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5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社架子”要建立生产秩序
为了力求不误生产,浙江省上虞县前村乡的七个正在建社的“社架子”,在建社过程中就已经实行了统一生产、集体劳动。但是,由于还没有建立劳动组织,人多事杂,干活没个头绪。同时,由于田里正长着的庄稼仍归社员个人经管,私人生产同社内生产常闹矛盾。有些社几十个劳动力的工作都要由社主任一人每天分派,每夜评分,弄到深更半夜。有些社员说:合作社好是好,就是熬夜吃不消!有的社员在晚上分工的时候没去开会,第二天就只好空起手来。有些社的工分也没人记账。私人的农活闲的时候,大家争着做社里的农活;私人的农活忙的时候,大家都不愿做社里的农活;“社架子”成了“空架子”。前村乡支部在县委工作组帮助下,领导几个“社架子”对当前合作社的和社员个人的生产作了初步安排,分了临时的生产小组,初步建立了生产秩序。这样,在建社过程中,不但把合作社的生产和私人的生产都搞好了,还提高了社员们把社办好的信心。


第2版()
专栏:

  需要这种辅导员
不久以前,山西省榆次县在训练已经搭起架子的一百二十个新社领导骨干的时候,聘请了二十一个老社社长,担任训练班的辅导员。经过他们的辅导,不但教员讲授的党的合作化方针、政策和办法,学员们比较容易领会,而且他们传授的办社经验,也容易被学员们接受。因此大家普遍反映:这次训练,道理有道理,实际有实际,回去要保证办一个成一个。
聘请老社社长作新社骨干训练班的辅导员有很多好处:可以解决训练班领导力量不足的问题;可以提高训练班的教学质量,可以增强老社帮助新社的责任感。
为了推动农业合作化运动,老社可以作很多事情。在训练干部的工作中,也不能忘了他们的作用。


第2版()
专栏:

  统筹饲草
山东历城县港沟乡建国农业生产合作社去年秋天扩大到四十四户的时候,社内共有公有牲口四头,社员私养牲口九头。公有牲口到第二年麦收前共需饲草两万斤,社内除从秋收柴草中留一万斤以外,其余决定由新社员凑集,作为投资,但仍由社员各自保存。私养牲口由社员自己筹划,社内不管。赶到今年春耕开始,社内存草喂光的时候,新社员投资的草也当柴烧完了,结果社内不得不花三百多元买饲草,增加了生产成本。社员私养牲口也因缺草卖掉三头,使二十多亩春地没有及时耕种。
今年他们接受了去年的教训,麦收的时候社管理委员会就决定把麦穰、麦糠留在社内作饲草,社员私有牲口饲草也由社内统一安排。秋收开始以后,又及时研究了饲草的储备问题。现在,这个社已经扩大到七十户,社内公养牛九头,社员私养驴六头,到明年夏收共需饲草六万一千多斤,麦秋两季所储备的麦穰、麦糠和高粱、玉米、谷子等作物的秸、叶、糠等已有五万二千多斤,还差八千多斤,由新社员凑集补齐,作为股金。
由于社管理委员会有计划地及早地解决了牲口饲草问题,新老社员情绪都很安定,认为喂养牲口和按时春耕生产都有了保证。凡有类似情况和问题的地方,如果群众愿意,也可以这样办。


第2版()
专栏:

  我们是怎样为农村经济服务的
  河北省工业厅厅长 温光中
地方工业究竟应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我们到去年下半年才得到了正确的解答。
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年间,我们只是盲目地跟随市场跑,市场上什么东西卖得快,就建立什么工厂。
一九五一年到一九五二年,中央提出了地方工业要面向农村。但是我们不了解农村需要,又不调查研究,只凭主观想像盲目地建厂。我们建立过一座步犁工厂,生产了半年多,产品堆积如山,销不了,只好关门。又建立了一座喷雾器工厂,半年多时间中生产的产品,本省五年也用不完,也被迫关了门。
必须寻找新的出路。于是,我们的眼睛就转向了外地和中央:打算在城市里和全国范围内找销路,碰到困难就请求上级来解决。这样做的结果,给生产带来了不少困难:第一、原料供应、成品推销以及生产任务的分配,事事都要依靠中央,中央给的复杂活干不了,简单活不够干,许多厂常常处于“挨饿”状态。第二、因为设备、技术、运输条件等各方面都没有中央国营工厂好,制造同样的产品,质量就低,成本就高,再加上长途运输,产品销路很不好。
碰到了这一系列的困难后,我们开始感到:依靠中央来解决原料和任务问题,不是地方工业的发展方向,需要在本地找出路。这时,恰好中央提出了地方工业必须“贯彻为农村经济服务并同农村经济密切结合”的方针,这一指示和我们在实际工作中碰出来的体会接了头,使我们对地方工业的发展方针开始有了比较完整的认识。
领导人员认识了这个方针,但是,要在全体工作人员中,在实际工作中贯彻执行这一方针,却不是容易的事。一提起“为农村经济服务”,大家就联想起过去开厂关厂的事,觉得重走老路,走不通。有的人以为在大规模的经济建设中,工业建设上的需要远远超过农村中的需要,农民的购买力低,因此目前地方工业的主要市场在城市而不在农村。还有不少同志有资本主义经营思想,愿意做固定的产品,不愿意打杂;愿意制造,不愿意修理;愿意作大批的,不愿意作零星的;愿意作产值大利润高的产品,不愿意作产值小利润低的产品;愿意作周转快的产品,不愿意作周转慢的产品(农具的销售有季节性,一年的活要压半年);愿意做现成的,不愿意自己去创造研究;愿意上级或商业部门包销,不愿意直接同农民打交道。这些思想都相当地根深蒂固。
对于这些错误的思想,我们反复地进行了批判。再加上当时许多工厂由于面向城市,没有活干,大家觉得干点总比不干强,也被迫“面向农村”,特别是省委和各个地委、市委都严格督促各企业认真执行这个方针。这样在各方面的推动下,各个企业的眼睛就开始转向了农村。而一接触了农村实际,受到了实际的教育,便体会了中央方针的意义,资本主义思想便逐渐地扭转过来。
在大家初步奠定了为农业服务的决心以后,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农民到底需要些什么,需要多少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省一级机关组成了七个工作组,访问了七百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和其他单位以及四百多个个体农民。各专区和各市所属的机器厂和铁工厂一共三十六个,就有二十七个厂组织了农村访问小组,分赴山区、平原区、旱地区、水地区、砂土区、黏土区的县、区、乡、村进行调查访问。仅沧县、天津、唐山、邢台、保定五个专区,就访问了五十三个县,五百七十七个供销合作社、农业生产合作社和农业生产互助组。
访问组最初下去是单纯地调查农民需要什么。但是一调查,群众就反过来问我们:你们有些什么?好使不好使?效能有多大?拿来给我们看看。于是我们的访问又深入了一步:携带着新产品,去集市、庙会、物资交流会或社员大会上进行表演、宣传,邀请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社长和劳动模范到工厂参观,交换意见。在这样的基础上,再进一步访问:你还需要什么?在深入的访问中,发现农民买去的步犁、铡草机坏了不会修理,便放起来不用了。于是我们又进一步带了技术人员、技术工人、机器零件和工具,在访问的时候结合修理和进行技术传授。
这次访问收获很大。首先是密切了工农关系,企业在群众的批评和监督下克服了资本主义经营思想,提高了产品质量,打开了销路。我们在访问中给群众无偿地修理农具并传授技术,农民非常感动。有的社员说:工人老大哥带着新农具来访问,还给我们修理农具和教给修理手艺,这真是百年没有的事。霸县的农民问访问人员:你们说加强工农联盟,是真的还是假的?访问人员回答:当然是真的。农民说:既然是真的,为什么我们在冬季组织打猎向你们要铁砂子的时候,当我们的庄稼生虫要求你们制造碾子碾信石的时候,当我们防汛紧急要求你们制造油锤的时候,当生产合作社成立向你们购买铁钟的时候,始终见不到你们一封回信呢?农民们批评我们做的洗脸盆底不平,锅是歪的,又容易漏,铡草机的刀片软,切片机切得不匀。这些批评大大地教育了工厂的领导人员。他们认识到了自己过去对满足群众的具体需要注意不够,并且更深刻、更具体地认识到为农村经济服务的重要。各厂职工的骄傲自满情绪也初步得到克服。过去大家听到群众反映产品质量不好,总认为农民“吹毛求疵,爱找毛病”,或者认为“农民不懂眼,瞎挑毛病”。访问以后,在具体事实面前,再不能不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开始考虑如何改进自己的产品质量了。工人们说:如果咱们再造质量低的产品,工农联盟的损失就更大了。而按照农民要求改善产品质量规格之后,群众都非常喜爱,争着购买。保定工农铸造厂过去不理睬农民愿意要小锅的要求,关门造大锅,结果生产多少就积压多少;访问以后,修改了计划,每月的销售量都超过了预计。在这次访问中,沧县专区同各农业生产合作社、供销合作社签订了铡草机八百一十九台,铁锨二千四百把,锅二千六百口的合同。天津专区同文安县大流镇一个社就签订了价值一千三百元的产品供应合同。邢台专区签订了十六份合同,包括铡草机六百台、铁锅一万一千口、铁盆一百零五个,铸铁零件五千三百八十三斤,还有很多的耘锄、犁铧、切片机等。
这次访问还使我们初步摸清了农民的需要。随着农业合作化运动的不断发展,农民向我们提出了一系列的新的要求。这种要求越来越多,绝不是我们所想像的农村里只需要简单的犁、耙、镰刀、锄头。而且,随着合作化程度的不同,耕作任务的不同和地区的不同,在品种、规格上的要求也不同。例如,国家提倡密植,农民就要求密植耧、小垅耘锄;国家号召满苗,农民就提出要移苗器、补苗器、定苗器;国家号召种植油料,农民就提出要刨花生机、点种机;国家要求多植棉,农民就提出要棉花播种机、摘棉花机。这些要求不仅多种多样,而且数量也很大。
在生活资料方面,也不仅仅是一般的提高质量、降低成本的问题,而是要在品种、规格上满足农民不同的要求。如农村需要开襟带扣的绒衣,可是工厂只做钻筒的,群众不愿意买。搪瓷制品我们多生产白色的、双料的;而农民多喜欢花的、单料的(因为便宜)。这都说明我们还没有十分注意使工业生产和农民的生活水平、生活习惯相适应。
了解了群众需要以后,我们紧接着就研究试制各种新产品。事实证明,以我们现有的技术水平,只要密切联系农民,是可以完成这项任务的。我们采取的具体办法是:一、成立肥料研究所,集中技术人员专门研究利用本省资源生产肥料的问题;二、分工研究群众的发明创造,指定专门的工厂负责同发明者联系和研究、试制(河北省农民和工人群众的创造热情是很高的,几年来提出的创造发明建议多达数百件);三、组织访问,新产品试制成功后拿到农业生产合作社去试验,通过这些办法使我们的技术研究同农民的实际经验结合起来;四、加强同邻近地区和学术机关的联系。
运用这些办法,一年来我们已经试制成功了十五种新式农具,正在试制和研究设计的有二十二种。在手工业工具和生活用具方面,已经试制成功的有四种;正在试制和设计研究的有九种。在动力机械方面,已试制成功三种。在灌溉机器方面,试制成功了五种。在肥料方面,也正在试制和研究调查。
目前河北省的地方国营工厂,凡是积极转向为农村经济服务的,已经基本上摆脱了“挨饿”状态。但是,已试制成功的新产品还需要努力降低成本和售价,改进规格和质量。同时还要大力组织表演,在农村中宣传推广;否则虽然制造成功了,广大农民不知道,工厂仍然不能大批生产。
我们执行“为农村经济服务并同农村经济密切结合”的方针,还只是在制造农业机械方面取得了初步成绩。但是,这一年多的实践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使我们清楚地看到:如果继续照着这条道路走去,地方工业的发展前途是无限广阔的。不仅销路将一年年增加(如省人民委员会最近决定要在今后二年中推广七万部无井水车,需要八个工厂全力进行生产);就是原料,在当地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例如油料,农村中每人保留三斤,河北省三千六百万人,就有一亿多斤。但是群众目前把这些油料处理得很坏。有的是粗榨,出油率很低;有的甚至直接作了肥料,浪费很大。麦子分散磨面,不仅出粉率低,主要是在人力、畜力方面对农业生产的影响很大。但是农民不愿意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因为他们不只是要油和面,而且要油饼和麸皮。如果我们在不排挤手工业和改造、提高手工业的原则下,举办一些小的榨油厂、面粉厂,就地加工,把油饼和麸子一并交给本人,农民一定很欢迎,工厂的原料问题也解决了。至于其他的资源和可资利用的废物废料,城市中和农村中更是俯拾即是。例如农村中的胡麻秸、棉花秸,城市中工厂的废料及污水等,都可以利用。
一年多实践的初步成果证明:如果地方工业部门认真执行为农村经济服务的方针,就能够对保证农业增产和推动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起很大的作用。行唐县五一农业生产合作社今年用一台七马力锅驼机灌溉九百亩地,每亩小麦可增产七十六斤。石家庄市西三教村赵明来农业生产合作社用一台七马力锅驼机浇菜园,每天的费用比用同样效力的十台水车节省三十五元,还能增加收成百分之十。保定市郊区东高庄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许义山在一次会议上向农民介绍了保定市新农具展览会的情况,当场就有十户农民要求入社。新入社的农民蓝树桐说:“要想使用机器,增加产量,不入社就是不行。”随着动力机器的下乡,农村使用小型机器的农产品加工工业也有了发展。行唐县五一农业生产合作社用锅驼机带动轧花机,每天可轧籽棉八千至九千斤,顶五十至六十人的劳动。他们同合作社订了加工合同,每天得的加工费够全社四百九十五人的食粮费用。
我们的经验是:在执行为农村经济服务的方针的时候,必须注意对各种经济类型的工业作统一安排,要充分利用私营工业和手工业的力量。地方国营厂矿在设备上、技术上一般优于私营工业和手工业,因此地方国营机器厂和铁工厂的重点应该是研究和生产新式农具。至于个体农民所需要的旧式农具,应尽量让给私营工业和手工业去生产,并广泛地吸收他们参加农具修配网,或经过组织协作,用大厂带小厂的办法来解决它们的生产任务问题。所谓统筹兼顾、统一安排,决不是消极地分饭吃,只有认真地执行为农村经济服务的方针,才是统筹兼顾、统一安排的积极作法。我们一年来的经验证明,每试制成功一种新式农具,就能解决好多厂的生产问题。如今年试制成功了无井水车,明年就需要组织十来个厂全力生产,才能满足群众明年的需要。
新农具一推广,就发生了修配的问题。这个任务只依靠少数正规的工厂不能解决,因为我们不可能每隔几个村就盖一个工厂;而手工业是分散的,生产方式是流动的,最适合担任这件工作。现在我们已按照“发挥地方工业中各种经济类型的整体作用”的精神,建立了包括六百多个点的修配网,以地方国营、合作社营的较大工厂为核心,负责供应零件,传授技术。各个城镇设修配站,由手工业联社或私营工厂担任。围绕着修配站,还有由小手工业者——铁匠炉担任的流动修理小组。过去没有把修配工作组织起来,农民要配一个螺丝都要出很高的价钱。更多的是根本没法修。现在修理农具方便得多了,修配价格已降低了百分之十七。天津专区的修配网,在一个月内就为农民修配了各种农具八万二千一百五十一件。这种修配网不仅解决了农民的问题,也解决了私营铁工业和手工业的生产任务问题;而且,通过这种形式把它们组织起来,也便于对它们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第2版()
专栏:

  小钢磨
上图是河北省天津专区杨柳青铁工厂制造的小钢磨。用锅驼机、柴油机、煤气机都可以带动。磨扇直径只有九英寸,每小时可以磨二百斤玉米面(普通石磨一天最多能磨一百斤)。筛子也是自动的,两层罗,上层出皮,下层出面,最底下出罗底,都自动流入簸箩里。一台小钢磨价值一百一十元。和普通石磨比较,小钢磨只要七元半钱的人工、燃料费,就可以磨三千斤面;而用石磨就需要八十四元。而且,钢磨的磨扇两面都能用,可以磨三万斤玉米才磨钝;而用石磨一星期就会磨钝,重新打一次要花两元钱手工。


第2版()
专栏:

  “新疆羊”的故乡
  尚炯 练善
在祖国西北边疆伊犁河谷平原的东部,距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首府伊宁市约三百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块富饶、美丽的平川,这就是巩乃斯川。从巩乃斯川往北走,前面是一望无边的大草原。在这个草原的尽头,隔巩乃斯河可以清楚地看见对岸草原上,矗立着一幢幢雪白的房舍。这就是全国闻名的“新疆羊”的故乡——地方国营巩乃斯种羊场的所在地。在这里,两年以前培育成功了我国第一个最优良的绵羊新品种——“新疆羊”。
在一九四九年以前,这个地方只是一片牧草衰枯的荒草滩,种羊场只有几间破破烂烂的房子。如今这里不仅变成了长满丰茂、碧绿牧草的大草原,而且在方圆二十多里的草原上,种羊场已经修建起了一座一座崭新、漂亮的房舍。从一九五三年到现在,场里陆续修建了绵羊人工授精室、产羔圈(可兼做配种室和过冬圈)、公羊圈、药浴室、兽医工作室以及职工宿舍和办公室等等。建筑面积共约七千多平方公尺。
过去这个场里只有十多个干部,兽医和技术干部更特别缺乏。现在,干部已增加到二十三人,其中技术干部和兽医就有十三人,他们绝大部分都受过专科以上学校的专门教育。更重要的是,随着企业化经营方针的贯彻执行,到今年这个种羊场不仅将不再依赖国家投资,而且开始给国家上缴利润。八月间,当“新疆羊”羊毛丰收以后,场里就已经给国家上缴了利润十万元。
由于职工人数的增加,设备、器材的日趋完善和生产经营管理的改善,巩乃斯种羊场繁育“新疆羊”的工作,在短短的几年内就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现在全场共有“新疆羊”种羊一万五千多只(不包括历年和今年已经出场的羊只),较一九四九年全场羊只增加了将近一倍。
“新疆羊”的育种工作开始于二十年前(一九三五年)。当时,新疆省土产公司从苏联输入了六十只“高加索”种公羊和少数“普利阔斯”种公羊,用来分别同当地的“哈萨克”羊和“蒙古”羊进行杂交。这一工作一开始,就得到了苏联专家伟尔明切夫和毛切诺夫两同志的具体帮助和指导。到一九三八年,又选择了两个父系的杂种母羊一千九百只,继续用“高加索”和“普利阔斯”种公羊进行杂交。一九四一年,苏联专家特罗依茨基同志来新疆,继续有计划地进行育种工作。他从“高加索”杂种第四代公羊中,选出最好的九号公羊一只跟同代优良母羊二百五十多只进行交配。结果它们后代的生产性能较其他杂种羊优良,便固定了这一批羊的生产性能。这对“新疆羊”的育成起了决定作用。这期间,特罗依茨基同志做了许多艰苦的工作。一九四三年,因为盛匪世才暴露了反革命的真面目,迫害和摧残一切进步事业,特罗依茨基同志不得不终止“新疆羊”的育种工作回国。直到一九四九年新疆解放后,“新疆羊”的育种工作才又恢复起来。
一九五三年,苏联专家特罗依茨基同志应我国聘请再度来到新疆,参加了这个工作。经过仔细鉴定,终于最后确定“新疆羊”确实是一个新品种,是我国的第一个最好的细毛羊品种。一九五四年三月二十日,我国中央人民政府农业部宣布,把这种细毛羊正式命名为“新疆毛肉兼用细毛种羊”,简称“新疆羊”,同时宣布取消原名“兰哈羊”或“兰哈杂种羊”等名称。至此,“新疆羊”才开始在全国享有盛名。
“新疆羊”的育成,是我国畜牧业发展中的一项振奋人心的重大成就。“新疆羊”羊毛的质量,已经大大超过了号称“世界第一”的澳大利亚羊毛。过去我国绵羊的产毛量大都很低,而且毛质粗,毛的匀度不一致,不适于纺织细薄呢绒,所以呢绒纺织,大都依赖国外输入细羊毛。“新疆羊”的育成,对于逐步改变我国呢绒纺织原料对外国的依赖性,促进我国呢绒纺织工业的发展具有重大作用。
由于“新疆羊”具有很多优点,在推广和繁殖中,深受全国各地广大各族农牧民群众的喜爱和欢迎。几年来,仅巩乃斯种羊场推广出去的“新疆羊”种羊,就有一万二千多只。各地牧民用“新疆羊”积极进行了改良土种绵羊的工作。光新疆境内各族牧民最近几年内,就用“新疆羊”改良了五十五万多只土种绵羊。这对增加牧民收入和增产更多的畜产品支援国家建设起了重要作用。今年,巩乃斯种羊场为了支援新疆各地改良土种绵羊五十一万只,又精选了三千一百八十多只优良“新疆羊”种羊,供应各地配种的需要。其中有一千零七十九只“新疆羊”母羊今年还是第一次出场。这一批母羊将完全交给各地国营牧场,由各地国营牧场用“新疆羊”种公羊同它交配,以扩大“新疆羊”种公羊的繁殖范围。
巩乃斯种羊场为了进一步满足新疆境内和全国各地用“新疆羊”改良土种绵羊的需要,已经根据“新疆羊”的生产性能,制定了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五七年的四年育种计划,在现有基础羊群中挑选了最好的一级母羊七百多只成立了育种群,把其余母羊作为繁殖群。根据这个计划,四年育种工作完成以后,育种群和繁殖群的后代的生产性能,无论在毛或肉的产量、质量以及繁殖率等各方面,都将获得进一步提高。
现在,当我们回忆起一九五三年第一批“新疆羊”空运东北,到现在时间仅仅过了两年左右,而“新疆羊”就已经牧放在祖国的东北和西北各省广阔的草原上了。由此可以想见,随着巩乃斯种羊场四年育种计划的完成,“新疆羊”必将更加普遍地、大量地在祖国所有的草原上繁殖和成长起来。(附图片)
  巩乃斯种羊场的新疆羊 新华社记者 王平摄


第2版()
专栏:

  全国七条主要铁路的全线和区段修建复线
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规定的在七条主要铁路干线的全线和运输能力不足的区段修建的复线,现在已经有北京到山海关和沈阳到山海关的全线复线全部完成,长春到大连的全线复线和北京到汉口间的区段复线工程也在最近开工。京汉线保定南北四个工地上的工人,目前已经完成了新建桥梁的打桩任务。长(春)大(连)线太平山以南五十多公里的地段也已经开始铺轨。此外石家庄到太原的区段复线工程正在做施工准备,京包线和陇海线的区段复线也在设计中。
这些复线修通以后,对提高我国运输能力和完成运输任务将起重大作用。其中仅沈山线的锦州到大虎山间的运输通过能力就可以提高百分之八十八点九。最近提前施工的京汉线区段复线和长大线复线等,都是连接着几条主要干线,贯穿数省和支援重点建设,并同水陆联运、国际联运有直接关系的大动脉。 (人民铁道报编辑部)


第2版()
专栏:

  南昌“八一”大桥开工改建
南昌市“八一”大桥改建工程十一月七日正式开工。二十多种施工机械已大部进入施工现场。来自全国各地的三十多个工种工人已走上工作岗位。
改建“八一”大桥是南昌市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内的一项巨大工程。南昌是江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八一”大桥又是连系全省公路交通一座重要的桥梁。这座桥修建于一九三七年,解放前曾先后遭受国民党反动派和日本帝国主义两次严重的轰炸和破坏。解放后,虽然经过历年补修,维持了交通,但因桥身桥墩受损过重,不能适应运输要求,加上桥孔小,在洪水期间大船就不能通行。现在为了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要求,决定把原来大桥的木桥面改为钢筋混凝土桥面,桥宽由七点九二公尺扩宽到十公尺,并新建三座桥墩和部分加固桥墩,钢梁也进行新建和改建。新修建的“八一”大桥,并可以保证在洪水期间桥下的安全航行。
改建“八一”大桥工程计划在明年九月底前全部完成,国庆节正式通车。(本报驻南昌记者)


第2版()
专栏:

  甘肃完成五个草原勘查工作
甘肃省畜牧厅和有关单位组成的草原调查队,最近完成了河西走廊肃北蒙族自治县和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的一些草原的调查工作。他们先后测量、勘查和重点了解了盐池湾、鱼儿红、祁连山北麓、托莱等五个草原。面积共有一万七千多亩。这些草原面积都很辽阔,牧草丰茂,营养价值很高,群众很少利用,将来有很大的发展前途。同时,这些草原接近玉门油矿和其他矿区,畜牧业发展起来后,可以大量供应工矿区的肉食和奶品。现在,草原调查队的人员正和有关机关研究、分析、鉴定这些材料。待这一工作完成后,便要作出合理利用这些草原以发展畜牧业的规划。(本报驻兰州记者)


第2版()
专栏:

  浙江络麻比去年增产一倍
主要产麻区浙江省今年络麻又获丰收,全省络麻的总产量比去年增加一倍。
据该省萧山、绍兴、上虞三个县二十二万多亩络麻的收获量统计,平均每亩产量达四百五十一斤多,最高的萧山义蓬区新民农业生产合作社二百二十八亩麻田平均每亩产量达六百零七斤。今年该省推广的五百多亩新丰青皮、白莲芝、吉口黄麻良种,生长也很好,杭县临平区红旗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新植的一百五十亩白莲芝,平均每亩产量达六百斤,最高的到七百五十斤。
络麻是麻纺工业的主要原料,也是沿海渔民编结渔网的原料。浙江省农业厅为了增加单位面积产量支援工业建设,今年除了领导麻农选用良种做到适时播种、条播密植和合理增施肥料等技术措施外,并指定红旗、火星、新民三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和一个国营农场繁殖新丰青皮、白莲芝、吉口黄麻良种,预计明年良种可增植一千二百亩。到一九五七年可达二十五万亩。
(本报驻杭州记者)


第2版()
专栏:

  内蒙古自治区甜菜丰收
内蒙古自治区今年种植的十一万亩甜菜获得丰收,据初步估计,每亩在三千斤以上,有的竟达一万多斤。呼和浩特郊区红星农业合作社三百亩甜菜平均在八千多斤以上。目前,农民们已开始收获甜菜,支援国营包头糖厂开工生产。萨拉齐县鄂尔格逊镇三百九十名妇女组织了二十二个削甜菜小组,并展开切削竞赛。卓资县红星农业合作社和东滩乡第二农业合作社的社员们把甜菜上的虚根削净,泥土刮净、好把甜菜圪塔干干净净地送进糖厂。
(本报驻呼和浩特记者)


第2版()
专栏:

  “不领原材料工作日”在沈阳变压器厂
  文天申
车工们从值班工段长黄金山手里接到料头以后,立刻在自己心爱的车床上插上了红色的“不领原材料工作日”的旗子。
自从今年七月十三日金工车间第一工段首先学习苏联莫斯科“巴黎公社”制鞋厂“不领原材料工作日”经验以来,全厂已有八个车间、三十个生产小组进行“不领原材料工作日”的生产。金工车间的工人们到十月二十日止,已做了二百五十六个“不领原材料工作日”。在十月的最后十天中,他们还要争取完成十一个“不领原材料工作日”。这样,全车间就可以在十月份争取节约材料费三千八百元。
十月二十一日,金工车间有十一台车床进行“不领原材料工作日”的生产。在一台焖罐车床旁边,我见到车工阎富余,一位最先在金工车间试行“不领原材料工作日”的青年工人。这一天,正巧是他实行第八个“不领原材料工作日”的生产。他正在精神贯注地扶着车刀手把,加工变压器上的一种轴套固定圈。铁屑一丝丝地从工作物上落在床前。为了使工作物更加光滑些,他经常细心地用刷子在加工部件上浇上一些乳化油。
为了节约料头,阎富余最近和车工刘廷举共同改进了好几种刀具和操作方法。例如把过去厚的反切刀改为薄的直杆刀后,可以使原先只能出五个活的料多出两个活;他们把六公厘厚的切刀板改成三公厘厚的以后,由于吃刀面小,每截一个活,就可省出三公厘的料头来。过去加工变压器上的“转轴” 必须经过切料、打眼二道工序,一百七十公厘的元铁只能做一百四十三公厘长的活,现在改用顶尖顶的操作法,一次就能出成品,并能节省二十七公厘长的可作卡料用的料头。这些节约原材料的办法,已经被其他车床的工人广泛地运用了。
跟阎富余在一台车床上工作的张庆贵,在“不领原材料工作日”里,忽然想到一次领两个“顶触柱”(他所做的活)所需的铜棒。棒料长了一倍,截下两个活后剩下的料头也长些,可以更有效地利用。他曾经利用这样的料头生产了二十六个“接线头”部件。
在阎富余车床的右侧,车工李春绵从上午五点钟上班以来,在六小时的时间里,已经把五十七个在生产过程中节约下来的料头制成了五十七根“长轴”。车间的同志告诉我,四年前,他还是一个农村的小伙子,一九五二年才从技工学校毕业。以前,他加工“长轴”,要十二分钟才能做一个,现在六、七分钟就能做一个了。
在车间的办公室里,我看到一张统计表——上面用数字说明:六月份,车间在开展“不领原材料工作日”前,废品率是百分之零点五三;自从七月份开展了“不领原材料工作日”以来,到九月份为止,废品率已经降低到百分之零点三一。原因是工人们为了一点一滴地节约,提高了技术,同时工人们觉得大家都在争取多利用料头,如果再出废品,就太不像话了,所以干活时特别细心。这一切变化反映在车间成本上,就是九月份车间实际成本比计划成本降低了百分之八。
十月二十一日这一天,整个变压器厂节约的材料供给了二十六个“不领原材料工作日”的活动,为国家节约了材料费一千零八十一元八角。像这样的“不领原材料工作日”如果在沈阳以至全国都开展起来,它就能够为我们的祖国积累更多更多的财富。


第2版()
专栏:

统销不是尽量少销
据九月份的统计,甘肃省油脂公司只完成了全年销售计划的百分之四十二。是公司里没有食油吗?不是。是农民不需要食油吗?也不是。临夏县有一个农民,要办喜事,按照“特殊用油”的规定,他可以按照需用量买十斤。可是,申请买油十斤的条子,到了乡干部那里,一笔给减成五斤。到了区上,区干部对于统销政策的精神“掌握”得更紧了,又削减了四斤。然而,区上批的,也还不能算数,最后的大权在供销合作社。有时候,批下来四斤,只卖给一斤;有时候,批下来一斤,只卖给四两。今年,国庆节的时候,省人民委员会规定增加供应每人食油六两。可是,这个规定可能被下级认为“太浪费”了,同心县就修改了这个决定,每人只加三两;岷县办得更干脆,决定对农民一律不增加。
也许,我们这些基层组织的工作同志,自以为是一片好心,给国家压缩了食油的供应量。其实,他们没有真正懂得国家的统购统销政策,结果适得其反:既没有完成国家的食油销售计划,又破坏了统销政策和政府的威信,引起人民群众的不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