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 ChatGPT, Netflix, Disney+,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独家终身循环5.2%优惠码:JMS9272283
下单时使用,续费时自动享受。

1955年7月3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我们伟大的祖国
我国许多高小、初中毕业生正在为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双鸭山岭西竖井的三位女电机车司机都是高小毕业生,她们在北票煤矿学习了四个月就掌握了开电机车的技术。这是她们愉快地走出煤井的情形。


第1版()
专栏:

  全国广泛声讨胡风反革命集团
  各界人民提高警惕决肃清一切反革命分子
本报讯 声讨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在全国各地更加广泛深入地展开。各地各阶层人民越来越多地参加到斗争中来,他们一致表示要坚决、彻底肃清胡风集团和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
北京市市级机关、厂矿企业的工作人员、工人和学校的教师、学生在学习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第一、第二两批材料时,就有二十多万人参加了数以千计的报告会、座谈会和讨论会。在第三批材料公布以后,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对反革命分子的更大的愤怒。市级机关的一切单位、全市二十七所高等学校、全市厂矿企业、基本建设工地、各民主党派北京市组织、人民团体、中小学校教职员、文艺界、医务界、农村干部、工商界、宗教界,以至街道居民,不分阶层,不分信仰,不分职业,不分民族,不分男女,一致投入声讨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江苏省省级各单位从六月十五日到二十日的六天中就分别举行了声讨大会四十次,参加大会的机关工作人员达一万四千多人。浙江省在六月十八日到二十日的三天中,就有机关工作人员、教员、学生十一万多人听了关于揭露胡风反革命集团罪行的报告。重庆市的机关、团体、厂矿、学校也连续不断地举行声讨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集会,六月九日到十九日,据不完全的统计,参加集会的达八万多人次。沈阳市有十四万机关、团体的工作人员和知识分子积极参加了斗争。各地的宗教界人士也都参加了斗争。南京市宗教界人士九百多人,包括天主教神甫、修女,基督教教牧人员和佛教界僧、尼,曾举行声讨胡风反革命集团罪行大会。
现在声讨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已经深入到全国各省的中小城镇和部分农村。湖北省蕲春县各界人民也举行了声讨胡风反革命分子大会,胡风家庭所在的蕲春县第二区邵垅乡和下石潭乡的农民代表陈庆华、方坦发在会上控诉了胡风在解放前后一贯支持包庇地主家庭,向农民进攻的罪行。重庆市华岩乡(原属巴县)西山村的农民控诉胡风一九五一年在西山村参加土地改革时,破坏土地改革运动的罪行。曾经参加过乡村土地改革工作的农民刘云清在会上说,当我们斗争地主时,胡风就说:“农民是人,地主也是人,不要斗争过火了。”在土地改革中,西山村民兵捕获伪“自卫保民军”特种队连长段司农时,胡风以“没有掌握什么材料”为借口,阻止群众去斗争,最后并把这个反革命分子放掉了。参加会议的农民一致要求政府把反革命分子胡风依法严办。许多村工作人员和农民并表示要很好地接受教训,提高警惕,加强团结,严防敌人破坏农业生产和互助合作运动。
在这个期间,各地人民纷纷揭露和控诉了胡风集团中的许多骨干分子进行反革命活动的罪行。天津市文化部门工作人员进一步深入揭发了胡风集团分子阿垅、芦甸、鲁藜的反革命破坏活动。广州市各界代表揭发钻入广州第五中学作教师的胡风分子朱谷怀的罪恶活动。上海新文艺出版社的工作人员连日开会揭发了胡风集团骨干分子刘雪苇、梅林、耿庸、罗洛、张中晓、杭行等人的反革命活动。杭州市工人控诉了胡风分子冀汸在工人中贩卖胡风反革命私货的罪行。
各地各阶层人民经过学习、讨论并参加各种集会,听了关于声讨胡风反革命集团和肃清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报告以后,普遍提高了觉悟,进一步认识了过渡时期阶级斗争越发复杂和尖锐了,一致表示要提高革命警惕,时时刻刻注意敌人的破坏活动。许多机关工作人员在学习中联系自己的思想作风,检查了容易被暗藏敌人所乘的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以及在政治上的麻痹大意。


第1版()
专栏: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到各地视察完毕
新华社二日讯 在全国各地视察工作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已普遍视察完毕。代表们正陆续到达北京,准备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代表们在视察时深入到工厂、矿山和农户,同群众广泛地进行了接触,收集了许多意见和要求。许多代表在视察的现场同工人、农民举行了座谈会。在四川省视察的六十多岁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邓芳芝,冒着烈日访问了许多农户,收集了一百多条群众对政府工作的意见和要求。在青海省视察的代表扎喜旺徐,到达拔海四千八百公尺的玛沁雪山工地,视察了修筑公路的情况;他把在现场中搜集到的筑路工程中急需解决的困难问题,及时转告给青海省人民委员会。有些代表深入到大兴安岭林区,视察了森林工业情况。在云南的红河、怒江、澜沧江、丽江等边远地区,都有代表进行视察,他们访问了各族人民,广泛地搜集少数民族地区人民对政府工作的意见。
代表们在视察中亲眼看到国家各项建设事业的发展,受到了很大鼓舞。在湖南、陕西和河北等地视察的代表,目睹了城市建设的新面貌和农村欣欣向荣的景象,看到了工人、农民高涨的生产热情和生活的日益改善,都感到非常兴奋。在天津视察的代表,亲眼看到许多私营工厂经过统一安排生产任务以后所出现的新气象,都热烈拥护政府的措施。
代表们在视察结束以后,大都同地方各级人民委员会举行了会议,向政府反映群众的意见,有的批评了政府工作中的缺点。许多视察了农村情况的代表,批评了互助合作运动中违反自愿互利原则的错误,以及在粮食供应工作中的混乱现象。在工厂和矿山视察的代表,严肃地批评了浪费现象。一些在少数民族地区视察的代表,针对政府执行民族政策方面的缺点提出了改进意见。
在湖北、四川、黑龙江、河北、福建、云南等地视察的代表,还根据自己亲身了解的情况,严肃地批评了某些政府干部的右倾麻痹思想。他们建议政府加强治安保卫工作,坚决肃清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在重庆视察的代表,收到当地许多群众提出的要求严厉镇压和彻底肃清一切反革命分子的建议。代表们研究了群众的意见,并向重庆市人民委员会和公安部门提出了加强公安工作的建议。在黑龙江省视察的代表,严肃地批评了有些县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对待反革命分子和刑事犯罪分子的过于宽大和麻痹轻敌情绪,批评这些机关忽视了对革命敌人的专政;他们建议省人民委员会采取措施,迅速纠正这些缺点。
各地有关的领导机关热诚欢迎代表们提出的批评和建议。黑龙江和湖南等省曾专门召开了省人民委员会的会议,听取代表们对政府工作的意见。有些省、市人民委员会还整理了代表们提出的批评和建议,责成有关部门认真研究执行。


第1版()
专栏:

  世界和平理事会新组成人员选出
新华社二日讯 塔斯社赫尔辛基一日讯:世界和平理事会举行会议,由郭沫若担任主席。
弗雷德里克·约里奥—居里再次当选为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当选为副主席的有:爱麦虞埃·达斯蒂埃·德拉维热里(法国)、约翰·贝尔纳(英国)、拉萨罗·卡德纳斯(墨西哥)、欧仁妮·戈登(法国)、伊利亚·爱伦堡(苏联)、利奥波德·英费尔德(波兰)、赛福丁·克其鲁(印度)、郭沫若(中国)、阿图尔·伦德奎斯特(瑞典)和彼特罗·南尼(意大利)。
世界和平理事会常务委员会由五十一人组成。当选为委员的包括:洛·加桑诺瓦(法国)、罗·钱德拉(印度)、文·邓·琼斯(英国)、文幼章(加拿大)、费尔顿夫人(英国)、潘·古利亚耶夫(苏联)、纳·希克梅特(土耳其)、约·赫鲁玛德卡(捷克斯洛伐克)、高善必(印度)、李一氓(中国)、若·亚马多(巴西)、布伦姆夫人(比利时)、希·德香布兰(法国)、皮·戈特(法国)、亚·法捷耶夫(苏联)、雅·伊瓦希凯维奇(波兰)、亚·考涅楚克(苏联)、让·拉斐德(法国)、理·龙巴迪(意大利)、茅盾(中国)、艾·蒙塔古(英国)、扬·穆卡罗夫斯基(捷克斯洛伐克)、阿·苏尔科夫(苏联)、尼·吉洪诺夫(苏联)等人。
让·拉斐德当选为世界和平理事会总书记,书记处书记有布伦姆夫人、希·德香布兰、文·邓·琼斯、尼·弗里雅雷西、潘·古利亚耶夫、李一氓、理·龙巴迪、艾·蒙塔古和西园寺公一等人。


第1版()
专栏:

  蒙古人民革命军歌舞团到达我国国境二连
新华社一日讯 乌兰巴托讯:应邀来中国作访问演出的蒙古人民革命军歌舞团,在总领队达姆丁呼少将的率领下,已于六月三十日下午乘火车离开乌兰巴托去北京。
到车站欢送的有蒙古人民革命军政治部主任陈德·阿尤希,蒙古艺术院院长乔热姆茨,蒙古外交部部长助理策林道尔吉和东方司司长冈博苏伦。
中国驻蒙古大使何英也偕同使馆人员到车站送行。
新华社二连二日电 应邀来我国访问的蒙古人民革命军歌舞团,在总领队达姆丁呼少将率领下,今天上午到达集宁—乌兰巴托铁路我国国境终点站二连。
我国国防部代表王地子和文化部代表邬析零以及蒙古人民共和国驻华大使馆二等秘书艾林清苏诺木等前往二连车站迎接歌舞团。
当歌舞团到达二连时,在车站上欢迎的还有我国国境边防部队指挥员、战斗员和蒙汉族职工代表等近二百人。歌舞团人员下车后,在热烈的掌声中接受了欢迎人们的献花,并同欢迎者一一亲切握手。
接着,在车站上举行了欢迎仪式。王地子致欢迎词说:正当蒙古人民共和国国庆三十四周年的前夕,在连接中蒙两国的新建铁路的接轨点二连车站,来欢迎蒙古人民共和国的艺术使者们,感到十分高兴。达姆丁呼少将致答词,他说,蒙古人民革命军歌舞团能够访问中国,亲眼看到伟大的中国人民为建设自己美好的生活而进行着创造性的劳动,感到无比的兴奋和愉快。
欢迎仪式结束后,客人们乘上专车离开二连,欢迎人群不断地向他们招手致意。


第1版()
专栏:

  越南政府代表团团员继续在京参观访问
新华社一日讯 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团员潘英、阮文煊、严春庵、雍文谦,在一日上午参观了中国自然环境与矿产资源展览。
贵宾们先后参观了自然环境、黑色金属、有色金属、非金属、煤炭、石油等部分,他们对中国有这样丰富的矿产资源,感到很大兴趣。
新华社二日讯 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团员阮文煊、严春庵二日上午参观了中国人民大学。
阮文煊和严春庵在参观时,高兴地会见了在这里学习的越南学生,并进行了简短的谈话。阮文煊叮嘱越南学生要努力学习,学好本领回去建设自己的祖国。
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的越南学生共有五十多人,他们在学习上刻苦努力,成绩优良。
贵宾们参观了这个学校的展览室和图书馆,参观后和学校负责人进行了座谈。
在参观前,副校长聂真曾向贵宾们详细地介绍了这所新型的正规的大学的情况。
晚间,代表团部分团员黎文献、潘英、阮文煊、严春庵、雍文谦、阮维祯、范玉石游览了颐和园。


第1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接见郑振铎周而复
  我国文化代表团在雅加达举行首次演出
新华社雅加达二日电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一日下午八时三十分在独立宫接见了中国文化代表团的团长郑振铎和副团长周而复。陪同受接见的有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黄镇。接见时在座的有印度尼西亚总理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和夫人,外交部长苏纳约和夫人。
苏加诺总统同郑振铎和周而复交谈了三十分钟,然后他们前往国家宫看中国文化代表团在雅加达的首次演出。
新华社雅加达二日电 中国文化代表团七月一日晚间在雅加达国家宫对一千五百名特邀的雅加达人士举行了它在印度尼西亚的首次演出。
苏加诺总统、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总理和几乎全部内阁阁员都观看了这次演出。出席观看的还有雅加达市长苏迪罗、雅加达印度尼西亚—中国友好协会会长普里约诺教授、印度尼西亚大学校长巴赫德尔·约翰、许多国会议员、政界和文化界人士以及各国外交使节、印度尼西亚和外国的记者们。
在表演开始之前很久,所有的座位就已经坐满了。许多人因为来迟了,只能站在大厅后面和两侧的过道上。
当苏加诺总统、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总理、苏纳约外交部长和中国文化代表团团长郑振铎、副团长周而复以及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黄镇从独立宫步入国家宫时,大家以暴风雨般的掌声欢迎他们。
文教部秘书长胡塔索在开幕词中说,中国文化代表团的访问是符合亚非会议的决议的,并且标志着印度尼西亚和中国之间的密切友好关系中的另一个前进步骤。
中国文化代表团团长郑振铎接着致词。他对于印度尼西亚政府给予中国文化代表团的一切帮助表示感谢。他指出,印度尼西亚人民爱好音乐和舞蹈,并且具有艺术的天才。中国代表团希望在目前的访问期间,了解和学习更多的印度尼西亚的文化和艺术。郑振铎表示相信,这次访问将会加强两国之间的友谊,并且对保持亚洲和世界和平有所贡献。
演出会以“中国和印度尼西亚友好歌”开始。观众们怀着极大的兴趣观看了“荷花舞”、“红绸舞”、新疆的民族舞蹈和中国著名的舞蹈家戴爱莲演出的“祖背孙”。给予观众们以最深的印象的是京剧。“霸王别姬”和“白蛇传”的演出深深地感动了许多观众。
代表团演出的印度尼西亚歌曲和舞蹈得到了特别热烈的掌声。观众们对于中国艺术家们所表达的印度尼西亚民族风味惊叹不已,他们认为这是日益发展的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友谊的另一个证据。
在表演结束时,苏加诺总统走上台去和演员们握手,热烈地祝贺他们的演出的成功。苏加诺总统、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总理和苏纳约外长一道,跟中国文化代表团全体团员在台上拍了照,这时全体观众热烈地鼓掌。


第1版()
专栏:

  印度文化代表团由京到西安受到热烈欢迎
本报讯 印度文化代表团结束了在北京的访问演出,由文化部艺术事业管理局副局长周巍峙和印度驻我国大使馆行政专员拉穆陪同,在二日晨乘飞机离开北京去各地访问和演出。
首都有一千多人到机场欢送。
贵宾们在北京停留的这一段时间里,参观和访问了一些工厂、大学、名胜、博物馆、展览会,还观看了中国的歌舞演出。他们依依不舍离去。小巴蕾舞剧团演出者兼舞蹈家阿普尼·瓦苏多·卡尔塔先生在临上飞机时说:“我们不想离开这个城市,但前面有许多工作,我们不能不离开。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正人民的艺术。我们深深地热爱中国人民。我们剧团的沙米什塔·巴丹女士她从没写过诗,但这次到中国,看了许多新东西,她很感动。她在病中写了两首歌颂毛主席和中国人民的诗。光从这一点你就可看出我们是如何热爱新中国的人民了。”
飞机就要起飞了,人们再一次紧紧地握手告别。吉安·夏尔马先生把我国儿童送给他的花,一朵一朵分送给欢送他的中国朋友。
钱达先生走上飞机后,长时间地站在舱口,向欢送的人群挥手告别。
新华社西安二日电 以钱达为首的印度文化代表团今天乘飞机冒雨到达西安。
西安市五百多名文艺工作者从上午九点多钟起,在大雨中迎候达四小时。
当载着贵宾的飞机着陆时,欢迎的人有的鼓掌,有的挥舞着鲜花,踏着泥水,拥向飞机。
钱达团长及其夫人下飞机后,接受了西安人民歌舞剧团两个儿童演员的献花。
西安市市长方仲如、副市长张锋伯、陕西省文化局局长鱼讯、西安市文化局局长胡采等人和贵宾一一握手,表示热烈欢迎;他们并用自己的雨衣、雨伞给贵宾遮雨。
在机场上,全体贵宾还接受了欢迎者的献花。
据新华社西安二日电 印度文化代表团团长钱达和代表团其他领导人员今日下午五时半,拜会了陕西省副省长赵伯平和西安市市长方仲如。拜会时,宾主双方对西安地区的玄奘墓和其他有关中印文化的文物古迹作了畅谈。
拜会以后,钱达团长和代表团全体团员分别参观了西安市市容,沿途受到市民和儿童的热烈欢迎,人们向客人们乘坐的汽车不断招手。
当晚八时,印度文化代表团全体人员出席了陕西省文化局举办的歌舞招待晚会,客人们在晚会上首先听到了西安人民歌舞剧团新编的“欢迎印度文化代表团”的合唱歌曲,欣赏了西安文艺工作者表演的青海民歌、陕北民歌和藏民舞等精采节目。


第1版()
专栏:

  国务院关于建立经常户口登记制度的指示
  (一九五五年六月九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十一次会议通过)
一九五三年的人口调查登记工作,已为建立经常的户口登记制度奠立了基础,目前这一制度在大部分地区已经开始建立,或者进行了必要的部署。为了做好这项工作,特作如下指示:
一、全国户口登记行政,由内务部和县级以上人民委员会的民政部门主管。办理户口登记的机关,在城市、集镇是公安派出所,在乡和未设公安派出所的集镇是乡、镇人民委员会。
二、原由公安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的地方,仍按照一九五一年七月十六日公安部公布的城市户口管理暂行条例办理。乡和未设公安派出所的集镇,乡、镇人民委员会应当建立乡、镇户口簿和出生、死亡、迁出、迁入登记册。乡、镇户口簿登记全乡、镇的常住人口,并且根据人口变动,随时填入或者注销,以掌握全乡、镇实有人口的情况。出生、死亡、迁出、迁入四种登记册,随时登记变动人口,以掌握人口变动的情况。登记的内容和办法规定如下:
甲、出生:婴儿在出生后一个月内,应由婴儿的父、母或者其他关系人报告婴儿父、母当地乡、镇人民委员会,或者报告当地乡、镇以下行政组织的负责人(如组长、屯长等)转报乡、镇人民委员会登入出生登记册。
乙、死亡:正常死亡,应当在死亡后一个月内,由户主或者其他关系人报告当地乡、镇人民委员会,或者报告当地乡、镇以下行政组织的负责人转报乡、镇人民委员会登入死亡登记册;非正常死亡(如自杀、被杀、死因不明等)和传染病死亡,户主或者其他关系人应当立即报告当地乡、镇以下行政组织的负责人,或者直接报告当地乡、镇人民委员会登记,以便查明处理。
丙、迁出(包括婚出):全户或者个人变动常住所的时候,应由户主或者本人在迁出以前按照下列规定办理:在原乡、镇地区以内变动常住所的,报告乡、镇人民委员会,只作住所变更的登记,不办迁出手续;迁出原乡、镇地区但不出县境的,应当向乡、镇人民委员会领取迁移证,并由乡、镇人民委员会登入迁出登记册;迁出县境的,应当向乡、镇人民委员会或者由乡、镇人民委员会介绍到上一级户口主管机关领取迁移证,并由乡、镇人民委员会登入迁出登记册。外出六个月以上的应当办理迁出手续。未改变成分的地主分子的迁出,必须经区公所或者县人民委员会批准;被剥夺政治权利、监外执行、缓刑、假释和被管制分子的迁出,必须报经县、市司法机关或者公安机关的批准,再照以上规定办理迁出手续。迁移证由公安部门统一印制。
丁、迁入(包括婚入):全户或者个人迁到新住地的时候,应由户主或者本人在到达后五天内报告当地乡、镇以下行政组织的负责人,并且交出迁移证或者缴验其他证件。当地乡、镇人民委员会根据行政组织负责人的报告并审查证件后,登入迁入登记册。
由于离婚、分居、合居、失踪、寻回、收养、认领、雇工、解雇等原因引起的户口变动,都应由户主或者本人报告当地乡、镇人民委员会,或者报告当地乡、镇以下行政组织负责人转报乡、镇人民委员会按迁出迁入的规定办理登记或者注销。
三、机关、团体、学校、企业等公共户口的登记:设有公安派出所的地区由公安派出所办理,在乡和未设公安派出所的集镇由乡、镇人民委员会办理,并由各机关、团体、学校、企业等单位指定专人负责协助。
四、户口登记的统计时间,暂定每年一次。乡、镇等地区应当在每年的二月将上年全年的户口变动数字统计报县,县在每年的三月汇总报省,省在每年的四月汇总报内务部。
县境内由公安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的地方,公安派出所应按照乡、镇等地区上报的时间,将所辖区域内户口变动数字报由县公安局汇总后转送县民政科。市的户口变动数字,应由市公安局按照县上报省的时间交市民政部门报省民政厅。直辖市的户口变动数字,应由公安局交民政局于每年四月底前报内务部。
五、省人民委员会和自治区自治机关都可以对本区内各少数民族地区制定适合当地情况和习惯的变通办法,并且按照变通办法上报户口数字。各地制定的变通办法应报内务部备查。
六、经常的户口登记制度刚刚开始建立,工作经验还很缺乏,各级人民委员会在进行这一工作中,必须认真做好宣传教育和组织工作:对所属有关部门,应加强检查督促和具体指导。县、自治县人民委员会应在适当的时候,以一个区或几个区为单位,召集各乡、镇办理户口工作的人员(乡文书、民政委员和治安委员)进行短期训练,将本指示的精神和作法详细讲解和讨论清楚,并且通过他们对广大人民群众进行经常的宣传教育。这样做,我们就能够争取在几年之内,将经常的户口登记制度逐步地建立和健全起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委员会在执行本指示中有何经验和问题,望随时报告内务部。
总理 周恩来
一九五五年六月二十二日


第1版()
专栏:社论

  肃清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
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真实面目和罪恶活动的揭露,激起了广大人民的愤怒,同时也提高了广大人民对于暗藏的反革命分子活动的警惕。人民群众纷纷要求肃清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这是完全正确的。
胡风和胡风集团分子的主要特点,是他们采取了托洛茨基分子和其他反革命分子的两面派的手法,把自己巧妙地伪装成马克思主义者、革命者和共产党的拥护者,伪装成人民的朋友,尤其是青年人的朋友,借以迷惑党和人民,蒙蔽党和人民的眼睛。他们二十多年来处心积虑钻入革命队伍以至共产党内,从内部来破坏人民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破坏共产党,为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国民党匪帮效劳。
伪装进步和革命、钻入革命阵营和共产党内来破坏革命的不只有胡风集团,而且还有帝国主义特务机关所派遣来的特务;还有国民党“内调局”、
“保密局”、“大陆工作处”的各式各类的特务,也有一般的反动军官、反动党团骨干、反动道首和他们所组织的反动组织。这样的暗藏的反革命分子无论在财政经济界、政治法律界、文化教育界和各党派、各团体中都有。这些分子不一定能像胡风分子们那样背诵许多马克思主义的词句,不一定会做诗会写文章,但他们也是在表面上“顺着”革命,称赞革命,阿谀革命,甚至在钻入了革命组织以后装得勤劳刻苦,以图骗取信任,却是同胡风分子相似的。这些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真正目的,都在找我们的弱点、钻空子,偷窃我们党和国家的机密,向帝国主义和国民党供给有关我们的军事、政治和经济的情报;或者散布谣言,煽动群众,制造纠纷;或者直接进行纵火、爆破、暗杀、暴动之类的破坏活动。
应当指出,从中国革命胜利以后,采取两面派手段来对我们进行隐蔽的斗争,已经成为反革命分子进行活动的主要策略。他们所以采取这种策略,是因为他们看到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在人民群众中具有无限的威信。人民民主专政是十分巩固的,谁要公开地正面地起来反对共产党和人民政权,谁就会遭到广大群众的沉重的打击。因此,他们就采取隐蔽的斗争方式,把自己那副反人民的狰狞可恶的真实面目遮盖起来,暗中进行破坏活动。这种暗藏的反革命分子是革命的最危险的敌人。
一九五一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把一个很大部分的公开和暴露的反革命分子肃清了,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但是,这种公开的暴露的反革命分子也还有一个不小的部分没有肃清。至于大批的采取两面派手法的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则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实行坚决的揭露和处理。相反的,他们却用各种伪装欺骗了我们,钻进我们的“肝脏里”来了。他们所以能够钻了进来并且长久地暗藏起来,这是因为我们的机关、团体、企业、部队、学校、合作社在接收人员的时候,缺乏严格的审查;也因为我们是胜利者,各种各样的人都向我们靠拢,其中不免混进一些反革命分子,而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作彻底的清理;还因为暗藏的反革命分子采取了两面派的欺骗手段,我们要想辨别和清理他们,就必须依靠领导机关的正确指导和广大群众的高度觉悟相结合才能办到,而我们过去在这方面的工作是有缺点的。我们的很多人对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警惕性不高,许多人简直丧失了警惕性。有的人认为“政权在我们手里,有几个反革命分子也不要紧”,“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几条小鱼翻不起大浪,不必小题大作”;有的人认为“业务太忙,搞好业务就是政治”;还有的人认为“反革命分子在别处有,在我这个部门是没有的”。这些人忘记了,如果让反革命分子的阴谋得到成功,那就是反革命的复辟,那就是中国倒退几十年,那就是千百万革命者人头落地。对反革命的宽容,就是养起老虎来吃掉自己。正是因为不少人有这些极端危险的右倾思想,才使得我们不少部门在党内斗争、思想斗争、干部工作和人事工作方面采取了“宁右勿左”的作法。这就使得我们队伍中许多人丧失了政治警惕性,不能辨别暗藏的反革命分子,使很多人长期和老虎睡在一起还不知道,或者明明发现了反革命分子和反革命思想也不敢进行坚决的斗争。这是目前革命队伍中的主要危险和主要偏向。
在这种轻敌麻痹的右倾思想支配之下,现在有许多同志听到反革命谣言不过问,发现了事故不追查,在押罪犯和被管制分子跑了不追究,群众来报告反革命活动不理睬,甚至发生了重大案件也不积极侦察破案。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看到有机可乘,就加紧了反革命的破坏活动。一九五四年经济企业系统发生的大小事故中,已查清为反革命破坏事故的有三百四十多起,没有查清的比这个数目还要多得多。农村反革命分子纵火焚烧粮仓、森林和农业生产合作社财产,进行凶杀谋害的案件为数也很多。这种惊心动魄的事实,难道还可以视若无睹么?
敌人是一定要来破坏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的事业的,是一定要来企图实行反革命的复辟,颠覆人民民主政权的。可是,只要我们广大的干部和群众警惕起来,随时随地注意起来,这些暗藏的敌人就都是可以被发现和清除的。我们完全相信,反革命分子虽然数量不少,虽然非常狡猾,但是他们究竟是绝对的少数。我们现在的党政军民各机关、团体、厂矿、学校、部队、合作社中,所有人员,包括起义人员,留用人员在内,绝大多数的人,即百分之九十几的人,都是好人。他们之中,有一些人是有错误和缺点的,但他们还是属于好人一类。只要这百分之九十几的好人眼睛擦亮了,只要他们懂得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阴谋手段和危害性,只要他们同公安部门,同干部工作、人事工作部门密切结合起来,向反革命分子进行斗争,就一定可以肃清一切公开的和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胡风反革命集团的被揭露,就是一个证明。
当前的迫切任务就是要通过胡风事件,在所有我们的机关、团体、企业、部队、学校和合作社以至城乡的广大人民群众中进行广泛深入的教育。这是肃清暗藏敌人的斗争顺利开展的根本关键之一。各单位的负责同志要亲自动手作报告,组织阅读文件和讨论。讨论要密切联系实际,联系到暗藏的敌人可以怎样在自己这条战线上、在自己这个部门中和在自己这个地区内进行破坏活动,以至钻进“肝脏里”来。应当使每一个人了解:暗藏的敌人不但会披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外衣来散布反动思想,会装作勤劳刻苦的样子来骗取信任,以便背后捣鬼;而且还会假造历史,假造党的介绍信,假造文件和勋章,钻进我们队伍里来。应当使每一个人了解:我们的麻痹大意、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等缺点错误,都可能受到敌人利用。在广大城乡群众中,则必须通过已经破获的具有典型教育意义的反革命案件,进行深入的宣传教育,使群众了解敌人的各种阴谋破坏手段,懂得怎样识别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积极起来揭发并协助公安机关捕捉这些反革命分子,保护自己的革命果实和社会主义前途。这种教育工作做得越广泛,越深入,群众的眼睛擦得越亮,越能克服麻痹大意,就越容易揭露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就越有保证实现提高警惕,肃清一切反革命分子;防止偏差,不要冤枉一个好人的方针。
肃清反革命分子,是全党和全国人民必须人人加以密切关心的工作。全国人民都必须深刻地接受胡风事件和其他反革命破坏事件的教训。各个机关、团体、企业、部队、学校和合作社都必须把接受人员时的审查制度严格起来和健全起来,党组织尤其要把接受新党员的制度严格起来和健全起来,防止任何反革命分子混入;同时必须采取领导和群众相结合的办法,对那些来历不明或形迹可疑的人进行彻底的清理。要严格地把好人和坏人分别清楚。不能把好人的某些一般性质的可以改正的缺点和错误,同反革命分子的阴谋破坏混淆起来。但是对于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却不能丝毫放松,不能让他们用假检讨、假反省、避重就轻等两面派手段敷衍和蒙混过去。在厂矿企业中,必须加强保卫工作,对于各种事故必须下决心彻底地查清底细,使反革命分子不能在自然事故和责任事故的掩盖下进行破坏。在城市和农村中,对于纵火、暗杀、爆破以及各种破坏统购统销和互助合作的事件,必须大力组织侦察,同时发动广大群众协同破案。公安机关和群众性的治安委员会,都应该积极加强对敌斗争,有组织有计划地清查所辖区内各种暗藏的反革命分子。总之,全国人民必须团结一致,共同努力,肃清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不让一个漏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