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11月5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法新社新德里十一月三日电】预料,本月末印度和中国将举行拟议中的官方会谈,讨论由来已久的边境分歧。
    反对党人民党领导人、印度国会议员斯瓦米今天说,印度外交部长拉奥昨天晚上在这里拜会他时对他说,月底将有一个五人代表团去北京举行会谈。
    一些报道说,斯瓦米博士是在印度东北部的高哈蒂对记者谈话时透露这一情况的。
    人们还援引斯瓦米博士的话说,他已从「可靠的人士」那里获悉,印度和中国之间的边境贸易将在一年之内恢复。


    【《印度教徒报》十一月二日报道】中国即将同印度就边界问题举行会谈。作为这种会谈的合乎逻辑的继续,中国打算同时和不丹讨论划定不丹同西藏的边界问题。
    预料在中国和印度官员举行会谈并确定边界谈判程序之后将开始同不丹对话。
    在目前中印双方采取实现关系正常化步骤的背景下,拟举行的中不边界会谈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英国《中国政策研究会会刊》十一月一期文章】题:一个中国
    三十二年来,台湾回归大陆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北京最近向国民党提出的条件是非常宽宏大量的。
    中国的人民政府始终拒绝作出不使用武力来使台湾回归大陆的保证,但是,现在看得很清楚,它认为没有需要使用武力的可能性。脱离了中国,台湾就不会有光明的前途,它自称代表中国的说法也就要受到国际社会的漠视。
    中国政府不大可能预计蒋介石的儿子会欢迎他们的倡议。他们的呼吁是向人民——富人和穷人都包括在内——发出的。富人可能满足于现状,尽管他们不安地意识到,这种现状不会长久;许多贫穷的工人农民则很可能羡慕中国的“穷人”。
    里根总统已表示,他不接受上海公报。同他相比,前总统尼克松和卡特简直就是有卓识和讲究实际的楷模了。中国向台湾提出的建议可能成为对里根的一个警告。苏联也可能在台湾问题上浑水摸鱼。从台湾岛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到大陆的工业地区,因此它对于敌人是一个具有诱惑力的桥头堡。越早达成一项最后的解决办法越好。
    西方肯定会有人认为中国方面提出的条件太豁达了。让一种有些异己色彩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一股脑地涌进来,那是危险的。但是,中国政府显然认为这些危险不是太严重,不必因此而不敢提出建议。
    毕竟,一九四九年留在大陆上的资产阶级没过多久、而且总的来说是相当容易地同人民政府达成了令人满意的谅解。另外,也不能认为意识形态的影响只是单方面的。社会主义思想具有一种资本主义不再具有的吸引力。


    【美国《纽约时报》十一月三日报道】题:苏中会谈仍然陷于僵局(克里斯托弗·雷恩发自北京)
    在北京东北部苏联大使馆的院墙内,若干年来,一个基干谈判班子一直在等待机会,同中国再次就有争议的边界举行会谈。
    据其他外交官说,自一九六九年两国在四千五百英里长的边界上发生军事冲突后商定讨论边界问题以来,苏联的谈判班子一直以这种或那种形式留在这里。
    中国上个月说,它正在研究苏联提出的恢复谈判的新建议。迄今为止的迹象是:中国认为苏联这一建议不过是个宣传花招而已,虽然可以利用它来使美国感到不安。
    北京毫不讳言,俄国人与中国改善关系的可能性受到他们出兵干涉阿富汗的影响。
    近来,中国官员对于苏联在中国北边加强军事实力所表示的不安,不如对苏联在亚洲其他地区的行动,特别是苏联在阿富汗和印支的行动所表示的不安要大。北京觉得它在上述两个地区的利益是与华盛顿的利益吻合的。
    一些西方和亚洲的外交官认为,如果华盛顿把它的向台湾出售新武器的计划付诸实行的话,中国的邓小平政权对莫斯科就可能采取不那么强硬的立场。
    关于边界问题的争论虽然没有六十年代时那样激烈,但是仍然在苏联和中国的报纸上继续进行。
    看来中国对苏联支持越南在印度支那的扩张行径感到特别不安。
    即使中国人果真决定同俄国人恢复边界问题会谈,由于双方立场看来差距极大,也不大可能取得进展。
    中国说,它并不要求苏联归还沙俄通过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的那些条约获取的广大地区。但是中国要求苏联承认那些条约是不公正的,承认现在存在着边界分歧,并要求讨论中亚的帕米尔地区和远东的阿穆尔河(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的仍然有争议的局部边界走向问题。
    苏联散布说中国要求归还丧失的全部国土,从而把这种区别弄模糊了。


    【美联社华盛顿十一月三日电】财政部官员今天说,美国财政部长里甘将在十一月中旬前往中国,参加一次经济会议,并同中国官员就广泛的问题进行会谈。他的主要正式任务将是担任出席历时三天的美中联合经济委员会会议的美国代表团团长。
    但是财政部发言人菲茨沃特说,里甘还将参加讨论美中两国关系的“一切方面”的会谈。
    菲茨沃特说,里甘将在十一月十四日离开华盛顿,在十一月二十日回国。


    【南斯拉夫《政治报》十一月二日报道】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八大十一月二日开幕。
    阿劳动党第一书记霍查在会上作了《关于阿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工作》的报告。“报告的主要部分用来讲阿尔巴尼亚在两次代表大会期间的内部发展情况。霍查认为国内情况是‘稳定的’、‘健康的’和‘巩固的’。除了使用口号式的语言之外,他没有拿出任何事实来说明自己的观点。”
    “有二十个所谓的马列主义党参加了代表大会。这些党对它们本国工人阶级没有任何政治意义和影响。地拉那电台广播,执政党中参加这次代表大会的有越南的共产党。”
    【路透社维也纳十一月二日电】官方的阿尔巴尼亚通讯社今天说,霍查在地拉那举行的共产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发言时要求南斯拉夫释放他所谓的在动乱以后被投入科索沃监狱的“男女青年”。
    霍查还指责美国在世界各地制造“流血事件”,并“参与一切反革命活动……一切法西斯暴动……和对革命与社会主义的一切攻击”。
    他说,苏联越来越穷兵黩武,具有“同美国一样的侵略成性和扩张好战的特点”。
    他说:“它接二连三地进行军事干涉。继捷克斯洛伐克之后,又干涉安哥拉、也门、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最后是阿富汗。”
    霍查很少提到中国。
    霍查说,他打算继续奉行同其它国家扩大联系的政策——阿尔巴尼亚现在同九十五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而一九七六年只有七十四个国家——并继续扩大阿尔巴尼亚的对外贸易。
    但他强调说,地拉那仍然拒绝接受外国贷款。
    霍查对希腊、土耳其、法国、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以及欧洲的中立国家说了些热情友好的话。


    说他回中国的可能性经常存在。不考虑将来把流亡政府原封不动地搬到西藏去,他本人以及许多流亡的西藏人如果撤回西藏,流亡政府就将结束
    【日本《朝日新闻》十一月二日报道】题:达赖喇嘛说:“不拘泥于独立,肯定中国的政策”(该报驻新德里记者吉村)
    十四世达赖喇嘛在马科洛甘吉(音译)的私寓会见记者(吉村),谈了他对当前的西藏形势、西藏流亡政府的性质等的想法。对于政治上微妙的问题,他言词慎重,可是,有时候说说笑话,爽朗地大笑,给记者留下了一个明朗的印象。一问一答的内容如下:
    问:从一九七九年起,三次派出了代表团去西藏访问,可是,去年秋天以后停止了,这是为什么?
    答:本来预定今年四月第四次访问团出发,可是,中国政府对我们说,希望再等几个月,到目前正在实施的新西藏政策取得成果那个时候。明年大概会实现。
    问:对中国的新西藏政策可以抱什么期待?
    答: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耀邦去年访问西藏,调查了情况,然后承认过去的西藏政策错了。从过去总把责任推给别人的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的态度来看,这是新的精神。托了稳健的政策和去年大丰收的福,粮食情况也在好转。还有,过去强制学习中国话,而最近开始强调学习西藏话了。这些点可以给予肯定的评价,把它看作是建设性的政策。但是,距离满足西藏人的要求,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问:同中国政府合作也可以吗?
    答:是的。如果中国政府为西藏人做好事,当然就要合作。
    问:你预定去中国吗?
    答:可能性经常存在。但是,有必要而且有用的时候,我才去。我不能作为旅客去。
    问:来这里以后,我关心起了流亡政府。我感到,流亡政府把重点放在为难民谋福利和教育上,而不在恢复祖国上。
    答:你的观察是正确的。这个政府的目的是照顾西藏难民。西藏难民居住在世界上十六个国家里,主要住在印度。政府一贯设法维护其生活,提高其教育。还有,我想,在维护西藏文化和喇嘛教上,也取得了许多成就。喇嘛教是完善形式的佛教。它只存在于西藏。维护这个宗教,是世界上的西藏人的职责。
    问:流亡政府没有设外交部。不要求联合国和各国政府承认吗?
    答:不要求。重要的是得到西藏人的承认。在世界上,有的政府尽管在国际上得到承认,却没有得到人民的支持。这个政府,尽管没有国际上的承认,却是得到(人民)支持的。这个政府(对人民)不采取强制的措施。它完全依靠支持。
    问:不主张在西藏享有统治权吗?
    答:西藏问题不是达赖喇嘛的问题,也不是难民的问题。这是六百万西藏人的问题。不考虑将来把流亡政府原封不动地搬到西藏去。我本人以及许多流亡的西藏人,如果撤回西藏,那么,流亡政府就将结束。只是,如果许多人希望留在国外,那么,它将继续保持其职能。
    问:放弃了要保持一个自由而独立的西藏的考虑吗?
    答:人民满意、和平以及幸福,乃是重要的。既有若干个民族的人民聚集在一起建立一个国家的情况,也有一个民族的人民分为若干个国家的情况。再说一遍,西藏问题的目标,是西藏人的最大幸福。
    如果中国给西藏人带来更大的幸福,那么,就不为要保持一个独立的西藏的考虑所束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