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4月24日参考消息 第3版

科学家说,不控制人口增长,便不能给每个个体合理分配资源;不解决能源问题,就不能彻底战胜通货膨胀
    【香港《大公报》四月十八、十九两日译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文章】题:诺贝尔学者谈世界面临的问题
    普遍地说,美国和世界所面对的最严峻问题是什么?为迎接这些挑战,人们能够做些什么?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在匹兹堡市访问了若干应卡内基—梅萨大学之邀,出席罗伦斯会议中心落成庆典的美国最杰出的思想家——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向他们提出上述问题。降低人口有实质意义波利卡普·库舒,德克萨斯大学,一九五五年得物理奖。
    我感到困扰的,是沿指数曲线上升的世界人口。管理世界的一个理性方法,是减少人口数量。不控制人口增长,便不能给每一个体合理分配资源。
    世界各地已有数量惊人的五岁和五岁以下儿童饥饿至死。这是不折不扣的饥荒。这是骇人听闻的,是人类的耻辱。
    说近一点,在美国,我们极大的依赖经济增长和资源开发。但即使我们的资源得天独厚,也开始感到人口增长的巨大压力。水源已成问题。西南部某些城市得靠地下水生存。
    经济增长和发展也在导致千万年来形成的土壤被无情的侵蚀。如果我们能以某种方法降低人口增长率,我们许多问题将消失。解决能源的办法汉斯·贝蒂,康奈尔大学,一九六七年获得物理奖。
    能源是我国最大的长远问题。除非解决能源问题,否则我们不能彻底战胜通货膨胀。
    找寻解决方法要时间,也要社会各方面合作。我建议三个截然不同的方法解决我们的石油问题。第一、生产合成燃料。第二、节约。第三、以其他燃料代替石油。我的目标是十年内完全停止进口石油。
    运输是一个我们可以减少用油的领域。较小型、更高效率的汽车,可以节省三分之一目前的汽车用油。我并将尝试把大量卡车运输改用火车,火车平均每吨/英里耗油量比卡车少许多。至于飞机,要改进的可能不太多,它们使用燃料效率已很高。
    我们也应当取缔以石油作运输以外的其他用途,例如发电。在取暖上,只要可能,应改用天然气。若干人对太阳能抱很大期望,但其成本实在惊人。要培养高度才华的精英查尔斯·哈金斯,芝加哥大学,一九六六年得医学奖。
    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教育质量下降。我们把教育弄得中看不中用,降低了水平。
    我们所要做的,是给我们国家有高度才华的精英——十至十八岁、能学习微积分等学科青少年提供更多方便。我们越是悉心照顾、培养我们有才华的人,未来景况将越好。当然,我们同时要为其他年青人提供教育设施。汉堡包的理论谢尔登·格拉肖,哈佛大学,一九七九年得物理学奖。
    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在核武器的威胁下偷生。在国内,工人的士气问题严重。与日本产品相比,我们生产的一辆汽车,毛病约多五或十倍。如果工人没有把工作做好的心,那么,你简直不能靠金钱把活做好。今天,麦当劳生产汉堡包的人比整个钢铁工业的工人还要多。显然,从短期看,如果要搞生意,卖汉堡包要比订出长期计划生产电动车赚钱。因此,人们放在研制新一代汉堡包上的能源和精力,比放在新一代汽车上的大许多。人类行为与激素的关系康拉德·布洛克,哈佛大学,一九六四年得医学奖。
    行为科学提出了人类面临的若干最重大问题。物理及自然科学的前进速度将越来越快,但它们的成果能否有益地应用,却决定于人类行为。我们正开始从纯粹分子的角度,越来越深入的研究行为。我们在找寻大脑中影响行为的东西,这研究是有前途的。有些科学家认为,我们不久便能弄清楚精神分裂在激素和分子方面的形成基础。弄明白可称为人类行为的极端表现的时刻越来越接近了。
    这些看来极有指望的进展,可能解决不了行为上的难题,但它们是让社会充分利用个体才智创造条件的第一步。现在,人们已能利用药物控制许多精神病。我充分意识到,进一步弄清楚人类行为,潜伏着被滥用的危险。但是,这样的危险,任何有益的新生事物都存在。盼大众对科学重生兴趣约翰·巴丁,伊利诺斯大学,一九五六年及一九七二年得物理奖。
    科学需要抓住这样的现实:选读物理、化学和高等数学的中学生越来越少了。中学毕业生的科学知识在大幅缩减。我希望人民大众对科学重生兴趣,不要只是局限于那些希望进入这领域的有高度才华的人当中。
    我也关心我们社会技术的前途。我们正面对一个危险的局面:我们工程学院的毕业生工资极高,这样,他们没有很大的推动力要到研究院深造。
    过去,工程学院所强调的,是给予学生一个背景教育,为他们日后的活动打好基础。今天,焦点却在于训练他们,让他们只在一个狭小的专业里做一样工作。结果是,我们的工程大学生的学识低于日本、西德和苏联。人类景况转好的意义伊瓦尔·吉阿佛,通用电器公司,一九七三年得物理奖。
    我基本上是乐观主义者。和五十或一百年前相比,人们现在的景况好了不知多少倍,这很大程度上是得力于技术。然而,社会中存在着各种各样难以理解的忧虑和悲观。人们似乎不再如美国人过去的那样,相信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人们在时间上和财富上都有余裕,开始担心那些几乎不存在的问题。报纸上各种报道连篇累牍,人们草木皆兵。有时候,你以为自己应当胖些,要吃些胆固醇;有时候,你以为自己应当瘦些,对之不敢沾唇。人们害怕氯化了的食水,因为,可以假定,在某一环境下,它会致癌。但是,人们没有氯化了的食水不能生存。即使它真的致癌,迄今仍没有人实实在在的证实它。不过,美国是一个十分健康的社会。我不相信它在每下愈况——至少在我有生之年不会这样。


    【合众国际社诺维萨德四月二十一日电】(记者:莫利·迈尔斯)郭跃华在两次决定冠军的比赛中已经被击败过两次,都输给了日本对手。四年前在英格兰的伯明翰输给了河野满,一九七九年在平壤举行的锦标赛中遭受了同样的命运,在同小野诚治的比赛中因伤以一比二落后,之后不得不退出了比赛。
    小野诚治来自大阪,左手握拍,他是将在星期日的决赛中与中国这位优秀选手相遇的头号种子。但他在团体锦标赛中遭到了一系列的惨败,被击败了八次。
    中国人星期一晚上以五比二击败了卫冕的匈牙利,在十次锦标赛中第七次赢得男子团体赛冠军。他们甚至没有想让郭跃华参加决赛。事实上,这位中国头号选手在中国的九场比赛中只参加了两场,而且只打了两盘。
    李富荣决定让他的头号选手休息以争取单打冠军。
    这位中国队长是一九七九年他的选手在男子团体赛和单打比赛中没有赢得任何一个冠军之后转而采取起用年轻人的方针的。
    世界锦标赛的两个中国新手对这个挑战作出了很好的回答。十九岁的谢赛克在对匈牙利的克兰帕尔、约尼尔和盖尔盖伊的三盘比赛中都胜了,同时十八岁的蔡振华在两盘比赛中打败了克兰帕尔和盖尔盖伊。
    虽然蔡振华和谢赛克分别列为第七号和第八号种子,但男子单打冠军不大可能落在中国以外选手的手里,在头八名种子选手中,中国占了五个。
    卫冕的小野诚治按抽签在四轮比赛以前是比较顺利的,第四轮他大概会同中国的第十三号种子鲁尧华相遇。
    下一轮等待他的有约尼尔,第九号种子捷克斯洛伐克的德沃拉切克或蔡振华。
    在其他分区里,第六号种子、瑞典的本格森预料将在第四轮同法国引人注目的防守型选手、第十四号种子雅克·塞克雷坦相遇,同时施之皓大概会同英国的明星德斯蒙德·道格拉斯相遇。
    根据抽签,郭跃华的第一个种子对手是第十二号种子(唯一的日本种子选手)高岛规郎。高岛可以用他典型的削球防守来考验这位有希望获胜的选手。在第四轮中其他可能交锋的有:中国第十号种子李振恃对第五号种子克兰帕尔,谢赛克对南斯拉夫的第十六号种子舒尔贝克以及王会元对第十五号种子奥洛夫斯基。
    中国女子选手在一九七九年锦标赛中取得了囊括全部冠军的胜利,并接连第四次赢得女子团体冠军。看来她们将在这里取得同样的胜利。
    在九场团体赛中中国没有输过一盘,出了四个第一流的种子选手参加比赛,她们是张德英、曹燕华、齐宝香和童玲。
    北朝鲜的朴英顺(一九七五年和一九七七年冠军)现在是第九号种子。
    非种子选手、南朝鲜的李寿子可能打出几个冷门。她在团体赛半决赛中赢过北朝鲜的两个女选手,但是她在星期一的团体决赛中发现中国人太强了,南朝鲜女队以○比三败阵,一盘也未赢。
    同哈默斯利一起,欧洲最有希望的是十号种子、荷兰女选手夫里塞科普,她在中国受了一些时候的训练后,球艺在本季大见改进。


说女子单打中国人可能获胜,欧洲人在男双中取胜的机会更多些
    【法新社诺维萨德四月二十一日电】世界第二号选手、中国的郭跃华准备在明天开始的男子单打比赛中打个人的翻身仗。当他的同胞在男子团体比赛中占支配地位时,他在一旁等待。
    他的心目中的对手是上届单打冠军、一号种子选手日本的小野诚治。一九七九年在平壤举行的锦标赛中,郭由于受伤不得不退出比赛后,小野获得了冠军。
    一九七九年,中国在团体赛中败于匈牙利,当时郭跃华是中国队的一员。在这次团体赛期间,中国队总教练兼队长李富荣没有让郭跃华上场,这使许多人感到惊讶。
    在郭的后面,还有两个中国运动员是第三号种子选手和第四号种子选手。他们是施之皓和王会元。十六名种子选手中共有七名中国选手。
    在整个女子团体赛中一帆风顺、二十七盘未输一盘的这三个令人生畏的女子选手,是女子单打的第一号、第二号和第三号种子选手。
    第一号种子选手是二十八岁的张德英。她是一九七七年和一九七九年获女子团体冠军的中国队的一员。十九岁的曹燕华是第二号种子选手。第三号种子选手是齐宝香,二十岁。
    因此,在女子单打比赛中,看来极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一名中国选手获胜。但是第五号种子、北朝鲜的朴英顺可能是强劲的挑战者。
    如果说参加比赛的亚洲选手也有获得双打冠军的很大希望的话,欧洲人在双打中获胜的机会比在单打中取胜的机会更多一些,有南斯拉夫的舒尔贝克和斯蒂潘契奇(世界双打冠军),匈牙利的克兰帕尔和约尼尔,法国的塞克雷坦和比罗肖(欧洲双打冠军)。
    看来女子双打是中国选手稳拿冠军的项目,但是混合双打比赛的结果看来比较难以预料,法国的塞克雷坦和贝尔热雷以及英国的一对选手希尔顿和哈默斯利将对亚洲有希望夺魁的选手挑战。


    【南通社诺维萨德四月二十一日电】今天难以赶上中国。这是在南斯拉夫诺维萨德举行的第三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多数乒乓球专家们作出的评价。
    南斯拉夫教练杜尚·奥斯马纳吉奇同意他的同行们的这个意见。
    他说:“鉴于乒乓球这项运动在中国开展得如此普遍,他们打乒乓球的人数众多,中国不仅享有难以置信的选拔人材的可能性,而且还能始终坚持刻苦训练。一个运动员应该每天进行全日训练,只有这样,才能达到至少初步与他们相抗衡的同等地位。”在这届锦标赛的团体赛的男子和女子项目中,中国令人信服地获胜之后,亚洲乒乓球流派居控制地位肯定更加引人注目了
    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