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6月16日参考消息 第3版

    美联社说驻莫斯科外交官把英·甘地访苏看成一种亲善姿态,而不是在两国关系中开辟新的基础;法新社说苏印宣言对亚安体系只下了含糊的定义,未就两国货币比价达成协议
    【法新社新德里六月十三日电】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在去苏联进行六天正式访问之后今天回到了这里。她说,此行有助于加强两国间的友谊并为它们之间的经济合作扫清了新的道路。
    【塔斯社新德里六月十三日电】印度总理英
    ·甘地结束了对苏联的正式访问,今天回到这里。
    英迪拉·甘地在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时说,这是一次卓有成效的访问。它有助于进一步增进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访问期间,我们讨论了双方共同关心的一系列问题,特别是有关扩大经济合作并使之扩展到新的领域的问题。印度总理特别指出了苏联给予她的热情款待,并强调说,她认为这种热情款待是苏联人民真诚友好的表现。
    【法新社莫斯科六月十三日电】根据英迪拉
    ·甘地总理今天在结束对这里的访问时所签署的一项宣言,印度和苏联对于它们上星期在亚洲集体安全问题上的共同看法仅仅下了一个非常含糊的定义。
    但是这项宣言(今天同时在莫斯科和新德里加以发表)表明,两国在要求接纳越南加入联合国、重新统一朝鲜和取消在东南亚和印度洋上的军事基地的问题上看法是一致的。
    观察家们强调说,虽然甘地夫人星期五在这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她在同苏联官员的会谈中触及到中国问题,但是宣言中没有提到中国。
    两国一般地重申了它们在几个问题上的一致意见,例如:必须继续裁军、塞浦路斯局势和中东局势、支持津巴布韦和纳米比亚的民族解放运动、不结盟运动的重要性以及需要改革国际经济体系。苏联和印度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没有任何新东西。至于双边关系,宣言也没有透露多少新的情况。
    在商业交流方面,两国将继续在有色冶金、纺织工业、电子、农业及“其它”领域实行合作。
    然而,没有就印度卢比与苏联卢布的比价问题达成协议。
    【路透社莫斯科六月十三日电】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结束对苏联的五天访问之后发表了一项联合宣言。这项原文有四千字的宣言说,两国“特别重视通过世界上这一最大和人口最多的地区的所有国家的共同努力来广泛发展互利合作和加强亚洲的和平与稳定”。
    看来,上述这种提法是印度在赞同莫斯科长期来提出的关于建立亚洲集体安全体系——对这一计划甘地夫人在过去表示持保留态度——的呼吁方面愿意作的最大限度的表示。
    但是宣言又使用了莫斯科在最近几个月为这一主张所使用的新措词——“在这个大陆各国共同努力的基础上确保亚洲的安全。”
    关于亚洲部分,今天的宣言呼吁在国家相互关系中“尊重主权和边界的不可侵犯”,据认为这是拟议中的亚安体系的一个原则。
    该文件的全称是《进一步发展苏印友好合作宣言》。文件说,两国“特别重视”加强它们的关系。
    宣言说,印度和苏联决定使两国间的政治磋商“有系统和有实质内容”,并同意两国领导人经常举行会谈。
    文件中未提到因为苏联最近决定抬高卢布对卢比的比价——这样印度在同莫斯科的贸易中的支出就将增加——而正在进行的谈判。
    【共同社东京六月十三日电】莫斯科十三日电:印度总理英·甘地结束访苏踏上了回国的旅程,同时发表了十一日签署的印度苏联宣言。
    宣言确认了一九七一年八月缔结的和平友好合作条约的重要性,并且进一步强调了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
    但是,宣言中没有表明印度方面对苏联倡议的“亚洲集体安全设想”的具体态度。这一点和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勃列日涅夫访印时的宣言一样,仅仅谈到苏联建议实现这个设想,作为它的基础列举了领土完整、尊重主权、不干涉内政和相互经济合作的原则。
    这表明,印度依然意识到亚洲各国对这个设想不关心,意识到对华关系,而没有改变不轻易赞同这个设想的态度。
    但是,宣言同时暗示苏联方面也承认了印度同巴基斯坦和解,并在此之前决定恢复和中国的大使级外交关系的立场。
    总的来说,宣言强调友好关系,却也包括这样的侧面:在开头的“排除外部的煽动”和对亚洲的稳定表示积极姿态等方面,苏联的设想取得了进展。但是,同时,双方重申了要为不结盟主义的和平与安全保障作出贡献,强调印度开始采取的立场,和这一点联系起来也并不是不存在微妙的措辞。归根结底,可以说,宣言说明了,首先重视同印度的关系,同时摸索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的苏联外交同在亚洲的变动中开始采取新路线的印度的关系是复杂的。
    【美联社莫斯科六月十三日电】这里许多外交官把甘地夫人的这次访问看成是一种亲善姿态,而不是试图在两国已经热烈的关系方面开辟新的基础,没有发表新的重大协议。
    但是甘地夫人多次同苏联领导人举行了会谈,并且在电视中播送了她发表的颂扬苏印友谊的讲话。公报中有许多话是重申一九七一年签订的印苏友好条约的。
    尽管甘地夫人保证苏印关系仍然和以往一样热烈,但是研究印度政治情况的消息灵通的观察家们说,看来自从一九六九年她牢固地控制了本国领导权以来,她比任何时候都更独立于克里姆林宫的影响。


    【本刊讯】《孟加拉国时报》六月十二日报道:
    十一日设法从孟印边界对过的兵营逃出的十二名孟加拉国国民作证说,印度边防部队直接插手组织歹徒袭击,对他们进行训练和提供武器,以破坏孟加拉国的安宁、领土完整和主权。
    这些逃出者说,越境到印度的孟加拉国国民现在完全醒悟了,都想回来。但是,他们受到卡德尔·西迪基的追随者和印度边防部队的严密监视,印度边防部队正在对他们进行训练和提供武器,以便对孟加拉国发动进攻。
    这些逃出者说,在齐亚·拉赫曼少将最近发布大赦令后,现在在印度的误入歧途的孟加拉国青年中有的已认识到他们所作所为是反对自己的人民、祖国和政府的。现在,他们很后悔,情绪很低,他们由于受阴谋分子唆使从事颠覆活动而使自己脱离本国人民而孤立。
    这些经受惨痛的经验教训后从印度回来的孟加拉国国民,还述说了边界的那一边要威胁孟加拉国主权的阴谋的详细情况。这些回来的人讲的情况进一步说明了他们大多数人都醒悟了,看穿了印度要侵犯孟加拉国主权的不可告人的阴谋。虽然他们现在想回来,但是所设下的重重障碍使他们不得不留在印度境内。


    【路透社新德里六月十一日电】反对党工作人员在这里散发了他们自己的报纸,以抗议新闻检查和作为在印度国内实行紧急状态法治理一周年的时候的一种表示。
    这份叫做《真实消息》的报纸有十二页,它的第一期,用的十二日的日期,以引起人们注意去年六月十二日发生的事件,据它说,这些事件导致了两星期后宣布紧急状态。
    这种影印和专人散发的报纸说:“阿拉哈巴德高等法院判处英·甘地犯有选举舞弊罪,古吉拉特邦的选民在邦选举中拒绝选她,而且她在自己的党内也可以听到不祥的怨言。”
    反对党的头面人物纳拉扬在为第一期写的发刊词中说:“一九七五年六月二十六日这一天,将作为印度独立后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来纪念……
    “印度原来是一个过得去的民主国家,而一夜之间却变成了个人的独裁的国家。”
    七十三岁的纳拉扬是四个主要的非共反对党领导人计划于本月晚些时候成立的新的全国反对阵线的赞助人。
    他号召公民在六月二十六日举行公众集会和游行维护他们的自由权利,以验证甘地夫人所说的印度仍然是民主国家的说法。
    他说:在实行紧急状态一周年的日子,应该“教育群众懂得民众自由的意义和准则不仅是民主的基础,也是人类文明本身的基础”。
    这种报纸是由反对紧急状态的联合反对阵线人民斗争委员会出版的,计划每两周出一期。
    这份报纸宣布,反对派的主张仍是和平反抗。
    创刊号还要求结束新闻检查,释放反对党领导人,以便同政府举行谈判,以及在大选之前取消紧急状态。大选目前定于明年三月举行。


    【路透社达卡六月五日电】孟加拉国政府又从狱中释放了穆吉布·拉赫曼关押的二百八十五名政治犯。
    政府就昨天的释放发表了声明说,自从去年八月的军事政变中穆吉布被杀以来,已有一千二百四十三名政治犯获释。
    穆吉布的人民联盟总书记,因其财产超过他的正当收入,昨天被一军事法院判了五年徒刑。
    该法院说,对于前议员齐鲁尔·拉赫曼,由于他在七一年孟加拉国脱离巴基斯坦的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因此对他作了宽大处理。法院没收了他价值二千英镑的财产。
    《孟加拉国观察家报》今天报道,昨晚,警方以贪污和挪用公款的罪名逮捕了达卡大学前副校长阿卜杜勒·马丁·乔杜里博士。乔杜里博士是在一九七三年任副校长的,但是去年政变发生后不久就辞去此职,回到了原职任物理学教授。


    【路透社达卡六月十一日电】官员们报告说,由于下了三天暴雨,孟加拉国三大河流——布拉马普特拉河、朱木拿河、恒河——的水位已升到危险水位以上,今天在孟加拉国南部有二十一人被洪水卷走。
    在重要港口吉大港,三十小时里下了四十五厘米的雨。
    在东北部的锡尔赫特县,有一片五百二十平方公里以上的地方被淹在水里,火车运行中断。锡尔赫特和吉大港之间的国内班机暂停飞行,因为两处机场都被水淹。
    水灾地区的上空仍然乌云密布。.


    【法新社新德里六月十一日电】据今天这里宣布:印度社会党的著名领导人乔治·费尔南德斯昨天在加尔各答被捕。他曾组织一九七四年的铁路罢工,这次罢工被政府用武力镇压下去。去年六月甘地总理宣布紧急状态后一直在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