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5月28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平市青年
 电贺上海青年解放
【本报讯】平市青年团体联合致电慰问与祝贺艰苦斗争并已获得解放的上海青年,原电如下:上海市青年兄弟姐妹们:
我们同声为中国最大都市上海的解放而欢呼吧!我们今天已经同时站在毛泽东旗帜下了,让我们热烈地鼓掌,紧紧地握手吧。
当上海尚在反动的血腥统治之下,我们无时无刻不为你们所遭受的苦难耽心,当我们听到你们在四月十七日被国民党反动派刽子手陈大庆解散你们的学校,和四月二十五日午夜,二十六日清晨的大逮捕,并勒令十五所大学在四月三十日以前撤离上海时,我们有无限的愤怒和仇恨;当我们听到你们为了保护人民的工厂和学校,起来与反动派作英勇的斗争时,我们又无比的感动和兴奋。
解放后的北平青年工人积极地以新社会主人的资格掀起了生产的热潮;青年学生成千成万的加入了革命的队伍,而在学校的同学们已经建立起新的学习态度,为将来建设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而加倍努力了!
紧随着胜利的欢呼,站在伟大的毛泽东旗帜下,我们愿与你们为消灭反革命残余力量、建设人民民主新中国而奋斗!
 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北平市筹委会 北平市民主青年联合会北平市学生联合会        五月二十七日


第1版()
专栏:

  平津沪通报通邮
 津汉通无线电话
【新华社上海二十七日电】北平、天津与上海之间正恢复通报通邮。在人民解放军攻入市区后不久,平、津两地电讯局即先后与上海电讯局恢复联络。发往上海邮件,系由津浦路车运送。又天津与汉口间的无线电话,亦已于二十七日开放。


第1版()
专栏:

  国民党官僚资本企业   中国纺织建设公司
 沪西十二厂全复工
【新华社北平二十七日电】上海市区解放后,国民党官僚资本企业中国纺织建设公司沪西各厂已有十二厂全部复工,并静候接收。只有梵王渡路第五棉纺厂因受战争的激烈震动,稍受损坏,尚待修理。已复工各厂中,有棉纺、毛纺、制麻机械等数种。沪市其他棉织厂已有十分之六开工。永安纱厂,除在吴淞地区的第二、第四两厂情况不明外,其他三个厂,在解放前后,均未停工。申新纱厂的三个厂及新裕纱厂的二个厂,也照常开工。


第1版()
专栏:

  解放军总部发表战绩公报
 三个月歼敌三十万
起义和投诚敌舰艇五十六艘
解放南京等九十四座城市
【新华社北平二十七日电】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顷发表二、三、四月份总结战绩公报称:二、三月间人民解放军均休整训练,作战较少,至四月中旬我军开始进攻太原,四月二十一日我军发起进军江南之作战,至三十日止,已获得巨大战果,共消灭敌军三十八个整师,三十万余人,俘掳敌师级上校以上军官七十三名,缴获各种炮三千八百余门,起义及投诚之敌海军舰艇五十六艘,飞机八架,解放南京、太原、镇江等城市九十四座,其详细战果分述如下:
敌军被俘达廿五万
(一)歼敌营以上部队,正规军:一个“绥靖公署”(太原绥靖公署),二个兵团部(第十兵团部,第十五兵团部),十三个军部(第四军军部,十九军军部,二十军军部,二十八军军部,三十军军部,三十三军军部,三十四军军部,四十三军军部,四十五军军部,五十一军军部,六十一军军部,六十六军军部,七十九军军部),三十二个步兵师全部(第四军之五十九师、九十师,十九军之六十八师、暂编四十师,二十军之一百三十三师、一百三十四师,二十八军之五十二师、八十师、暂编第七师,三十军之二十七师,三十三军之七十一师、暂编四十六师,三十四军之七十三师,四十三军之七十师、暂编三十九师、暂编四十九师,四十五军之九十七师、一百零二师、三百一十二师,四十六军之一百七十四师,五十一军之四十一师、一百一十三师、暂编第四师,六十一军之六十六师、六十九师、七十二师,六十六军之十三师、一百八十五师,七十六军之二十师,八十八军之一百四十九师、三百一十三师,太原“绥署”直辖之八十三师),二个特种兵师全部(太原“绥署”直辖之工兵师、迫炮师),一个师部(九十九军之二百六十八师师部),十九个整团,八个整营。连消灭营以下兵力计算在内,共俘敌正规军二十万零三千二百人,毙伤其一万六千零六十人,合计二十一万九千二百六十人。非正规军:一个保安司令部(山西省保安司令部),三个整师(太原“绥署”所属之铁血师,神勇师,坚贞师),一个师(旅)部(陕西省保安第四旅旅部),八个整团,十三个整营。连消灭营以下兵力计算在内,共俘敌非正规军四万九千四百人,毙伤其九千七百五十人,合计五万九千一百五十人。
(二)敌军投诚部队,正规军:二个整团,一个整营。连营以下投诚部队计算在内,共五千五百六十人。非正规军:五个整团,二个整营。连营以下投诚部队计算在内,共八千六百八十人。另有反正投我之敌海军舰艇二十七艘,即:炮舰一艘(英豪号),炮艇八艘(一号、五号、五十二号、五十三号、六十八号、八十八号、一百零二号、一百零四号),巡逻艇七艘(九号、十号、二十一号、八十三号、一百零七号、一百二十一号、一百二十二号),步兵登陆艇十一艘(三十二号、三百零二号、三百零五号、三百零六号、三百零八号、三百一十三号、三百一十四号、三百一十七号、三百一十八号、七百零八号、七百一十三号)。
(三)敌军起义部队,正规军:一个整师(一百零六军之二百八十二师),三个整团(内伞兵一个团),二个整营。共一万三千五百人。非正规军:三个整团。共二千一百人。另有敌海军舰艇二十九艘,即:巡洋舰一艘(重庆号),驱逐舰三艘(黄安号、惠安号、吉安号),炮舰五艘(永绥号、太原号、江犀号、安东号、楚同号),登陆舰二艘(中型登陆舰美盛号、步兵登陆舰联光号),坦克登陆艇一艘(中字一百零二号),步兵登陆艇五艘(二百零三号、三百零一号、三百一十一号、三百一十二号、三百一十五号),炮艇七艘(二号、三号、四号、五十四号、五十六号、一百零三号、一百零五号),巡逻艇三艘(二十号、二十二号、二十三号),扫雷艇一艘(二百零一号),快艇一艘(一百零一号),飞机八架(B二四式重轰炸机一架,B二五式中型轰炸机一架,蚊式战斗机一架,C四六式运输机三架,C四七式运输机二架),起义加入解放军。
(四)以上三项合计,敌共损失正规军:一个“绥靖公署”,二个兵团部,十三个军部,三十五个整师,一个师部,二十四个整团,十一个整营。除军以上指挥部外,以四个营或一个师部折合一个团,三个团折合一个师,则上述兵力等于四十四个师又三个营。连消灭营以下兵力计算在内,共二十三万八千三百二十人。非正规军:一个保安司令部,三个整师,一个师部,十六个整团,十五个整营。除保安司令部外,以四个营或一个师部折合一个团,一个整师折合三个团,则上述兵力共为二十九个团又三个营。连消灭营以下兵力计算在内,共六万九千九百三十人。总计敌军共损失三十万零八千二百五十人,内俘虏二十五万二千六百人,毙伤其二万五千八百一十人,投诚者一万四千二百四十人,起义者一万五千六百人。连前两年又七个月(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四九年一月)战绩统计,敌军共损失正规军四百五十一个师(内三百个整师)又一个团一个营,非正规军五百六十个团又一个营。总计一千九百一十四个团又二个营,五百二十六万七千六百五十人。
 敌师级上校以上军官被俘七十三名
(五)俘敌师级上校以上军官七十三名,内正规军六十一名,即:太原“绥署”副主任兼十五兵团司令孙楚,“绥署”参谋长赵世玲,太原防守司令兼第十兵团司令王靖国,第十兵团副司令孙福麟、温怀光,兵团参谋长侯远村,十五兵团参谋长崔杰,兵团高级参谋杨凤其,第四军副军长李子亮,军参谋长罗平野,副参谋长黄尔强,九十师师长唐连,十九军军长曹国忠,副军长兼暂编四十师师长许森,六十八师师长武世权,二十军副军长陈亲民,军副参谋长胡显荣,一百三十四师师长李介立,副师长朱泰岳,师参谋长吴文光,二十一军二百三十师师长骆周能,二十八军参谋长黄疆强,五十二师参谋长焦家生,八十师师长李西开,三十军军长戴炳南,二十七师师长仵德厚,三十三军军长韩步洲,七十一师师长张忠,副师长尤世定,暂编四十六师师长阎俊贤,三十四军军长高倬之,军政治主任彭登旺,七十三师师长祈国朝,副师长王振纲,师新闻室主任景春利,四十三军军长刘效曾,副军长兼迫炮师师长贾毓芝,暂编四十九师师长王永寿,副师长李荣富,六十一军副军长娄福生,六十六师师长李树荣,师参谋长何重美,六十九师师长郭弘仁,副师长韩佑虞,六十六军军长罗贤达,六十八军一百四十九师副师长宋式上,七十六军二十师师长褚静亚,师参谋长张凌汉,七十九军军长方靖,九十九军二百六十八师参谋长甄肇麟,八十三师副师长马海龙,暂编第二师师长郭奉先,江阴要塞司令戴戎光,太原卧虎山要塞司令程景堂,山西省军管区司令郭政毅,太原“绥署”工兵司令程继宗,副司令王同海,机械化兵团司令韩文彬,机枪总队长宫子清,炮兵团团长今村(日人),炮兵顾问岩田(日人)。非正规军十二名,即:山西省保安司令许鸿林,驻太原宪兵司令樊明渊,太原民卫军司令申永寿,参谋长王仁山,铁血师师长赵显珠,副师长张汉兴,坚贞师师长郭熙春,师参谋长李相道,江苏省一专区保安副司令郭羡晨,信阳保安副司令吴少华,陕西省十一专署专员兼保安第四旅旅长赵国珍,伊克昭盟第二警备区警备司令奇正山。
 缴各种炮近四千门
(六)缴获:各种枪支九万三千零二十八支,计步马枪八万八千九百三十四支,短枪四千零八十二支,战防枪十二支;各种机枪一万二千零五十四挺,计轻机枪七千一百四十九挺,重机枪一千七百六十九挺,手提冲锋机枪三千一百二十四挺,高射机枪十二挺;各种炮三千八百四十一门,计五零小炮五百七十三门,六零炮一千七百零八门,火箭筒七十七个,机关炮十一门,轻迫击炮七百七十六门,重迫击炮三百零三门,战防炮五十六门,步兵炮十三门,平射炮八门,高射炮四门,山炮二百二十五门,野炮五十门,榴弹炮二十四门,加农炮十四门;掷弹筒一千七百三十六个,枪榴筒三百五十四个,火焰喷射器十五具;各种炮弹十六万五千三百发,子弹九百零三万二千五百五十发,手榴弹二十八万二千六百九十五枚;坦克十三辆,装甲车二辆,火车头五十三个,汽车六百八十六辆,马匹三千一百二十五匹,电台八十部,报话机十部,电话机八百九十部。另击毁飞机二架,坦克五辆。
(七)解放国民党二十二年反动统治的首都南京,江苏省会镇江,山西省会太原,及其他县以上城市共九十四座,至四月底解放区共有城市八百七十座。


第1版()
专栏:

  上海残匪已成瓮中之鳖
 我军攻占吴淞宝山
 大场北敌两师投降
赣鄂境内克德安永修星子通山
【新华社上海前线二十六日十四时电】上海市已接近全部解放。市区内的国民党匪军的海上逃路,已于今日早晨被封闭。上海北面沿长江向东攻击的人民解放军,于今日早晨攻占黄浦江口的吴淞镇、宝山县城和该城西北的狮子林炮台。 吴淞对岸浦东的高桥镇也已经被解放军攻克。浦东全境已告解放。解放军东西两岸的炮火已经封锁了黄浦江。从上海市西南徐家汇和浦东周浦方面强渡黄浦江攻入市区的解放军,已经完全解放苏州河以南地区。苏州河以北的真茹、大场、江湾,也已经被另一路解放军攻占,敌人防御体系已经被完全打乱,现在市区内的残余国民党匪军,正被个别围歼中。
【新华社上海前线二十六日十六时电】陆海逃路已被完全切断的上海国民党军,正被分别围歼,并已有两个整师和两个师残部向人民解放军缴械投降。进入市区的人民解放军在二十五日晚到二十六日早晨粉碎敌纵深工事阵地。攻占京沪线上的真茹、江湾和大场等敌重要据点。在二十五日晚上攻占真茹的战斗中,解放军歼灭敌一百二十三军的一个团,该军一百八十二师、三百零八师两个师部率领残部及交通警察一部在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向解放军投降。廿六日拂晓,解放军攻占大场时,困守大场以北李家楼以南地区的国民党廿一军军部率该军一百四十五师、一百四十六师两个师全部投降。廿六日六时解放军复乘胜一举攻占江湾,活捉国民党军五十四军、三十七军等部约五千多人,缴获坦克、汽车很多。现在苏州河以北地区的敌军整个防御体系已经被完全打乱,敌军混乱不堪。
【新华社上海前线二十六日电】战犯汤恩伯严厉的督战命令,阻止不了上海国民党军中下层广大官兵的自求解放。汤匪曾命令其政工处、谍报组和宪兵队等特务组织严密监视各部,并强迫各级官兵,于上下级及同级相互之间,实行所谓“纵横连坐”,从军到每个班都设了督战组织。这些督战人员具有生杀予夺之权。匪军第五十二军并强迫尉级以上的军官“写遗嘱一份”,“宣誓要死战到底”。但这些办法,丝毫不能挽回上海国民党军的崩溃。在解放月浦的战斗中,当解放军逼近碉堡进行喊话时,匪五十二军二六九师八八八团第一连便整排整班放下武器。同团第三、第九两连被解放军俘虏的在一半以上。该团第三营营长何鸥波及九连连长并首先投降。他们都是曾经写过“遗嘱”、宣过“誓”的。他们被解放后都说:“那还不是做做样子的!反正是上骗下,下骗上,混过一天算一天。”曾兼任匪督战官的八八七团九连副连长金魄,在被俘前就将包裹打好,并带着自己的碗筷。他说:“我怕解放过来,在前方一时不易找到碗筷,所以自己准备好了。”
【新华社南昌二十七日电】沿南浔路南下的人民解放军,于二十三、二十四两日,进占德安、永修及南浔路东侧的星子等三座县城,俘星子伪自卫队百余。另由鄂东南南下的解放军,二十二日占领鄂赣交界的通山县城。守敌湖北保安第三旅,往西南逃窜,解放军在通山、崇阳间的白霓桥,追获并歼灭其一部。


第1版()
专栏:

  上海匪军象被戳翻的一窝蜂
 纷纷钻进解放军罗网
【新华社上海二十七日电】前线记者报道:粉碎了敌人抵抗的人民解放军,分路源源涌进大上海,二十五日晨一时,就在市中心跑马厅胜利会师。二十四日,攻占虹桥飞机场的部队,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沿着虹桥路继续奋勇前进,逐一打下密网般的钢骨水泥集团工事,下午九时,解放军就冲过了上海区沪杭甬铁路,在沿路通明的电灯的照耀下,向市内涌进。各路解放军勇猛的进击,完全出乎敌人意料之外。匪淞沪区警备司令部抢送机密文件的专车竟一直驶到解放军的阵地里来。匪首陈大庆一点也没有想到,当他发布的在二十四日起禁止一切公私车辆通行的戒严令送到时,守备林森路的匪交警十五总队和匪国防部装甲车第四营已经和他们的二十几辆装甲车、坦克,被解放军俘获了。当解放军打到这些匪徒们的大门口,这些匪徒们才从睡梦中惊醒。他们就象被戳翻了的一窝蜂,向四面乱钻,纷纷钻进了解放军的罗网。仅解放军的一个团,在几个钟头内,就俘虏了匪军二千余名。二十五日拂晓,解放军的后续部队就排成数路纵队开入了市区。入城部队纪律严明,没有战斗任务的都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休息,没有一个进入商店或市民住宅。因币值尚待规定,部队没有一个人向商店或市民购买东西。部队都自带干粮。当午十时苏州河以南地区全部解放,市内秩序迅速恢复,车辆来往不绝。


第1版()
专栏:

  皖北、嘉兴
 残匪就歼
【新华社合肥二十七日电】皖北各地积极清剿残匪,已获得重大胜利。据舒城、望江、六安、金家寨、颖上、霍邱等县不完全统计,自四月初至五月十五日一个半月中,已歼俘残匪三千四百余名,缴获长短枪八百五十六支、轻机枪十二挺、各种枪弹四千余发、骡马十匹。另有散匪三十余人携械向解放军投诚。
【新华社杭州二十七日电】解放嘉兴城之人民解放军某部,在本月七日至十五日一星期中,解决了潜伏的国民党匪帮武装匪徒八百余名。这批匪徒于我军解放嘉兴时,即在城内、城外施放谣言,为非作恶,并冒用各种名义,张贴各种非法布告和标语,企图破坏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的信誉。解放军某部入城后,在当地人民协助下,很快就解除了这批匪徒的武装。据初步统计,收缴轻机枪三十四挺,步枪七百十一支,各式短枪五十四支,卡宾枪三支,汤姆枪和加拿大手提式机枪四挺,机步枪弹四万余发和其他大批物资。尚有少数残匪流窜乡间,正继续搜剿中。


第1版()
专栏:

  解放军海军学校等
 电起义国民党第二舰队
愿携手共建人民海军
【新华社北平二十七日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学校及前重庆号巡洋舰舰长邓兆祥暨全体官兵,顷致电在南京江面上起义的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全体官兵,电文如下:
华东海军司令部张司令员转起义的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林遵将军暨海军全体同志们:
在全国人民不断胜利中,传来你们光荣起义的消息。这消息兴奋与鼓舞着我们。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学校全体同志,谨向你们表示热情与真挚的欢迎,并致以崇高的革命敬礼。愿今后我们紧紧地携起手来,团结一致,在中国共产党与毛主席、朱总司令领导下,努力学习理论,提高技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建立强大的中国人民海军和为建设新中国而奋斗。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学校及前重庆号舰舰长
邓兆祥暨全体同志          五月二十日


第1版()
专栏:

  由岳阳开回武汉
 敌舰艇五艘投我
【新华社汉口二十七日电】国民党国防部武汉巡防舰队的巡逻艇三艘及炮艇两艘,由岳阳逃回武汉,投奔人民解放军。战犯白匪崇禧逃离武汉之前,曾命令武汉巡防处大小十一艘舰艇,向长江上游逃窜。当该舰艇等逃至岳阳附近时,其中巡逻艇五十号、六十六号、七十号三艘,及炮艇六十四号、六十五号两艘的官兵六十二人,因深感国民党匪帮已到穷途末路,且不愿再受该巡防处处长陈文辉的虐待,乃于十八日清晨,在士兵张慎平、胡莹、曹学海等领导下,将该处处长陈某击毙,开回武汉。这五艘舰艇于二十五日上午十时许安全驶抵武昌,受到当地军民的热烈欢迎。


第1版()
专栏:

  用废物做成品
 省原料多增产
 平市公营工厂职工自觉节约
【本报讯】北平市三十多个国营公营工厂的广大职工,以主人翁的态度爱护工厂节约原料。四月份各厂职工为了迎接解放后第一个“五一”劳动节,曾提出节省原料、材料及燃料的口号,获得相当成绩。公路局汽车厂职工曾用破旧器材装成一部“五一”专号汽车。琉璃河水泥厂四月中旬开工后,一个月内仅水泥、生料,磨煤三项生产即节省汽油三百余公斤,电六万两千余度。被服厂制做夏服中,裁剪部工人细心安排样板,尽量利用布条布角。她们以一千四百一十四万三千余方尺布料,完成应做的夏服数字(保证足够尺寸),还节省各色布二十七万三千一百八十五方尺。该厂第四缝级部共节省线三百六十六支,能做衣服千余套。四○九汽车修理厂在解放前后,大修一辆车需汽油四加仑,自四月份起,所用汽油减至两加仑。该厂大修一百十六辆汽车,节省汽油达二百三十二加仑。人民印制厂的铅印工人钟寿朋把很早扔到烂纸堆里的碎铅捡起当做原料。该厂洗濯组两个月节省咸面一千多斤。
本月十八日,中共华北局书记薄一波同志在欢迎华北职工代表大会上,响亮的提出节约的号召,各工厂职工热烈响应,分别开会检讨过去是否还有浪费现象,总结过去节约成绩,讨论制订各生产单位或个人的节约计划。华北农业机器厂职工首先检讨了过去浪费时间、人力的现象,并制定了节约计划,规定擦手的棉丝用过后不要丢了,等晒干以后再用。该厂木工周月亭经常在工余时间到处寻找旧钉子用,希望作到不买新钉子。平市公共汽车修理厂全体职工先学习了两天薄一波同志的节约报告,然后制订计划,尽量利用废料,不使一个螺丝浪费,洗机器时用火咸代替汽油。人民造纸厂蒸煮部工人为响应节约号召,在工余时间将各种废箱上的钉子搜集起来送到木工部,一个星期搜集了二十八斤,节省人民券一万多元。抄纸部也注意了减少损失,过去每日损纸一百磅,现已减少了一半。


第1版()
专栏:短论

  再论节约
自华北党政领导机关号召节约以来,各地,各部门干部均已开始注意了节约,有些机关或企业部门已经认真地作了检讨,定出具体计划并已着手实施,有的尚在酝酿,上下配合商讨节约办法,慎重地推进这一运动。有的从小处着手一步一步作起,譬如先节省用电,用水,然后逐渐将节约推广到各个方面。
但是,另外也有些工作部门或个人对于开展节约运动还认识得不够,甚至个别的还有“充耳不闻”,“熟视无睹”的现象。他们没有把节约当作一个政治任务,以为是个技术性的小事情,“反正不过是少花几个钱”。也有人认为这只是平津两地的事情,或是认为这是农村为了抗旱备荒才搞节约,这些认识都是不对的。他们没有认识到:节约运动是华北全区性的运动,节约是为了支持全国解放战争到最后胜利,担当和平建设的任务,战胜一切农工业生产上的困难,节约是我们和平建设的斗争武器,经营管理方法以及日常生活方式!
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特再提供以下的意见:
各机关各企业应当做到首长负责亲自动手搞节约,不要把这件大事委之于少数秘书或支部去做,负责同志要亲自作动员,组织行政、支部、工会共同讨论,规定计划,一步一步地去形成运动,计划要具体,有中心,易于完成,不可包罗万象,为了使节约计划节约制度更切合实际,必须很好地集中群众意见,开展对浪费等不合理现象的大检查,揭发一切人力、物力、财力上的浪费,改革机构编制上各种不合理的地方,然后在检查与民主讨论基础上制定节约方案,真正作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节约,不仅仅是一个一般的口号,还应根据各种不同的具体条件找出各自的重点,在歉收的地区,节约应同生产备荒或紧急救灾密切连系起来;在新解放城市,接收了各种官僚企业,必须注意改革这些企业机构里的不合理制度,克服其浪费的现象。在各个机关,干部杂务人员过多的就要调整编制实行精简,开支过大的就要检查及从新规定预决算等,紧缩开支。以上重点虽有不同,目标则必须一致!
总之,无论是城市和农村,无论是机关和企业,无论是行政和支部,群众团体,都负有责任来厉行节约,谁都不能站在运动之外。全党动员,首长负责,亲自动手,有计划,有领导地开展节约运动,我们才能领导人民战胜一切困难,顺利地进行和平建设。


第1版()
专栏:

  论劳动中的纪律和组织性
布尔什维克杂志社论
苏维埃人民在列宁--斯大林党的领导下,顺利地进行着四年完成战后五年计划的斗争。苏维埃国家的经济和文化各部门,在战后有组织地迅速地发展,给全世界作了一个榜样。象在战前各五年计划年份中一样,创造的热情,领导了恢复和推动国民经济更向前发展的广大劳动人民。伟大的目标--建设完美的共产主义社会,鼓舞着他们。
在为克服困难,加速发展国民经济的斗争中,用一切方法巩固纪律和组织性,是掌握在我国劳动人民手中的有力武器。
由于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在苏联胜利的结果,劳动纪律的本身性质根本改变了。显然的,纪律的性质完全决定于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的性质。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生产中的纪律是植根于挨饿和失业恐怖之下的强迫的纪律。这种纪律的含义就是保证资本主义剥削的条件。它(纪律--译者)完全是为受资本雇佣的监工们,为整个资本主义大企业的组织支持着的。这种纪律是为资本服务的,它是资本压迫和剥削劳动人民的工具。
苏维埃社会创造了新的,社会主义的劳动纪律。在社会主义条件之下,生产中的纪律是由剥削之下解放出来的工人的自觉纪律,他们的关系是同志合作和社会主义的互助的关系。巩固这种纪律是有利于整个社会和每个劳动人民自己的,因为社会生产的发展,为实现共产主义的斗争,都显示着劳动人民的切身利益,保证他们的物质幸福和文化不断的上升。
基于最新技术的大规模的有计划有组织的社会主义生产条件的本身,就要求着工作者的高度纪律性。列宁写道:“一切类型的机器工业--亦即社会主义的物质的生产根源和基础--要求无条件的、严格的意志统一,以规划几百人,几千人,几万人的协同工作。”接着他又写道:“为了成功地进行按照大机器工业类型组织起来的工作程序,毫无疑义,服从统一的意志是绝对必要的。”(列宁全集二十三卷四六二页)
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企业内部的组织和纪律是存在于整个经济范围内无政府生产的条件之下的。在苏联,由于生产手段社会公有制统治的结果,整个经济就是一个统一体,其各个部分的行动是相互配合的,是与国家总的国民经济的计划密切适应的。列宁在指出社会主义经济中组织作用的特性时,指出:“无论是铁路、轮船、大机器及企业,如果没有将一切各个存在的劳动人民联系于一个准确得象时钟一样工作的经济机构中去的意志的统一,他就不能够准确地进行工作。大机器工业产生了社会主义。而如果倾心于社会主义的劳动大众,都不能够使自己的机构象大机器工业应该作地那样去工作,那就不要谈什么实现社会主义了。”(列宁全集二十三卷四二○页。)
基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经济,不能够自流地发展,它要有一个中心的有计划的领导,服从于统一的意志、伟大的组织性和纪律。在这种条件之下,每个工作者的纪律和组织性,无论他在那里工作,都具有着社会的意义。为什么在我国纪律问题总是成为布尔什维克党及苏联政府注意的中心,这就已很明白了。国家管理着劳动量和需要量的核算和监督。社会和国家要求每一个劳动人民忠诚地工作,服从领导者的调度,遵守既定的秩序。
布尔什维克党不倦地以社会主义劳动纪律的精神教育广大人民。党的领袖列宁和斯大林在苏维埃政权存在的最初几年就将新纪律教育的任务摆在极重要的地位。列宁指出了这个任务具有世界性的历史意义。列宁和斯大林教导我们,新纪律不是由天上掉下来的。苏维埃国家和布尔什维克党应以巨大的努力进行新的劳动纪律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教育和培植工作。关于这个任务,列宁曾警告我们:“这是一项具有巨大困难的任务,但也是极可感激的任务,因为只有当我们实际上解决这个任务的时候,才算对我们所埋葬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棺材钉了最后一颗钉子。”(列宁全集二十三卷四四页)列宁把新的社会主义劳动纪律的教育看作反对旧社会的传统和力量的阶级斗争的形式之一。
人民的敌人--托洛茨基分子和布哈林分子--曾进行着反对布尔什维克纪律和组织性的疯狂斗争。他们企图破坏党内的铁的纪律,他们反对企业中的劳动纪律,反对集中。布尔什维克党揭露了这些敌人的阴谋,粉碎了他们,更加巩固了自己队伍中的一致性和纪律。同时,布尔什维克党执行了列宁和斯大林的教训,不断地锻炼劳动人民的新的社会主义的劳动纪律,在社会主义的精神下教育他们,提高他们社会主义的自觉性及组织性。
党的这种活动得到了伟大的、良好的结果。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进程中人们自己教育着自己。苏维埃人们精神面目的变化,首先就表现在确定了新的劳动态度,把它看成了整个社会事业,光荣的、辉煌的、英雄的事业。布尔什维克党在人民中进行着对全民利益高度自觉的教育,将劳动人民团结在实现社会主义建设的具有世界性历史意义的任务的统一的组织集体中。组织性和纪律的精神鲜明地表现在全体人民的社会主义竞赛中。在为完成和超过完成生产计划的群众运动中,苏维埃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表现了高度社会主义的组织性和纪律性。摆脱了剥削的新的劳动纪律的模范就是我们生产中的先进分子,斯达汉诺夫工作者,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社会主义产生了新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新的生产组织,新的劳动纪律。
德国人有的时候也以其纪律自豪。但这是刽子手的、没有思想的纪律,是普鲁士地主--资产阶级警察国家的结果。现在世界上最有组织最有纪律的人民,是苏维埃人民。他们的组织性和纪律性是在自觉的社会主义劳动中,在反对旧社会的一切残渣,在为建立新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共同友爱的斗争的环境中产生的。社会主义组织性的强大的威力,在爱国战争时期鲜明地摆在全世界的面前。在战场上和在后方的自觉劳动中考验了新的自觉的纪律,这种纪律取得了驾乎德国人思想的刽子手的纪律之上的胜利。现在,这种纪律和组织性又表现在为恢复和发展经济、为更加繁荣社会主义祖国的胜利斗争中。
  ×    ×    ×    ×    ×    ×
在社会主义生产过程中创造起来的新的社会主义纪律,乃是我们的伟大成绩。但在劳动人民的意识中仍残存着资本主义的残余,它在某些时候就表现为无纪律性,无组织性,散漫怠惰,懒于工作,如果闭着眼睛看不到这些,那是危险的。这种情形在工业企业中和集体农庄中是不少的,这些企业的领导者和一般人员,通常都以和和气气的和漠不关心的态度对待这种现象。乌克兰有九个集体农庄庄员不久以前在给斯大林同志的信中写道:一部分集体农庄庄员直到现在在集体农庄中的工作非常不好,没有忠诚地对待自己的责任及义务,破坏着农业合作的规章,不遵守甚至最低限度的工作日。而这些集体农庄的管理人对于劳动纪律的破坏者、懒汉、虚伪的集体农庄庄员,听之任之,熟视无睹。他们(指劳动纪律的破坏者们--译者)只是想,如何能由集体农庄中取得更多,而依靠前进的忠诚的集体农庄庄员的劳动而生活。应该直率地、坦白地承认,我们常常放过这样的事实,没有向部分集体农庄庄员的落后意识,向懒汉和劳动纪律的破坏者进行真正的斗争。结果,某些集体农庄庄员的不好的工作完全破坏了整个集体农庄前进分子的好的工作。
“难道我们对这个没有权利讲话吗?难道我们不能够要求和促使一切能够而且应该好好工作的人们,遵守最低限度的劳动日和工作标准好好工作吗?我们能够而且应该这样作…………………”
在乌克兰集体农庄庄员的这些话中,表现了我国的一切诚实的工人、集体农民和知识分子的思想。当着一切忠诚工作者看到懒汉、懒于工作者和无所事事的人降低了我们的经济成果时,使前进分子的工作受到损失时,破坏完成计划时,使工作混乱而缺乏组织性时,他们的愤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向懒汉和游手好闲者进行斗争以巩固劳动纪律,是得到全体劳动者的万众一心的支持的。党的、青年团的、职工会的组织,应该不断地向劳动人民,特别是年轻的工人和集体农民,解释纪律的意义,“解释生产中制定的规章,关于劳动纪律的苏维埃法律”。
斯大林同志在一九二六年,在其“关于苏联经济形势”的报告中讲到巩固劳动纪律的必要性时指出:“应该向工人们,特别是向走进工厂不久的工人们解释,他们在行动中容许怠惰而不把劳动生产率推向前进,这就有害于共同事业,有害于工人阶级,有害于我们的工业。与怠惰斗争,提高劳动生产率,以利于我们的工业,利于整个工人阶级。任务就是如此。”
联共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提出了完全消灭怠惰的任务。“党的组织--大会决议中讲道--职工会、工业及运输业的工作人员,必须在工业和运输业中进行巩固劳动纪律的不倦斗争。记着,与工人的流动和怠惰现象斗争的任务不是暂时性的运动,而是要在群众中进行的经常工作。”
苏维埃社会要求全体人民按能力劳动。这就是说,每一个劳动人民应以其力量及能力的最大可能工作,利用工作时间的每一分钟进行生产,不要满足于完成任务,而要追求超过它。社会主义的纪律,列宁说这是“斗争中的自治的和自动的纪律”,这是在创造性的、被解放的劳动中的自觉的纪律。在社会主义制度之下,群众自己在实践斗争的过程中寻找及发现了新的最好的生产工作的方法,更有效的组织方法和巩固纪律性的方法。
在工业中,斯达汉诺夫工作者的经验显示,充分利用工作日与劳动组织和技术的更趋完善,是其获得生产成绩的条件。斯达汉诺夫工作者,斯大林同志说,是有文化的,精通技术的人们,是能够看重工作中的时间因素,不仅以每分钟而且以每秒钟科学地计算时间的人们,是能够自动打毁旧的技术标准而创造新的更高的标准的人们。这一点也同样典型地描画出农业中的斯达汉诺夫工作者,在一九四七年在农耕和牧畜方面达到高额结果的社会主义劳动英雄,沃龙湟什省的“红十月”集体农庄中的集体农民表现了社会主义创造性劳动和组织性的鲜明的榜样,他们在一九四七年在一三一三公顷土地上,平均每公顷收获了一百普特粮食。为了极高的成果,苏联政府给这个农庄十一个庄员以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的头衔。
为了社会主义劳动纪律,为提高组织性的斗争,不能与劳动人民的发展创造性的主动性和社会主义竞赛分离开来。现在所进行着的社会主义竞赛的新高潮,是社会主义社会中劳动者自觉性和纪律性提高的明证。
自然,开展教育工作,提高劳动中的创造自动性和竞赛,在巩固劳动纪律的斗争中,不是摈弃而是采用例如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样有效的方法。因为愈发挥群众的创造积极性,个别忽视纪律的事情就不可能容忍,它就会遇到更多的劳动人民的斥责和愤懑。
巩固纪律的斗争,与采取教育的方法和说服的方法一起,还应采用强制的方法--企业内部规章、农业合作社的规章和苏维埃的立法所规定的一切组织方法。列宁指出,反对无组织性和无纪律性的斗争,“不能够单以宣传和鼓动,单以组织竞赛,单以选拔组织者的方法进行,斗争也需要以强迫的方法进行。”(列宁全集二十二卷四六○页)
每一个工作人员的组织性和纪律性,乃是企业以至整个国民经济中组织性巩固的必要条件。党要求不倦地加强生产中的纪律和秩序。在联共党十八次代表大会关于工业和运输业中党组织的任务问题的决定中,如下的问题成了基本注意的集中点:即建立生产中的秩序,与无计划的突击冷热病作斗争,在使用计划图表的工作中采用严格的技术的纪律,消灭懒汉,巩固企业中的集中制度和领导。所有这一切措施,都是为着巩固企业中的组织性和秩序并提高劳动文化的目的。这些措施的实行,在我们的经济发展中起着巨大的作用。
苏维埃社会中劳动者的高度组织性和纪律性,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点之一。这个优点在社会主义的和平建设时期和在战时,都充分地得到了证明。组织的力量帮助苏维埃人民在战后克服残酷的战争所造成的困难,继续发展社会主义经济。但这也就是说为了更加成功地向前迈进,苏维埃人民应该更加提高自己的纪律和组织性,毫无保留地根除一切怠惰和目无秩序的成份。
列宁和斯大林所培育出来的布尔什维克党,是组织性和纪律性的最高榜样。在布尔什维克的组织性的精神之下,我们党不倦地教育劳动人民,团结他们,用社会主义的纪律统一他们。布尔什维克党和苏维埃政府,领导着新社会的整个建设,而将组织性及纪律的基础,加入全国整个创造性的工作中。在伟大建设的每一部分,党和政府的组织动员和团结着劳动人民并引导他们的努力向着一致的目标--向着巩固我国的经济威力、建设完美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目标前进。
(转载苏联介绍杂志一九四八年第十四期,终南译自一九四八年四月十五日第七期布尔什维克杂志)(新华社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