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1月30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让毛泽东思想变为工农兵手中的锐利武器
有疑难问题,就到毛主席著作中找答案
大庆油田油建指挥部助理技术员 马慧舜(女,二十四岁)
油田建设中要埋下上千公里的管线,而我们地区碱地多,水多,管线容易被腐蚀穿孔。管线一旦坏了,修理起来很不容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攻了好几年,都没有彻底解决。玻璃布、沥青、塑料带都用过了,结果,成本很高,还是保证不了质量。
下定决心 勇于实践
前年,我们接受试验和研究管道防腐绝缘的任务,同油田建设设计研究院的同志一起组成了管道防腐绝缘攻关队。当时,我们摸不到门路,要在几个月内搞成并用到生产上,困难很多。第一,我们攻关队二十名技术干部和十四名工人中,只有一名有经验的钳工技师,其余都是一九六一年以后毕业的学生,平均年龄不到二十五岁,见得少,听的不多,更没有经验;第二,资料很少,特别是成型机械方面,根本没有参考资料;第三,我们这些人中,除设计院个别同志搞过试验外,其余的人是学机械、采油、储运等专业的,有的连什么是“绝缘”还搞不清。在这种情况下,有人为我们担心,怕没有把握。但是,领导同志大力支持,鼓励我们说:“攻尖端既要敢闯敢干,又要冷静地研究。有疑难问题,就到毛主席著作中找答案。”后来,我们反复学习了《实践论》。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常常听到一些同志在不能勇敢接受工作任务时说出来的一句话:没有把握。为什么没有把握呢?因为他对于这项工作的内容和环境没有规律性的了解,或者他从来就没有接触过这类工作,或者接触得不多,因而无从谈到这类工作的规律性”。毛主席的话,就象是直接对我们说的,使我们认识到,要使这次试验搞得有把握,就要敢于实践,在实践中不断认识和掌握它的规律性。于是,我们下定决心,到实践中去闯、去干。
全面分析 三关齐攻
决心定了,怎么干呢?水平低,经验少,参考资料不多。凭蛮干不行,牵牛要牵牛鼻子,应当针对管道防腐绝缘的要害打。随后,我们进行了全面的工艺分析,明确了要完成这项任务,必须突破三关:第一,材料关。就是材料配方和性能指标;第二,成型关。就是均匀地把材料抹到管子上,如果包不到管子上,性能再好,也是白费劲;第三,工艺关。必须有一套机械化的生产过程。
当时,有人主张按旧的框框办事,把材料配方攻下来,再想法往管子上抹。这样四平八稳的干,一步步实现,总有一天会搞成功。但这种做法对于我们的油田建设,是行不通的。因为生产上急需解决绝缘问题,如果材料试验拖长了时间,就会影响管道建设的质量。领导一再告诉我们,搞科学研究要有个时间观念,失掉时间,就没有办法赶上别人;失掉时间,也就不叫新技术,而叫老技术了。我们决定三关齐攻。
有人说三关齐攻是胡来。到底是不是胡来,我们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认为三关齐攻是对的。要想保证材料的性能完全过关,应当在选定一个好的材料配方之后,抹到管子上,按大庆地区的实际情况做反复试验,才能保证指标过硬。成型试验时需要的温度、压力等条件,也要求材料配方提供资料。工艺设计也要以材料的性能要求和成型试验中的认识作依据。因此,三关之间是互相联系的,不是孤立的。
三关齐攻 要有重点
三关齐攻,还要有重点,不能平均使用力量。经过研究,确定把成型工艺作为我们的主攻方向。开始,我们一点经验也没有,听到那里有成型的东西,就去学习。在参观学习中,看到其他单位的焊条成型,对我们启发很大。回来后,我们便根据焊条外皮的成型原理,开始了成型机的设计。为了从实践中不断摸索经验,得出正确设计,我们先设计一台小试验机,再反复试验改进,为正式设计和制造成型机提供可靠的技术数据。这样做,要设计两次,制造两台设备,表面上看起来好象慢了,实际上是快了。第一台试验机改了四十九次,用了五个月零十天,正式成型机从设计到投产,只用了两个月,并且一次成功。
经过不断反复地试验,我们终于搞成了成本低、绝缘性能好的管道防腐绝缘。这使我们深深地体会到,科学实验中,必须老老实实,从反复实践中一步一步地认识事物、改造事物。最有发言权的,是直接参加实践的人;最会解决矛盾的,是不怕失败,坚持反复实践的人。只有一切通过实践,才能从不会到会,从没有经验到有经验。


第1版()
专栏:

敢想敢闯同科学态度紧密结合 按照毛主席教导摸准客观规律
大庆油田第一采油指挥部采油工 栾淑霞(女,二十岁)
我们现在管的十八井,原来是口复杂井,常出毛病,比较难管。
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份,领导上把十八井分给了我们队,又给了我们女子井组。这一下引起了不少波动。不少人都是提心吊胆的,怕管不好。
从接井的时候起,指导员就不断做思想工作。我们一起分析了井组部分同志有“四怕”的思想:一怕油井停喷,开现场会;二怕油井出了事故,影响队的集体荣誉,负不起责任;三怕岗位责任制检查达不到一类,受批评;四怕摇不动绞车,别人笑话。指导员告诉我们,回去以后一定要组织大家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我们通过学习讨论,提高了思想认识,对照张思德,大找差距,越找越感到我们错了。井长说:“我们干革命工作就要‘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不怕千辛万苦。如果处处从‘我’字出发,抬手动脚就会觉得困难。”我接着说:“确实是这样,你要是怕困难就管不好井,想管好井就必须不怕困难。困难是我们前进当中的拦路虎,我们只有见困难就上,见虎就打,消灭它,战胜它,这样,工作上的难也就变成了不难。”通过学习毛主席著作,大家的情绪高涨了。一致认识到:要想管好井,必须思想搞通,态度端正。采取“怕”的态度,这口井就一辈子也翻不过身来。
大家的思想开窍以后,接着,我们又用两分法对这口井进行了具体分析。通过讨论,找到了四个有利条件:一是这口井正是年轻力壮时期,地下还藏着大量的原油,今后还大有作为;二是地下情况比较好;三是大搞分层配注以后,加强了中、低渗透层的注入水量,今后会见到效果;四是产量比较高。这样一分析,大家都惊喜地感到:真的!我们井还有这么多的有利条件。我们从不利中找到了有利,在困难面前看到了光明,大家的革命干劲就起来了。
抓住主要矛盾
怎么干,究竟先搞什么,意见不统一,各有各的理。这时,我们重温了《矛盾论》,并根据毛主席的教导,决定找出这口井的主要矛盾。中华儿女多奇志,我们就要立这个奇志,非要征服这口复杂井不可。经过大家讨论分析,认为这口井不好清蜡是个主要矛盾。这个问题解决了,油井停喷的危险性就少了,其它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如果主次不分,什么都是主要的,反过来就都不主要。一手都想抓起来,反倒什么也没有抓到手。管井也是同样。这口井清蜡不好清,我们很早就听说是结蜡严重造成的,必须先解决结蜡问题。可是为什么结蜡严重呢?为了摸清原因,我们在下班后,三次到矿场,六次到地质大队,先后八十多次到十八井,收集了大量资料,进行了细致的整理分析。
通过实践,摸索规律
从分析情况来看,清蜡清不净是因为井筒里死油多,而不是结蜡严重。可是,当时我们谁也不敢下结论。我想,四年来,老师傅一直说是结蜡严重造成的,我们一下子说是死油多,对不对呢?针对这个没有把握的难题,我们又重新整理了资料,反复分析了三次,分析的结论还是由于死油多。这时,我想起,每次清完蜡,起上来检查的时候,刮蜡片上都有很长一段“蜡棒子”,可是往下打蜡的时候,一片蜡都没有,全是粘乎乎的稠油。其他同志同样有这个感觉。分析与实践对上了口,我们就下了决心,再通过实践来检验我们的看法。最后终于得出了正确的结论:井筒死油多,是直接影响清蜡的主要问题。
用什么办法排出死油呢?我们又认真摸索。发现测气时,出油声音大,我们认为这是个门路。因为测气时分离器压力降到零,油从井筒喷出地面后,再进入分离器的阻力大大减小了,死油就借此机会跑出来一些。这样,我们就找到了通过降低分压,减少阻力,增加流速,排出死油的措施。可是,一次降压多长时间呢?不知道。我们就五分钟、十分钟、一点一点地增加,一步一步地试验。经过试验,把降压时间定为四十五分钟。但是,这样做,问题又来了,一天降压排油十多次,油套压力波动很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又改为十五分钟记录一次油压、套压、出油声音、分离器压力,一共进行了九十多个小时的观察,记录了一千一百四十多个数据,才摸到了规律:每天降压次数过多,油井激动频繁,使油套压力上下波动三至四个大气压,但降压次数少,死油又排不出去。比较恰当的是,每天降压三次,在清蜡前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这样,油套压力波动只有一至二个大气压,油井清一次蜡只需要两个小时。
清蜡要两个小时,时间还长,我们又采取了办法,最后达到了清一次蜡,下入时间四十分钟,最快十五分钟。
清蜡问题基本解决了,可是平时不降压,出油还有困难。以后,我们又提出了一些技术措施,使出油管线畅通,减少阻力。这口井出油和管理就比较正常了。
旧的矛盾解决了,新的矛盾又出现了。按一般井来说,关井恢复压力后,开井生产应该比以前好,而我们的井却反常。去年三月份,关井测静压后,井虽打开了,可是出油比以前差了。经过我们认真分析,找到了原因,采取了办法,解决了问题。从此油井生产正常了。由于大伙的共同努力,使这口井岗位责任制达到了一类,并且实现了五好油井。
通过这口井的变化,使我们认识到,要想管好井,必须按照毛主席的教导,要变革现实,就要摸准客观规律,油井好比牛,客观规律是牛鼻子,只有牵准牛鼻子走,牛才会被制服,工作才会有自由;干革命就要打破框框,敢大胆地想,大胆地闯,一定要与科学精神紧密结合。同时,我们深深体会到,毛泽东思想不仅是改造主观世界的锐利武器,也是改造客观世界的锐利武器。


第1版()
专栏:社论

革命精神必须落脚到科学态度上
毛泽东同志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
认真,是革命精神,也是科学态度。在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看来,革命精神和科学态度本来就是统一的。革命,是打破旧世界、创造新世界的翻天覆地的斗争,如果没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也就是没有高度的革命精神,那怎么可能呢?打破旧世界,创造新世界,又是一场不断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斗争,如果缺乏刻苦钻研、实事求是的态度,也就是缺乏严格的科学态度,又怎么可能呢?
大庆三员小将向科学技术进军的实践,充分体现了“认真”二字。她们“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这就是革命精神,她们“不允许有半点可疑的数据,差五秒钟也要弄个水落石出”,这就是科学态度。她们取得的成就,就是革命精神和科学态度密切结合的胜利。
一个革命者,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中,要想真正办成几件事情,首先要敢干,同时还要会干。大庆这三员小将要办的几件事情,对她们来说,都是见所未见,甚至闻所未闻的。她们所以能够取得成功,都是敢干又会干的结果。如果不敢干,就无从取得会干的本领;如果不会干,就不能达到敢干的目的。她们的实践证明,敢干必须落脚到会干上,革命精神必须落脚到科学态度上。
我们说,革命精神要落脚到科学态度上。因为,在革命和建设中,要想真正解决几个问题,就必须充分了解它们的情况,掌握它们的规律。这就必须具有严格的科学态度。我们应该把革命精神使在调查研究上,使在科学实验上,使在总结经验上。一句话,也就是使在用科学态度处理一切革命和建设问题上。在这个意义上说,革命干劲越高,科学态度应该越好。在革命干劲鼓足以后,是不是有严格的科学态度,就成为事情成败的关键了。
大庆三员小将能够既有革命精神,又有科学态度,是由于她们长期坚持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武器。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我们就能够在任何情况下,在一切问题上,把革命精神和科学态度结合起来,克服一切困难,从胜利走向胜利。
现在,我们国家到处是一片兴旺气象,政治形势好,生产形势好,人们干劲高。在这种大好形势下,保持和不断发扬人们的革命干劲的关键,保证革命和建设高潮健康发展的关键,就是提倡科学态度,发扬求实精神,做冷静的促进派。


第1版()
专栏:社论

坚定的立场 有力的回答
一月二十四日,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致函我国刘少奇主席和其他各国首脑。胡志明主席的信,严正揭露了约翰逊政府假和平、真战争的丑恶面目,重申四项主张是解决越南问题的唯一正确基础。这一坚定的立场,体现了三千一百万越南人民把抗美救国斗争进行到底的钢铁决心,表明了越南人民解放南方、保卫北方、进而统一祖国的不可动摇的意志。六亿五千万中国人民对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这一正义立场,对于站在反美斗争最前线的越南人民,表示全力的和坚决的支持。
最近一个多月来,约翰逊政府以“暂停轰炸”为诱饵,以“十四点”主张为中心,发动了一个所谓“和平”大攻势,搞得乌烟瘴气,臭不可闻。这是一个妄图用政治欺骗手段扑灭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大骗局,是一个妄图用“和谈”的幌子掩盖它扩大侵略战争的大阴谋。这一切,实质上就是要越南人民在美国的武力面前屈服,就是要越南人民承认美国有权霸占南方,就是要越南人民放弃统一祖国的神圣权利。美帝国主义这种侮辱越南民族尊严、践踏越南民族权利、强迫越南人民接受美国“和谈”条件的狂妄野心,不能不激起越南人民的无比愤慨。胡志明主席以铿锵的词句宣告:“越南人民任何时候都绝不向美帝国主义的威胁屈服”,“真正的和平决不能离开真正的独立。只要我们的国土上还有美国侵略军,我国人民就坚决为反对他们而战斗”。越南人民的这一有力的回答,宣告了美帝国主义及其合伙者的“和谈”阴谋的可耻破产。
要解决越南问题,必须分清是非。谁是侵略者,谁是被侵略者,是不容颠倒的。谁代表正义,谁代表非正义,是不容混淆的。在越南问题上,美国是侵略者,是撕毁日内瓦协议的祸首,是发动和扩大侵略战争的罪犯。这是解决越南问题必须确立的首要前提和基本出发点。现在,美国不仅不承认自己是侵略者,反而说越南北方“侵略”越南南方,这不是荒唐之极吗!
越南北方人民支持自己南方同胞的斗争,是天经地义,是一个民族行使自己的基本权利。而美帝国主义硬说越南人“侵略”了越南,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强盗逻辑。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绝不会接受这种荒谬的逻辑。越南人民断然拒绝美国的这一强盗逻辑,维护越南民族是一个整体的权利,维护越南南北是一家的权利,团结一致,进行抗美救国斗争,是理所当然的。
要解决越南问题,必须尊重越南人民的意志。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四项主张,表达了全体越南人民的意志,体现了日内瓦协议的精神。承认和履行四项主张,是尊重越南主权的标志,是履行日内瓦协议的表现,是政治解决越南问题的唯一正确途径。对于侵略越南的美帝国主义来说,这是一个必须照办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可以讨价还价的问题。
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是一千四百万越南南方人民的唯一真正代表,是越南南方人民进行抗美救国斗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它实际上在越南南方担负着和发挥着国家机构的作用。对于美国侵略者来说,如果真正要和平解决越南问题,如果真正尊重越南南方人民解决自己事务的权利,就必须承认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是南越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就必须承认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五点纲领。这也是一个不容讨价还价的问题。
越南,是越南人民的越南,不是美国人的越南。美国根本无权占领南越。越南民主共和国四项主张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五点声明的核心,就是要美国军队撤出南方。这是因为,美国军队呆在南越,是美国推行侵略越南政策的支柱,是破坏越南和印度支那和平、造成这一地区灾难的总根源,是威胁亚洲和平和安全的导火线。一句话,美国军队不撤,越南问题的解决就无从谈起,越南和印度支那的和平就根本不能实现,亚洲的和平和安全就没有起码的保证。
现在,约翰逊政府象魔鬼害怕太阳一样,害怕承认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是南越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害怕承认民族解放阵线的五点声明,特别害怕从越南南方撤军。约翰逊宣称美国的国策是“一定要(在南越)留下来”,哈里曼死皮赖脸地说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不代表南方人民”。这就是说,美国尽管可以说出这种或那种“和平”的言词,但是,它霸占南越、把南越变成它的新型殖民地和军事基地的政策是决不会改变的。这就是说,美国尽管可以做出这样或那样的“和平”姿态,但是,它镇压南越人民,扑灭南越人民斗争烈火的政策也是决不会改变的。
一年来,约翰逊政府在越南问题上的记录是:一个接一个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和谈”活动,一批又一批的增兵,一步跟一步的战争“升级”。这就使人们不难看出美国侵略者的这样一种规律:失败——玩弄“和谈”阴谋——谈不成再增兵——再失败——再玩弄“和谈”阴谋——再谈不成再增兵。
这一次,约翰逊政府还是按照这个规律行事。所不同的是,美帝国主义正在准备一场更大的冒险,因此,这次“和谈”阴谋的规模比以往历次都大。现在,这场丑剧已经接近尾声。扩大战争的部署正在紧张进行。新的增援部队陆续开往南越。新的侵略军正在国内拼凑。新的破纪录的军事预算已经提出。新的军事订货正在日夜赶造。在南越,烧光、杀光、毁光的“三光”政策正在疯狂推行,美国的军事基地正在大兴土木、加紧扩建。对越南北方的轰炸,正准备扩大进行。华盛顿官员的好战叫嚣,驱散了残存的“和平”烟幕。正如胡志明主席所指出的:“美国的‘寻求和平’攻势只是为了掩饰其加强侵略战争的阴谋。约翰逊政府的立场依然是侵略和扩大战争”。事实就是这样。
越南人民是具有反帝斗争光荣传统的革命人民,是在反美斗争中取得了辉煌胜利和丰富经验的英雄人民。他们不被美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所吓倒,也不被美帝国主义的花言巧语所迷惑。他们立下誓言,不把美国侵略者赶出国土,不完成祖国的完全解放和最后统一,就决不停止战斗。在这样伟大的、敢于斗争的人民面前,美帝国主义只是一只纸老虎。越南的战局,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按照美国侵略者的意志发展。事实已经并将继续证明,美国军队派的越多,越南人民的胜利越大。不论美国把战争扩大到什么程度,不论美国把战争扩大到那里,最后都将以失败而告终。别的前途是没有的。


第1版()
专栏:

不允许有半点可疑的数据
大庆油田第一采油指挥部井长 陈淑英(女,二十二岁)
资料是认识油层的眼睛
一九六三年五月初的一天,我值班时发现量油时间比上一班多了五秒钟。要掌握油井真实情况,就不允许有半点可疑的数据,差五秒钟也要弄个水落石出。重视不重视第一性资料,是有没有科学态度的分界线。因此,我又进行了第二次量油,仍然比上一班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我仔细地分析:从油井情况来考虑是正常的;从我本身来检查,开闸门、关闸门,每一个操作都没有一点差错。我想,可能是玻璃管有问题吧?卸开玻璃管一看,发现被泡胀的石绵绳头有阻碍的现象,延长了量油时间。我及时排除了故障,取得了和上班相似的数据。我深刻地认识到,资料是认识油层的锐利眼睛,错了一个数据,就等于人的眼睛里掉进了一粒砂子,就会看不清事物的真象。资料上出一个差错,就给我们正确认识油层增加一分困难。因此,对待资料数据,一定要严格认真,丝毫不能马虎。
为了更好地掌握地下水的变化情况,我们自己搞了一个取样桶,挂在刮蜡片和铅锤的中间,每次清完蜡都要把样取出来。
五年来,我们共取得了原始资料五十七万五千多个,经过四十七次检查,上下对口,齐全准确,为正确认识油层提供了真实可靠的资料。
透过现象抓住实质
一九六四年,领导提出了全面分层管理的号召。这时,井组有的同志思想上产生了怕的念头。我心里也确实没有底。搞还是不搞?当时分层分析是个主攻方向,非搞不可。要搞,又不会,怎么办?我们学习了《实践论》,进一步认识到,只要敢于实践,打破框框,勇于革命,就能战胜困难,就能学会分层分析。大伙有了信心,又学习了《愚公移山》,增强了决心。从此以后,分层分析便在全井组搞开了。
一开始,我们先从收集这口井的原始资料入手,熟悉地下情况。并先后到四个单位、八个井组学习经验。白天收集资料,晚上整理分析,并把油水井各个层的每一个时期的变化绘制成了分层压力、产量变化曲线图。拿着这些曲线图和油水井连通图,开始学习分层分析。但是,从那里学起呢?这时,我想到毛主席讲的:“我们看事情必须要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了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怎样抓住实质呢?我想,油井的变化是由水井引起的,因此,要管好油井,首先要从了解水井入手。于是,我们就每隔十天了解一下水井动态,结合油井变化进行综合分析。
油井在不断生产,地下情况也在不断地变化。在以水驱油的过程当中,油田在注水,油井不可能不见水,要见水是个必然的现象。可是早见水还是迟见水,却是值得重视的问题。一九六四年四月,油井出现了提前见水的预兆。怎样来对付水呢?要找出对策,首先就得研究提前见水的原因。经过分析讨论,终于找出了引起油井提前见水的主要原因是,油田中区东部正在进行一项注水试验。原因找到之后,我们提出了具体措施,经过努力,使油井见水推迟了。从此,我们在思想上也提高了一步,认识到管油井就是干革命,干革命就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严肃地对待每一个那怕是微小变化。一定要做到及时发现,确实弄清,正确解决,才能立足于主动。
五年来,我们共进行了油水井综合分析一千四百五十九次,写出总结报告二十四篇,全井组的同志都掌握了分层计算、分层分析方法。运用这些分析方法,我们能够把油水井每一个时期的变化,进行综合性系统的分析,把每一个分层的压力、产量、含水的关系搞得清清楚楚。就这样,我们通过分析,进一步加深了对油层的认识,揭开了油层的秘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