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4月23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亚非会议各国代表团长继续举行秘密会议
文化委员会决定采取措施促进各国文化合作
新华社万隆二十二日电 出席亚非会议的各国代表团团长二十二日继续举行秘密会议。
会后发表的公报说:“各代表团团长今天上午九时在国徽大厦举行会议。他们在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休会,以便各回教代表们能够举行他们的星期五祈祷。
“他们在下午三时复会,继续进行讨论。
“今天的讨论环绕着附属国人民以及促进世界和平和合作的问题。
“他们将在明天(星期六,四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时在国徽大厦继续进行讨论。”
新华社万隆二十二日电 亚非会议文化委员会在二十二日上午九时开始举行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会议。二十九国代表在这次会议上进行了详尽的讨论之后,决定采取促进亚非国家之间更大程度的文化合作的措施。
讨论是根据二十一日十二国小组委员会所草拟的报告和建议进行的,讨论在中午十二点半结束。委员会主席雅明博士将在二十三日把文化委员会的报告和建议提交亚非会议的主席。


第4版()
专栏:

列席亚非会议的马来亚代表向报界发表声明
要求终止马来亚的战争和撤退英国军队
新华社万隆二十二日电 列席亚非会议的两位马来亚代表向这里报界发表声明,要求停止马来亚的战争和撤退英国军队。
这个声明说明了根据英国殖民政府一九四八年宣布的“紧急条例”在马来亚实行的恐怖统治。声明说:“过去七年来一直支配着马来亚的这些紧急条例给予了警察不经审判迳行逮捕、监禁和拘留人民的充分的和专横的权力。”
声明说,为保障自由的天赋权利而斗争的马来亚人在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中获得了农民的支持。因此殖民政府采取了无情的步骤来防止这种情况。有六十万人民——占全人口的十分之一——被赶出了自己的家园,拘留在用电网包围着的营场里。四周环设着警察岗哨和探照灯,实行着宵禁命令,而且禁止把食物带到围场外面去。
声明说,以国家的大小为比例,马来亚的内部治安部门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
“警察已经成为数量庞大的准军事部队,在这个国家内驻扎着三万多英国军队,此外还有外国雇佣军,如廓尔喀军、斐济军、非洲军、达雅克军等等;此外已建立了二十万人的民防军。在有些地方,每两个人之中就有一个武装人员或警察。除此以外,政府还拥有降落伞部队、直升飞机部队、皇家空军、皇家海军来和游击队作战。最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空降师就要调到这个国家来协助作战。马来亚人民每年负担的战争费用约为三千万美元;除此以外,英国还出钱来维持它在这个国家里驻扎的部队和雇佣军。紧急支出正在使国家的财政临于瘫痪状态。
声明说,“马来亚正在被变成一个具有供喷气式飞机使用的设备的军事基地。”
马来亚的代表们在向亚非会议呼吁时要求会议设法通过废除紧急条例和宣布停战来终止马来亚的战争;在全国举行自由和民主选举以前先在负责的国际监督下建立马来亚的临时政府;并且设法使一切英国军队和外国雇佣军撤出这个在临时政府治理下的国家。


第4版()
专栏:

考验
本报记者 吴文焘
从“独立”大厦迁到“红白旗”大厦,亚非会议分成政治、经济和文化三个委员会进行工作,又是两天了。
尽管会议是不公开的,但这里的报纸对于三个委员会的进展情况都有较详细的反映;同时,如何找寻共同的基础以达到对于各项问题的协议,仍然是舆论界关心的焦点。
到今天,文化委员会的工作,已经接近完成了。与会国在会上散发了它们的意见书,其中包括亚非各国间文化合作的各项具体办法,如互译书刊、互派教授、互送学生等。代表们对于彼此意见的一般相近表示快慰。虽然在讨论中南越武断地提出了社会制度不同不能进行文化交流,菲律宾提出反对所谓在“文化交流中进行宣传”,但几乎所有的代表都指出亚非国家间文化合作的重要性。
在经济委员会里,共有五项讨论议题,即:
(一)经济发展方面的合作问题;(二)发展贸易方面的合作问题;(三)其他方面的合作问题;
(四)促进核子能的和平用途问题;(五)组织方面的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是各与会国团长参加的政治委员会交议的)。在经济合作问题上,各代表均认为不论在技术和财政上亚非国家间的合作十分必要。不少代表表示除本区合作外,亦不拒绝外区正常援助,但外援绝不能附带有政治条件。在贸易问题上,与会者更一致赞成合作;很多代表反对封锁禁运;对于美国指使的蒋介石卖国集团的海盗行为,表示愤激。在组织方面的问题上,部分代表认为有设立的必要,部分代表则认为只设一少数国家的联络委员会即可。在原子能问题上,大家一致赞成促进和平使用原子能。所有以上意见,由一个七国组成的起草委员会起草报告书,由委员会讨论后提交大会。
在各代表团团长参加的政治委员会上,据悉日来对于人权与民族自决权问题、巴勒斯坦问题、种族歧视问题、西伊里安问题……都有了初步的共同的意见。目前正在讨论和尚待讨论的是附属国问题和促进世界和平和合作等问题。
十分明显,从三个委员会的工作情形看,几天来的亚非会议是在不断向前进展的。只要与会国家充分发挥协商精神,会议的成就是可以指日而待的。这就是为什么此间舆论十分注意与会国代表们在发言中的精神和态度的原因。
正如前次通讯里所反映的,这两天来印度尼西亚舆论界继续赞扬周总理的求同存异、诚心诚意为达到亚非国家间的和平合作所作的努力和他的政治家的风度;同时,对于伊拉克等国代表在会议上攻击共产主义的演说表示遗憾。英文印度尼西亚“观察者报”的社论就说,“这个重大的亚非会议并不是建筑在这个世界应采取何种政治制度的观念基础上。相反的,一般的希望是在亚非国家具体的和共同有利的基础上去寻求过去曾受够苦难的千百万亚非人民的幸福。”“遗憾得很,伊拉克和菲律宾代表以西方国家代言人的姿态展开对共产主义的进攻,致使主要问题黯然无光。”
可是,令人更加遗憾的是二十一日锡兰总理科特拉瓦拉先生在突如其来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歪曲历史和客观事实,竟想否认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他还攻击各国共产党为“颠覆活动”者,似乎想要亚非会议通过决议解散各国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的政府而后快的样子。人们晓得,美国是希望用制造争端和分歧来破坏亚非会议的。但是,以亚非会议的发起国代表人之一的锡兰总理来发表这样容易引起纠纷的言论,其用意究竟何在呢?难道这符合于五国总理召开亚非会议的初衷吗?据本地报界消息,科特拉瓦拉先生在昨天(二十一日)的政治委员会上,又一次发表了类似言论。今天上午,又有巴基斯坦、土耳其、黎巴嫩等国代表步锡兰代表后尘。这引起了不少方面的怀疑。无论如何,这对会议的顺利进行是不利的。这里盛传,在周总理讲话引起了普遍好评之后,美国在万隆的“代表”们就更加积极活动,以便使会议向他们所要求的方向发展。
现在,问题是十分清楚的:亚非国家人民以及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表示了对于亚非会议的重视,希望它能对维护世界和平、加强亚非各国间的合作作出成就。关键的问题就在于与会国的代表们要不要尽量寻求共同的基础,来达成符合于人民希望的协议。在这里,与会各国代表们的诚意正在受到考验。二十二日于万隆


第4版()
专栏:

在华沙举行的波苏条约签订十周年庆祝大会上
贝鲁特的报告摘要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塔斯社华沙二十一日讯: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贝鲁特二十日在华沙举行的波苏友好、互助与战后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庆祝大会上作了报告。
贝鲁特说,我们今天庆祝波苏条约签订十周年。尤其有意义的是,这个历史性条约签订的周年纪念同弗·伊·列宁的纪念日恰好碰在一起。这个条约是列宁领导的胜利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思想所诞生的,这个条约充满了兄弟互助、国际团结和各国平等的精神,而这些东西在列宁的不朽思想和他的事业中得到完美的创造性的体现。我们两国的友好条约深入千千万万波兰和苏联人民的心中,在他们意识中成了为共同的繁荣和幸福而进行兄弟合作的指南,这就是过去十年难以估计的历史成果。
贝鲁特说,社会主义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伟大胜利使得许多欧洲国家消灭了法西斯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束缚,从而进一步突破了资本主义制度,在国际形势中造成了新的历史转变,在国际舞台上形成了新的力量对比。在最近五年中,由于中国革命的胜利,这一转变大大地深刻化了。我们今天隆重庆祝的人民波兰和苏联之间已经签订十周年的友好条约,是国际形势中这种转变的反映,是这种转变的结果。这个同盟和友好的条约反映出国际关系的新特征,而这种国际关系是在资本主义世界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的。
贝鲁特接着谈到了过去十年来波苏两国人民友谊的发展,以及苏联在经济各方面对波兰的巨大无私的援助。他说:对于波兰人民来说,同苏联的同盟和友谊成为了我们祖国劳动群众在过去十年中所获得的一切创造性成就的不可估量的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柱。无论在战后的恢复时期,或是在根据六年计划实行大规模基本建设的时期,我们不但有机会获得苏联的经验,而且有机会获得苏联的经济和财政上的直接援助。苏联贷给波兰用以向苏联订购货品以及工业装备的贷款的总数在过去十年中达到了三十亿卢布左右。
贝鲁特说,如果没有苏联的帮助,波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基础——重工业和机器制造业的建设和改建工作是不可能进行得像现在那样快的。我们以贷款购买的方式从苏联那里获得好几十个大工业企业的设备,其中有列宁冶金联合企业、华沙优质钢工厂、华沙和卢布林的汽车工厂、雅沃日诺、华沙和迪霍夫的发电站、肯杰仁氮肥工厂、奥斯威辛碳化物工厂、“维日彼查”大型水泥厂、比亚特尔科夫、赞布罗夫和法斯蒂的纺织工厂等。大多数新工业企业的建设都是根据苏联的技术资料进行的,设备和机器由苏联供应,在建筑和安装工作方面也依靠苏联专家的帮助。
我们两国的科学家越来越广泛地交流科学经验。我们越来越多地利用苏联科学和技术进步中的重大成就。苏联正在把在和平使用原子能方面的科学成就介绍给我们。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对待科学成果的态度的光辉榜样。苏联的这种帮助将使波兰科学家们能够进行各方面的研究,促进波兰核子物理学的发展。
贝鲁特在谈到国际形势时说:我们在过去几年中学到了很多,但是我们特别清楚地懂得了一个真理。美帝国主义及其帮凶们——希特勒国防军的厚颜无耻的重建者和挥舞着原子武器的横蛮的冒险分子——的掠夺性面貌现在是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露骨了。
美国独裁者强使批准巴黎协定和使西德重新军国主义化,同时还企图破坏关于裁军问题的谈判,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将遭到西欧人民的越来越强烈的反抗。受到奥地利人民热烈欢迎的苏联在奥地利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彻底揭露了帝国主义政客们的仇视和平的笨拙的花招。
同时,亚非两洲的人民发出越来越强烈的呼声,他们了解到他们团结起来会有多大的力量,并想要挣脱殖民主义的桎梏,不让自己的国家变成为美国侵略者的军事基地。
贝鲁特接着说:我们这个阵营的实力和优势的不断增加,它在防止侵略方面的团结和合作,它的防御力量,这一切都是和平力量战胜战争力量的不可缺少的条件。我们武装力量的联合司令部就将为这一目的服务。我们阵营的力量越强大和越团结,我们也越能叫那些原子冒险家的发昏的头脑清醒过来,因为很明显,任何的挑衅的企图都是要以失败告终的。波苏条约是我们阵营的整个安全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和牢固的一环。因此我们要像保护眼珠一样地保护它。波苏友好、互助条约签订十周年的庆典,不仅是我们总结我们的兄弟合作的杰出成绩的机会,也不仅是我们回顾过去和共同回亿使我们两国人民结成一体的共同经历和喜悦的机会。这个节日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激励和号召,它号召我们加紧我们的创造性努力来提高劳动生产率,增加农业生产,降低成本和加强我们的国防。伟大的苏联所领导的整个和平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和思想团结的加强,是保障我国安全和增进人民福利、保障我们为千百万普通人民的生活向前迈进的可靠保证。
在波苏两国签订友好条约十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我们有权利说:我们过去没有辜负我们朋友的信任,而且永远也不会辜负我们朋友的信任。我们对于当我国人民在最艰苦的时日里所获得的巨大帮助表示深刻的感谢和感激,我们要牢牢地记住这一点,而且要在我们的意识中经常加强伟大的和不朽的国际无产阶级团结的思想。


第4版()
专栏:

赫鲁晓夫的讲话摘要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据塔斯社华沙二十一日讯:苏联政府代表团团长尼·谢·赫鲁晓夫四月二十日在华沙举行的波苏友好、互助与战后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庆祝大会上讲了话。
赫鲁晓夫首先代表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苏联部长会议和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向波兰人民致祝贺。
赫鲁晓夫谈到,这些天,所有进步人类都在隆重地纪念全世界劳动人民伟大的领袖和导师列宁诞辰八十五周年。列宁主义照耀着劳动人民争取自身解放的胜利斗争的道路。列宁主义思想一掌握群众,就变成在社会主义基础上改造社会的伟大力量。就像列宁所预见的,帝国主义世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受了新的极其严重的损失。欧亚两洲的许多国家的人民在他们的国家推翻了打垮了资本主义,坚定地走上了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
赫鲁晓夫接着说:波苏条约把具有深远的历史根源的苏波两国人民的牢不可破的友谊永恒地固定下来了。赫鲁晓夫说,过去的十年完全证实了约·维·斯大林的话:苏波条约标志着我们两国关系的根本转变,它是新的民主波兰的独立的保证,是它的强盛、它的繁荣的保证。苏联人民同你们一起,为你们的成就而欢欣,并且准备随时给波兰人民以全面的支持和帮助,支持和帮助他们的建设性劳动。
赫鲁晓夫指出,帝国主义反动势力执行着侵略政策,在扩充军备和拼凑反对爱好和平的国家的各种集团。它们在复活西德军国主义。赫鲁晓夫说,参加莫斯科会议的欧洲八个国家考虑到巴黎协定的威胁,决定采取保证自己安全的措施,准备签订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以及成立联合军事司令部。当德国军国主义重新抬头的时候,民主国家的政府不能不采取这样的措施。我们是不愿意措手不及的,所以要不断加强我们和平阵营的力量和威力。
赫鲁晓夫说:苏联政府实行和平外交政策,这一政策是根据列宁关于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可以和平共处的原则制定的。在国际政策中现在有两条道路和两种方针:一方面是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坚持的方针,就是和平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的方针;另一方面是帝国主义者的方针,就是军备竞赛和准备战争的方针。所有珍视和平事业的人都主张两个制度的和平共处。
我们并没有闭眼不看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存在着矛盾。但是,尽管如此,我们相信,只要坚持共处的原则,就能保障国家之间和人民之间的和平关系。资本家是共产主义的敌人,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因为他们是资本家。不用说,共产党人和同情共产党人的广大劳动人民群众是资本主义的敌人,因为资本主义是一种人剥削人的制度,它产生破坏性的危机和毁灭性的战争,它给绝大多数的人们带来痛苦和灾难。
不管资本家和他们的政府如何想消灭社会主义阵营,但是这是不决定于他们的。社会主义阵营不断地成长和巩固,像一切年青、健康和进步的力量发展和成长一样。
同时,应当指出,帝国主义的思想家散布一种鬼话,硬说社会主义国家用强力把自己的社会制度强加于其他国家,现在相信这种鬼话的人是很少了。革命不是从外面来的。革命是由于一个国家内部的劳动人民和剥削者之间的矛盾而发生的。
如果冷静地看一下现实和力量对比,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和平共处是唯一正确的和明智的发展道路。
赫鲁晓夫接着说:在国际关系方面,苏联认为自己的主要任务是: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巩固和发展同所有国家的贸易联系和合作,保障巩固的和持久的和平。
最近在莫斯科结束的苏奥关于对奥和约的会谈是苏联致力以和平方式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的明显的表现之一。这次会谈对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事业有着重大的意义,它还证明了:只要双方都有愿望和诚意,国际问题是可以而且应当以和平方式解决的。
赫鲁晓夫说:亚非两洲人民正在对保证世界和平做出重大的贡献。他们把自己国家外交政策最重要的问题的决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并且日益坚决地反对殖民压迫,反对帝国主义准备战争的政策和把人民作为殖民国家工具的政策。这几天在万隆举行的亚非会议在这方面起着巨大的作用。
赫鲁晓夫又说:帝国主义者正在各国人民之间煽动敌视,特别是尽力在资本主义各国人民间煽动对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仇视情绪。
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美国的许多显要人物公开无耻地夸耀他们的要消灭整批国家、毁灭城市、歼灭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计划。难道这一切能证明帝国主义国家统治集团是致力于和平的吗?美国许多报纸和杂志肆无忌惮地叫嚣准备战争。而同时美国政府却在设立裁军问题机构。如果代替建立这种机构的是禁止战争宣传,就像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所做的那样,那岂不更好吗?如果采纳苏联关于禁止使用和生产原子武器和氢武器的建议难道不更好吗?如果不去在生产大规模歼灭人类的武器方面竞赛,而是在和平使用原子能方面竞赛,难道不更好吗?
苏联政府就停止扩充军备的问题已提出过明确的声明,在这方面整个进步人类都是支持我们的。
帝国主义者在编造一种所谓“铁幕”的谬论,硬说苏联用这种“铁幕”使它和资本主义世界隔离。让我们看一下,是谁真正在建立这种铁幕。最近几年来,美国、英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许多人访问了苏联。他们之中有许多是资产阶级的代表,也有相当多的鼓吹远不是进步观点的反动人物。然而,他们得到了访问苏联的许可,他们到处访问也没有遇到资产阶级报纸宣传得那么多的“铁幕”的阻碍。
美国统治集团的行径是怎样的呢?他们不让爱好和平的人进入美国,对应邀访问美国的苏联公民提出一些降低人格的条件。由此可见,“铁幕”不在苏联,而在美国。
或者就贸易关系的发展来看。美国禁止依赖它的国家进行自由国际贸易,特别是禁止它们同民主阵营的国家进行自由贸易。美国打算把没有销路的存货卖给我们,而同时还说,他们希望换取战略原料。自然,每一个自尊的国家都不会接受这种苛刻的条件。我们过去和现在都一直讲:进行平等的贸易吧!这种贸易将促进各国人民的接近,使他们之间获得更好的相互谅解。美国的反动集团利用报刊、电台和所有宣传工具来煽动战争歇斯底里,同时,他们却把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人民民主国家的政策说成是侵略政策。
谁不明白,美国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雇佣奴仆在叫嚷所谓苏联和其他民主国家的侵略和顽固,以便在自己国家的舆论面前为帝国主义者准备新战争的行动作辩护。这种宣传主要是为了替增加劳动人民的税收寻找借口,而这种税收却是用于扩充军备,以保证垄断资本获得巨额利润的。
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政治首脑力图使他们本国的人民相信,要同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取得协议是不可能的,只有靠“实力地位”才能同它们进行谈判。他们自以为,用威胁和恫吓的手段就能达到目的。但是,这种方法只对西方国家的某些神经衰弱的人士还能起作用,在同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其他人民民主国家打交道时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
全世界都知道,苏联是从来不怕威胁的,现在也还是一样。大家都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时期中,西欧和美国的许多没有远见的人士如何把我们的爱好和平的政策看成是软弱的结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年代中,全世界都相信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实力和强大。现在,当苏联的实力无比地增长了的时候,我国人民是愈来愈深信自己的力量。还应当注意到,世界的力量对比在战后时期中起了根本的变化。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变成了强国。波兰人民共和国和其他人民民主国家日益巩固。社会主义和民主的力量比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力量强大。只有冒险分子才能不考虑到这一点。毫无疑问,如果帝国主义者胆敢发动新的世界大战,那么,结果必然是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崩溃。
赫鲁晓夫说: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人民警惕地注视着帝国主义侵略者的阴谋诡计,在争取和平和建设社会主义的斗争中,更加紧密地团结自己的队伍和加强团结。他们在坚持不渝地发展国民经济,特别重视重工业的发展。这是我们国家自由和独立的可靠的保障。
赫鲁晓夫说:亲爱的同志和朋友们!过去我们两国人民曾进行了共同的斗争,一起反对过共同的敌人——沙皇的专制、反对过俄国和波兰的地主和资本家,争取过社会的解放。我们曾经为反对德国法西斯主义而共同斗争。在战后,我们确信不移地并肩沿着建设新的社会主义生活的道路前进已经十年了。
波兰人民的伟大儿子、列宁的学生和战友、无畏的革命勇士菲利克斯·捷尔任斯基大约三十年以前在给多夫比希工人们的信中谈到波兰的命运时,曾经梦想看见一个“社会主义的波兰——自由的和摆脱资本主义国家而独立的、因和苏维埃共和国联盟结成同盟而强有力的波兰”。这个梦想现在已经实现了。
赫鲁晓夫最后说:今天在纪念波苏条约签订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坚信,为了我们两国人民的幸福,波兰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之间的友谊、互助和兄弟合作将不断地成长和加强。


第4版()
专栏:

英国当局对美蒋特务破坏活动究竟采取什么态度
赵文
香港美蒋特务预谋破坏印度国际航空公司飞机,杀害我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参加亚非会议代表团工作人员和中外记者的事件,已经有十二天了。我国外交部在十二日发表的声明中要求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对这一事件进行彻底查究,把参与阴谋暗害事件的美蒋特务分子逮捕法办。我国外交部并照会英国政府,要求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立即采取紧急措施,把所有与这一事件有关的美蒋特务分子严加监视,进行侦查。全世界的公正舆论也一致指出,香港英国当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该认真调查,迅速破案。
人们希望,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既然事前没有认真对待中国政府的警告,采取有效的措施,防止美蒋特务的破坏活动,那么,在严重的事件已经发生以后,就理应采取积极负责的态度,侦查和逮捕特务破坏分子。但是,令人非常遗憾,迄今为止,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所采取的,却不是这种态度,而是尽量设法推卸责任。
“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从印度安然飞到香港,没有发生任何事故,在香港停留后起飞,途中突然发生爆炸。更重要的,我国政府事前就把香港美蒋特务的破坏阴谋通知了英国政府。很明显,这次阴谋事件的策划者是在香港的美蒋特务机关;进行暗害活动的地点是在香港的飞机场;而直接破坏的凶犯则是混在飞机场内的美蒋特务分子。
对于这些情况,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当然是不会不知道的。但是,他们却不愿在这方面采取严厉的和有效的步骤。
香港英国当局十三日发表声明,就断言“在香港时把任何东西埋藏在飞机上的可能性是极少的”。这说明香港英国当局一开始就只想到如何推卸责任,缺乏认真进行“详细调查”的诚意。
英国政府十七日公布的对我国外交部照会的复照,进一步增加了人们对于英国政府所具诚意的怀疑。这个复照除了重复香港英国当局上述声明的内容外,竟以“由于这架飞机是属于印度航空公司的,而且坠毁不是发生在英国的领土或领海以内”为理由,企图完全推卸香港英国当局所负的严重责任。应该再一次提醒英国政府:必须是在香港,而不是在其他“领海”或“领土”去调查事件的“原因”。
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如果继续抱着这样的态度进行调查,那会有什么结果呢?显然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如果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不改变目前的态度,对同阴谋破坏事件有关的美蒋特务分子采取应有的措施,那就不能不使人发生这样一个疑问,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是否有意纵容和包庇香港的美蒋特务破坏活动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