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4月23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喜新厌旧”
孔桑
轻工业部总结一九五四年生产和基本建设工作时,发现所属企业共积压设备价值六千一百多万元。其中根本用不着的呆滞设备价值二千多万元,库存未用的设备价值四千多万元。六千多万元是多大的一个数字呢?它足够建设一座具有十万纱锭、一千台织布机的现代化纺织厂。由此可见这是一笔并不算小的积压,也是一种浪费。
据分析,设备所以积压,有的是由于建设单位缺乏经验,设备订购以后又改变计划;有的是由于企业领导干部不了解情况,盲目订购;也有不少是由于企业领导干部“喜新厌旧”的思想在作怪。例如吉林造纸厂从一九五○年起就开始恢复和扩建,一方面缺乏整体设计,另一方面领导干部又有“喜新厌旧”的思想,至今整整五个年头,年年借口“平衡设备”,去旧换新。结果是设备能力越“平衡”越大,机器越换越新。某号造纸机是一九五一年才安装的,到一九五三年又被新的机器代替了……。在天津造纸厂和锦州造纸厂,为了换“新”,还有把完好的旧机器拆掉,当作零件用的错误行为。
如果从全局和长远的利益出发,多建一些重工业企业,并用新的现代设备来装备这些对国计民生有决定意义的工厂和矿山,发挥这些工厂和矿山的力量,根本改变我国国民经济的面貌,这是完全应该的。
但是,如果只从局部的暂时的利益出发,不利用现有设备,处处都要新设备,那就错了。例如我国的轻工业,虽然也不发达,但现有设备的利用率仍未全部发挥。不去利用这些设备,而把建设重工业的钱拿来更换现有轻工业的设备,即使全部换上新的,也无论如何不能根本改变我国经济的面貌,反而造成设备的新的积压。因此,不从以重工业为中心的社会主义工业化的方针出发,不论什么企业,都一律要求更换新设备的思想,显然是不正确的。


第2版()
专栏:

小商小贩组织起来以后的板桥镇
甄为民 史月娥
在早晨约莫八点钟的时候,江苏省江宁县板桥镇就热闹起来了。街道两侧到处排列着蔬菜、鱼虾和其他农副产品的担子。在挂着“百货业经销小组”、“杂货业合作小组”、“面食业合作小组”等新招牌的一些店铺里,已经有人来来往往。在杂货合作小组的柜台旁边,一会儿来了买粉丝的农民,一会儿又来了买香烟、买面包的工人。百货经销小组的柜台旁,有买哨子的学校教师、有正在挑选生发油、袜子、毛巾的一群年青的农村姑娘。那些顾客神情满意,要买的东西都买到了,而且用不着排队。在市镇买卖开始的时候,两副油挑和八副货郎担已经分头出发到周围的凤雅、凤林等乡去了。他们给各乡农民送去日用必需品,换回旧铜、废铁、破布、烂棉花卖给供销合作社。农民们不再为一根针一根线跑到镇上来了。
板桥镇一共有八十五户座商和四十五户摊贩。除了三户是商业资本家和一户是兼营商业的富农以外,其余全是小商、小贩。镇上没有国营商店,有一个区供销合作社,另外有铁、木、竹、缝纫等四个手工业合作小组。今年年初,供销合作社开始改造小商、小贩。现在已有四十五户组织起来,共成立了百货、屠宰二个经销小组,面食、杂货、豆腐、饭馆等四个合作小组,一户棉布经销店,一个有两副油挑和八副货郎担的货郎小组。
因为组织起来方向正确、业务大、开支省,各个合作小组一月份的营业额比一九五四年十二月都上升了。因为实行了人员的合理分工,紧缩了开支,一月份有三个小组除去费用和工资外,还盈余一百一十元。同时,供销合作社一月份的营业额并没有下降,其中杂货比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上升百分之三十;百货上升百分之四点一六;屠宰上升百分之七六点七五;而且增加了批发业务,每五天按照各经销小组和合作小组的进货计划批发一次货物。由于对小商、小贩进行了改造,供销合作社已经能够合理地布置农村商业网,便利农民买卖,减少了供销合作社的排队拥挤现象,使广大农民的经济生活恢复了正常状态,农村市场日趋活跃。
今年年初以前,区供销合作社的干部对领导农村市场、全面安排农村私商的意义是认识不足的,在实际工作中放松了对他们的领导和照顾,因此,私商的零售额显著下降。加上一九五四年这个地区遭受了水灾,相继歇业和迁移的私商就有五十八户。这样,周围七乡一镇人民的供应任务就几乎全部落在区供销合作社的肩上。从一九五四年下半年开始,供销合作社的工作人员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从油、盐、酱、菜到百货样样都得经营。乡、镇人民几乎每买一样东西都要排队。有许多东西,排了队也买不到。有些小商、小贩看到供销合作社缺货,就抬高价格出售。这样就破坏了农村正常的供应工作,造成了物资供应的某些紧张现象。同时,有二百多个小商、小贩,却因热货缺货、滞销品积压而闲得没事做。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中共板桥镇党委对党、政、工会、合作社、银行、税务所等有关单位的干部,进行了改造小商、小贩的意义和政策的教育。针对有些干部认为“小商、小贩不能种田,不能做工,因此不能算劳动人民”的看法,向他们说明小商、小贩是在商品流转过程中从事劳动的劳动者。在划清小商、小贩和商业资本家的界限,消除了干部对小商、小贩的敌对情绪以后,即着手进行了改造小商、小贩的工作。在进行这种改造工作的过程中,区供销合作社的部分干部对妥善安排私商的政策仍有怀疑,认为“让出的比重没有边”,发愁自己的经营计划完不成,不愿给组织起来的小组批货。区供销合作社供应组长祁大鸿事先知道本镇百货小组要批发钢针,可是当上级社发来两百包针时,却连忙调给了供销社的江宁、谷里分销处。百货经销小组长戴恒到他那里进货,跑了十趟,才进到一次货。区供销合作社领导方面发现了这些问题以后,又对干部进行了教育,说明通过批发业务领导私商,让他们担负一部分商品流转任务,只会加强社会主义商业在农村经济中的作用;又指出只要能正确估计市场需要,订出正确的供销计划,供销任务同样是能够完成的。这样一来,排挤小商、小贩的思想才得到纠正,改造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小商、小贩经干部说明他们是劳动人民以后,一般都很兴奋。但他们对组织起来有许多顾虑,主要是怕大家在一起经营不好,怕自己吃亏。当地党、政领导机关和供销合作社通过小商、小贩代表座谈会,商民大会、小组会、家庭会和个别漫谈等方式,对他们进行了教育,使他们认清了自己应走的道路、前途以及组织起来的好处,这才提高了他们经营的积极性。在组织时,是根据社会需要和自愿互利的原则,按不同行业采取不同的组织形式;各组织单位都经过民主协商,制定了章程和制度。这样就使小商、小贩的互助合作组织逐步走向健全。
这些小商、小贩组织起来、初步显示了优越性以后,目前镇上尚未组织起来的小商、小贩有些已主动结合,要求建立组织。这个县的谷里、铜井两个镇子的小商、小贩曾派代表来参观、访问。有些地方的工商业联合会也写信来或打电话给供销合作社,要求帮助把小商、小贩组织起来。
最近,板桥镇区供销合作社正在进一步加强对已组织起来的合作小组的领导,帮助他们逐步改善经营管理,巩固组织。这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农村小商、小贩虽是劳动人民,但他们长期受资本主义投机经营思想的影响,自私自利、投机取巧的倾向还是存在的。如百货小组从南京批发来的带子明明是十丈,到合作社来标价时,却只报八丈四。因此,小商、小贩组织起来以后,还需要经过一个较长期的社会主义改造过程,绝不可以放松领导。


第2版()
专栏:

厉行节约,反对基本建设中的浪费!
首都剧场设计中存在的问题
马浩然
正在兴建中的首都剧场,是首都规模较大、设备较好的一个新型剧场。原设计是话剧场,后改为可以上演大型歌舞剧的剧场。几年来,由于首都艺术事业的发展,国外许多艺术团体也不断来我国访问,而首都又没有一个规模较大的剧场,因此建设这个剧场是很必要的。
中央设计院为了把这个剧场设计得更好,曾在内部展开过一次设计竞赛。但是他们不但没有把它设计得更适用、更经济,反而给国家造成巨大的浪费。目前,建筑单位接受了施工单位的意见,决定修改原设计,取消一些不合理的扩建计划,削减一些不必要的装饰和贵重建筑材料,以及减少一部分可能减少的国外订货的设备,就可以给国家节约一百五十多万元。当然,这个剧场原来设计的是话剧场,后来又改为合乎现代演出条件的大型的歌舞剧场,由于设计任务的变化,曾给设计和施工造成一定的困难和浪费。加之要求标准高,对投资使用没有进行监督,这些都是建筑单位要负重大责任的。但同时也有更多的事实可以证明,有许多浪费是由于设计人员不爱护国家财产、一味追求形式上的美观所造成的。
这个建筑的设计负责人是建筑师林乐义。设计者为了使这个新型剧场“真正达到新的标准”,常常是不依照完整的工作计划和客观条件进行设计,而是凭着主观爱好,标新立异地追求形式。譬如在正门两旁的像华表一样的两个柱灯,设计者偏要用奇特的做法来安一圈灯泡。挂在门厅中顶部藻井中间的一个枝形大吊灯,也被搞成离奇的曲线形状。在休息厅里,设计者毫无道理地为了寻找所谓“木头气味”,准备在平顶粉刷上作木头线脚,但是他没有考虑在钢丝网抹灰平顶上是很难钉牢木头线脚的。设计者还要求在墙面上用“库缎”钉面,这是一种仅次于“锦缎”的布,价钱很贵。当时,建筑师没有想到这点,同时也不考虑粉刷后的墙面潮湿,如果钉“库缎”,还需要以三夹板作衬里。后来幸好没有买到“库缎”,否则将会浪费更多的钱。在使用材料方面,设计者力求一切都要用最贵的。例如花玻璃、漆布都要选用国外货物。在外墙粉刷上,却要在普通水泥中掺入价格十倍于普通水泥的白水泥。
样子要新奇,材料要贵,但是没有达到舒适、合用的目的,这就是说没有充分发挥投资效果。从以下一些事实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观众厅——观众观看演出的地方,目前可容纳的观众约为一千三百人。但从剧场的整个设计面积来看,在不改变其首层面积,并不影响观众视线的情况下,再增加一些座位是完全可能的,而且也曾有八百多封群众来信要求多增加一些座位。修建单位根据群众要求,也曾建议建筑师把目前的两侧看剧不方便的楼座减少,将中间的楼座向前延伸三公尺,就可增加约三百个座位,并且是最好的座位。但设计者并未采纳这个极好的建议,采取了增加视线不好的边座,和缩小每一个座位尺寸的办法,只比原设计增加了一百五十九个很不好的座位,给这个剧场造成了不可弥补的缺陷。
舞台——前台和后台,是演员最主要的活动地方。在这里容纳所有为演出而服务的一系列的设备——化装室、灯光、布景、道具等。而建筑师是怎样为演出服务的呢?
在化装室里,为了演员化装卸装方便,需要分别设置洗手盆、壁橱和化装台。但设计者却把每间化装室应有的洗手盆集中在一间房子里,而对壁橱的设计则根本没有考虑。另外把化装室前面的走道设计得只有一点六九公尺宽,只要两个穿上戏装的京剧演员行走起来,就会非常不便。完全可以想像,将来演员上下装都跑到一个地方去洗脸洗手,一定很拥挤,这是不是会影响演出呢,建筑师是完全应该想到这点的。
再看灯光设置,仅以最主要的“侧光”和“面光”来说,就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侧光”应该是一个可以左右旋转移动的灯光,但是设计者却把它限制在台口前面的狭窄墙洞之内,使它不能根据舞台上的需要而自由旋转和移动。至于“面光”也同样安置在很不适当的位置。其所以要这样作,据说是怕破坏了天花顶的美丽。大家知道,天花顶的“美丽”对演出的帮助是不大的。
如果说以上的缺点是由于设计者没有舞台工作者的体验,那么对下面的情况就无论如何也不能推卸责任了。在建筑物的主要入口处,有三个作成垂花门式样的门罩,门已经不算高了,而垂花罩又很低,成千成百的人出入自然不便。建筑师所以这样设计,据说是因为把门伸高了会损害立面上窗户风格的完整。娱乐场所是群众活动比较集中的地方,为了在一旦发生任何危险时,群众能迅速地疏散,太平门的位置是极其重要的。但这个剧场的设计者同样只是为了侧立面的完整,而把太平门安置在休息厅的东端一个不仅需要拐弯、而且还得下踏步的地方,出走时更不方便,一旦有事,太平门会变成不太平的门了!再如,观众厅和休息厅的比例是一比三点五,休息用的面积显然是太大了,这同样是一种浪费,难道也是因为无经验吗!设计者为了个人的喜爱,经常变更设计意图,严重地浪费了设计力量,在他领导下进行各项具体工作的同志,有的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研究室内装饰、家具和雕塑模型的设计,因不合建筑师所好,常被否定,结果一无所获。
不可否认,剧场在公共建筑物中是一项比较复杂的设计。它包含着各个方面的学识和经验,因此就需要设计者同各种设备方面的工程师、舞台工作者密切合作,听取他们的意见和要求,并且要充分为观众设想。但是,正如前面许多事实所表现出来的,设计者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将“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求美观”的建筑原则本末倒置,甚至为了达到所谓“美”而牺牲一切使用上的价值,这是非常错误的。
目前,首都剧场已接受各方面的意见,决定进一步检查和修改原设计,这是可喜的。我们所以要把这已经准备修改的设计再提出来,是为了把它当作一个教训来引起大家的警惕,避免以后再犯类似错误。


第2版()
专栏:

大理的三月街
在四月中旬结束的一年一度的云南大理三月街,今年显得特别繁荣。先后赶街的五十万人次中,包括云南西部边区的各族人民,和来自上海、广州、河南、四川、西康、贵州、昆明等地的国营药材公司采购人员及私商。三月街上的八个国营贸易机构和私商的全部交易总值达八十二万多元,零售交易额也比去年增加了三分之二。各族人民出售的土产特产,大都为国营贸易公司及私商收购。上市的六万六千五百斤药材,全部卖完。藏族商人还购进了运往西藏、西康的茶叶十六万多斤。
随着农业互助合作运动的开展,农村购买力的提高,一些品质较好的各种布匹、百货等工业品,都变成三月街的畅销货。大理县民家族聚居的仁里邑村第一农业生产合作社,买去了北京农业机械厂制造的双轮双铧犁。新华书店出售的“农业生产合作社问答”“农村日用大全”等农村读物,都成了畅销书籍。
三月街上并举办了农业、卫生、祖国建设图片和土产特产等展览会。
往年三月街上举行的赛马会,今年扩大为滇西各族人民体育表演比赛大会。 (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青岛地区疗养院建设中的浪费
余秀起 田兴元
青岛靠近海滨,风景优美,几年来,国家和工会组织为保护职工身体健康,减少疾病的发生和发展,曾在这里新建、改建和扩建了不少疗养院和休养院,但是,由于这些疗养院和休养院在建设中存在着很多不合理现象,不仅不能满足实际需要,并且浪费了很多资金。
首先是建设中存在着盲目发展的偏向。如青岛纺织工人休养院原计划要兴建一百五十个床位的休养楼十四栋,占用了半个山的土地。一九五二年只修建了两栋和做了一个侧门后,又决定不发展了。现在只得将原占用地让给其他单位,因原计划的大门不能建设,只得用侧门做正门。第二机械工会原计划修建一座可容三百个床位的疗养院,购置了很大一片土地,在一九五四年兴建了可容一百五十个床位的建筑物,并按三百个床位的需要兴建了锅炉房、礼堂、食堂、办公室、洗衣房、职工宿舍、洗澡房等全套附属建筑物。但这些附属建筑工程完工后,却将三百个床位的修建计划削减为一百五十个。这样全套附属建筑就等于浪费了一半的建筑面积和造价。青岛市总工会疗养院按可容三百个床位的计划建成的疗养楼,因房间建筑不合理,结果只能放下二百个床位。而且自一九五四年建成后,二百个床位还经常空闲着,有时为招待文工团使用;也有时为召开工会会员代表大会使用。从以上的例子可以看出:各单位修建疗养院和休养院的计划,由于不从实际需要出发,盲目发展,就积压和浪费了大批资金。因此我们建议全国总工会统一审查各单位的修建计划,科学地规定和控制各单位做计划的比率和定额。
其次,疗养院建设太分散,没有充分发挥使用效能。青岛的疗养院现有八个,各有各的俱乐部、礼堂、锅炉房、洗衣房、办公楼等一套附属建筑。因为各单位收容疗养员都仅限于本单位的职工,所以许多疗养楼都住不满人数。在冬季里更大部分空闲起来,当然其它附属建筑就更不可能充分利用了。另外,虽然已建单位的疗养楼住不满,而未建单位却又急于自搞一套,这说明一方面已建成的使用效能没有充分发挥,一方面又在花钱去新建,合在一起就是一笔更大的浪费。如果由各单位提出计划,在全国总工会统一掌握下兴建和统一管理、统一分配,不但可以充分发挥疗养院的使用效能,增加常年疗养人数,而且可以避免各搞一套和分散不合理现象。如今年自北京调到青岛负责办理建设事宜的轻工业工会干部约六人,第一机械工会约五人,还有建筑工会等单位的干部。这些单位都是由全国总工会统一领导的,如果统一兴建就能节省很多管理干部和办公费。各单位计划中都提出要购置一辆卡车、一辆交通车、一辆小轿车,如果统一管理,就可省去许多汽车购置费,并能尽量发挥汽车使用效率。
第三、修建标准不统一,要求条件不一致,各搞一套,也造成很大浪费。各单位修建的疗养院疗养房间可容人数有一人、二人、三人,还有四人的,有的按每人十平方公尺计算,有的按每人六点五平方公尺或七平方公尺计算。本来青岛所修建的疗养院收容对象都是一般职业病患者,设备和管理性质都一样,而且是同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同一年度中修建,在相当合理的条件下统一标准是可能的。试想如果以四个人住一间为合理的话,那么三个人住一间在结构面积和工程造价上就浪费很大;如果以每人按六点五平方公尺计算使用为合理的话,那末按七平方公尺和十平方公尺计算在建筑面积上浪费也是很大的。
另外,目前还有些单位提出追求形式和偏高偏大的要求,第一机械工会就曾提出疗养院要有飞檐、大屋顶的要求。有的单位提出基本建设费或设备费较贵的理疗设备,如有的要设X光室,有的要设水疗室,有的要设体疗室。如建筑工会新建的疗养院,在距离该院不到二百公尺的全国总工会新建的理疗门诊部就设有X光室,但还要自建投资很大的X光室。为什么不能统一使用呢?
这种盲目地、分散地和铺张浪费地建设疗养院的现象不应该继续下去了,希望全国总工会能够及时检查,统一掌握,统一计划,以便统一地按标准进行设计和施工。另一方面,希望在可能条件下,统一管理和统一使用,以便对现有的疗养院充分利用,避免浪费投资,并可缩减一部分可建可不建的疗养院。


第2版()
专栏:

育苗移栽的棉花优点很多
戴载
棉麦两熟地区的棉花多在麦收以后播种,成熟迟,产量低,品质也不好;同时由于棉花成熟迟,也影响到秋耕。四川省川东一带棉花种植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这个省的万县山区农业试验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一九五二年起,进行了棉花育苗移栽试验;经过三年试验效果很好。
这个农场一九五四年在十亩二分的大面积上进行棉花移栽,同时用三十亩直播的棉花同它做对比试验。移栽的棉花是在三月二十八日播种育苗的,收麦整地后,在五月十日移栽。直播的棉花和移栽的棉花同时播种。试验结果,育苗移栽的棉花,开始现蕾在六月四日,比直播的早三十六天;初花期在六月二十九日,比直播的早二十八天;吐絮初期在八月二日,比直播的也早二十八天;吐絮盛期在八月下旬到九月上旬,十月中旬前,收棉拔秆完毕。
育苗移栽的棉花的产量和品质都有显著提高。移栽的棉花平均每亩产籽棉二百七十九斤,比直播的平均产量多一百零二斤。移栽的棉花吐絮早而集中,白花产量多,僵瓣少;直播的棉花因在吐絮盛期遇雨,僵瓣率高出移栽的一倍以上,衣分率也比移栽的低,棉花纤维也短。
育苗移栽的棉花在苗床培育期间管理方便,对病虫容易防治,移栽时虽然比较费工,但后期杂草减少,棉花猛长现象也少,因而在中耕、治虫、整枝等方面都比较省工。根据试验,用移栽方法植棉,平均每亩共需二十九点七个人工,比直播的每亩节省人工一个半;移栽的每亩只需棉籽二斤,直播的需棉籽八斤;移栽的棉花平均每亩纯收益达三十元零三角一分,比直播的每亩增加收入十九元三角五分。
从万县山区农业试验场所进行的移栽棉花试验的结果来看,棉麦两熟地区采用育苗移栽方法植棉,就可以作到适时播种和提高棉花的产量和质量。各产棉区,特别是今年缺乏棉种的地区和棉麦两熟地区,可以根据这一经验进行试验。


第2版()
专栏:

汉口皮鞋为什么不好销
张碨
汉口的皮革,在全国享有很高的声誉。汉口也能制造皮鞋。可是,在不久以前,却必须把皮革运到上海才能做出人们所喜爱的皮鞋。北京和天津出售的皮鞋,有很大一部分是上海制造的。住在汉口的人们,有的却要在北京才能买到一双“汉口皮”的、上海制的称心的皮鞋。
据说,本来汉口的皮鞋是畅销全国的。在解放初期,也还有东北、西北、华北等地的四十来个单位向汉口订货。可是近两三年来,由于原中国百货公司中南区公司、中国百货公司武汉采购供应站和中国百货公司武汉市公司产生了自满情绪和保守思想,他们以为汉口的皮鞋销路好、订货多,因而对于皮鞋的质量、样式、很少注意。他们在委托加工的时候,只要求每张皮子作出几双皮鞋,根本不考虑消费者是否喜爱。皮鞋生产部门也就盲目追求数量,粗制滥造。本来绱鞋线是应该打松香蜡的,因为赶数量有时就不打了。以至有的新皮鞋一穿上脚就又脱线、又漏水。加工部门有时甚至不看皮子的好坏来分用途,把坏料做鞋面,人们穿上不久,鞋面就打皱、断裂、褪色或走样;有的皮鞋带子没穿就断了。有一种黄色大舌力士平跟皮鞋,因为鞋背太低,脚穿不进去。还有一种胶底女皮鞋,后跟低、脚腰肥,穿上一走一掉,像穿拖鞋似的。
汉口皮鞋的式样也使顾客很不喜欢。有的男皮鞋的包头又大又方又深,人们把它称为“棺材头”。女皮鞋的式样更是寥寥无几。人们说:“汉口的皮鞋还是一九三三年的老式样。”一些老皮鞋工人说:
“汉口的皮鞋,有的还是我当徒弟时的样子。”
汉口制的皮鞋,质量既不好,样式又古老,所以中国百货公司武汉采购供应站加工的皮鞋从一九四九年起,便开始积压下来了。一九五四年全国百货供应会议上,汉口的皮鞋就无人过问。到了去年十二月,武汉采购供应站把积压的三万多双皮鞋交给武汉市土产公司信托部去推销。在去年十二月间举行的武汉市国营商业系统潜在物品交流会上,信托部还没把皮鞋推销出去,又动员了二、三十个干部和家属到各工厂、企业去,利用赊销和减价的办法,经过两个月的时间,卖出了一万多双;还存有一万多双,现在有很多已经发霉、脱线、褪色、打皱、变样,有的连皮子也断裂,后跟也掉了。
在最近武汉市举办的提高产品质量改进花色品种的展览会上,国营商业部门揭露了上述的缺点,并开始改变过去那种只管数量不管质量的加工办法。武汉采购供应站还派人到上海、北京等地搜集了几十种武汉没有的皮鞋样品,学习了外地先进的操作方法,并准备同有关部门研究继续改进皮鞋的质量和品种,还要加工部门试制了八十种新的皮鞋样品。这些样品已经在展览会上陈列出来,以便向消费者广泛地征求意见,改进皮鞋生产,扩大销路。


第2版()
专栏:

全国冬小麦产区大部麦苗生长良好
目前全国冬小麦产区大部麦苗生长良好,广东、广西、云南、福建等省的冬小麦有的已经割完或正在收割。
已经开始麦收的珠江流域和其他地区,除部分麦子在去冬今春受冻、旱灾害较重外,大部可比去年增产。广东省粤中、粤西和粤东大部地区的冬小麦,平均每亩产一百多斤。云南省出产冬小麦的十一个专区中,有八个专区可比去年增产。贵州省的冬小麦,一般也比去年增产。
冬小麦主要产区黄河流域和淮河流域去冬多次降雪,一般有利于麦苗过冬;今春虽有几次寒潮,但对麦苗影响不大。这些地区的农民大都及时开展了麦田锄耙、追肥、浇水、治虫等活动,促进了麦苗的生长。最近山东、陕西等省部分地区遭到轻微的霜冻,对麦苗影响很小。现在河南、河北、陕西、安徽、江苏等省的麦苗大部健壮,正开始拔节,有的已孕穗。这些地区的农民正在继续加强田间管理,准备和自然灾害作斗争,争取冬小麦丰收。
长江流域各地大部适时播种的麦苗生长较好;部分迟播的麦苗曾受寒冻影响,在加强田间管理后,生长已有好转。现在这些地区的麦苗大多已孕穗、抽穗,不久就可收割。
一九五五年全国冬小麦总面积超过计划百分之一点五,比去年扩大五百八十多万亩。去年秋、冬种麦期间,根据国家的要求,南方各省利用冬季休闲田扩大了麦田,北方各省为扩大棉田而适当缩小了麦田。(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北京第三棉纺织厂开工兴建
国营北京第三棉纺织厂二十二日正式动工兴建。
这是首都自一九五三年起新建的第三座棉纺织厂。它的生产能力,相当于第二棉纺织厂,比第一棉纺织厂大一倍。所有机器设备,全是我国自己设计、自己制造的,自动化程度和生产效率都很高。车间劳动条件完全合乎先进纺织厂的标准。它将来除生产市布、细布外,还有城市劳动人民喜爱的、价格较低的纱直贡和纱哔叽。
这个厂在施工中采用装配式的钢筋混凝土预制构件,将占全部钢筋混凝土工程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这些预制构件,去年十二月份就已开始在加工厂制造,目前已完成需用量的一半。建筑这个厂的职工们,在讨论了今年的施工进度和工作计划后,决定采取各种办法,使今年工程的工料费比设计定额减少五十四万元。
各车间未来的生产组长和保全工人正在训练。各职能科室的主要干部,也已从青岛各棉纺织厂抽调配齐。主要的工程技术人员都已到厂,目前正在审查关于车间布置、工艺过程、劳动组织等设计。 (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九龙山农业社统一规划生产
九龙山农业生产合作社在四川筠连县的山区里,全社土地从山顶拉到山脚,坡陡,土薄,农民还有“广种薄收”的习惯,农业收入很少。今年,社员们学习了山西李顺达农业生产合作社“变穷山为富山”的经验,根据山区的特点,制定了全社农、林、畜牧业三年发展计划。按照这个计划,在坡度大的山地栽种桑树,杉树,培植茶园;划出一片轮歇地放牛羊;在农业区,主要是多施肥,修水利,改进耕作技术。预计到一九五七年全社总收入就会比一九五四年增加一倍半,卖给国家的粮食也增加一倍多,还能供给国家大量的茶叶、蚕茧和肉类。
社员们看到了山区发展的远景,都努力实现这个计划,从年初到现在,全社为了增产粮食,已经积了二十多万斤自然肥料,又买了五千斤枯肥,一千斤磷肥。并已栽了桑树苗和杉树一千四百多株,培植了二十一亩茶园;买了八条牛和五十只羊。老社员李富云说:“以前还说山多了,发愁没有干的,现在照这样干,还嫌山少了呢。”
(本报驻重庆记者)


第2版()
专栏:

浙江推广岱字棉六十万亩
浙江省棉区大力推广“岱字棉十五号”良种,并加强植棉技术指导工作,争取全省一百二十万亩棉田丰产。
浙江省今年计划推广岱字棉良种六十万亩,目前岱字棉良种的收购、调运、供应工作已基本完成。至三月底各县也陆续完成改良棉种的粒选工作。
为了加强棉区植棉指导和改进栽培技术。二、三月间在萧山、慈谿、余姚等主要产棉区建立了十一个技术推广站,并举办了棉农技术训练班,使三千多棉农受到植棉技术的训练。目前产棉县正在区、乡分期举办为期四至六天的短期棉农训练班,以进行棉花栽培技术的传授(本报驻杭州记者)


第2版()
专栏:

莘县等地加强棉区经济工作
山东主要产棉区莘县、广饶、利津、高密等县,由于加强了棉区经济工作和植棉技术的指导,棉农有信心完成国家对棉花增产的要求。莘县县委会和县人民政府,在一连串的会议上贯彻了植棉政策,具体地研究了贷款、种籽、肥料和技术指导问题。他们已训练了八百多技术人员,以便帮助棉农进行田间管理工作。供销合作社在第一季度已供应油饼、化学肥料十五万多斤,第二季度还继续将三百三十多万斤油饼、化学肥料,五万七千斤农药,三百四十架喷雾器喷粉器供给棉农。县供销合作社还和二千多个农业社长年互助组订了合同。利津、高密、广饶等县也都帮助农民解决了种籽问题。广饶原先缺种籽六万多斤,现已全部解决。(本报驻济南记者)


第2版()
专栏:

扬州漆器小组积极改进生产
一九五五年第一季度,江苏省扬州市的漆器手工艺者,已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完成了第一批订货任务:十一堂美丽的围屏和色泽柔和的一百套小漆盒。
扬州市的手工艺品漆器有浑厚朴实的风格,曾多次在华东和全国美术工艺展览会上展出,它和福建、北京、重庆的漆器同样获得很高声誉。扬州市漆器手工艺者成立了漆器生产小组,有四十八年工龄、六十一岁的玉工丁长康,特地从乡下赶来入组。组织起来的漆器小组正在积极改进生产,并着重研究和提高艺术水平。艺人们在做漆屏时,改用黄牙木代替漆灰制作树木,使漆屏更加美观和坚固。
目前,他们正在积极生产第二批产品——十六堂“八宝镶嵌”和雕漆的围屏,二百套漆盒。这批产品准备在六月以前送到北京。
(本报驻南京记者)


第2版()
专栏:

“民间文学”月刊创刊
中国民间文学研究会为了推动各地文学艺术工作者广泛搜集我国各族人民的民间文学作品,倡导以马克思主义观点对民间文学进行整理和研究,批判这一工作领域中的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观点方法,以继承和发扬我国文学的优秀传统,并向广大群众提供一些有益的和有趣味的民间文学读物,向文化艺术工作者介绍一些民间文学资料和理论,从今年四月份起创办“民间文学”月刊。创刊号已在今天出版。


第2版()
专栏:

亚洲国家文学作品中译本增多
亚洲国家文学作品的中文译本逐渐增多。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作家出版社已出版亚洲国家的文学书籍十九种,共印行五十四万多册。
今年新出版的有印度古典文学“二十夜问”,印度近代著名学者、诗人泰戈尔的散文诗集“吉檀迦利”,印度现代作家哈·查托巴迪雅亚的诗集“我歌唱人类”。还有“日本狂言选”,日本近代作家小林多喜二的小说集“蟹工船”和“党生活者”,春川铁男的小说“日本劳动者”;以及“印度尼西亚民歌选”等。
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作家出版社今年计划出版的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作家韩雪野的小说“大同江”、闵丙均的长篇叙事诗“朝鲜的歌”,蒙古人民共和国作家洛多伊——达姆巴的小说“我们的学校”,印度当代作家巴塔查里雅的小说“饥饿”、钱德尔的短篇小说集等。(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凉山彝族自治区改为自治州
西康省凉山彝族自治区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第一次会议于四月七日到十五日在昭觉举行。有彝、汉、苗等民族代表一百一十多人出席会议。会议根据宪法规定把西康省凉山彝族自治区改为西康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这次会议代行人民代表大会职权,选举了自治州人民委员会组成人员。瓦渣木基(彝)当选为州长,阿尔木呷(彝)、周全杰(汉)、吉狄阿约(彝)、阿侯鲁木子(彝)、冷邦正(彝)等五人为副州长,时曙明(汉)、罗洪拉哈(彝)等三十六人为委员。并选举了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会议除总结了凉山实行区域自治两年多来的工作、通过了一九五五年工作任务外,还通过了凉山各族人民的爱国团结公约以及关于支援解放台湾等决议。(本报驻雅安记者)


第2版()
专栏:

傣族人民欢庆傣历新年
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的傣族人民,欢度第一三一七次傣历新年——京比迈。节日的第一天“桑哈摆”(四月十四日),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允景洪的各机关干部举行了团拜。下午,在澜沧江中举行赛龙船,由一百四十多名水手驾驶的四张狭长的轻舟,在湍急的江心上下疾驶。沙滩上伫立着两千多个穿着节日服装的观众,不住的欢呼:“水(好的意思)!水!”。来自景岱的一张船获得了奖旗。
节日的三天里,在各机关工作的少数民族干部都放了假。版纳景洪、版纳勐养、版纳勐笼等版纳人民政府所在地,分别组织了数百人的庆祝会。全区六百七十多个傣族村寨都举行了各种集体活动。
节日的第三天,版纳景洪的曼景兰等村寨,联合在一起放高升、跳舞、唱歌、喝酒联欢。曼景兰农民挨温说:“共产党来了,我们的年节越过越欢”。自治区民族文工队和电影队、幻灯队等,节日中在戞洒、曼非龙、景岱等村寨巡回演出。
(新华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