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9月16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社会主义国家、缅甸和阿联报纸警告美国侵略者
整个进步人类都站在英雄古巴一边
据新华社14日讯 越南、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罗马尼亚和波兰的社会舆论强烈谴责美国侵略古巴的新阴谋,并表示坚决支持古巴人民的正义斗争。
越南《人民报》今天在一篇评论中把美国统治集团对古巴的行径比喻为“一群劫夺别人的房子还阻止主人抵抗的海盗”。
评论说,美国把对古巴进行挑衅、经济封锁和武装干涉当作自己的“权利”。当古巴加强防御措施并接受来自兄弟国家的援助以加强国防时,美国政府立即大肆叫嚷所谓古巴制造的威胁。评论指出,自然,谁也不相信小小的古巴会威胁像美国这样一个大国。也没有任何人会相信,古巴打算侵略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美国统治集团不过是想用诽谤古巴的办法来掩饰自己侵略古巴的阴谋罢了。评论说,这个阴谋受到广大舆论,包括美国舆论的反对。英勇的古巴人民不是孤立的。在他们后面有拉丁美洲人民、社会主义阵营和整个进步人类。侵略者不要梦想进攻古巴而又不受到惩罚。
《新德意志报》今天在一篇评论中指出,无耻的煽动、贸易抵制和武装干涉都不能使古巴人民屈膝。美帝国主义者害怕看到越来越多的拉丁美洲人民把古巴看作自己的希望,因此叫喊着要用武力干涉古巴。显然,去年美国雇佣兵所遭受的严重打击没有发生唤起理智的作用。
评论强调说,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同情和支持帮助了古巴人民。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劳动人民坚定地站在古巴人民的一边。他们衷心关怀在古巴建立一个正义的社会制度和有力地保卫用斗争取得的自由。
罗马尼亚《火花报》今天发表评论说,美国反动派害怕古巴的革命精神及其对拉丁美洲人民的影响。因此,他们仇恨古巴人民政权的巩固,妄想通过新的侵略活动扼杀这一政权。评论说,“这是冒险主义的、没有前途的政策”。
波兰《人民论坛报》在13日发表评论说,谁也不会相信,六百万人口的古巴会威胁一亿八千六百万人口的世界强国——美国。在1961年4月不是古巴组织对美国的侵略,而是美国侵略古巴。不是古巴在美国领土上有军事基地,而是相反。不是古巴组织对美国港口的射击,而是相反。那么,是谁威胁谁呢?唯一的,当然的真理是:帝国主义侵略力量,在1961年4月侵略失败后,无力扼杀小的,但是英雄的,并不孤立的古巴。现在它出自对在古巴实现的革命社会改革的仇恨,准备用武力实现这一目的。评论接着谴责了美帝国主义侵略古巴的阴谋。
新华社仰光14日电 缅甸《人民报》今天发表评论表示支持古巴人民的正义斗争。
评论指出,目前,美帝国主义者正在策划和寻找进攻古巴的借口,“作为一个独立的主权的国家,古巴完全有权利为自己的防务和安全进行一切必要的准备,并且采取一切步骤来万分警惕地防备敌人可能发动的进犯。”
缅甸《曼德勒时报》最近在一篇文章中说,“美帝国主义者要扑灭古巴的革命是越来越困难了。古巴人民的反帝革命精神,是决不会仅仅因为华盛顿下令引起战争恐怖而被摧毁的。”
文章指出,当全世界人民在大声疾呼和表达人们对和平的愿望时,美帝国主义者却在备战。这是对各国人民的公开的挑衅。
新华社开罗13日电 《埃及日报》总编辑埃德加·加拉德在一篇社论中谴责美国侵略古巴的行动。
加拉德说:“一国竟干涉另一国的内政和通过侵略行动威胁另一国的独立,这是不能容忍的。”
他指出,在美国掀起的反对古巴的战争狂造成了对古巴安全和世界和平事业的威胁。
社论说,当古巴人民在他们选择的社会制度下建设新生活的时候,美国情报局收买的雇佣军继续对古巴进行海盗袭击。
加拉德说,所以,卡斯特罗总理向古巴人民发出制止美国对古巴的一切侵略行动的号召是有道理的。


第4版()
专栏:

德蒙两国人民纷纷集会声援古巴人民
墨西哥大学生集会谴责美国策划入侵古巴
据新华社讯 14日下午柏林举行有数千人参加的群众大会,支援古巴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
民主德国全国阵线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豪斯特·布拉希在会上讲话时指出,美帝国主义者去年组织对古巴的侵犯被粉碎后,他们并没有吸取教训,还想采取各种办法窒息古巴,但都没有用处。最近美国好战分子又对古巴进行新的挑衅,甚至公开叫喊要侵犯古巴。
他说全世界举行的反对威胁古巴的群众大会,表明今天保障和平的力量多么强大。
他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人民表示对争取民族独立、自由和人类进步的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古巴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使团团长安德烈斯·阿维诺·索勒尔在会上讲话说,友好国家,特别是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声援和支持是对古巴人民的巨大鼓舞。
他强烈谴责美帝国主义对古巴的侵犯和挑衅,以及进一步扩军备战。他说,这一切也威胁着把古巴革命看作榜样的那些国家。
大会最后通过致卡斯特罗的支援电报。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其他大城市14日也分别举行了支援古巴的群众大会。
近些天来,蒙古工厂、机关和学校,纷纷举行集会,强烈谴责美帝国主义对古巴的侵略活动。
新华社14日讯 墨西哥城消息:墨西哥国立大学学生12日晚上举行集会,谴责美国策划入侵古巴。
几个在会上发言的人表示:如果古巴遭到袭击,拉丁美洲的大学生将给侵略者以坚决的回击。
他们还宣布,即将举行另一次集会,谴责美国在1847年入侵墨西哥。


第4版()
专栏:

墨西哥总统和玻利维亚外长分别重申
对古巴问题坚持不干涉原则
新华社15日讯 墨西哥城消息:墨西哥总统马特奥斯在14日重申,墨西哥在古巴问题上坚持维护不干涉原则。
这位总统是在接见《视界》杂志的记者时,表明墨西哥政府的上述立场的。
新华社15日讯 拉巴斯消息:玻利维亚外交部长何塞·费尔曼·贝拉德重申,玻利维亚将坚持它的维护不干涉和各国人民自决原则的立场。
这位外交部长表示,玻利维亚不想修改它对古巴的政策。他还说,“我们不拿原则来进行交易”。


第4版()
专栏:

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不许美帝卷土重来
古巴战士积极学习军事技术
新华社哈瓦那14日电 本社记者报道:“提高政治觉悟,学好军事技术”已经成为准备随时投入卫国战斗的古巴起义军和民兵的行动指针。记者在访问古巴部队时,对这一点有了深刻的印象。
最近,记者在海防前线,参观了古巴战士们举行的反登陆军事演习。他们全副装备,在沿海沼泽地上前进,摧毁着假想敌人。演习结束后,营长赫苏斯·贝尔穆德斯满意地对我们说,“这些战士在两年前还是农业工人。革命胜利以前,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为大庄园主收割甘蔗和看管牲畜,不懂军事技术,也从来没读过书。现在他们都能掌握拆装这个营所装备的各种类型的武器,大多数战士还是枪不虚发的射手。现在,在提高了文化水平以后,战士们都能读报和给家里的人写信。战士们都知道,只有学好军事技术来击败美国的任何进攻,过去的痛苦生活才不会重新落在他们身上。”
在访问坦克部队的时候,记者看到战士们正在学习政治,讨论“为什么美帝国主义是我们工人、农民的最凶恶的敌人”。一个十五岁的小战士站起来说,“我的爸爸一生都给美国大庄园主砍甘蔗。我在九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爸爸一起工作。全家受苦受累,美国大庄园主却发大财。”另一个战士接着说,“过去我全家世世代代都在美国工厂里做工,受尽欺凌压迫。我们绝不允许美国佬再骑在我们的脖子上!”其他许多在旧社会受尽苦难的战士也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愤怒地控诉美帝国主义和反动派过去对劳动人民干下的暴行。
这支部队的革命教导员对我们说,“我们的战士的政治觉悟都很高,他们都是参加过吉隆滩战役的步兵。虽然被派到这里学习驾驶坦克的时间不长,文化水平也不高,可是他们没有被困难吓倒。现在,他们已经学会熟练地驾驶坦克。最近在配合步兵举行反登陆演习的时候,他们都作出优异的成绩,受到了表扬。”
某防空炮兵连战士在射击实习中的苦干精神也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连长莫利亚·弗朗西斯科对记者说,“我们的战士不怕劳累。他们大家都知道,只有在平时作好准备,战时才能很好地进行战斗”。
这位连长两年前还是哈瓦那一家工厂的工人。面对美国的侵略威胁,他进了防空炮兵学校,学习成绩一贯优异。他参加吉隆滩战役后被任命为炮兵连连长,这位连长指着他的战士对记者说,“您问问这些穿着军装的工人和农民,谁能容忍美国资本家和大庄园主卷土重来,再像以前那样压迫我们。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学会掌握各种新式武器的原因”。
古巴战士们的旺盛战斗精神使我们记起阿尔梅达少校最近在军事学校举行的毕业典礼上的讲话。当时,这位少校说,“我们这些穿着军服的工人、农民和人民每一个人都懂得我们是在保卫什么地方、保卫什么东西和为什么要保卫它。”(附图片)
古巴海防前线的战士们在上军事课,努力提高作战技术,准备彻底干净地歼灭进犯的敌人  新华社记者 王殊摄


第4版()
专栏:

要求就国家政体问题举行公民投票
巴西工人举行全国总罢工
达罗沙内阁集体辞职并指责议会阻挠进行改革
据新华社里约热内卢14日电 团结着全国一千九百个工会的巴西工人总指挥部今天中午下令在全国举行总罢工来抗议议会多数党阻挠就国家政体问题迅速举行公民投票并且拒绝授予内阁以实行改革的权力。由于这种阻挠,以布鲁沙杜·达罗沙为总理的巴西内阁已在昨天深夜集体辞职。
在里约热内卢,公营和半公营的企业部门、商业部门和运输部门已开始罢工。郊区铁路以及联结里约热内卢和尼泰罗伊的渡船已经停驶。米纳斯吉拉斯州和艾斯比利多桑多州的铁路运输也已瘫痪。在圣保罗,客机由于汽油供应中断而取消了飞行。在东北部的巴伊亚州,银行职员首先响应了总罢工的号召。工人总指挥部在作出举行总罢工的决定的同时,致电古拉特总统以及第一、第二和第三军军长,表示对他们的支持。早些时候,这三位军长曾先后表示支持举行确定政府体制的公民投票和达罗沙内阁的立场,并命令部队进入警戒状态。工人总指挥部在给古拉特总统的电报中说,工人群众将展开比今年7月5日组阁危机时举行的总罢工更加广泛的政治示威,来“击败那些企图让人们生活在不正义的社会情况中的人”。
据宣布,在内阁辞职以后,古拉特总统的军事顾问阿毛里·克鲁埃尔将军已被任命为代理陆军部长。
在全国人民积极动员起来的同时,管辖里约热内卢的瓜纳巴拉州的州长拉瑟达14日出动了六千名宪警准备镇压,并下令占领参加罢工的所有工会的办事处。这个由于搞颠覆活动而在不久前被内阁正式谴责的同美国勾结在一起的州长在一项声明中扬言要“逮捕和审判罢工者”,并以“法律所允许的最严厉的手段来惩办”罢工组织者。
据新华社里约热内卢14日电 巴西总理达罗沙今天在众议院阐述他的内阁辞职的原因说,他认为,他不能再继续担任总理,因为议会一直没有通过公民投票和授予他的内阁以进行改革的权力。
达罗沙总理是在昨天晚间向古拉特总统提出内阁辞职要求的。他向议会说,目前的议会制是不合法的,因为“古拉特是根据总统制当选的,而1961年8月通过的议会制把总统的权力移交给了议会。”他还谈到国家的严重财政危机。
代表与美国垄断资本有联系的经济集团的利益的全国民主联盟主席休伯特·李维已经明确表示,他的党反对举行公民投票。
此间报纸认为,在议会多数党全国民主联盟、社会民主党和社会进步党坚持反对举行公民投票和许多议员已经离开首都的情况下,达罗沙总理关于举行公民投票和授予内阁以推行某些改革的权力的要求,实际上已经不能按照正常的程序得到议会批准。


第4版()
专栏:

美国舰艇开到巴西炫耀武力
巴西“新方针”周刊谴责美国干涉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13日电据巴西报纸报道,两艘美国驱逐舰和一艘美国潜水艇几天前到达里约热内卢港,同巴西、乌拉圭和阿根廷的海军部队一起参加名为“第三次联合行动”的海军演习。在这以前,美国“星座号”和“列克星吞号”航空母舰曾停泊在里约热内卢。
《新方针》周刊发表评论指出,当国家面临严重的政治危机时,美国的海军陆战队又再次来到巴西。这家报纸说,美国显示军事实力是“干涉我国内部事务的威胁”。“这是一种陈旧的声名狼借的帝国主义的恫吓,它不可避免地要遭到失败。”


第4版()
专栏:

马里执政党代表大会闭幕
重申坚决反对新老殖民主义
据新华社巴马科13日电马里执政党苏丹联盟党代表大会举行了三天的会议之后于昨天晚间在这里闭幕。
大会选出了新的全国政治局。马里总统凯塔再次当选为党的总书记。大会听取了凯塔的闭幕词。
大会通过的政治决议中谈到外交政策时说:“苏丹联盟党是一个革命的政党,坚决地进行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的斗争,因此重申无条件地支持争取解放的各国人民的斗争。”决议指出,这种斗争都是正义的,因为这种斗争力求恢复自己的正当权利。
决议向在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中取得胜利的阿尔及利亚人民致敬。决议谴责一切帝国主义战争、核试验、核武器和热核武器的制造以及外国军事基地的存在。决议主张争取全面彻底裁军。
决议说:大会忠于自己的不结盟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政策,重申马里共和国同世界各国人民进行国际合作的意愿。
在谈到内政政策时决议对马里发行自己的货币表示欢迎,并谴责外国人从国外策划的今年7月20日的反民族骚乱。
决议号召全体党员加强全国的团结。它要求全体党员和群众团体提高警惕,以便“始终处于动员状态来揭发和挫败旨在损害我们的社会主义的选择和破坏国家安全的不论采取何种形式的一切颠覆尝试”。
大会在关于经济、社会和文化的政策的决议中号召马里人民完成和超额完成五年计划,要求加强国家的企业,特别是对外贸易机构,努力消除文盲并发展民族文化和艺术。
大会还通过了新的党章。


第4版()
专栏:

阿尔及利亚政治局宣布
将拨款救济军烈家属
新华社阿尔及尔14日电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政治局今天在一项公报中宣布,在1962年第四季度中,阿尔及利亚全国十五个省将拨出二十亿旧法郎救济军人烈士的妻子、孤儿、老人以及残废军人。


第4版()
专栏:

美国一周中损失黄金三千万美元
今年以来已外流黄金达八亿多美元
新华社14日讯 纽约消息: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昨天宣布,在截至12日为止的一周中,美国又丧失黄金三千万美元。
到这一天为止,美国今年以来已经丧失黄金八亿二千二百万美元,从而使黄金储备总额降到了一百六十亿零六千八百万美元。


第4版()
专栏:

三言两语
肯尼迪在抵赖U—2事件的罪责时,已不敢再提美国从美制蒋匪帮U—2飞机的间谍活动中取得情报的话。接着,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里普又抵赖这次U—2飞行是美帝国主义唆使蒋匪帮窜扰中国的一个步骤,说什么这只是蒋匪帮的“计划”的一部分。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计划”呢?里普马上又躲藏起来,拒绝发表进一步的意见。
被捉住而又被揭穿了全部侵略计划的美帝国主义,满手都是黑污,藏来藏去,总藏不到白绒手套里去,因为这手套同它的全部罪证一起都摆到世界舆论的法庭上了。
× × ×
肯尼迪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的声明中,故意把华盛顿政客大叫大嚷进攻古巴的言论称之为“轻率”的和“不负责”的,而且还假惺惺地表示“遗憾”。
但是,叫嚣要“做一切必须做的事情”、甚至是“单独干”、“必要时对古巴共产主义采取军事行动”的,不正是总统先生自己吗?可见,这
一切都决不是什么“不负责”的、“轻率”的。真正值得他“遗憾”的,倒是他在责备手下不善伪装时,自己也忘了披上常穿的“和平”外衣了。
× × ×
肯尼迪说,“如果古巴拥有能对美国采取进攻性的行动的能力,美国将采取行动”。但是,当记者一再追问他什么叫“进攻性”时,肯尼迪却故弄玄虚,说将来“再作出适当的军事判断”。
其实,这哪里有什么奥秘的地方。肯尼迪的话,不过是:只许古巴挨打,不许古巴加强自卫能力;而美国进攻古巴,那是因为受到了古巴的“进攻”和“威胁”。多么美妙的狼吃羊、羊有罪的故事新编啊。


第4版()
专栏:

在劫难逃 何卓
这几天,华盛顿的日子,难过得很。U—2事件把它推上了世界舆论法庭的被告席上;古巴人民的英雄气概,压得它喘不过气来。
正在美国处于这个难堪的时刻,英国《每日简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大大教训了它的盟主美国一顿,嘲笑了美国在古巴的“失策”。当然,文章的作者十分清楚地表明,他是站在敌视古巴的立场上的,对古巴的当前局势进行了歪曲和诽谤。但是,从文章对美国的反唇相讥中,可以看到新老殖民主义的关系和它们所处的共同境遇。
文章指出,美国侵略古巴的勾当,正在使自己陷入深刻的灾难中。这个灾难,甚至可以看作是“西方战后以来最大的灾难——较之苏伊士事件还要严重”。根据是,古巴革命胜利后,走上了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现在,对美国来说,严重的问题在于,“务使拉丁美洲不再出现古巴那样的国家”。看来,作者多少了解到,英国当年侵略埃及的失败,证明了即是使用武力,也保持不了殖民统治;现在,美帝国主义企图以扼杀古巴来阻遏拉丁美洲的革命风浪,也是痴心妄想。
《每日简报》认为美国新殖民主义面临的这个局面的严重性,远远超乎英国老殖民主义在苏伊士事件中面临的局面,并且给整个西方殖民主义的前景投下了沉重的阴影,这也不是没有根据的。
可是,文章作者的用意,主要不在于指出这一事实,而是为了打击美国新殖民主义咄咄逼人的气焰,从而替英国穷途末路的殖民政策争回一口气。
作者抱怨美国“无休止地斥责它的欧洲盟国的比较成功的殖民政策”,并毫不客气地要肯尼迪“保证”做到“停止对英国处理殖民地的办法作无知的、恶意的批评。”其实,英国最难于容忍的,是美国到处排挤和夺取老殖民主义的地盘,苏伊士事件后美国在中东公开实行的“填补真空”的“艾森豪威尔主义”,和在刚果争夺加丹加的两次火并,都是突出的例证。
然而,如果《每日简报》真的认为新殖民主义倒霉的时候,就应该是老殖民主义重温旧梦的时候,那就是自我陶醉。新老殖民主义是同根生而必同根死。腐朽没落的老殖民主义的末日,是无法挽回的;外强中干的美国新殖民主义,也已是日子不长了。美帝国主义越是凶恶,越是狡猾,就必然会有越坚强越剧烈的火山爆发,把它淹没。革命的古巴,就给这一历史性的变化过程,划上了一道鲜明的分界线。


第4版()
专栏:

戴高乐的波恩之行 席林生
戴高乐的波恩之行,像两个月前阿登纳的访问巴黎一样,引起了一阵“法(西)德和解”、“法(西)德友谊”的喧哗声。两国首脑也再次高唱法国、西德“团结”是“强大欧洲的基础”,并且决定采取“切实的步骤来有效地”加强两国“包括一切方面的已有联系”。
法国外长德姆维尔最近曾经说,应当认为戴高乐在目前这样一个时刻访问西德是一种
“政治示威”。这番话不无根据。他们的这次会见正是“在盟国的关系处于不愉快、混乱和停滞状态的时候”。在核武器控制问题上,美、英、法、西德正在勾心斗角各不相让。在经济上,围绕英国加入共同市场问题而引起的市场争夺战又方兴未艾。在政治上,法国、西德对美国
“领导地位”的抵制也愈演愈烈。为了打破美国的控制,同美英争夺大国地位,法国和西德正在打算一步步地结成所谓“第三种力量”的联盟。最近阿登纳和戴高乐的互访,正是两国加紧勾结的一个标志。
目前,戴高乐和阿登纳发动联合外交攻势的一个主要目标是:如何在共同市场内业已形成的经济“一体化”的基础上,在政治上也组织一个加强六国统一的联盟,以便不仅在经济上,而且也在政治上排斥美英势力,巩固六国阵地,夺取西欧霸权。
组织六国政治联盟的酝酿,已经历了一系列曲折的斗争。这个计划是1961年法国首先倡议的。当时戴高乐提出这一建议,是要利用法国在政治上四大国之一的有利地位,建立一个由他领导的西欧大陆阵线,以实现他梦寐以求的美英法三巨头领导。因此戴高乐在提出他的计划时,竭力反对西德原先主张的超国家体制而强调“各祖国的欧洲”,主张以不损害各国独立地位的首脑“磋商”和“一致决定”来代替欧洲议会的“多数表决”。因为在超国家体制中,“法国将冒处于少数地位的危险”(法国《快报》周刊)。
戴高乐这种以法国马首是瞻的联盟当然不合乎阿登纳的胃口。对于西德来说,它的野心并不仅仅限于组织一个“合作形式”的政治机构,而是要求建立像共同市场那样的超国家的
“欧洲联邦”。在这个联邦中,西德可以凭借它经济上的优势居于控制一切的地位。但是,西德同美国、英国在西柏林问题和核武器控制权等问题上的利害矛盾却不断发展,又使西德极需加强它同法国的联盟。因此,西德政府决定改变态度,暂时放下超国家的“欧洲联邦”而支持戴高乐的“政治联盟”计划,不过仍强调法国的计划不得损害共同市场等已经具备超国家性质的“种子”。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长期停滞的西欧政治统一运动最近得到了新的动力。今年7月阿登纳同戴高乐会谈时,双方甚至决定加速实现六国的“政治团结”,把英国参加共同市场的日期推迟到“建立政治联盟之后”。当时,阿登纳还建议,在9月下半月召开共同市场国家首脑会议,以拟定西欧政治联盟条约。阿登纳同戴高乐这种排斥英国的做法,不仅为英国加入共同市场增加了新的阻力,同时也是对美英破坏巴黎—波恩轴心的企图的一个回击。
英国为了反对把它关在政治联盟门外,竭力强调如果英国加入共同市场,它将希望“在欧洲政治及经济合作方面发挥充分的作用”。而共同市场内受到英国影响的一些小国比利时和荷兰,由于担心政治联盟会使“大国自然而然居于支配地位”,也希望借英国来平衡法国、西德力量,提出“在英国加入欧洲共同市场以前不应该拟定欧洲政治联盟条约”。
西德并不害怕英国参加共同市场,但是对于它参加政治联盟却深为疑虑。这不仅因为英国拥有西欧最强大的核力量,而且英国还能利用西柏林问题压制西德。对阿登纳来说,最好莫过于让英国在经济上参加共同市场,而在政治上挡之门外。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阿登纳极需在英国打进共同市场以前为政治联盟奠下基石。因此,最近以来,这位西德总理一面攻击英国,公开表示不欢迎英国加入六国政治联盟,要英国当一个“联系会员国”;另一方面又对比利时、荷兰施加压力,迫使它们改变主张。比利时外长在不久前访问波恩时,也同意欧洲政治联盟的筹备工作可以和英国参加共同市场的谈判“同时进行”,而联盟的领导机构应具有“相当大程度独立于各国政府”的超国家性质。比利时的建议多少替欧洲政治联盟的组织工作扫清了道路。它的超国家主张更符合阿登纳的胃口,引起了西德的“明显的兴趣”。
因此,目前戴高乐同阿登纳的会谈,就是为了加强两国的“合作”,从而尽快为西欧政治联盟搭好架子。像过去一样,这次两国首脑在会谈中又叫嚷要“建立一个同美国一样强大一样繁荣的欧洲”,并且决定进一步促进两国在军事训练、供应和武器生产方面的勾结。为了突破政治联盟方面的阻碍,法国总统甚至主张先由巴黎—波恩组成一个“双边的联盟”作为西欧政治联盟的“核心”。在英国加入共同市场问题上,阿登纳和戴高乐仍然坚持必须首先建立六国政治联盟,然后“在第二阶段”再建立包括英国的“七国欧洲”。双方并且确定要“在一切级别进行有系统的接触和磋商”以紧密两国的“政治团结”。
巴黎—波恩的勾结,对于美国当然不是一件惬[qiè]意的事。一些西欧的亲美报纸纷纷担心排斥英美参加的波恩—巴黎轴心“可能引起西方世界的削弱”。美国报纸甚至公开警告,法国、西德结盟“很可能招来强烈的抗议”。
但是,当戴高乐同阿登纳高唱“团结曲”的时候,在巴黎—波恩轴心内部,事情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在政治统一的体制问题上,“超国家联邦”同“松散的联盟”之争还没有完全解决。在核武器问题上,法国的独立的核力量一直是西德的眼中钉。关于同美国和北大西洋集团的关系,法国完全踢开美国、同北大西洋集团分道扬镳的“第三种力量”计划又同西德依靠美国和大西洋集团的政策发生矛盾。这就使法国同西德对于政治联盟“在欧洲应走什么道路问题上存在相当深的分歧”(英国《泰晤士报》)。与此同时,在西德国内,阿登纳过分拉拢法国而同美英疏远的作法又引起了争论。为了加强西德的对外经济扩张,西德统治集团内一些有势力人物竭力赞成英国参加共同市场,不愿为了同法国结盟而把英国拒之门外,使西德失去打进英联邦的机会。他们虽然不反对同法国加紧勾结,以便抬高同美英讨价还价的资本,但是他们也要求灵活地利用同各个西方国家的复杂关系,以便从中渔利。西德国内的分歧,不能不使阿登纳在和戴高乐会谈中受到一定的牵制。
正是这种巴黎—波恩关系上的阴影,使得戴高乐同阿登纳的“团结”和“合作”仍然存在重重的障碍。尽管他们为两国军事勾结大事筹划,但是不能不在“核军备上有所保留”。西德发言人并且强调:“西德希望不是单独同法国建立共同军事力量,而是同所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建立共同的军事力量。”对于戴高乐提出的建立法(西)德“双边联盟”的建议,西德表示“没有能力答应”。一些西方报纸在总结这次两国首脑会谈时说:“在戴高乐访问期间几乎没有立即取得政治上的重要结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