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5月28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抢修平保段的筑路工程队
北平至保定是河北省主是干线之一段,名为平汉铁路,全长(平、保)三百多里。敌人占据平保时,因了战争的关系,已是一年七个月不走车了。
自从解放后,为了便利交通,繁荣新经济,恢复和修筑就成为极其重要之工作,故全段工人在铁路交通部领导下开始迅速的修筑。从三月二十五日起至今不满二个月的过程中,铁路很快就通车了。
在工人建修铁路的一段工作中,他们发挥了高度的创造性和积极性,并克服了很多困难,工人们伟大的力量澎湃的生长着发挥着。
  作者袁浩(附图片)
平保段筑路处第二工程队筑路情形。(图示)
这是工人们在将由乡村农民送来至路边的铁轨,搬运到列车上去。
(一九四九年五月三号于平保段徐水地带摄)


第4版()
专栏:

  中国历史教程绪论
吴玉章
二、研究中国历史的方法(续三)
我们认为:只有用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来研究中国历史才是唯一正确的立场与方法。
“什么是辩证唯物主义呢?
什么是历史唯物主义呢?
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列主义党底世界观。其所以叫作辩证唯物主义,是因为它对自然界现象的看法,它研究自然界现象的方法,它认识这些现象的方法,是辩证的,而它对自然界现象的解释,它对自然界现象的了解,它的理论,是唯物主义的。
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把辩证唯物主义原理推广去研究社会生活,把辩证唯物主义原理应用于社会生活现象,应用于研究社会,应用于研究社会历史。”(“联共党史”,一三三页莫斯科一九四八年版)
“辩证法是导源于希腊文dialego一字,其含义就是进行谈话,进行论战。古代人所谓辩证法,就是以揭露对方议论中的矛盾并克服这些矛盾来求得真理的方术。”(同上,一三四页)
“辩证法是与形而上学根本相反的。”(同上,一三四页)
Ⅰ 辩证法认为:
“既然世界上没有孤立的现象,既然所有一切现象都是彼此关联,互相制约,那末在估计历史上每一个社会制度和每一个社会运动时,当然也就不可如历史家常作的那样从‘永恒正义’或其他某种成见出发,而是要从这个制度和这个社会运动所由产生并与其相联结的那些条件出发。”(同上,一三九页)
因此,孟子所谓:“五百年必有王者兴”的天命论,“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乱。”的历史循环论,以及所谓:“正统偏安”,“大义名分”等等永远不变的善恶的概念,绝对无条件的伦常观念的“永恒正义”的学说,都不合乎科学。
“奴隶制度,就现代的条件来看,是很荒谬的现象,反常的荒诞事情。而奴隶制度在瓦解着的原始公社制度条件下,却是完全可以了解并且合于规律的现象,因为它和原始公社制度相比是前进一步。
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要求,在沙皇制度和资产阶级社会存在的条件下,譬如说在一九○五年的俄国,是完全可以了解的一种正确的和革命的要求,因为资产阶级共和国在当时是前进一步。而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要求,就我们苏联现时的条件来看,却是一种荒谬的和反革命的要求,因为资产阶级共和国与苏维埃共和国相比是后退一步。”(同上,一三九页)
在半封建半殖民地条件下的中国,在过去--在“五四”运动以前,独立、自由、平等的民主共和国的要求是完全可以了解的、正确的与革命的要求,但是,在现在--在世界上资本主义共和国已经过时了,腐化了,而又有了最新式的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现在,在中国也就不是要实现旧式的资本主义的民主共和国,而是要实现新民主主义共和国。
毛泽东同志说:
“现在所要建立的中华民主共和国,只能是一切反帝反封建的人们联合专政的民主共和国,这就是新民主主义的共和国,也就是真正革命的三大政策的新三民主义共和国。这种新民主主义共和国,一方面与旧形式的、欧美式的、资产阶级专政的、资本主义的共和国相区别,这是旧民主主义的共和国,这种共和国已经过时了。另一方面,也与最新式的、苏联式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的共和国相区别,这是最新民主主义的共合国,这种共和国已经在苏联兴盛起来,并且还要在各资本主义国家建立起来,无疑将成为一切先进国家的国家构成与政权构成的统治形式。但是这种共和国,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中,还不适用于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之中。因此,在一切革命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在一定历史时期中的国家形式,唯一的只能是第三种形式,这就是所谓新民主主义共和国。这是一定历史时期的形式,因而是过渡的形式,但是不可移易的必要的形式。”(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
“一切都依条件,地方和时间为转移。
显然,没有这种观察社会现象的历史观点,那历史科学就会无法存在和发展,因为只有这样的观点才能使历史科学不致变成一笔偶然现象的糊涂帐,不致变成一堆荒谬绝伦的错误。”(“联共党史”,一三九页)
Ⅱ 辩证法认为:
“既然世界是处在不断运动和不断发展中,既然旧东西衰亡和新东西生长是发展底规律,那末当然也就没有什么‘永世不移的’社会秩序,什么私有制和剥削制的‘永恒原则’,什么农民服从地主,工人服从资本家的‘永恒观念’。”(同上,一三九页到一四○页)
这就是说:
“资本主义制度可以用社会主义制度来替代,正如资本主义制度在当时替代了封建制度一样。”(同上,一四○页)
Ⅲ 辩证法认为:
“最重要的不是现时似乎坚固,但已经开始衰亡的东西,而是正在产生,正在发展的东西,那怕它现时似乎还不坚固,因为在辩证法看来,只有正在产生,正在发展的东西,才是不可战胜的。”(同上,一三五页)
这就是说:
“不是要指靠社会里已经不再发展的阶层,那怕这些阶层在现时还是占优势的力量,而是要指靠社会里正在发展,具有远大前途的阶层,那怕这些阶层在现时还不是占优势的力量。
在第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当马克思主义者和民粹派斗争的时候,俄国无产阶级与当时占居民绝大多数的个体农民比较起来,还是占很小的少数。但当时无产阶级是个发展着的阶级,而农民却是个日趋瓦解的阶级。正因为无产阶级是个发展着的阶级,所以马克思主义者也就指靠着无产阶级。而且他们并没有弄错,因为大家知道,无产阶级后来已由一个不大的力量发展成了历史上和政治上的头等力量。”(同上,一四○页)
中国的无产阶级,近三四十年来,从很小的力量生长为革命中巨大的历史的与政治的力量,这是为人人所公认的事实,有些历史家只看见过时的、腐化的、正在衰亡的社会现象的一方面,而就以为“世道衰微”、“人心不古”、“江河日下”、“世界末日”等等所谓世界退化是必然的。因而“是古非今”大倡其复古读经等谬论,这是违反社会发展规律极糊涂的思想。
这就是说:
“为了在政治上不犯错误,便要向前看,而不要向后看。”(同上)
Ⅳ 辩证法认为:
“既然由缓慢的数变进到迅速的突然的质变是发展底规律,那末由被压迫阶级所实行的革命的变革,当然也就是完全自然而必不可免的现象。”(同上)
这就是说:从封建或半封建社会到更进步社会的转变和被压迫民族从帝国主义压迫下的解放,也同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和工人阶级从资本主义的压迫下的解放一样,决不能经过缓慢的变化,决不能经过改良的道路来完成的,只能经过封建主义制度或资本主义制度之质的变化,经过革命的道路来完成。
中国近五十年的革命运动之所以未能使中国脱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地位,除了其他重大的原因外,最重要的就是受了改良妥协派的戕害,使革命不能彻底,使中国社会不能起质的变化而得到解放和进步。
这就是说:
“为了在政治上不犯错误,便要做革命家,而不要做改良主义者。”(同上)
  (未完)


第4版()
专栏:

  新儿女英雄传
袁静 孔厥
插图:彦涵
第一回 事变
忽然,黑老蔡直了身子,举起一只手,怪有意思的@着眼睛,说:“好吧!要吃潮脂糕的跟我走!”张金龙一条眉毛压下来,狠狠的说:“姓蔡的,你别开玩笑!”黑老蔡扬着脑袋说:“你们有上级,我们也有上级,要吃潮脂糕,跟我到吕司令那儿吃去!”高屯儿说:“着!吕司令那儿潮脂糕多得很!”门外也都喊起来:“到吕司令那儿去!到吕司令那儿去!”郭三麻子眼睛瞪得跟牛蛋子似的,猛的站起来,对黑老蔡拍着桌子说:“放你娘的屁!我们不认得什么驴司令牛司令!这家伙故意捣乱,把他捆起来!”几个人就冲上来抓黑老蔡。老蔡拿着盒子枪,走上一步,大声喝着说:“谁敢捆我!”刘双喜一伙,有的提着枪,有的拿着手榴弹,都拥进屋里来。
正在这工夫,外面一阵马蹄声,来了三个军人,都穿着灰粗布军装,跳下马,走进院子。头前一个问:“蔡队长在哪儿?”人们说:“在屋里呢。”他跑进屋里,一见黑老蔡,忙握手招呼。黑老蔡高兴的说:“教导员,你们都来啦?”那教导员说:“大队在后面,我们先来跟你接接头。”黑老蔡说:“好好好,咱们过那边谈谈。”就和自卫队招呼他们到西屋去了。这儿,郭三麻子一伙都傻了眼儿。张金龙暗里推推郭三麻子说:“咱们走吧。”三麻子就高声说:“今天时候不早了,明儿个再来要吧!”李六子说:“对,潮脂糕明天再吃!”这一伙毛蛋蛋子,一个个都溜了。
来的是吕司令的一部分队伍;住下以后,专门剿土匪,整顿地方武装。他们派人跟何世雄交涉,要他抗日,要他接受领导,遵守纪律;如果不服从,就要缴他们的枪。何世雄没办法,全部接受了。

腊月初十,黑老蔡打发牛大水到何庄集上买火药。大水买了火药,正在街上走,忽然听见后面枪响,和一阵咪哩嘛啦的声音。赶集的人们纷纷往两边让开,把大水挤到台阶上了。他扭头一看,瞧见李六子端着个三眼枪,在开道冲邪呢;后面跟着六个吹鼓手,吹吹打打,引着一顶蓝轿,和一顶红缎子绣金的花轿;花轿后面跟着好些个挎盒子枪的人们,都很威武的走过去了。
大水想:“什么人这样耍威风呀?”一打听,才知道是张金龙娶媳妇呢,娶的是大杨庄的。旁边有个抱小孩的妇女说:“不是大杨庄的,大杨庄是她姥姥家。”大水听了,心里一激灵,就问:“这家姓什么呀?”那女人说:“许是姓梁吧。”大水说:“该不是姓杨?”女人笑起来说:“那谁知道!”大水迷迷惑惑的想:“不要是杨小梅吧?”他呆呆的望着,那花轿越走越远了。
这当儿,小梅正坐在花轿里淌眼泪呢。她早就听说,张金龙是个不正经过日子的嘎小子⑧。前两天,小梅就躺在炕上装病,用被子蒙着头,不住的啼哭;可是娘也说,姥姥也劝,临了花轿子抬来,也就由不得她了呀!
忽然--咚!咚!咚!三声大炮。轿子落地了。
【注】⑧嘎小子:嘎是坏的意思。
  第二回 共产党
星星跟月亮,
老百姓跟共产党。
——民谚

小梅过了门,当了三天新媳妇,过了三天好日子。第四天,婆婆“要活”了,照老规矩,小梅给她作一条棉裤。婆婆把棉裤翻过来,掉过去,看了又看,就挑开眼了:这儿针脚大啦,那儿絮的不匀啦,刺打了几句。一过了年,小梅走姥姥家回来,就忙活开了。婆婆家人口多,小梅一天要推两回碾子,作两顿饭,还要解苇,碾苇,织一领丈二的席,她可只长着两只手呀!
婆婆家早先原是个富户,在张金龙爷爷手里就败落了,眼下只剩一所破宅院。一家人全靠张金龙在外面讹个钱,诈个财,吃点好的,穿点好的,装装门面。他们可瞧不起“死庄稼人”,欺侮杨小梅。他们吃好的,小梅常挨饿。有一次,公公抽足了大烟,一时高兴,对小梅说:“你碾苇,拿块饽饽吃吧。”小梅刚吃一口,婆婆进来了,发话说:“好媳妇,你长着双管肠子呀?”公公说:“你叫他吃饱了好干活啊。”婆婆撇着嘴儿,不言声。小梅也吃不下了,把饽饽放进篮里就去碾苇。这小媳妇,脑后边挽了个髻儿,穿着宽宽大大的棉袄,一边拉着大石滚,一边掉眼泪。
婆婆还象防贼似的防着小梅,米面全锁在自己的套间里,每顿作饭,都得婆婆亲手舀出来,不许小梅沾手。就连作鞋用的“夹纸”和“铺衬”,也得婆婆拿钥匙开柜取给她。小梅实在受不住窝囊气,跟她男人又说不来个话。那男人脾气大多了,老是拧眉毛,瞪眼睛。小梅在他面前,什么话也不想说,连嘴都快要生锈啦。她想找娘诉诉苦,可是娘回家了,路很远。小梅只好瞅机会,跑到姊姊家哭一顿,躲一躲。大水听到小梅这样受苦,心里很难过;可是小梅已经成了人家的人,他又有什么办法呀!

敌人在头年腊月来进攻过一次,咱们新编的队伍开到滏河边,打了三天三夜,把敌人打退了。这年春天,敌人第二次来,兵力可大多啦,有一千多人,尽是牲口拉的大炮,还有飞机掩护。这边的队伍只有三百多,在河边整整坚持了一天,就被敌人攻过来,占了县城。咱们的队伍就在农村,配合地方党,继续组织群众,发展武装………
县上的宣传队常到申家庄来,还有“女红军”,也穿着蓝制服,打着旗子,在街上喊口号,刷标语,登台演讲。小梅有时候来姊姊家,也跟着去开会,看着那些“女红军”又会说,又会写,还不受压迫,小梅真眼热。再看牛大水,大水头上包着白手巾,身上穿着对襟的蓝褂儿,腰里缠着子弹带,肩上扛着一支大枪,也兴头头的在街上走来走去。连牛小水也参加了儿童救国会,天天上操,唱歌,很热闹。可是小梅在姐姐家住不上三天,婆婆就要打发人来找,好说歹说,怎么着也得把她叫回去。
秋天,农会成立了。黑老蔡调在工作团,管着好几个村。大水在本村农会里也当上了干部。申耀宗在背地说:“吓!这些家伙,瞎字不识,满脑袋的高粱花子,也能干出个事儿来呀?”减租减息布置到村,他更不满意,尽在暗里使绊儿。后来,农会几百人到县上去告他,他眼看顶不住,才老实了;见了牛大水,反而笑嘻嘻的点头招呼。大水可松了一口气;他爹算一算,这几年光利钱滚去了一百挂零,人家攒着文书呢,今年再还不清,地就丢了。可是减了租,减了息,地保住了,还能有碗饭吃。喜得老爹说:“要不是闹农会,人家今年就要掐咱们的脖子啦。好小子,好好儿干吧。”大水工作更上劲了。(附图片)
他们想抓黑老蔡,老蔡喝着说:“谁敢捆我!”
牛大水看呆了:“花轿里该不是杨小梅吧?”
杨小梅一边拉着大石滚,一边掉眼泪。


第4版()
专栏:

  红星星(儿歌)
田奇
红星星,
小红花。
弟弟看见
抢着拿,
妹妹看见
抢着抓;
姐姐看见
来把他俩拉:
“小弟弟,
你别拿;
小妹妹,
你甭抓;
这是爹的花,
爹爹要带它,
带上去参军,
过江打老蒋;
打垮老蒋返回家,
给你俩
拿回一堆小红花!”


第4版()
专栏:

  雨后抢种
陈迹
北平西郊农民、解放军、干部共同抢种,胜利完成了初步播种工作。四月底,西郊第八区人民政府曾召开全体干部会议,动员各村农民点种,打破靠天思想。在这次动员工作中,涌现出大批的生产模范,对于发动农民点种工作起了相当大的带头作用。萧家河妇女会代表白玉珍等自动挑水点种了二亩多麦子,又领着十多个妇女挖青草,供给牲口之用,并以此换取煤炭。萧家河的农民看到白玉珍成功的经验,也多跟着点种起来。于永亭在点种了两亩半地之后,对农民说:“不下雨,咱还不是一样种地。”驻在西郊的某团解放军,也帮助农民挑水、担粪,干部们也多下地挖土、刨土,大大鼓励了农民的生产情绪。本月上旬,曾落了一天雨,他们为要加紧播种,本着自愿原则,组织互助小组,发挥集体工作精神。到了本月中旬,天降大雨,该区人民政府根据点种经验,号召区村干部亲自动手,领导农民突击抢种,有两个参加革命工作没有多久的革命知识份子杜琛和朱潜首次下地耕土,替农民种了一亩多玉米。他们向记者说:“我们下地工作,一方面领导了农民更热情的生产;另方面,我们可以向农民学习些劳动知识。”接着他又兴奋地以手指比喻着说:“我们那村新播种的玉米已生出这么长的苗芽了。”干部李世正在抢种中累病了。农民们说:“咱们的同志整天为咱们忙,东借牲口,西借工具,还要替我们借钱借粮。”大有庄的农民深深的认识到他们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才能翻身。有个年近六十的姓丁的老大娘说:“咱们有了共产党,咱们才有办法,你瞧,抢种不是一个见证吗?”驻在西郊的某团千余个解放军,协助农民抢种,更获得了广大农民的爱戴。他们在大雨之后,每天从清晨到黄昏,毫无倦色地为农民工作。机枪连和炮兵连的军马也被发动起来。有一组解放军在抢种一处土地时,该地主人不在,他们急坏了,跑去找闾长,叫主人赶快回来,他们说:“快,快,现在还不播种,就糟哪!我们不能让这块十来亩地荒废下去。”海甸的农民普遍的称赞着解放军说:“解放军,平时替我们挑水扫地;现在又替我们耕地、刨土、挑粪。”黄庄的张潘氏已六十八岁,只有一个小孩,眼看着她的将要荒旱了的两亩半地在十多个解放军的热情工作下,半天就完成了播种。她说:“这块地,要我母儿两个干,不知道要多少天才能搞好;解放军来了,半天的功夫,给我们搞好了,救了我们母儿俩。”国民党反动派在北平垂死挣扎的时候,曾大批征集了农民的耕具去挖战壕,现在农民们的工具都很困难,他们以劳力代替工具。当解放军看到这样情况时,他们说:“国民党干的混蛋事,我们也得想办法解决,我们替农民干活,就是少工具,我们也可以干,我们的手干吗的?不替农民干活,真是白生的。”他们又说:“我们吃的是农民的,穿的也是农民的。今天我们替农民干活,真是兴奋。”驻在近郊的教导大队、军法处及地工部等单位解放军,亦同样在德胜门外帮助农民点种抢种。教导大队五百余人在大雨后,两天功夫,替农民抢种了一千五百余亩旱地,受到农民的敬爱。
现在,西郊的抢种工作已告完成。从西直门到海甸的旱地,大多已播种了玉米、花生、谷子和白薯。还有一些水田,目前亦无问题。北平市政府为调剂城乡用水,组织西郊水利管理委员会,并决定玉泉山、昆明湖水源在插秧期间,暂不供城内。该两处水源,供给这两万多亩稻田,可以够用了。


第4版()
专栏:人民画刊

北平四郊农民趁雨播种
张力摄
农民趁雨后抢种
解放军帮助农民拉犁、播种
解放军在前面耕,老农跟在后面播种。
解放军帮助农民在菜畦里锄草


第4版()
专栏:人民画刊

出席世界拥护和平大会的中国代表团
(1)世界拥护和平大会中的中国代表团
(2)捷克共产党及政府代表送给中国人民领袖毛主席礼物,并托郭沫若团长向中国人民致敬。
(3)中国代表团返国途中


第4版()
专栏:人民画刊

保定机务段工人们积极擦修新的列车头——保定解放号。看!这是他们在将一个陈旧的机车整理擦修中。
(摄于四九年四月保定市车站机务段)


第4版()
专栏:人民画刊

保定车站电务段工人,在细心检查修理号志机(又名杠杆台)准备通车。
(一九四九年四月于保市车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