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1月30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工人阶级的伟大胸怀
张永安程春兰给各地阶级兄弟的回信
编者按:我们向读者推荐过《阶级感情千斤重》那篇通讯,今天,我们再推荐张永安、程春兰同志给各地阶级兄弟写的一封回信。他们的事迹在报纸上发表以后,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反响,多少人去信安慰他们、赞扬他们,有的还去信表示愿把自己的儿子送给他们。从这里看出:在毛泽东时代,出现了多少“阶级感情千斤重”的工人。
毛泽东同志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正因为有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一切有觉悟的工人、农民以及一切劳动人民,就能够把阶级的利益、集体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我们这种革命的情操、阶级的胸怀,是任何其他阶级都无法比拟的。这种高尚的阶级感情,将推动我们在革命和建设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胜利!亲爱的同志们:
自从《武汉晚报》、《工人日报》上登了我家失去亲生儿子的事情后,北京和其他省市的一些报纸接二连三地登了这件事。几个月来,我家收到祖国四面八方阶级兄弟的来信,有时一天收到一二十封,安慰我们,鼓励我们。真是字字值千金,句句是力量呵!
我们是双职工,总是利用吃饭或睡觉前的时间读信。有时,我们的爹爹说:“等下念吧,饭都凉啦。”我们怎么能等呢,阶级兄弟的来信,不读完过不得!祖国遥远的边疆有位同志是半夜里爬起来给我家写信来的啊!这些来信,使我们得到了无穷的力量!
头几天,我俩在灯下给祖国四面八方的阶级兄弟们回信,写呀写呀,好多话在心里打滚,就是文化低写不出来呀!后来一商量,就在报纸上,尽自己的认识,总的回一封信吧!
我们失去亲生儿子的那天,心里确实疼不过,走路踉踉跄跄,头都昏了。但是,有一点心里是明白的:人死了不能活回来。这是没有法的事,决不能给梅师傅一家加上痛苦和损失。我家和梅家,都不是武汉人,都是为革命来到一块工作、住在一起的。要是我们不忍住悲痛,去瞎胡闹,闹不团结,就会影响梅师傅的生产,这对革命有什么好处呢?我们夫妇都出身在苦寒人家,想想从前,比比现在,越发觉得我们工人的团结要紧。
过了几天,心里稍为平静些,就越发觉得我们应该这样处理。我们读过毛主席的书,又学了雷锋,经过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梅师傅是我们的阶级兄弟,是革命同志,我们怎能不讲团结!再说,孩子是伢们玩水失手误死的,又不是人家有意搞的,为了阶级兄弟的团结,舍不得也得舍。这比起从前许多革命父母,为了掩护“小八路”,甘心把亲生子舍出去的高尚行为,我们还差得远。
我们失去了这个亲生儿子,受到了祖国各地阶级兄弟的关怀!各地阶级兄弟的来信,有同志般的鼓励,有父母般的嘱咐,有少先队员的希望。他们含着热泪写信来,说我们把工人阶级感情放在儿女骨肉感情之上,是阶级觉悟高,革命觉悟高的表现。我们实在担当不起。湖北省交通厅的负责同志也来了,他说:“我们是来向你们学习的。学习你们处理事情能以阶级利益为重,讲阶级感情。”又说:“过去红军爬雪山过草地,一把米,你让我吃,我让你吃,最后让给伤病员吃,这是打仗时期讲的阶级感情;今天我们互相让荣誉、让奖金、让方便,甚至在人命面前也能让,这是建设时期讲阶级感情的表现。”我们一听这话,很受感动。这么一分析,一提高,我们又明白了更多的革命道理。
我们感谢各地工人兄弟的来信。让我们在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下,并肩携手,投入第三个五年计划第一年的伟大任务中去,用我们粗壮的双手,把我们的祖国建设得更强大,为全体革命后代造福,为世界劳动人民贡献力量吧!
我们感谢各地解放军同志的来信。让我们在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下,共同战斗,在不同的岗位上,对野心勃勃的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和他们的大小走狗,狠狠地进行打击吧!
我们感谢各地学生、少先队员的来信。让我们在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下,使学习成绩和生产成绩不断上升,不断地向党和全国人民报捷吧!
我们还感谢一些职工家属的来信。愿你们真正成为生产的巩固后方,使我们的工人兄弟,能够集中精力打好生产仗!
我们还要提到的是哈尔滨电机厂老工人孙启同志一家,他们再三来信,要把他们十三岁的(和建华同岁的)男孩子送给我家。我们感动得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孙启老大哥,为了使阶级兄弟得到安慰,得到温暖,甘愿把亲生子送出来。这种精神,值得我俩好好学习。这说明天下工人是一家,都是把阶级感情放在骨肉感情之上。
自从我们失去亲生儿子以后,梅和清师傅一家人恨不得割下身上肉来还我们。他们的心我们是知道的。前些时,有一次看电影,梅师傅发现程春兰没有来,连忙打听,听说是程春兰搞炊事工作把手打了,连夜赶来问候。我们估计梅嫂又会来帮我一家人洗衣服,便把五个人换下的衣服通通藏在箱子里。果然,第二天一早,梅嫂买了糖果赶来慰问,把藏的衣服也找出洗了。我们说:“梅嫂,你来看看,比吃什么都好。我们永远要亲亲热热的。以后就是调动工作,天南地北,也要象一家人一样通信来往,对重阳要教育,让他健康成长,让他常来我家玩玩。”后来,我们又对重阳说:“建华死了,小弟弟小妹妹的学习没人帮助,你就尽他们大哥生前的责任吧!”这孩子还听话,现在见我们也不太拘束了。
今年春节,我们家真正温暖如春!省交通厅负责同志、工厂领导同志和梅师傅、梅嫂、重阳都到我家团聚一堂。
我虽然失去了一个亲生的儿子,但还有许许多多的阶级兄弟的子女,他们也就和我们自己的一样。只要他们在党的教育下,在阶级兄弟姐妹的教育下,当好无产阶级的接班人,这就是咱们工人阶级的幸福。
我们只是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正确地处理了这件事,可是,党、各方面领导和全国各地的同志们却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我们决不因此骄傲起来。现在我们同党对我们的要求相比还差得很远,我们还存在很多缺点,今后,一定要坚持学习毛主席著作,听毛主席的话,做个革命化的工人。 此致崇高的革命敬礼!
湖北省交通厅船舶修配厂 冷作工 张永安 炊事员 程春兰
一九六六年元月二十二日


第6版()
专栏:

学习崇高精神 处理邻里关系
《人民日报》于十二月十三日刊登了《阶级感情千斤重》这篇通讯以后,江苏徐州权台煤矿政治处前后两次组织家属进行了学习和座谈。许多家属表示要以程春兰、张永安为榜样,以崇高的革命精神处理好同志之间、邻居之间的关系,搞好革命事业。
李景珍(家属主任):这件事情太感动人了,对我们家属的教育意义很大。咱们家属委员会共有四百八十六户。前一个时期,因小孩打架造成大人不团结的事情很多。我们要很好的学习程春兰和张永安。如果我们都有他们这种革命精神,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了。
宋兰英:孩子已养活了十三年啦,被人失手推下水淹死了。要在旧社会,这能闹翻天。现在孩子的父母还安慰人家,这就是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咱以后有什么事,应该想想人家这个事,看看人家是怎么办的。
吴继英:程春兰、张永安的十三岁的孩子被别人的孩子失手推下水淹死了,这真比割肉还疼。但是,他们处理这件事,是处处想着阶级姐妹间的感情,他们在旧社会都是受苦人,所以体会到无产阶级团结的重要。这件事若出在旧社会,不偿命也得赔钱。只有在新中国,在毛主席领导下,在无产阶级当中,才会出现这种事情。
王玉珍:在旧社会出现这种事,有钱人吃香,穷人倒霉,穷人打了有钱人家的孩子,别说打死了,就是碰了他一下,也会造成家破人亡,有钱人家的孩子打了穷人的孩子,一点事也没有。在旧社会,我的大弟弟和地主小孩一块玩,一句话惹恼了地主孩子,被地主孩子摔倒。我父亲来以后,又把我父亲大骂一场。现在我们要象程春兰那样,对阶级敌人要恨,对阶级姐妹要爱。
夏玉华:我们小组共有三十八户家属,经常因孩子吵架打架造成大人吵架打架,人家说俺小组干活少,吵架打架多。听了《阶级感情千斤重》这篇文章以后,我想,小孩打架造成大人不和睦的原因是,眼光看的不远,光看自己手心一点,恐怕自己的孩子吃了亏,一护短就造成大人不团结。有的家属把自己的孩子拉到跟前打一顿,比鸡骂狗把孩子骂一通,让人家下不来台;还有的家属,因孩子吵架,大人出来帮助吵,一点也谈不到什么阶级感情,这要比起人家程春兰,那真是差远啦。
倪德兰:人家程春兰、张永安想的是国家,想的是人民,想的是世界,想的是阶级感情。咱们常常想的是个人,如果能多想着国家,多想着集体,就不会发生这么多吵架的。
王桂荣:刚听了我心里光跳,十指连心嘛,哪能不难过?可是,再想想,阶级感情很重要,南来的,北往的,出来都同样是搞革命的。咱搞革命嘛,不管亲邻姐妹都要搞好阶级团结。
王秀玉:因孩子吵架,造成大人不团结,这样谁高兴呢?地主、富农、反革命高兴,他们就希望我们整天吵架,闹不团结。人家程春兰、张永安的亲生儿子,被人失手推下水淹死了,这有多疼人!但是他们想的是无产阶级团结,看的远,想的宽,忍住了自己的伤心,反而去劝人家。程春兰对她丈夫说:不要给人家增加痛苦,千万不要生气,不要说什么啦。她对徐金仙说:你不要难过,不要为这件事伤害了我们阶级姐妹的感情,我们的团结要紧。她又对小重阳说,不要为这件事把自己的脑筋伤坏了,还让他用心读书,将来为国家出力。她这种思想,也是学习了毛主席著作以后产生的,我们一定要以程春兰为榜样,学好毛主席著作,搞好团结。
李景珍:大家谈的都很好,今后咱们一定以程春兰、张永安为榜样,搞好团结。各小组要组织全体家属很好的学一学,讨论讨论,处理好同志之间、邻居之间的关系,学习好毛主席著作,搞好家务,照顾好工人,带好子女,干好革命工作。
权台煤矿党委办公室


第6版()
专栏:

在一个无人组织的座谈会上
《阶级感情千斤重》是一篇感人肺腑、动人心弦的文章。当这天报纸来到我校时,开始是一个同志在漫不经心地默看,不一会儿她读出了声,声音又是那样的激动,于是,马上围上来五、六个人,霎时,听的人越来越多,直至那位同志把文章念完,大家还围在那儿不愿离开。这时,人人激动异常,有的人竟然热泪盈眶。
晚上,作业改完,我们又不知不觉谈论起这事。
“如果我的孩子被别人推下水淹死,可能要吵闹不休。”
“如果我有个十三岁的孩子被别人推下水淹死,不知怎样生气。”
“我们比起张永安、程春兰同志,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张永安、程春兰夫妇,真不愧是伟大工人阶级的一员,他们以革命感情为重,以工人阶级团结为重,承受了巨大的不幸,忍住了巨大的悲痛,这种崇高的革命精神,只有在新社会才会有。”
“……真太感人了!这件事充分反映了我国工人阶级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它是毛泽东思想光辉照耀的结果,张永安、程春兰同志高度重视阶级感情和人民利益的高尚品质,真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一个无人组织的座谈会,个个感叹万千,人人尽表衷肠,倾诉对我们伟大祖国的爱。都认为我国人民,有这种阶级感情的精神,有这种团结战斗的力量,有什么困难能阻挡住我们前进?有什么敌人,不能被我们战胜?
西安市老烟庄小学全体教师


第6版()
专栏:

阶级感情永不忘
《阶级感情千斤重》一文我一连读了三遍,只有在我们新社会,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人阶级,才会出现如此惊天动地、史所未有的事迹!
父母突然失去自己的亲骨肉——十三岁儿子时候的悲痛是可想而知的。然而,深厚的阶级感情,抑制住了“剜却心头肉”的悲痛。为了不给对方增加痛苦,还千方百计地安慰对方。这是多么高尚的阶级感情,多么博大的胸怀。
此事给我们开辟了一个崭新的感情境界,就是在处理各种各样问题的时候,要以无产阶级感情为重。父母失去了儿子都能如此处理,在日常生活中,与同志们之间,还有什么问题、意见、分歧以及所谓“利害”,不能从阶级的利益出发,以“同志”的态度来正确处理呢?
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在我们新社会,我们不仅是朋友,而且是同志。“同志”是多么亲切而又坚毅的字眼,我们要处处、时时、事事以同志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以达到我们全民族的团结,达到全世界人民的团结。
公安战士 綦崇寿


第6版()
专栏:

我要争取当一个革命的母亲
我一口气读完了《阶级感情千斤重》这篇文章,使我深深地感到:张永安和程春兰两位同志,真是一对极不平凡的夫妇。当他们听到建华被淹死的消息,也感到很心痛。但是,他们认为更重要的是阶级感情和团结。这样激动人心的事情,只有在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新中国,才能出现这样动人的事情。
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以前生怕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当别人的孩子稍一碰了我的孩子时,我真是心痛得不得了,心里非常不满意,有时还为孩子和别人闹别扭,甚至闹得以后连话都不跟人家说。
读过这篇文章后,对比之下,感到为了孩子去与自己的革命同志、阶级弟兄姊妹争吵,闹别扭,是太不应该了。今后我一定要向程春兰夫妇学习,学习他们以阶级感情、阶级团结、阶级利益和人民利益为重的伟大革命精神,对待别人的孩子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要教育孩子大公无私,和别的小朋友好好团结,在他们的幼小心灵上扎下共产主义思想的根。我要争取当一名革命的母亲。 吉林 张凤兰


第6版()
专栏:

想过去 看今天
我深深的被张永安夫妇这种崇高的精神所感动。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崇高的精神境界?根本原因只有一个:他们的头脑是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
在一九四七年我刚满八岁的时候,和邻居的一个小孩打起架来,我把他打的头破血流。这一来事情可就闹大了,两家大人都护着自己的孩子,先是吵,接着就打起来。从此后结下了深仇大恨,一见面就找碴儿吵架打架。可是,眼前张、梅两家发生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不仅没有任何争吵、怨恨,而且是一片团结友爱。在伟大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却又是一种情况,劳动人民真正都成了阶级兄弟。
思前想后,万分激动。我下定决心,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以张永安夫妇的高贵品质为榜样,牢固地建立起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
空军某部战士 陆正容


第6版()
专栏:

我受到了教育
我是内蒙古杭锦后旗南渠公社的一个干部。去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上,我一进家门,看到我的十三岁的孩子和本生产队另一个小孩打架,头部受了点小伤。当时我很生气,就想去找他家的大人讲理。因天晚没有去成,第二天起来,就准备去找那个小孩的家长。路过大队,可巧邮递员送报来,我从人民日报上看了《阶级感情千斤重》这篇文章,我反来复去看了三次。我想人家张永安、程春兰的儿子被小朋友失手推下水去淹死,能够这样地关怀别人。自己的孩子头部受点小伤,人家也是贫农,况且是小孩玩耍,却采取了这种态度。自己越想越感到自己的思想太落后了,怎么能为这样的事伤了和气呢?于是我拿上这张报就往家里跑,一进门我的爱人就问:“他们怎么说的,看病的钱一定叫他们出。”我说:
“你坐下,听我给你念一段报。”我念了以后,她笑着问我:“你没找人家去吧?”我说:“没去。”她说:“没去就好,人家小孩死了,可以让人,咱们一定好好向人家学习。”
段随柱


第6版()
专栏:

春节,张家夫妇到梅家拜年。图从右到左为:张永安、小重阳、徐金仙、程春兰、梅和清在谈心。
胡文新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