他们的残酷剥削,要求增加工资。
铜矿工人的这次罢工给予这家美国公司以沉重打击,使它每天损失十一万美元。为了镇压罢工工人,秘鲁当局向这个矿区增派了警察。
最近,秘鲁库斯科省孔本西翁地区的约两万名农业工人举行无限期总罢工,抗议秘鲁政府欺骗人民的假“土改”。这次罢工使这个地区所有庄园和农场的农业活动陷于瘫痪。
在这以前,瓦拉尔山谷和昌凯山谷两千多名参加了秘鲁农民联合会的农业工人举行大会,强烈抗议庄园主对他们的迫害。在会上发言的人号召农业工人团结起来,为争取土地、正义和自由而进行艰苦的、长期的、有效的斗争。
据新华社四日讯 瓜亚基尔消息:最近在厄瓜多尔不断爆发农民和工人用暴力夺取土地的斗争。
几天以前,厄瓜多尔南部的卡莱曼加附近的“圣安娜”庄园的农民,不怕警察的残酷镇压,奋起反对庄园主的剥削,并夺取了这个庄园的耕地。
上个月,厄瓜多尔第一大城市瓜亚基尔的数百名没有栖身之处的工人及其家属,夺取了这个城市南部“拉萨伊瓦”庄园的一部分土地,准备建造住房。工人们用砍刀、石块英勇反抗警察的镇压,打伤六名警察。警察用催泪弹、枪弹和大棒把夺地的工人强行赶走,并且逮捕了一批工人。


第6版()
专栏:国际评论

空话填不饱肚皮
正当印度许多邦再度发生严重粮荒,数百万印度农民遭到严重饥饿威胁的时候,印度反动政府的头头英迪拉·甘地之流和他们控制的宣传机器,却在大肆吹嘘印度的“大丰收”。他们胡吹什么“三年内粮食不依赖外援”、“两、三年后不再进口粮食”云云。这些牛皮大王真是可以说是无耻到家了。
列宁曾经指出:各个资产阶级的和地主的政府压制人民,除了使用暴力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方法,“这就是欺骗,恭维,说空话,无数的约许,小恩小惠,小处让步大处不放等等。”
印度反动派是惯于此道的。他们为了维持其反动统治,一贯对印度广大人民采取血腥镇压和政治欺骗的反革命两手。吹牛撒谎是他们的拿手本领。一九五六年,英迪拉·甘地的父亲尼赫鲁就曾拍胸脯保证,印度在五年之后“不仅要在国内充分供应粮食,而且还要出口更多的粮食”。结果五年后不是出口,而是进口更多的粮食。一九六一年,国大党头头们又吹牛说,五年后粮食年产量要上升到一亿吨。但是,到一九六六年,粮食产量不仅不是上升,而且是下降,比五年前的产量还要低。印度反动派就是这样一直厚着脸皮讲空话来应付广大群众的不满。吹牛,破产,再吹牛,再破产,这已成为近十年来印度反动派在粮食问题上的一条行动守则。最近,由于印度许多地区饥荒开始蔓延,英迪拉·甘地又在重施这种故技,妄图愚弄印度人民。
但是,空话说得再漂亮,也填不饱广大饥民的肚皮。广大的印度人民从他们的切身遭遇中早已获得了一条经验:印度反动派老是吹牛皮,他们老是饿肚皮;印度反动派的牛皮吹得越大,他们的裤带就勒得越紧。印度人民日益清楚地认识到,只有推翻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罪恶统治,印度人民才有可能改善他们的生活。在今天的印度,革命人民群众反饥饿、求生存的斗争此伏彼起。英迪拉·甘地之流的吹牛撒谎,只能更加激起印度人民的愤怒,更加促进他们的斗争。(附图片)
印度粮荒严重,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靠吃树叶、草根和黄麻叶过活。这一家老小没有粮食吃,只好以野谷做成的“面包”充饥。 新华社发


第6版()
专栏:

抗议反动当局对黑人迫害 同法西斯警察展开激烈搏斗
美国西雅图黑人青年一连三天英勇抗暴
芝加哥交通工人罢工使全市交通陷于严重瘫痪
新华社四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西雅图市数百名黑人青年从七月一日到三日一连三天和法西斯警察展开激烈的搏斗,抗议反动当局对黑人青年的迫害,掀起了新的抗暴斗争。
七月一日,西雅图市的黑人青年在这个市黑人区的一家中学举行大会,愤怒地控诉和抗议反动当局对华盛顿大学三名黑人学生的迫害。这三名学生因参加了一所中学的静坐示威,被反动当局非法判处了六个月的徒刑。
在警察无理地破坏大会和进行镇压时,与会的黑人青年不畏强暴,挺身而起,用石块和燃烧瓶和警察展开了激烈的搏斗,还用石头砸了一些警车。
七月二日和三日,尽管警察使用了催泪瓦斯和直升飞机进行疯狂的镇压,黑人青年仍然英勇奋战,给了法西斯警察以重大的打击。
据新华社四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第二大城市芝加哥公共交通系统职工从二日晚上开始举行罢工,使这个城市的大部分公共汽车、高架和地下铁道火车停驶,整个城市的公共交通陷于严重瘫痪。
这是芝加哥市公共交通系统职工四十多年来的第一次罢工。罢工工人要求更新不安全的设备、给工人告病假的权利。罢工者抗议工会领导不对公共交通管理当局进行斗争、争取实现工人的合理要求。
三日,罢工还在扩大。


第6版()
专栏:

在进步工人、学生强烈谴责和抵制下
法国“国民议会选举”丑剧黯然收场
法修无耻同资产阶级政党同流合污企图从“选举”中分得残羹剩饭
据新华社三日讯 本社记者报道:法国统治集团在法国人民运动空前高涨的形势下,最近上演了一出“国民议会选举”的丑剧。法国垄断资产阶级妄图把这次“选举”作为扑灭法国人民斗争和协调统治集团内部矛盾的手段,用以稳定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但是,对于遭到工人、学生沉重打击的法国统治集团来说,这种“选举”花招,非但成不了它们的救命稻草,反而会使人民更加看清它们的反动本质,从而促使人民的更广泛更猛烈的斗争。
这次“选举”是在五月底法国工人、学生掀起斗争高潮时,由法国总统戴高乐宣布进行的。工人和学生的斗争猛烈地打击了法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使他们惊慌失措,坐卧不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戴高乐在统治集团内部紧张商讨后,匆忙宣布解散刚在去年选出的国民议会,重新举行“选举”。企图在法修集团这伙叛徒工贼的配合下,利用“选举”这块资产阶级假民主的招牌,瓦解工人和学生的斗志,把斗争引到邪路上去。
法国垄断资产阶级玩弄这次“选举”花招,也是为了便于他们内部各派势力之间进行政治买卖,协调关系,勾结起来共同对付法国的工人和学生。
法国垄断资产阶级导演这场选举的险恶用心,还在于借口保持选举期间的“平静”,来大肆镇压法国工人和学生的斗争。
法国垄断资产阶级抛出来的这一“选举”阴谋,一开始就遭到了法国进步工人和学生的谴责和抵制。他们不仅继续坚持斗争,而且在许多示威游行中,烧毁了大量资产阶级政客竞选用的广告牌,捣毁了为竞选服务的办事处,烧掉了投票箱,以表示他们对这种政治骗局的愤怒抗议。六月三十日,巴黎学生还不顾政府的禁令和警察的镇压,举行了反对“选举”的示威。许多进步工人和学生在这次“选举”中采取了抵制态度。
与此成鲜明对照的是,法修集团分外卖力地为这出“选举”丑剧东奔西走,摇旗呐喊,充当了法国统治集团的忠实走狗。他们一心一意想通过这次“选举”从法国统治集团那里分得更多的残羹剩饭。在竞选过程中,他们再一次公然同资产阶级政党同流合污,大搞所谓选票“联盟”。对于工人和学生的革命斗争则恶毒攻击、诬之为“盲目暴动”,“不负责任的冒险”等等。罗歇在六月二十八日的竞选演说中,更是无耻地自我表白法修同工人和学生的革命行动“毫无共同之处”,并且“一开始就谴责使用这种方法”。他们还到处张贴标语,表白自己“没有打破过一扇玻璃窗”,“没有烧过一辆汽车”,“没有破坏过一所工厂和一个办公室”等等,这完全暴露了法修集团背叛法国人民的丑恶嘴脸。
现在,法国资产阶级的竞选丑剧已经基本结束。据一日公布的结果,在四百八十五个议席中,戴高乐派和同戴高乐组成政府联盟的独立共和党人占了三百五十八席,法修集团和其他资产阶级政党在议会中的席位则大大减少。资产阶级议会中席位的这种变动,只是法国资产阶级各派在议会中势力的重新调整,它绝不能缓和法国日趋激烈的阶级矛盾,也丝毫无助于法国统治集团摆脱面临的重重政治、经济困难。属于戴高乐派的法国总理蓬皮杜六月三十日在“选举”后承认:“未来无疑是困难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第6版()
专栏:

人民饿肚皮 政客吹牛皮
印度反动政府头头穷极无聊用吹牛撒谎掩饰严重粮荒激起人民更大不满
新华社三日讯 新德里消息:印度反动政府的高级官员最近乞灵于吹牛、撒谎的办法来掩饰国内严重经济困难和粮荒,但是这种拙劣的伎俩,连印度和英国的一些资产阶级报刊也认为骗不了人。
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最近在澳大利亚活动时,大言不惭地宣称印度将在三年内做到粮食不依赖外援,五年内经济不依赖外援。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德赛六月二十四日也吹牛说,印度在两、三年后不再进口粮食。近来,印度政府开动各种宣传机器,大吹大擂说什么去年“大丰收”,今年经济好转有望。
但是,最近阿萨姆、迈索尔、西孟加拉、比哈尔、奥里萨、安得拉等邦,纷纷传出了严重饥荒的消息。阿萨姆邦大约十万人几天吃不上一顿饭。据英国《金融时报》六月二十日报道,尽管去年下了些雨,但是印度粮食产量还远远满足不了国内的需要。
不久以前,印度反动政府装模作样地下令它的一个所谓“计划委员会”作出一个“计划”,规定从明年起五年内把外国经济“援助”减少一半。据透露,要做到这一点,印度的出口额每年必须增加百分之七。《金融时报》引述许多印度高级官员的意见说,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尽管印度反动政府拚命设法增加出口,但过去两年来印度出口额却没有增加。
据透露,印度计划委员会妄想从印度政府的官办企业的利润中捞点油水,来缓和经济困难,但是许多官办企业却在亏本。例如管理三家官办钢铁厂的印度斯坦钢铁公司,去年亏本达四亿卢比之多。
印度资产阶级报纸《印度斯坦时报》透露,由于要大量偿还外债本息,印度政府今年的外汇储备状况仍然非常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最近执政党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印国大党委员会)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许多国大党员惊慌地叫喊说,由于国内经济和政治情况恶化,象在法国出现的那样的形势有可能在印度出现。他们要求国大党反动政府赶快采取措施来欺骗印度的青年和人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