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观察家的评论

蹩脚的演出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大概自己认为,在国际舞台上没有比他更出色的演员了。他把日内瓦四国外长会议变成了一个戏剧性地玩弄世界舆论的场所。他是这样专心致志于把黑的说成是白的,不断地变换他的喜怒哀乐的面部表情,以至于忘记了他原来站在经不起推敲的立场上,并且忘记了全世界亿万人民正在冷静而严肃地看着他。
杜勒斯在十一月九日的外长会议上激烈地抨击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十一月八日的发言,硬说苏联不要德国统一,并且断言苏联的态度“将使危及欧洲和平的局面永久保持下去”,“对于发展同苏联的信任关系的可能性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打击”。他甚至表示:因此外长会议关于裁军问题和发展东西方之间的接触的讨论“不会有什么好处”。他力图给人一种印象,似乎外长会议本来已经能够就安全问题取得最后的协议,只是由于莫洛托夫在九日会上的一次发言,一切都被破坏了。好像由于莫洛托夫拒绝西方国家的所谓“安全建议”的原故,“日内瓦精神”就要一笔勾销了。
凡是注意了外长会议的进程的人都不难看出,杜勒斯这场神经质的发作矫揉造作到了如何荒唐的地步,他是如何迫不及待地寻找借口来破坏外长会议的任务。
莫洛托夫十一月八日的发言中有什么东西可以使这位美国国务卿发作的呢?莫洛托夫只是重新申述了苏联在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上的立场。莫洛托夫指出,巴黎协定破坏了德国统一的可能性,并使西德公开走上复活军国主义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目前统一德国的任务只能通过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接近和合作的方式,逐渐地、一步步地完成。两个德国加入全欧安全体系,将有助于它们之间的接近和合作,并解除德国军国主义复活的威胁而巩固欧洲的安全。他并且指出,西方的所谓举行全德选举的计划,实际上是要在全德国恢复军国主义,把全德国拖进它们的反对其他国家的军事集团,从而加深欧洲的战争危险。
苏联的立场和西方国家的立场之间的确有着原则上的区别。苏联从欧洲的历史教训和德国目前的现实情况出发,认为保障欧洲安全和防止德国军国主义复活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而西方却主张先由西德合并东德并把全德国拉进北大西洋集团,把复活德国军国主义作为解决欧洲安全问题的先决条件。这一硬要把马车放在马前面的办法,实际上就是要取消欧洲安全问题。
杜勒斯并不是一直到十一月八日才了解到苏联的立场的。在十一月二日莫洛托夫就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发言并且提出关于建立全德委员会的建议之后,杜勒斯还曾经破例地说:东西方之间在欧洲安全问题上的立场“一直在趋于接近”,并且说他对会议的进展“是抱乐观态度的”。
那时候,这位被称为“阴暗的外交前景的化身”的杜勒斯所发表的这个“非本色的声明”曾经引起西方舆论的惊奇。“纽约时报”的记者哈罗德·卡伦德曾经指出,“这个声明在别的人看来似乎并不提供任何乐观的很可靠的根据。因为西方已经小心地把这两个问题(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联结成为一个显然难以解决的难题,发誓说任何一个问题在另一个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都不能得到解决。……此外,杜勒斯还是主张把这两个问题联系起来的最坚决的人,在这一点上他违背了许多英国人和欧洲大陆上的人的意志,他们宁可单独讨论安全问题,理由是否则就决不会讨论这个问题了。”
实际上,杜勒斯并不是在唱独脚戏。他还带上了一个以“美国之音”为首的合唱队。据“纽约时报”——它当然是这个合唱队中的一员——说,杜勒斯给日内瓦外长会议规定的宣传方针是散布“有限希望”的论调,同时强调美国对于“日内瓦精神”继续存在的“希望”。按照这个方针,在德国问题上要“注入一种明智的、一般的乐观和小有悲观的交错情绪”,并且要“一再重复”这种论点:硬说“苏联没有执行政府首脑会议关于把欧洲安全和德国统一联系起来的指示”、“俄国人必须提出他们的重新统一德国的计划,以作为一个总的安全计划的一部分”。
杜勒斯自己是这个“国务院合唱队”的领唱人。人们都记得,杜勒斯十月十日在美国退伍军人团年会上发表的演说中,就已经重新搬出了“冷战”的老调。这次演说被路透社恰当地评为“杜勒斯先生在日内瓦会议举行以前老向苏联发出的那种警告演说”。但是在这以后,杜勒斯的腔调忽然变了。在十月十八日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杜勒斯用乐观的语气谈到外长会议说:“我相信,有相当的机会在我们的议程中的三个项目上作出某些实际的进展。”到十月二十一日,杜勒斯在启程到欧洲去的时候甚至说,美国将在日内瓦会议上本着“真正的和解”、“每方作出一些让步”的精神行事。同时,杜勒斯在任何地方都不忘记强调德国统一是欧洲安全的先决条件。
这里,人们看到了两张面孔的最不光彩的表演。就在杜勒斯表示乐观和诚恳态度的同时,“华盛顿邮报”的皮尔逊在十月二十日报道说,美国政府“已经认定‘日内瓦精神’是死亡了”。同一天,杜勒斯和国会两党领袖举行了关于在外长会议上的策略的会议。据报道,杜勒斯曾经“斩钉截铁地”保证美国不会因外长会议的结果放松军备计划。
虽然如此,“国会领袖们按照约定在开完会议以后一致表示乐观”。据“纽约邮报”说,所以要这样,是为了作好“舆论准备”。因为“西方国家希望避免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它们已经把这次会议一笔勾销了,对它不作什么指望了”。巴黎的“国际论坛”周刊揭露得更彻底。它说,杜勒斯他们“希望的是:阻止‘日内瓦精神’过于放纵,维持‘合理的’紧张,以便使军火工业在模模糊糊动荡不安的情况下发展,但是同时投下资本,表明‘美国为了巩固和保卫和平而抓住一切机会的诚挚的努力’。”
按照这样的打算,杜勒斯在四国外长在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上的原则分歧已经很明显的时候大放乐观空气。现在大家都看的清楚,杜勒斯这种装腔作势不过是为了预作安排,以便给他的最后的发作制造戏剧性的效果。他把自己装扮成为欧洲安全和德国统一的最坚决的辩护人,把各国人民的希望高高地提到半空中,只是为了找个借口来把它扔到地上砸个粉碎,以便挫折各国人民的希望而把责任都推在苏联身上。
应当认为,杜勒斯的领唱工作做得不坏,因为他一直唱到最后都还没有走调。他在十一月九日的发言中完全按照宣传方针说:“美国政府认为,苏联政府甚至拒绝认真讨论德国统一问题的做法是严重地破坏政府首脑的协议。这件事的结果一定会对苏联同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的全面关系产生不良影响。”他也没有忘记按照预定方针加上一句:“就我们力所能及的而论,美国是不愿意、也不打算回到今年七月政府首脑会议以前存在的局面的。”换句话说,如果美国继续在全世界搞“冷战”,那就是美国“力所能及”的范围以外的事情了。
在杜勒斯这样定了音以后,“国务院合唱队”现在开始为制造“合理的”紧张而努力了。美联社甚至已经得出了这样的“不可避免的”结论:“冷战仍在继续进行”、“日内瓦精神”“已经垮台”、“苏联的立场可能加强联盟”。“冷战”拥护者们准备庆祝杜勒斯给“日内瓦精神”的打击了。
但是杜勒斯已经被证明是一个蹩脚的拳击手,因为他在出手的时候自己并没有站稳脚跟。西方国家坚持要以按照西方条件统一德国作为解决欧洲安全的先决条件,他们这种主张甚至在西方世界中也并没有得到同情。“纽约邮报”的记者们承认,西方的策略并不能够“迷住”西方世界中的每一个人。“许多人都希望使德国统一问题以和平为条件而不是使和平完全视德国重新统一问题而定”。记者们指出,由于西德军国主义“已经在明显地复活”,西欧的千百万人民认识到,西方国家的立场“为他们自己的家园和家人敲的丧钟倒比为德国重新统一敲的丧钟响得更加紧”。
谁应该对危害欧洲和平的局面和毒化国际气氛负责,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也许,杜勒斯自以为是一名出色的演员。但是,当他在舞台上拼命装腔作势的时候,全世界人民却并不想把他当作喜剧中的丑角来欣赏,而要求他作为一个遵守国际协议的负责的政治家,根据“日内瓦精神”和四国政府首脑的指示老老实实地谋求解决当前迫切重大的国际问题。


第4版()
专栏:

  莫洛托夫在四外长会议上就裁军问题发言
新华社十二日讯 据塔斯社日内瓦十二日讯:莫洛托夫十一日在四国外交部长会议上就裁军问题发言。
莫洛托夫说,苏联代表团有机会研究了西方三国关于裁军问题的声明草案,并且注意地听取了为维护这个草案而发表的意见。研究一下西方三国的建议就可以看出,它是不符合停止扩充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要求的。它没有包括任何关于裁减各国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项目,也没有规定这方面的任何实际步骤。这个草案不符合联合国大会在一九四六年以及一九五四年所通过的决议,因为这一草案没有提出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任务。应该坦率地说,根据西方三国提出的建议来看,三国政府背弃了它们自己去年在联合国所提出的关于裁军问题的建议。我们大家都记得,去年六月十一日提出的英法建议(美国也曾经支持这一个建议)以及以后提出的同类的建议在使苏联和西方三国在裁军的问题上的立场大大趋于接近这方面曾经起了有益的作用。苏联政府五月十日的建议中也反映了这种立场的接近。但是现在却有人建议把这一切都抛置脑后。
莫洛托夫接着说:三国外交部长提出的草案只是含糊地空泛地讲到必须继续讨论裁军问题。比内并且就这个问题说:“我们应当承认,现在我们不能够实现普遍的裁军计划。”这个发言的意思是要拒绝裁军。麦克米伦和杜勒斯的发言也抱有同样的意思。结果是:在四国就裁军的一些基本问题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刚刚出现的时候,三国就开始往后退,把在达成协议的道路上所获得的成就化为乌有。
莫洛托夫驳斥了所谓西方三国的声明草案中也提到放弃使用原子武器的论调。他说,这是怎样的“放弃”呢?三国草案建议,所有的参加者都同意放弃“以任何不符合联合国宪章的方式使用核子武器和一切其他武器”。这里是把核子武器同其他种类的武器混为一谈。这样,就把对各国人民具有特别危险性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核子武器的问题一笔勾销。这一草案实际上是要我们同意使用核子武器,而且企图使使用核子武器这一行动也符合联合国宪章;自然,这一点是办不到的。这种企图只能说是打算放手使用原子武器。苏联代表团对此当然不能够同意。
莫洛托夫说:三国外交部长的建议实际上服务于一个要求——在就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问题达成协议的事情上停止作进一步的努力。有人借口在建立和实现对禁止原子武器的措施的监督上有技术困难,并且千方百计地夸大这些技术困难的本身意义,以便强调据说对裁军实施有效的监督是不可能的、从而也就是强调连裁军也是不可能的。这种主张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同意的。
莫洛托夫说:我在十日已经阐明了苏联对美国提出的关于空中摄影和交换军事情报的建议的态度。但是杜勒斯的发言并没有答复苏联的意见的实质。莫洛托夫说,我们还希望法国和英国代表团解释一下,他们认为声明草案中提到的富尔和艾登的建议怎样加以实现,因为到现在为止只是对这个问题提出了最一般的意见。
莫洛托夫在谈到关于裁军的监督问题时说,苏联过去和现在一直主张实行严格的国际监督。但是不要忘记,我们首先应该做的事是就结束军备竞赛的必要性问题取得一致的意见。但是,如果我们放弃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那么监督和视察又有什么用处呢?
莫洛托夫说,杜勒斯援引了苏联的五月十日的建议的一段话,这一段话指出,科学发展到了今天,监督本身并不能保证原子能完全用在和平目的上,而且秘密生产原子武器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因此,监督和相应的正式协定并不能消除突然的原子袭击的危险性。莫洛托夫说,这个论点是无可辩驳的。但是,从这个论点得出了种种不同的结论。苏联政府的出发点是:现在有可能在裁军问题上、包括在目前的情况下消除原子袭击的危险的问题上获得进展。首先,这可以用对原子武器作道义上和政治上的谴责以及在完全禁止这一武器方面采取具体步骤的办法来做到,苏联提出的关于不得最先使用原子武器的建议正是基于这一目的。其次,我们建议建立监察所,作为全面裁军计划中的措施之一,而这一点正是杜勒斯的发言中没有谈到的。
莫洛托夫说:美国、法国和英国的代表还作出另一种结论,企图证明,在目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实行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措施。这种结论的不能使人信服是十分明显的。
莫洛托夫最后说:苏联代表团认为,我们能够在这次会议上就某些问题达成协议,首先是就我们不久以前曾经达成过协议的那些问题上达成协议。至于我们还不能够取得一致意见的那些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大家同意的建议以供联合国相应机构作进一步的研究。


第4版()
专栏:

  四国外长会议继续讨论裁军问题
新华社十二日讯 据塔斯社日内瓦十二日讯:法、英、苏、美四国外交部长十一日继续开会讨论第二项议程——裁军问题。会议由莫洛托夫担任主席。
莫洛托夫宣布,四国外交部长今天经过协商后一致决定,按照原订计划在会议工作的第三周末结束会议。然后,莫洛托夫请杜勒斯发言。
杜勒斯首先表示不同意莫洛托夫在十日会议上对艾森豪威尔关于苏联和美国之间互相进行空中摄影和交换军事情报的建议所提出的意见。
杜勒斯否认艾森豪威尔的建议同停止扩充军备问题脱节。他还说,这个建议是实现可靠的裁军计划的前奏。
杜勒斯指出法国和英国政府已经同意艾森豪威尔的建议,他说,如果苏联接受艾森豪威尔的建议,美国就准备立刻同其他有关的主权国家以及同苏联开始谈判,以便在相互的基础上把艾森豪威尔的建议和布尔加宁提出的关于监察所的建议扩大到海外基地和其他国家的武装部队。
杜勒斯继续说道,有人说艾森豪威尔的计划会增加战争的危险,因为它使一些国家获得另一些国家的军事设施的情报,这样就更容易进行突袭。他认为苏联拥有关于美国军事目标和工业目标的充分情报,美国对苏联的军事设施也不是全然无知。因此彼此都可以互相发动攻击。但是如果知道了另一方在准备进犯,那么就可以防止它。这就是艾森豪威尔计划的实质。
杜勒斯对苏联表示愿意把空中摄影当作实现裁军和禁止原子武器措施的最后阶段的一种监督形式一点表示欢迎,他说,同苏联以前的立场比较,这是一个积极的步骤,但是他说,苏联拒绝了作为缓和我们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的第一步的艾森豪威尔建议,这使他非常失望。
杜勒斯希望苏联在这方面的看法会“有所转变”,然后他转而谈到苏联关于裁军和禁止原子武器问题的建议。
杜勒斯认为,苏联代表团的建议的缺点是,它仅仅是一种诺言。他说,美国政策的基本原则是不允许美国的安全从属于那种不可靠的、没有适当监督的诺言和协议。
至于废除原子武器的问题,杜勒斯再次表示,只有在有效的相互视察和监督制度的基础上,才能保证有效的裁军制度。
杜勒斯最后说,根据他所阐述的理由,美国不能接受苏联代表团的建议。
比内接着发言,他说,苏联代表团的建议没有估计到在裁军道路上的困难,这些困难是:对核子武器进行监督的技术措施不完善以及决定监督组织和监督职权时存在着政治上的分歧。
麦克米伦接着发言,他谈到苏联提出的关于规定美国、苏联、中国、英国、法国和其他国家的武装部队水平的建议。他说,这个水平是苏联取自西方国家在一九五二年首次提出的建议。但是,当时这些数字只是在能够缔结一个包括销毁各种原子武器在内的普遍裁军协定的条件下提出的。从那时以后,无论在技术方面或是政治方面都发生了变化。麦克米伦认为,目前不可能保证对原子武器实行有效的监督,此外,建立信任所必需的条件也还没有形成。
麦克米伦硬说苏联建议中关于建立对裁军的国际监督这一部分是含糊的和不肯定的。
莫洛托夫接着发言(另发)。莫洛托夫发言之后,外交部长们继续就所讨论的问题的实质交换意见。
比内说,我们认为今天还不能够实现普遍的裁军计划,但这不等于说,我们拒绝裁军。他说,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督,有效的裁军是不可能的。
杜勒斯说,苏联在十日提出的建议的第五条规定应对裁军和禁止原子武器的措施的实行建立有效的国际监督,布尔加宁也曾经谈到监督和视察的重要性,但是苏联政府五月十日的建议又说,任何关于建立国际监督的协定,在没有造成国际关系中的信任气氛之前,只会麻痹各国人民的警惕。这两者互相矛盾。
莫洛托夫说,比内完全证实了苏联代表团对他昨天的发言所提出的意见。他一面说法国政府主张裁军,一面又说法国政府认为现在不可能实现裁军。
莫洛托夫说,如果四国都说现在不可能实现裁军计划,虽然我们希望裁军,那么谁还需要裁军委员会呢?如果作出这样的结论,那这就等于改变我们以前采取的立场。
莫洛托夫在回答杜勒斯的发言时说道,在苏联十一月十日建议中的第五条、苏联政府首脑布尔加宁的发言同苏联政府五月十日的建议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矛盾。正因为目前在大国之间缺乏必要的信任,苏联才建议在第一阶段设立监察所,以便将来通过大国之间和其它国家之间关系的一定的发展阶段来保证建立必要的信任和实行完全的有效的国际监督。
部长们将在十一月十二日上午会议上继续审查第二项议程。


第4版()
专栏:

  吴努访丹麦后到华沙
据新华社十一日讯 塔斯社哥本哈根十日讯:缅甸联邦总理吴努在访问瑞典以后,在九日晚到达了哥本哈根。
吴努在举行记者招待会时说,台湾无可争辩地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他接着说,缅甸北部现在还有两千名蒋介石的士兵,他们在对居民采取恐怖手段。
吴努说,缅甸不久就要在斯堪的纳维亚各国设立外交代表机构。
据新华社华沙十二日电 缅甸联邦总理吴努应波兰人民共和国政府的邀请在十一日到达华沙。
到机场欢迎的有:波兰部长会议主席西伦凯维兹,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诺瓦克,副主席约兹维亚克—韦托德、英德里霍夫斯基、盖德和瓦波特,外交部长斯克热歇夫斯基等。


第4版()
专栏:

  罗马尼亚决定缩短士兵的服役期限
  阿尔巴尼亚正在实行不久前通过的裁军决定
新华社十一日讯 据罗马尼亚通讯社布加勒斯特十日讯: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和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决定缩短士兵的服役期限。罗马尼亚武装部队部长已受命提出关于缩短服役期限的建议。
新华社十二日讯 据阿尔巴尼亚通讯社地拉那十一日讯: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两个多月前通过的关于裁减武装部队九千人的决定目前正在实行中。“人民之声报”十一日报道了关于根据这个决定而复员的士兵的情况。他们复员之后已开始在各个生产部门工作。


第4版()
专栏:

  关于释放犯有战争罪行的德国公民问题
  匈牙利同民主德国政府间的谈判结束
新华社十二日讯 塔斯社布达佩斯十一日讯:匈牙利人民共和国政府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之间关于因战争罪行而在匈牙利人民共和国服刑的德国公民的谈判已经结束,匈牙利外交部新闻司就此事发表公报说:
谈判双方已达成协议,匈牙利政府将下令释放这些人,而不再追究他们对匈牙利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匈牙利政府采取这个决定的根据是,这批罪犯已服了大部分刑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有十年多了,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之间现在所建立的密切友谊是避免德国军国主义者重新侵略的保障。
公报说,那些因罪行特别严重而被判刑的人,将作为战犯移交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机关,因为匈牙利人民共和国认为,不能在刑期届满之前释放这些人。


第4版()
专栏:

  埃及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签订贸易协定
新华社十二日讯 据塔斯社开罗十一日讯: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经济代表团和埃及经济代表团进行谈判之后,埃及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十日在开罗签订了一项长期贸易协定和一项短期贸易协定。
在长期协定上签字的是埃及工商部长努赛尔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副总理兼对外与国内贸易部长亨利希·劳。
在短期协定上签字的是埃及工商部副部长特·霍利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对外与国内贸易部办公厅主任麦凯尔。
签字后发表的联合公报指出:“由于双方在谈判中表现了合作和善意的精神,谈判在对双方有利的情况下圆满结束。”
“埃及日报”报道,埃及工商部长在九日对报界说,埃及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之间的长期贸易协定规定在三年期间内双方各进行价值六百万埃镑的货物交换,短期贸易协定规定在一年内每方进行价值三百万埃镑的货物交换。
这位部长又说,埃及将向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出口棉花、棉纱和纺织品,以换回矿产品、肥料、化学品和机器。


第4版()
专栏:

  联合国大会政治委员会开始讨论朝鲜问题
新华社十一日讯 据塔斯社纽约十日讯:联合国大会政治委员会九日开始讨论哥伦比亚代表提出的主张政治委员会开始讨论朝鲜问题的建议,这个列在议程中的问题包括以下三项:联合国朝鲜统一复兴委员会的报告,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报告和朝鲜前战俘问题。
在哥伦比亚代表发言以后,苏联代表马立克发言。他指出,在上次审查关于政治委员会的议程项目的讨论程序问题时,苏联代表团曾经建议开始讨论裁军问题。马立克说,由于考虑到政治委员会上次的决定,我们现在对这个问题不提出正式的建议,但是我们仍然认为:政治委员会如果能够开始讨论裁军问题,那是适宜的。
英国代表狄克逊反对苏联的意见。
印度代表梅农指出:裁军委员会直到现在还没有向大会提出应当由政治委员会进行讨论的报告,他主张必须尽快提出这个报告。
委员会不经过表决就决定开始讨论朝鲜问题。接着发言的叙利亚代表舒凯里建议邀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南朝鲜的代表参加讨论朝鲜问题。舒凯里申述他提出这个建议的理由说,政治委员会将讨论的这个问题是同整个朝鲜的命运有关的,所以应当听取双方的意见。他着重说,拒绝倾听某一方的意见是很不公正的。他指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缔约一方,政治委员会不能忽视它的存在。他说,邀请北朝鲜的代表参加讨论朝鲜问题,将是向在朝鲜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的方面迈进一步。
在叙利亚的动议提出后,美国代表华兹沃斯提出了延期讨论这个动议的建议,他的借口是,美国代表团中负责这个问题的人没有能够出席会议。华兹沃斯说,美国代表团对叙利亚代表的建议有“很大的反对意见”。英国代表狄克逊支持美国代表的意见。
政治委员会最后决定在十日下午会议上继续讨论邀请北朝鲜和南朝鲜代表参加讨论的问题。


第4版()
专栏:

  我国文化代表团到达平壤访问
新华社平壤十二日电 根据中朝文化合作协定一九五五年执行计划来朝鲜访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代表团一行六人,由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副部长韦悫率领,在十一日晚乘北京—平壤直达列车到达平壤。
前往车站欢迎的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文化宣传相许贞琡,外务省副相李东建,教育省副相张益焕、李乐彦等共一千多人。我国驻朝鲜大使潘自力也到车站欢迎。
在平壤车站举行了欢迎仪式。朝鲜文化宣传省副相郑律和中国文化代表团团长韦悫相继致词。
代表团在朝鲜将进行一个月的访问。在此期间,代表团将和朝鲜教育、新闻、文艺界人士广泛接触。新华社更正
八日新闻稿“卡冈诺维奇在莫斯科十月革命节庆祝大会上的报告(摘要)”稿(载八日本报四版)中“煤——八十天”应为“煤——八天”。


第4版()
专栏:

  十月革命节在莫斯科
  红场上受检阅的炮兵部队。乌斯基诺夫摄(真理报专稿)
  红场上的莫斯科劳动人民游行队伍。乌斯基诺夫摄(真理报专稿)
  在斯大林汽车工厂实习的中国实习生在游行队伍里。
         祖 宁摄(真理报专稿)
为庆祝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三十八周年,十一月七日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和游行。图为在列宁—斯大林陵墓检阅台上的苏联党和政府的领导人(自左至右):麦列茨科夫、比留佐夫、布琼尼、日加列夫、巴格拉米扬、伏罗希洛夫、朱可夫、赫鲁晓失、布尔加宁、米高扬、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别尔乌辛、萨布罗夫、谢皮洛夫、波斯伯洛夫、阿里斯托夫、库切连科、捷沃西安、洛巴诺夫、赫鲁尼切夫、柯西金。
基斯洛夫、乌斯基诺夫摄(真理报专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