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11月5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泰《民族评论报》十一月二日报道】泰国外长西提最近在法国告诉西哈努克,如果红色高棉继续阻碍在曼谷进行的柬埔寨抵抗力量三方会谈取得一项协议的话,泰国将重新考虑对它的政策。
    西提在参加了东盟—欧洲共同体外长会议之后和西哈努克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谈。据高级人士说,西提对西哈努克说:“东盟和欧洲共同体希望宋双先生和殿下能担任领导,以便将来能建立一个中立和独立的柬埔寨。”
    西提说,如果红色高棉在三方会谈中坚持自己的条件而不表现出更灵活的态度,东盟可能将撤销对它的支持。但是,他又说,东盟将不会“做出任何损害或消灭民柬军事力量的事”,因为这支力量可以对越南保持压力。


    许多欧洲人不愿意在欧洲来保卫欧洲。他们希望把战争的破坏局限于超级大国。预料美舆论将鼓励撤回驻欧美军
    【美国《纽约时报》十月二十九日文章】题:欧洲的新孤立
    一场孤立主义浪潮现在正席卷欧洲。从大规模示威游行中重新表现出宁愿赤化而不愿死的架势,到欧洲一些国家的国防部长们愚蠢地要求美国在裁军谈判开始之前提出一项撤出所有远程战区核导弹的“零点方案”建议,欧洲能够单干的看法现在日益得势。
    里根总统十分精确阐明我们的长期的灵活反应防务战略——即在一旦俄国人入侵欧洲时使用核武器并不一定意味着会发生一场全面的核战争——却在上周引起风波,这是欧洲的孤立主义的最新表现。如果苏联军队进攻西欧,北约军队当然将使用核炮弹,以使占优势的苏联军队的前进速度放慢,和强烈地表明我们的决心。如果将在欧洲来保卫欧洲,唯一能代替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办法,就是进行象征性的抵抗并很快就投降。
    但是许多欧洲人不愿意在欧洲来保卫欧洲。他们将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他们将通不过”的口号变成“他们将立即通过”。他们希望把破坏局限于超级大国;他们希望既保卫了欧洲而又不使欧洲人的生命遭受任何风险。
    根据这种新的孤立主义战略,如果苏联进攻欧洲,美国就应立即对苏联发动一场核攻击。常识表明,将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美国的任何一届总统都将设法首先用战术核武器在欧洲来保卫欧洲,以希望克里姆林宫在发动一场全面核战争之前有时间头脑清醒一下。
    但是,欧洲的孤立主义者并不很明白这一常识。他们已使他们自己相信,危险不是来自苏联的扩张主义,而是来自两个超级大国想要在欧洲的土地上打仗。从这种荒谬的前提出发,他们推论,最好将是不可能在欧洲保卫欧洲,因此,他们要求我们不要部署那种会使我们可能有机会打一仗的战术核武器。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应该不再向他们保证,苏联在欧洲的行动肯定将会使莫斯科和华盛顿化为灰烬(情况不一定会是这样),并开始设想一个不可设想的问题:在两个超级大国的时代,保卫一个中立主义的欧洲将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有多大的重要意义呢?
    由于出现了欧洲孤立主义运动的游行示威,我们能够料到美国舆论会开始鼓动支持我们在军队或者让他们回国。这支军队原来是保证美国自动参加保卫欧洲的绊索,但如果欧洲人不愿意在当地进行认真的防御,那我们为什么还需要这个绊索呢?


    【美联社华盛顿十一月三日电】国务院首席发言人今天说,国务卿黑格认为,白宫的一位高级助手正“开展一场游击运动”迫使他离职。
    发言人费希尔拒绝说明这位白宫高级助手是谁,但是,据说,黑格认为,里根的国家安全顾问艾伦企图使他失去信誉。
    费希尔援引黑格的话说,这场反对他的运动已进行了九个月,也就是说从他任国务卿时就开始了。黑格认为情况“确实使人头痛”。
    里根说,“我们有一位很好的国务卿,我认为,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我们所有的最好的国务卿。国外对他评价很高,而且我对一位匿名人士是不怎么相信的。有时,我真想知道是否真的有匿名人士之类的事。”
    【美联社华盛顿十一月三日电】艾伦打电话对一名记者说,美联社说他在设法诋毁黑格是‘‘不负责任的”。
    艾伦说,“我知道不是我干的,黑格也知道不是我干的。这是错误的,这是有破坏性的。”


    【法新社曼谷十一月二日电】权威人士今天说,被推翻的红色高棉政府欢迎前首相宋双退出旨在建立反越联合政府的会谈的消息。
    据这些人士说,仍受到联合国承认的这些柬埔寨领导认为,宋双的退出可以加速为组成联合政府所作的努力。前国家元首西哈努克的代表也表示了类似的立场。
    西哈努克的首席代表英丹说,宋双退出之后‘“球会滚动起来”。
    虽然高棉人民民族解放阵线的领导人退出会谈,但是该党仍参加会谈,外交官们表示相信这种努力能继续下去。宋双声言组织联合政府与他无关
    【路透社曼谷十一月一日电】西方外交人士今天在这里说,柬埔寨前首相宋双声称柬埔寨三个反越抵抗派别正在组织的联合政府与他无关。
    这三派昨天在这里举行了第八次会议,宣布他们已商定平分权力。
    这些人士说,他们已拟定了要成立的部的单子,并商定在下次会上继续讨论这件事。
    这三派昨天商定保留联合国承认的柬埔寨合法政府——民主柬埔寨的结构。这些外交人士说:“宋双将不参加在民主柬埔寨名义下的联合政府或任何其他机构。他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以任何形式同红色高棉合作的人。”


    【西德《明镜》周刊三十七期报道】题:丑闻
    两个来访姑娘所叙述的事深深地打动了英·甘地夫人的心,使这位德里的铁女人热泪盈眶。这两位姑娘走后,甘地夫人马上就把秘书叫来并给他一个调查任务。调查的题目是:国大党内强奸妇女的人,重婚者和拐骗幼女的人。从北方邦的亚格拉斯村来的这两个少女向其国母叙述的内容,反映了圣雄甘地的这个古老的大党内举止行为变得野蛮的不光彩情景。目前,六个邦正对那些从事强奸、讹诈、谋杀和拐骗活动的政府成员或执政党的有名望的干部进行调查。反对党的政治家巴伊·马哈维尔对本刊记者说,“酒徒,性欲冲动犯罪者,社会渣滓把甘地夫人的党破坏了,可是这个党在努力把它的烂摊子重新打扫干净。”
    这位政府首脑私人接见了拉尼和索姆瓦蒂这两位来自亚格拉斯被强奸的少女,目的是发一个信号。当这位政府首脑聚精会神地倾听这两个被强奸的姑娘叙述其令人恐怖的遭遇时,这两个受害者的亲戚在外面有节奏地齐声高喊:“把下流的东西清除出党!”
    有名望的政治家在性问题上的不法行为是与几百年来印度次大陆生活中的权与势的模式相吻合的。作案人几乎总是上层社会的人,受害者几乎总是贱民。自殖民时代结束以来贱民虽然在政治上取得了平等的权利,但是在社会上始终还受人歧视。
    奥里萨邦布巴内斯瓦尔的拉克什米·辛格也是个贱民。拉克什米在给甘地夫人的一封信中愤怒地控诉了她主人——畜牧业和林业部长孔里亚·马德希多次强奸她。还不止如此。但这事传开了。周围的小农拿起武器并用武力相威胁。从此以后,在拉克什米家乡驻扎了一支很强大的警察部队。然而不清楚这些警察保护谁免受谁的攻击。
    还有人控告北方邦社会福利部副部长萨德舒·萨罗德什进行拐骗和强奸妇女的罪行。萨罗德什曾拐骗人力车夫拉克什曼的一个十四岁的女儿并奸污了她。拉克什曼虽然受到要谋害他的恐吓,但他还是去了警察局并告发了萨罗德什。结局是不圆满的。拉克什曼虽然领回了他女儿,但是萨罗德什的官职仍原封不动。
    目前,甘地夫人的清洗运动已取得初步成果。班加罗尔的计划部长易卜拉欣让人劫持了一个洗衣女工,为的是要她撤销起诉,此事发生后,他在其党的主席的压力下不得不辞去了职务。这个女工曾告发易卜拉欣的兄弟,因为他兄弟试图迫使她交出其十六岁的女儿。
    甘地夫人对在比里迪(奥里萨邦)的国大党主席迪巴尔卡·纳贾克及其七个同党也采取了严厉的措施。他们杀害了记者纳巴卡绍雷·马哈帕特拉的妻子。因为马哈帕特拉在自己的报纸上揭发了纳贾克同当地商人搞的肮脏交易,并拒绝了纳贾克的贿赂。库塔克法庭的法官卡尔毫不手软,给这整个集团判处无期徒刑。


说阿游击队已开始从农村进入城市,预料今后几个月会发生更多的城市游击战。在阿的苏军伤亡很大
    【国际交流署华盛顿十月二十二日电】据第二次访问阿富汗境内的抵抗力量后最近回国的一位美国记者说,正在同二十二个月前入侵阿富汗的苏联军队打仗的阿富汗民族主义者的战斗力大大增强了。
    吉拉德特随同向抵抗组织运送苏制武器的马队偷偷溜进了这个不让大部分西方记者进去的国家。
    他报道说,对苏联人的压力增加了,他们遭到了很大的伤亡。
    他说,苏联人没有控制什么乡村地区,在夜间,叛乱分子甚至控制了包括喀布尔在内的大城市。吉拉德特说,现在人员减少到大约二
    万士兵的阿富汗军队在招募新兵和保留原有人员方面都有困难,而且阿富汗军队的军官同抵抗组织进行合作。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吉拉德特在十月二十日对美国国际交流署记者谈话时解释说,阿富汗的抵抗组织基本上是由两三百个不同团体组成的一个大杂烩,“这些团体的每一个领导人实际上就是他自己的上司。”
    吉拉德特说,“没有真正的总的领导班子,当然存在通常有的那种争论……但他们在活动中的配合和合作大大增加了,去年我在(阿富汗)时,情况肯定不是这样………这是真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事。”
    吉拉德特说,虽然抵抗组织仍抱怨武器不足,而且它们也确实缺少象高射炮和火箭之类的比较重型的武器,但它们的武器已经增加了。他报道说,“它们缴获了相当多的武器,而且正在从巴基斯坦慢慢地运进一些武器。”
    依照吉拉德特的看法,无论是苏联军队还是叛乱分子,实际上都不能取胜,虽然苏联继续占领下去的代价将愈来愈高,而且他们对这个国家的控制实际上已经不如一年前了。
    吉拉德特认为,“除非他们(苏联人)真正决定投入更大的力量,否则是无法控制它(阿富汗)的,是绝对没有办法的。”
    他说,“我认为,在苏联,让人们了解阿富汗境内正在发生的情况,会造成一个重大问题。在过去一年中那里出现了许多变化。对苏联军队来说,日子比过去难过得多。”
    他说,苏联的伤亡人数“相当多。”
    吉拉德特说,“他曾看到许多从被打死的苏联士兵身上取下来的身份证、照片、信件和个人物品。这些东西表明,死亡人数是很多的。”
    他说,“在潘舒尔谷,我还看到至少四十挺只发给苏联军队而不发给阿富汗军队的AK—74冲锋枪。这些枪是从俄国人手里缴获的。我认为,对一个小地方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目。”
    据吉拉德特估计,阿富汗的军队现在大约有二万人,大概不到苏联入侵时的规模的三分之一。
    吉拉德特报道说,阿富汗抵抗组织实际上“要求军队中的许多军官留在军队里,因为这些同抵抗组织合作的军官是情报的重要来源”。至于抵抗组织,吉拉德特说,志愿参加的人超过了它们能够使用的人数。
    他说,“游击队将开始在城里进行活动。他们已经开始进入城市了。”
    他说,我认为,在今后几个月内这种情况很可能会越来越多,会发生更多的城市游击战。我认为,对城里的(苏联)军队来说,今后的危险要比现在大得多。”
    吉拉德特说,那些大城市与其说“被控制”,不如说“被占领”。他说,一到晚上,喀布尔本身就被游击队接管。至于乡村,吉拉德特说,对苏联军队来说,“这好象把手放进水里一样”。
    吉拉德特认为,目前,使苏联可能有所收益的唯一办法是撤离阿富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