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5月5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我们伟大的祖国
首都青年为纪念“五四”青年节,展开了全市性的体育和文娱活动。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战士同学生们在北海公园举行联欢的场面。


第1版()
专栏:

  西藏工程勘察队已分组展开工作
  西藏工程勘察队已分组展开工作。水电勘测组从四月二十八日就开始在拉萨河上测量流速和水位,勘察水电厂的厂址。拉萨水利组视察了拉萨市堤岸和市北郊沙河防洪情况。由十五名工程技术人员组成的日喀则工作组,也在四月底出发,经江孜前往日喀则。
西藏工程勘察队到达拉萨后,在中国共产党西藏工作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和西藏地方政府帮助下,搜集了有关各项建设工程的资料,制定了初步工作计划。计划包括勘测拉萨河、年楚河、羊八井河等河流,设计拉萨河和年楚河的永久性防洪工程,选择拉萨和日喀则水力发电厂的厂址,搜集各河流灌溉、航运等情况的资料。他们计划在各河流上勘测的总长度达五百公里以上。计划中还包括拉萨皮革厂、小型铁工厂和日喀则小型火力发电厂的勘察设计工作。目前勘察队的工作是初步勘测拉萨河和年楚河,以便协助沿河藏族人民在汛期防洪和改进部分农田灌溉。(新华社)


第1版()
专栏:

  集二线建筑安装工程全面施工
一九五四年已经完成铺轨的集二线,将建设成为我国拥有最新式设备的一条国际联运铁路。目前,集二线沿线上的大规模建筑安装工程已经全面施工。大批工人正在铁路两旁建设新的建筑物,沿线上回响着给水工程队用机器钻探水源和穿凿水井的声音。不久前才到达临近国境的二连等车站的建筑工人,已经挖好了那里的站房等工程的基础。
根据已经编制好的施工计划,集二线今年要安装几百种机务、车务、电务等方面的新型机械。其中许多机械是我国铁路线上第一次出现的。如车站上安装好无线调度装置后,调度人员就可通过这个装置直接指挥站内机车运行。全线今年还要安装好二十一个站的主动闭塞信号装置、完成几处技术复杂的给水工程。此外,全线还要继续完成站场、厂房、仓库、住宅等建筑工程和许多复杂的线路上部建筑。 (新华社)


第1版()
专栏:

  上海输送出五千多名五金技工
上海市在过去的九个月中,已经先后输送出五千五百多名五金技术工人,支援重点建设工程。上海广大工人学习过国家过渡时期的总任务以后,都把支援重点建设作为无比光荣的事情。从一九五四年起,先后报名参加重点建设工作的工人共有二万名,根据计划批准的已有五千五百五十九名。这些技术工人中百分之五十是五级到八级工,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占百分之三十五以上,有很多还是劳动模范、工会干部和车间主任等生产上的骨干分子和积极分子。第一批到大同铁工厂的七名技工中,就有三名是生产小组长,一名是上海市的先进工作者。到第一汽车制造厂等单位参加建设的技工,不少人由于工作积极,已被提拔为生产小组长、工段长和车间管理人员,有的并已被选拔出国学习。
上海市各有关单位对抽调技工支援重点建设一般都很重视。许多工厂积极发挥技术潜力,在“调人不减产”的原则下,动员本厂最优秀的技术工人去参加重点建设。中共提篮桥、江宁两区区委,根据本区技术工人和工厂生产的情况制定抽调方案,三批共输送技工一千三百多名。有些工厂在调出技术工人以后,已经开始积极培养新技工,迎接新的输送任务。


第1版()
专栏:

  兰新路山丹河桥等工程开工
兰新铁路山丹至张掖段的重点工程已经先后在四月份开工。在山丹河桥工地上,工人们战胜了砂夹石层和淤泥层的困难。现在,大桥的东西两座桥台的基础已经挖好,二号桥墩的沉井筑岛工作已经完成。沉井模型已经制出,沉井钢筋正在绑扎,混凝土灌注工程很快就要开始。五七沙河的中桥基础工程已经挖好。大沙坝河中桥和涵管工程,正在进行挖基和承载试验。
最近从张掖等县来了一批参加筑路工作的民工。他们在技术干部的指导下,已经学习了“分层夯实”、“一点三夯”的作业方法,初步掌握了土方施工技术。


第1版()
专栏:

  我国已能自制光学玻璃
我国已能制造光学玻璃。到现在为止,中国科学院仪器馆已制成十二种光学玻璃。
制造这些光学玻璃所需的炉窑和各种设备,都是我国自行设计建设的。
光学玻璃是做一切光学仪器镜头用的,质地必须十分均匀、透明、无气泡、无色,并须具有一定的光学性能。过去,我国所用的光学玻璃都是从外国输入的。
中国科学院仪器馆试制成功一批精密的光学仪器,并已逐步扩大生产,以满足国家工业生产建设和文化教育卫生事业等方面的需要。
这批光学仪器中,有保证煤矿安全生产的沼气检定计;地质勘探和基本建设所必需的若干仪器以及生物显微镜镜头、膀胱镜镜头、电影放映机镜头等。经过检验,证明它们的质量都很好。
仪器馆的专家和工人们在制造这些光学仪器时曾克服了十分困难的技术问题。他们创造了特别的工具来研磨形状极复杂的镜片;在进行一项精细的装校工作时,他们曾反复作了上百次的试验,才获得成功。 (据新华社讯)


第1版()
专栏:

  山西化学厂安装新的制氧机
一部崭新的匈牙利制氧机,四月十八日,在山西化学厂的厂房里开始安装。这部机器是按匈牙利最先进的技术标准设计的,操作简单,开车时间长,材料消耗低,预计六月中旬可正式投入生产。投入生产后,这个厂氧气的产量将比现在增加百分之五十。
氧气是用来切断和熔接钢架、铁板的重要燃料。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目前这个厂所生产的氧气已经供不应求了,各厂矿和基本建设部门的定货,远远超过了现有设备的最高产量。为此,从今年二月份就开始了安装新氧气机的准备工作,并组织职工学习操作新机器的技术。现在,职工们正在匈牙利专家的指导下积极进行安装。


第1版()
专栏:

  西康大凉山发电厂正在修建
大凉山里第一个发电厂正进行修建。发电厂设在西康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昭觉。厂房已经在三月底修好,发电机及其他应有设备都已经运到。目前正进行测量线路,安装机器等项工作,预计七月一日可开始发电。昭觉的各族人民对这个发电厂的修建表示无限的兴奋和关怀,许多人常到工地探望工程进展情况。 (本报驻雅安记者)


第1版()
专栏:

  甘肃少数民族地区设收音站
甘肃省少数民族地区已经建立了八十一个收音站和五个有线广播站。最近即将有四百五十部收音机运到少数民族地区去。
各地收音站都出版广播快报,及时把收听到的消息、科学知识讲话、天气预告等传播到农村和草原上。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区收音站的“广播快报”,今年及时把国家发行经济建设公债的消息传到草原上,牧民们积极响应了这一国家的号召。中共阿克塞工作委员会的全体干部看到广播快报后,三天内认购了两千二百一十八元。 (新华社)


第1版()
专栏:

  今日的百灵庙
  纵横
由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北行,翻过险峻陡峭的大青山,就进入了辽阔美丽的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草原。再前行,在群山环抱中,有一片壮丽的红色楼房,这便是远近知名的百灵庙。
百灵庙由于四通八达,形势险要,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都曾以此作为统治草原人民的军事基地。在反动统治时期,无数勤劳的蒙族牧民,被迫逃往远方,百灵庙周围人畜绝迹,水草丰美的牧场荒废了,死亡与恐怖笼罩着整个达茂联合旗草原。
解放后,旗人民政府在百灵庙成立了。许多逃往他乡的牧民,陆续返回家园,成群的牛羊,又出现在百灵庙周围的牧场上。几年来,中共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委员会和旗人民政府认真地执行着党的民族政策,大力扶助发展牧业生产和进行各项建设,使百灵庙改变了荒凉残破的面貌,成为草原上新兴的集镇。
现在,百灵庙新建了一条宽阔笔直的东西街道,在这条街道上,有国营贸易公司、供销合作社百货、食品门市部、新华书店、邮电局、人民银行、运输站等。在街道西端的空旷平坦的场地上,矗立着一列宽阔明亮的砖瓦房屋,便是旗立卫生院。这里经常住着远从百余里外前来看病的牧民和住院生产的妇女。很多牧民患者来院时,坐着大车,等病愈离院时,便精神愉快地骑上马走了。座落在庙东北山坡下的是旗立完全小学。全校有一百二十多个蒙族儿童,其中有百分之八十享受着助学金待遇。一所绵羊配种站设立在爱布格河东岸。他们从一九五三年起,就开始用苏联茨盖羊给牧民的羊群配种,现在有不少牧民的羊群里,奔跑着令人喜爱的茨盖种绵羊。和旗立小学相距不远,还有一座为牧业生产服务的气象站。此外,乌兰察布盟草原工作站及地方国营乌兰察布盟百灵庙牧场,也都设立在百灵庙附近的草原上。
今天,在草原上再也看不到荒凉、贫困的景象,随着时间的前进,草原的面貌,愈来愈繁荣了。在这片草原上,你随便和那一位牧民攀谈起来,他都会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告诉你,百灵庙变了,过去它是我们灾难和痛苦的渊薮,现在是我们繁荣幸福的源泉了。


第1版()
专栏:

  我国访日贸易代表团同日本两贸易团体
  联合发表关于中日贸易谈判公报
新华社东京四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和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在五月四日联合发表了关于中日贸易谈判的公报。公报全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同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为了进一步发展两国贸易关系,并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在日本国首都东京举行第三次中日贸易协定的商谈。
谈判是在友好的空气中进行的。从一九五五年三月二十九日起到五月二日止,经过充分的协商,已于五月四日在东京签订了第三次的中日贸易协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签字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团长雷任民,副团长李烛尘、卢绪章,团员谢筱乃、孙平化、张纪明、李范如、倪蔚庭、商广文、冯铁城、李景唐、辛毅、詹武、张致远等十四人。
日本国方面签字的是: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村田省藏及山本熊一、田岛正雄、铃木一雄、加纳久朗、丰田雅孝等六人和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代表理事池田正之辅及宇田耕一、长岛银藏、帆足计、中村高一、木村禧八郎、须藤五郎等七人。双方认为,这次谈判是有收获的。
协定对于贸易总额、双方输出商品比例、输出商品货单、商品检验、仲裁及相互举办商品展览会等问题,都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同时,关于支付清算和互设商务代表机构问题,双方经过了充分的商谈,一致认为这两个问题的解决是十分重要的,对于发展两国间的贸易具有重大作用。双方同意对上述两个问题所达成的协议,努力促其尽早实现。
双方认为,此次所签订的贸易协定,在两国政府的支持和协助下,将会顺利地执行。双方还认为:要使中、日两国间的贸易关系能够正常地发展,必须由两国政府就中、日贸易问题进行商谈,并签订协定。双方将为此努力促请本国政府尽早实现。
中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在商谈贸易协定的同时,同日本工商界和各界人士进行了广泛的接触、恳谈和参观,并对有关两国贸易问题交换了意见,增进了彼此间的了解,从而有助于两国间贸易的发展。
           一九五五年五月四日


第1版()
专栏:

  第三次中日贸易协定签字仪式在东京举行
新华社东京四日电 第三次中日贸易协定的签字仪式在四日上午在东京都产经会馆举行。
出席签字仪式的有:中国方面签字的代表中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团长雷任民,副团长李烛尘、卢绪章以及全体团员共十四人;日本方面签字的代表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村田省藏,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代表理事池田正之辅以及日本方面的谈判代表共十三人。
参加签字仪式的还有日本两谈判团体欢迎中国贸易代表团委员会委员平野义太郎、川胜传、宫腰喜助、木下源吾、田中稔男、穗积七郎、佐佐木更三、春日一幸等人,日本各界代表内山完造、川角道夫、伊藤猪六以及日本各地的企业代表、华侨代表和旅日朝鲜商工会的代表多人,以及中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的顾问、专家和全体工作人员。
双方在交换了签字的协定正本后,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村田省藏首先致词。他说:这次缔结的中日贸易协定,是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和发展两国贸易的宗旨,在第二次中日贸易协议的基础上作了若干的修改和补充,以使这次的协定能够适应目前的实际情况,并能适合将来贸易的发展。村田省藏接着说:由于在支付问题以及其他问题上还存在着各种障碍,因此这次协定中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还不能说是令人满意的。我们希望排除这些障碍,早日达到中日两国贸易的正常化,并愿意为此而继续努力。
池田正之辅在致词中表示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要作进一步的努力,以使这次协定中尚待将来解决的问题得到解决。
雷任民团长在致词中对这次中日贸易协定的签订表示祝贺。他指出这次谈判是有收获的,这表现在:新的贸易协定对于双方出口的货单、商品检验仲裁等问题,在第二次中日贸易协议的基础上作了有益的修正和补充,对相互举办商品展览会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在支付清算和互设商务代表机构问题上,双方充分地交换了意见,已经作出了决定。双方一致认为这两个问题对于发展中日两国间的贸易具有重大作用,需要努力尽早实现。
雷任民团长说:我们认为,鸠山总理大臣对这次签订的中日贸易协定所表示的支持和协助,对这次贸易协定的顺利实现是有利的,希望能采取具体措施,尽早地求其实现。
雷任民团长最后说:中日双方还有一个责任,就是按照协定的规定,努力促使两国政府就中日贸易问题尽早进行商谈,并签订协定,以使中日两国贸易关系正常化,使中日两国贸易的可能性能够获得充分的发展。
村田省藏和雷任民团长还交换了关于日本政府表示对这次中日贸易协定给予支持和协助的信件和雷任民团长在收到信件后的复信。


第1版()
专栏: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
  新华社四日讯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五月四日举行第十四次会议。
  会议听了国务院第四办公室主任贾拓夫关于全国轻工业生产方面情况和问题的报告。


第1版()
专栏:

  日本两贸易团体负责人写信给雷任民
  说明日政府对中日贸易协定表示支持和协助
  新华社东京四日电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村田省藏和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代表理事池田正之辅,四日上午把内容是日本政府对此次签订的中日贸易协定表示支持和协助的信件交给了中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团长雷任民。雷任民团长把收到这一信件的复信交给了村田省藏和池田正之辅。村田省藏、池田正之辅的来信及雷任民团长复信的全文如下:
(一)村田省藏、池田正之辅的来信
关于我国政府对贵我双方于一九五五年五月四日在东京签订的中日贸易协定给予支持和协助问题,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的代表于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七日会见了鸠山内阁总理大臣,当时鸠山内阁总理大臣对此表示予以支持和协助。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团长雷任民先生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 村田省藏
           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代表理事
               池田正之辅
                   一九五五年五月四日
  (二)雷任民团长的复信
  我谨收到你们一九五五年五月四日的来文,内开:
  “关于我国政府对贵我双方于一九五五年五月四日在东京签订的中日贸易协定给予支持和协助问题,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的代表于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七日会见了鸠山内阁总理大臣,当时鸠山内阁总理大臣对此表示予以支持和协助。”
等由。谨复。
此致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村田省藏先生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代表理事池田正之辅先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团长 雷任民
                  一九五五年五月四日


第1版()
专栏:

  日本两贸易团体设宴欢送我国贸易代表团
新华社东京四日电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四日下午在东京般若苑举行宴会,欢送中国访问日本贸易代表团。
日本方面出席宴会的有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村田省藏、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代表理事池田正之辅和日本方面的谈判代表帆足计、宇田耕一、田岛正雄、长岛银藏、须藤五郎等人,以及造船、海运、纺织机械等企业界人士上中龙男、似田博、三木正三、川胜传、儿玉喜一等人,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内山完造,恢复日中、日苏邦交国民会议事务总长马岛涧,日本红十字会外事部长工藤忠夫,日本工会总评议会代表伊藤清远,华侨代表康鸣球等多人。
村田省藏在宴会上致词说:中国贸易代表团这次在日本进行参观访问,不仅有助于促进中日两国的友好和经济交流,而且对增进两国人民和工商界之间的了解,将起很大的作用。池田正之辅也在宴会上致欢送词。
雷任民团长在致词中对代表团来到日本后日本方面给予的合作表示感谢。雷任民说:我相信这次签订的中日贸易协定,在各位先生和热心于中日贸易人士共同努力下,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我们的共同愿望是使这次签订的协议圆满实现。
席间,日本谈判贸易两团体向中国访日贸易代表团赠送了纪念品。


第1版()
专栏:

  郭沫若等回京
  据新华社四日讯 出席“亚洲国家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郭沫若等已在四日下午乘飞机返回北京。到机场欢迎的有: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陈叔通等和正在我国访问的苏联科学院代表团代表。
  代表团其余团员都已先期返国。


第1版()
专栏:

  苏联治蝗团到达新疆
  新华社乌鲁木齐四日电 应我国政府聘请前来新疆省帮助进行飞机治蝗的苏联治蝗团副团长奥列宁和大部分人员,已分别在四月二十一日和二十九日到达乌鲁木齐。八架治蝗飞机已在二十九日到达。


第1版()
专栏:

  我驻丹麦公使柴成文向丹麦国王递交国书
新华社布拉格四日电 哥本哈根消息:我国新任驻丹麦特命全权公使柴成文三日向丹麦国王斐德烈九世递交国书。
柴成文公使在递交国书时致颂词说:五年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丹麦王国已经在经济和文化等方面建立了联系。为了我们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我们希望这种联系今后能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获得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我深信在和平共处和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和巩固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丹麦王国之间的友好合作,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而且也有利于全世界人民所努力从事的世界和平事业。
丹麦国王斐德烈九世在致答词中说:请转达贵国政府,我对您表示欢迎。我相信我们两国间的联系定会继续加强。


第1版()
专栏:社论

  贯彻重点建设的方针
工业的基本建设,特别是以苏联帮助我国设计的一百五十六个企业为中心的工业建设,是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中心和重点。我们必须集中力量,保证如期完成这些工程。这些企业是生产生产资料的企业,是规模巨大的、用现代技术装备的企业,其中有些是我国过去从来没有过的新工业部门,或者是过去虽有但生产能力远远赶不上需要的工业。我们把这些企业建设起来,就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制造发展国民经济所需要的各种生产资料,就能够从技术上改造和进一步发展农业、轻工业和交通运输业,也就能够增强国防力量。这些企业将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物质基础,成为人民物质文化生活不断高涨的泉源。
但是,建设这些企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需要大量的资金、设备和技术力量。例如建设一个年产一百五十万吨规模的钢铁联合企业,就需要十八亿到二十亿元的投资,十五万吨重的设备,需要三千到四千人设计六七年,一万八千到两万人施工六年。资源勘探所需的人力还不在内。而我国原有的经济基础薄弱,技术落后,虽然有苏联的大力援助和全国人民努力增产节约,但积累起来的资金是有限度的,技术力量是不足的,设备的制造能力也远远赶不上需要。因此,我们一方面要积极地进一步挖掘潜力,克服困难,力求在现有基础上积累更多的资金,培养更多的人材,保证这些工程所需要的材料设备;一方面还必须正确地使用现有的力量,特别是合理地节约地使用积累起来的资金。
现有的力量,已经积累起来的资金,有两种使用方法。一种是不分轻重缓急,分散使用,为了满足目前的需要,多盖一些纺织厂、多进口一些棉花,多修些公路、多买些汽车、汽油,多修些电影院、剧场和公园等等。采取这种做法,重点建设的力量就要削弱,重点工程的项目就得减少或推迟。而没有这些企业,就意味着社会扩大再生产的规模缩小,速度降低,国防力量不能迅速加强,社会主义建设过程延长。这种做法显然是同全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相违背的。另一种方法是集中主要力量首先建设重点工程,并按照比例地发展为保证重工业建设所不可缺少的其他经济的和文化的建设,除此以外的建设则暂时放下不办。采取这种做法,我们就能够保证按照既定计划建成这些重点工程,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为我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奠定初步的基础。
从全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出发,我们选择的道路当然是后者而不是前者。虽然选择这条道路可能碰到很多困难,但是我们愿意忍受暂时的艰苦,并且能够克服所要碰到的各种困难。
两年来,我们就是沿着这条道路走过来的。在过去两年的工业投资当中,生产资料部门的投资占百分之八十二点二,消费资料部门的投资只占百分之十七点八。技术力量的分配,材料设备的生产供应,也都是重点工程占优先地位。因此我们就建成了像鞍山大型轧钢厂、无缝钢管厂、哈尔滨量具刃具厂、沈阳风动工具厂等对国民经济有重大意义的企业,开始进行了第一汽车制造厂、拖拉机制造厂等重要工程的建设。这些事实证明,厉行节约,贯彻重点建设的方针是正确的,是必要的和可能的。同时,两年来的实践也证明,这个方针是得到广大人民的支持的。
但是,能不能说我们对于贯彻重点建设和厉行节约这个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基本方针已经体会得很深刻了呢?不能这么说。虽然过去两年我们一再地反对了基本建设当中的盲目冒进,分散资金等妨碍重点建设的错误思想,但这种错误思想并没有被彻底克服。非重点的工程仍然建设得过多,分散使用和浪费国家资金的现象仍然十分严重,经济核算的思想还没有在各种经济工作人员中认真地树立起来。
在工业建设的重点问题上,有的同志认为既要实行社会主义工业化,就可以不分轻重缓急,不问具体条件,也不问是否符合于国家建设方针,只要把工厂建设起来,就可以实现“工业化”。这些同志不了解只建设轻工业工厂是不能实现工业化的,因为轻工业的产品只能消费,不能用来扩大生产,不能产生新的工厂,更不能改造农业和交通运输业。其次,随便建立一些重工业企业,也是不能实现工业化的。因为工业是一个整体,其中包括按照一定比例建设起来的互相配合的各个部门,这样,社会生产力才能全面地平衡地向前发展。如果不遵守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规律,盲目地建设一些孤立的企业,结果也不能发挥作用,反而形成浪费。例如,浙江黄坛口水电站的建设,开始只看到当地的水利资源可以利用,但没有很好地考虑工程建成后发出电力给谁使用,结果花了二千多万元,还没有修完,不得不被迫停止修建,而且还要用很多钱来维护它。类似这种盲目建设的做法,当然和重点建设的方针是没有相同之处的。
同时,在新建和利用原有企业的关系问题上,有的同志只注意新工业建设而忽视尽可能地利用旧有的中小企业;或者认为国家既然需要新的产品,就必须建设新的工厂,而不去研究是否可以利用原有的工厂,以及如何利用原有的工厂来生产国家所需要的新产品,因而就发生了某些建了新的、挤了旧的,建了大的、挤了小的的不合理现象。例如上海和天津等地的电线生产本来已有一定基础,但沈阳电线厂又进行了很大的扩建工程。等到建成之后,不是新建电线厂的设备能力不能充分发挥,就是全国的电线产品要积压,其他旧厂要减产。这种做法既分散了积累起来的资金,又缩小了原有的积累来源,和重点建设的方针也是背道而驰的。
还有,在非生产性的建设问题上,有的同志认为既要建设现代化的工业企业,那末,其他非生产性的建设和福利设施也就必须“现代化”,否则就似乎
“不相称”,因此就发生了脱离我国现在的经济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非生产性的建设过多、标准过高的现象。以中央六个工业部来说,一九五三、一九五四两年非生产性的投资高达百分之二十四点九。而苏联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工业部门的非生产性投资只占百分之十四点五。根据二十三个省市的统计,我们在一九五四年的地方基本建设投资中,生产性的投资占百分之五十二点四,而非生产投资则占百分之四十七点六。这种主张非生产性设施也应该“现代化”的人,忘记了我们建设重点工程的目的是为了增加生产能力和出产依靠现有设备不能制造的新产品。所谓重点也就是指生产性建设这一部分。这部分建设是需要投入大量资金的,但这只是限于大规模生产的技术上的必要。这就是说,第一,这些现代化的技术上极其复杂的生产企业必须用大量资金才能建成;第二,这些企业建设时所用的大量资金在企业投入生产以后不久就会偿还国家,而且还会给国家积累新的更大量的资金;第三,即使这样,这些企业的建设过程中也决不允许有任何浪费,任何不必要地不合理地故意地多花钱的情形。至于非生产性的建设,如办公室、宿舍、公共福利设施等,是为了保证生产而建设的,是服务于生产、从属于生产的,它本身并不生产价值,更谈不到“大规模”地生产价值,因此没有特别讲究“现代化”技术的理由,所以这一部分必须从简,必须尽可能少花钱。当然,我们同资产阶级不同,我们是充分照顾职工的生活福利的。但是这种照顾要符合目前国家的经济水平和人民的生活水平,要服从于长远的利益。如果不弄清这些道理,或者抱着片面的“群众观点”,或者沾染了铺张浪费的阔少爷作风,结果也严重地分散了建设重点工程的力量,而且这样建设起来的建筑物对于职工来说还往往住不起,不好住,并不符合职工的利益。
所有以上这些事实都说明,什么是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如何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问题,我们过去并不是都已经明确解决了的。这种状况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任务:必须反复地深入地进一步向全体工作人员、全体人民宣传解释,说明重点工程对国家命运、对人民幸福的重大关系,说明采取重点建设、厉行节约的方针的必要性,使大家都能从全局观点和长远利益出发,支持这个方针,愿意为贯彻这个方针而奋斗。在这个基础上,向一切本位主义、分散现象、铺张浪费、喜新厌旧的思想作风展开斗争,就会更加有力;对资金和技术力量等使用情况的检查和监督,就会更加广泛而深入。这样,有了群众的支持和监督,再加上各级领导机关对建设计划的严格审查和控制,集中主要力量建设重工业的方针就一定能够顺利地贯彻,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核心——重工业建设的成功也就有了最重要的保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