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1年11月10日参考消息 第3版

    说现在正进行研究一些新技术,在今后十年里,可能获得希望,因为科学家发现受损伤的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可以再生
    【英国《卫报》杂志六月二十二日一期报道】题:对瘫痪病的斗争正在获得进展
    (原文提要:现在正在研究一些新的技术,在今后十年里,这些技术可能会使得成千上万脊髓受伤的人不用在轮椅中度过余生。这项研究(世界各地都在进行,但主要在美国)还将给慢性瘫痪病人带来希望。对这些病人,目前的医疗方法效果不大或者没有效果。)
    美国每年有一万人(每隔四十分钟有一人)发现自己面临着创伤和绝望的生活,这些人不是由于病就是由于事故损坏了他们的中枢神经系统。
    在所有脊髓损伤病人中,大约有百分之九十的人的脊髓本身不是在受到碰撞(通常是背或颈骨折)时损伤的,而是后来当人体发生反应时才受损伤的。一般情况下,脊髓损伤是碰伤而不是实际断裂。瘫痪是由脊髓肿胀引起的。脊髓肿胀限制并最终切断向神经纤维供应维持生命的饱含氧气的血液。这些神经组成大脑同人体其他部分之间的通信系统,当缺氧时,它们很快就死去。
    在纽约,将要开始在人身上试验使用大剂量药物NALOXONE和类固醇,在受伤后四十五分钟内施用这些药物。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在猫身上进行的实验表明,成功率非常高。他们先使二十五只猫瘫痪,然后用药物治疗使这些猫又能行走了。
    他们的研究结果是在最近在弗吉尼亚州的美国瘫痪病治疗研究基金会发起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向同行们透露的。这些科学发现是在上星期传给设在英国的新设立的国际脊柱研究联合组织的。该组织的创始人和负责人斯图尔特·耶斯纳(他本人最近在一次车祸中瘫痪了)说:“最近我去了一趟美国,同许多人谈了话,也听到了有关正在进行的研究的情况。他们预计,过五至十年时间,就会找到治愈多数急性损伤的方法。”
    但是,从现在正在进行的研究工作中获得希望的不只是新瘫痪病人,因为科学家们正开始发现,受损伤的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可以再生,这件事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不可能的。瘫痪病治疗研究基金会主席珍妮特·里德说:“已有新的知识出现,它表明,有一些证据证明:一旦原来的神经遭受了破坏,神经会再生(即重新长出),试图寻找新的通路。”
    “要使瘫痪的人能够行走,只要让脊髓里千百万根神经中的十分之一左右再生就行了。这个知识为期望得到一种令人鼓舞的疗法铺平了道路。”
    现代技术和微型计算机意味着,人也许能够用一种机械中枢神经系统取代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
    赖特·斯泰特大学的杰罗尔德·佩特罗夫斯基博士制造了一种小型计算机装置,已经证明能够控制使一只瘫痪的猫向前行走所必要的八个部位的肌肉。


    【合众国际社波士顿十月二十一日电】今天有两篇报告说,用于治疗何杰金氏病的一种X射线计划,给千千万万因类风湿性关节炎致残而用常规疗法无法医治的人带来了希望。《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的这两篇报告说,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和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进行的研究中,用X射线给患者照射抑制免疫系统,患者的病情显著好转,已有一年半之久了。
    一名患者十二年来第一次能够走上她家里的梯楼,其余一些患者又开始能够做饭了。
    密尔沃基威斯康星医学院的麦卡蒂博士撰写的一篇文章说,这两份报告是令人鼓舞的,但是告诫说,只能把它们看作是作进一步研究的基础。
    斯坦福的研究人员之一、斯坦福的免疫学负责人斯特罗伯博士说:“我们是说至少还得在研究中心再经过两、三年的研究才能证明,它比现有的一些疗法要好。”


    苏联男女队已经组成,男队包括去年奥运会冠军季佳京,女子世界冠军基姆因结婚退出比赛,但在奥运会上为苏联夺得女子冠军的达维多娃、扎哈罗姓和莎波斯尼科娃仍是主力队员;罗马尼亚女队的科马内奇仍是头号队员
    【本刊讯】莫斯科十一月二日消息:本月下旬将在莫斯科举行的第二十一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迄今为止,已有四十二个国家的约八百人报名前来参加这次比赛,其中运动员约四百人。
    登记采访这次比赛的外国记者已有一百五十人。
    比赛将在莫斯科为去年奥运会而修建的大型体育馆内进行。比赛时场地将用隔音板一分为二,一半供正式比赛用,可容纳一万八千名观众;另一半供运动员作赛前练习用。
    负责裁判工作的技术委员会由下列国家组成:捷克斯洛伐克、东德、芬兰、日本、苏联、匈牙利和叙利亚负责男子比赛;东德、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荷兰、瑞典、美国和苏联负责女子比赛。
    【本刊讯】莫斯科十一月二日消息:参加第二十一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的苏联男女体操队和罗马尼亚女队已经报名。
    苏联男女队是不久前经过全国选拔赛而组成的。
    苏联男队共有八人。其中包括:第二十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和去年奥运会体操冠军季佳京;在今年欧洲锦标赛获得前三名的特卡乔夫、马库茨和科罗廖夫;擅长吊环和技术全面的阿扎良;曾参加上届世界体操比赛中分获个人全能第四名和第七名的新手苏特和马尔欣基夫。
    由八名运动员组成的苏联女队的实力也很雄厚。尽管世界冠军基姆因结婚已退出比赛,但曾同基姆一起在奥运会上为苏夺得女子团体冠军的达维多娃、扎哈罗娃和莎波斯尼科娃仍是参加本届比赛的主力队员。新手波列瓦亚和伊利因科在今年全苏体操比赛中分别获得高低杠和平衡木冠军。另外的三个选手是菲拉托娃、西绍娃和阿尔沙尼科娃。
    二十岁的罗马尼亚体操明星科马内奇仍是罗马尼亚参加本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女队的头号队员。同她一起参加这次比赛的是埃贝尔列、格里果拉什、冬卡、特耐尔、鲁尼和斯坦纳勒。


    【合众国际社加德满都十月三十一日电】攀登世界最高峰的美国医学登山队的英雄克里斯·科普津斯基今天说,当他登上埃佛勒斯峰(即珠穆朗玛峰——本刊注)顶时,他高兴得流泪了。
    他在下山的途中,发现了一九七九年死在这座山上的一位西德妇女的尸体,大为震惊。
    他说,“我觉得,在从事了十八年的登山活动之后,从顶峰上向四下望一眼是完全有价值的。我将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景象。那真是令人心旷神怡,没有云朵,没有尘埃。”
    他说,在山顶上,“我哭了一下,安放好罗恩·贝尔市长交给我的斯波坎市旗。”
    科普津斯基今天在从在山脚的利克拉乘飞机来到加德满都后,在这个喜马拉雅王国首都加德满都的旅馆里,坐在游泳池边的椅子上讲述了他攀登埃佛勒斯峰时的惊险经历。
    科普津斯基说,最初,过去曾登上埃佛勒斯峰的桑德尔不想去顶峰。这位美国人说,“他害怕了。两年前的那次登顶时,他由于冻伤失去了两个脚趾。因此我说,我将给他一千卢比(合八十美元),他立即决定一起去。”
    他说,在最后登顶的那一天,山峰四周的风非常大,风力为每小时四十五至六十英里,使这次登顶更加艰难。
    他和桑德尔在凌晨离开建在八千一百米处的最高营地,以便能在四个半小时内从通常的东南坡登上顶峰。
    在距离顶峰还有四十五米处,科普津斯基有两次几乎滑倒,那里的岩石和冰面几乎是垂直的。
    他和桑德尔在山顶上停留九十分钟后下山了,遇到了一位西德妇女的尸体,她是在两年前与桑德尔一起攀登时,在快到顶峰时死去的。
    科普津斯基说,由于疲劳和高度,“我们的身体条件干不了任何事”,如把尸体弄下山。
    登山队队员弗兰克·萨尔恩圭斯特昨天说,科普津斯基和桑德尔在山顶上没有做医学试验。
    【美联社加德满都十月三十一日电】十月二十一日登上了埃佛勒斯峰(即珠穆朗玛峰——本刊注)的克里斯·科普津斯基今天回到了这里。
    科普津斯基说,他们的这次征服埃佛勒斯峰是“美国埃佛勒斯峰医学登山队的全体成员努力工作的结果”。
    他说,“我不仅为我自己感到如此高兴,而且也为我的队友们感到高兴。(美国医学登山队)的所有人,工作非常努力。”
    “这支医学登山队完全取得了成功。”
    科普津斯基说,“在埃佛勒斯峰上工作就象建造一座大厦·……最后一个人在屋顶上安放最后一片瓦。”
    科普津斯基说,当我们登上顶峰时,“我感到我们最终使这项工作完成了。所有的人都工作得非常努力……。”但是他又说,直到他们距离埃佛勒斯峰顶还有七十码时,他才确信能登上顶峰。
    他说,“我们攀登大约三十英尺的危险的希拉里阶梯(位于二万八千九百英尺处)用了三十多分钟。风非常大,我们想不会成功了。”
    他说,他们“未能发现六年前中国登山队安放在那里的那个著名的金属三角架”。他又说,显然是被埋在雪里了。
    这两位登上顶峰的人在下山的途中,在二万七千五百英尺处的叫做“次大陆营地”的地方停留了大约二十分钟。一九七六年美国登山队队员曾把那里当作他们的最后营地。


    【法新社东京九月二十五日电】一个日本研究人员小组,成功地在小猪身上诱发了肝癌。这件事可能导致人类肝癌的更加有效的疗法。
    在这个国家饲养的五只小猪,在开始减轻体重时每日喂以每公斤含五毫克二乙基亚硝胺的饲料,长达十四至十五个月。以前曾把二乙基亚硝胺用在大鼠和狗身上以诱发肝癌。
    在停止喂这种剂量的二乙基亚硝胺以后二百天至三百天,这些猪就死去了。它们死亡时,体重由原来的四十公斤减轻了十六公斤。
    解剖时,研究人员发现,全部五只小猪的肝脏都长了许多肿瘤。有一只猪的癌还扩散到了胃。


    萨达特同意开始同我们对话,但是萨达特只能在以色列总理接受完全撤出(由以色列)管理的领土的原则之后,同他会晤,并同他握手。这是根本问题,和平取决于这个问题的解决。埃及的主权、民族尊严和萨达特是否能够继续执政都同解决这个问题有关。如果贝京准备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可以就其他重要问题进行谈判,其中包括保证以色列安全的问题。
    关于极端主义的巴勒斯坦人的危险,图哈米认为,如果他们的民族主义雄心仍然无法实现,如果他们为苏联再次渗入这个地区打开道路,这种危险将更加尖锐。但是,一旦他们作为“国家”得到承认(图哈米用了““NATIONHOOD”一词),大部分阿拉伯国家可以控制住他们。约旦和埃及有办法抵制共产党人对巴勒斯坦人的影响,就象埃及在国内所作的那样。他还说,即使在争取和平的过程中,他的国家不愿同苏维埃俄国进行任何接触;它只想同美国接触。
    图哈米谈到领土问题时说,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飞地可以同约旦王国联系起来;沙特阿拉伯和埃及能够控制极端主义的巴勒斯坦人和保住侯赛因国王的宝座。在加沙地带,埃及可以保证,我们不会遇到困难,开罗甚至不需要直接管辖这个地区。
    “我们郑重地要求你们接受萨达特作出的遵守他将签署的所有义务的保证。这是一位重视荣誉、讲究原则和庄重的人。如果给他提出一个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他会同你们一起走到底,因为我们有生死攸关的共同利益。”图哈米还说,萨达特将同我们一起研究各种可能的保证。如果我们希望联合国派部队驻在边界两边,埃及同意。如果我们希望美国或苏联的保证,埃及也不反对,“虽然最好避免同苏联接触,只要求美国提供保证。”然后,他建议我们在国王的帮助下,在日内瓦会议召开前,在摩洛哥结束谈判和达成一项协议,这必将震动阿萨德总统。
    他建议我们回去分别写出建议,把这些建议告诉美国,然后认真研究,待下次开会时再讨论这些建议。他说:“如果贝京接受撤退原则就好了!”
    他接着要求以两人工作会议的形式组织下次会晤:这将是我们官方关系的开端。图哈米提到耶路撒冷。这座圣城提出了许多重要问题。以色列应该制订一份满足阿拉伯国家宗教信念的计划,这将减少它们的不安,消除它们的敌对态度。(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