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6月7日参考消息 第4版

    【国际交流署华盛顿六月一日电】负责苏联和东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约翰·斯坎伦六月一日在美国国务院为报纸主编和广播节目主持人举行的全国对外政策会议上,就里根政府中的美苏关系发表讲话,摘要如下:
    里根政府已经表明,它希望对东西方关系建立一种新的看法——一种根据现实,而不是根据希望建立的看法——并且已表明,这种看法将是里根政府对外政策的中心。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将设法建立一种国际环境,在这种国际环境中能使西方在经济、技术和政治方面的压倒优势在一种和平变革的过程中发挥作用。、
    现在要由西方来对苏联表明,除了采取克制态度之外别无它法。这将是里根政府对苏政策的核心。
    我们的努力将针对三个主要方面:
    我们最首要的任务必须是恢复可以接受的军事力量对比。苏联人不能抱有任何幻想,认为他们能在任何重要的方面取得或重新取得优势。
    要比较有效对付苏联在发展中世界采取的咄咄逼人的态度,就要作出多方面的努力。
    我们决不谋求同莫斯科发生鲁莽的对抗,我们希望,不要出现毫不妥协的敌对局面。
    我们想同苏联建立一种稳定的、可预见的、双方都比较满意的关系,我们准备为此而奋斗。但是,很清楚,要为实现这个目标取得进展,在很大,
    程度上取决于苏联是否奉行比过去更具有建设性和更加克制的政策。
    我们原则上准备同苏联人建立实务往来关系,只要苏联的行为不负所望,只要这与我们纠正防务差距及促使苏联人在国际事务上作更大克制所作的努力一致。
    我这里只是概括地谈了一下我们的战略,这种战略就是向莫斯科表明,除了在军事和地理政治领域里实行克制之外,别无其他抉择。
    事实上,我们的办法的基本要点早已实施了:
    大大增加国防经费。
    关于波兰问题,我们已经就干涉可能造成的后果发出了明确信号。
    在东欧的其他地方,我们继续执行区别对待苏联和它的东欧盟国的政策。
    我们也在继续努力使苏联人在阿富汗站不住脚。
    对战略计划和武器控制政策的研究在继续进行。
    如果我们打算实现我们的目标的话,需要我们的朋友和盟国给予支持和合作。


    【路透社莫斯科六月五日电】今天由于苏联给于一批强硬派波兰共产党人以新的支持,莫斯科同华沙之间的政治鸿沟扩大了,而这批强硬派的观点遭到了波兰党的领导的谴责。
    塔斯社发表了来自华沙的第二篇报道,谈卡托维兹论坛的活动,塔斯社的措词含有大力赞同的意思。
    塔斯社强调指出莫斯科所认为的危及共产党在波兰的统治的威胁,还谴责当局今天释放审判前拘留的右翼持不同政见者莱谢克·莫楚尔斯基,认为这是“对反革命的又一次让步”。
    在莫斯科的外交官说,这里报刊评论的语调愈来愈强硬,使莫斯科和华沙更加有可能进行日益公开的论战。某些西方外交官认为,苏联将不得不在波兰党代表大会七月十四日召开前几周,作出军事干涉波兰的任何决定,以制止那里的自由化。
    塔斯社在报道反共的独立波兰联合会领导人莱·莫楚尔斯基获释的消息中表明,莫斯科强烈反对最高法院的裁决。塔斯社的消息把莫楚尔斯基的持不同政见者组织说成是反革命的,并说,该组织一心要消灭波兰的宪法制度,削弱波兰同共产党集团其他国家的防务关系和联盟。
    这是在目前两国的紧张关系中第一次公开暗示,莫斯科认为它同波兰的军事联盟处于危险之中。
    塔斯社不顾波兰党政治局对卡托维兹论坛毫不含糊的谴责而发表有关该集团的消息,表明莫斯科不会轻易听从劝告放它过去。
    【美联社莫斯科六月五日电】苏联通讯社今天就波兰四名主要持不同政见者获释一事提出严厉指责,并暗示,波兰最高领导人现在没有支持那些需要得到官方支持的忠实的共产党人。
    塔斯社同时还说,那些在上个月发表所谓“卡托维兹宣言”的强硬派共产党人现在正遭到“宣传机构的大肆攻击”。
    这里的西方分析家注意到,波兰共产党领导机构政治局本身也声称,在当前的情况下,“卡托维兹宣言”是“有害的”。
    塔斯社未提到波共中央政治局的这一立场,但是,它说,波兰宣传机构对卡托维兹论坛的批评中有“这样一些言论,说卡托维兹论坛的立场是有害的,而且对国家的革新和民主化过程起了所谓渲染作用”。
    西方分析家认为,苏联的这番话至少是在含蓄地批评波兰共产党政治局本身。


    【南通社普里什蒂纳六月四日电】共产主义者联盟科索沃省委员会主席韦利·戴瓦说,经过一段比较长时期的坚持不懈的,负责的和耐心的工作,科索沃自治省的局势将逐渐稳定,该省的反革命分子四月份挑起了骚乱,组织了示威游行。
    戴瓦昨晚在共盟各市委主席和书记及共盟科索沃省委委员,以及科索沃的社会—政治组织的领导机构成员的协商会议上讲了话,他敦促对科索沃的局势作出合乎实际情况的评价。戴瓦说,虽然敌人被镇压下去了,但是并未被彻底消灭。
    戴瓦说,“敌人已加强了自身的力量,敌人在行动,而且表明它确实存在。因此,只要情况是这样,我们就不能,也不应睡大觉。”
    共盟科索沃省委主席戴瓦告诫人们提防外来敌人已加强的活动及其同国内反革命分子的勾结。警惕来自阿尔巴尼亚的组织得很好的和有计划的攻击。
    戴瓦认为,科索沃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改变学校、教育以及总的来说师资的状况。戴瓦强调指出,在新年到来之前必须根本改变目前的状况。
    【美联社贝尔格莱德六月四日电】据今天报道,普里什蒂纳大学校长在因科索沃省发生民族主义骚乱受到攻击之后已辞职。
    普里什蒂纳大学是南斯拉夫的第三大学府,有近五万名大学生,在三月份该校学生爆发抗议行动之后,普里什蒂纳大学就获得了“民族主义堡垒”的称号。
    南通社报道了普里什蒂纳大学校长加兹门德·扎伊米及其两位副手辞职的消息。
    【法新社贝尔格莱德六月三日电】南通社今天报道,南斯拉夫当局已开始对被指控参与今年早些时候在科索沃地区举行的暴力示威的一百二十六人进行刑事诉讼。科索沃地区大部分居民是阿尔巴尼亚族人。


    【南斯拉夫《政治报》六月五日报道】(该报记者发自莫斯科)摘要如下:苏《真理报》发表了塔斯社的一篇关于卡托维兹一次党的会议上提出的某些要求的报道。自此以后,这里使人感到,对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的文件提出的设想所表现的怀疑突然增加了。这些文件是中央委员会为六个星期后将要召开的特别代表大会准备的。
    本周,这里的报纸只增加版面讲波兰党内的坏形势。同时,把这种坏形势说成是波兰党的最高领导及其中央委员会的政策的结果。无疑,这是苏联在报道波兰国内事件方面的新情况,因为当涉及到波兰党内情况时,在此以前这里一直是回避的。
    诚然,苏联方面还要回避正式地对波兰统一工人党的情况作出评价,但是,这一事实只是形式上的,因为本周对发表别人的意见没有任何限制。显然,进入了一个微妙时期,这一时期只能与波兰统一工人党召开特别代表大会(七月十四日开始)之前这一比较短的时期联系在一起。


    【波兰《海岸之声报》特派记者六月四日报道】“卡托维兹论坛”纲领委员会主席团成员兼副主席弗·沃乌切夫说:一九八○年十一月,我们就呼吁,就党内和国内问题,组织各代人的会议。去年十二月上半月,在卡托维兹省党的训练班开了会。省委第一书记安·热宾斯基参加了会议。今年二、三月间举行了第二次会晤,参加的也是二百人左右。会议的题目是评价过去和关于党的活动。
    今年三月,我们的小组向卡托维兹省委提出组织省委马列主义研究会问题。研究题目是党内形势和波兰社会主义建设。
    五月十五日我们建立党的论坛。五月二十八日“论坛”开了第二次会议,把我们的文件寄给中央。首都的一些同志参加了我们的会晤,在磋商期间成立了纲领委员会。由政治局委员盖·加布雷希任主席,第一副主席是卡托维兹“多姆戈斯”联合企业经理格热戈什·克米塔,第二副主席是我。我父亲是保加利亚的一个共产党人,战前侨居苏联。母亲是俄国人。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六月三日电】在南斯拉夫的商店里再也看不见排长队,购买咖啡、洗衣粉、食油、黄油和其他某些日常用品了。在自动售货商店和其他商店的货架上又摆满了商品,南斯拉夫人再也没有去年秋天和冬天那种唯恐买不到东西的烦恼了。当时他们只要发现这些商品,就大量采购。
    应南斯拉夫议会代表的要求,政府的主管机构分析了这些商品短缺的原因,采取了一些措施,以防今后出现类似的情况。
    据有关市场供应的报告,不存在食品严重短缺的危险。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困难都已克服。例如,尽管食油很充足,但是在包装和提供进口所需的外汇方面却出现了某些问题。
    糖的供应也很充足,不仅市场上供应充分,而且库存充足。然而,据认为,供应工作并不十分令人满意。使供应长期保持稳定的唯一真正途径在于:有计划地增加南斯拉夫的甜菜和其他工业作物的生产,从而满足国内的需要。


    【法新社华沙六月四日电】由普通犯人掀起的一股巨大的绝食浪潮继续在全波兰蔓延,具有全国规模。犯人们抗议他们被拘留的条件。
    据波兰广播电台报道,在波兰西南部弗罗茨瓦夫的“一大批”犯人昨天开始绝食,加入了一场抗议运动。新闻报道指出,在波兰的监狱有七万二千四百九十名犯人。犯人们主要要求改善伙食,提高对他们在服刑期间必须从事的劳动的报酬。


    【东德《新德意志报》六月三日评论】目前,波兰统一工人党正在举行选举总结会议,以准备第九次特别党代会。这些会议都在讨论向党组织提出的提纲和波兰统一工人党党章草案。为此,党的领导成员都亲临这些会议。
    如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卡尼亚到“乌尔苏斯”拖拉机厂参加会议,政治局委员雅布翁斯基、奥尔绍夫斯基、巴尔齐科夫斯基和其他领导人也到各地参加会议。
    在这一时期内出现了各种事件和发展,此间观察家认为,这些事件和发展清楚表明,必须认为波兰人民共和国的局势仍然十分严重。
    这首先应该归咎于反革命势力日益加强他们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内的颠覆活动,他们的活动越来越具挑衅性。
    最近对波兰东南部普热梅希尔市苏军纪念碑的侮辱是这一系列严重政治寻衅事件的又一件。
    除了早已出名的和完全公开活动的反革命组织以外,现在国内的一些“社会民主主义”派别也想组建“合法的反对党”。
    鉴于国内局势的严重激化,波兰矿山和重工业中心卡托维兹的波兰统一工人党党员这些天发表了一个公开宣言。
    卡托维兹共产党员的呼吁遇到了强烈的抨击。对此《人民论坛报》写道,“卡托维兹论坛”的活动受到严厉批评。
    波兰报纸用大量篇幅刊登对“卡托维兹论坛”的攻击。


    【捷克斯洛伐克《真理报》六月一日报道】这几天来,波兰统一工人党中的健康核心力量,例如,以“卡托维兹论坛”为代表的健康核心力量一致谴责前几周在多伦发起的“横向结构”运动施加压力的政策。《青年旗帜报》刊登了该论坛的宣言,其中说,自去年八月以来,党未能坚决地和始终不渝地抵制各种与社会主义格格不入的和敌视社会主义的倾向。同时在该文件中还说,波兰的大规模宣传鼓动工具——报纸、电台和电视台肆意对党的思想团结进行攻击。“卡托维兹论坛”向波兰统一工人党和波兰人民共和国政府领导呼吁,要抵制大规模的宣传鼓动工具中的为所欲为的行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