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4月7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澳共《先锋报》揭露苏联新领导更加卖力推行投降路线
苏联领导加紧勾结美国和反动派进攻革命运动
澳共(马列主义者)弃绝国内外的修正主义叛徒
新华社六日讯 墨尔本消息: 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机关报《先锋报》在三月份出版的第三卷第九期刊载一篇文章,揭露苏联新领导比赫鲁晓夫更加卖力地推行修正主义—投降主义路线,同美国等国反动派结成各种各样的联盟来进攻革命运动。
这篇以《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成立两周年》为题的文章说,两年以前,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成立了。“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在意识形态上、在政治上和组织上都同修正主义决裂了。修正主义者抛弃了共产主义,从共产主义分裂出去了。”
文章说,“在历史上每一个紧要的转变关头,总是有修正主义出现。
“今天,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遇到了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加危急的情况。
“全世界人民运动蓬勃发展起来。一切都在动荡之中。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拼命企图使局面稳定下来。他们越是拼命企图挣扎,局面就动荡得更厉害,对他们的制度的挑战也就越强烈。
“修正主义就是在这种动荡的局面下出现的。它的作用是要帮助‘稳定’局面:维持住现状。
“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联修正主义者出现了。他们竭力企图维持现状,不准革命,不准人民斗争。
“赫鲁晓夫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分裂出去了。他的继承人,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者,甚至比赫鲁晓夫更加卖力地在继续推行赫鲁晓夫路线。
“他们所以更加卖力,是因为自从赫鲁晓夫垮台以来,帝国主义的处境是更加困难得要命了。
“他们同反动派——美国、日本和印度的反动派——结成各种各样的联盟来进攻革命运动。”
文章还说,“在澳大利亚国内,修正主义集团追随赫鲁晓夫主义者”而且“这个集团越来越露骨和毫不掩饰地企图使澳大利亚的工人阶级去适应资本主义”。
文章说,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直高举澳大利亚民族独立的旗帜,高举争取民主权利、提高生活水平和为争取实现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的旗帜。最近两年来,它大大加强了维护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纯洁性的斗争。它要求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经典著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著作。只有那些经典著作才说明,理论和实践一致是革命斗争的精髓所在。”
文章最后说,“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弃绝国内外的修正主义叛徒。它无疑要越来越努力地工作,团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来同美帝国主义作斗争。”


第4版()
专栏:

越南《人民报》和日共《赤旗报》谴责美帝支持印度尼西亚右派搞政变
美帝及其走狗要把印度尼西亚变成殖民地
印度尼西亚人民一定会克服困难向前迈进
新华社河内六日电 越南《人民报》最近发表评论指出,印度尼西亚近来非常严重的局势,实际上是印度尼西亚反动派发动的一场美国操纵的政变。
评论接着说,帝国主义分子对于印度尼西亚亲美反动派最近采取的反对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和这个国家的其他爱国和进步力量的措施兴高采烈。帝国主义在亚洲的走狗也不掩饰他们的高兴。“马来西亚”总理拉赫曼声称,印度尼西亚的局势“令人鼓舞”。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的这种态度更加清楚地暴露出他们公开干涉印度尼西亚的政策,而且更强有力地证明,他们是印度尼西亚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最危险的敌人。
评论说,印度尼西亚亲美反动派的行动表明,他们正在准备进一步加强对印度尼西亚人民和这个国家的全体爱国进步人士的恐怖和屠杀。印度尼西亚已成为一个大监狱,在那里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人民遭到杀害。这个国家的反动势力正疯狂地执行他们消灭印度尼西亚爱国人士和民主人士、破坏印度尼西亚革命成果、扼杀印度尼西亚人民革命精神的阴谋,以使印度尼西亚成为美国的附属国和美国的新型殖民地和军事基地,为美国在东南亚和世界的侵略政策服务。
评论指出,越南人民密切地注视着印度尼西亚的亲美反动派在这个国家中制造的严重局势,强烈地谴责这些反动分子,要求他们立即停止对印度尼西亚人民,包括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在内,采取的恐怖行动。
新华社东京五日电 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四月三日发表文章指出,自从去年九月三十日运动到目前的军事政权成立为止的事实证明,一切都是按着“将领委员会”的政变计划进行的。文章在叙述印度尼西亚右派势力的反共、反人民和反华暴行后说,与此同时,他们派出使节,向美国、日本和西欧各国要求援助。这使美国也不隐蔽对印度尼西亚局势的高兴。
文章说,美帝国主义在整个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越来越凶恶地推行侵略政策。在这个广阔的地区,美帝国主义和争取独立与和平的各国人民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在这种情况下,在印度尼西亚,加纳以及其他一些非洲国家,发生了右派或军队发动的政变。
文章说,这在激烈的革命斗争的过程中是不奇怪的。但是,人民在同这些困难进行斗争的同时更加明确地认识了革命的敌人,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的真面目,也认清了革命的正确道路,从而获得了新的发展。
文章说,要消灭在人民中间广泛而深入地扎了根子的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是不可能的。在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的领导下,印度尼西亚人民一定会克服这一困难,向前迈进。
文章还揭露日本佐藤政府在帮助巩固印度尼西亚右派反动统治方面充当美帝国主义帮凶。文章说,佐藤政府于今年三月十九日决定对印度尼西亚提供紧急经济援助。接着,外务省于三月二十三日又明确表示,它正在研究由日本倡议组成包括美国、西德、荷兰、苏联和南斯拉夫等参加的“东京俱乐部”(暂定的名称),作为对印度尼西亚进行国际援助的机构。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对残酷镇压共产党和进步力量的印度尼西亚右派军事政权,给予援助,企图把它巩固下来。但是,美国由于害怕对印度尼西亚进行公开“援助”会遭到同美帝国主义进行过长期斗争的印度尼西亚人民和国际舆论的反对,因此日本在这个问题上也就要奉命充当美国的帮凶。


第4版()
专栏:

西哈努克亲王严正表明柬埔寨政府的正义立场
警告印度尼西亚反动分子:柬埔寨不受威胁!
柬埔寨舆论猛烈抨击反动将领集团投靠美帝干涉柬内政
新华社金边六日电 据柬埔寨新闻社报道,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三月二十八日在干丹省讲话时说:“我来警告印度尼西亚的反动分子:我们不接受要挟。但愿他们不要认为能够吓住我们。”
西哈努克亲王在这个讲话中,提到了外国通讯社从雅加达报道的一条消息,这条消息说,印度尼西亚驻柬埔寨大使要在一项外交照会中“警告”柬埔寨,说什么如果柬埔寨允许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在那里召开它的书记处全体会议,它就将面临“严重的后果”。
西哈努克亲王说,“我们不怕拥有原子弹、氢弹的超级大国——美国”,那么,印度尼西亚的威胁“也将不可能给我们深刻的印象”。
柬埔寨的舆论也强烈地谴责印度尼西亚右派将领集团的挑衅行为,指出它们公然威胁柬埔寨,并且肆无忌惮地干涉了柬埔寨的内政。
柬埔寨国家电台三月二十九日的评论说,“几周以来在雅加达发生的许多变化,无疑说明了为什么印度尼西亚新领导人认为应当采用新的调子。我们遗憾地看到,这种调子开始象帝国主义者的调子。他们甚至对柬埔寨使用了这种调子”。
《礼貌报》三月二十九日的一篇评论说,“印度尼西亚反动军人的警告同法西斯的语言没有什么区别”。它说:“印度尼西亚的这一警告是有害地干涉柬埔寨公正的内政的明确例证。”它指出:“全体柬埔寨人民拒绝印度尼西亚反动派这一可耻警告,认为这一警告是来自帝国主义所策划的行动。”
《礼貌报》指出,自从印度尼西亚的九月三十日运动遭到镇压以来,印度尼西亚右派反动势力无端地挑起各种事件,以反对所有奉行和平政策的国家,甚至肆无忌惮地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和总领事馆施加暴行。
柬埔寨《最新消息》三月二十九日的评论说,印度尼西亚右派反动势力的“这个警告是别有意图的,这是篡夺了政权的和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操纵的苏哈托和纳苏蒂安军事集团的挑衅行动。自从这一集团掌握了政权以来,各军事组织的报刊就不断地污蔑和攻击柬埔寨。”
评论说,“如果苏哈托和纳苏蒂安企图进行挑衅,六百万柬埔寨人民是不怕这种威胁的,相反的是,高棉人民对于他们的所作所为将予以回击。”
《柬埔寨电讯报》三月二十八日说:“在《武装部队报》发表了卑鄙(攻击柬埔寨的)文章以后,雅加达公开地干涉我国的内政,这不是偶然的。这是非常清楚的一个信号:‘新的’印度尼西亚现在已落到爱好和平与尊重各国国家主权的人民的敌人的手里。”
《柬埔寨电讯报》三月二十九日的社论说:“这种威胁既可笑又可恶”,“叛乱集团要求什么呢?要我们放弃同中国的友谊吗?要我们赞扬它的军事政变,赞扬它的镇压平民和胡作非为吗?”
柬埔寨《金色土地报》三月三十日写道,这种不友好的“警告”是以苏哈托等为首的印度尼西亚反动将领集团的挑衅。这家报纸说,“这个集团已经卖身投靠大洋彼岸的好战的和侵略性的帝国主义者。”


第4版()
专栏:

阿富汗王后宴请刘主席夫人陈副总理夫人
刘少奇主席夫人访问阿富汗妇女协会
新华社喀布尔五日电 阿富汗王后霍梅拉五日在古尔罕纳宫举行午宴,招待刘少奇夫人和陈毅夫人。
午宴之前,她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出席这次宴会的有:贝尔格丝公主;玛丽亚姆公主;艾哈迈德·沙阿王储的夫人哈图拉;国王次子的夫人利卢马·侯赛尼和苏尔坦·马哈茂德·加齐亲王的夫人等。
迈万德瓦尔首相的夫人也出席了午宴。
出席午宴的还有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陈枫的夫人。
新华社喀布尔五日电刘少奇主席的夫人王光美在陈毅副总理的夫人张茜陪同下,五日上午在这里访问了阿富汗妇女协会,受到一千七百名阿富汗妇女、姑娘和儿童的热烈欢迎。
阿富汗—中国友好协会会长苏尔坦·马哈茂德·加齐亲王的夫人陪同她们访问。
阿富汗妇女和女学生站在协会的道路两旁向中国客人欢呼,挥动中国和阿富汗的国旗,向她们抛撒鲜花,高呼“阿中友好万岁”的口号。
阿富汗妇女协会举行茶会招待中国客人。
四日刚从中国访问回国的阿富汗妇女代表团团长、阿富汗妇女协会会长萨利哈·法鲁克·埃特马迪夫人在茶会上讲了话。她代表阿富汗妇女热烈欢迎中国姐妹访问阿富汗。她说,勤劳、积极和智慧的中国人民十六年来在各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给了她不可磨灭的印象。她祝两国妇女和人民的友谊万古长青。
刘少奇夫人在致答词中说,中国人民对勤劳勇敢的阿富汗人民,怀有深厚的友情。她说:“阿富汗妇女在保卫祖国的斗争中曾作出贡献。你们的巾帼英雄玛拉拉伊奋不顾身,身先士卒,打败侵略者的英勇事迹,在阿富汗人民维护民族独立的斗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她说,我们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的阿富汗妇女参加了发展民族经济和民族文化的事业,为祖国的繁荣富强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我们衷心地希望,阿富汗姐妹们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祖国的事业中,不断取得新的成就。”
刘少奇夫人说,中国妇女在毛泽东主席的领导下,正在以高度的热情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国妇女决心努力学习,奋发图强,克服一切困难,充分发挥她们的潜力。中国妇女愿意同阿富汗姐妹们互相学习,共同前进。她还说,中阿两国妇女通过相互访问,增加了彼此的了解,建立了亲密的姐妹情谊。她说:“我们相信,两国的友谊将象兴都库什山一样,绵亘不断,巍峨长存!”
接着,中国客人参观了协会举办的刺绣班、编织班、打字班和其他训练班以及托儿所和幼儿园。一群穿着艳丽多采的民族服装的阿富汗儿童用中国话对客人们说:“阿姨好!”并且表演了阿富汗民族舞蹈阿丹舞。
陪同刘少奇夫人的还有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陈枫的夫人和大使馆其他外交人员的夫人。(附图片)
四月五日,阿富汗首相穆·哈·迈万德瓦尔在喀布尔为刘少奇主席和夫人举行宴会。图为宴会前刘少奇主席和阿富汗首相穆·哈·迈万德瓦尔(右二)亲切交谈。
新华社记者 杜修贤摄(传真照片)
四月五日,霍梅拉王后(左五)在喀布尔王宫举行宴会,招待刘少奇主席的夫人王光美。图为宴会前宾主合影。 新华社记者 戈春江摄(传真照片)


第4版()
专栏:

克什米尔公众领袖加尧姆说
中国真心诚意支持克什米尔人民斗争
新华社拉瓦尔品第六日电 曾经在刘少奇主席访问巴基斯坦时受到刘主席接见的克什米尔公众领袖萨达尔·阿卜杜勒·加尧姆四日说,刘少奇主席表示支持克什米尔人民的明确保证,鼓舞了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他说,中国对克什米尔人民的斗争的支持是真心诚意的。
加尧姆在自由克什米尔首府穆扎法拉巴接见《巴基斯坦时报》记者时说,中国领导人象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亲密朋友那样同他们谈话。他又说,他的热情表明中国领导人多么深切地感到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
他表示相信,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将从中国人民的伟大斗争中得到鼓舞,他们将继续为他们所珍视的自决目的作出牺牲。


第4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右派将领集团完成夺取国家政权的政变计划后
宣布要投靠美国停止对抗“马来西亚”
正在针对苏加诺总统采取进一步行动
华盛顿再次拍手叫好,赞赏右派将领集团的反动措施
新华社六日讯 雅加达消息:印度尼西亚右派将领集团在完成夺取国家政权的政变计划以后,正在针对苏加诺总统采取进一步行动。
来自雅加达的消息表明,右派将领集团显然对目前的状况还不满足。三月三十一日,在雅加达再次发生了属于右派的“印度尼西亚大学生统一行动组织”的学生们的示威,要求临时人民协商会议给苏加诺总统的任期规定一个期限,剥夺他的“终身总统”的称号。学生们要求遵守印度尼西亚一九四五年宪法的规定,这个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为五年,并设有副总统,作为总统的合法继承者。
接着,苏哈托在二日发表讲话说,“为了内阁工作的顺利进行”,“人民的意见和要求应当通过合作国会和临时人民协商会议来表达”。他在五日更露骨地说,“拥有最高权力的是临时人民协商会议,而总统不过是一位执行协商会议决定的国家政策的官员。”苏加诺总统“是从属于协商会议的”,“总统不是独裁者,他不拥有无限的权力”。
纳苏蒂安也在五日发表讲话,主张“立即清洗和完善合作国会和临时人民协商会议,以便根据一九四五年宪法的精神和规定尽快举行会议”。如前所述,这个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为五年,并设有副总统,作为总统的合法继承者。纳苏蒂安一再强调要按一九四五年宪法办事,不言而喻,是想自封为副总统。
美国的《华盛顿邮报》三月三十一日在《新领导人想要放逐苏加诺》的标题下,刊登了一条雅加达报道。报道说:“印度尼西亚新内阁中的主要文武领导人现在深信,必须剥夺苏加诺的全部权力,甚至或许要把他放逐”。报道说,“正在大力孤立苏加诺和使他失去作用。例如,在新内阁中,他不能直接同部长们打交道,而须通过控制各部的最高的三个人(苏哈托、马利克和苏丹·哈孟库·布诺沃)。”
《纽约时报》五日发表社论说,“苏加诺的活动范围现在是严密地受到限制的。他的电话、来客和行踪全都受到军方监视。”这家美国报纸还大为赞赏地说,“印度尼西亚陆军领导人正在熟练地控制着击败苏加诺总统的缓慢的、迂回的、小心的过程。”
日本的时事通讯社四日从东京援引消息灵通人士的话报道,“新成立的印度尼西亚内阁建议苏加诺到国外长期休假。据说,有些领导人要求完全恢复一九四五年宪法,要求苏加诺任命纳苏蒂安担任现在空着的副总统职位。”
新华社六日讯 雅加达消息:在印度尼西亚右派将领集团新成立的反共内阁中担任外交部长的阿达姆·马利克四日发表关于外交政策的谈话,公开表示印度尼西亚将奉行投靠美国、停止对“马来西亚”的对抗的政策。
据报道,马利克四日在雅加达举行记者招待会上说,“自从我们国内最近发生一些事件以来,印度尼西亚已经重新获得……包括西方国家的同情”。他说,印度尼西亚政府认为,“外交政策方面的措施应该是在不损害民族利益的条件下,朝向扩大印度尼西亚与外界的,不管是西方还是东方国家在财经上的合作。”马利克说,印度尼西亚将“设法改善同美国的关系”,“我们将尽我们最大的力量使这种关系很快平稳起来”。
马利克在四日的讲话中还宣布,印度尼西亚政府“将考虑加入各种国际机构,包括联合国……从而能更容易地解决国内和国外的紧迫问题。”印度尼西亚是由于美、英帝国主义把“马来西亚”塞进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一九六五年一月七日宣布退出联合国的。
马利克在四日讲话中还进一步表示,对于印度尼西亚同“马来西亚”的关系,印度尼西亚“将一直敞开和平解决的大门”。在这以前,马利克三日在参加茂物总统府举行的“粉碎马来西亚指挥部”会议后说,“一旦会谈开始,(同马来西亚的)军事对抗就将缓和”,“我们并不想边打边谈”。
马利克在四日的讲话中还公开地攻击中国。他附和帝国主义者的论调,把印度尼西亚政府在九月三十日事件以前奉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政策,说成是“依靠”中国。在这以前,马利克在三月三十一日在对日本《读卖新闻》的记者发表的谈话中,闭口不谈印度尼西亚反动势力犯下的无数疯狂反华罪行,竟说什么中国应对两国之间的关系“负完全的责任”,并且叫嚷改善两国的关系“取决于中国的态度”。
日本《每日新闻》五日就马利克关于外交政策的谈话发表评论说,这个谈话表明印度尼西亚“新政府公然亮出了超出不结盟路线的范围、倾向西方的色彩浓厚的,大胆的基本外交政策”。共同社四日的评论说,马利克的讲话,“似乎是完全摆脱了苏加诺、苏班德里约的外交路线”,“这样大胆而直率地提出‘新路线’的事实,使观察家们也感到吃惊”。
美国政府对马利克的这个向美国表示亲善的谈话,立刻表示欢迎。据美国新闻处报道,美国国务院新闻发布官赖特当天在华盛顿发表谈话说:“我们注意到这位外交部长所说的印度尼西亚政府打算尽最大努力使同美国的关系得到改善和融洽的谈话。我们和印度尼西亚政府一样希望能做到这一点。”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三日刊载的雅加达消息报道,印度尼西亚“对恢复西方援助特别是美国援助的试探已经在进行中”,“马利克已经同美国大使格林会晤”。日本共同社四日报道说,马利克的这个关于外交政策的谈话,“是新政权成立后第一次公开宣布打算同美国改善关系,同时,印度尼西亚盼望美国的经济援助。”
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四日表示欢迎印度尼西亚回到联合国。他说,这是“令人欢迎的消息”。吴丹正研究如何使印度尼西亚能够回到联合国的问题。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三日说,缓和对“马来西亚”的对抗是“作为取得迫切需要外援的一个先决条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