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2月4日参考消息 第4版

    【共同社东京十一月二十六日电】题:政府访华团今晚启程,目的是掌握中国方面的意向
    日中邦交正常化以后派出的第一个政府访华团(团长是外务审议官东乡文彦)二十七日晚动身去中国。政府想通过访华团就缔结贸易协定等经济关系问题交换意见,此外还想同中国方面就今后推动基本的日中关系的准备问题进行会谈。这是为互换大使以后日中关系的具体化铺平道路。这次派访华团的目的,除就互换大使的时期要弄出个眉目外,还要就今后如何推进日中关系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摸清中国方面的意向。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十一月二十四日刊登一篇报道,标题是《首先掌握彼此的实情,为举行各种协定谈判创造条件》,摘要如下:
    政府的考虑是,通过这次派遣政府代表团,尽可能地掌握中国的实际情况,以打下就缔结和平友好条约以及贸易、海运、航空和渔业等各种协定进行谈判的基础。中曾根通产相也为这次访华团规定:“重要的是通过掌握实际情况加深理解,不是要谋求决定什么。”
    通产省打算在这次会谈中就两国在关税制度、进出口制度、通商航海条约和工业所有权等方面的实际情况交换意见。
    一九七一年中国进出口总额是四十四亿六千六百万美元,其中日中贸易所占比重最大,为百分之二十点二。但在贸易的平衡上,对日出口是三亿二千三百万美元,而进口是五亿七千八百万美元,中国方面大幅度人超。为了进一步扩大今后的日中贸易,有必要探讨以下几个问题:(一)从中国进口的农产品等能增加多少;(二)如何处理利用日本输出入银行资金进行的赊销出口;(三)要探询中国方面已经表明否定态度的用日本资金开发中国资源一事是否完全不可能等。
    中国现在采取的方针是同各国的贸易要基本上保持平衡。因此,日中贸易收支的平衡也是我国必须充分考虑的。中国方面对贷款和赊销出口的态度是以自力更生为宗旨,贯穿着一条“不接受特别恩惠”的原则。因此,关于我国扩大从中国的进口问题,必须找出一条有效的途径。关于关税的问题,日本方面正在充分考虑对中国产品也适用减免关税的所谓特惠制度,但中国方面是否接受,多数人还有怀疑。
    此外,关于工业所有权的问题,在自由主义国家,专利权是私有权,受到保护,但据说中国出于“技术是全民的东西”的立场,有着不同的想法。在这方面,怎样确认彼此的立场似乎也很成问题。
    在扩大日中贸易的过程中,处于微妙立场的是对农林物资的处理问题。要进一步向中国出口工业产品、机械成套设备,就不得不增加中国农业品的进口。怎样制止对国内农产品的影响?农林省感到很难办。中国方面说“不做打击日本农民那样的事情”,但中国产品便宜,因此,蔬菜、大豆、玉米等饲料也有可能大量流入。在农林省内部也有人说:“在饲料、原料等的供应方面,希望从一味依赖美国的一边倒政策改变为从中国进口一部分。”在这次访问中,想掌握中国的农业情况和能供应的余力。
    另一方面,水产厅的想法是,由于民间缔结的日中渔业协定到明年六月满期,想在那以后把它变成政府间的协定,并为此进行准备。在黄海、东中国海以西进行的拖网和围网渔业,中国出于军事上的考虑限制日本渔船的作业,而且还强烈地提出了保护资源的问题。在缔结政府间协定时,很可能象日苏渔业谈判的情况一样,出现限制捕获量等严峻的事态。
    运输省打算首先掌握中国的铁道和公路情况。据说,中国的铁路建设最近每年以七、八百公里的速度进行。而且据传对日本的新干线感兴趣。运输省想了解中国对铁道的想法,并就日本对此怎样合作等进行会谈。此外还想就开辟上海一横滨、上海一长崎等日中民间航线的可能性了解中国方面的态度。
    经济企画厅期望从中国方面得到关于中国经济计划等经济实况的情报。


    【本刊讯】香港《快报》十一月三十日发表一篇题为《中日的滑稽关系》的评论,全文如下:
    日本承认了中共政权,亦即和中华民国断绝外交关系,现在,两国的大使都在下旗归国了。
    但尽管如此,两国大使馆结束之后,代之者为一个非官方的“交流协会”,接管贸易和领事事务,即双方仍然保持着“藕断丝连”的关系。
    原任中华民国驻日大使彭孟缉离日回国时说:“虽然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外交关系已暂时终止,但是我希望这项终止将不会影响两国人民间的友谊”。原任日本驻华大使宇山厚告别记者说:“外交关系,只是中华民国与日本关系的一部分,那已不再存在,然而,那并不影响两国间保持实质的关系”。这说明了两国都在极力保持这一滑稽的关系。
    可想而知的,造成这一局面,多半是出于台湾方面的隐忍。我们尚记得当时蒋院长经国所发出的强硬声明:“我国为维护国家利益,保有自由行动之权,将在适当时间、地点,采取适当行动,其后果由日本负责”;也记得椎名悦三郎访问台北,受到冷落的待遇;更记得台北学生们的发起反日运动;而这些,在今日看来,显已成为过去了。
    台湾之对日本隐忍的最大原因,无疑是经济。日本对台湾的出口价值、投资及贷款金额,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例如每年对台湾出口的价值达八九亿美元),但其所占日本输出总额及国民生产毛额的比例却微不足道(例如台湾自日本进口的价值占总进口价值的百分之四十以上,而日本对台湾出口的价值,只占他们全部出口价值不到百分之五),因此,在经济方面,台湾对日本依存程度远较日本对台湾依存程度为大,如果双方贸易断绝,对日本固然有相当影响,但对台湾的打击会比较大。有了这个原因,台湾就不能不“减颈就命”,实行“斗志不斗气”了。
    值得注意的,宇山厚指出:在日本和中共建交前,至六月一日止,日本在台湾居民为三千八百名,日本和中共建交后,十一月一日统计,竟增加为四千二百名。他说:“这表示尽管没有外交关系,但是经济关系在加强中”。日本多时以来,一直把台湾视作经济“外府”,因而至今还是要极力保持对台湾关系,继续经济控制台湾。
    我们不反对台湾当局被迫采取隐忍政策,但是,这种政策,应该作为争取犹豫时间,在这时间中,尽快寻求新的经济出路,实行摆脱日本的羁绊,建立起自立自强的经济体系,否则台湾的前途是可虑的。


    【本刊讯】蒋帮《自立晚报》十一月二十九日刊登一则题为《中央社下月一日变更组织》的报道如下:
    在我国新闻界具有悠久历史,过去在抗战、戡乱及当前反共复国期中,发挥巨大宣传功效的中央通讯社,改组成为股份有限公司,并以民营姿态出现了,业已定于下月一日开始执行,改组后的中央通讯社,在政策与方针及人事上虽无多大变动,但组织上则稍有更易。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十一月三十日刊载一则消息如下:
    祖国大陆开创针刺麻醉手术,消息传到台湾,各界都惊奇赞叹,医药界人士纷纷进行学习研究。据台北《自立晚报》说,最近,台湾一些医师在「荣民总医院」针灸顾问王文英女士主持下,进行了针刺麻醉手术的试验,已获成效。
    这家报纸说,王女士曾对一名手指被压碎的伤者,作了针刺麻醉,施行外科手术,经过情况良好,手术完毕之后,麻醉作用仍未消失,「足证此项针刺麻醉术之成功」,该医院有关人员,「受到极大鼓舞」。


    【美联社雅加达十一月十二日电】负责经济、财政和工业事务国务部长哈孟库·布沃诺今天代表正在西欧访问的苏哈托总统揭开了第一届世界羽毛球邀请赛的序幕。
    来自包括丹麦、瑞典、英国、日本、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内的十二个国家的三十二名羽毛球运动员将在三天比赛中争夺世界羽毛球冠军。
    【路透社雅加达十一月十五日电】印尼的五次全英冠军哈尔托诺今晚在一场精彩的羽毛球表演中以15:5和15:2打败了丹麦的斯文·普里,荣获第一届邀请赛冠军。
    二十三岁的哈尔托诺仅用了二十一分钟,就轻而易举地获得胜利,从而加强了他对世界羽毛球的垄断地位。
    哈尔托诺常常用他的闪电般的手腕击球,或凌空抽杀使这个丹麦人无能为力。这里进行的这次决赛是上次全英比赛决赛的重演,在那次决赛中哈尔托诺也是打败了普里。
    在争夺第三、四名的比赛中,马来西亚的陈奕茂以15:5和15:6战胜了印尼的苏米拉特。
    【路透社雅加达十一月十五日电】印尼的无名选手钟中(二十一岁)和瓦米迪(十九岁)今晚压倒了全英冠军钱德拉和汉迪纳塔,荣获了第一届世界羽毛球邀请赛的双打冠军。
    大大出人意外,无名人物钟中和瓦米迪在四十分钟内均以15∶l0淘汰了这对第一号种子。印尼队领队斯坦利·吴说,印尼现在又有了一对世界等级的双打队员,他们将能争夺明年中期在这里举行的“汤姆士杯”冠军。
    马来西亚的古纳兰和他的新伙伴黄达怀(译音)在争夺第三名的比赛中配合很好,以15:7和18∶16胜了泰国的甲达努颂和哉然。


    【路透社吉隆坡十一月三日电】马来西亚羽毛球总会主席希尔·佐哈里今天在这里说,如果中国愿意成为国际羽毛球联合会的成员,马来西亚将予以全力支持。
    佐哈里是马来西亚的工商部长,他说,“这对羽毛球说来将是有益的,因为国际羽毛球联合会一直在竭力争取使这个项目包括在奥运会项目中。如果我们让大国参加国际羽毛球联合会,这个争议将有更大呼声。”


    【本刊讯】香港《星岛晚报》十一月二十一日报道:
    香港乒乓总会昨晚召开执行委员会会议,经过一小时闭门会议,决定不派队参加下月在印尼举行之第十一届亚洲杯乒乓锦标赛。此项杯赛香港历届均有派队参加,此次毅然不派队参加比赛,尚属首次。
    【路透社雅加达十一月二十六日电】乒联发言人今天在这里说,九个国家将参加下月在雅加达举行的亚洲乒乓球锦标赛。
    它们是:南朝鲜、菲律宾、南越、柬埔寨(指朗诺集团——本刊注)、澳大利亚、锡兰、印度、泰国和印尼。
    发言人还说,马来西亚、日本和新加坡已说明,他们将不能参加这次比赛。


    【共同社东京十一月二十二日电】题:正式批准“日本奥委会的态度”
    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二十二日举行全体会议,对日本奥委会常任委员会二十一日拟就的“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关于中国问题的态度”作了一些字句上的修改以后正式批准了它。
    日本奥委会将把这个基本态度送交国际奥委会。
    今天决定的“日本奥委会的态度”由五点构成,对国际体育界表示希望说,“从根本上解决中国问题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国际竞技联盟的责任,要积极地去谋求问题得到现实的解决”;对中国体育界呼吁说,“中国也要明确表示复归的意思”。
    【共同社东京十一月八日电】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今天决定与中国体育界建立正式联系,和促进相互交流。
    这项决定是在常务委员会批准了日本奥委会国际问题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代表和必将台湾不仅开除出国际奥委会而且开除出其他国际体育联合会的提议之后做出的。
    【路透社东京十月六日电】日本建立了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和断绝与台湾的关系可能使亚洲体坛处于混乱之中。
    日本和台湾均属亚洲运动会联合会和各种世界体育组织的成员,但是已有迹象表明,日本人正在采取行动来割断与国民党中国人的体育交往。
    首先受影响的是极普遍的体育项目高尔夫球,因为日本撤销了派队去台湾比赛的计划。
    日本还决定不派队参加十一月十八日在台北开幕的第四届亚洲女子篮球锦标赛。
    看来很可能的是,在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台湾而进入亚洲运动会和各种国际体育联合会的运动中,日本将走在前面。
    一九五八年,当国际奥委会承认台湾时,中国退出了国际奥委会,它还退出了各种世界联合会,尽管保留着国际滑冰联盟和国际冰球联合会之类台湾未参加的一些组织的成员资格。


返回顶部