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11月4日参考消息 第4版

    【美国《纽约时报》十月六日文章】题:新闻人物:阿亚图拉的忠实信徒阿里·哈梅内伊
    一年多以来,每到星期五,一位身材修长、热切认真的神职人员在德黑兰大学或伊朗首都的主要清真寺向大量听众热情地布道。他几乎总是手里拿着一支步枪讲道,当他鞭挞“大魔鬼美国”、伊拉克的领导人和阿亚图拉霍梅尼的政敌时,他就把枪口对空猛刺来说明他的论点。这位演说家—教士—政治人物—好斗分子霍贾特伊斯兰阿里·哈梅内伊当选为伊朗总统是在昨天宣布的,他是现在统治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它的司法机构和议会的强硬派毛拉的原型。
    哈梅内伊从前是国王的政治犯,今年夏天是一次暗杀的目标。他并不是拿着步枪当拐棍用的。他可能再次成为反对派暴力行动的目标,而且大概会继续进行镇压,由于这种镇压,过去三个月处决了一千多名政治反对派。
    自从一九七九年二月革命以来,他是头一个神职人员在四十二岁的时候担任总统职位的。看来他注定要成为伊朗未来的最有权力的人物之一。
    哈梅内伊是圣城库姆神学院第一批青年学员之一,就是他们首先举行集会响应霍梅尼进行宗教革命的号召的。哈梅内伊一直是八十一岁的革命领袖的忠实亲信,并且自从巴列维的统治结束以来担任了不少高级职务。
    他是自从君主制倒台以来统治着三千六百万伊朗人民的革命委员会的委员,他还当过负责监督对伊拉克作战的最高防务委员会阿亚图拉的私人代表。他还曾是阿亚图拉的发言人和同政府进行联系的联络官。
    去年,他继蒙塔泽里之后当了德黑兰的领拜人,这是一个重要职务,实际就是首都的精神领袖,因为当前的重要问题是在礼拜会上讨论的。
    自从九月一日以来,他还兼任他帮助建立的执政党伊斯兰共和党总书记。他的担任过党领导人的前辈巴霍纳尔和该党的缔造者贝赫什提,正如他的前任总统拉贾伊一样都被炸弹炸死了。他们都是打死了一百多名神职人员的一系列袭击事件的受害者。哈梅内伊本人在今年六月二十七日差一点遭到杀害。当时他的右臂受了重伤,他现在仍然把这只胳臂包在他的教士长袍里。他的声带也受了伤害,使他那低沉有力的声音甚至更加沙哑了。
    他五官锐利神态严峻,他的黑头巾、厚眼镜或黑胡子只是使这种面貌更加突出,霍贾特伊斯兰据说被熟人称为瓦贾比,可大致译为英语的“大拇指汤姆(英国童话中的侏儒)”。他已婚,并生有子女四人。
    这位革命的神职人员一九三九年出生于东北部马谢德城的一个宗教家庭。他十八岁时开始在什叶派宗教圣地之一的伊拉克的纳杰夫学习神学。
    一年后,他转学库姆,就业于阿亚图拉门下,这位阿亚图拉在他的生活上引起了很大的变化。他同其他的学生一样,拜倒在这些大师的足下,辛勤地记下老师的讲解,对古兰经复杂难解的论点进行论证。
    在一九六三年,当阿亚图拉霍梅尼对君主制的反抗蔓延扩大的时候,哈梅内伊和其他学员都参加了抗议示威,导致警察和士兵冲进费齐亚神学院,打死一些学生。一年后,阿亚图拉霍梅尼流亡国外,哈梅内伊回到马谢德。他在那里遭国王的秘密警察国家安全情报署的监视,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七八年,他先后被捕和监禁了六次。在他获释以后,他被发配到伊朗沙赫尔和吉罗夫特两座小城镇,过着流放生活。但他在革命爆发时参加了巷战,因而很快地被提拔到重要的岗位。


    美国际交流署根据一百六十名同苏联人长期接触的人的看法,写成的报告说,苏中高级官员根本不认为苏象美认为的那样拥有可向美挑战的优势
    【美国《华盛顿邮报》十月二十五日文章】题:苏联人认为美国人在阻碍他们
    据美国政府公布的一份不寻常的研究报告说,俄国人看到一种损害他们在世界各地的利益的无所不在的“美国威胁”,这种威胁处处阻碍苏联。
    国际交流署研究室进行的这项研究认为,这两国都认为对方在对自己进行挑战。据这份报告说,苏联制定计划的人根本不认为他们的国家象许多美国人认为的那样,拥有可以向美国挑战、或者使美国惊慌的一边倒的优势。相反,他们认为:
    “苏联人无论转向哪里,总是认为美国在插手,抑制他们的行动,妨碍他们的计划,破坏他们的利益。苏联无论试图在什么地方扩大它在世界上的影响和势力,它就在什么地方看到来自美国的抵制。”这份研究报告是一年前公布的一份类似的报告的新的充实了内容的版本,它反映了那些主要是在莫斯科的苏联政府机构和专业团体的高中级官员的态度和看法。这些态度和看法是间接通过对西方的这类官员进行所谓的“代理访问”弄清楚的。这种间接方法必然要引起对其结果的某些争论,第一一个报告就引起过争论。
    目前的这份报告的题目是《苏联的优秀分子:对世界的看法和对美国的认识》。报告利用了在四月中旬到六月下旬这段时间内对一百六十名西欧人和美国人(包括同苏联人士有长期联系的外交官、学者、商人和新闻工作者)所进行的访问。
    研究结果中有:在苏联并没有“美国人要来了”的担心,象美国经常出现的“俄国人要来了”的恐慌那样。也没有可以同美国官员对“易受攻击之窗”的恐惧心理相似的心理。据说,这种“易受攻击之窗”在理论上使美国面临遭受苏联的导弹袭击或使人蒙受耻辱的讹诈的巨大风险。但是,报告强调说,俄国人有他们自己的恐惧。他们不知道美国会如何压倒他们,尤其是如何用占优势的军事技术压倒他们。
    报告指出,在普通俄国人中间,对美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能力“极其尊重,甚至是敬畏”。报告说,甚至是那些最世故的苏联官员和专业人员,也对美国航天飞机在俄国人一度取得最大技术突破的领域内执行引人注目的军事或非军事使命的巨大能力感到吃惊。
    报告说,尽管苏联声称,凡是美国在军备竞赛或其他方面所能做到的它都能做到,但许多俄国人根本不信。相反,人们发现,苏联一般人的看法往往正相反——他们认为美国能干超人干的事情:
    “这种感觉使大多数苏联人……相信,如果美国愿意,它几乎能在转眼之间使军事力量对比变得有利于自己——它随时都能象魔术师从帽子里变出兔子那样,利用自己的技术一下子造出某种武器,在军备竞赛中把苏联远远抛在后面。”
    苏联专家对美国在技术上和经济上所能够做的事情的估计比较现实。报告说,在苏联的封闭制度下,就连它称为苏联‘‘优秀分子”的那些人也对“本国力量……的能力、可靠性和效能”抱有怀疑。


    【苏联《苏维埃俄罗斯报》九月三十日文章】题:间谍闹剧的幕后
    在美国反苏主义很久没有象现在这样得到官方如此明目张胆和强有力的庇护了。政府、国会、执政的共和党的各种代表人物,以及与他们有联系的宣传工具几乎每天在为反苏主义各尽其力。
    最近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开始越来越频繁地采用挑衅手段,以图诱使苏联公民陷入时常发生的“间谍丑闻”之中。它们已不局限于投递信件建议为苏联外交人员安排“极端秘密的接头”来传递“超级机密”。他们搞了一些简直就是戏剧般的表演,目的是要给苏联驻美机构的工作抹黑。就在前不久,有一个人来到苏联驻联合国代表处,建议以不太高的价格出卖“中央情报局新发明的一套杀人武器”。美国国防部不久前宣称,空军中尉克里斯托弗尔·库克走访了苏联驻华盛顿大使馆,五角大楼认为。他向俄国人传递了“战略性军事秘密”。库克被逮捕了,他现在作为“苏联间谍”坐在监狱里。事实上,使馆里从未来过一个叫什么克里斯托弗尔·库克的人。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一月一日电】美驻联合国大使柯克帕特里克夫人说,二十年来美国在联合国的影响每况愈下。
    柯克帕特里克夫人在会见《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记者时说,在联合国,人们所关心的许多重要问题的提法基本是反西方的。她说:“苏联把整个世界说成是一场多数穷国反对少数富国的大的阶级斗争。既然我们是世上最富有的国家,我们就成了首恶。”她说,美国在联合国的影响“自一九六○年以来每况愈下。”
    她又说,美国发现自己也同日本和加拿大一样,在很多问题的表决上是孤立的。
    她说:“联合国的职能很象一个多党制的庞大立法机构,而在其中我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党。”由于联合国的日程是由发展中国家和不结盟国家安排的,因此美国‘‘在任何问题上几乎都得不到支持”。但是她说,美国不应抛弃联合国。
    她担任驻联合国大使已九个月了,她感到这项工作非常有意思,也非常使人丧气。她认为,这也许是最难干的工作。因为,形势总是对美国不利,几乎不可能获胜,这是令人不快的。


    【法新社德黑兰十月二十八日电】今天被任命为伊朗总理的穆萨维是执政的原教旨主义党伊斯兰共和党党报的创办人。
    穆萨维在一九四一年出生于大不里士附近阿塞拜疆东部城镇哈门。他在德黑兰取得工程师资格,是德黑兰大学头一个伊斯兰协会的奠基人之一。
    穆萨维在一九七三年创办了一个名为撒马尔罕萨的公司,作为从事积极反对已故国王政权的行动的掩护所。第二年春,这家公司有好几个人被安全情报署的秘密警察逮捕了,并监禁了好几个月。
    那年晚些时候,穆萨维开始在德黑兰梅利大学执教,在一九七六年创立伊朗穆斯林运动。
    在伊斯兰革命后,这位新总理被任命为革命委员会委员和中央委员会委员。他在一九七九年创办了他的报纸。
    在一九八○年九月,拉贾伊总理(今年在担任总统以后被害)提名穆萨维为外交部长,但遭到现在流亡法国的巴尼萨德尔总统的拒绝。
    今年六月份,拉贾伊在巴尼萨德尔被解职以后再次建议让他参加临时总统委员会,因而他在拉贾伊、巴霍纳尔(同拉贾伊二块被炸死)和卡尼手下任职。卡尼在哈梅内伊当选为总统时辞职,以便使他能放手挑选他的政府班子。
    穆萨维在他担任外长的几个月里,参加了反对埃及—以色列和约的坚定阵线在利比亚举行的会议,并在纽约联合国发过言。
    他同一个原教旨主义的记者结了婚,有两个小孩。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十一月二日一期文章】题:克里姆林宫在全世界扩张力量
    俄国在历史上曾经是一个内陆的大陆国,今天,它的军事触须却伸到全球各地。
    苏联不仅在克里姆林宫的东欧帝国建立了武装力量,而且还远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这些地区建立了军事力量。
    在苏联边界周围地区,即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东德、匈牙利以及目前又在阿富汗驻扎了强大的苏联作战部队。
    在远一些的地方,莫斯科借助其代理人来扩张其军事力量:在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和尼加拉瓜有三万多古巴人;在柬埔寨和老挝有二十三万越南人,此外,主要在莫桑比克、利比亚、南也门和其它一些地方还驻有为数不多的东德部队。
    现在驻有由二百多名穿军装的人员组成的苏联集团军事小分队的国家总共至少有十九个,这些小分队有现役作战部队,也有军事顾问团和技术人员。
    莫斯科是在一九五五年向埃及大规模出售捷克武器时开始大力在全球建立势力范围的。从那以后,克里姆林宫就设法通过同不少于三十六个第三世界国家签订武器协议来扩大其军事影响,这些协议所涉及的武器价值三百五十多亿美元。
    克里姆林宫对外扩张的基础是苏联军事力量大规模加强,特别是一支远洋海军力量的出现、远距离干涉部队的壮大和在重要地方取得建立基地的权利。
    苏联人在全球大力建立军事势力范围的过程中取得了成功,但也不是没有遭到重大挫折。甚至当他们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在亚洲和非洲获得新的保护国的时候,他们却在从埃及、苏丹、索马里、印度尼西亚、加纳以及最重要的中国等一些重要据点被驱逐出去。尽管如此,但克里姆林宫还是忍受了失败,坚决坚持实行它在全球谋求军事势力范围的战略。
    防务问题专家认为,莫斯科的全球战略除了在卫星国扶持那些不得人心的共产党政权以外,还有四个目的:只要有可能,就损害美国的影响;取得对波斯湾油田和西方赖以生存的油船通道的控制权;包围克里姆林宫的头号敌人——中国;设法利用南非的种族冲突,以便掠夺它的矿物资源和战略要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