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11月7日参考消息 第1版

    【美联社华盛顿十一月五日电】国务院今天宣布,副国务卿沃尔特·斯托塞尔将从十一月七日到十一月二十二日访问日本、中国、泰国和菲律宾。
    国务院副发言人艾伦·龙伯格说,斯托塞尔这位国务院第三号官员,将同所访问的每个国家讨论东西方以及地区和双边的问题。


    说南代表团将同中国共产党讨论两党关系与合作问题。认为近几年南中两国的经济合作赶不上政治合作和政治关系的水平
    【南斯拉夫《战斗报》十一月五日评论】题:合作在迅速发展(该报驻京记者)在北京,不仅中国人士,而且外国的观察家,都以极大的兴趣期待着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书记丘拉菲奇即将进行的访问。
    南共联盟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关系,早就是人们注意的焦点,因此,这次新的高水平上的接触合乎逻辑地引起人们的注意。
    北京强调指出,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书记和我国代表团成员为时七天的访问是两党关系的继续。
    自从一九七七年恢复南共联盟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关系以来,即铁托访华以后,南中两党合作不断发展,并且对两党整个关系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这一合作也促进了两党——真正的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特殊道路的体现者——之间的相互了解和经验交流。
    自从一九七七年十月中国党代表团进行第一次访问和由普拉宁茨率领的南共联盟代表团进行回访以后,以及自从达成关于两年合作规划的协议之后,两党之间的关系在各种级别得到了加强。上述协议的内容包括政治代表团和考察团互访、报告者互访、科学机构之间的合作和城市之间的合作。
    党政合作迄今的发展情况,也为这一次就两国感兴趣的许多双边问题和国际问题成功地交换意见提供了条件。估计,南共联盟代表团同中国共产党交换意见的主要题目是两党的关系与合作,首先是在国际工人运动方面的合作。还有理由相信,相互之间————也许在某些细节上————提出某些不一致的观点,但是可以预言,两党合作将继续下去,其基础是已达成协议的原则、相互尊重和尊重差别,但是,相似点也越来越经常和越来越多。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在此不得不指出,近几年经济合作赶不上政治合作和政治关系的水平。无论是这一方,还是另一方,都试图用自己的内部困难——稳定和调整——来解释这种状况,但是都希望更晴朗的天气。
    目前,两国商品交换额不仅表现出停滞的迹象,而且在下降:年计划换货额为三亿美元,而实际上围绕着一亿六千万美元徘徊。今年头七个月只完成了三千万美元。无论如何,这个数字是低的,跟不上两个友好国家关系发展的趋势。
    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书记在这里将有内容非常广泛的日程安排。除同中国共产党主席胡耀邦和副主席李先念会谈之外,还要访问上海和杭州。


    【美联社华盛顿十一月五日电】巴尼特说,美国如向中国和台湾双方都大规模地出售武器,就可能产生使美国同双方关系都变得复杂化这种具有讽刺意味的结果。巴尼特是一位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
    巴尼特在一项关于美国同中国和台湾的关系的研究报告中说,美国对待这个敏感的问题,必须要“十分谨慎”。
    巴尼特写道:“如果向台北出售先进武器以与向北京出售武器装备相平衡,那么这种出售就会使同中国保持较密切的军事关系的可能性告吹。”
    “还可能有着使美中关系受到挫折的风险,这种风险与华盛顿现在在决定是否向台湾出售FX飞机时必须考虑的风险不相上下。”
    他说要防止人家把向中国出售武器同向台湾出售武器联系起来是困难的。
    他说,“仅仅这一事实就说明美国在决定向中国和台湾双方都出售重大的新武器系统的政策方面要谨慎和克制——至少要在美中关系进一步发展之前,以及在围绕中国—台湾问题的气氛改变而使向他们任何一方作大宗出售可能造成的问题和风险减少之前,应当谨慎和克制。”
    他说,“如果华盛顿向台北出售它所要买的FX飞机,北京极有可能——有些人说几乎肯定会——把美中关系从大使级降为代办级,而如果北京采取这种行动,会立即在整个亚洲,甚至是全世界引起政治冲击波。”
    他还说,中国领导人强烈认为,如果美国决定向台湾出售比较先进的武器,“特别是在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处在三十年来的最低点的时候,不仅在军事上毫无道理可言,而且是美国对北京的见解和担心置之不理的显著的例子。”


    【美联社华盛顿十一月五日电】白宫发言人对记者们说,美国总统里根今天把国务卿黑格和国家安全顾问艾伦召到椭圆形办公室,要他们不要在他的对外政策班子的成员中再闹意见。
    发言人戴维·格根说:“总统对他们说,他希望能使过去几天发生的这件事到此结束。”
    格根又说,此外,里根还同他们讨论了“停止内部非难”的一些途径。
    里根是在黑格公开抱怨说白宫一位官员对他发动一场要使他信誉扫地的“游击战”之后召他们来的,他们谈了一个小时。
    格根说,里根“重申了”他对黑格、艾伦和对外政策班子中所有其他成员的“巨大信任”。
    格根说,虽然总统只邀了黑格和艾伦两个人,但是他并不想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即艾伦就是黑格所抱怨不满的那个人。这位发言人说:“找不出这样一个人。”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一月五日电】格根说,总统在同黑格和艾伦会谈之后又同他的三名高级顾问——米斯、贝克和迪弗——讨论了这个问题。
    格根在回答问题时说,“总统认为”,在他的顾问间“不断发生的一系列”内部磨擦的“插曲是与事无补的”。


    【捷《红色权利报》十一月四日报道】题:北京受到尖锐批评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第一书记霍查在地拉那举行的阿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强烈谴责中国领导的政策。他认为中国的政策是一股「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潮流。他谴责所谓的毛泽东学说,认为毛的学说是「称霸世界的霸权主义思想」。霍查所作的关于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工作报告对中国领导进行了批评。
    还在几年前,阿尔巴尼亚同中国领导保持了极为密切的政治、意识形态和经济关系。霍查再次指责中国进行的敌视阿尔巴尼亚的活动,指出,今天,阿尔巴尼亚同中国只保持着纯形式上的外交关系。他强调指出,阿尔巴尼亚将继续同中国的修正主义进行公开的斗争。


说黑格树敌不少,他与艾伦、布什、贝克、温伯格、米斯、迪弗和达曼等人都有矛盾
    【美国《纽约时报》十一月五日报道】题:是谁拼命想干掉黑格?(奈尔斯·莱瑟姆发自华盛顿)
    这些天一个新的长篇神秘故事使首都的人们大感兴趣:
    想要毁掉黑格国务卿的人格的主谋究竟 是谁?
    自从那个代号叫“深喉”的神秘的消息来源帮助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攻垮了尼克松政府以来,还没有一件事象这次白宫“泄漏出来”的消息的神秘来源这么令人感到兴趣。这次的这个来源是一个在暗中活动的不知姓甚名谁的助理人员。从白宫泄漏出来的有关黑格的那些消息显然是想把他毁掉。
    黑格抓权抓得太早(从他企图成为对外政策的主管人开始),接着又同白宫工作人员屡屡发生冲突,这两点使总统很恼火。
    但是里根是支持黑格的,因为他认为这关系到他自己在别国领导人心目中的信誉。最近他曾两次把记者们召到椭圆形办公室,告诉他们说黑格还是他信任的人。当时他还谴责了“倒黑格”运动。
    爱打听秘事隐私的人听了这些情况后很起劲,象看侦
    探小说的人一样,仔细捉摸一个个线索,想把迷团给解开,还从白宫的上层人物中间寻找那个神秘人物。
    象一切长篇神秘故事一样,有嫌疑的人多得很。看来黑格树敌不少。请看下列名单:
    国家安全顾问艾伦。艾伦和黑格交恶早在尼克松政府时代就开始了。当年,艾伦在与黑格的靠山基辛格发生了一
    场争吵以后退出了国家安全事务工作班子。
    在里根政府里,艾伦和黑格与许多报界宣传很多的争
    论斗争有牵连。但是,虽然在泄漏某些反黑格的消息的事情上艾伦有嫌疑,他却显然有“不在现场的证明”。黑格对艾伦说过,他不相信他是黑格事件中的“深喉”。可是艾伦现在倒了霉,谣传他将被免职。
    副总统布什。在去冬他被委领导一个处理危机的特别小组以后,他就成了黑格对白宫发动的强劲攻势的主要对象。布什承认黑格是他在一九八四年的潜在的对手。
    白宫办公厅主任贝克。他控制着白宫与报界的一切接
    触,是众所周知的白宫里最讨厌黑格的人之一。尽管他本人否认,但是他想要搞
    掉黑格的动机可能是因为他忠于布什。别忘了,在一九八○年竞选期间,贝克是布什的亲信。
    国防部长温伯格。在政府成员中间,同黑格吵得最凶的是他。在里根总统遇刺
    受伤,人们很为紧张的时候,黑格对采访白宫新闻的记者们说:“现在我负责。”这事使温伯格特别生气。
    总统顾问米斯,在黑格把他那出名的由他主管对外政策的备忘录交给米斯以
    后,两人就格格不入了。从那时开始,米斯是黑格与白宫班子的所有争端里的中心人物。
    白宫办公厅副主任迪弗。他也是白宫里对黑格本人和他所引起的争吵感 到讨厌的有权势人物。迪弗同报界很多人有来往。
    白宫办公厅秘书达曼。他近来屡屡炫耀自己的力量。国务院里很多人认为“深喉”可能是他。
    “深喉”,有些爱打听秘密的人提出了这种可能:“深喉”在白宫里又转世
    复活了。白宫人员里尼克松时代留下来的人很多,他们可能因为黑格与当年的尼克松事件有牵连而想毁了他。
    人们一直在批评里根为什么不在政府上任之初就伸手制止这种内讧。现在里
    根承认这种内江正在损害他的推行对外政策的能力。但是,即使那个主犯找到了,黑格在任初期留下的恶劣印象在白宫显然还是根深蒂固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