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1月30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而今迈步从头越”
我们决心听毛主席的话,走党指引的路,突出政治,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做彻底的革命者,做毛泽东的文艺兵
文艺为工农兵服务,文艺工作者同工农兵相结合,这是毛泽东思想在文艺方面的核心。为不为工农兵服务,愿不愿与工农兵结合,是文艺工作者革命不革命的问题,也是文艺战线上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斗争的焦点,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区别,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修正主义的分歧。
作为专业的文艺工作者,我们积极响应党的号召,遵循着毛主席的教导,热情地到工农兵中间去,参加劳动,参加斗争,把社会主义革命文化送到农村、工厂和部队。我们听毛主席的话,走党指引的路,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三大革命的熔炉里,受到锻炼,得到改造,尝到甜头,在革命化、劳动化的道路上,取得了初步的成果。
过去的一年中,剧院有一批同志,八个多月在农村活动。其中有的与贫下中农“三同”,参加实际斗争。有的前后三次组成农村文化工作队,深入河北省白洋淀和抚宁山区,开展农村文化活动。通过这些活动,贫下中农给我们的教育是极其深刻的。有的同志讲:农民用他们辛勤的劳动获得的粮食养活我们,而我们却很少为他们服务!有的同志说:为不为贫下中农服务是阶级路线问题!总之,为谁服务,怎样服务,用什么“为”,成了思考的课题,农村文化工作队也正是带着这些问题下去的。
通过劳动交了“劳动朋友”,通过劳动产生了强烈的歌颂英雄人民的创作愿望,通过劳动演唱时有了具体而充沛的感情。毛主席在《介绍一个合作社》里讲:“从来也没有看见人民群众象现在这样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意气风发。”我们面对着这些时代的主人,不变也得变,不全心全意地为他们服务,谈什么“演员修养”?讲什么“演员道德”?任何个人主义的借口都遮不住名利思想的丑恶!再翻开毛主席著作:“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就体会得更深一步了。
田埂,工地,是舞台也是课堂,边写边唱,边演边写,写英雄则无数平凡而伟大的英雄事迹教育我们,唱英雄会使自己受到直接的教育。当你的歌声未落,呼声震天,数字在这里就是决心:“六十天工程二十天完成!”,“两期任务一期完成!”当你亲眼看到了精神变物质的飞跃,艺术为生产服务的功效,当你听到工地的政委说:“你们起到了枪杆子起不到的作用。”那时,对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就有切身体会了。
农村文化工作队深入河北抚宁山区,为了把社会主义文化送到从未看过戏的山里,组成十四人的小队,毛驴驮着简单的道具,踏着乱石河道,翻山越岭,活跃在长城线上。队员们常用“不到长城非好汉”,“无限风光在险峰”互相鼓动。社员们奔走相告,穿新待客,跑到几里外的沟口来迎接,并亲切地把我们称作:“毛主席派来的慰问团”。
地头的高处,梯田的一角,就是舞台,有时演出在萝卜窖上开始。当歌剧《白毛女》中喜儿出场时,雪花真的从天降下,杨白劳被地主逼死后就躺在雪地里,喜儿被地主拉走了,台上的角色呼救,台下的观众哭泣,台侧的乐队流泪。这时演员和观众的关系,变成了共同向吃人的旧社会和万恶的地主阶级进行控诉。散场时一位贫农社员走过后台泣不成声地说:“阶级仇啥时候也不能忘呵!”背着孩子迎着山风走去……演员们挥泪卸装,有的掩面呜咽,每个人的胸怀里被贫下中农的阶级感情冲击着……。我们的感情从没有这样和贫下中农的感情接近过。
队员在这一年里初步获得的进步,主要靠了两点:一是大抓毛主席著作的学习,一是大抓真正的深入下去。反复数次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文,在下边学和过去的学习不同,许多方面有了新的认识。特别是结合着个人的思想,单位的方向去学习,越学越清楚了,听毛主席的话,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工作就取得胜利,反之,工作必遭失败。
剧院在新的一年里,已作好兵分两路,齐奔工农兵的计划。毛主席告诉我们:“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们决心听毛主席的话,突出政治,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作彻底的革命者,作毛泽东的文艺兵,在自我改造的道路上不停地前进!
中国歌剧舞剧院农村文化工作队 于夫


第5版()
专栏:

普及幻灯要从实际出发
工农兵的第一步需要,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在目前的条件下,普及的任务更为迫切,而普及又必须从农民的实际需要和可能出发
幻灯在农村是反映现实生活斗争,短兵相接,用电影所代替不了的一种重要的宣传工具。我们每次放映电影之前,都要通过幻灯,结合形势,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表扬当地的好人好事,很受群众的欢迎。但是,我们电影队一走,幻灯也就带走了,电影队的幻灯演什么,群众才能看到什么,不能满足群众的需要。能不能让农民群众自己也能掌握幻灯这一宣传工具,从而更充分地发挥幻灯的作用呢?就目前农村的物质条件,帮助农民制作简易的幻灯机,并积极辅导农民开展业余幻灯放映宣传活动,是需要的,在有些地方也是可能的。
我们初进行这一工作时,考虑到当前农村绝大多数的生产队都没有电,帮助农民制作幻灯,首先要设法用其它光源代替电源。开始我们用汽灯作光源,虽然比较亮,但不易掌握,价钱又高;用手电筒作光源,光比较弱,而且也不便宜。当前农村最为普遍使用的是煤油灯,用煤油灯作幻灯机的光源就更有实用价值。但是,开始用煤油灯做幻灯机的光源碰到不少问题。银幕上的画幅不成象,光亮度不够,几次的失败,使我们对煤油灯作光源有些动摇。带着问题,学习了毛主席著作。我们提高了认识,坚定了信心。认识到利用煤油灯作光源,是从农村当前的实际情况出发,既经济又实用,容易被群众所接受。通过与农民群众结合,受到了群众特别是贫下中农的积极支持,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经过十几次的实验,终于克服了困难,闯过了技术关,帮助农民制成了用煤油灯作光源的单镜头简易幻灯机。这种用几片木板,几根铁丝,只花钱买一组镜片就可以制成的“土幻灯”,制作简单,成本低,易于掌握,为农民群众所欢迎,在农村有推广价值。
我们除去帮助农民群众制成了幻灯机,还在幻灯片的绘制,材料的编写,以及幻灯机的操作等方面作了辅导,帮助农民建立一支业余幻灯放映队伍。在得胜大队治山治水专业队建立了业余幻灯放映组,这个幻灯放映组是在大队党支部的直接领导下,由五名贫农社员组成的。这支业余幻灯放映队伍,能够突出政治,抓住活思想,对广大社员进行兴无灭资的社会主义教育。他们就地取材,自编自唱,结合实际,配合中心,表现当地的真人实事,社员十分喜爱。有的社员说:“这回咱们自己有幻灯又演又唱,这还是头一回,庄稼人演幻灯,这可是没敢想的事儿!”
通过帮助农民制作煤油幻灯机,建立业余幻灯放映组,以及辅导他们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幻灯放映宣传活动的实践,使我们受到了一次深刻教育。正如毛主席所教导那样,工农兵第一步需要,还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所以在目前条件下,普及的任务更为迫切。由于群众对幻灯的热情欢迎,使我们认识到:做为电影放映工作者,必须从农民的实际需要和可能出发,踏踏实实地为广大农民特别是贫下中农服务,我们的工作才有意义,才能受到群众的欢迎。
吉林东丰县第八电影放映队


第5版()
专栏:

改造自己的“灵魂”
我们祖国各个战线上取得的伟大成就,怎能不令人振奋!毛泽东思想的光辉胜利,怎能不叫人昂首阔步,扬眉吐气!做为一个电影演员,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如何正确发挥自己对革命的作用?怎样把自己同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联系起来?同共产主义远大目标联系起来?
我们演员应当首先热爱革命,决不能首先热爱演员工作。否则,就不是为革命而演戏,而是为了个人爱好或个人出名而演戏了。
不久前,我曾经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投身于工厂的劳动中,的确,我也严格的要求自己,一切工作都比较正常。我们不只和工人师傅共同劳动,还在业余时间为工人演戏。为了能反映工厂的好人好事,我们又专找厂里工人创作的剧本。我作了这个戏的导演,又担任了剧中的演员,和三位工人一道演戏。当我做这些事的时候,思想里很明确,即想尽一切方法与工人同志建立感情,找更多机会向工人学习,通过各种形式为工人服务,同时又帮助工厂开展文艺活动。我想,这样作是按照主席思想办事的,是正确的。当演出之后,虽然工人同志对这个戏反映的事件感到亲切,对戏思想性也很称赞,但和其他较为成熟的节目相比,总觉得平平淡淡,没有什么戏,看起来不带劲,因此也没谢幕。
当时我就想把这个戏撤下来。所以产生这样的念头,那就是因为观众都知道我是个老演员,我既然出场,就应该露一手,不然观众就会对我失望。
正好和我扮演的那位老工人碰到一起,我说:“咱俩同岁,都是五十六,可你的身体还很壮。”他说:“赶情,天天都在过年!”意思是解放前只有春节才能吃这样一顿饭,而现在每天都能吃年饭,身体当然要壮。我说:“你干起活来和壮年人一样,我比你差远了。”他说:“不能休息,世上还有好多人生活不如咱们!”我马上觉得他一说话就放眼世界,他把自己的生活和革命事业联系得那么紧。同时我想起毛主席的教导,工人的手虽是黑的,但是他多么干净,而我的灵魂又是多么脏啊!我决心把我的这个念头向同志们谈出来,让大家帮助我洗干净。在新的一年里,我将在同工农结合的道路上更向前迈进一步,更好地为工农兵服务。
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团长 赵子岳


第5版()
专栏:

让农民多掌握些科学知识
——兴平县电影放映第三队是怎样放映科教片的
几年来,我县农村电影放映第三队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在党的领导下,不仅配合了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进行了反对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的宣传,进行了兴无灭资的宣传,并且在去年加强了科教影片的宣传,对普及科学知识、促进生产发展,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他们是怎样做好科教片的宣传呢?
选择对口对路影片
经过调查研究,因地因时选择对口、对路的影片。过去,他们对科教影片不加选择地进行放映,效果不好。有一次,他们带着《白菜三大病害》到塬上去放映,社员看了说:“咱这儿没种过白菜,谁知道电影上说的啥?”还有一次放映《淡水养鱼》,观众更是不感兴趣。通过这些事例,使他们体会到放映科教片必须注意因地适时宣传。去年巡回放映前,他们根据县委的春耕生产以棉田备耕为中心的指示,结合棉田备耕,对地区虫害作了调查研究,选映了《棉种处理》、《小地老虎》、《揭开棉蚜生活的秘密》、《安全使用农药》和《防止马结症》等九部影片,由于适时地结合了当地的生产,收效很好。
帮助群众看懂影片
在宣传方法上,他们想尽办法让群众看得懂。为了让群众看好、看懂科教影片,他们做到:映前有介绍,映间有解释,换片有小结,全部节目映完有总结语。初开始巡回映出时,由于他们对映间插话掌握得还不够熟练,宣传效果不够显著。队里有的同志就认为,科教片本身就有解说,插话不必要。但在几次观众座谈会上,群众都有这样的反映:“电影放的快”,“说话听不懂”。这说明解说工作还是十分必要的,问题是要提高插话的质量,使插话适时、准确、通俗易懂。他们在实践中,经过不断地摸索和钻研,体会到运用方言,是帮助观众看懂电影的好办法。有一次放映《揭开棉蚜生活的秘密》影片时,他们事前做了调查,了解到有些地方把“棉蚜”叫“油汗”,也有些地方叫“腻虫”。于是便在插话解说中,因地制宜去讲,群众一听就懂。放映中间群众议论银幕上的棉蚜说:“‘油汗’那有这么大?”放映员听到以后,就及时解释说:这是放大镜把“油汗”放大了,为的是让大家看得清楚。这一说就解决了群众的疑问。再如影片中蚂蚁吃棉蚜粪便的镜头,群众初看误认为是蚂蚁在吃棉蚜哩。这时影片的解说词是:“棉蚜排泄的东西是甜的,人们称作蜜露,蚂蚁在喝蜜露。”当地群众对“排泄”、“蜜露”听不懂,放映员就运用当地语言插话说:“蚂蚁光爱吃油汗屙下的。蚂蚁的这个爱好对咱们也有好处,让咱们可以看到哪里蚂蚁顺秆爬,那里就有油汗。”这样的插话解释,不但给观众解答了疑问,还给观众提供了发现虫害情报的常识。
为了帮助群众真正理解影片内容,这个放映队还效仿影片当众作试验。如在放映《小地老虎》影片后,他们就捕捉了地老虎蛾子当众解剖,把幻灯镜头拿下来当作放大镜,让群众看蛾子肚子里的卵,竟达一千多个。社员一看都很惊讶,相信了电影上说的“春天杀一只蛾,等于日后消灭千条虎。”通过实物观察,群众对影片有了更深的领会。
帮助群众把科学知识用到生产上去
如何帮助群众把科学知识运用到生产中去,这个放映队也做了不少工作。他们曾多次利用休息时间帮助队干部和技术员,散发灭虫处方,配治诱杀蛾子药液,推行科学方法,动员广大群众按照影片指出的办法去做。店张公社东北大队一队队长张福看了《棉种处理》影片后,经过座谈,当天就照电影上的样子做了两个拌种器。有些大队的老农和技术员,在座谈会上说:“过去咱们拌种时,对水的温度掌握不好,这回看了电影,又听了解说,今后拌种心里就有数了。”许多事实证明,凡是他们利用科教片认真进行宣传过的地方,社员特别是青年社员,很愿意用科学方法,也收到较好的效果。
陕西省兴平县文教局


第5版()
专栏:

把思想感情转向工农兵
一九六五年,我随剧团到连江、长乐农村为农民演出了四个月,接触到许多农民,思想感情上有了不少变化。我原来有一个思想问题,长期没有解决。我过去总是这样想,上山下乡为农民演出,在思想上是可以得到改造、提高,但在艺术上锻炼、提高就有困难;并且风里来雨里去,皮肤黑了,手指、腰身粗了,还会影响自己体型的“美”。经过下乡演出,这个思想问题也初步得到了解决。
在长乐时,正好团里排新戏《刘胡兰》,领导上要我扮演刘胡兰。怎样才能成功地塑造这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年青女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我没有把握。该向谁去学呢?这时,领导上启发我遵照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指示,到农民群众中去学。当时,我听领导的话,下大队去和女民兵一起生活、劳动、训练。这段生活时间不算长,但女民兵们为党、为革命紧握手中枪的思想风貌,大大帮助我体会到刘胡兰的思想感情。她们坚定、机智、泼辣、勇敢,使我看到了农村革命女青年的形象。我还向她们学习了一些军事训练的基本动作。我在和女民兵共同生活中,逐渐进入了刘胡兰这个角色。回来后,在排练中,我克服了初排时娇弱无力的缺点,无论在思想上、演技上都大大加强了角色的分量,基本上符合了剧情和角色的要求。
通过这次实践,我深深体会到艺术的提高,首先是思想的提高,只有把思想感情转到工农兵方面,才可能创造出真正的工农兵英雄的艺术形象。不问思想感情,只求艺术“提高”,这是本末倒置。我演刘胡兰,假使不深入到女民兵中去,就不可能从思想、性格上较深刻地去领会角色,进入角色。要演刘胡兰,但又演不象刘胡兰,那还有什么艺术可言!我过去认为向农民学不到艺术,其实,我所想的艺术,是“才子佳人”的“艺术”,而不是工农兵的真正的艺术;过去认为上山下乡会影响自己体型的“美”,其实,我所想的是“才子佳人”的“美”,而不知道自己的致命伤正是缺乏真正的工农兵的美!
今后,我一定要虚心地向工农兵群众学习,进一步改造思想,在舞台上创造出更多更完美的工农兵英雄的艺术形象。
福建省福州红旗闽剧团 青年演员 胡奇明


第5版()
专栏:

上:北京京剧团演出的《沙家浜》。


第5版()
专栏:

上中: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演出的话剧《女飞行员》。
新华社记者 章梅摄


第5版()
专栏:

左:中央歌剧舞剧院演出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新华社记者 孟庆彪摄


第5版()
专栏:

右:湖南花鼓戏剧院演出的农村小戏《补锅》的一个场面。
新华社记者 蔡忠植摄


第5版()
专栏:

右上:影片《红色背篓》中王福山背篓上山的一个镜头。 新华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