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8月7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毛主席说: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让文化回到劳动者手里来
山西晋生纺织厂工人出身的副总工程师 陆福庆
把笔杆子夺回来
毛主席说:“中国历来只是地主有文化,农民没有文化。可是地主的文化是由农民造成的,因为造成地主文化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从农民身上掠取的血汗。”旧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事实,正是这个样子。
在旧社会,学校的门儿,是专朝那些剥削阶级子弟开的。象我们这号穷光蛋、放牛娃,根本没资格进学校。我爹吃尽了不识字的苦头,总想供我学点文化。他到上海当了搬运工人以后,东借西凑闹下几个钱,送我在村里上了学。可是,洋学堂里哪有我们的立足之地?我一边放牛,一边上学,断断续续念了几天书,就被推出学校门外了。没法子,十四岁上就跟我父亲到上海给资本家做工去了。
我们从小就给地主、资本家做工。地主、资本家却用从我们身上榨取的血汗,为他们的子女办学校,让他们掌握笔杆子,好世世代代地剥削压迫我们。
在旧社会,剥削阶级手里的笔杆子真比刀枪还凶。他们一方面依靠枪杆子来专我们的政;另一方面又依仗他们手中的笔杆子,来欺骗、愚弄我们劳动人民,巩固他们的反动统治。要是不听他们的那一套鬼话,损害了他们的一点利益,他们的笔杆子一挥,不是扣工资,就是开除,或者写张状子,让你坐牢吃官司。
在旧社会,我恨透了那些剥削阶级文人,恨透了那些专门培养剥削阶级子女的洋学堂。当时我想有朝一日我们工人翻了身,当了家,作了主人,一定要把资产阶级手里的笔杆子夺过来,开办适合我们工人心愿的新学校,让文化回到劳动者手里来。
不许学校再培养“精神贵族”
解放后,党和毛主席真正把学校的大门给咱劳动人民打开了。毛主席根据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的需要,提出了教育为无产阶级的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这完全符合我们劳动人民的心意。
可是,那些钻到教育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对于劳动人民文化大翻身,怀着刻骨的仇恨,非常害怕工农兵群众掌握了笔杆子。他们利用职权,把持教育阵地,拒不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提出的教育方针,顽固地抱住资产阶级教育制度的框框不放。他们把剥削阶级的孝子贤孙优先“框”进学校中去,把工农兵群众的子女尽量“框”在学校之外。甚至用这些框框来腐蚀进了学校的工农子弟,引诱他们走个人奋斗的白专道路,专门为造就资产阶级的接班人服务。
解放后,我们厂来了二十几个大专毕业的技术人员,其中真正出身于工人、贫下中农家庭的只占少数。为什么剥削阶级的子女升学的多,劳动人民的子女升学的少呢?是他们的子女天生聪明,我们劳动人民的子女生来愚笨吗?不是。这是那些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坚持实行资产阶级教育制度的结果。
我的女儿陆惠琴,在她上中学的时候,我经常嘱咐她好好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将来当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她一回家,我就让她参加一些劳动,办一些好事。这孩子在家里表现得还算不赖。可到了学校,有些老师就说她没出息,脑子笨。她的俄文不好,老师也不帮助她,只是一股劲地给她施加压力,扣她的分,让她退班。我很生气。于是让她退了学,进厂做工。
进厂时,我给她讲家史,讲我当学徒时的痛苦生活,让她永远记住阶级仇。我还送给她一本《毛主席语录》,让她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当一个好工人。这孩子很注意带着问题学习毛主席著作,很注意虚心向老工人学习,进步比较快,许多老工人都夸她聪明,不久就入了团,并被评为优秀徒工。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学校的老师说她脑子笨,厂里的工人夸她聪明呢?是她一下子由笨变聪明了吗?不是,这是两个阶级两种立场对待事物的不同反应。工人喜欢和称赞的,那些资产阶级老爷们就不喜欢、不称赞;而那些资产阶级老爷们所喜欢和称赞的,我们工人就不喜欢、不称赞。我们厂就有一些曾被资产阶级教授、学者称赞为“学业优良”的“好学生”,进厂后却表现得很糟糕。他们不学习毛主席著作,不和工人结合,一头钻到技术书里,一心想钻出个什么“家”,什么“师”,什么“者”来。更痛心的是,有些出身好的年轻人,上了学校,受了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毕业出来以后,也闹资产阶级那一套,追逐名利,贪图安逸,不积极参加实际斗争,不愿到工人群众中去,同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越离越远。
对于这些问题,起先我们不甚理解,只是觉得不对味,觉得现在的学校办得不合我们的心意。学习了党中央关于教育改革的决定和《人民日报》社论,脑子里一下子就亮堂了,认清了这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只有彻底打倒旧的教育制度,才能建立起新的教育制度。这次教育制度的大革命,关系到培养什么样的接班人的大问题,关系到毛泽东思想能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的大问题,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变不变颜色的大问题。我们一定要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来彻底改革旧的教育制度,决不许我们的学校再去培养“精神贵族”。
靠毛泽东思想闹教育革命
毛主席经常强调:“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这是真理。敢于破旧,才能创新;旧的不破,新的不立。不彻底搞掉教育战线上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黑线,无产阶级的教育方针就不能贯彻执行。
我在十几年的技术革新中,对于破和立有比较深刻的体会。要说我在技术革新上有一些成就的话,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听了毛主席的话,敢于破旧框框、洋框框、死框框;敢于藐视资产阶级“权威”,敢于藐视“洋人”,超过“洋人”。不管你是哪国货,不管你是老牌机器,还是洋牌机器,不合格,就改。没有的,就造。改也好,造也好,都不受那旧框框、洋框框、死框框的限制和束缚。你胡说我不合格,不正规,我不理你那一套。反正你“框”不住我的脑子,套不住我的手,我相信的是实践。就这样我革新了二十多种机器。
我想,搞革新,必须破,才能立。搞教育改革,也必须破字当头,敢破敢立。不敢破旧,就不能立新。解放十六年来,旧的教育制度所以没有彻底改变,就是因为没有彻底批判资产阶级教育思想的影响,没有彻底打烂资产阶级的教育制度,没有贯彻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制定的无产阶级的教育方针。
破旧立新,靠什么破,靠什么立呢?必须靠毛泽东思想这个最锐利的武器。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我们要更好地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只有学好用好毛主席著作,才能方向明,眼睛亮,才能把教育战线上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和一切牛鬼蛇神统统揪出来,把资产阶级教育制度的老根子统统挖出来,把资产阶级的传家宝统统砸碎。
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我们是靠毛泽东思想翻身得解放的,我们是靠毛泽东思想闹革命搞建设的,我们一刻也离不开毛泽东思想。因此,我们劳动人民最爱读毛主席的书,我们最希望自己的孩子读毛主席的书。现在党中央关于把毛主席的书作为学校必修课的决定,说到了我们的心坎上,我们完全拥护,绝对赞成,并要求立即执行。我们要让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永远在无产阶级教育阵地上高高飘扬,永远在我们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心目中高高飘扬,让我们的儿孙后代,世世代代都永远读毛主席的书,永远听毛主席的话,永远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永不变色,永远革命。


第3版()
专栏:

用毛泽东思想抚育好苗苗
全国农业劳动模范 李顺达
绝不让我们的后代变色
旧社会,学校的大门是朝资本家、地主、富农开的。穷人家的孩子连小学都上不起,上大学更是没有份。毛主席领导我们闹革命,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把学校从官僚、地主、资本家的手里夺了回来,给我们贫下中农子弟上学开了门。
可是,一小撮钻到教育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对我们劳动人民在文化上大翻身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利用职权,千方百计推行修正主义的教育路线,抵制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教育路线。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向学生灌输剥削阶级的思想意识,妄图把我们的学校办成为资产阶级反革命复辟培养接班人的学校。这是一场两个阶级争夺下一代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我深深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一九五五年,我女儿李新娥高小毕业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把她送到中学去念书。满想她在学校里炼好思想,学好本领,掌握好无产阶级的刀把子和笔杆子,保卫我们的红色江山。谁想,不久就使我的心凉了半截。以前,村里人都夸她是个爱劳动的好姑娘。住了中学以后,不到一年,她就开始变了。回家来要吃好的,穿好的。吃了饭连碗也不洗。让她下地劳动,她总是说要做什么作业呀、功课呀,推三托四。问她到学校后有什么提高,她说的除了分数还是分数。我希望她能成为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可是她想的是离开农村。思想不对路,说话就不对味,真使人生气。我问下中农张秋富和共产党员马何则,他们说他们的儿子也是这个样子。他们也都非常生气。
我同贫下中农家长们说:毒蛇们要把我们的子女吞掉,我们要从毒蛇嘴里把子女夺回来;他们向我们的子女灌输资产阶级那一套,我们要按毛主席的教导,向子女们进行无产阶级的阶级教育、劳动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打那以后,孩子们回家来,我们就抽晚上时间给他们讲家史。假期学校给他们布置作业,我们也给他们布置作业: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村史和家史,进行劳动锻炼。
这样,他们拉,我们夺,斗争了二、三年,我们的子女虽也中了一些资产阶级思想的毒,可是总算没有被他们拉走。
现在可好啦!毛主席和党中央号召我们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彻底改革旧的教育制度。对于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号召,我们一千个拥护,一万个拥护!我们一定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导,积极参加斗争,把教育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牛鬼蛇神统统清除掉,决不允许他们继续作恶,决不允许我们的后代变色。
最根本的必修课
要把我们的学校,办成培养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学校,学校里教啥东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们对学校的教学内容早就发生了怀疑。一天,我问新娥学校的教学情况。她讲了语文课、数学课、地理课、历史课一大串,却把政治课和劳动课排在最后,当成两门
“装样子”课。教员讲课,左一个“大纲”,右一个“大纲”,就是没有毛泽东思想的教学大纲,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教学大纲。什么动物研究,植物研究,都是从书本到书本,室里来室里去。这怎么能培养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这怎么能造就出无产阶级的革命接班人!
《人民日报》社论指出,教学内容要改革,要把那些不好的教材统统埋葬,新教材必须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突出无产阶级政治,从初小到大学都要好好学习毛主席的书。
这话真是说在我们心坎上了。我们说,这必修课,那必修课,毛主席著作才是最根本的必修课;这重要,那重要,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教育最重要;这活动,那活动,生产劳动最当紧。只有打根儿上起就这样教育孩子,才能把资产阶级的流毒彻底肃清,才能培养出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俗话说得好:“小树不修不成材,小孩不教不成人。”我们从新娥上中学发现了问题,就马上对在小学念书的孩子们操上了心,要让他们从小就念毛主席的书,就受三大革命斗争的教育。每年的节日,我总要给孩子们讲阶级斗争史,生产斗争史,进行阶级教育、劳动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
一九六四年,我又给我们村里的小学提议,把学习毛主席的书,作为学生的必修课。孩子们最爱读毛主席的书,最听毛主席的话。
前几天,我碰见四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上学时抬着箩头拾粪。拾满一箩头,就倒在集体地里。我故意向他们说:“你们把粪倒在集体地里,回去让队长给你们记上工分。”他们一齐回答说:“我们学习白求恩,拾粪是为了革命,不是为了工分。”今年六月二十五日,天下大雨,孩子们看到水库边的麦子刚割完,还没有拾净麦穗。他们怕集体财产受损失,就向老师请求,到地里去拾麦穗。
小小的年纪有这样的精神面貌,说明他们全是毛泽东思想的阳光雨露抚育出来的好苗苗。
领取“思想毕业证”
一切钻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牛鬼蛇神,反动的资产阶级
“专家”、“学者”、“权威”,都非常害怕工农兵群众。他们为了培养资产阶级反革命的接班人,总是千方百计地使青年学生脱离广大工农兵群众,脱离三大革命斗争的实践。而青年学生,如果不和工农兵群众结合,不去经受三大革命斗争实践的锻炼,就会被资产阶级所腐蚀。因此,青年学生,不光要在学校里领取学业的“毕业证”,而且应当到工农兵群众中,到三大革命斗争的实践中去领取思想的“毕业证”。
一九六二年夏天,我的女儿新娥初中毕业了。她拿着“毕业证书”高高兴兴地对我说:“爸爸,我毕业了!”我说:“不,你没有毕业。你还没有领到贫下中农发给你的‘思想毕业证’,要领这张‘毕业证’至少还得三年。”接着,我就给她布置了三门课:第一,亲手交给四本《毛泽东选集》,要她从头到尾通读;第二,亲手交给她我曾经使用过的一把大镢头,让她练过硬的劳动本领,永远记住自己是劳动人民的子女;第三,要她练好杀敌本领,保卫社会主义江山。这一年,我们大队从初中毕业返乡的其他八名学生,我们也对他们进行了同样的教育。
烈火炼真金。在三大革命运动中,一伙一伙返乡的青年学生,锻炼了思想,增长了才干,增强了体质。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我们大队从中学毕业返乡的二十七人,高小毕业的八十五人。他们各自经过三年、五年的锻炼,都健壮地成长起来了。在这些青年中,有十五人领到群众发给的“思想毕业证”,升了学,参了军,进了工厂和机关工作。他们在新的岗位上,大多是“三好学生”,“五好战士”,“六好职工”或先进工作者。有四十五人在大队、生产队担任了干部。象我们大队年轻的党支部书记、妇女主任、民兵营长等,都是阶级斗争的先锋,生产劳动的能手,科学实验的闯将。我的女儿新娥也锻炼得思想红,劳动强,枪法准,被共青团员们选为大队的团支部书记。
看着这一群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的生龙活虎的青年人,我们老一辈贫下中农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反动派妄想在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复辟资本主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帮和资产阶级的“权威”老爷们,妄图为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培养接班人。告诉你们这些反动家伙,那是白日作梦!


第3版()
专栏:

编者的话
这几篇工农兵写的教育批判文章,生动活泼,充满了强烈的阶级感情,讲了许多深刻的道理,值得大家一读。
文化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在旧社会,他们创造的文化却被剥削阶级垄断起来,变成奴役劳动人民的精神枷锁。全国解放以后,在我国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劳动人民翻了身,当家做了主人。科学文化的大门也为劳动人民敞开着。工农及其子女享有受教育的优先权。但是,由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了我们的一些学校,党和毛主席提出的教育方针得不到贯彻,工农及其子女依然受到百般的排斥和打击。对这种极不合理的现象,党中央和毛主席一再严厉地批评,工农群众也早有意见。但是,那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顽固地坚持他们那一套教育思想、教育路线。
在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发出了伟大号召: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这完全符合劳动人民的心意。广大的劳动人民向教育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展开了坚决的斗争。他们说:“要把资产阶级手里的笔杆子夺过来,让文化回到劳动者手里来。”说得对,说得好!我们一定要彻底批判旧的教育思想,砸碎旧的教育制度,让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永远在教育战线上高高飘扬!


第3版()
专栏:

为啥两种讲法不相同?
解放军战士 卢炬成
我读高中的时候学过《纪念白求恩》。老师讲课的方法是:读、解释词句、分段、归纳主题思想、分析写作特点,最后是要求我们“背”。而对白求恩同志的国际主义精神和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共产主义精神,却三言两语地带过,并不要求我们去学习。
我入伍后,又学习了《纪念白求恩》。这一课是由我们指导员上的。在上课之前,指导员就我们新兵中存在的问题作了仔细的分析。比如我当时的问题是要当技术兵,不愿当步兵。指导员就针对我们的问题来讲这一课。他没有要求我们死读硬背,而是结合我们的实际情况,把毛主席这篇文章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个观点,讲深讲透。他反复给我们讲明学习这一课的重大意义,要求我们象白求恩那样,当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战士。他详细地给我们讲了白求恩同志的国际主义精神和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共产主义精神,我听了深受感动。
这一课真是打中了我的要害。从此,我尝到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甜头,越读越爱读。我决心当一辈子步兵,为人民服务一辈子。就这样,我踏踏实实地为党工作,年年被评上五好战士,并且入了党。
两种不同的教学方法,得出两种不同的效果:一种是资产阶级的教学方法,它排斥毛泽东思想,给学生灌输资产阶级的“智”;一种是无产阶级的教学方法,它突出毛泽东思想,能够更好地培养无产阶级的革命接班人。
两种不同的教学方法,体现了两种不同的立场和态度。根本问题还是教师的世界观的改造问题。只有在教师的头脑里来一番兴无产阶级思想、灭资产阶级思想的革命,然后才有教学方法上的革命。


第3版()
专栏:

不要分数挂帅
群教
从我们亲身体验中,深深感到旧的考试制度实行的是分数挂帅,不是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是为资产阶级培养接班人大开方便之门。
我们在中学时,学校为了片面追求“升学率”,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就成了全盘工作的出发点和基础。有的学校提出了“减轻毕业生负担,挤出一切时间复习功课”的错误口号。有的竟取消了毕业班的党团活动,免除毕业生担任校一级的社会工作,就连班上的一些工作也统统由班主任包干。甚至把同学们热烈响应毛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伟大号召,做好人好事,也指责为“不用功”、“不务正业”,用来打击学生的政治积极性。“分数”压倒一切,提高“升学率”成了唯一的奋斗目标。
这些资产阶级的“权威”,为了片面追求“升学率”,就千方百计“调动”学生复习功课的积极性,组织学生参观什么大学的校舍啦,实验室啦,介绍这所大学培养的是什么“工程师”啦,那所大学又培养的是什么“专家”啦,并且请“专家”“学者”作报告,现身说法,介绍他们成名成家之道。这就助长了青年个人奋斗、走白专道路的资产阶级思想。
毛主席教导我们,应该把青年培养“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但有些中学为了提高“考试成绩”,就取消了毕业班参加夏收、抗旱等劳动,毕业班的教室、宿舍、公共卫生区都要派低年级的同学帮助打扫。有的学校,甚至毕业生的衣服也是低年级同学洗,吃饭也是低年级的同学端。这怎么能够培养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呢?它只能培养出那种脱离工农群众的特权阶层。这种实行分数挂帅的考试制度必须砸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