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12月3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到达仰光
仰光举行集会欢迎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
新华社塔斯社仰光一日讯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和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委员赫鲁晓夫在十二月一日下午一时从印度的加尔各答到达缅甸首都仰光。在机场上欢迎的有缅甸总理吴努、缅甸政府官员、各界代表、各国外交使节和数千名仰光居民。
苏联领袖们下飞机后,机场上响起了十九响礼炮。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同吴努检阅了仪仗队。然后,吴努致欢迎词。他代表缅甸联邦政府和人民热烈欢迎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他说,在我的心里,仍旧清楚地记忆着我在你们伟大而好客的国家中逗留时的极其愉快的情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缅甸领袖和人民不仅把你们当做朋友和同情者,而且像亲人一样地热爱你们。
布尔加宁接着致答词。他首先代表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向缅甸政府和人民热烈致意。他说:苏联和缅甸两国人民都渴望建立两国之间的充分谅解,加强和发展他们之间的友谊和相互有利的合作,以利于全世界的和平和安全。
布尔加宁说,苏联人民热烈同情和深切关注缅甸政府在维护和加强亚洲和世界和平方面所作的贡献以及缅甸人民为保证他们祖国的经济独立所作的努力。我们深信,我们到缅甸的访问,对于进一步发展我们两国政府和人民之间的谅解,对于进一步加强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将有很大贡献。最后,他在暴风雨般的掌声中高呼:苏联和缅甸人民的友谊和合作万岁!
随后,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同吴努一起乘汽车前往市内。他们经过的街道悬挂着苏联和缅甸联邦的国旗。街道上搭着许多彩门,挂着许多横幅,横幅上面写着“苏缅两国友谊万岁!”“向布尔加宁总理致衷心的敬意!”“向赫鲁晓夫同志致衷心的敬意!”沿途到处都是音乐和欢呼声。大群的仰光市民拿着鲜花和旗子,夹道欢迎苏联贵客们。
新华社据塔斯社仰光讯 仰光市长吴盛佩十二月一日下午五时在市政厅举行市民欢迎会,欢迎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出席欢迎会的有政府官员、国会两院的议员,各国外交使节和仰光各界人士。
在奏过苏联和缅甸联邦两国国歌以后,布尔加宁、赫鲁晓夫以及他们的随行人员登上了讲台。同他们一起登上讲台的还有缅甸总理吴努和仰光市长吴盛佩。
主持欢迎会的仰光市长向客人们致欢迎词。
布尔加宁接着在热烈的掌声中致词。他首先对缅甸政府和人民表示感谢和敬意。他说:苏联和缅甸之间的关系是以互相尊重领土完整和主权、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和实行经济合作这样一些不可动摇的原则为基础的。不久以前,在苏缅联合声明中已郑重地肯定了这些远近闻名的原则。最近,苏缅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事务联系正在日益发展。缅甸总理吴努的访问苏联,是进
一步发展我们两国之间的合作和信任精神的重要因素。
布尔加宁说:你们国家宣布了独立,走上了民族自由和经济复兴的道路,这是最近在亚洲所发生的许多巨大变化的标志之一。为巩固自己的独立和主权,反对殖民主义的一切表现而斗争的亚洲各国人民,现在是国际关系中的一个新的、强大的因素。具有历史意义的万隆亚非国家会议最好地证明了东方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在日益增长。我们希望将要召开的第二次亚非国家会议将对巩固普遍和平的事业作出新的重大的贡献,并且将促进国际紧张局势的进一步缓和,和促进各国人民之间合作的发展。
他说:亚洲各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正义斗争获得苏联人民的深切同情和道义上的支持。苏联主张各民族不分大小、一律平等。苏联执行着积极争取和平、反对战争和外国干涉的政策,主张通过谈判和协议的办法解决一切国际问题。亚洲各国人民也主张和平,并且在为反对战争威胁而斗争。苏联人民和亚洲许多国家的人民在这个崇高的事业中有着一致的观点,并且是同盟者。
布尔加宁接着谈到了苏联在争取和平及缓和国际紧张局势方面所作的重大努力。他说:苏联就当前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裁军问题提出了建设性的建议。我们坚决认为,原子武器和氢武器应当禁止,常规军备应当大大裁减。对这些措施的实现应当建立有效的国际监督。我们还认为,日内瓦会议的参加国应当在开始裁减武装部队和常规军备的同时,承担不首先使用核子武器的义务。缅甸人民和他们的政府也主张禁止原子武器和氢武器,要求裁减军备。这是对争取和平和建立国际信任事业的一个重要的贡献。苏联人民对于缅甸政府在争取和平的斗争中所作的努力有着很高的评价。
布尔加宁最后说:现在,你们的人民正在尽力克服过去的殖民统治遗留下来的困难,正在巩固国家的经济和自己的工业。我代表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祝你们在你们国家的发展和繁荣的道路上获得成就。扩大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和事务联系是符合双方利益的。
讲话完毕以后,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同缅甸总理吴努紧紧地握手。
接着,吴努总理讲话。吴努说,缅甸人民一直在等待你们光临我国,他们充分了解到这次访问对巩固世界和平和对苏缅友谊的重要性。人类要求和平的愿望是绝对正当而自然的。避免战争和维护和平的唯一道路就是我们两国人民所采取的和平共处的道路。现在承认和平共处的原则的国家是愈来愈多了,因为这些原则的目标首先是加强和平和发展国与国之间的合作。
吴努说,你们在我国的访问,不仅将打开发展我们两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合作的巨大可能性,并且将大大地有助于扩大和平地区。
市民欢迎会至此结束,会后为客人们举行了缅甸民族歌舞会。


第4版()
专栏:

苏联和平利用原子能展览会在德里开幕
据新华社新德里一日电 苏联和平利用原子能展览会十一月三十日在德里开幕。
印度天然资源科学研究部部长马拉维亚主持了开幕式。
马拉维亚在致词中感谢苏联政府提出的关于同印度分享核子能技术知识的友好建议。
这个展览会是印度工业博览会的苏联馆的一部分,它分成七个部门,展出的有模型、照片和图表等,以便参观者了解原子的一般构造,并且说明苏联在工业、农业、医药以及其他科学和工程部门利用原子能的情况。展览会还陈列着苏联建造的第一个原子能发电站的模型和在国民经济中应用放射性同位素的时候所利用的各种反应堆的模型以及许多装备和工具的模型。


第4版()
专栏:

捷克斯洛伐克帮助亚非一些国家发展工业
新华社布拉格一日电 据报纸消息:捷克斯洛伐克正在输出新式机器设备,供给一些南亚和中近东国家来发展工业。
捷克斯洛伐克准备给印度提供冶金与采矿设备、水力涡轮、现代化制糖厂的全套设备和五十辆机车。
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帮助下,埃及已经建成一座制鞋厂和水泥厂,目前正在建设一座大型抽水站。一座长二百多公尺、宽三十公尺的大桥的设备也已经运给埃及。
根据今年二月间在喀布尔签订的议定书,捷克斯洛伐克将在议定书签订后两年内帮助阿富汗建立一座水泥厂。捷克斯洛伐克已经给伊朗供应了几个纺织厂和两个现代化制糖厂的设备。它已经给叙利亚提供了几个制酒厂的设备,并且正在把现代化的制糖厂设备供给叙利亚。它也已经替黎巴嫩装备了水泥厂。


第4版()
专栏:

联大社会、人道及文化委员会不顾殖民国家的阻挠
通过人权公约草案关于自决权的条款
据新华社一日讯 纽约消息:联合国大会社会、人道及文化委员会十一月二十九日不顾殖民国家的阻挠和反对,以多数票通过了国际人权公约草案中关于承认民族自决权的条款。
委员会对这个条款的讨论已经进行了将近八个星期。从讨论开始的一天起,殖民国家就竭力反对这个条款。美国代表劳德夫人说,她不同意把各国人民应该享有自决权的条款列入人权公约草案中。劳德夫人宣布,美国将不在人权公约上签字。英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和其他一些殖民国家也对自决权条款抱敌视态度。
殖民国家这些阴谋遭到许多国家的反对。苏联代表莫罗佐夫在讨论过程中指出,民族自决权是实现其他一切人权和自由的重大的必要条件。阿富汗、埃及、叙利亚、沙特阿拉伯等国代表指责殖民国家代表团竭力阻止联合国采取能够促进实现各国人民自决权利的任何措施的态度。
在十一月二十九日委员会就这个问题进行表决的时候。会议以多数票否决了殖民国家为了玩弄花样而提出的建议。大会以多数票通过了把自决权条款列入公约草案的决议,在表决时苏联、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印度、委内瑞拉等三十三个国家投赞成票,美国、英国等十二个国家投反对票,巴西和冰岛等十三个国家弃权。
最后通过的自决权条款规定,所有国家的人民都享有自决权,他们可以自由地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和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在不损害任何根据以互利原则和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经济合作而产生的义务的情况下,各国人民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自由处理他们的天然财富和资源,而且一个民族维持生活的手段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被剥夺。条款规定,所有签订人权公约的国家都必须鼓励自决权的实现,并且必须根据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尊重这种权利。


第4版()
专栏:

中国商品展览会在日本
——东京通讯——
黄龙
中国商品展览会在东京展出的日子里,日本首都的工厂、商店、学校和街头巷尾,到处都在谈论新中国。东京的人们说着这样一句流行话:“从银座只要十分钟就到新中国。”
银座是东京最繁华的地区之一,好似北京的王府井大街。从这里,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人流涌向设在港区晴海码头的中国商品展览会。十七天中,到展览会参观的约有六十六万人。日本著名画家赤松俊子女士说:“看到这样的洪流,我忍不住掉了眼泪,中国商品展览会的展品是使人兴奋的,而参观的人们的热情也是令人感动的。”
一位随同日本新闻界广播界访华代表团到过中国的记者作了一个比较:十一月初,美国新闻处在东京的市中心区举行了一个“原子博展会”,开放的头一天,也只有四千多人去参观;而中国商品展览会虽然设在比较偏僻的地区,每天却平均有近四万人去参观。他说:“过去外国在日本举办的展览会,是没有这么多的观众的。这等于六十六万人访问了新中国。”
日本人民为什么对中国商品展览会发生这样大的兴趣呢?这从一些参观者的口里得到了回答。来自长崎县的一位老太太说:“我听说邻邦中国已经变成了很好的国家,我老了,即使不能到中国去访问,至少也要到这个展览会来看一看。”东京都教育部长元岛宽在留言簿上写道:日本青年想要了解新中国,这个展览会是非常起作用的;对学生来说,这是很好的学习机会。一个日本的女学生写道:“参观后,我知道中国人和日本人一样,吃的东西、服装、文字都很相似。让我们从现在友好起来吧!”作家武田恭淳认为:“这个展览会进一步缩短了中日人民间的距离。”
参观中国商品展览会的不只有工商界人士,而且还有工人、农民、学生、知识分子、一般市民和各政党人士、政府官员等各个阶层的人士。这是其他各国过去在东京举行商品展览会时很少见的。十月三十日那天(星期日),参观的有十万五千多人,其中有六、七万是工人和学生。日本著名的石川岛造船厂,八千名工人全来参观了。看完后,他们还邀请中国商品展览团的工人们到他们的车间去开联欢会。山梨县和长野县的居民组织起来,每天乘专用公共汽车来看中国展览会。来自北海道和九州的长崎县等处的人,要坐三、四十小时的火车。不少家庭妇女,领着和背着小孩子来参观。
日本的观众对中国商品展览会陈列的一切都感到很大的兴趣。有许多人一到门口,就摸摸会场前面的铜狮子,不少人并在那儿摄影留念。有三十万人得到了美丽的纪念画册,大家都喜欢把刻有和平鸽子的纪念图章盖在画册上或其他东西上带回家去。在会场内,不少的人看到中国的工业品、农产品以至药材等,都在仔细地记笔记。有些学生说,他们回去后还要讨论。许多人从零售部买到中国的丝织风景画或其他物品后,回到家里就拿给亲友看或在墙上挂起来。
日本观众对中国的电影感到极大的兴趣。在十七天中,有十五万人看了中国电影。电影院只有五百个座位,但每一场观众常有一千三百多人。下雨的时候,也有许多人撑着伞排队等候。
看到展览会上的机器和各种工业品,日本的劳动人民对中国经济建设的成就感到非常兴奋。一个日本工人对展览团的人说:“中国有丰富的资源,过去你们无法利用这些无尽的资源,现在能利用了,你们的前途多么光明啊!”来自山梨县的一位观众写道:“今天下雨,我坐了三个小时的火车来参观,感到非常高兴,我看到了贵国的伟大的和平建设,实在是感动。”
展览会上许多为日本所需要的展览品,引起了日本人民和工商业家的极大兴趣。在黄金粒似的大豆堆旁边,有的人情不自禁地抓起一把,反复观赏。工商业家希望能够购买中国的大豆;日本的农民们赞扬中国大豆品种优良,希望能得到中国的良种种在自己的田地里。许多人,尤其是妇女们表示:希望能早日在日本的商店里,发现优美的中国刺绣、手工艺品和干果等。
在展览期间,展览团设立的交谈生意的接待室里,每天从早到晚挤满了人,成千的来自日本工厂、商行的代表,和展览团的人员进行着涉及各方面业务的交谈。有一些远处的商人,是乘飞机赶来的。
现在,展览会已在大阪展出。人们预料,展览会将得到大阪市民的热烈欢迎,因为大阪和中国有着传统的贸易关系。


第4版()
专栏:

美国报刊关于四国外长会议的评论
钦本立
四国外长会议没有得到人们所期望的结果。这使人们懂得在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道路上每前进一步,都会碰到国际反动势力的阻挠。这次会议的结果也说明,尽管会议没有达成任何重大的协议,但是,也没有使那些很久以来就在设法恶化国际局势的人达到愿望。“日内瓦精神”仍然是当前国际局势发展的主流。现在,我们来看看美国报刊关于这次会议结果的评论,或许不是没有益处的。
一些美国报刊承认,这次会议之所以没有取得协议,正是美国按照预订计划进行阻挠的结果。十一月十七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哈希的文章就说,“这次会议的结果,正是国务卿杜勒斯所计划的。杜勒斯所计划的就是要无论如何不使这次会议取得成就。”
为了实现这个计划,杜勒斯有一套特殊的策略。举西方国家关于解决德国问题的建议为例。按照美国“斯通周刊”的说法,这个建议是从“军事方面着眼来考虑世界问题”的,并且是被德国重新武装“所吸引住”的,目的是要把“德国兵列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队伍”,于是这家周刊不无道理地问道,“我们只要停下来问我们自己一个问题就可以看出我们的态度多么可笑,如果俄国的条件容许德国参加华沙条约来反对我们,我们会同意德国重新统一吗?”十一月十七日“纽约时报”的评论还透露,西方国家这个计划包括西德社会党在内的西方国家人士也“慨叹”是不可能谈判的,并且甚至是“伪善”的,因此,在日内瓦西方国家外交官员中早就流传着这样一个秘密:所有当地的西方国家外交官事先都知道这个建议会遭到拒绝。
对于苏联提出的符合所有欧洲国家利益而又切实可行的关于解决德国问题的建议,加以拒绝;但却提出连自己也知道不会被对方接受的建议而又要对方接受,这究竟是什么打算呢?
关于这个问题,美国报纸的评论提供了这样的答案:杜勒斯想用不使会议达成协议的办法来阻挡国际局势的进一步缓和。根据十一月二十一日“纽约邮报”艾伦的文章的说法,由于这次会议的没有结果,杜勒斯就提出了同苏联谈判“是不是可能这个严重的问题”,企图利用这次会议的没有结果制造紧张局势,把各国拉回到“冷战”中去。
因此,会议结束之后,美国一些报刊又掀起了一次埋葬“日内瓦精神”的宣传运动;这和会议前夕,它们公然对会议散播悲观空气一样,都不是偶然的。现在它们叫嚷,“日内瓦精神死了”,“冷战再起”,“实力政策将恢复到首要地位”等等。有影响的“纽约时报”在一篇社论中说,由于这次会议一事无成,“为世界许下新希望的‘日内瓦精神’已经烟消云散,而原来的日内瓦指示所体现的最近这次大国协议已经被扔到历史垃圾箱里去。”
美国某些官员也并不掩饰他们对于这次会议的没有结果的高兴,他们认为,这将可以减轻美国由于局势缓和在国内、外所遭到的困难。合众社的一个电讯说,“某些政府官员认为日内瓦外长会议的失败也许在表面上看来不好,而实际上是很好的幸事,因为它将停止自今年七月四大国首脑会议后开始出现的美国公众的精神上的‘解除武装’”,因为“日内瓦精神正在哄骗美国公众使他们产生虚假的安全感”。合众社的另一个电讯说,美国外交官希望这次会议结果“将从新使盟国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以弥补过去一年中所发生的某些转变和裂痕”。
看来,杜勒斯好像是成功了。但是,美国如此害怕就讨论的问题达成协议,如此害怕“日内瓦精神”获得进一步的发展,这一事实的本身,决不能认为是美国对自己的事业有信心的表现。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不少报刊在冷静地分析一下当前的局势以后,不能不得出这样的结论:杜勒斯并没有获得什么“胜利”。例如,“纽约邮报”记者弗雷丁说:“这次会议是我们的又一次失败,是杜勒斯的连续不断的失败纪录中的又一次挫败。”
人们看到杜勒斯虽然阻挠了会议取得协议,但是,并没有达到他企图加剧国际紧张局势的愿望。
“华盛顿明星报”评论这次会议的结果说,“十一月的经历挫折了在七月产生的希望。但是,我们不应该低估起源于人类最深切的愿望的力量,它将为东西方和解而努力,而不是反对东西方的和解”。就在这次会议期间,各国人民要求进一步缓和国际局势的呼声不但没有削弱,反而更为高涨。正因为如此,这次会议讨论的各项问题尽管没有达成协议,但会议的进程和所发表的公报证明,目前还存在有现实的道路用协商方法来解决国际间悬而未决的问题。
“纽约邮报”在一篇文章中说道,那种认为国际局势将因这次会议没有结果而加剧起来的说法,“当然是胡说,我们承认事情是复杂化了。但是要是认为我们又回到比较简单的日内瓦首脑会议前的冲突时期,那是愚蠢的想法”。“纽约先驱论坛报”也说,“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前次会议(四国政府首脑会议)的真正成就改变了”,“如果说悬而未决的问题结果证明目前还不能通过谈判获得解决,至少也没有证据表明有趋势要通过战争来解决这些问题。”
会议的结果又一次证明,杜勒斯企图强使别人接受它的“实力政策”是根本行不通的。杜勒斯所走的道路将愈走愈狭。美国政论家华伯最近就这一点作了这样的评论:“杜勒斯关于日内瓦外交部长会议的广播演说(十一月十八日的演说)证明了我们的军事遏制政策在目前已经陷入了绝境。使我们对这种政策能够获得成就抱有希望的条件不再存在了。……自从氢弹出现以来,实力失去了作为国家政策工具的作用。如果认为只有军事实力才能维持现状和使现状改变得对我们有利,那是愚蠢的。然而,我们目前在欧洲做的正是这种蠢事。”
现在,美国许多评论员还透露了不安的心情。由于杜勒斯的这种做法很难得到人们的同情,美国今后在国际事务中将愈来愈孤立。譬如在德国问题上,十一月二十一日出版的美国“新闻周刊”对西德的局势就表示了“严重担心”。它说,西德“有强烈的呼声要求对俄国采取新态度和重新审查波恩对西方的军事义务,提出这种要求的有社会民主党人和甚至联合政府内的某些成员。”它担心:西德“可能独立处理一切,直接同共产党东方进行谈判”。
上述情况,引起了美国报刊的惶惑和不安。
“纽约邮报”记者弗雷丁对于杜勒斯在日内瓦会议的做法作了一个概括的估计,他说,“我们还没有制定出任何实际的政策”来应付当前局势的需要,
“我们仍然在冷战的范围内吃力地前进,在这里改善一些或在那里摸索一下……”。因而他提出“重新估计美国外交政策的问题已经提在日程上了”。
事情是这样的清楚,杜勒斯阻挠这次会议取得协议,不能说明别的,只能说明那些反动的国际势力是害怕国际局势的进一步缓和的;但在世界和平力量强大的压力下,那种打算把局势紧张起来的企图却遭到了并且将继续遭到失败。爱好和平的人们懂得,为了克服进一步缓和国际紧张局势道路上的阻力将会作出更大的努力。


第4版()
专栏:苏联文化艺术简讯

苏联文化艺术简讯
改进莫斯科的戏剧工作
苏联共产党莫斯科市委会和苏联文化部在十一月中旬联合召开了莫斯科戏剧工作者会议。苏联文化部部长米哈伊洛夫在会上作了关于莫斯科剧院工作的情况及其改善措施的报告。
米哈伊洛夫在报告里说,党对苏维埃剧院在对人民群众进行共产主义教育中的作用,有着高度的评价。莫斯科剧院在去年的戏剧季里获得了人所共知的成就。但是,正在解决着伟大历史任务的我们的现代人,在上一个戏剧季里的剧中英雄人物中间,还没有占据显著的地位。在莫斯科剧院的剧目里,还缺少各兄弟共和国、各人民民主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进步作家的戏剧作品。
报告所提出的问题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在会上发言的人们谈到了活跃剧院的创作生活、消除个别单位的工作缺点的具体措施。
征集全苏艺展作品
为了庆祝十月革命节四十周年和进一步提高苏联的艺术创作水平,苏联将在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举办全苏艺术展览会。筹备展览会工作的委员会已在上月成立。最近又在委员会下分设了油画、版画、雕塑、戏剧装饰艺术、纪念性和装饰性实用艺术等分部。
现在展览委员会的油画部已经开始了征集作品的工作。在应征的名单中,有著名的苏联历史画画家谢洛夫,他将以十月革命的伟大事件作为自己新作的主题。画家卡芬加乌任预定把他的应征作品名为“十二月党人的起义”。克拉夫钦科和查鲁宾两人则将合作一幅名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油画,描绘斯大林接见苏联作家的情景。
阿拉木图的“诗歌日”
哈萨克共和国的首都阿拉木图最近举行了“诗歌日”。在这一天,这个城市里的将近三十位诗人来到了各个书店。他们不仅出售诗集,给读者签名,并且为顾客——读者解答各种问题,朗诵自己的作品,以及讲解自己的创作计划。在有哈萨克共和国的著名诗人塔伊尔·查洛科夫、哈米特·叶尔加列耶夫等人光临的书店里,光顾的人特别拥挤。
在这一天的最后时刻,各个书店里的书架上几乎已经不剩下什么诗集了。
在前些时候,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也举行过这样的“诗歌日”。
莎士比亚名著摄成电影
列宁格勒电影制片厂最近摄制完成了一部新的彩色影片。它是根据莎士比亚的名著“第十二夜”改编拍摄的。这部喜剧影片的编剧和导演是苏联著名的导演雅·弗里德。最近期间这部影片就要同苏联观众见面了。
阿斯特拉罕的宽银幕电影院
里海附近的城市阿斯特拉罕最近在本城最好的一所电影院——“十月电影院”里装置了放映宽银幕电影的设备。安装工作是由全苏电影—摄影科学研究院的一个工作小组负责的。部分设备由列宁格勒的“基纳普”工厂供给。放映的效果非常良好。
在阿斯特拉罕新装置的宽银幕的特点,是它的面积要比普通的宽银幕——比如莫斯科宽银幕电影院的银幕几乎大一倍。


第4版()
专栏:友好往来

铁托去埃塞俄比亚和埃及访问
新华社据南斯拉夫通讯社报道 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总统铁托,十二月一日晚间离开贝尔格莱德前往埃塞俄比亚和埃及进行正式访问。
随同铁托总统前往访问的有:南斯拉夫外交秘书长波波维奇,塞尔维亚共和国国民议会主席斯塔姆博利奇,内务秘书长斯特法诺维奇,共和国总统秘书长维尔范博士等人。


第4版()
专栏:友好往来

法国国民议会外委会主席说
法国外交应导向承认中国
新华社二日讯 据法新社巴黎消息:法国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丹尼埃·麦耶一日在外交委员会中说:“法国的外交必须导向承认北京政府建立的事实上的国家。”外交委员会的委员们一致同意他的看法。
麦耶是在委员会听取了让—雷蒙·弗吕希埃代表最近访问中国的法国议员代表团所作的关于中国的报告以后发表这个意见的。


第4版()
专栏:友好往来

吴庭艳准备举行非法选举
新华社河内一日电 西贡消息:吴庭艳集团在十一月二十一日召集了南越各省省长举行会议,在会上布置了举行单独的非法选举的准备工作。
西贡报纸消息说,吴庭艳集团可能先在各地举行“地方选举”,选出各地的“参议会”,以便在南越各地安插自己的爪牙,排斥亲法分子和反对派,使他能完全控制将来的非法选举。
另一方面,吴庭艳集团正竭力加强法西斯统治,加紧对南越人民进行镇压和恐怖活动。吴庭艳集团在十一月二十七日成立了由吴庭艳直接指挥的“保安团”,在各地还将普遍建立乡村“保安队”。吴庭艳集团已经宣布“控共运动”进入第三阶段,在这个阶段中,要在每个村庄都成立“控共”运动的恐怖组织,并且在一些乡村中强迫人民编组编村联保。
吴庭艳的官方报纸透露,在十月份中,吴庭艳的特务武装已经逮捕人民达八百人。而据“大越电台”说,吴庭艳集团在历次恐怖活动中已经把六万人民关进监狱。


第4版()
专栏:友好往来

中国妇女代表团在巴基斯坦访问
以李德全为首的中国妇女代表团,在全巴基斯坦妇女协会的领导人员马利克夫人和法里迪夫人以及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韩念龙的夫人陪同下,在十一月二十八日晚离开喀喇蚩,到巴基斯坦各地访问。代表团在十一月二十九日早晨到达东巴基斯坦首府达卡。


第4版()
专栏:友好往来

芬兰著名乐队指挥西米拉到京
应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和中国音乐家协会邀请来中国参加十二月初在上海举行的“芬兰作曲家西比柳斯作品演奏会”的芬兰著名乐队指挥西米拉,已在十一月三十日到达北京。(据新华社讯)


第4版()
专栏:

越人民军总司令部辟谣
新华社河内二日电 最近,南越电台、合众社、法新社发表捏造的消息说,在南越发生了越南人民军部队在那里登陆和进行军事活动的事情。越南人民军总司令部发言人对这些捏造的消息特地发表声明,予以驳斥。
发言人说,这类消息完全是捏造的,其目的在于欺骗舆论,掩盖美国和吴庭艳他们自己违反日内瓦协议,加强军事力量,建立军事基地,把武器和军事人员非法运进南越的阴谋。
发言人指出,美国和吴庭艳捏造这些消息的另一个目的,是制造借口,以便把南越拖到东南亚侵略集团中去。
发言人说,他们还想以这些捏造的消息为借口,来对前抗战人员进行报复,并且加紧扼杀各项民主自由,镇压南越人民为和平和统一的斗争。
发言人最后重申,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一贯的立场是尊重和彻底履行日内瓦协议,巩固和平,按照日内瓦协议的规定通过全国自由普选来实现越南的统一。


第4版()
专栏:

苏联用喷气机递送苏印间邮件
新华社新德里二日电 随同苏联领袖们进行采访的苏联记者可以在八小时之内收到从莫斯科寄到德里的邮件,包括当天的“真理报”。这种邮件正由喷气式飞机从莫斯科用一小时的时间运到塔什干,然后再从那里用七小时的时间经过苏联领袖们所走的同一路线,即经由喀布尔越过兴都库什山脉运到德里或孟买。这条新航线大大缩短了苏印两国之间的距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