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建社同生产必须密切结合
吴村乡农民边办社边生产编辑同志:
我们浙江江山县吴村乡,自从九月下旬开始传达毛主席“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指示以来,已经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受到了一次深刻的合作化的教育。广大贫农和新老中农中的下中农,欢欣鼓舞,积极要求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如三村下坞沈启明等十多户农民竟挑了麦种到四村建设社去,要求社长刘华炳吸收他们入社一起冬种。据不完全统计,全乡已经有一百四十六户贫农积极要求入社;十四个老社正在准备扩大,有三个新社正在搭架子。
我们接受了去年光抓办社、丢掉了生产的教训,这次在宣传合作化的同时,就提出了“边办社,边生产”和“搞好生产迎接办社”的口号,以农业社为核心,推动互助组和个体农民做好秋收冬种工作。九月下旬,全乡有一千二百多人、一百二十部水车车水抗旱,保证二千八百多亩晚秋作物的产量绝大部分都赶上或超过了去年的水平。有三百多人在从事积土肥的工作,共挖了塘泥九万多担,削草皮灰八千多担;像二村宅前社已经积了草皮灰一千二百担,大大超过了往年的水平。农民们在挖塘泥的时候,还修补了塘堰,使每个塘都比过去多装了水。因为塘泥挖得多,全乡已有三百多亩种大麦和小麦的闲田盖上了塘泥。挖白田冬种的工作也做得很好,从十月二十三日以来,四村建设社每天有三十三个社员挖白田冬种,在八天中抢种了三十五亩大麦、小麦和二亩蚕豆。全乡到十月三十日止,连套种的荞麦在内,已种下了八百七十三亩多冬、春作物。
浙江江山吴村乡人民委员会 张增宝 迅舟


第6版()
专栏:

  宋庄村只管建社放松秋耕编辑同志:
山西屯留县藕泽乡宋庄村的秋耕工作搞得很不好。全村二千一百九十三亩秋地,还只耕了二百来亩。村里的党支书高金堂和社主任张玉成对于全村的秋耕情况都不了解,还满不在意地说“秋耕不成问题”。农业生产合作社的领导人员放下秋耕工作不管,却去专门搞副业。不少新报名入社的农民认为耕地已经是社里的事了,有的就只顾拾掇家里的琐碎杂事,有的搞副业。
为什么这个村的秋耕工作会陷于自流状态呢?原来是村干部们错误地把办社和生产两件工作对立起来了。他们认为:建社很忙,那顾得上秋耕地。有些人还似乎很有理由地说:“如果不是忙建社,秋耕是不成问题的,三、五天就能普耕一遍。”
这种只管建社、丢掉生产的做法,将使生产受到严重损失,而农业生产合作社也一定是办不好的。中共屯留县委应该教育宋庄村的干部懂得办社同生产必须结合起来的道理,认识做好秋耕工作对保证明年农业增产和农业社巩固的重大意义,纠正忽视秋耕的错误思想和单打一的做法。宋庄村的村干部们应该立即组织群众开展突击秋耕运动,保证将所有的秋地都耕一遍。
鸿飞 来顺 发成


第6版()
专栏:

  积极支援农业合作化运动
  努力增产双轮双铧犁编辑同志:
我们开封机械厂全体职工学习了毛泽东同志“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和党中央六中全会的决议以后,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我们决心生产更多、更好、更便宜的双轮双铧犁,来支援伟大的农业合作化运动!
这些日子里,我们厂的职工发挥了高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从各方面提出合理化建议和推广先进经验,生产上出现了一片新的气象。工人张长又改进了铆合工具,使工作效率从每天铆二百个调节把提高到铆三百零一个。装配车间技工杨明改进了校正犁梁的上螺丝工具,提高工作效率一倍多。装配车间原来每天装配二百二十部产品,经过改进工具和调整劳动组织以后,提高到每天装二百七十部。锻工车间第三工段改进了活动烘炉,也大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由于全体职工的积极努力,我厂保证要提前四十天完成今年的生产计划,并且继续增产一万部双轮双铧犁。此外,我们还要为明年的生产做好准备工作。
随着农业合作化运动高潮的到来,明年我厂的生产任务也更加艰巨了。双轮双铧犁的产量要比今年增加两倍,成本要降低百分之四十。为了争取完成这一个光荣的任务,就需要我们作很大的努力。目前,我们厂的薄弱环节是材料不齐,工具的损耗率大,生产管理不善,生产组织不合理等等。这些问题,我们都有信心和决心来抓紧解决。现在我们正在努力提高计划管理和技术管理工作,并且进一步提高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争取逐步做到均衡地、有节奏地生产。为了支援农民弟兄走社会主义的道路,提高生产来改善生活和帮助国家的工业建设,我们一定要贡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河南开封机械厂厂长 路风庆


第6版()
专栏:

  大量推广新式农具编辑同志:
我们山东省冠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积极做好新式农具的供应工作,支援农业合作化运动。到十月中旬为止,我们已经供应农民双铧犁八百八十三部,达到全年计划的百分之一百七十六点六;步犁四百九十四部,达到全年计划的百分之三百一十。
根据今年春初的调查,迫切需要新式农具的,主要是农业生产合作社。我们就派出大批干部,通过帮助农业生产合作社作生产计划的办法同许多农业社订立了预约新式农具的合同。以后,又通过检查合同继续向农民进行宣传,因此实际销售数量就大大超过了预订的数字。
在推广新式农具的过程中,我们注意运用了介绍典型、算增产账的办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如第二区供销合作社在党委召开的全区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会议上,介绍了白集程佃兴农业社去年用双铧犁耕地每亩增产二十二斤粮食的事实。并且指出一张双铧犁全年使用三十天,每天最少犁地八亩,就可以增产粮食五千多斤,还可以少用两头牛和牛吃的草料。这个具体事例大大提高了农业社购买双铧犁的热情,光在这次会议上各社社长就报买了双铧犁五十二部、步犁三十八张。刘庄王泽甲农业生产合作社为了突击种麦,就买了四张双铧犁。一区供销合作社算了王连桂农业生产合作社使用步犁的增产账后,三天内就销出步犁一百二十五部。
我们还通过传授技术和组织实地参观,使农民群众看到了使用新式农具的好处。仅在秋耕种麦期间,全县供销合作社的技术干部,结合技术指导站的工作,先后分片召开了一百五十三次技术网和技术农具手的会议,帮助各农业生产合作社训练了农具手三千多人,并且组织了参观。如一区在唐固乡传授技术会议上,组织了旧犁、步犁、双铧犁三种犁同时耕地,结果旧犁只能犁三寸半深、五寸宽,一晌犁地二亩半;步犁犁六寸深、八寸宽,一晌犁三亩半;双铧犁犁五寸五分深、一尺二寸宽,一晌犁五亩多。这个鲜明的对比,教育了各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社长和技术员认识到新式犁的好处。三区组织了乡干部和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一百二十人参观凤庄马云海农业生产合作社用双铧犁犁地,并且介绍了这个社去年用双铧犁耕地增产的事实。当时,就有九十六个农业生产合作社报买双铧犁一百一十部;韩振华社原来买了五部,参观后又买了五部。
我们知道,随着农业合作化运动的发展,农民对新式农具的需要也就越来越大。我们决心进一步做好工作,来满足农民弟兄的要求。我们要克服目前工作中存在的计划保守、零件修配工作跟不上和忽视同手工业生产社铁炉下乡相结合的组织工作等缺点,结合冬耕推广新式农具。
山东省冠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


第6版()
专栏:

  抽水机站保障了丰收编辑同志:
“鸟无翅不飞,鱼无水不游;农业离开了工业将永远落后!”这句话是安徽省方桥电力灌溉区广大农民从切身经历中得出的结论。
方桥电力灌溉区包括合肥市郊区三个乡和肥西县城南区五个乡的两万多亩农田。这儿是丘陵地带,土地肥沃,适宜于种水稻。可是,往年由于缺少水源,差不多十年九旱,以致常常减产或颗粒无收。自从国家在这里建立了电力抽水机站以后,农田的面貌就起了变化。今年七、八月间,正是中稻抽穗灌浆,迫切需要灌溉的时候,恰好有一个多月没有下雨了。于是抽水机站及时放水,六部五十马力的抽水机日夜不停地把南淝河的水抽上来,经过三十里的渠道,流入密布如网的陡渠和龙须渠,源源不绝地灌溉着大片农田,不但彻底消除了旱灾的威胁,而且使灌溉区百分之六十五以上的水田变成了自流灌溉,节省了无数的劳动力和工具。这样,农民们就有更多的力量去从事积肥和加强田间管理等工作,保证了灌溉区今年粮食产量比一九五三年增产三百二十多万斤。
这一生动的事实大大地激发了灌溉区农民走合作化道路的决心。他们懂得,要争取农业全部机械化这个幸福日子的早日到来,首先就必须组织起来,改变目前分散、落后的经营状态。现在全区已经组织了七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入社农户占农户总数的百分之十一强;而还有更多的农民正积极地要求参加合作社。团结农业生产合作社的胡副社长说得好:“有了抽水机站和合作社,增产有了初步的保障。只要我们继续加油干,随着国家工业化和农业合作化的发展,我们的日子就会像东方升起的太阳一样,越来越红!”
吕宜元


第6版()
专栏:

  集体农庄是幸福的靠山编辑同志:
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三十八周年纪念日,也是我们中苏友好集体农庄建庄三周年的日子。三年来,我们在集体劳动和按劳取酬的原则下,拔除了贫困的根子,奠定了共同富裕的基石。
我们农庄建立以后,曾经遇到过不少困难。由于有党和毛主席的领导,由于有苏联老大哥的榜样,我们战胜了一切困难,做到年年增产。今年虽然旱灾很严重,但是我们的庄稼仍是长得很好。据初步计算:全庄一万多亩土地,比去年增产一百零八万斤粮食。其中有六千多亩谷子,每亩能产二百七十多斤,比原计划多收三十八斤,比去年增产六十三斤。小麦每亩产量达到一百七十二斤,比建庄的头一年提高了二倍以上。有八千多亩玉米虽然受了灾,因为采用了人工辅助授粉的办法,每亩仍然比去年增产四十五斤。
我们农庄年年增产,是同苏联老大哥兄弟般的援助分不开的。例如,我们农庄大部分土地的耕作、播种、脱粒、压地、选种,都使用了苏联制造的拖拉机和各种农业机械,使我们能够节省大量的劳动力,进行土地建设和兴修水利。今年上半年,我们就打了五十八眼水井和两眼电动中型水井,把八百多亩土地变成了水田。在最近召开的庄员代表大会上,我们又决定了农庄五年的水利建设计划,到一九五七年,要把近一万亩的土地变成水田。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基本上可以征服太行山区“十年九旱”的灾害了。
我们大量地运用着苏联的各项先进农业生产经验。像今年的小麦和秋田作物的密植程度,普遍比去年提高一成,玉米实行了方形种植法,保证了大面积的增产。农庄今年试种的三百多亩杂交玉米,收获量很高。按照苏联农庄通行的定产超额奖励办法,我们今年在各生产队里建立了个人包干负责制,保证了各种作物的及时播种、间苗、中耕和人工授粉。我们学习苏联农庄经营多种经济的方法,今年建立了有牛一百多头的养牛队,扩建了养猪场,准备在明年养猪两千头。还建立了榨油厂,扩大了菜园、果园的栽种面积。此外,根据庄员们修建房屋的需要,农庄建立了石灰窑、砖瓦厂和铁木建筑队。这些副业的收入,每年可以达到十万元。
今年我们全庄的农业和副业的总收入为四十五万四千多元,比去年增加百分之四十一。每个劳动日的实物报酬,从去年十三斤五两粮食增加到十五斤多;劳动分配的总量,今年比去年提高百分之三十。例如庄员甄兴法,全家三口人,入庄前每年实收入七百七十八斤粮食,今年分得三千零七十三斤粮,还有九十四元现金。除够吃够用外,他还卖给国家一千七百多斤粮食。大部分庄员的情况同甄兴法差不多。因此,庄员们在分粮食的时候,都兴奋地说:集体农庄真是我们幸福的靠山。因为庄员的收入不断增加,所以这两年盖房子的就有一百多户;庄员们的吃穿和家里的摆设也都比过去好了。我们的文化生活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全庄已有两座完全小学,五座成人业余学校。业余学校里,设有机械、农业、会计、卫生、畜牧五门专业课程。全庄有四个图书室,订了七十多份报纸和刊物。业余剧团演出了歌唱我们自己生产和生活的节目。农庄的医务人员,经常给庄员检查体格和治疗各种疾病。
我们生产的不断增长和生活的改善,是因为我们学习了苏联的经验,走上了集体农庄的幸福道路。在纪念十月革命节的时候,我们怀着无限感激的心情,保证要把我们的农庄办得更好,引导广大农民弟兄都逐步走上这条光明大道。
山西潞安县中苏友好集体农庄主席 刘元庆


第6版()
专栏:

  中共耒阳县委和五区区委
  为什么这样信任和支持反动富农谢朝运编辑同志:
在湖南耒阳县双石乡,一个一贯剥削和压迫农民的富农分子谢朝运,在解放以后竟当上了行政组长和农民代表,连续被评为县里的和省里的甲等劳动模范,担任了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社长,窃取了共产党员(候补党员)的称号,最后成了全县的一面“旗帜”。他就在这些“荣誉”的掩盖下,放肆地进行着破坏活动。几年来,当地群众虽则曾经不断揭发谢朝运的罪恶行为,但是县区的不少领导人员居然对群众的意见不理不睬,而对这个富农分子却万分信任。
谢朝运过去是个兵痞,一贯欺压农民,玩弄妇女。一九四四年以后又借着本地恶霸地主陈水东、陈玉广、陈玉读等的势力,胡作非为。他家十四口人,有自耕田十三亩多,佃耕田一百多担(约二十亩左右),每年要雇一百三十多个零工,收牛租约十担谷子,还有严重的高利盘剥行为。如同村的谢朝连在一九四六年向他家借了五担谷,过了两年,家里八担田、一间房子和一口小鱼塘就都被他算去了。这样一个剥削收入超过总收入百分之三十以上的人,应该划成富农成分,难道不是很明显的吗?在土地改革中,当地农民群众也一致提出应该把他家划为富农成分。但是,当时他耍了一次假“分家”;领导这个乡的土地改革运动的工作人员竟相信了他,而完全不理睬群众的正确意见,把谢朝运和他哥哥划成中农成分,只把他早已不管事的八十多岁的父亲划为富农成分。就这样,他家逃过了“土改关”。
接着,谢朝运又伪装积极,当上了村里的行政组长。一九五○年,中南区召开物资交流大会,他被当时篡夺了乡政权的地主、恶霸指定为出席这次会议的“农民代表”。一九五一年,他被窃取了乡秘书职位的地主陈寿杰指定出席县劳动模范大会,被评为县里的“乙等劳动模范”。回来以后,他组织了一个“互助组”,在组里采取不评工记分和压低工资等办法来进行剥削。一九五二年秋,他又将本村谢朝连的红薯、丝瓜、茄子等偷去参加县土产特产展览会,并且出席了省劳动模范大会,骗取了省里和县里“甲等劳动模范”的荣誉和不少奖品。当地群众对这种情况看得很清楚。当时的劳动模范黎四爱不满地说:“靠地主势力压迫剥削农民的人也能当劳动模范?”不少农民还直接到区委会去揭发谢朝运的欺骗行为。谁知道,这样严重的问题竟没有引起当地那些领导人员的重视!白牛保和陈东承这两个前后任的区委书记反而都说群众在“打击劳动模范”,要区干部“给劳动模范撑腰”!而且从一九五二年起,县委又把双石乡当成生产重点,专门派了民政科长邓保宏来培养谢朝运这面“旗帜”,让他每年当“法定劳动模范”。
一九五四年春,谢朝运为了骗取更大的荣誉,竟将本村陈朝侄、陈寿会两个互助组拆散,把其中比较富裕的农民抽到自己的“互助组”来;同年冬季就把“互助组”转为杨家山“农业生产合作社”,自己当上了社长。他又进一步施展自己的两面手法,在县委、区委面前伪装得非常积极,一切会议从不缺席;而暗地里却抓住各种机会进行破坏。像在去年粮食统购工作中,他在“早卖”“快送”等幌子的掩盖下多留了粮食,还向部分农民群众散布“政府剥削农民的粮食”等反动言论。但是,对于这样一个狡诈的富农分子,有关领导人员却反而更加信任他了!区委书记陈东承在双石乡工作了九个月,群众的意见应该了解得很清楚,奇怪的是他竟以谢朝运是“经得起群众打击的积极分子”为理由,在去年九月把谢朝运吸收入党(候补党员)。
谢朝运钻进了我们的肚皮里来以后,更加肆无忌惮地进行破坏活动。他帮助他哥哥谢朝奎窃取了社里的生产委员的职务,共同在社里兴风作浪,进行挑拨离间,破坏团结,制造纠纷。他在分配早熟作物和评工记分的时候,故意使贫农吃亏,打击贫农的生产积极性。他又将社里的耕牛、农具无偿地给他父亲用和指派社员替他父亲作田。因此,农民群众反映“杨家山农业生产合作社是给富农办事的”。不少正直的农民向谢朝运进行了斗争。如副社长谢品来(党员)勇于揭发坏人坏事,还提过“中农不能当社长”的意见,谢朝运就怀恨在心,百般打击他,并向区委要求把谢品来开除党籍和清洗出社。这时,县区的领导人员,像耒阳县的县委书记张东海、县长杨泽芝、五区区委书记陈东承等早已经发现谢朝运是个混进来的富农分子;但是他们对谢朝运还是爱护备至,认为“他的生产搞得不错”,因而对他姑息纵容,迟迟不作处理。
我认为中共耒阳县委和五区区委对于这一错误,应该严肃地进行检讨,并迅速制裁这个反动富农分子谢朝运。 万志惠


第6版()
专栏:

  这不是“完成”计划的办法编辑同志:
地方国营锦州木器厂有三千八百多只布心椅子从去年一直积压到现在。这批积压,是因为用不正当手段来“完成”产值计划而造成的。
去年十月初,这个厂的厂长王庆助听到统计员的汇报,知道工厂的全年产值计划指标还有百分之三十二没有完成。他不是采取正当的办法来提高生产,却决定这样一项“措施”:到年底赶制出四千只布心椅子,每只产值报八元;这样,产值计划不但可以完成,而且还能大大地超额完成。
于是,王厂长就召开厂务会议,亲自布置这项完成全年产值计划的“措施”。会上,供销股长提出:“市场上椅子销路不好,生产了也要积压;再说仓库里已经没有空地方,椅子搁在外边,风吹雨淋,坏了怎么办?”别的人也不同意这种做法。但是王厂长却不管这些。他说:“难道这点困难还克服不了!”马上就作出决定,要大家“保证在十月份把以前亏下的任务赶上”。
四千只椅子如期完成了。但是问题正像供销股长估计的那样:市场上要买的人极少,仓库里又没有地方放;椅子放在露天里,虽然用油布遮盖,但是日久天长,风吹日晒,有的也受损变质了。现在椅子的价格虽然比过去降低百分之二十三,但是仍然卖不出去。
万 光


第6版()
专栏:

  几千条麻袋到那里去了编辑同志:
河南省南阳油脂公司去年为了迎接秋收旺季,购买了大批麻袋。由于这个公司和所属分支机构对这批麻袋的使用管理很不负责,因此成千条麻袋不知去向了。例如,新野办事处在清产中发现库存麻袋比账面应有数少了五千三百多条,结果在当地花纱布公司找到了二百多条,在盐业公司又找到了三百多条,其余的就查不到了。但是,每逢下雨天,人们就可以在街上看见一些居民用油脂公司的麻袋披在肩上遮雨,这些麻袋究竟怎样流失到外面去的也没人知道。又如,邓县办事处的麻袋实存数比账面应有数少了一千五百多条;但是当地合作社的厕所门帘和不少机关工作人员的床垫用的都是油脂公司的麻袋,甚至有些农民的牲畜垫子也是油脂公司的麻袋。
南阳油脂公司为什么对待国家财产这样不负责任呢?建议河南省油脂公司进行检查和处理。
傅景煜


第6版()
专栏:

  推广节约金属的办法
  应该接受用精铜代替电铜的先进经验编辑同志:
钢铁工业系统中每年都需要消耗很多电铜,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用在高炉铸件上(高炉的风口、渣口、水箱等)。电铜散热快、耐高温、不渗水,是一种贵重金属;节约电铜对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有着重大意义。因此,石景山钢铁厂从一九五三年八月开始试用精铜代替电铜制造高炉铸件,两年多以来效果很好。用精铜代替电铜制高炉铸件,不但质量完全合乎标准,并且还提高了耐用程度,降低了成本。例如今年一到七月间,石景山钢铁厂平均每座高炉更换风口十八次、渣口十六次,而鞍山钢铁公司在同期间内平均每座高炉更换风口一百零三次,渣口三十五次;石景山钢铁厂由于用精铜代替电铜,使高炉铸件成本降低了百分之七左右。在这以后,龙烟、阳泉、大冶等钢铁厂也采用这个办法。
今年年初,重工业部钢铁工业管理局在审编技术供应计划的时候,曾召集所属各钢铁厂开会来推广这个办法,准备把今年各单位申请供应的制高炉铸件的电铜改为供应精铜;石景山钢铁厂等单位在会上还介绍了使用精铜的经验。但是,有些钢铁厂的经办人员却拒绝接受这个经验。例如,西南钢铁公司参加会议的工作人员毫无理由地说:“石景山钢铁厂可以用,但是我们不行。”本溪钢铁公司的工作人员说是“现在改不了”。太原钢铁厂的工作人员则用“回去向厂长汇报以后再说”来搪塞。直到现在,这些单位对这项重要工作还是采取消极的态度。
我认为:为了节约贵重金属,西南钢铁公司等单位应该迅速纠正这种对待先进经验的保守思想。
陈 铎
  利用钢切屑回炉熔制高级铸铁件编辑同志:
废钢是机械工业不可缺少的原材料之一,特别是铸铁件更离开不了废钢。但是我国目前废钢缺乏,不能满足生产的需要。南京机床厂供应科的人员过去就经常为这个问题发愁。
今年二月,南京机床厂铸工车间的同志们学习了苏联在钢切屑回收利用方面的技术理论和操作经验,试验利用钢切屑回炉熔制高级铸铁件。在领导工作人员的大力支持下,二月底经过四次试验,终于成功地使用百分之十二的钢切屑代替百分之二十的废钢熔制铸铁件,不经过炉外孕育处理就可以达到一级铸铁标准;用这种配料来熔制主要件床面、齿轮箱等,也完全合乎技术要求。这个厂采用了这项办法后,每年可以为国家节省废钢七十多吨。
第一机械工业部已经发出通知,要所属各厂推广这一经验。北京第一机床厂和杭州通用机器厂等已经派人到南京机床厂学习。
汪明泉


第6版()
专栏:

  批评建议的反应
建筑工程部中南工程管理总局来信:九月二十八日“读者来信专页”对我局及所属单位财务制度松弛,以致职工长期挪用公款的批评是符合事实的。我们除已责成有关人员进行检讨外,今后将严格借支制度。
× × ×
中国百货公司河北省公司唐山采购供应站来信:十月十日“读者来信专页”批评我站迂回运输、造成浪费的情况是正确的。我们将坚决纠正这种不合理的运输,有关的负责人员也已经作了检讨。
×  × ×
国营四川造纸工业公司来信:十月六日“读者来信专页”对西南六○二造纸厂拆毁新建码头的批评是正确的。为了减少损失,我们已通知六○二厂注意保管拆卸的构件,以便今后利用;对有关本工程的失职人员,我们正在研究处理中。
× × ×
八月二十一日“读者来信专页”揭发了吉林省白城县第一完全小学校长王岚企图变相包办幼女婚姻的错误行为,白城县人民委员会教育科已经进行处理。由于王岚对自己的错误一直不能正确认识,文教科已给予撤职处分。
× × ×
五月十五日“读者来信专页”发表了“究竟拖到什么时候?”一稿后,易县人民法院立即召开全院干部大会对长期拖延审理反革命犯王进喜案的错误作了检讨,并责成专人负责审理。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核对,完全证实了王犯的反革命罪行,已经判决王犯死刑,并且经过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后在十月九日召开公审大会公开执行。


第6版()
专栏:

  买了一批用不着的精密仪器编辑同志:
今年二月间,阜新矿务局地质测量处趁着全面生产改革的机会,用了七千多元的全面生产改革的经费盲目地买了一批精密仪器。这批仪器买来以后,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使用过。原因是地质工作还没有开展,这批仪器根本用不上;同时现有的工作人员也不会使用。例如其中一架“偏光显微镜”价值是四千五百多元,但是连主张买这架仪器的佟敬宗工程师都不会使用。
地质测量处领导工作人员这种乱花国家资金的行为,应该受到批评。
向群


第6版()
专栏:

 为什么把枪支当废铁出卖编辑同志:
广东潮阳县财政科在今年八月二十五日将科内积存的残破曲尺、左轮短枪二十八支、鸟枪三支和废枪零件等二百多斤,作价十元卖给潮阳县棉城镇小贩郑阔嘴。南桂乡剧团知道了这个消息,就向这个小贩转买了四支短枪,准备演剧时用。这件事幸亏被民警郭扁同志发觉了,才报告公安机关把枪追了回来。经初步检查,其中有五支硬兰短枪修理以后就可以使用。
潮阳县财政科在过去还曾将积存的残枪和零件三筐乱抛在无人照管的树脚下,经公安机关拾回了一部分,有的擦洗后就可以使用,有的拆卸后可以作为修枪零件。
我认为潮阳县财政科把残旧枪支当废铁出卖和乱扔乱丢,是一种极端麻痹的行为。他们应该在这次肃清一切反革命分子的斗争中认真检查这个错误。
黄竹笋


第6版()
专栏:

  严肃处理王贯一的错误编辑同志:
五月十二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在这个‘王国’里”的小品文,对山东菏泽第一师范学校校长王贯一的恶劣作风提出了批评。王贯一看到了这个批评,不但不检查自己的错误,反而怒气冲天。他拿起红笔,气狠狠地在报上批评他的那篇小品文上打上一行行的杠子,说是这些都同事实不符。不久,又无理地要求中共菏泽地委直属党委会侯副书记在学校党支部大会上不要说报纸的批评完全属实。人民日报对王贯一的批评是否正确呢?只要举出这样一件事实就够了:“在这个‘王国’里”这篇小品文发表以后,中共菏泽地委会就收到了四百多件同意党报批评和继续揭发王贯一的错误的群众来信。
王贯一一贯无耻地吹捧自己,情况比“在这个‘王国’里”所揭发的还要严重。例如,菏泽师范的附属小学,鼓励学生努力学习的口号是:“争取成绩好,去见王校长!”一九五三年,王贯一接见了小学生,他把毛主席对青年的“三好”指示加上一条“纪律好”,当作自己的题词送给学生;并且狂妄地说:“要加上这一条,对青年学生来说才完整。”又如,每逢学生毕业的时候,王贯一就要举行一次检阅,规定在队伍通过主席台的时候,学生的目光都要看着校长;接着,他就向学生讲话,口口声声说是“学校把你们培养成人了,你们要加强‘母校观念’,保持校誉,要给母校增光……”。在一次报告会上,他让人宣读一个毕业生的来信,这封信的开头是:“王校长,我们的爸爸!……”由于他对“吹捧”有着这样的爱好,因此有少数学生也就经常奉承他,如一个学生在某次会议上讲话时,就说:“一想起王校长,我们就有了力量。”
王贯一为了吹捧自己,就搞了一个小集团。几年来,对他提意见的教职员,都一个个被他调开了;而受他重用的教职员,多数是善于奉承而政治面貌不清、家庭出身不好的一些人。
王贯一所不断吹嘘的自己的“成绩”或“经验”,都是由他私自设立的研究室凭空捏造出来的。例如,曾为山东省文教厅所表扬的这个学校对知识分子团结改造的“经验”,就是毫无事实根据而把报纸上的一篇文章改头换面写一下上报的。实际上,他除了“团结”了一些会拍会吹的人以外,对于敢于坚持原则的人都采取打击的态度。例如有一次一个学生向王贯一提出了一些意见,王贯一就说这个学生“存心不良”,“要搞垮这个学校”,就发动他所操纵的一部分学生斗争他,结果把他弄得神经失常。这种压制批评的例子是举不胜举的,难道这和对知识分子的团结改造有什么共同之点吗?
王贯一的错误长期以来没有得到严肃的处理。当他停职反省的时候,他承认了一些错误;但是当恢复工作以后,又把已经承认的错误推翻了。王贯一的这种态度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他们问:自从党报对王贯一提出批评到现在已经六个月了,为什么还没有处理结果?许
 义


第6版()
专栏:

  久大公司党委会不该姑息干部的欺骗行为编辑同志:
九月十八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专页”发表了“必须严肃处理段明友的错误”的读者来信;在这以前,早在七月十九日,“新自贡报”也曾揭发了段明友的错误。但是,直到十月中旬,中共自贡市久大公司委员会还没有严肃认真地处理这个问题。而在人民日报发信催问处理情况的时候,党委书记王培勤却让人回信说是“正在处理中”,企图把事情拖延下去,不了了之。
久大公司党委会用了一些错误的借口来拖延不处理段明友的错误。例如他们说:“市里没处理,我们不好办。”事实上,市委早在七月份就已经指出段明友的严重错误,责成久大公司党委进行详细的调查和处理。九月中旬,由于市级机关正开展肃反运动,市监察委员会和市委组织部就通知久大公司党委会先将段明友暂时调离十井,听候处理。但是,久大公司党委会始终没有积极执行这些指示,段明友仍然在十井当支部书记,而他在工作中更加不负责任了。
随信转去本报通讯员王敦厚(中共自贡市委组织部驻久大公司工作人员,中共党员)的一件来信,这里面比较详细地揭发了久大公司党委会拖延处理段明友问题的情况。我们认为,久大公司党委会这种姑息干部和用欺骗手段来抵制报纸批评的做法是十分错误的,应该受到严厉的批评。
新自贡报编辑部
王敦厚的来信编辑同志:
我要揭发久大公司党委会对十井党支部书记段明友所犯严重错误采取姑息态度,一直拖延不作处理的事实。
早在今年六月中共自贡市委组织部的同志在检查工作中就发现了段明友的严重错误行为,并且已经向久大公司党委会反映。但是,久大公司党委会却认为段明友“工作上有一套,原则性强,只是有一些小缺点”。七月初在市委工业会议上,市委组织部王富源部长指出了段明友的严重错误后,久大公司党委虽然让党委组织部进行调查,但是调查结束以后又把调查报告压下来了。直到九月十三日,由于自贡市监察委员会和中共自贡市委组织部不断催促,他们才把报告送到市监察委员会去审批。为了及时解决十井领导问题,市监察委员会和组织部曾通知久大公司党委先把段明友调离十井,处分问题等市里正式批转后再宣布;十井支部书记另派人员担任。但是,久大公司党委会副书记崔满德和组织部部长高成榘都认为“目前找不到人去担任十井支部书记”,党委书记王培勤同志又认为“将段明友调回来也没有安插的地方”,因此,段明友还是继续担任着十井支部书记的工作。在这期间,“新自贡报”和人民日报“读者来信专页”先后发表了对段明友的批评,而这些也并没有引起久大公司党委会应有的重视。
在这样的情况下,段明友的表现是怎样呢?他并没有虚心地接受批评,检查和改正自己的错误,反而大闹情绪,对工作更加不负责任,以致影响到这个时期内十井生产任务完不成,事故不断发生。单是十月一日到九日,十井就发生了八次事故,短产卤水七百一十六担;九月份十井短产卤水也达三千三百五十担之多。
我认为久大党委应该立即改变这种错误态度,严肃地迅速处理段明友的错误。 王敦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