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11月7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纪念国际民主妇女和青年组织成立十周年
国际妇联、世界青联分别发表文告
新华社六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五日讯: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执行委员会十一月二日到四日在莫斯科举行了会议。会议听取和讨论了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主席戈登夫人关于国际民主妇联成立十年来的活动和今后民主妇女运动发展前景的报告。
戈登夫人指出,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成立十年来,国际妇女运动的规模日益扩大,力量日益雄厚。它成立的时候团结有四十个国家的八千多万妇女,今天它代表二亿多妇女,它的影响扩展到八十个国家。所有这一切使联合会和它的各国会员组织担负一个巨大的责任,向它们提出了新的任务:吸引更多的妇女参加维护和平、保卫儿童、争取缓和国际局势、争取妇女权利的斗争。
会议通过了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成立十周年告全世界妇女书、致日内瓦四国外交部长会议的信和确定联合会今后工作前景的决议。
决议建议各国妇女组织为联合会十周年展开群众性的活动,广泛宣传它的宗旨和任务以及过去十年来民主妇女运动的成就。决议还表示支持世界工会联合会倡议在一九五六年举行的国际女工会议,并且号召各国妇女组织积极参加筹备这个会议。决议决定在一九五六年初举行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理事会会议。
执行委员会在告全世界妇女书中号召各国妇女们更加扩大和加强团结,以保卫和平、保障妇女的权利和儿童的幸福。告全世界妇女书号召各国妇女抛弃一切造成分裂的东西,巩固全世界妇女的友谊,团结一致,为争取裁减军备、禁止原子武器、用和平谈判的方式来解决威胁和平的一切问题而共同斗争。
新华社讯据塔斯社布达佩斯讯: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十日,世界民主青年联盟将庆祝它成立十周年纪念。为了庆祝这个日子,世界民主青年联盟书记处发表了一个告全世界青年书。
告青年书说:在反对战争和法西斯主义的斗争中诞生的、在青年们的支持下壮大起来的这个世界联盟现在联合着九十七个国家的三百个青年组织,拥有会员八千五百万人。世界民主青年联盟已经成为空前壮大的世界青年组织。
告青年书指出,世界民主青年联盟成立以来的十年,是为维护和平、反对新战争威胁、争取青年幸福的未来、争取青年一代的团结和友谊而坚决斗争的十年。
在这十年中,曾举行了五次盛大的联欢节以及几百次规模空前的文化和体育活动。
告青年书说,我们衷心欢迎国际紧张局势的缓和,特别是为和平事业开辟了伟大前途的四大国政府首脑日内瓦会议之后的国际紧张局势的缓和。
各国男女青年们!我们号召你们通过组织代表团的相互访问,举办讲座,举行文化和体育的联欢节以及采取其他许多措施,来促进巩固和平和缓和国际紧张局势。
我们号召你们为争取禁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争取和平利用原子能,争取裁减军备,争取各国人民的集体安全,争取就一切国际问题举行谈判而加紧进行斗争。必须争取使“日内瓦精神”在各国取得胜利。
在十一月十日——国际青年节,我们重申我们的誓言:我们青年的全部力量和我们青年的满腔热情,都要献给增进国际青年团结的事业,献给改善青年生活条件的事业,献给加强友谊和团结的事业。


第4版()
专栏:

印共总书记高士撰文谈印苏中友好的意义
新华社新德里六日电 印度共产党总书记阿约艾·高士在最近一期的“新世纪”周报发表的文章中,欢呼印度同苏联和中国(它们的人口共占世界人口的一半以上)之间已经增长的友好关系。文章说,印度共产党“将为它们之间的更密切的合作而努力,这种合作可以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最有力的因素,同时也能帮助印度加强它自己的独立和经济地位”。
文章指出,印度同中国之间的友谊和合作已经在团结亚洲国家来反对帝国主义的战争计划和支持民族自由方面起了巨大的作用。
文章说,印度共产党“主张缔结一个坚固的亚洲安全公约,这个公约将保障亚洲的独立和亚洲的和平”。


第4版()
专栏:

日本社会党要求日本政府直接和中国谈判
日本社会党主席主张日本摆脱外国的控制恢复自主
新华社五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社会党主席铃木茂三郎、总书记浅沼稻次郎和党的其他领导干部,十一月五日在大阪举行了紧急会议,决定要求日本政府同中国直接谈判两国邦交正常化的问题,并且要求缔结日中贸易协定。同时,要展开群众运动,以扩大日中贸易的规模。
社会党的领袖们还决定要在国会临时会议上彻底追究日本政府追随美国的政策和镇压人民的政策。他们并且决定反对日本政府为了扩大美军基地在砂川町强行测量土地,坚决支持砂川町居民的斗争。
铃木茂三郎等一行是在十一月四日从东京到达大阪,开始他们的全国旅行演说的。铃木茂三郎在从东京到大阪的火车上向新闻记者发表谈话时,还要求日本政府接受和中国举行大使级或者更高级的会谈来讨论恢复正常关系的问题的建议。他指出,及早和中国恢复正常关系是社会党的基本外交政策之一。铃木又说,日苏谈判应当早日得到解决,以便调整两国邦交。
铃木又说,为了阻止日本保守党派通过合并私自授受政权,社会党将向国会临时会议提出要求解散国会的决议案。铃木在到达大阪后又说,社会党也要考虑首先对外务相重光葵和“防卫厅”长官砂田重政两人提出不信任案。
据共同社报道,社会党领袖在这次全国旅行演说中的方针是:向日本国民控诉:“鸠山内阁正想实行反动性质的保守党派合并,以便愈来愈露骨地推行重整军备政策,使我国(日本)和外国的垄断资本从事武器生产,帮助它们追求垄断利润”。
新华社六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社会党主席铃木茂三郎五日在大阪举行的演说会上说,日本社会党的愿望首先是摆脱外国的控制,获得独立,恢复日本的自主性。
这次有四千名听众参加的演说会是日本左右两派社会党合并后所举行的第一次大演说会,也是日本社会党领袖开始全国旅行演说的第一次演说。
铃木茂三郎指出,目前,日本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受到外国的控制,甚至发生祖辈传来的土地都被征用的事件。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剧。铃木表示反对日本在外交上看美国的脸色行事,并且表示主张实行和平外交以及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邦交。
日本社会党总书记浅沼稻次郎表示反对美军驻在日本。他说,如果美国军队继续留在日本的话,日本将变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附属国”。
在演说会上讲话的还有日本社会党的其他领导者。


第4版()
专栏:

日本拥护宪法国民联合会在东京举行大会
通过给中国的信表示日本人民愿意早日实现日中友好
新华社六日讯 东京消息:由一百多个群众团体组成的日本拥护宪法国民联合会,五日下午在东京举行了拥护宪法国民大会。
参加大会的有工会、妇女等群众团体的代表共约一万人,其中包括社会党国会议员、前首相片山哲,社会党国会议员、前外务相有田八郎,社会党国会议员、前司法相风见章,日本亚洲团结委员会理事长长野国助等。正在为反对扩大美军立川基地而英勇斗争的东京砂川町居民也派代表来参加大会。
大会通过了拥护宪法、反对军事基地、维护工人的生活和权利、维护民主教育、反对向海外派兵和征兵、促进恢复日中和日苏邦交等项决议。
大会接着通过了给中国的一封信,并且委托即将访问中国的日本拥护宪法国民联合会代表团团长片山哲把这封信带到中国。这封信说,中国和日本原来有着兄弟般的关系,并且是友好往来的邻邦。今天真正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都是愿意早日实现日中友好的。信中指出,日本同中国恢复邦交,互相交流文化,一起走和平的道路,将会对亚洲与世界的和平起巨大的作用。
大会最后还通过了宣言,表示要团结日本所有阶层的力量,拥护宪法,为争取世界和平和日本的独立,为维护人民的生活和权利而努力。
大会结束后,全体到会者举行了示威游行。日本拥护宪法国民联合会主席片山哲等人访问了内阁官房长官根本龙太郎,把大会决议交给日本政府。


第4版()
专栏:

莫洛托夫回到莫斯科
新华社六日讯 塔斯社莫斯科五日讯:由于四国外长会议休会三天,苏联代表团团长、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兼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五日从日内瓦回到莫斯科。


第4版()
专栏:

尼泊尔国王到达印度进行友好访问
新华社新德里六日电 尼泊尔国王马亨德拉·比尔·比克拉姆·沙阿·德瓦和王后在六日下午乘飞机到达新德里。
到巴兰机场欢迎的有印度总统普拉沙德和总理尼赫鲁等人。
尼泊尔国王将在印度作为期一个月的友好访问。


第4版()
专栏:

埃及驻美大使抗议美国国务院的无理态度
新华社六日讯 华盛顿消息:埃及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五日说,埃及驻美国大使侯赛尼五日在会见美国负责近东、南亚和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乔治·艾伦时提出了强硬的抗议。侯赛尼向艾伦说,他对美国国务院召见他的方式感到非常不满意。
发言人说,美国国务院在未通知侯赛尼之前在四日晚间就把关于邀请他的事告诉了新闻记者。侯赛尼说,这是召见一个大使来进行商谈的最不合外交礼节的方式。
艾伦曾把一份美国国务院关于以色列—埃及敌对行动的声明交给侯赛尼。美国在这个声明中指责埃及和以色列双方都破坏了停战协定。侯赛尼对于美国的这种态度也提出了抗议。


第4版()
专栏:

要求日本把玄奘法师遗骨归还中国
石鸣珂
唐三藏玄奘法师,诞生于公元五九六年(隋文帝开皇十六年),逝世于公元六六四年(唐高宗麟德元年)。三藏不仅在佛教方面译著宏富,而且对古代中印文化的沟通,亦卓有贡献。其所著“大唐西域记”,至今仍为研究古代西域、印度文化史的珍贵文献。中国人民(包括中国佛教徒)对于这位文化巨匠,是一直怀着崇敬心情的。
三藏逝世后,遗体初安葬于陕西长安滻水的东面;六六七年又迁葬于樊州的北面,建塔造寺(即现在陕西长安的兴教寺),供奉遗骨。到了北宋初年,玄奘法师的顶骨为僧人可政赍至南京,建塔供奉。据元代的“至正金陵志”中载:
“塔在寺(按即天禧寺)之东,即葬唐三藏大遍觉玄奘法师顶骨之所。金陵僧可政,于宋端拱元年(即公元九八八年),得之于长安终南山紫阁寺。”
记载更早的有南宋“景定建康志”:
“端拱元年,僧可政往终南山,得唐三藏大遍觉玄奘法师顶骨,为建塔归瘗于寺。”
抗日战争前,国内曾有些学者在南京调查埋葬玄奘法师顶骨的所在地,终以未能和佛教界取得联系,致未发现。实际上,现在南京中华门外的三藏殿右侧的隆起处,即玄奘法师的顶骨塔(白塔)塔基。
玄奘法师的顶骨塔所在地,原是晋、梁、隋、唐著名的长干寺,宋改称天禧寺,元改称慈恩旌忠寺,明又改称报恩寺。历代的建筑都极宏伟,而明朝的规模尤大。当时号称为“天下第一塔”的琉璃塔为寺的中心。这个皇家大寺到明朝末年渐趋衰落,清代虽经过一度重修,也仅只是近绕琉璃塔的一部分。后来,琉璃塔倒毁,玄奘法师的顶骨塔也圮坏;三藏殿,当是后来僧人为瞻仰玄奘法师而修建的纪念物。
一九四三年初,盘踞在南京的侵华日军,为了修建房屋,竟平毁塔基,掘出了埋葬玄奘法师顶骨的大石函。石函中除一银质小盒安置顶骨外,还附有金质的小佛像和铜质的香炉、烛台以及宋瓷瓶、唐、宋、元、明的古钱、金银玉器、宝石、珊瑚等珍物。石函的两面,并刻有宋、明两代的文字说明。
宋的刻文是:
“大唐三藏大遍觉法师玄奘顶骨,早因黄巢发掘,今长干(寺)演化大师可政于长安传得,于此葬之。天圣丁卯年(一○二七年)二月五日,同缘弟子唐文遇、弟文德、文庆、弟子丁洪审、弟子刘文进、弟子张霭。”
明的刻文是:
“玄奘法师顶骨塔,初在天禧寺之东冈;大明洪武十九年(一三八六年),受菩萨戒弟子黄福灯、××××(原字模糊)普宝,迁于寺之南冈三塔之上,是岁丙寅冬十月,传教比丘守仁谨志。”
以上说明玄奘法师的顶骨建塔在南京,是志书所载,也是佛教徒所共知的事。日本军国主义者把玄奘法师的顶骨从地下掘出后,即打碎为数份,其中一份被劫至日本。现在日本政府外务相重光葵就是当年主持这件事的。留在国内的,解放后经中国佛教协会的全力调查,得知留在我国的玄奘法师的顶骨还有五份:一份供在南京玄湖山的塔中;一份供在广州六榕寺;一份供在天津佛教协会;一份供在成都近慈寺;一份供在北京中国佛教协会——这一份,原建塔供奉于北海公园(地址在现在的北海公园运动场内)。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反动派把塔拆毁,玄奘法师的顶骨弃置在塔基之下,无人过问。直到解放后,始由中国佛教协会从原塔基下取出,供奉在广济寺的“舍利阁”内。
解放以来,我国佛教界在我国政府协助下,曾作过各种努力从事搜集、保全我国佛教先哲遗骨的工作。我们准备在一九五六年纪念我佛释迦牟尼湼槃二千五百周年的同时,对玄奘法师也举行庄严的纪念。我们希望,日本佛教界的朋友们将能够同我们合作,设法把存在日本的那部分玄奘法师的遗骨送还我们。但最近听说,竟有人企图将玄奘法师遗骨存在日本的一部分运至台湾。我们中国佛教徒对此提出严重的抗议。同时,我们相信,这种损害中日两国人民友好关系的举动,亦必为日本佛教徒所反对!我们希望日本佛教界的朋友们能起而制止这一行动!(新华社)


第4版()
专栏:

我国贸易访问团应邀到黎巴嫩访问
新华社三日讯 贝鲁特消息:应黎巴嫩共和国政府的邀请访问黎巴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贸易访问团,在中国对外贸易部副部长江明率领下,在十一月二日到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江明在到达贝鲁特的时候向记者发表了书面谈话。他说,中国贸易访问团将同黎巴嫩政府代表和工商界代表们就发展中国同黎巴嫩的贸易关系和友好关系问题广泛交换意见。他表示深信,如果双方怀着真诚的愿望并且作出适当的努力的话,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和友好关系是能够得到发展的。
新华社四日讯贝鲁特消息:黎巴嫩总理拉希德·卡拉米三日上午接见了中国贸易访问团团长、对外贸易部副部长江明。
在接见时,卡拉米表示相信,由于中国和黎巴嫩双方都具有共同的愿望和充满信心,中国和黎巴嫩之间的贸易关系和友好联系一定会发展起来。
随后,江明拜会了黎巴嫩外交部长萨利姆·拉霍德和国民经济部长纳齐赫·比兹里。


第4版()
专栏:

法国议员代表团团长离京前发表声明
新华社五日讯 法国议员代表团团长丹尼埃·麦耶五日上午在北京机场发表书面声明,全文如下:
由莫里斯·富尔,让—雷蒙·弗吕希埃,雷纳·库恩和我自己组成的法国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代表团,应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的邀请前来中国。我们在中国逗留了两个星期。我们参观了各种企业,如矿山、纺织厂、重工业、轻工业、农业合作社等,因此我们能体会到中国工人(和农民)的成就。我们曾和中国政府领导人进行了多次会谈,我们会晤了周恩来总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刘少奇先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市长彭真先生。我们还会晤了负责实施经济措施的高级官员。因此我们了解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许多方面所面临的问题,特别是关于工业化,农业合作化,人民文化以及少数民族的问题。
关于中法关系的前景,人们可以理解,我们将就我们的观感首先向法国国民议会和法国政府提出报告。
今天在我们离开北京之前,我们要衷心感谢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对我们的邀请以及它给予我们的热诚款待。我们也要感谢在我们逗留期间这样殷勤招待我们并且竭力帮助我们了解情况的所有的人们。
由于没有预料到的等着我们照料的事情,我们不得不缩短我们的访问,我们感到非常遗憾。
尽管这样,我们这次访问将有助于增进我们两国之间的了解。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五日,北京


第4版()
专栏:

老挝双方联合军事委员会会议
因老挝王国方面阻挠而停止工作
据新华社河内电 老挝消息:根据老挝王国政府代表团和寮国战斗部队代表团在仰光签订的协议的规定,老挝王国政府和寮国战斗部队双方代表组成的老挝联合军事委员会,十月二十九日上午在万象正式举行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双方代表互相作了介绍,并且接受了前军事会议移交的谈判记录。
据西贡法亚电台四日广播,老挝王国政府以寮国战斗部队“进攻”桑怒省的那经为借口,已经片面宣布“暂时停止”举行老挝双方的联合军事委员会会议。根据仰光协议刚刚开始的联合军事委员会的工作又陷于停顿。
从老挝来的消息说:那经本来就是寮国战斗部队集结的地方。老挝双方在仰光达成的停止敌对行动协议生效后,老挝王国军队仍然不断向寮国战斗部队的那经和其他一些集结地点进攻。寮国战斗部队政治代表团为此曾经写信给老挝国际委员会,要求它促使王国政府严格执行停止敌对行动协议。


第4版()
专栏:

约旦人民反对土总统到约旦活动
新华社五日讯 据塔斯社贝鲁特四日讯:土耳其总统拜亚尔在十一月三日到达约旦。贝鲁特人士认为拜亚尔访问约旦是土耳其当局想把约旦拖入土耳其—伊拉克军事集团的一种企图。
据“旗帜报”报道,安曼市已经采取了森严的警戒措施,以防拜亚尔停留在约旦期间有反对土耳其的示威事件发生。如果警察局所采取的措施还不够的话,当局甚至还打算宣布全国戒严。
报纸强调指出,大多数约旦人民反对土耳其总统的访问。


第4版()
专栏:友好往来

友好往来
越南射击观察代表团到达北京
应邀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一九五五年国际友谊射击竞赛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射击观察代表团一行三人由团长吴轮率领,在五日晨乘火车到达北京。
波兰钢琴家霍尔诺夫斯卡到京
根据中波文化合作协定一九五五年执行计划来中国访问和讲学的波兰女钢琴家娜·霍尔诺夫斯卡在四日到达北京。
蒙古、越南和南非青年代表返国
应邀来中国参加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的蒙古青年代表团和越南青年代表团分别在五日上午和下午离开北京返国。
应邀来中国访问的南非青年代表一人也在五日上午离京返国。
(据新华社讯)


第4版()
专栏:

发展国际贸易必须取消“禁运”
钦本立
各国人民迫切地要求取消在东西方贸易上的人为障碍,具体地说,就是要求美国放弃它的臭名昭著的“禁运”政策。人们期待着四国外长会议能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取得积极结果,以便为恢复和发展正常的国际贸易、为扩大东西方的接触创造必要的条件。
美国的贸易“禁运”政策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不久就开始实行的,并且是针对着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一九四八年,美国加强了对东欧各人民民主国家出口所谓带有“军用性质”的商品的管制,以及对运往苏联和东欧各人民民主国家出口货物的出口申请书的审查。美国为此特地规定了一套特殊的办法,这种办法简直等于出口禁运。
一九四九年,美国国会通过“出口管制法”,并成立了“巴黎统筹委员会”,限制对苏联和东欧各人民民主国家的贸易。一九五○年,美国商务部宣布“战略物资”输往美洲以外,须领取特种许可证。朝鲜战争爆发以后,美国宣布对我国也同样适用这个办法,跟着取消了所有已经核准输往我国货物的特种许可证。并且,禁止用普通许可证输出“战略物资”到香港和澳门,这实际上就开始了对我国的“禁运”。
为了进一步直接破坏对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贸易,一九五一年美国政府片面地废除了一九三七年八月四日生效的苏美贸易协定,宣布取消和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所订的贸易条约和协定。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在一九五一年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诬蔑我国为“侵略者”的非法决议以后,又挟持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对中朝两国实行“禁运”的非法决议。美国还不顾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切身利益,利用美“援”迫使它们采取同样的行动。在联合国大会通过非法“禁运”决议才三天,美国国会就通过了“肯姆修正法案”,即“援外拨款修正案”,依照这个法案,美国对那些把“战略物资”出售给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西欧各国,将采取财政上和经济上的制裁,停止给予“援助”。
美国对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贸易“禁运”措施步步加紧,“禁运”的项目也日益广泛。一九五一年,美国公布了大约包括一千七百种商品的目录,禁止这些商品向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输出。包括在这个目录中的商品非常广泛,实际上就是等于禁止西欧各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之间的贸易。
一九五一年底美国国会通过的“巴特尔法”,更把“战略物资”分为直接“战略物资”和间接“战略物资”,违反直接“战略物资”禁运的,立即停止对这个国家的“援助”,违反间接“战略物资”禁运的,总统有权根据实际情况考虑和决定是否应予停止“援助”。这不但进一步用威胁和施加压力的手段加强了“禁运”措施,并且也扩大了“禁运”商品的范围,于是,像石油、运输装备,甚至连一些日用品也属于“禁运”之列了。
美国这种贸易“禁运”政策在东西方国家之间正常贸易的道路上制造了人为的障碍,破坏了各国之间的自然的、历史上形成了的经济联系,妨碍了东西方贸易应有的发展,并加剧了国际紧张局势。根据资本主义国家报刊材料,美国和现在社会主义阵营各国的贸易额,一九五一年比一九三七年缩减了十分之九,英国减低了六分之五,而法国减少了四分之三还多。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这些国家的贸易额,以一九五二年价格计算,已由一九三八年的十一亿九千四百万美元减少到一九五二年的一亿一千九百万美元,而日本由十亿一千四百万美元减少到一九五二年的二千七百万美元。
最近的一些材料也足以证明正是这种贸易“禁运”把东西方之间贸易发展的可能性缩小到怎样的程度。根据“纽约时报”的材料,美国一九五五年第一季发出的准许商品输往苏联和东欧人民民主国家的许可证计值四百九十八万六千美元,而拒绝发给的许可证计值二千五百九十二万五千美元。列入战略物资的并不准输出的商品中,竟有棉籽油、药剂制品等等。
然而,贸易“禁运”并不像它的组织者所指望那样。它们原想用贸易“禁运”来阻挠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经济恢复和发展,但是这种打算落空了。
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经济正在稳步上升,新的社会主义阵营市场的总容量也逐年扩大。根据联合国最近的报告中一些资料,特别是欧洲经济委员会发表的“一九五四年欧洲经济概况”,以及“一九五三—一九五四年世界经济报告”和“亚洲与远东一九五四年经济概况”等报告所提供的资料就可看到这一点,虽然这些资料还不是很完全的。社会主义国家对外贸易额一九五四年达二○○亿美元。输出约占贸易总值的半数。在社会主义世界市场中的输出增长速度,一九四八年至一九五三年增加百分之三○○,平均每年增长三分之一。很有意思的是在同一时期,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只增加百分之三○,每年增长率略多于百分之五。就是说,社会主义世界市场对外贸易的增长速度为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六倍。
现在已经显而易见,美国对社会主义阵营国家所实行的贸易“禁运”没有达到目的,而遭到破产。负责执行“巴特尔法”的美国援外事务管理署副署长德朗尼一九五四年在美国众议院作证时也不能不承认,几年来的“封锁”“禁运”,“并不能严重地损害”社会主义阵营各国的经济。
和贸易“禁运”组织者的愿望适得其反,贸易“禁运”使他们自绝于社会主义阵营市场,破坏了他们国家的传统的经济联系,从而使得第二次大战后已经缩小了的资本主义世界市场更为缩小,使自己遭到更多的和严重的经济困难。
第二次大战前夕,美、英、法三国和现在在社会主义阵营内各国的对外贸易额,占了这三个国家总贸易额的百分之十,而在德国、日本和意大利占到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如就个别商品像各种类型的机械等来说,社会主义阵营市场的意义更大。另外,西欧各国从现在东欧各人民民主国家进口的木料、小麦、糖等都占到很大的比重。同样,在战前日本全部进口的煤的百分之六十到六十五,铁矿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盐的百分之六十,大豆和豆饼的百分之十都是从中国进口取得的。现在,由于贸易“禁运”的缘故,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不但丧失了广大的销售市场,也丧失了取得原料和农产品的重要来源。
贸易“禁运”的结果就使得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工业的许多出口部门急剧缩减,失业人数增长,劳动人民生活水平进一步降低。使得本来就在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剧烈竞争着的商品销售问题特别尖锐化。加上美国“只卖不买”的片面贸易政策,使得资本主义各国出口方面遭到了更大的困难,引起了这些国家美元赤字的增长,加强了它们对美国垄断集团的依赖性。美国垄断集团也利用这些国家的困难转嫁本身的经济危机,并加强它对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垄断,从而使这些国家遭受了更大的损害。
因此,不只是像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以及日本这样一些工业生产发达的国家受到“禁运”的损害;像印度尼西亚、锡兰、马来亚、泰国、菲律宾这些依靠原料输出的国家,也遭到打击。由于英国追随“禁运”政策的结果,近几年来就使英国商人和制造商失去了数亿美元定货的机会;而中英贸易额过去曾年达两亿美元。由于美日片面贸易关系,从一九四六到一九五三年的八年间,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逆差是三十四亿美元。由于“禁运”便利了美国的操纵压价,到一九五四年,印度尼西亚仅橡胶、锡和糖等主要输出方面就损失了十亿美元,每年损失三亿美元;而这个数目约等于印度尼西亚一年由出口所得的进款的三分之一。
所有这些事实说明,美国的贸易“禁运”政策只有使得资本主义市场更加混乱。资本主义国家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觉察到美国这种政策所带给别国民族利益的那种巨大危害。因此,许多国家的政府和企业界人士对于这个政策都表示了愈来愈强烈的不满情绪,有些国家甚至冲破了约束,直接和社会主义阵营各国发生和建立了贸易关系。英国前工党政府贸易大臣哈罗德·威尔逊就曾发出过这样的呼吁:“东西方贸易对于我们的自立计划是有价值的,对于我们充分就业的希望是重要的。决不能为了政治上的歇斯底里而歧视这种贸易。对东西方贸易的许多限制即使是在朝鲜战争的情况下也是不合理的。现在,这种限制已经没有意义而应该加以消除了”。
就在美国一些头脑比较清醒的政界和工商界人物中,也认为贸易“禁运”是毫无道理的。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参议员乔治最近就说:“只要我们具有认为一切贸易都必须禁止的稀奇古怪的理论,我们就是在阻碍其他国家人民之间的正常关系”。
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各人民民主国家一贯主张在平等和互利的基础上扩大同各个国家的贸易,主张彻底消除国际贸易中的一切人为障碍。作为美国进行“冷战”的重要部分的贸易“禁运”政策到了必须废弃的时候了。这是进一步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重要步骤,也是发展国际贸易所必需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