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11月7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我的心又飞往莫斯科
袁雪芬
窗外虽说已经是初冬的夜晚,可是我的屋子里却充满了春天的温暖。因为一封封从莫斯科、列宁格勒、新西伯利亚……这些中国越剧团访问演出过的城市的来信,在我的手中拆开,每页信笺像春天的阳光一样,透过被撕开了的封口,友谊的温暖冲了出来,向人们倾吐着思念的激情。不论是莫斯科的尼娜和柳芭,还是列宁格勒的米海尔柯夫以及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的卡佳,他们用不同的词句说出了共同的话语:友谊。
同志们和我一样,她们也收到好些信。每当一个人收到苏联朋友的来信时,她会像收到家信似地向周围的人传播开来,让大家共同享受着那伟大友谊的温暖。每当任何一个人给苏联朋友写信的时候,她旁边会拥着许多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替我问他的好!”于是,她只得在信上这样写着:“我的同志们热切地问您的好!祝您获得更大成就!”因为问好的人很多,写了这个丢了那个反而不周到。——这就是上海越剧院在苏联作了访问演出后,中国人和苏维埃人建立起来的亲密友谊。
这几天来,我们都等待一个喜庆的节日——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三十八周年,我们的心情像是等待着自己祖国的国庆节似的欢腾。
这几天,回忆似乎在感情中起着特别强烈的作用,回忆不时把我们引进前两个月在伟大友邦所渡过的幸福而欢悦的日子中去,使人们难以克制自己的激动。
我想起:就在十月革命节的这天,横跨鄂毕河两岸的新西伯利亚大桥,要落成了。——我们在去到新西伯利亚时,那儿的工人这样告诉过我。这座桥的工程是雄伟的,它将联系着两岸的劳动人民,使新西伯利亚的工业区和对岸的农业区联结起来。这座桥是很美丽的,它是未来风景区的一个组成部分。过去帝俄时代流放政治犯的荒凉严寒的西伯利亚,斯大林和斯维尔德洛夫同志曾经在这儿流放过战斗过的西伯利亚,如今已是工厂林立、嘉禾遍处的富饶之乡了。乌拉尔重型机器厂在“为完成中国订货的超额任务而努力!”我们参观过这里的集体农庄,肥沃的土地哺育出果实累累的庄稼。我们会见了集体农庄的养猪模范、斯大林奖金获得者,她们是平凡而伟大的人,她们已经养了三十年左右的猪,为苏维埃祖国作了巨大贡献,人民给予了她们以应有的荣誉,但她们却认为能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是最大幸福。这种高度的爱国主义思想,是每个苏维埃人普遍具有的。
莫斯科举行的全苏农业展览会吸引了我们。雄伟的多拱的大门上,伫立着拖拉机手和女集体农庄庄员高擎金黄麦穗的塑像。跨入大门,宽阔的林荫大道向你舒展开来,道旁两侧的果木、花卉、喷泉在向你招手,它们充满了生命。
在展览会里,我们看到了苏维埃十六个加盟共和国的丰富物产。这些产品,都标志着在苏联共产党领导下农业集体化的胜利,反映了苏联经济和文化生活的发展道路,工人阶级对集体农民不可分离的联盟关系,国家对人民福利的关怀,以及苏联对保卫和巩固世界和平的斗争。在展览会里,人们不仅看到农业的新收获新成就,而且看到工业发展对农业生产的巨大影响;人们不仅看到农业技术上的重大改革,而且看到普通苏联农庄庄员的富裕生活和丰富的文化生活;人们不仅看到今天苏联农业的状况,而且看到苏联农业在列宁斯大林的党的领导下的成长过程;人们不仅看到苏联农业的今天,而且看到了苏联农业的明天……
当我们看到广场上最大的两座喷泉时,我们很难想像自己置身在展览会里,而像是到了神话世界一般。一座是围着一棵农作物,立着十六个加盟共和国的金色女神塑像,泉水从各处喷射出来,和变幻的彩色电灯交映着,幻化出各色水花,十六个金色女神,像在翩翩起舞;另一座是泉水从四面射出,泉水被变幻的彩色电灯映照着朝池中喷洒,池中开放着一颗用彩色玻璃砌成的宝石花。这两座喷泉,加上周围也用彩色灯光变幻着的树林花卉,构成了瑰美无比的图画,真是“人在画中”了。
当我们最近读到毛主席“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文章后,再回想在全苏农业展览会所见真有说不出的欢喜,因为祖国农业合作化的美好未来,就是全苏农业展览会所展现出来的。展览会生动明确的告诉我们:祖国工业化和农业合作化将把我国引进富强的社会主义社会。
莫斯科,是我第二次来到的伟大城市。记得一九五○年我到莫斯科时,列宁山上的莫斯科大学刚打好地基,如今它已高耸入云地巍立在列宁山上了,据说它未来将是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城区。莫斯科好些新建大厦是我前次没有见过的,如今它们已经接待了新的主人。我们虽然没到共产主义的伟大工程去看一下,但莫斯科和其它城市,随处都可以感到共产主义的脉搏在跳跃。
越剧,是第一次和陌生的苏联观众见面。越剧团演出的“西厢记”和“梁山伯与祝英台”将中国戏曲给苏联观众介绍了一个新的概念。
越剧在莫斯科首次演出后,立即受到了观众的欢迎。我深深知道,不管我们演得如何,观众席里传来的热烈掌声,不仅是对我们艺术的微薄劳动的谢意,首先是苏联人民对我们祖国、人民,和她创造的悠久文化传统,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毛主席所领导的辉煌事业,所表示的敬意。
我们演出之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洛维奇—丹钦柯音乐剧院的女导演凯玛尔斯卡娅·戈尔吉娜·麦尔泽和影片“大音乐会”的女导演,反复问我手的动作,她们拖着我,抚摩着我的手,端详着说:“我看看你的手!你的手是怎样动作的?一会儿像是在生活里似的,一会儿又舞蹈起来了。你动作得多么美,多么愉快,多么得心应手而又无拘无束!”面对着这些赞美,我很感到不安,她们在艺术上的造诣比我们高得多。如果说他们是赞美我,毋宁说是在赞美我们的先辈艺术家所创造的这种“自由”的表演传统。
苏联人民演员、著名的芭蕾舞蹈家列别辛斯卡娅,是个可爱而又热情的人,她爽朗多趣而又真诚朴实,她和我一见如故而成了知己。她谦虚地对我说:“看了你们演出的‘西厢记’,使我想起了我在舞剧‘红罂粟花’里扮演的桃花,你们的演出使我发现我对她的理解和处理有点不对头了。”她告诉我:她要重新创造这个人物。她的话使我深深感动,苏维埃艺术家对艺术劳动严谨虚心的态度,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仿效。我们在莫斯科分手,后来,我们将离开列宁格勒时,她从莫斯科又特地赶来送我们。我们像亲姊妹似的在列宁格勒告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聚?幸运的是当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周年国庆节时,她作为苏联文化代表团的一员来到了中国朋友的祖国,我们在北京机场再见时,心都要欢腾得跳了出来。我衷心期待她能和我国观众见面,让我们向她精湛卓越的表演艺术好好学习一下。
苏联人民演员、杰出的木偶艺术家奥布拉兹卓夫,他依然像一九五二年庆祝十月革命节三十五周年在北京和我们初遇时那样热情诙谐,他待中国朋友分外亲切,在莫斯科和他再聚,真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触。他知道我们想吃中国菜,于是就在家里备了皮蛋、海蜇、海参来接待他的中国同行。他爱中国艺术就如爱俄罗斯艺术一样,他家中布满了中国的雕刻、绘画、木偶、刺绣……我们在他家里清唱了一段录了音,他还播放了去年访苏时陈书舫、陈伯华同志的清唱给我们听,他非常珍爱这些清唱。他告诉我们,他正在写一本介绍中国地方戏曲的书,我们再一次地欣赏了他特为我们表演的精彩节目:醉鬼和催眠曲。这天夜晚,我们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苏联共产党和政府的领导人伏罗希洛夫等同志看了我们的演出,他们招待了我们,并赠给我们鲜花,伏罗希洛夫同志说:“你们的艺术不仅表现了人民的痛苦,像‘化蝶’一场,还表现了人民的意志和力量。”他说完就举起手里的酒杯为毛主席的健康干杯。
中国有句老话:“人逢佳节倍思亲”,在十月革命节三十八周年来到的时候,这种思念亲人的感情,我们是特别强烈的,这几天那些可爱的苏联朋友的形影不时在我跟前映现。记得一九五○年我到华沙参加世界和平大会,是在列车上渡过这一伟大节日的,郭沫若团长把我们全体同志邀在一起和列车上的苏联朋友们共庆这一节日。能在苏维埃国土上过节,使大家无比的激动,但人们还感到不满足的是不能在莫斯科去看敬爱的斯大林同志检阅盛大的阅兵式和游行,于是有人说:“早走几天不也就赶上莫斯科的节日了吗?”这几天剧院里的同志们和我又天真地在说:“迟走些时候,不也是参加了十月革命节吗?”
今年的国庆节,我在祖国的首都渡过了欢乐的一天。当我站在雄伟的天安门城楼下,看到我最敬爱的父亲和领袖毛主席在“东方红”乐声中登上天安门城楼,又看见他和党、政府的领导人一起检阅着我们英雄的子弟兵、祖国建设的保卫者人民解放军和欢悦沸腾的群众队伍;我向站在观礼台上苏联文化代表团、苏联艺术家代表团的朋友们看去,他们在谈笑,在注视着那一路一路接受检阅的队伍,不时也像我们一样回过头去瞻视一下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领导人;我也看到了来自各人民民主国家,资本主义国家的朋友,我激动得很。“和平—友谊—文化”把我们联结在一起。这时我不由地想起了红场,想到五一节或是十月革命节的欢乐景象,在天安门悠扬的军乐声中,我似乎听到克里姆林宫的钟声。当孩子们手中的汽球和白鸽飞翔在天安门上空时,我想起在苏联时所拥抱过、亲吻过的蓝眼睛、褐眼睛、黄眼睛的孩子们,他们曾经对我说过:“问中国小朋友的好!”……
在庆祝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三十八周年的前夕,我的心又像飞到了莫斯科。我们和苏联人民是共同来欢庆我们的节日的。记得中国越剧团快要回国时,我们很自然地谈起了自己的祖国,接待我们的谢妙尼盖奇同志激动而天真地说:“你们又想念祖国了!不要谈了!好的事常常飞快地过去,你们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就像过了一天一样……”他对我们说,别“你们”“我们”的称呼,他说:
“我们就是我们!我们——越剧团和接待团——是一个单位。”“我们”这两个字,确是包含了这深刻的含义。我在这里寄语给我那些苏联朋友:我和我的同志们时刻在你们的中间!伏罗希洛夫同志曾经叮嘱我们下次再到莫斯科时别忘了去看他们。我时刻都记忆着这句嘱咐的话语,我时刻都在他们身边!
共同的事业和理想把我们紧紧相联,苏联共产主义的建设事业和我国社会主义的建设事业是沸腾着的,中苏两国人民的心声是相通的!


第6版()
专栏:

苏联对我国的科学技术援助
陈冰
当全世界劳动人民欢庆人类解放的伟大节日——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三十八周年的时候,从引导我们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执行中,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祖国到处都出现一片富强繁荣幸福的景象。这些伟大的成就是和我们伟大的盟邦苏联所给予的无私的、巨大的、兄弟般的援助分不开的,苏联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援助,表现在各个方面,通过科学技术合作,苏联所给予我国的援助,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苏联即开始了对我国的科学技术援助,除帮助我国设计一百五十六项工业企业和派遣技术专家以及接受实习生之外,还通过科学技术合作对我国进行经常的广泛的科学技术援助。一九五四年十月十二日中苏两国政府签订了中苏科学技术合作协定,中苏两国科学技术合作工作便更加有计划有组织的向前发展。根据这个协定,双方将经常地有计划地交流国民经济各部门的经验,促进两国社会主义经济的共同高涨。根据协定,我国已经获得了苏联越来越多的技术援助,仅一九五四年苏联提供我国的技术资料的项目即比一九五○年增长了八倍。历年来从苏联取得的技术资料,都是我国工业建设所必需的。其中包括工业建设设计资料,如冶金、煤矿、选矿厂、电站、机车制造、车辆制造、石油厂、玻璃厂、机车和车辆修理厂以及其他的技术资料;还包括各种机器设备制造图纸,如起重机、矿山装载机、钻探装置、压延机、电铲、水轮机、金属加工车床、水泵和其他机器和电气技术设备的技术资料;还包括生产优质钢、钢材、电影设备、真空仪表、油漆、颜料、磁漆和其他各种工业产品的工艺资料;以及机关技术文献、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技术标准等。这些技术资料在技术上是最先进和精湛的,而且是我们所不会设计和缺乏经验的。如果没有苏联的援助,我们在大规模的工业建设中,会遇到更大的困难。
苏联对我国的科学技术援助,不仅限于提供大量技术资料,并且大量接待我国各种专业考察专家帮助他们学习苏联生产建设的经验,并指派最好的专家耐心的辅导他们。此外通过科学技术合作,苏联还供给了我国许多优良农作物种子及药剂样品等。
苏联提供我国大量的技术资料和接待我国大批考察专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苏联供给的资料是最先进的并且数量是巨大的。如苏联帮助设计的一百五十六项工业企业中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设备由我国自制,这些设备所需的图纸资料仍然要由苏联通过科学技术合作提供;限额以上的六百九十四项工业企业中的建厂设计及其设备制造的技术资料也需要苏联提供;其他企业的建设和原有工业的生产,无不需要苏联技术资料;总之我们在建设中所遇到的科学技术上的困难,都需要向苏联去请教。我们对苏联的要求常常是又多又急,苏联对我国这样的要求,总是尽一切努力和可能给予满足,经常组织大量的人力为我们编制复杂的技术资料,把苏联工人阶级卓越的劳动成果,无偿地交给中国人民使用。这种最高尚的国际主义的精神,是非常值得我们敬佩和衷心感谢的。
在我国钢铁、煤矿、油井、电站、机器制造、铁路交通、农业文化等各个部门,使用了和正在使用的苏联技术资料,已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大大加快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速度。根据苏联技术资料,在苏联专家具体指导下,我们进行了新建和改建的工业企业的基本建设设计,培养了设计人员,提高了设计水平。我国已能自己设计炼钢厂、机车修理厂、炼焦炉、高炉、平炉等。依据苏联工业设计技术资料进行设计,一般提高工作效率百分之二十至三十,最高达到百分之五十,节省了设计力量,弥补了我们设计力量的不足。许多工程技术人员在使用和学习苏联技术资料中,技术水平日益提高,有的由只会做施工设计,提高到能做技术设计和部分初步设计。
根据苏联技术资料,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我们设计出许多种新产品,制造出和试制成功许多种新产品,对我国冶金工业生产和发展机器制造工业上起了很大作用。如自行设计出大批的机电产品和一些机器设备;制造出和试制成功了球墨铸铁轧辊与球墨铸铁复合轧辊、矿山机械设备、各种金属机床、铁驳、电影放映机、化工产品等等。苏联供给的技术资料,解决了我们无图纸和缺乏设计力量的困难,从而使我国学会制造大型的精密的技术设备并增加了产品种类。
根据苏联的技术资料,我们解决了若干生产上的关键问题,提高了产品的数量和质量,节省了人力物力,降低了产品成本,如制成的新型水泵,比旧型水泵机械效率提高百分之十八,泵体减轻百分之八十八,零件减少百分之六十九,工时消耗降低百分之五十六,工具节省百分之五十,因而使水泵成本降低百分之五十七点五。
苏联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帮助了我们制定我国各科专业的统一教学计划和统一教学大纲。我们运用苏联教学经验,培养了和培养着大批社会主义建设的青年干部,使我国的专门教育比较迅速地得到整顿和改造,并日益适应国家对培养合格建设人才的需要。
苏联通过科学技术合作给予我国的援助是无微不至的,处处为我们着想的。当中苏科学技术合作委员会的苏联委员们,看到我国某些工业企业缺乏技术资料时,他们就亲自把它笔记下来,准备给予解决;凡是我们所需要的资料,苏联无不给以满足。苏联而且总是周到的为我们考虑,供应全套的完善技术资料。苏联对我国一些临时的紧急请求,更是迅速给以解决,如长江大桥施工中急需打桩设备制造图纸,就很快提交给我们使用,以保证建桥的进度。苏联把我们的困难当作自己的困难,把我们的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这种真挚的无比的友谊是深深令人感动的。
苏联通过科学技术合作,对我国的宝贵援助,已开始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开花结果,正在把我国从技术落后状况推进到现代化科学技术的轨道。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这种有利条件,兢兢业业地进行学习,进一步地学习苏联先进的科学技术经验,充分地正确地运用到我国的建设事业中来,努力在几个五年计划之后,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第6版()
专栏:

通向未来的道路
苏联 德·萨斯拉夫斯基
在随着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三十八周年纪念日而来的许多重大的和引人注目的事件中,我想提出两件事情来谈谈。一件是国内生活中的:在古比雪夫附近拦断了伏尔加河,这是伏尔加河上堤坝和电站的巨大建设的一个决定性阶段;另一件是国际生活中的:日内瓦外长会议和苏联在这个会议上的作用。
在巨大的河流上建设水电站,在世界历史上并不是什么新事情,但是,目前在伏尔加河上进行的这样的建设,却是新的、空前的。这不是建设一个电站,而是建设许多梯级。整个伏尔加河——几乎从河源一直到河口——都被钢筋混凝土和钢所征服了。欧洲一条最大的河流不再是自古以来就沿着自己由大自然所铺设的河床奔流、有着自己的河岸、浅滩和支流的河流了。伏尔加河正在变成人工湖的系统和轮船、汽船、驳船、木筏的航路的水库以及海的链条。首先伏尔加河正在成为一个供给工业和文化以强大能量的巨大的动力系统。苏联人遵照共产党的指示并在共产党领导下用双手创造的新伏尔加河,它本身正在产生着比从前的难以驯服的自然力更合理、更适合于人类需要的新的性格。
对比是可以说明情况的。密苏里—密士失必河在美国大约和伏尔加河在苏联占着同样的地位。这两条水路干线贯穿全国各个区域。两条河的广大流域包括各种气候地带和几乎一切区域——工业区和农业区。在河的两岸有最大的工业城市。密士失必河按它的长度和蕴藏的能量来说大于伏尔加河。美国河流上的航运业比俄国河流上的航运业开始得早些,并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美国是一个已经有两百多年的、有先进技术的资本主义国家。苏联正在庆祝自己的社会主义经济和文化的三十八周年。
但是我们看到的、全世界看到的是什么呢?
密士失必河正像过去一样仍然是一条大的运输干线。它的水只是为了运送装载货物和旅客的船只而奔流。几十亿瓩的发电能力没有利用。强大的水流只有极小部分用于灌溉。从整个外貌来看,这条美国的河流离开那个几乎是一百年以前撑着他的小船沿河行驶的划船孩子,后来做了伟大的美国总统的林肯的时代,为时并不太远。
伏尔加河不仅仍然是一条大运输干线、而且还大大地扩大了它的意义。但是它的最大作用就是作为动力的源泉。数百万“马力”由几十个强大的水轮机担负着。密苏里河和密士失必河上游的那些不大的堤坝和总共还不到五十万瓩的发电站又怎能同伏尔加河的水电站巨人相比呢?
但是推动各水电站梯级的水轮机的伏尔加河河水并不满足于这点。在下游区,河水的一部分沿着灌溉渠分散开来,并沿着干旱的、半沙漠的广大土地用细小支流的密网分配着唤醒生命的水分。智慧的生产劳动是多么无穷无尽,技术思想的气魄是多么宏伟,而能干的、有经验的专家的队伍又是多么壮大啊!
要知道伏尔加河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到处都在进行建筑。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第聂伯水电站建成的时间,已经好像是多么遥远的事了!当时全国都参加了这个建设。它成了人民注意的唯一的中心。工作非常紧张,于是资本主义世界的聪明人怀疑地摇着头:大胆的布尔什维克们能够建设成功欧洲最大的水电站吗?
现在,到十月革命三十八周年的时候,共产党人在苏联建成的已不仅是一个巨大的水电站,而是在发电能力上举世无双的一系列水电站的梯级,同时他们正在第聂伯河上建筑卡霍夫卡水电站,在伊尔库茨克附近建筑安加拉河的水电站梯级,以及别的一些最巨大的、但却好像并不被注意地建筑着的水电站。而同这些水力发动的电站并列的则是新建立着的世界上第一批原子能发电站。
恰好正是在古比雪夫附近完成截断伏尔加河工作的这些日子,在美国发生了照例的、已成为密士失必这条河的规律的大泛滥。汹涌的洪水淹没了房屋、吞没了人们、冲毁了庄稼,造成了亿万元的损失。美国人已习惯于密苏里河和密士失必河的这种逞性的狂暴。这已成为他们那里的一种“规律”。人们不能驯服大雨和融雪以后的狂暴的河流。他们束手无策。资本主义不仅没有改善情况,甚至还使情况恶化了。滥伐森林,乱垦田地,使得水土流失,浸蚀加重,于是水灾变得更加狂暴,并造成更大的灾难。
对于像美国这样一个国家说来,水灾是一种可耻的现象。
中国有时也发生惨重的水灾,但是在中国,这是使旧的调节水量的水利设施遭到破坏的二十二年国内战争的结果。美国人和英国人曾经利用中国的河流榨取到千百万美元,但是这些“文明的代表者”却不曾为了同毁灭性的水灾作有效的斗争出过一点力气。
现在,新的、社会主义的主人已经着手在黄河和长江上建设水利工程,建设有堤坝和闸门的发电站。控制水的自然力是同工业化,同农业合作化一齐进行的。在最短时期内,中国的被驯服了的河流将保证航行,灌溉广大的面积,并把它们潜藏的动力给予人民,这有谁能怀疑呢。
美国这个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主人,却不能担当起征服自然的任务,不能够也不愿意。河流上的建设是人民所必需的,但是它不能给垄断组织带来如像军火工业给予的巨额利润。准备毁灭性的战争是比驯服自然力更加有利可图的。
看一看吧,伏尔加河上的伟大建设工程,梯级建设工程,就是社会主义的辉煌的胜利。这是为人类开辟了新道路的新时代的劳动。我们没有办法谈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在这方面的竞赛,因为对资本主义说来这条路是不通的。这种世界历史规模的文明的任务,是垂死的社会经济制度所不能胜任的。
而我们苏联人在这条通向共产主义文化胜利的道路上不是孤单的。其他国家的人民同我们走在一起。回顾一下以前经历过的道路,我们在那曾经昙花一现、曾经生存和消逝、曾经以繁茂的牛蒡煊赫一时而早已被社会主义的强大犁头铲掉的东西中间,看到了某种“理论性的”问题。要知道,曾经有个时候,发生过关于能不能单独在一个国家建成社会主义的争论,并且终于证明那些顽固地企图把这种建设说成不可能实现的“理论”是荒诞无稽和不科学的。这是为什么呢?这不仅由于社会主义已经在“一个”国家,在苏联建成;还由于根本已经不是“单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正如我们的伟大导师所预见到的,随着“一个”国家,许多国家也在成功地建设着社会主义,而它们都不是“单独的”,它们都是由一致的目标、共同的道路和伟大深厚的友谊密切团结起来的各国人民的新家庭。
现在在日内瓦会议上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一个人发言反对另外三个外交部长,可是要知道实际上他并不是单人独马。如果把已步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的人民计算在内,他实际上代表着三分之一的人类。如果把那些虽没有步上社会主义道路,可是已经离开了帝国主义道路,并且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把美国、法国和英国的部长们看作是自己的利益的保护者的人们计算在内,那末他就代表着一半以上的人类了。
日内瓦会议上讨论的不只是四国的命运,而是所有国家的——大国和小国的人民的命运。站在三个外长后面的是资本主义国家,站在一个外长后面的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有几亿人,他们还没有决定要参加那一方面,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那一方面。
在日内瓦会议上站在一个外长后面的力量,是不可分割的团结一致的力量。这是一种坚如磐石的力量。站在三个外长后面的力量是不团结的。内部的矛盾使资本主义世界支离破碎,为了掩饰这点,为了向世界显示他们的有名无实的团结,三个外长在作着使人难于置信的努力。就为着这个,他们在日内瓦暗地里举行秘密会议,在黑暗的外交交易所里进行交易和转卖的勾当。
我们不想去猜测,这次会晤的结果将是什么。可是三个外长和一个外长的会晤成了历史的一种必要却是一件重要的事。“冷战”被策划它的那些人输掉了。昨天的菜是可以热一热的,可是决不能拿这种菜让开辟通向持久和平道路的人民来吃,这条道路正在变得日益广阔,同时在战争的道路上已出现了许多新障碍。
我们有满怀希望向前看的一切理由。悲观主义对于我们是陌生的。苏联人民在比迎接三十七周年的时候更好的国际环境中来迎接历史性胜利的三十八周年。这是苏联人民在取得政权的第一天就宣布了的和平政策的伟大胜利。


第6版()
专栏:

用先进方法建筑卡霍夫卡水电站
苏联第聂伯河建筑工程处处长 斯·安德里雅诺夫
苏联人民正在顺利实现着共产党所制定的全国电气化的宏伟纲领。在伏尔加河、安加拉河、第聂伯河、鄂毕河、额尔齐斯河上正在建筑着几十个巨大的水利枢纽。最近时期,卡马水电站、纳尔瓦水电站和其他水电站的已装好的机组已经一个接一个的开始发电。卡霍夫卡水利枢纽正在投入运行——水闸的通航已经开始,水电站的第一部机组已经发出工业用电。
在第聂伯河上建筑第二个动力中心——卡霍夫卡水电站,使得能够综合地解决一些国民经济的任务。卡霍夫卡水电站所发的近十四亿瓩时的电能将输入第聂伯—顿巴斯—罗斯托夫动力系统,并保证我们祖国的大量工业和农业部门获得进一步发展。从卡霍夫卡水库正在向南乌克兰各州开凿大量的灌溉渠,这些水渠将有助于提高经常遭受干旱的最富足的广阔草原地的肥沃性。这个水利枢纽也将有助于在产煤的顿巴斯和产铁矿的克里沃·罗格之间建立最短的铁路运输线,并改进第聂伯河下游的航运。
获得勋章的第聂伯河建筑工程处的全体员工从事卡霍夫卡水利枢纽的建筑已有五年多了。我们是在第聂伯河的荒凉的两岸,在第聂伯河的芦苇丛生的河滩地上开始工作的。今天在河面上已耸立起已建成的通航水闸、水电站和拦河坝的巨大永久性建筑物。新卡霍夫卡——美丽的设备良好的城市,就位于河岸上。现在这里已建立了混凝土工厂、木工工厂、机械工厂和别的辅助工厂,没有这些工厂,建设现代化的水力工程就是不可思议的。在建筑工区已铺设了两百多公里的铁路线和一百五十公里的汽车路。城市和建设工地周围的各个区中心,已改造得辨认不出来了。
在“让卡霍夫卡水电站比政府规定的期限提前一年——一九五五年发电!”的口号下,第聂伯河工程处的员工们同安加拉水电站和高尔基水电站的建筑人员们展开了竞赛。在社会主义竞赛的进程中,卡霍夫卡水电站的建筑人员们,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完成了大量的工作。在主要建筑物上已浇灌了一百二十五万公方的混凝土、安装了十二万吨以上的金属结构和钢筋、打设了三万吨的钢板桩。第一期的工程都已完成了,这表明对主要建筑物已有高度的施工准备。各个基坑已经顺利进行了放水,向水库蓄水的紧张工作已经开始。不是用计划所规定的十昼夜,而是在创纪录的短短时间——四十八小时内,完成了河床的截闭工作。拦河坝已高出河面达十公尺。
第聂伯建筑工程处的员工们完成着所有的建筑安装工作,并使这个水利枢纽的所有建筑物都比规定期限提早一年多投入生产。如果同时还估计到卡霍夫卡水利枢纽是在复杂的地质条件——细砂地基上建造的,那末就更可以十分明显地看出建筑人员们的创造性热情的力量。
这种高度的施工速度之所以成为可能,首先是由于这项工程获得了全民的支持。我国三百个城市的企业都为我们完成了订货。在数千人的这个集体中,二十二种民族的代表像在一个友爱家庭中的那样劳动着。几十个科学研究机关和设计机构同我们一道解决着复杂的水力工程问题。
建筑工地装备有强大的现代化机器设备。重工业的各企业以头等的机器和机械装备了我们。每个建筑人员的平均生产装备程度达到了近十五马力。在以“列宁”命名的第聂伯水电站的建筑工程中,挖土和运土的工作曾是由数千名土方工人来进行。而在建筑卡霍夫卡水利枢纽时,强大的吸泥机、挖土机、推土机、铲土机已经代替了土方工人的繁重劳动。十个电动吸泥机上的驾驶人员们在主要建筑物处移走了近三千万公方的泥土。在捣固混凝土、安装钢筋等费力工作上,也已用机器代替了人的劳动。
丰富的机器设备和高度的动力装备使得各种作业过程都能够实行广泛机械化,并用先进的工业方法进行施工。主要作业的机械化水平已达到非常高的程度。我们已把拌制、运输和向浇灌段内浇灌混凝土的工作,全部机械化了。金属结构的安装工作,已有百分之九十八机械化。钢筋的安装和土方工作已有百分之九十五机械化。机械的采用不仅减轻工人的劳动,而且也促进劳动生产率的不断提高。我们的三分之二的员工每天都能完成两个以上的定额这件事实,就最雄辩不过地证明了这点。我们这里已经没有哪个建筑人员会完不成每班任务的了。
在生产中广泛采用苏联水工建筑人员所积累的经验,并在施工中采用一切新的和先进的工作方法,是提高施工速度的一个重要因素。建筑工地的革新者们,依靠着强大的机器设备,以争取技术进步的不倦战士的姿态,勇敢而坚决地采用了这样一类新的方法:用高频率的震动器来打设钢板桩,安装钢筋混凝土壳板以代替木模板,以及其他等等。技术的革新对于缩短工期和降低建筑安装成本都发生了良好的影响。
卡霍夫卡水电站的建筑人员们在和莫斯科、列宁格勒、梯比里斯、基辅的科学研究机关的全体人员合作下,顺利地采用了大型浇灌段混凝土浇灌法。以前浇灌段的容积一向超不过一千公方。在溢流坝建筑工程中,共产党员绥拉菲姆·尼库林的混凝土工小组首先向浇灌段中浇灌了容积达八千公方的混凝土。在相信了这种方法的巨大效果以后,所有的混凝土工都有成效地采用了这个方法。大型混凝土浇灌法缩短了浇灌段的准备时间,提高了工程的质量,并把混凝土工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了一倍到两倍。在建造溢流坝上的通行桥,建筑所有的管道沟槽、发电厂房的屋顶和其他工程上,我们正在广泛利用着装配式钢筋混凝土。
我们的安装工人革新者们大大地节约了时间和资金。他们必须亲手来安装数万吨的金属结构和水力发电设备。通常,安装工作总是分成几个先后阶段来进行。我们的工程技术人员们决定取消这种顺序制度而实行钢筋和设备的平行安装作业制度。为此,曾细密地制定了一种综合作业指示图表,其中规定了安装工、钢筋工和一般建筑人员在每班工作时间中最大限度的工作量。在发电厂房的施工中采用这种综合作业指示图表的结果,使我们把水电站第一台机组的开动时间提早了一年多。 综合作业指示图表保证了更精确的劳动组织、安装工的高度生产效率和时间与资金的大量节省。
安装工也采用了装配和安设钢筋的新方法。以前钢筋结构是直接在浇灌段内安装,而现在是在钢筋工厂里先制成重达十吨的大型钢筋桁架和束架,然后用铁路平车或特备的汽车送往安装地点。这种方法使钢筋的安装速度加快了两倍至三倍。
水力机组的安装工仿照钢筋工的例子,采用了大件组合安装方法。他们把水轮机和发电机的各个部件先在装配场上装好,然后再用桥式起重机吊往安装地点。在我们的工程师别洛哥罗夫、马西契夫、基西列夫等同志的倡议下,哈尔科夫轮机制造厂的员工们帮助施工人员们采用了机组的大件组合快速安装法。他们把没有轮叶的已装配好的涡轮从哈尔科夫运到装配场上。在卡霍夫卡把涡轮卸下以后,装配场上就只剩下了两道工序:安装轮叶和进行水力试验。这个建议的采用使得安装每个水轮机的时间缩短至少十五天。
工地的党、工会、共青团组织和工程技术人员每天都在努力促进着有关充分利用内在潜力的创造性建议的发展。建筑人员们不倦地寻找新的劳动方法和提高工作量的新的途径。他们的创造性探索的成绩特别明显地反映在各种合理化建议中。五年来,我们的合理化建议者和发明者提出了近两千条建议。仅是采用这些建议就使工地一年有条件节约八百万以上卢布。
电焊工阿历山大·基西列夫制定并使用了焊接钢筋的新方法。通常为了焊接两根筋条需要采用垫筋。可是他建议不采用垫筋而以对接缝法焊接。这个方法保证高度的工作质量并能使每次焊接节约八—十二公斤的金属。我们的工程师和电焊工全面地研究了这位革新者的新方法。帕托恩电焊研究所的科学工作人员对电焊工基西列夫的方法已建议加以广泛采用。
钳工彼得·吉略克、推土机手伊凡·马斯契罗夫、电机安装女工塔玛拉·日达、挖泥机手米哈依尔·塞罗耶金和许多别的人都提出很多宝贵的建议。已经大规模展开的研究工作对于推动建筑人员的创造性思想起着重大的作用。在建筑工地上已建立了两座实验性的露天预制厂,研究着浇灌混凝土的方法、土壤的动力性能等等。工地的科学技术委员会指导着员工们以富于创造性的思想来解决一些新的重要问题。这个委员会每月都和先进生产者一道共同讨论那些关系着工作速度和质量的迫切性技术问题。
我们已为创造性地提高和丰富建筑人员的知识建立了一切条件。市内水力工程学院分校和水力工程科中等技术学校以及中等夜校已开设了各种课程。近几年来在联合学校中上课的达八千六百人。他们中许多人已获得了两、三种专门知识,现在正在坚持不断地提高着自己的技能。
设计机构和科学研究机关的人员们同建筑人员密切合作,正在为争取使卡霍夫卡水电站提前发电而不倦地工作着。在研究卡霍夫卡水利枢纽的原始资料和技术文件中,他们发现将第六部机组投入运转可以把水力发电站以前的设计容量增大五分之一。在布置水电站厂房以及选择机电部分的总结线圈和设备方面,他们也提出了很多宝贵建议。
人民民主各国来的专家们和其他外国的贵宾们经常访问卡霍夫卡水利枢纽建筑工地。最近,印度、瑞典、英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专家们曾来我们这里参观。我们把来访问的代表团所感到兴趣的一切都指给他们看,并尽力把我们的水工建筑经验告诉他们。
当伟大的中国人民的代表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建筑人员感到了特别的愉快。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其他城市高等学校进修的中国大学生,每年都有人到卡霍夫卡实习。今年夏天,我们这里来了很多中国大学生。他们在溢流坝和水电站厂房的建筑物以及其他工段上工作。他们随处都表现了对知识、对掌握我们工程师、技师、工长、建筑工作人员的劳动方式和方法的高度渴望。
卡霍夫卡水电站已开始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需要发出动能。但是在我们面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必须再安装五部机组并使它们发送电力,必须向卡霍夫卡海蓄水使它的水面达到设计的高度,必须在所有建筑物上完成修饰和建筑艺术工作以及其他等等。第聂伯河建筑工程处的员工们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正日益广泛地展开竞赛,争取在一九五六年上半年全部完成这个水利枢纽的建筑,并保证其优良的质量交给政府的验收委员会。在社会主义祖国——全世界和平和安全的堡垒——的新建筑工地上,我们将利用并增大我们这个获得勋章的集体在建筑第聂伯河两个水电站中积累起来的经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