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8月14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砸烂资产阶级教育制度
  北京化工学院有机系六一级 哀祖仁 许采文 李如兰 王文龙
  毛主席的伟大指示,象春天的阳光,照亮了我们的心。我们一定要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砸烂资产阶级教育制度。
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确实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当我们一跨进北京化工学院的大门,学校就向我们极力鼓吹什么:“北京化工学院是培养高级化工技术人材的高等学府,在大学五年里,要完成工程师的基本训练。”学校搜罗来的一些资产阶级的“教授”“学者”,也向我们传播一套套资产阶级的、严重脱离实际的、从书本到书本的治学之道,用种种框框束缚学生的手脚。化工学院本来是搞化学工业的,学校却叫学生钻书堆,同学们在化工学院念了三年书,还不知道化工厂是什么样子。
不但如此,这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还利用讲台千方百计向我们灌输名利思想,腐蚀青年,为他们的资产阶级教育路线服务。旧的大专学校,都强调一个“高”字。什么高等学府,讲的是高深理论,培养高等人材,大肆宣扬高人一等的思想。有一个教师,一次在讲塑料成型曲线的时候,他用手指沿着另一条曲线往上一划,提高嗓子说:“从这里就可以得到高奖金!”看!这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就这样猖狂地用什么高奖金、高薪等物质刺激谬论来腐蚀我们。
在他们这种思想的影响下,不少同学中了名利思想的毒,掉进了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泥坑,有个别同学毕业后甚至因为不能达到他个人成名成家的欲望而走上了邪路。
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着我们学校,当然就不会贯彻党的阶级路线。他们总是极力打击、排挤工农学生,其中一条办法就是把“分”当作绞索,套在我们脖子上。许多工农子弟都为过这个“分”关而被迫不问政治,埋头读书。“分”,实际上就成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对工农同学实行专政的一种手段。
毛主席说: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毛主席的伟大指示,象春天的阳光,照亮了我们的心。毛主席的伟大号召鼓舞了我们向旧世界开火的勇气。我们一定要遵循毛主席的教导,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把资产阶级教育制度砸个稀巴烂。


第3版()
专栏:

  培植了新人 绿化了大地
  这个小学坚持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学生学了文化,提高了觉悟
  沈阳市郊区黄家公社黄家小学校
我们黄家小学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坚持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实行以学为主,兼搞林业,已经八个年头了。由于教学和生产实践相结合,学生学得扎实,进步很快,获得了沈阳市教育质量先进单位的称号;造林成效显著,被评为沈阳市绿化标兵。
一九五八年以前,我校四周连棵挡风遮荫的树也没有,全校二百多师生,经过几年辛勤劳动,现在,学校四周的杨榆和梨桃等果树已郁闭成林。近几年来,我们还给沈阳等地的四十多个单位供应了二十八万株树苗,无偿地给生产队建立和管理着七十亩苗圃。
热爱劳动,珍惜劳动成果,现在已成了我校的校风,平时,学生们都争着做扫厕所,施粪肥,挖沟壕,拔杂草等劳动。每天老师宣布放学的时候,学生们总是要问:“明天干什么活?带什么工具?”我校四周的花木,从来没有发生攀折现象。学生的桌椅是自己劳动成果换来的,尽管已用了四、五年,现在仍然明净光亮。
有一段时间,具有资产阶级教育思想的人,以“植树荒废学业”,“想成专家就得专心读书”等谬论,反对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结果,培养出来的一些学生,一心追求升学,不愿当普通劳动者,贫农下中农很失望。后来,我们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对种种反动的教育思想进行了批判,组织教师读毛主席的书,改造轻视劳动、追逐名利的资产阶级思想,走革命化劳动化的道路。现在,贫农下中农看到自己的子弟成了有觉悟,有文化,又能劳动的人,都高兴极了。
毛主席最近提出的要把各行各业都办成革命化大学校的伟大号召,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我们一定要沿着毛主席指出的这个方向,继续坚定地向前迈进。


第3版()
专栏:

  办革命学 育革命人
我们学校半工半读,使教育与生产劳动真正相结合,既培养了社会主义需要的新人材,又制造了贫下中农欢迎的新产品。
广西南宁“五四”工读学校革命师生
毛主席教导我们: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毛主席句句话都表达了我们贫农下中农子女的理想和愿望。
南宁“五四”工读学校是一九五八年创办的。我们自己动手建造了车间、厂房、礼堂、宿舍。自己动手制造生产设备。一面读书,一面劳动,使理论与实际紧密结合。可是,一些有资产阶级教育思想的人,却在不断地吹冷风,说:“既不象学校,也不象工厂,也不象机关,也不象干部训练班,是个四不象。”资产阶级权威反对的,正是我们要赞成的、拥护的;他们说糟得很,我们却说好得很。我们是按照毛泽东思想办学校,不会象也不能象资产阶级的学校。
有的人甚至说这样学校的学生是“头脑简单,不文不武。”这是对我们的污蔑。我们许多同学在半工半读的实践中,抛掉了头脑里的追求名利、好逸恶劳等等所有复杂的资产阶级思想,我们有了更多的毛泽东思想,有了更多的工农兵的感情,养成了热爱劳动,艰苦朴素的作风。我们不是“头脑简单,不文不武”,而是“头脑聪明,亦文亦武”。
八年来,我们工读学校的学生,不仅学会了使用机床,车出了精密的机器零件,还设计制造了三十多台机器,创造革新了不少技术项目。当我们把一台台亲手制造的脱粒机、打浆机、水锤泵送到贫下中农手里的时候,他们赞扬地说:“工读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会读书,会劳动,又会造机器,真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八年来,我们学校为工厂、农村输送了一批又一批有觉悟、有文化、有技术的新型劳动者。分配到拖拉机站的同学,有三分之二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和优秀拖拉机手;分配到农场的同学,全部被评为五好场员;历届参军的十二人,全部被评为五好战士。他们真正是拿起锄头能种田,拿起扳手能装机器,拿起枪杆能消灭敌人,拿起笔杆能批判资产阶级。
毛主席的英明指示,给予我们无穷的力量、智慧和勇气。半工半读的道路,我们过去走,现在走,将来还要更加坚定地走到底。


第3版()
专栏:

周明山担任中共山西绛县县委书记以后,为了推广全国植棉模范、山西闻喜县东镇公社束阳生产大队队长吴吉昌的科学种棉的经验,特地来到束阳大队,向吴吉昌请教。图为吴吉昌(左二)向周明山介绍棉花育苗经验。
新华社记者摄


第3版()
专栏:

  头发式样上的阶级斗争
我们要更好地运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最锐利的武器,高高举起革命的批判的旗帜,批判资产阶级,批判旧世界,批判一辈子,斗争一辈子,革命一辈子!
  上海市人民代表、六好职工南京理发公司经理兼理发师 刘瑞卿
前几年,国内外阶级敌人刮起了一股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黑风,如邓拓之流千方百计搞“和平演变”,大肆宣扬剥削阶级腐朽的生活方式,在女人头上大做文章,无耻地说什么“女人长发美”呀,皇帝宫廷的女人头发怎样长,怎样好看呀,等等。这股黑风也刮到我们理发行业里来了。什么“大包头”,“鸡毛掸帚头”,以及西方式样的“阿飞头”,都纷纷出笼。我们店受这股黑风的影响,也曾为部分顾客理了一些怪式样。
毛主席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向全国人民敲响了警钟:“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我认真学习了毛主席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指示,头脑清醒了,心明眼亮了,逐渐懂得,资产阶级用奇形怪状的头发式样和我们争夺群众和下一代,这就是资产阶级对我们无产阶级的猖狂进攻;头发式样上同样存在着阶级斗争。热中于理怪发式,就是在宣扬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我们服务行业就要变成为资本主义复辟“服务”的工具!
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店的领导,我决不能让资产阶级的东西自由泛滥。我发动理发员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加强阶级斗争观念,共同起来抵制理怪发式;同时,热情耐心地向顾客宣传解释破除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树立社会主义革命新风尚的意义。对少数人的无理纠缠和谩骂,我们就义正辞严地加以批判和驳斥。
我们在破“怪发式”的同时,深入到工厂区的理发馆,听取工人群众对发式的意见,设计了近十种大方、朴素、自然的新发式,受到群众欢迎。
毛主席最近提出的人人批判资产阶级的号召,是我们服务行业职工努力奋斗的伟大目标。批判资产阶级的最锐利武器,就是毛泽东思想。我们一定更好地运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最锐利的武器,把革命的批判的旗帜高高举起,批判自己头脑里的非无产阶级思想,批判理发行业中的资本主义经营思想、经营作风,批判资产阶级,批判旧世界,批判一辈子,斗争一辈子,革命一辈子!


第3版()
专栏:

  照毛主席的指示办粮店
读毛主席的书,改造职工世界观;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居民头脑。
  安阳市青年粮店主任 郑东林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最近号召各行各业都要象解放军那样,办成革命化的大学校。我们粮店职工学习毛主席这个英明指示,感到格外亲切。青年粮店连续十年保持先进集体的称号,受到周围居民的信任和爱戴,最根本的原因,是坚定不移地听毛主席的话,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人、改造人。十年之中,在我们粮店工作过的二十五名职工,平均年龄不过二十多岁,有十五个青年已经调出去,成了各粮店基层领导和骨干;现在粮店的十名青年,大部分被评为五好职工和单项标兵。
这一茬茬小青年刚走进粮店的时候,有的嫌脏怕累;有的认为卖粮食低三下四;有的光为挣钱养家,大多数人都没有树立为人民服务的世界观。
我们按着毛主席关于“世界观的转变是一个根本的转变”的教导,组织职工学习“老三篇”,反复学、反复用,在每个青年的头脑中开辟兴无灭资的战场。他们以张思德、白求恩为榜样,大大提高了无产阶级觉悟,逐渐认识到社会主义的粮店,绝不是单纯做买卖,而是具体体现着党对群众生活的关怀。大家以满腔热情走出粮店,深入街道居民区,把群众的困难当作自己的困难,为群众办了许许多多好事,真正和群众打成了一片。有一次,安阳市一连下了七八天大雨,一些居民没办法出来买粮食,职工们就顶着瓢泼大雨,趟着过膝的深水,把粮食背到群众家里去。今年三月,安阳市发生地震。粮店职工自动在院里搭起凉棚,把附近的群众接来住;对几户年纪大不便行动的孤寡老人,晚上用椅子抬来,早晨再抬回去。大家白天坚持营业,晚上为群众值班站岗。因此,群众都把我们职工叫作商业战线上的人民子弟兵。
我们根据毛主席关于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的教导,去年帮助街道办起了第一个居民学习毛主席著作小组。现在,居民学习毛主席著作小组已扩大为十八个,粮店供应范围内的街道居民都参加了学习。粮店职工除担任辅导工作外,还送给居民小组一百多册毛主席著作单行本,帮助居民挨家挨户建立了语录牌,因此,群众称赞粮店职工是毛泽东思想的热情宣传员。
我们结合毛主席的英明指示,对照自己的工作,感到群众工作还做得很不够,决心把青年粮店真正办成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把我们的职工真正培养成有高度政治觉悟的、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新人。


第3版()
专栏:

  是干部又是普通劳动者
只有自觉地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才能取得丰富的领导经验,发挥示范、桥梁和带头作用。
中共重庆市委员会机关通讯组
重庆市党政机关干部,根据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坚持执行干部参加体力劳动的制度。特别是一九六四年以来,除部分同志到工厂实行“三定一顶”顶班劳动,有的单位自办小型工厂,参加工业生产劳动外,留在机关的同志每周以一至二天的时间参加种机关试验田的劳动,种植棉花,培育桑树,为在重庆地区发展经济作物新品种大搞科学实验。
过去,有些资产阶级“专家”,曾断言重庆地区春夏多雨、伏旱严重,不能种棉花。我们决心粉碎他们的谰言。但当时大家不懂得种棉花的技术,怎么办呢?我们带着问题学习毛主席著作,毛主席说:“无论何人要认识什么事物,除了同那个事物接触,即生活于(实践于)那个事物的环境中,是没有法子解决的。”毛主席的指示大大鼓舞了我们。我们分析了各种矛盾,把革命干劲和科学态度结合起来,虚心学习四川省委机关干部种棉花试验田的经验,扎扎实实地实践,认真解决一个又一个矛盾,不但种出了棉花,而且得到较高的产量,彻底驳倒了重庆地区不能种棉花的谬论,为在重庆开辟新棉区创造了初步经验。现在重庆地区的棉田已发展到八千多亩。同志们从劳动实践中,受到了深刻的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的教育。
我们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增强了劳动观点,改造了思想,促进了知识分子干部劳动化,同群众的关系也更密切了。大家深深感到,只有自觉地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才能取得丰富的领导经验,到生产第一线去领导生产,才能和人民群众有共同语言,在人民群众中生根开花,起到示范、桥梁和带头作用。脱离了劳动,就会脱离劳动人民,就有可能出修正主义。现在,许多同志深入基层,下厂下乡,都是走到哪里,就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在哪里劳动,参加生产,领导生产。这对于促进重庆地区经济作物的发展,对于促进全市农业大面积增产都起到了一定作用。
最近,毛主席发出了把各行各业办成亦工亦农、亦文亦武的革命化大学校的伟大指示,对我们党政机关工作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一定最坚决地贯彻执行毛主席的英明指示,进一步搞好参加体力劳动的制度,同时也要学军事,学政治,学文化,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斗争,把机关真正办成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