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3年4月15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本刊讯】波恩消息:西德国防部长勒伯尔四月十一日在汉诺威举行的德国社会民主党联邦党代表大会上讲话。摘要如下:
    在党的主席的讲话中所谈到的题目中我想对安全政策的几个问题发表一些看法,同时我也想谈一下与这个问题有关的各种提议。在这些提议中要求减少防务努力,要求冻结或缩减国防预算等等。
    我希望,世界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以致我们能在国际协议的影响下也来减少我们自己的武装力量。但是我们还没有达到这一地步,所以我想就这一问题说几句话。
    二十年来世界处于高度紧张和极其严重的对立之中。由于对爆发战争所抱的恐惧心理,由于势均力敌,使世界免除了第三次崩溃。紧张局势的缓和以及开始缩小对峙局面,是我们的成就,也是我们执政党的成就。
    但是,如果从远远没有完成的努力中得出错误的和草率的结论的话,那么这就损害了这一目标。对此我作几个解释:
    第一,我们的国防军纯粹是一支防御部队。
    第二,尽管我们非常认真地准备为缓和紧张局势和减少对抗进行努力,但我们不能视而不见目前世界上所发生的事情。
    我想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我说的问题:自从赫尔辛基欧洲安全和合作会议开始以来,苏联又以大量武器充实了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别的东方集团国家里的武器库。苏联在六个月里增加的驻中欧的坦克的数字之大,相当于西方防务联盟(所有西方国家一起)在中欧总共拥有的坦克的数目。
    如果勃列日涅夫先生五月来访时向我们解释,苏联为什么在谈判的阶段作出这种增加,那是很好的。联邦总理在他的一月十八日政府声明中就说过:“不可忽视的是,华沙条约军备的加强,提高了东方的整个实力。联邦政府并不由此而得出匆忙的结论。”这句话在某些地方造成了误解。
    我想在这方面明确地说明,这指的是什么,那就是,人们不应该通过东方加强军备而迫使我们,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之故,必须使我们的防御能力适应现有的状况。但是,由于这些原因,我们更加不应作出例如减少联邦国防军这样的单方面的让步。对我们这个执政的和对我国公民的安全承担责任的党来说,必须明白这一点,这一点也不应在这次党代会上由于对现有提案作出决议而成问题。
    为了不留下不清楚的地方,我还想说一点:
    缓和政策,就是减少冲突的危险,就是和各国人民关系正常化,而不管这些国家的人民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这就是说,缓和既不表明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攀亲结义,也不是轻视现实。
    我们想进行会谈,我们希望缓和。但是,只有我们坚韧不拔并且不让那些空想家来动摇我们自由生活方式的意义,我们的人民和西方世界才经受得住一个很长的谈判时期。
    所以我们必须学会不光只谈那些待做的事情,也要强调那些已经做过的和那些值得我们谨防其受外来思想危害的那些东西。
    亲爱的同志们:我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在一些提案中提出了放松敌情观念的要求。
    我在这里所要说的,并非是信口开河,而且这也使我个人感到难过,但是,在本届党代会对这些有关提议作出决定之前,它必须了解这些。我只举一个例子就能说明很多问题:四个月之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人民军的每一个部队都领到了一本名为《士兵与战争》的书。据发布的指示说,这本书是每个连队教材的基础。在这本书里,不光只是这一篇,有很多章节,如果我那怕只从中选几段读一下的话,在座的诸位都将会毛骨悚然。
    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不是为了夸大,也不是为了要回到冷战的做法。问题在于要说明我们在认识现实的情况下要利用缓和与和解的可能性,并且不要幻想一个目前还没有的世界。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制造紧张,而是为了说明我们必须紧紧地立足于现实的基础上,也为了表明,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法新社莫斯科四月十二日电】一位通常消息灵通的共产党人士今天说,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将在从四月二十三日开始在这里举行的全体会议上讨论对外政策和农业问题。
    还据悉,全会还将研究中央委员会的结构问题。
    预料,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确定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两年前提出的并为第二十四次党代表大会通过的“和平计划”的新目标。
    中央委员们还将研究自尼克松总统去年五月访问莫斯科以来对外政策开展的情况。
    观察家们认为,全会可能将正式认可党和政府的最高组织两年来所进行的改组。人们一直在猜测政治局可能要改组。


    【德新社波恩四月十二日电】这里今天获悉,当勃兰特总理下周访问南斯拉夫的时候,他将与南斯拉夫总统铁托举行影响深远的会谈。
    勃兰特将在星期一(十六日)开始进行四天的访问。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四月五日电】明天出版的贝尔格莱德《政治报》将刊载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理勃兰特向该报常驻波恩记者尤利乌斯发表的谈话。
    勃兰特在回答一个问题时说,他认为,今天局势的主要特点是,人们了解到,尽管有政治和社会分歧,和平还是可以得到稳定,在这方面的政治战线已经开始移动。
    我认为,西欧的统一和东西欧之间关系的缓和是欧洲和平的基础,我认为,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已经大大接近了这个目标。
    这位总理说,欧洲共同市场已经打开了同每一个国家,特别是同东欧和东南欧国家建立伙伴关系的大门。西欧国家紧密地一体化是同东欧建立充分信任的关系的一个先决条件,它已经使得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可能开始实行所谓的东方政策,也就是说,为同我们的东方邻国关系正常化建立一个基础。
    在回答关于他的政府奉行的东方政策的问题时,勃兰特说:从一开始,我们奉行的和缓政策的目的是同华沙条约所有国家的关系正常化,并在同时表示愿意进行广泛合作。正如人们可以预料的那样,从莫斯科协定和华沙协定开始的这个进行和解的过程所取得的结果,首先是增进了经济合作。
    关于苏联共产党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即将访问波恩的问题,勃兰特总理回答说:
    即将进行的这次会晤对发展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苏联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将有重大意义,这是毫无疑问的。可是,可以认为这次会晤对欧洲共同体和苏联的关系,以及对在赫尔辛基和维也纳会谈的各项问题同样是重要的。这就是说这次会晤对许多东西方问题可能有重大关系。
    记者问到,他对南斯拉夫在欧洲的新局势中起的作用和采取的行动有何看法,勃兰特回答说:
    我们始终抱着感兴趣和同情的心情注视着南斯拉夫的道路,我们深信,一个在国内强大和保持独立的南斯拉夫对欧洲是有用的。南斯拉夫是欧洲东南部和平的一个因素。南斯拉夫在两个集团之间的具体地位,使它在现在,也就是在多边会谈保持和平的时候有可能以建设性的方式给予合作。
    我想,欧洲问题将是我同铁托总统会谈的中心。他最近就一系列新的局势发展发表的讲话增强了我这样的看法:在我们以谨慎的乐观态度估计欧洲局势时,我们的观点很相近。


    【塔斯社莫斯科四月十二日电】题:苏美合作
    苏联和美国就关于在苏联建造生产矿肥的大型工业综合体问题达成了协议。苏联对外贸易部和石油工业部同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经过谈判,今天在这里签订了协定,规定建造这一工程。
    关于美国向苏联提供过磷酸,苏联向美国提供化学品,在该协定中也有规定。
    协定期限为二十年,预定相互之间供货总额为八十亿美元左右。
    苏联对外贸易部副部长尼古拉·科马罗夫和美国公司总经理奥尔芒·哈默所签署的协定规定:在古比雪夫地区建造每年生产四百万吨氨和一百万吨异尿素的工厂,以及生产输送液体氨的管道的工厂。这些工厂规定采用最现代的生产过程和设备。
    美国西方石油公司是去年七月同苏联科学技术委员会签订五年合作协定的第一批美国公司之一。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四月十二日电】西方石油公司星期四同苏联签订一项八十亿美元的协议。西方经济学家说,这是历史上一个国家和一家私人公司之间的最大的一笔交易。这项协议的目的在于帮助苏联人发展他们的化肥生产,这是一九七二年苏联遇到本世纪最大的歉收年之后的主要目标。
    西方石油公司将在二十年内每年供应苏联一百多万吨超级磷酸,用来制造肥料。西方石油公司同时将得到氨水和尿素,用于它的某些工业程序。
    西方石油公司的董事长、七十四岁的哈默代表美国公司签了字。哈默在未经宣扬的仪式结束之后马上离开了莫斯科。来不及请他发表评论。
    但是一位西方经济学家说,“这是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日子。”


    【美联社华盛顿四月十一日电】(记者:布雷克·柯里)尼克松总统正在大力前进,以改善美国同它在欧洲的盟国的关系,他曾保证要使一九七三年成为美国对外政策的“欧洲年”。
    由于美国摆脱了东南亚的地面战争,美国现在正在把美国外交兴趣的焦点转向德国、意大利、英国和美国在大西洋联盟中的其他长期伴伙。
    尼克松从一开始就着手进行政府领导人所称的“同我们欧洲朋友的最紧张的磋商”。
    预计,今年晚些时候,总统将访问欧洲主要国家的首都。
    尼克松作为美国的行政首脑在第二届任期一开始就逐步迅速地作出努力以实现他的关于把美国同欧洲关系中日益增加的问题放在首要地位的许诺。
    这就是宣布西德总理勃兰特于五月一日和二日访问华盛顿以便同总统和国务卿罗杰斯进行磋商的意义所在。
    总统的意图就是,要在美国数年来加紧对远东进行外交和军事卷入之后,同西欧各国之间建立一种新的和生气勃勃的大西洋两岸的关系。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除非大西洋两岸都作出更大的努力以找到解决悬而未决的经济和军事上的问题的办法,否则,事实证明一九七三年将成为欧美关系真正恶化的一年。
    如果让这种情况发生,对大西洋共同体的经济发展、政治团结和军事安全的后果将是严重的。
    据这里说,大西洋两岸的关系现在必须适应于出现了一个更加团结和经济上更加强大的欧洲的情况,适应于进入一个同共产党集团进行谈判而不是对抗的时代的情况。
    国务卿罗杰斯谈到在尼克松在白宫的第二届任期——一九七三——七七年中,将对欧洲给予“最大的注意”。总统的一位助手谈到“把我们的焦点集中在欧洲”。
    鉴于有迹象表明,在波恩共和国同美国之间长期热烈的关系中出现新的紧张局面,尼克松和勃兰特总理已经商定采取行动来对付这一局面。
    据说,勃兰特对美国—西德联盟可能受到损害表示关切。在波恩和华盛顿之间,或者在美国和西欧之间日益增加的对立可能有损于勃兰特和尼克松的基本的强权外交。
    对勃兰特来说,他的同共产党集团缓和紧张局势的“东方政策”是基于同北大西洋联盟保持强有力的关系和在西德保持美国的军事部队。
    对尼克松来说,他的同苏联谈判的时代是基于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保持强大的力量,直到莫斯科同意共同均衡减少欧洲心脏地区的军事力量时为止。因此,无论是勃兰特,还是尼克松,在使得五月一日至二日的华盛顿会议成为一个新的德—美团结的庆祝活动方面都有既得利益。
    在讨论贸易和财政问题、西德反美抗议浪潮高涨问题以及东西方关系问题的同时,德国和美国领导人真正的努力将在于为波恩和华盛顿之间的合作设计一种新的形象。
    因此,尼克松政府在展望今后它将执政的四年的时候,主张在同苏联就武器控制问题达成一项永久性的切实可行的协议以前,必须保持北大西洋联盟的军事力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