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49年5月14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全国妇联蔡畅主席
电谢法国妇联
决派陆璀唐亮出席法国妇代大会
【本报讯】中华全国民主妇联最近接到法国妇联主席戈登夫人的来信说,法国妇女代表大会六月中将在巴黎召开,她们恳切邀请中国妇女选派代表参加,我全国民主妇联主席蔡畅于昨日复电表示感谢,并决定派陆璀、唐亮两同志代表出席。同时将发出贺电。


第1版()
专栏:

平市组织市容整理委员会
【新华社北平十三日电】北平市人民政府为了改善本市市容、发展正常经济、维护社会秩序与交通安全,已决定组织北平市市容整理委员会,由市政府、纠察总队、工商局、建设局、地政局、财政局、卫生局、民政局、公安局等九单位共同组成,工作范围暂定为下列几项:(一)本市市容改善的设计、督导和执行;(二)摊贩的管理;(三)侵占公地、违章建筑的制止取缔;(四)交通秩序的研究整理;(五)其他一切有碍市容、妨碍秩序的纠正取缔。该会现正积极筹备,日内即将正式成立。


第1版()
专栏:

中国农工民主党整顿在平组织
【新华社北平十二日电】中国农工民主党开始整顿该党北平市的组织。该党一部分中央委员到平后,就对该党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潜伏地下的北平市组织,着手整顿,日前举行谈话会,决议成立北平市党务整理委员会,并指派韩卓儒、严信民、张云川、季方、丘锷仑、王大鲁、方荣欣等七人为委员,由韩卓儒兼主任委员。该委员会成立后,现正积极办理党员的登记、审查等工作。等到整理完毕,就要召开党员大会,成立北平市党部。


第1版()
专栏:

来函照登
人民日报社:顷阅四月二十九日人民日报载有华府通令各地“货物照纳货物税后不得再征任何捐税”之新闻标题,按上项令文内容精神,系已纳货物税出厂之货物不再重征货物税。亦即是已纳货物税对该货不再重征任何货物捐税,其货物出厂转售后之座商及行商营业税及售卖之印花税等均仍照征。上项标题不若改为“应税货物照纳货物税后,不再重征任何货物捐税”比较明显,商民易于了解,为此函请予以解释为荷。此致敬礼!
华北税务总局局长李予昂副局长王南秋


第1版()
专栏:

浙赣线上会师诸暨沪杭甬路解放绍兴
我控制浙赣路杭州到东乡千余里
戈阳萧山俘敌两千五百
【新华社浙赣前线十三日电】沿浙赣路中段东进与杭州萧山南下的两路人民解放军已在诸暨地区胜利会师,诸暨城已于七日解放。至此,浙赣路由杭州至江西东乡一千一百余里铁路已全部为解放军掌握。在解放军及铁路员工奋勇保护下,铁路沿线一切建筑皆完整无损,自杭州至衢州段的铁路日内即可通车。
【新华社杭州十三日电】由萧山沿沪杭甬铁路向东挺进的人民解放军,七日解放绍兴,残敌向东溃逃。绍兴是鲁迅先生故乡,位于杭州东南,古名会稽,春秋时越王勾践曾建都于此。当地名胜古迹甚多,并以产酒著名。
【新华社杭州十三日电】越过钱塘江的人民解放军,在进占萧山县城后,继续向前追击逃敌,六日晚在萧山南临浦镇以东一带,捕歼国民党军八十五军二一六师之六四六团全部及伪萧山自卫队两个中队,生俘敌正副团长以下一千多名。解放军仅轻伤一人。
【新华社浙赣前线十三日电】浙赣路中段人民解放军清剿两侧残匪,五日在弋阳东北六十里龙坑岭附近俘敌六十八军一四三师四二七团团长胡连来、四二八团团长杨宏勋以下一千五百名,毙伤敌二十余名,缴迫击炮五门,六零炮十五门,重机枪六挺,轻机枪五十挺,步马枪二百余支。
又讯:浙赣沿线俘虏中又查出敌将级军官四名,即敌一零六军副军长曾纪瑞、六十八军参谋长杜允中、八十一师师长葛开若、副师长刘清浦。
【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广播】浙赣前线十三日电:浙赣铁路上饶到东乡间三百多里铁路,由于各站员工保护车辆器材,积极进行恢复工作,已恢复通车。各站员工,在残匪南窜时,都安守岗位,保护了铁路和车站,未受任何损坏。应潭车站员工,仅在匪军溃退时,工作停顿一天,解放后,立即检查了机械,开动起机器。


第1版()
专栏:

皖南游击队
筹备粮食担架支援大军南进
【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广播】浙赣前线十三日消息:坚持皖南广德、宣城地区的人民游击队和野战军会师以后,以无比热情支援大军继续南进。他们在五天内帮助野战军筹备了大批军粮,并且组织了大批担架队,同时游击队战士并配合野战军捕捉流散在各地的国民党匪军官兵,在几天内,就一共收容了广德县伪保安团队和乡镇武装五百多人,搜缴小炮一门,轻重机枪十七挺,步枪六百多支。


第1版()
专栏:

汉口长沙南昌
匪帮混乱
【新华社北平十三日电】据各方消息:在强大人民解放军的胜利推进下,国民党匪帮在汉口、长沙、南昌等地的统治已陷于完全混乱。汉口三分之二的商店已经关门,米店更关得一家不剩,许多报纸已经停刊:伪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大部官员南逃湘桂交界处都阳、零陵、全县一带,伪省府已逃往恩施。匪武汉警备司令部于七日宣布汉口进入战时状态,公布了“煽动罢工、怠工及罢课者处死刑”等杀条,匪军并于同日将汉口以北沿平汉路的桥梁炸毁。由于军运充塞,汉口铁路管理局宣布粤汉路自十日起停止客运。程潜的长沙靖绥公署已准备逃往卫阳。匪帮们正加紧搜刮人民,伪省府勒令长沙衡阳等四十九县于五月底前“借”粮一百五十万担。南昌已成死城,商店全部关门,国民党官员大部逃走,人民解放军的约法八章在市民中流传着。


第1版()
专栏:

南京外侨汽车伤人我军管会及时解决
【新华社南京十二日电】七日下午一时,南京市山西路傅佐路口发生外侨汽车过失伤人事件。法国侨民高禄爱、雷棠二人乘坐二零八九号小包车一辆,由高禄爱驾驶,撞伤傅佐路三十二号住户王文学之九岁儿童王小发,面部颚唇重伤,门齿折脱。南京军管会公安部北区警员闻讯,当赶至肇事地点,将法国侨民高禄爱、雷棠二人带至公安部北区工作组,将受伤儿童送往鼓楼医院治疗,并呈报军管会公安部。军管会即派出王刚科长赴肇事地点向事主及出事时之见证人查明经过实情,经公安机关决定高禄爱、雷棠二人应:一、负责王小发因受伤所致一切后果;二、担负王小发受伤医药费及其母亲住院照料期间的一切费用;三、向受伤者家庭道歉;四、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上述解决办法业经受伤人家属同意,高禄爱、雷棠二人签署接受,乃告解决。


第1版()
专栏:

太原第二煤矿
产量天天增加
【太原电】正式复工生产之第二煤矿工友们真正感觉到是“解放了”,所以热情生产倍增,他们在煤窑里劳动的当儿,还兴奋的哼哼着他们自己编下的小调“下窑背煤的工友们,从此逃出苦海中,多亏我们解放军,真正是人民大救星………唉嗨哟”。第一天四十二人就开出煤八吨半,第二天六十人开出煤十五吨半;第三天电没来,窑里黑得看不见,工友们即自动提出:“我们要克服困难,决不能让工作再停息一天。”于是大家就都拿上麻油灯下窑,当天又开出煤十八吨。三天的产量比例逐日上增,已超过了阎匪统治期间常日平均产量的四分之一。


第1版()
专栏:

南京大中学生
学习革命理论
教授研究改进大学教育
【新华社南京十二日电】南京市各大、中学校学生普遍地开展了学习革命理论的运动。自五月四日学习周开始后,南京区学生联合会即将五千本“新民主主义论”与两万本“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小册子分发给各大、中学校学生,作为学习的主要文件。中央大学首先建立了学习小组、联合壁报和广播台,掀起学习的热潮。现该校正热烈研讨中共的城市政策及如何协助人民政府进行接管工作与建设人民城市等问题,每晚举行的讨论会,常开至深夜始散。金陵大学成立了六十多个学习小组,提出要使金陵园内充满浓厚的进步空气,摆脱学院派的学习方式的口号。政治大学成立了五十九个学习小组,着重学习关于改造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的文件,借以检讨改造自己。音乐学院与戏剧专科学校依据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所指示的方针,研究“白毛女”及大众文艺问题。建国法商学院开始用新的观点批判反革命的法律。边疆学院除自己学习外,并开办了工人、青年、妇女等学校,推广革命知识。中央大学、金陵大学、政治大学等校教授亦开始研究革命理论。学习运动首先于各大学展开,各校由小组普及到系科,再扩大为全校。在中学学联号召下和在大学学习运动的影响下,南京市各中学亦已纷纷开展对新民主主义的学习。中央大学附中及乐群、玄武等中学在中央大学学生帮助下已组织起来进行学习。有的中学校并邀请解放军及军管会文教接管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到校讲演。市立一中等校教师亦与学生一道学习,并检讨过去漠视学生意见的非民主作风。随着学习运动的开展,教育改革问题,也被提出来了。中央大学、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等校廿九名教授已组织“大学教育改进委员会”,讨论取消国民党的“训导处”及摆脱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法西斯的教育思想与教育制度,建立新民主主义的教育理论与教育制度问题;中等学校教师联合会六十余中学教师亦集会讨论中学教育改进问题。在学习中,不少知识青年认识了参加革命实践的重要。全市大、中学生已有百余人参加了解放军。其中剧专参加解放军的人数占全校学生三分之一。


第1版()
专栏:

南京将修筑长江被毁堤岸
芜湖收容大批国民党溃兵
杭州成立人民银行分行
【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广播】南京十三日消息:南京军事管制委员会和水利委员会,根据长江堤岸破坏的情况,规定了修堤具体办法,十二日早晨,第二批修堤工作人员已经出发,他们将和第一批修堤工作人员共同组织监工所,统一领导修堤工作,并且和江浦,六合两县人民政府,密切联系,修堤工作很快就要开始。
【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广播】芜湖十三日消息:芜湖军管会散兵收容所,从五月一日到五日五天当中。一共收容了溃散的国民党军官兵二千五百多名,被收容的国民党军官兵番号很多,其中并且有海军陆战队炮兵团中校副团长姚学荣等军官一百多名,现在有一千多名已经发给了路费,遣送回家。
【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广播】杭州十三日消息: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分行已经在十日开始营业。


第1版()
专栏:

冀东喜雨普降
十四地委组织工作队帮助播种
冀中各地阴雨两次
【唐山电】十一日冀东全区普遍落雨。遵化、玉田两县的西部、北部平原地带雨量较大,农民正抓紧时机播种大田作物。三河、顺义、平谷、密云、蓟县等县虽未得透雨,但已能够播种,冀东十四地委已组织了四百二十人的工作队,赶赴各县帮助群众突击播种。
【冀中电】冀中各地十一日从拂晓到夜晚,曾前后阴雨两次,但雨量极小,八、十一两专区刚湿地皮,专区及保市附近落雨一指多,十专区永清、固安、新城等地约二指雨,大兴、武清等地三指来雨。至晚七时天晴。


第1版()
专栏:

上海匪帮残害人民
强征全市一半日用品
半个月屠杀三十七人
【新华社北平十二日电】上海国民党匪帮又以新的残酷手段疯狂掠夺人民。匪警备司令部已决定一钱不付地自工厂、商店强行征收匪军所需的一切供应品。该项掠夺计划规定征收全市一半的肉类、香烟、大量衣着及其他日用必需品。匪帮们已于十日开始把这些征收来的物资运往所谓“安全区”。匪帮们并已规定除粮食、燃料及军用物资不许出口以供匪军自由掠取外,对其他日用品,伪市府亦有权“征借”输出国外换取匪军所需用的物资。伪市府已命令沪市工业会及商会通知各同业会员呈报储存物资种类数量,以作“征用”准备。伪市府已与伪国防部、伪财政部、伪中央银行、招商局等单位组成所谓“五人委员会”,专门负责此项“征借”事宜。此外,伪市府并已计划以征收特别税的办法榨取人民,规定每辆卡车征税伪金圆券一亿元,吉普和摩托车征税五千万元。九日已有数百辆卡车和吉普车被匪军强迫征用。
匪帮们继续在上海进行屠杀和破坏。八、九、十一三天中又有十人被枪杀。自四月二十五日以来,被上海国民党匪帮屠杀者据息已达三十七人。国民党匪军又在上海西郊拆毁了更多的平房和农舍,沪市外围的许多公路桥梁亦被匪军爆破队炸毁。


第1版()
专栏:

天津私营东亚公司经理
宋@卿的梦实现了
他听了刘少奇同志讲话,明白了在共产党领导下资本家同样也有前途,便决心挑起积极生产的担子。
【天津讯】津市拥有织毛、麻袋、化学三个工厂及职工一千余人之私营东亚公司,由于经理宋@卿,认识了共产党“发展生产”的政策,已改变了过去徘徊犹豫的态度,正积极准备添置机器,增设厂址,扩大生产。津市解放以后,宋@卿与别的资本家一样,由于受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恶意宣传,对于中共的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政策,颇多怀疑,宋@卿直率地承认说:“那时候,我每天看报纸,多是注意政府的法令,看看我是不是够上‘斗争’啦!”于是生产也不大管了,织毛机停了十分之七,他抱定了“吃光了就散厂”的态度。可是天津解放迄今已三个月有余,人民政府没有没收过一家私营工厂,工人们没有“斗争”过一个资本家;相反地,政府本着既定政策,已合理地调解了多起劳资纠纷,并帮助若干私营工厂解决了原料、销路,甚至开工的问题,总之,共产党来了以后,除了看到事事按着政策、忠诚不移的办事以外,丝毫看不出他所怀疑的事实出现。事实摆在面前,宋@卿在严厉考问自己以后,于是他开始消除自己的顾虑了。
四月二十一日,刘少奇同志去参观他的工厂,并对职工代表讲了话。当少奇同志讲了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政策以及社会发展规律及前途时,这位长久忧闷的宋经理笑了!他长长的,从内心里吐出了一口气:“这一回我可明白了!”会后,他向职工代表会建议:把四月二十一日,定为东亚企业公司的一个节日,每年逢此,举行纪念。他说:“我发展企业的理想象一个梦,一直‘梦’了这多年,今天,在共产党领导下,才真正实现了——这是我由消极等待到积极发展的转折点。”
宋@卿在职工协助之下,四月三十日给刘少奇同志写了一封信,列出计划,说明他决心领导东亚公司职工扩大进行生产的决心。现在由于购入了大量原料,麻厂决定加开夜班;毛厂决再添购原料,增加生产;化学厂也决于日内开工,原料由国产原料来代替,并将根据群众需要,制出适合于广大群众应用的药品,筹划再开麻设袋第二厂。
津市人民政府为帮助解决该公司增设厂址困难,在解决市郊土地问题时,把该厂原在西车站分散的七百亩土地给连结在一块了。刻宋@卿经理即将赴香港筹备资金和购置麻袋第二厂的机器,以扩大生产,他决心要在六个月内做出成绩来。他说:“过去,我长期挑着一副担子,那是‘消极’的担子,现在,我放下了这副‘消极’担子,挑起了‘积极’的担子,虽感沉重,然我有信心把它挑好。”


第1版()
专栏:

时届立夏正好突击植棉
冀南播种大部完毕无极种棉达九万亩
“小满花,不回家”农时不可误
【冀南电】冀南各地党、政领导干部,深入教育克服农民自给自足的保守思想,组织一切力量,突击点种棉花、花生。据了解,种棉计划大部地区已完成,三专区全部完成,四专区完成百分之八十,一专区莘县四、七区已完成五分之三,武训、永智等县不少村庄均超过计划。现全区正组织一切力量抢种。开始群众思想有很多顾虑:有的农民认为遇着歉年黄金也不当吃,要少种棉花花生;有些农民因天旱播种困难,点种则多费人工工具等,使某些村干部、党员降低了信心。经过干部深入耐心动员,这些思想逐渐克服。南宫县委亲将老农点种经验,加以科学提高,推动全县点种。三分区发动党政干部每人与亲朋写两封信,动员点种,收效很大。各级党政机关抽出大批人畜力助种,对群众有极大鼓舞。同时,各级领导上均强调了认真帮助农民解决具体困难。威县鸭窝村根据点种时间的短促与劳力分散的情况,村干、党员以身作则,耐心与群众解说互助的必要与好处,抓住积极分子串连组织起了二十七个点种小组,完成点棉二百八十八亩任务。事后农民说:“这样干就是快!”有些地区组织起了妇女、儿童参加点种,及早完成任务。莘县七区发动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妇女参加点种。
【冀中讯】小满节将届,种棉时日紧迫,无极县检查全县植棉计划完成情况,动员全县干部作最后的突击抢种,争取计划的完成。无极原为产棉区,抗战后由于日寇的分割封锁及掠夺加之销路不畅,棉产量大减。今年根据上级要求与本县情况,计划恢复棉产到全县耕地面积的百分之二十四(抗战前棉田约占全县土地总数半数以上,经敌伪数年摧残,种棉地仅占百分之十左右),具体数字为十三万三千七百三十四亩。经过全县干部群众的努力,已植棉九万六千余亩,占全县耕地面积百分之二十强。其中以六区较好,已超过计划,尚有少数区村未完成任务,现正紧张突击抢种。
在完成任务较好的区村,主要是做到以下几点:一、县区村干部有坚强的领导,发现问题及时解决。如县委发现四区领导飘浮深入不下去,立即调剂一部力量去加强领导。二、支部党员明确思想,加强带头作用,以模范行动推动群众。三、抓住播种前的三个环节——种籽的准备、检查留棉地、防旱的具体准备。加以具体深入农户检查,保证计划的实现。四、及时召开各种会议检查推动,批评表扬,鼓舞植棉热情。五、以算帐方式和具体宣传打破群众思想顾虑。县委根据任务完成情况,提出全体干部应紧张动员再努一把力突击完成植棉任务,并争取超过计划。要做到水井、水车、辘轳、人畜力五不闲,日夜不停的浇地点种抢种,落后的区村,应向六区看齐。现全县正按县委指示紧张突击,下余四万余亩的任务,预计可超数完成。 (李锋)


第1版()
专栏:

济南市
设外侨事务处
【新华社济南十二日电】济南市人民政府为加强外侨事务工作,已呈准山东省人民政府成立外侨事务处,现已开始工作。


第1版()
专栏:

在平新闻工作者座变
筹组全国性组织
【新华社北平十三日电】在平新闻工作者胡愈之、萨空了等四十余人今日假燕京大学举行座谈会,讨论新闻工作者的学习问题和发起建立全国新闻工作者的联合组织问题。会议提议召开全国新闻工作者会议,并推定中国解放区新闻记者联合会、中国青年记者学会、平津新闻工作会议和在平新闻工作者座谈会担任发起人,由每一团体推派代表二人,筹备与全国各地新闻界商讨成立代表会议的筹备委员会事宜。


第1版()
专栏:短论

掌握农情
生产已到紧急关头,农时不可误,各地党政工作者在领导播种时必须注意掌握季节性,精确计算时间,不容许有一时一刻的延误。“小满花,不回家”,现在离小满只有七天,植棉工作必须突击进行,困难是会有的,但必须坚决战胜,保证播种计划的实现。
领导农业生产必须十分注意掌握农业情况,仅以天时一项来说:许多机关对于所属地区天时变化,雨旱干湿程度都知道得太迟太不具体,最近天旱了,旱到什么程度?是大部地区旱,还是小部地区旱?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又如下雨了,雨落到何等程度,占多大地区?也没有一个精确的统计,去年经验证明,任何一个机关或工作人员如果不能正确掌握天时的变化,那么,他在农业生产的领导上就不可避免地脱离了群众,无法提出各种具体办法帮助群众生产。
也有些地区缺乏领导生产的经验(特别是新区),因而常常忽略了掌握季节性。太行经验告诉我们,领导农业生产时必须根据季节变化及时提出各种不同口号,组织力量集中突击完成一个任务,我们有不少地区只是在春耕前作了一个计划,然后传达了一下便完了,事实证明,这种领导方法只能使计划落空,因为农业计划必须不断地依据农情变化来修正补充,而不应一成不变。
时间紧迫,要求各地领导生产的部门象作战一样地紧密掌握农业情况,结合群众具体要求,多作调查研究分析综合工作,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要立即利用便利条件(如电话),来了解情况指挥工作,在生产战线上团结人民战胜困难,勿使预定计划落空。


第1版()
专栏:

工厂管理民主化问题
——华北职工代表会议旁听记
本报记者 陆灏
实行工厂管理民主化——这是全国第六次劳动大会的决议。我在华北职工代表会议的旁听席上,听到代表们讨论最多的,就是如何实行管理民主化的问题。事实证明,适当地解决这个问题,乃是改进和提高国营和公营企业生产的可靠保证。过去走过的曲折道路教育了我们,更重要的是成功的辉耀的光彩鼓舞着我们前进。
为了迅速恢复发展生产必须关心工人实际困难
将改进生产和尽可能的改进工人的福利设备结合起来,这是恢复与发展生产中不容疏忽的问题。宣化烟筒由铁矿按照上级的计划,该矿从三月份到五月份,工人要从一百多人增加到五百五十人,产量则要求日产五百吨。现在实际情况是日产四十吨到五十吨,工人只有三百多。这主要的原因是工资问题直到现在没有很好调整。虽然经过一次补贴,但同是下井工作,下花园的宝兴煤矿每个工可以挣小米十九斤,而烟筒山铁矿只能挣七斤多。最近由石景山去了个汽车司机,他原来的薪金是四百六十斤小米,到了烟筒山,打听薪金只有三百四十六斤,第二天就回去了。由于石景山炼钢业的迅速恢复,烟筒山铁矿的产量迫切需要提高。但离开了该矿矿工在生活上存在的实际问题,生产计划就无法实现。
“我是管生产的,工人吃饭、住房子不是我的事。”有的工会工作同志也有这种说法。如长治西关群众因为吃水没有付钱,自来水公司就停止了水的供应。于是华丰铁工厂工人的家属也因此得不到水喝。工人们去找工会主任,主任说:“吃水我还管?”就这件小事,拖了好几天才解决。在实际的生活中,真正使工人群众感觉新民主主义的工厂与他们之间的亲切关系,太行区大众煤矿做到了这一点。该矿去年盖了一百六十间新房子,除了十五间做了仓库,剩下全供给了工人,而我们的经理还住在过去临时的旧房子里。夏天新房子里有跳蚤,矿方又给工人们做了铺板,这就使得工人们大为感动。他们说:“现在可不一样了,咱们也总要对得起矿方。”因而矿方每逢有困难的时候,工人们总是说:“只要我们能吃饭就可以,咱们总得好好干下去。”他们从亲身经历中,的确感觉到矿山是自己的了。这就能使工人尽情的发挥力量而无所顾虑。
要生产计划订得好一定要和群众商讨
很多事实证明,只有经过工人群众广泛的讨论、修正和补充的生产计划,才能使工人保证全部实施。与此相反,则失败无疑。太岳华丰铁工厂一个月工作到总结的时候,问工人完成了多少,工人还不知道生产计划是怎么回事。太行峰峰煤矿有一次由行政上一两个同志决定开个斜马机坡,但实际上这个地方已经是做过的,结果是浪费了经济和人力。当时要是肯问问年老的工人,他们就会告诉你,避免这种损失。事实教育了峰峰煤矿的负责同志,现在做计划的时候,厂长和工程人员先拟草案,然后交给工厂管理委员会讨论,再开扩大的干部会,并吸收劳动英雄、生产骨干参加,再以区队为单位交给工人讨论。这种将生产计划向全体工人宣布并交给全体工人讨论的结果,使工人们了解了自己的计划后,即能自觉自愿地去执行。如通顺矿今年要完成三十万吨的采煤计划,大家感到任务很重,平常农忙时总有一部分工人临时要回家,于是就自动提出来克服流动性。劳动英雄范大保更因此组织了突击队,那里有困难,就到那里去,使生产计划真正获得群众的保证而实现。冀中泊镇永华火柴公司,由于生产计划交给全体工人讨论的结果,得到了正确的修正。如切大条,原来规定一百块只允许有两块宽窄不能超过一厘,工人们说:“这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因为过去只求数量,不讲质量,大条有的宽窄相差三分之一,有的大板歪得连商标也糊不住。从来没有过标准,这次又是按着主观愿望凭空想的,后来修改成不合标准的可达百分之二十,作为一个努力的方向,结果用半个月的时间来试验,不合标准的仍达百分之五十,直到最近才慢慢接近上述要求。工人群众所订的计划,能获得工人群众自己热情的拥护,峰峰煤矿过去井下五种工人的平均产量为每人日产煤○·五吨,现在则达到○·八五吨;去年一个里工每天做七个法蓝盘改成包件制后,最高做到二十一个。后来又单纯追求数量,而使质量减低。由于工人群众相互监督,现又改成里工制,现在不但质量好,而且数量也已经超过按件计工时的二十一个,最高的达到日产二十三个或二十四个了。
将工厂全部情况告诉工人使工人真正成为工厂主人
不但是将生产计划交给工人讨论,同时将工厂全部的原料、推销、营利或赔钱的情况也全部告诉给工人,并在生产管理上时时听取工人群众的意见。最好的形式,就是组织工厂管理委员会。华北现有的工厂管理委员会中,虽有部分取得了不少成绩,但有的实际上还形同虚设。如太岳华丰铁工厂的代表吴金科说:“我在工厂,我不知道工厂管理委员会是干什么的。”太行实业公司的管委会,因为只是在生产上有了困难或为了完成任务才召集工人开会,所以工人们开会时就说:“这又是有事要咱们做了。”有的工人好象开玩笑说:“这我们还象主人?”其实这是严肃的意见。事实证明:向工人只要真实的说明全部情况,就更会增进工人主人翁的感觉,就更会取得工人的谅解和热情的拥护。太行大众煤矿有个时期穷得没有钱,矿上将实在情况向工人说明白,取得了工人的谅解。工人们领不到工资,他们从家里带上干粮和煎饼下窑,并无怨言。而在赚钱的时候,也不要害怕工人会要求分红。冀中泊镇永华火柴公司,向工人报告了去年赚钱二百亿边币的情况,并且说明将这笔钱恢复了保定、沧县面粉公司的生产。冀中经济领导机关称他们为“母机工厂”。工人们十分兴奋的问:“别的工厂也知道吗?”因而他们格外努力。现在他们和天津的中华火柴公司相比,职工数目虽然相等,但中华用动力开二十一个排梗机,永华用人力只开十四个排梗机,然而产量却都是日产八十箱左右。天津钢铁配件厂,由于每个月能够向工人报告工厂的情形,大大的加强了工人的责任心。四月份该厂赚了钱,负责同志公开向全体职工报告后,工人们自动要求增加夜班,提高了生产效率。
依靠全体职工力量办事任何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工厂的管理,是用强制的办法单单依靠几个人的检查呢?还是依靠发动工人群众自觉自愿集体的力量?这看来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了。但其实不然,在我们工作中,如废除一种侮辱工人人格的不合理的搜腰制度(过去国民党工厂的工人出厂,全身要被搜一遍,看看是否有偷窃行为),连这样的事也有分歧。唐山机厂的部分领导同志,一直还坚持着保留了此种制度直到现在,工人们怀疑的问:“到什么时候可以取消呢?”不相信工人自己的力量,当然就不会听取工人群众的呼声。但是,天津中纺一、二厂就有另外的情况,工人们自己提出来,保证互相监督,领导上接受了这些意见,废除了这种制度,一般的偷窃现象现在是没有了。用强制的办法,依靠几个人的检查,还是依靠工人群众的自觉自愿?这是一个带有原则性的是否相信工人群众力量的问题。峰峰煤矿也有过这样的教训:有一次为了动员工人支援国民党统治区的工人兄弟而募捐,机器厂工会主任根本不和工人商量,就在会计处扣工人的工资,工人对他的方式表示不满,他知道了,用了一个更粗鲁的办法,他召集了工人问:“谁不出钱举手?”妄想以此威胁工人,工人们更加不满,真的全举了手,直率的打击了他的强迫命令作风。后来他承认了错误,工人们很快的捐出了钱,他们说:“只要商量一下,谁还不愿意出钱?他的方式太坏了。”在峰峰,由于初步实行工厂民主管理,依靠工人群众的结果,工人们在生产工作上的相互监督收到很大成绩。四区队一个井下工人将白线(一种刨煤多少的记号)移后了三百米厘,有人就出来干涉。有一次在井下,一个工人推着煤车直泻过来,铁道上放了个水泵没有移去,六十多岁的房相亭以身体拦住煤车。推车的说:“为什么妨碍我出煤?”房老说:“你多出一车煤值多少钱?把水泵碰坏了怎么办?”房老本是看风磨的,他为了保护水泵,不顾危险,挺身而出,他的精神,使很多人受了感动。当工人们真正把工厂看作是自己的家一样,工人的力量就能充分的经常的发挥,官僚主义者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市场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