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4月7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迈万德瓦尔首相设宴招待刘主席和夫人
刘主席和夫人访问赫拉特受到热烈欢迎
新华社喀布尔五日电 阿富汗首相穆·哈·迈万德瓦尔五日晚上在这里的喀布尔饭店为刘少奇主席和夫人举行宴会。他在宴会上建议为“伟大的中国的繁荣和进步”而干杯。
他还祝阿富汗和中国的友谊继续发展。
刘主席在祝酒时说:“昨天,喀布尔人民冒着大雨夹道欢迎我们。他们表达的真诚友情,使我们深受感动。中国人民对阿富汗人民也怀有同样真诚的友情。中阿两国人民都用他们所能表达的形式充分地表达了这种友情。我们两国的友好关系是有广阔的发展前途的。”
他建议为中阿两国人民的友谊而干杯。
宴会是在下午八时开始的。当刘少奇主席和夫人、陈毅副总理和夫人、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进入饭店的时候,受到首相和他的夫人的热烈迎接。中国客人还同阿富汗内阁阁员、其他高级官员、将领、议会两院议长、喀布尔省省长和喀布尔市长以及他们的夫人热烈握手。
阿富汗驻中国大使和中国驻阿富汗大使也出席了宴会。
宾主双方在客厅和餐厅里亲切交谈。宴会是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宴会后,阿富汗艺术家表演歌舞,欢迎刘主席和其他的中国客人。阿富汗艺术家用中国话演唱的中国歌曲和用阿富汗民族乐器演奏的音乐特别受到观众的欢迎和赞赏。
新华社喀布尔六日电 刘少奇主席和夫人六日上午访问了阿富汗第三大城市赫拉特,受到了赫拉特省政府、赫拉特市政府和当地人民的亲切欢迎。他们在六日下午已经返回喀布尔。
陪同刘少奇主席和夫人,陈毅副总理和夫人,章汉夫副部长和其他中国客人到赫拉特访问的有:阿富汗首相穆罕默德·哈希姆·迈万德瓦尔、阿富汗—中国友好协会会长苏尔坦·马哈茂德·加齐亲王、内政大臣阿卜杜勒·萨塔尔·沙利奇、阿富汗驻中国大使穆罕默德·阿沙夫·苏海尔以及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陈枫等。
赫拉特机场上挂起了阿富汗和中国的国旗。当贵宾们从专机上走下来的时候,他们受到了赫拉特省省长米尔·阿明努丁·安萨里、赫拉特省司令官阿卜杜勒·加法尔将军、赫拉特市市长阿塔·纳克希本迪、赫拉特警察司令乔马·哈桑和其他高级军官和官员以及赫拉特市民的热烈欢迎。
赫拉特省省长米尔·阿明努丁·安萨里在赫拉特饭店举行午宴,欢迎刘主席和夫人。
当刘主席和夫人乘车进城的时候,五万多名缠着白色、灰色和其他颜色头巾和戴着紫羔皮帽的市民和村民站在道路两旁热烈鼓掌欢迎。从机场到市内的十公里长的道路上,搭起了挂着阿中两国国旗、披着红布和写着“欢迎”口号的拱门。有些欢迎的人为了更清楚地看到中国客人而爬到了树上或汽车顶上。骑自行车和摩托车的人在边道上飞快疾驶以便赶上车队。
刘主席和他的随行人员参观了礼拜五清真寺。这座清真寺可以容纳八万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它建于七百六十多年以前,后来又经过几次重建。壮丽的精巧的建筑给参观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建筑物外表上几乎全部镶嵌着七彩的砖瓦,在阳光下显出一幅美丽的图画。建筑物有四百多个砖砌的拱顶,整个清真寺没有一根梁。
刘主席参观了清真寺里的一个瓷砖镶嵌工场,对工人们的精湛的手艺很感兴趣。刘主席和他的随行人员走过清真寺的院子的时候,人们用暴风雨般的掌声对中国客人表示热烈欢迎。
中国客人还参观了比扎德公园。这个公园是以一位对十五世纪的波斯艺术有过深远影响的著名艺术家的名字命名的。他们还参观了在公园里的高哈尔—沙德王后的陵墓。
赫拉特是一个拥有约十万人口的城市,位于阿富汗的西部。它是中世纪时期连接欧亚两洲的通商道上的一个重要的交通中心。这个城市到处是常青的松树,遍布着代表阿富汗伊斯兰古代文明的历史遗迹。赫拉特地区以中亚洲的谷仓而闻名,并且盛产水果和手工艺品。
当刘少奇主席和他的随行人员六日上午离开喀布尔去赫拉特时,宫廷大臣阿里·穆罕默德和外交大臣努尔·艾哈迈德·埃特马迪到机场送行。在中国客人返回喀布尔时,这两位大臣又到机场迎接。


第1版()
专栏:

应邀参加新共第二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到奥克兰
威尔科克斯等同志到机场欢迎
新华社六日讯 奥克兰消息:由中共中央委员刘宁一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六日下午到达新西兰的奥克兰。
代表团是应新西兰共产党的邀请,前来参加新西兰共产党第二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
代表团在机场受到新西兰共产党总书记威尔科克斯和政治委员会委员努涅斯、奥斯特勒和麦克劳德等同志的欢迎。
新华社六日讯 应新西兰共产党邀请,前往新西兰参加新西兰共产党第二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在中共中央委员刘宁一率领下,已在四日乘飞机离开北京。
前往机场送行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康生,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赵毅敏,中共中央机关负责工作人员许立、张香山等。


第1版()
专栏:

编者按:这里发表的四篇文章,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说明了一个共同的问题。这就是在一切工作中,必须突出政治,抓紧阶级斗争这条“纲”,坚持社会主义方向。
有些县委同志,过去为什么“谈生产指标津津有味,对阶级斗争懵懵懂懂”呢?有些企业党委同志,过去为什么以“外行”自卑,放弃对技术人员的领导呢?有些参加物资交流会的同志,过去为什么总想“捞一把”“留一手”呢?问题就在于忘记了阶级斗争,忘记了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这就势必离开无产阶级政治,势必迷失社会主义方向。
领导农业当然不能不抓生产;领导工业当然不能不搞技术;领导商业当然不能不讲买卖。问题在于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朝着什么方向,按照什么方针政策办事。比如,要把农业生产搞上去,是依靠政治挂帅还是依靠工分挂帅?是依靠社员的社会主义积极性,还是依靠发展个体生产的积极性?在生产过程中,在经营方式中,两条道路、两种思想的斗争无所不在。如果看不到这些,仅仅看到高粱、玉米、谷,只抓水、肥、土,只是就生产抓生产,不问道路,不管阶级,那就会迷失方向,离开社会主义轨道而不自觉。
在全国各地进行的政治和业务关系的大讨论中,必须首先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的问题出在这里:
谈生产指标津津有味 对阶级斗争懵懵懂懂
近来,我反复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在农忙季节,会挤掉政治工作?在顺利的条件下,会忘了政治工作?为什么不能做到时时、事事、处处坚持突出政治?学习毛主席著作以后,我找到了答案:没有明确的阶级斗争观点,对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认识不足,把突出政治简单地理解为只是保证一时的生产任务的完成,就不能自觉地坚持时时、事事、处处突出政治。
毛主席教导我们,在整个社会主义阶段,存在着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可是,我们由于对这种形势认识不足,突出政治也就不够坚决。平时口头上说要政治挂帅,一抓实际工作却把政治工作作为完成某一项具体任务的手段,具体任务完成了,政治工作也就完了。实际上这就是把政治摆在业务的从属地位。在农忙季节,我们满脑子考虑的都是生产进度、数字、报表之类的东西,整天为生产进度着急,认为什么东西能把生产进度尽快地“突”上去,就是好办法。于是,往往丢开政治,就生产来抓生产,直到“完成”了任务,才松了一口气。但是,任务是不是真的“完成”了呢?用什么方法“完成”的呢?很少去过问。检查工作时,也是问进度、要数字的多,很少过问干部和群众的思想问题。上行下效,我们这样干,下面的干部也就照样干。久而久之,什么“政治与业务轮流挂帅”、“农闲突出政治,农忙突出生产”等等错误说法就出来了。
从解放十多年来的历史看,土地改革时期,在急风骤雨式的阶级斗争中,我们对阶级斗争的认识是比较清醒的;在实现了农业合作化,成立了人民公社以后,阶级斗争的观念就逐渐模糊和淡薄了。摆在面前的是一个季节接一个季节的生产,我们的眼光被粮食、甘蔗、花生、芝麻等等挡住了,不能清醒地看到阶级斗争的形势。任务一紧,就这样想:“政治放一放不要紧,先把生产‘突’上去再说。”谁知,就在我们稍微放松了对于农民的政治工作的时候,资本主义思想就抬头,甚至泛滥起来了。
比如,去年秋季大忙的时候,我们想:政治工作放一放不要紧,丰收了,有了物质基础好做工作,先集中力量抓生产吧。于是,一头埋下去抓生产和建设。结果,有的地方丰收以后浪费粮食;有的生产队只顾自己不顾国家;有的富裕农民喊着要分光吃光等等。开始我们没有意识到这实质上是阶级斗争、两条道路斗争的表现,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后来,才认识到这是不突出政治,不抓阶级斗争的恶果。
这不正是上级党委批评的那种“谈起生产来津津有味,对阶级斗争却懵懵懂懂”的情况吗!?现在检查起来,我们的问题正是出在这里。
广西柳城县委副书记 林德升


第1版()
专栏:

我们从抗灾中受到一次突出政治的教育
抓阶级斗争才不会迷失方向
在一个县里,工作头绪多,生产任务重,党的县委会究竟是抓政治促生产,还是就生产抓生产?是抓阶级斗争和两条道路的斗争,还是只抓催种催收?这是思想认识上的根本问题。
过去,我们对政治和生产的关系,缺乏正确的认识。虽然在口头上经常强调抓政治,但是在思想认识上总以为生产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政治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因此,在具体工作上,抓生产措施多,抓政治工作少;在领导方法上,一般的政治号召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少;在人与物的关系上,对自然条件看得多,对人的主观能动性看得少;在学习外地经验上,具体技术学得多,革命精神学得少;在组织干部学习上,学习具体业务多,学习毛主席著作少。结果是:成天辛辛苦苦,成绩不大。
经过农村阶级斗争的实践,经过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我们对政治与生产、阶级斗争与生产斗争的关系,才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我们认识到:生产斗争时时刻刻都脱离不了阶级斗争。因为在有阶级的社会中,人总是阶级的人,总是带着一定的目的、一定的思想观点,以一定的劳动态度与精神状态,去从事生产活动的。所以,只有在生产斗争中抓阶级斗争,抓两条道路的斗争,才能坚持社会主义的方向,推动生产健康的发展。对于这一点,通过去年的抗灾斗争,我们又一次受到了深刻的教育。
去年,我县遭到了旱、雹、风、虫等灾害,小麦和棉花等作物损失很大。怎么办呢?一些资本主义思想比较严重的人主张“搞副业,抓现成,各显神通度灾荒”;阶级敌人也趁机出笼,说什么“整天学大寨,这可把大灾学来了”。在这关键时刻,我们狠抓政治工作,狠抓两条道路的斗争,调动一切抗灾斗争的积极因素。县社两级干部深入受灾社队,组织干部和群众大学毛主席关于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思想,大学大寨人受灾后旗不倒、志不屈的革命精神,并组织大家讨论是靠集体经济的威力来战胜灾害呢,还是让资本主义自发势力泛滥呢?通过学习和讨论,大家的心里亮了。他们说:“集体经济是咱的命根子,抗灾要靠集体经济。”“没灾,咱走大寨的路,遭了灾,还是走大寨的路。”广大群众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反对一些人的资本主义倾向,汇成了一股依靠集体抗灾斗争的铁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抗住了各种灾害。六个月后,全县粮棉都获得了丰收。这是突出政治的胜利,这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
最近,我们召开了全县四级干部会议,总结了一年来抗灾斗争中的思想政治工作经验,大抓各级干部思想革命化,集中地解决了以突出政治为核心的“五破五立”问题。(1)大破消极松劲,退坡换班的思想,大立不断革命、不断前进的彻底革命精神;(2)大破胸无大志、满足现状的“守摊摊”思想,大立战天斗地、改天换地的雄心壮志;(3)大破靠天靠地靠国家支援的思想,大立靠党靠群众靠自力更生的革命精神;(4)大破形而上学观点,大立一分为二的辩证思想;(5)大破一团和气不讲原则的思想,大树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风气。会后,广大干部的革命精神大振,纷纷深入实际,下乡蹲点,领导群众进行改天换地的斗争。
山西霍县县委
书记 王光裕
副书记 梁星楼


第1版()
专栏:

按社会主义经营思想做生意还是按资本主义经营思想做生意
在一次突出政治的物资交流会上打了一个兴无灭资的胜仗
一九六五年全国三类物资交流会当年十二月份在天津召开。这种会是做买卖的会,如果不突出政治,就会助长单纯业务观点和资本主义经营思想。这次会议政治挂了帅,开成了一次“兴无灭资”的大会。
在这次交流会上,三类物资成交额,比上一届增加了百分之四十二点五;可是离各代表团提出的要货额,还有不小的差距。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人就想争“热货”,“捞一把”;有的人手里有“热货”,想先留一手,不肯轻易拿出来。因此,这次交流会能不能开好,能不能更好地支持国家的生产建设,关键在于如何一方面使大家多拿出缺货,一方面使缺货合理成交,保证急需。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进行一场斗争:按共产主义风格办事,还是按本位主义办事?按资本主义经营思想做生意,还是按社会主义经营思想做生意?
交流会领导小组一开始就要求把这次会开成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大会、改造思想的大会,明确提出,会议一定要用毛泽东思想挂帅,一定要贯彻一个方针(发展经济,保障供给)、两个服务(为生产服务,为人民生活服务)、三大观点(政治观点,生产观点,群众观点)。会议前六天,大家不谈生意,集中学习了毛主席关于为人民服务、全局观点、增产节约等语录。当时,王杰的日记刚发表,大会也抓紧组织学习。各代表团成立了党支部,大会设立了党委办公室,抓紧做思想政治工作。不少代表团讨论了算小账与算大账、为什么不愿意多供货等思想认识问题。
会上的政治空气浓厚了,资本主义经营思想受到了批判,社会主义经营作风发扬起来,出现了许多可喜的气象。
会议发扬了全局观点。不少代表团通过挖掘内部潜力,增加了“热货”的供货量。黑龙江代表团了解到不少省份在水利建设中需要杂木棍,便把供应量由一千五百万根增加到两千五百万根。山东、湖南、云南等省,也增加了草帽辫、杂木、竹篾等物资的供货量。对于一部分供应不足的物资,各代表团都把供货、要货计划摆到桌面上,民主协商,按照保证重点,照顾一般和传统关系的原则,合理分配。
会议发扬了抢困难、送方便的共产主义风格。例如,北京市代表团分配到的擦机器的回丝不够用,天津、上海就主动增加供货。内蒙古代表团分配到四百担桔子,后来了解到吉林省春节市场更需要,就主动让给吉林。
不少代表团还本着自力更生、支持生产的精神,重新审查了要货计划。有些本地有资源、可以就地生产的产品,有些可以用其他物品代替的原料,就下决心在本地组织生产,不再向外要货。
这样一来,到会议后期,供货计划反而超过了要货计划;比较缺乏的商品,也得到了合理分配,保证了重点需要。各个代表团的需要,基本上得到满足。个别“老生意经”曾经担心:“自己发扬风格,如果别人不发扬,岂不吃亏?”在这些事实面前,他们也认为自己的“老套套”应该改改了。
交流会的经过说明,要政治挂帅,非经过斗争不行;要反对资本主义经营思想,必须采取坚决的斗争态度。例如会议过程中,有人迟迟不把“热货”拿出来,领导小组抱定不向资本主义经营思想让步的决心,不是去说情,而是进行正面教育,启发觉悟。交流会临近结束,领导小组了解到有个别代表团还有“热货”没有拿出来,也没有迁就资本主义经营作风,毅然决定按期闭幕。这种坚持社会主义原则的态度,保证了这次交流会自始至终能突出政治,并为今后的交流会进一步清除资本主义经营思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全国供销合作总社 张春辉 周于蕃


第1版()
专栏:

技术工作中的两条道路斗争
无产阶级思想不去占领技术领域,资产阶级思想必去占领。只有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技术工作才有正确方向。……
过去,我们以为在国营企业里,所有制问题已经解决,工厂是党在领导,只要埋头把生产搞好就行了;现在看来,这是很错误的看法。事实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在工厂企业的各项工作中依然存在。
两条道路的斗争在技术部门反映得最明显。我们厂的技术队伍内部,过去存在着严重的资产阶级思想。比如不少技术人员迷信书本,迷信洋人;有些人把技术看成私有财产,封锁垄断,甚至弄虚作假,争名夺利;技术上不民主,有不少青年人的革命积极性受到压制,等等。在资产阶级思想泛滥的情况下,工厂的技术工作长期以来不能按照社会主义方向发展。产品设计十几年来几乎原封未动,有人形容是“老人抄洋人,新人抄老人,抄来抄去还是四十年代的水平,跟在别人后边爬行。”
根本原因在哪里呢?在于对技术工作的领导没有突出政治,没有在技术工作中抓紧两条道路的斗争。我们把技术神秘化了,以为自己是外行,放弃了对技术工作的领导,没有认识到技术领域,无产阶级思想不去占领,资产阶级思想必去占领。
近一两年来,我们开始对技术部门加强政治领导,大抓技术队伍的革命化,组织大家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结果,技术队伍的精神面貌发生很大的变化,去年全面完成了新产品设计任务近一百套,完成了二十六个重点科研课题,实现了三十七项重大技术革新项目。
事实充分说明,突出政治,技术工作才有正确的方向,技术人员的思想作风才会焕然一新。过去大家坐在大楼里设计;现在到水电站工地上,边劳动,边设计。过去有的人埋头在室内写书,写不出有用的书;现在出院和工人三结合,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技术民主也大为发扬了,过去少数人说了算,青年技术人员没有发言权;现在大家按照毛泽东思想办事,从反复实践中去闯经验,找办法。过去,技术人员认为毛主席著作里没有“大S”(积分符号),没有“豆芽菜”(微分符号),不能解决技术问题;现在认识到从毛主席著作中可以学到立场、观点和方法,用来改造自己的思想,用来指导解决技术工作中的问题。
在近年来的实践中,我们认识到,突出政治,根本上是一个方向问题,也就是两条道路斗争的问题。在技术工作中突出政治,就是要坚决反对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技术路线,肃清资产阶级思想影响,使技术工作按照社会主义的方向发展。
哈尔滨电机厂党委书记 张作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